摘要:在2050年之前,我们将遭遇多次传染病疫情爆发,有新发疾病,也有我们的老敌人流感,先进的医疗技术将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武器。



克莱夫•库克森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2020年到来,世界卫生组织(WHO)收到了10年来第一份新发疾病通报。中国当局报告称,中国武汉市有数十人患有“不明原因肺炎”,有些人伴有严重的呼吸道症状。现在专家表示,可能有逾1700人被感染。

微生物学家很快排除了已知的病原体。一周之内,中国专家将病因确定为一种新型病毒。该病毒与“非典”冠状病毒(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Mers)同属一个家族。病患很可能是通过一个海鲜市场感染的。

新发疾病的历史,以及人口在未来的可能变化表明,在2050年之前,我们将遭遇多次传染病疫情爆发。话虽如此,先进的医疗技术将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武器来应对疫情,保护人们免受新发传染性疾病的威胁。

病毒是公共卫生专家的噩梦,因为它们往往迅速出现——显然是凭空出现的——并且传播速度比其他病原体更快。总的来说,病毒还比细菌更难诊断、预防和治疗。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估计,60%的人类致病性病原体来自动物。近年来最可怕的病毒性疾病已经从动物转移到人类身上。这些“人畜共通病毒”包括艾滋病毒(来自猩猩)、Sars病毒(来自狸猫)、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来自骆驼)以及马尔堡(Marburg)病毒和埃博拉(Ebola)病毒(来自蝙蝠)。

世界上的人口越来越多,人口的流动性也越来越大,城市人口越来越稠密,侵占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在未来,人类感染和传播此类病毒的机会还会更多。

更完善的科学知识是抵御人畜共通传染病的一道防线。医学的进步意味着科学家现在有能力绘制据估计达70万种的动物源病毒的基因图谱,其中绝大多数是未知病毒。这将为未来可能感染人类的病毒提供早期预警,并为准备应对措施提供数据。

全球病毒组项目(Global Virome Project)是由病毒学家组成的国际团队提出的计划,该计划将寻求读取所有这些病毒的基因。如果人类当中爆发了传染性疾病,科学家将能够发现它是否与动物源病毒有关。该项目将耗时10年,耗资约12亿美元至34亿美元。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可与20世纪90年代的人类基因组计划相比。

但是该项目的支持者说,与病毒流行造成的经济影响相比,它的成本并不高。2014年至2016年间,西非的埃博拉病毒造成了逾500亿美元的经济、健康和社会损失;如果未来疫情爆发影响到更多的人或者是在世界上更富裕的地方发生,那么疫情造成的损失还要高得多。

除了新病毒的威胁之外,专家表示,老敌人——流感——是最有可能在2050年前的某个时候导致数百万人死亡的流行病。据估计,1918年至1919年间有5000万人死于西班牙流感,这是现代史上最严重的流行病。即使在没有流行病爆发的年份,也有大约50万人死于季节性流感。

让流感如此难以抵御的原因是它变化的速度非常快,尤其是当流感病毒在野外和农场与鸟类和哺乳动物(如家禽和猪)传播的病毒毒株混合时。最近,一种禽流感病毒先进入猪体内,然后进入狗体内,不同的犬流感毒株正在狗体内进化。研究人员警告称,狗是未来流感大流行的潜在宿主。

与一个世纪前相比,当今世界为应对一种毒性超强病毒做了更充足的准备。也许最大的进步是在诊断学方面,分子测试能够比旧方法更准确、更快速地检测新病毒毒株的存在并跟踪其传播。快速反应依赖于快速诊断。

尽管我们有预防流感的疫苗,但这些疫苗还有很多不足之处。随着季节性毒株的变化,每年都必须重新配制疫苗——即使这样,它们的效力也是有限的。为大流行做好准备,最大的科学挑战是开发一种所谓的“通用流感疫苗”,为防范各种病毒株提供广泛的保护。

几种通用流感疫苗的候选者——旨在识别病毒中隐藏但变化较小的蛋白质——正在临床试验中。这些疫苗没有一个种是真正通用的,但只要有任何一种成功都将大大降低严重流感流行的风险。世卫组织表示,严重流感流行“被许多专家认为可能是最具破坏性的全球健康事件,它具有深远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如何抵御未来流行病爆发?

发布日期:2020-01-23 08:16
摘要:在2050年之前,我们将遭遇多次传染病疫情爆发,有新发疾病,也有我们的老敌人流感,先进的医疗技术将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武器。



克莱夫•库克森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2020年到来,世界卫生组织(WHO)收到了10年来第一份新发疾病通报。中国当局报告称,中国武汉市有数十人患有“不明原因肺炎”,有些人伴有严重的呼吸道症状。现在专家表示,可能有逾1700人被感染。

微生物学家很快排除了已知的病原体。一周之内,中国专家将病因确定为一种新型病毒。该病毒与“非典”冠状病毒(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Mers)同属一个家族。病患很可能是通过一个海鲜市场感染的。

新发疾病的历史,以及人口在未来的可能变化表明,在2050年之前,我们将遭遇多次传染病疫情爆发。话虽如此,先进的医疗技术将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武器来应对疫情,保护人们免受新发传染性疾病的威胁。

病毒是公共卫生专家的噩梦,因为它们往往迅速出现——显然是凭空出现的——并且传播速度比其他病原体更快。总的来说,病毒还比细菌更难诊断、预防和治疗。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估计,60%的人类致病性病原体来自动物。近年来最可怕的病毒性疾病已经从动物转移到人类身上。这些“人畜共通病毒”包括艾滋病毒(来自猩猩)、Sars病毒(来自狸猫)、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来自骆驼)以及马尔堡(Marburg)病毒和埃博拉(Ebola)病毒(来自蝙蝠)。

世界上的人口越来越多,人口的流动性也越来越大,城市人口越来越稠密,侵占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在未来,人类感染和传播此类病毒的机会还会更多。

更完善的科学知识是抵御人畜共通传染病的一道防线。医学的进步意味着科学家现在有能力绘制据估计达70万种的动物源病毒的基因图谱,其中绝大多数是未知病毒。这将为未来可能感染人类的病毒提供早期预警,并为准备应对措施提供数据。

全球病毒组项目(Global Virome Project)是由病毒学家组成的国际团队提出的计划,该计划将寻求读取所有这些病毒的基因。如果人类当中爆发了传染性疾病,科学家将能够发现它是否与动物源病毒有关。该项目将耗时10年,耗资约12亿美元至34亿美元。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可与20世纪90年代的人类基因组计划相比。

但是该项目的支持者说,与病毒流行造成的经济影响相比,它的成本并不高。2014年至2016年间,西非的埃博拉病毒造成了逾500亿美元的经济、健康和社会损失;如果未来疫情爆发影响到更多的人或者是在世界上更富裕的地方发生,那么疫情造成的损失还要高得多。

除了新病毒的威胁之外,专家表示,老敌人——流感——是最有可能在2050年前的某个时候导致数百万人死亡的流行病。据估计,1918年至1919年间有5000万人死于西班牙流感,这是现代史上最严重的流行病。即使在没有流行病爆发的年份,也有大约50万人死于季节性流感。

让流感如此难以抵御的原因是它变化的速度非常快,尤其是当流感病毒在野外和农场与鸟类和哺乳动物(如家禽和猪)传播的病毒毒株混合时。最近,一种禽流感病毒先进入猪体内,然后进入狗体内,不同的犬流感毒株正在狗体内进化。研究人员警告称,狗是未来流感大流行的潜在宿主。

与一个世纪前相比,当今世界为应对一种毒性超强病毒做了更充足的准备。也许最大的进步是在诊断学方面,分子测试能够比旧方法更准确、更快速地检测新病毒毒株的存在并跟踪其传播。快速反应依赖于快速诊断。

尽管我们有预防流感的疫苗,但这些疫苗还有很多不足之处。随着季节性毒株的变化,每年都必须重新配制疫苗——即使这样,它们的效力也是有限的。为大流行做好准备,最大的科学挑战是开发一种所谓的“通用流感疫苗”,为防范各种病毒株提供广泛的保护。

几种通用流感疫苗的候选者——旨在识别病毒中隐藏但变化较小的蛋白质——正在临床试验中。这些疫苗没有一个种是真正通用的,但只要有任何一种成功都将大大降低严重流感流行的风险。世卫组织表示,严重流感流行“被许多专家认为可能是最具破坏性的全球健康事件,它具有深远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2050年之前,我们将遭遇多次传染病疫情爆发,有新发疾病,也有我们的老敌人流感,先进的医疗技术将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武器。



克莱夫•库克森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2020年到来,世界卫生组织(WHO)收到了10年来第一份新发疾病通报。中国当局报告称,中国武汉市有数十人患有“不明原因肺炎”,有些人伴有严重的呼吸道症状。现在专家表示,可能有逾1700人被感染。

微生物学家很快排除了已知的病原体。一周之内,中国专家将病因确定为一种新型病毒。该病毒与“非典”冠状病毒(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Mers)同属一个家族。病患很可能是通过一个海鲜市场感染的。

新发疾病的历史,以及人口在未来的可能变化表明,在2050年之前,我们将遭遇多次传染病疫情爆发。话虽如此,先进的医疗技术将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武器来应对疫情,保护人们免受新发传染性疾病的威胁。

病毒是公共卫生专家的噩梦,因为它们往往迅速出现——显然是凭空出现的——并且传播速度比其他病原体更快。总的来说,病毒还比细菌更难诊断、预防和治疗。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估计,60%的人类致病性病原体来自动物。近年来最可怕的病毒性疾病已经从动物转移到人类身上。这些“人畜共通病毒”包括艾滋病毒(来自猩猩)、Sars病毒(来自狸猫)、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来自骆驼)以及马尔堡(Marburg)病毒和埃博拉(Ebola)病毒(来自蝙蝠)。

世界上的人口越来越多,人口的流动性也越来越大,城市人口越来越稠密,侵占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在未来,人类感染和传播此类病毒的机会还会更多。

更完善的科学知识是抵御人畜共通传染病的一道防线。医学的进步意味着科学家现在有能力绘制据估计达70万种的动物源病毒的基因图谱,其中绝大多数是未知病毒。这将为未来可能感染人类的病毒提供早期预警,并为准备应对措施提供数据。

全球病毒组项目(Global Virome Project)是由病毒学家组成的国际团队提出的计划,该计划将寻求读取所有这些病毒的基因。如果人类当中爆发了传染性疾病,科学家将能够发现它是否与动物源病毒有关。该项目将耗时10年,耗资约12亿美元至34亿美元。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可与20世纪90年代的人类基因组计划相比。

但是该项目的支持者说,与病毒流行造成的经济影响相比,它的成本并不高。2014年至2016年间,西非的埃博拉病毒造成了逾500亿美元的经济、健康和社会损失;如果未来疫情爆发影响到更多的人或者是在世界上更富裕的地方发生,那么疫情造成的损失还要高得多。

除了新病毒的威胁之外,专家表示,老敌人——流感——是最有可能在2050年前的某个时候导致数百万人死亡的流行病。据估计,1918年至1919年间有5000万人死于西班牙流感,这是现代史上最严重的流行病。即使在没有流行病爆发的年份,也有大约50万人死于季节性流感。

让流感如此难以抵御的原因是它变化的速度非常快,尤其是当流感病毒在野外和农场与鸟类和哺乳动物(如家禽和猪)传播的病毒毒株混合时。最近,一种禽流感病毒先进入猪体内,然后进入狗体内,不同的犬流感毒株正在狗体内进化。研究人员警告称,狗是未来流感大流行的潜在宿主。

与一个世纪前相比,当今世界为应对一种毒性超强病毒做了更充足的准备。也许最大的进步是在诊断学方面,分子测试能够比旧方法更准确、更快速地检测新病毒毒株的存在并跟踪其传播。快速反应依赖于快速诊断。

尽管我们有预防流感的疫苗,但这些疫苗还有很多不足之处。随着季节性毒株的变化,每年都必须重新配制疫苗——即使这样,它们的效力也是有限的。为大流行做好准备,最大的科学挑战是开发一种所谓的“通用流感疫苗”,为防范各种病毒株提供广泛的保护。

几种通用流感疫苗的候选者——旨在识别病毒中隐藏但变化较小的蛋白质——正在临床试验中。这些疫苗没有一个种是真正通用的,但只要有任何一种成功都将大大降低严重流感流行的风险。世卫组织表示,严重流感流行“被许多专家认为可能是最具破坏性的全球健康事件,它具有深远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如何抵御未来流行病爆发?

发布日期:2020-01-23 08:16
摘要:在2050年之前,我们将遭遇多次传染病疫情爆发,有新发疾病,也有我们的老敌人流感,先进的医疗技术将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武器。



克莱夫•库克森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2020年到来,世界卫生组织(WHO)收到了10年来第一份新发疾病通报。中国当局报告称,中国武汉市有数十人患有“不明原因肺炎”,有些人伴有严重的呼吸道症状。现在专家表示,可能有逾1700人被感染。

微生物学家很快排除了已知的病原体。一周之内,中国专家将病因确定为一种新型病毒。该病毒与“非典”冠状病毒(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Mers)同属一个家族。病患很可能是通过一个海鲜市场感染的。

新发疾病的历史,以及人口在未来的可能变化表明,在2050年之前,我们将遭遇多次传染病疫情爆发。话虽如此,先进的医疗技术将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武器来应对疫情,保护人们免受新发传染性疾病的威胁。

病毒是公共卫生专家的噩梦,因为它们往往迅速出现——显然是凭空出现的——并且传播速度比其他病原体更快。总的来说,病毒还比细菌更难诊断、预防和治疗。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估计,60%的人类致病性病原体来自动物。近年来最可怕的病毒性疾病已经从动物转移到人类身上。这些“人畜共通病毒”包括艾滋病毒(来自猩猩)、Sars病毒(来自狸猫)、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来自骆驼)以及马尔堡(Marburg)病毒和埃博拉(Ebola)病毒(来自蝙蝠)。

世界上的人口越来越多,人口的流动性也越来越大,城市人口越来越稠密,侵占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在未来,人类感染和传播此类病毒的机会还会更多。

更完善的科学知识是抵御人畜共通传染病的一道防线。医学的进步意味着科学家现在有能力绘制据估计达70万种的动物源病毒的基因图谱,其中绝大多数是未知病毒。这将为未来可能感染人类的病毒提供早期预警,并为准备应对措施提供数据。

全球病毒组项目(Global Virome Project)是由病毒学家组成的国际团队提出的计划,该计划将寻求读取所有这些病毒的基因。如果人类当中爆发了传染性疾病,科学家将能够发现它是否与动物源病毒有关。该项目将耗时10年,耗资约12亿美元至34亿美元。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可与20世纪90年代的人类基因组计划相比。

但是该项目的支持者说,与病毒流行造成的经济影响相比,它的成本并不高。2014年至2016年间,西非的埃博拉病毒造成了逾500亿美元的经济、健康和社会损失;如果未来疫情爆发影响到更多的人或者是在世界上更富裕的地方发生,那么疫情造成的损失还要高得多。

除了新病毒的威胁之外,专家表示,老敌人——流感——是最有可能在2050年前的某个时候导致数百万人死亡的流行病。据估计,1918年至1919年间有5000万人死于西班牙流感,这是现代史上最严重的流行病。即使在没有流行病爆发的年份,也有大约50万人死于季节性流感。

让流感如此难以抵御的原因是它变化的速度非常快,尤其是当流感病毒在野外和农场与鸟类和哺乳动物(如家禽和猪)传播的病毒毒株混合时。最近,一种禽流感病毒先进入猪体内,然后进入狗体内,不同的犬流感毒株正在狗体内进化。研究人员警告称,狗是未来流感大流行的潜在宿主。

与一个世纪前相比,当今世界为应对一种毒性超强病毒做了更充足的准备。也许最大的进步是在诊断学方面,分子测试能够比旧方法更准确、更快速地检测新病毒毒株的存在并跟踪其传播。快速反应依赖于快速诊断。

尽管我们有预防流感的疫苗,但这些疫苗还有很多不足之处。随着季节性毒株的变化,每年都必须重新配制疫苗——即使这样,它们的效力也是有限的。为大流行做好准备,最大的科学挑战是开发一种所谓的“通用流感疫苗”,为防范各种病毒株提供广泛的保护。

几种通用流感疫苗的候选者——旨在识别病毒中隐藏但变化较小的蛋白质——正在临床试验中。这些疫苗没有一个种是真正通用的,但只要有任何一种成功都将大大降低严重流感流行的风险。世卫组织表示,严重流感流行“被许多专家认为可能是最具破坏性的全球健康事件,它具有深远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2050年之前,我们将遭遇多次传染病疫情爆发,有新发疾病,也有我们的老敌人流感,先进的医疗技术将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武器。



克莱夫•库克森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2020年到来,世界卫生组织(WHO)收到了10年来第一份新发疾病通报。中国当局报告称,中国武汉市有数十人患有“不明原因肺炎”,有些人伴有严重的呼吸道症状。现在专家表示,可能有逾1700人被感染。

微生物学家很快排除了已知的病原体。一周之内,中国专家将病因确定为一种新型病毒。该病毒与“非典”冠状病毒(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Mers)同属一个家族。病患很可能是通过一个海鲜市场感染的。

新发疾病的历史,以及人口在未来的可能变化表明,在2050年之前,我们将遭遇多次传染病疫情爆发。话虽如此,先进的医疗技术将为我们提供更好的武器来应对疫情,保护人们免受新发传染性疾病的威胁。

病毒是公共卫生专家的噩梦,因为它们往往迅速出现——显然是凭空出现的——并且传播速度比其他病原体更快。总的来说,病毒还比细菌更难诊断、预防和治疗。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World Organisation for Animal Health)估计,60%的人类致病性病原体来自动物。近年来最可怕的病毒性疾病已经从动物转移到人类身上。这些“人畜共通病毒”包括艾滋病毒(来自猩猩)、Sars病毒(来自狸猫)、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来自骆驼)以及马尔堡(Marburg)病毒和埃博拉(Ebola)病毒(来自蝙蝠)。

世界上的人口越来越多,人口的流动性也越来越大,城市人口越来越稠密,侵占了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在未来,人类感染和传播此类病毒的机会还会更多。

更完善的科学知识是抵御人畜共通传染病的一道防线。医学的进步意味着科学家现在有能力绘制据估计达70万种的动物源病毒的基因图谱,其中绝大多数是未知病毒。这将为未来可能感染人类的病毒提供早期预警,并为准备应对措施提供数据。

全球病毒组项目(Global Virome Project)是由病毒学家组成的国际团队提出的计划,该计划将寻求读取所有这些病毒的基因。如果人类当中爆发了传染性疾病,科学家将能够发现它是否与动物源病毒有关。该项目将耗时10年,耗资约12亿美元至34亿美元。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可与20世纪90年代的人类基因组计划相比。

但是该项目的支持者说,与病毒流行造成的经济影响相比,它的成本并不高。2014年至2016年间,西非的埃博拉病毒造成了逾500亿美元的经济、健康和社会损失;如果未来疫情爆发影响到更多的人或者是在世界上更富裕的地方发生,那么疫情造成的损失还要高得多。

除了新病毒的威胁之外,专家表示,老敌人——流感——是最有可能在2050年前的某个时候导致数百万人死亡的流行病。据估计,1918年至1919年间有5000万人死于西班牙流感,这是现代史上最严重的流行病。即使在没有流行病爆发的年份,也有大约50万人死于季节性流感。

让流感如此难以抵御的原因是它变化的速度非常快,尤其是当流感病毒在野外和农场与鸟类和哺乳动物(如家禽和猪)传播的病毒毒株混合时。最近,一种禽流感病毒先进入猪体内,然后进入狗体内,不同的犬流感毒株正在狗体内进化。研究人员警告称,狗是未来流感大流行的潜在宿主。

与一个世纪前相比,当今世界为应对一种毒性超强病毒做了更充足的准备。也许最大的进步是在诊断学方面,分子测试能够比旧方法更准确、更快速地检测新病毒毒株的存在并跟踪其传播。快速反应依赖于快速诊断。

尽管我们有预防流感的疫苗,但这些疫苗还有很多不足之处。随着季节性毒株的变化,每年都必须重新配制疫苗——即使这样,它们的效力也是有限的。为大流行做好准备,最大的科学挑战是开发一种所谓的“通用流感疫苗”,为防范各种病毒株提供广泛的保护。

几种通用流感疫苗的候选者——旨在识别病毒中隐藏但变化较小的蛋白质——正在临床试验中。这些疫苗没有一个种是真正通用的,但只要有任何一种成功都将大大降低严重流感流行的风险。世卫组织表示,严重流感流行“被许多专家认为可能是最具破坏性的全球健康事件,它具有深远的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