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曾经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者,而中国则是其最好的复制者。但二者角色正在发生转变。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曾经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者,而中国则是其最好的复制者。但二者角色正在发生转变,2020年商业领域的两件大事就表明了这点,一件是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另一件是谷歌(Google)与无线音响制造商Sonos的纠纷。

对于第一件事,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吹嘘这是中国作出的一个重大让步,中国已发誓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实际上,该协议只是将中国过去两年已在做出的改革——比如加强法院对知识产权案件的审判权、让美国企业更容易拿到损害赔偿——重新打包了一下。

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之所以能赢得对苹果(Apple)的涉及多个洲的非必要专利侵权诉讼,部分是因为它决定在德国和中国提起诉讼,而不是在美国。在这两个国家比较容易获得禁制令。中国比美国更快地执行高通的专利权这一事实表明,时代在变化。

中国一直在加强专利保护,从历史发展角度来看,这一点都不奇怪。各国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都会做这件事,毕竟它们会有越来越多自己的专利要保护。当然,北京可以左右法院裁决的执行快慢。但值得注意的是,自2000年以来中国向外国人支付的知识产权费用平均每年以20%的速度增长。我曾与多名风险投资家、知识产权律师和顾问交谈,他们说至少在法律制度层面,中国实际上已是相当好的保护创新之地。

而另一边,美国似乎正朝相反的方向发展。我之前就写过,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第二届任期,美国专利制度经过修改后,变得更加有利于科技巨头,而不是规模较小的企业——后者的生存能力不取决于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而是取决于对独立的创新的保护。这样的转变威胁到了多个领域的企业家精神,从生命科学、人工智能到量子计算等等。

Sonos与谷歌和亚马逊(Amazon)之间的斗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Sonos在谷歌上给自己的音响做广告,通过亚马逊销售。过去几年Sonos在发展自己业务的同时,还与两家公司紧密合作,围绕它们开发自己的产品。

而谷歌和亚马逊则转身推出了自己的低价智能音响,在一个红火的市场——在截至2019年“假日季”(holiday season)的半年中,智能音响的销售增长了18%以上——侵蚀了Sonos的业务。Sonos称在此过程中谷歌侵犯了多项专利。

Sonos或许只担负得起一次起诉一家科技巨头的费用,因此它选择了谷歌,它声称与对方之间已陷入“停滞”。这类“大卫和歌利亚之战”的问题之一是,规模较小的公司不仅请不起太多律师,而且它们可能会在等待法律纠纷解决的过程中破产。

这基本上就是英国搜索公司Foundem的遭遇。该公司在经过12年的庭内和庭外斗争后,终于在欧盟赢得了一起对谷歌的反垄断诉讼——谷歌通过算法在搜索结果中近乎于屏蔽这家规模较小的公司。欧盟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之所以希望这种情况下由科技巨头来承担举证责任,这类案件正是原因之一。

要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既需要进行反垄断审查,又要仔细检查专利制度的摆锤是否过度朝着有利于某些科技企业——这些公司更多依赖数据和网络效应而不是专利,或者乐于看到获取专利难度加大——的方向摇摆。

由于这些企业自己的产品——比如智能手机——需要太多种不同技术,因此它们有兴趣尽量压低这些投入成本。它们可以雇用大批律师来保护它们自己任何重要的知识产权,同时“有效地侵犯”——这个词是指大公司故意侵权当作做生意的一种代价——他人的专利。

在这面,美国尤其有必要采取行动。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孔斯(Chris Coons)说:“我们在全球舞台上的领导地位,依赖于我们促进和保护美国的创作者、工程师和科学家的创新的能力。”他曾发起获得两党支持的立法以加强美国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我担心的是,就在我们的竞争对手,比如中国,加强他们的知识产权制度的同时,我们却在不断削弱我们自己的创新生态系统。”

但美国还有另一个问题:在自己没有一个国家层面的创新战略的情况下,试图与中国这样的经济由政府掌管的国家竞争。就在美国大企业忙着互掐,花大价钱打官司,比拼谁能为智能音响——或5G,或AI,或其他许多领域——设定标准时,中国正利用其“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在亚洲和南欧各国推广中国自己的设备和技术标准并扩大自己的利益。这不是复制。这就是聪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分享到:

美国应该反思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状况

发布日期:2020-01-21 07:30
摘要:美国曾经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者,而中国则是其最好的复制者。但二者角色正在发生转变。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曾经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者,而中国则是其最好的复制者。但二者角色正在发生转变,2020年商业领域的两件大事就表明了这点,一件是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另一件是谷歌(Google)与无线音响制造商Sonos的纠纷。

对于第一件事,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吹嘘这是中国作出的一个重大让步,中国已发誓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实际上,该协议只是将中国过去两年已在做出的改革——比如加强法院对知识产权案件的审判权、让美国企业更容易拿到损害赔偿——重新打包了一下。

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之所以能赢得对苹果(Apple)的涉及多个洲的非必要专利侵权诉讼,部分是因为它决定在德国和中国提起诉讼,而不是在美国。在这两个国家比较容易获得禁制令。中国比美国更快地执行高通的专利权这一事实表明,时代在变化。

中国一直在加强专利保护,从历史发展角度来看,这一点都不奇怪。各国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都会做这件事,毕竟它们会有越来越多自己的专利要保护。当然,北京可以左右法院裁决的执行快慢。但值得注意的是,自2000年以来中国向外国人支付的知识产权费用平均每年以20%的速度增长。我曾与多名风险投资家、知识产权律师和顾问交谈,他们说至少在法律制度层面,中国实际上已是相当好的保护创新之地。

而另一边,美国似乎正朝相反的方向发展。我之前就写过,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第二届任期,美国专利制度经过修改后,变得更加有利于科技巨头,而不是规模较小的企业——后者的生存能力不取决于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而是取决于对独立的创新的保护。这样的转变威胁到了多个领域的企业家精神,从生命科学、人工智能到量子计算等等。

Sonos与谷歌和亚马逊(Amazon)之间的斗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Sonos在谷歌上给自己的音响做广告,通过亚马逊销售。过去几年Sonos在发展自己业务的同时,还与两家公司紧密合作,围绕它们开发自己的产品。

而谷歌和亚马逊则转身推出了自己的低价智能音响,在一个红火的市场——在截至2019年“假日季”(holiday season)的半年中,智能音响的销售增长了18%以上——侵蚀了Sonos的业务。Sonos称在此过程中谷歌侵犯了多项专利。

Sonos或许只担负得起一次起诉一家科技巨头的费用,因此它选择了谷歌,它声称与对方之间已陷入“停滞”。这类“大卫和歌利亚之战”的问题之一是,规模较小的公司不仅请不起太多律师,而且它们可能会在等待法律纠纷解决的过程中破产。

这基本上就是英国搜索公司Foundem的遭遇。该公司在经过12年的庭内和庭外斗争后,终于在欧盟赢得了一起对谷歌的反垄断诉讼——谷歌通过算法在搜索结果中近乎于屏蔽这家规模较小的公司。欧盟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之所以希望这种情况下由科技巨头来承担举证责任,这类案件正是原因之一。

要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既需要进行反垄断审查,又要仔细检查专利制度的摆锤是否过度朝着有利于某些科技企业——这些公司更多依赖数据和网络效应而不是专利,或者乐于看到获取专利难度加大——的方向摇摆。

由于这些企业自己的产品——比如智能手机——需要太多种不同技术,因此它们有兴趣尽量压低这些投入成本。它们可以雇用大批律师来保护它们自己任何重要的知识产权,同时“有效地侵犯”——这个词是指大公司故意侵权当作做生意的一种代价——他人的专利。

在这面,美国尤其有必要采取行动。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孔斯(Chris Coons)说:“我们在全球舞台上的领导地位,依赖于我们促进和保护美国的创作者、工程师和科学家的创新的能力。”他曾发起获得两党支持的立法以加强美国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我担心的是,就在我们的竞争对手,比如中国,加强他们的知识产权制度的同时,我们却在不断削弱我们自己的创新生态系统。”

但美国还有另一个问题:在自己没有一个国家层面的创新战略的情况下,试图与中国这样的经济由政府掌管的国家竞争。就在美国大企业忙着互掐,花大价钱打官司,比拼谁能为智能音响——或5G,或AI,或其他许多领域——设定标准时,中国正利用其“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在亚洲和南欧各国推广中国自己的设备和技术标准并扩大自己的利益。这不是复制。这就是聪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美国曾经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者,而中国则是其最好的复制者。但二者角色正在发生转变。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曾经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者,而中国则是其最好的复制者。但二者角色正在发生转变,2020年商业领域的两件大事就表明了这点,一件是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另一件是谷歌(Google)与无线音响制造商Sonos的纠纷。

对于第一件事,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吹嘘这是中国作出的一个重大让步,中国已发誓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实际上,该协议只是将中国过去两年已在做出的改革——比如加强法院对知识产权案件的审判权、让美国企业更容易拿到损害赔偿——重新打包了一下。

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之所以能赢得对苹果(Apple)的涉及多个洲的非必要专利侵权诉讼,部分是因为它决定在德国和中国提起诉讼,而不是在美国。在这两个国家比较容易获得禁制令。中国比美国更快地执行高通的专利权这一事实表明,时代在变化。

中国一直在加强专利保护,从历史发展角度来看,这一点都不奇怪。各国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都会做这件事,毕竟它们会有越来越多自己的专利要保护。当然,北京可以左右法院裁决的执行快慢。但值得注意的是,自2000年以来中国向外国人支付的知识产权费用平均每年以20%的速度增长。我曾与多名风险投资家、知识产权律师和顾问交谈,他们说至少在法律制度层面,中国实际上已是相当好的保护创新之地。

而另一边,美国似乎正朝相反的方向发展。我之前就写过,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第二届任期,美国专利制度经过修改后,变得更加有利于科技巨头,而不是规模较小的企业——后者的生存能力不取决于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而是取决于对独立的创新的保护。这样的转变威胁到了多个领域的企业家精神,从生命科学、人工智能到量子计算等等。

Sonos与谷歌和亚马逊(Amazon)之间的斗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Sonos在谷歌上给自己的音响做广告,通过亚马逊销售。过去几年Sonos在发展自己业务的同时,还与两家公司紧密合作,围绕它们开发自己的产品。

而谷歌和亚马逊则转身推出了自己的低价智能音响,在一个红火的市场——在截至2019年“假日季”(holiday season)的半年中,智能音响的销售增长了18%以上——侵蚀了Sonos的业务。Sonos称在此过程中谷歌侵犯了多项专利。

Sonos或许只担负得起一次起诉一家科技巨头的费用,因此它选择了谷歌,它声称与对方之间已陷入“停滞”。这类“大卫和歌利亚之战”的问题之一是,规模较小的公司不仅请不起太多律师,而且它们可能会在等待法律纠纷解决的过程中破产。

这基本上就是英国搜索公司Foundem的遭遇。该公司在经过12年的庭内和庭外斗争后,终于在欧盟赢得了一起对谷歌的反垄断诉讼——谷歌通过算法在搜索结果中近乎于屏蔽这家规模较小的公司。欧盟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之所以希望这种情况下由科技巨头来承担举证责任,这类案件正是原因之一。

要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既需要进行反垄断审查,又要仔细检查专利制度的摆锤是否过度朝着有利于某些科技企业——这些公司更多依赖数据和网络效应而不是专利,或者乐于看到获取专利难度加大——的方向摇摆。

由于这些企业自己的产品——比如智能手机——需要太多种不同技术,因此它们有兴趣尽量压低这些投入成本。它们可以雇用大批律师来保护它们自己任何重要的知识产权,同时“有效地侵犯”——这个词是指大公司故意侵权当作做生意的一种代价——他人的专利。

在这面,美国尤其有必要采取行动。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孔斯(Chris Coons)说:“我们在全球舞台上的领导地位,依赖于我们促进和保护美国的创作者、工程师和科学家的创新的能力。”他曾发起获得两党支持的立法以加强美国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我担心的是,就在我们的竞争对手,比如中国,加强他们的知识产权制度的同时,我们却在不断削弱我们自己的创新生态系统。”

但美国还有另一个问题:在自己没有一个国家层面的创新战略的情况下,试图与中国这样的经济由政府掌管的国家竞争。就在美国大企业忙着互掐,花大价钱打官司,比拼谁能为智能音响——或5G,或AI,或其他许多领域——设定标准时,中国正利用其“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在亚洲和南欧各国推广中国自己的设备和技术标准并扩大自己的利益。这不是复制。这就是聪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应该反思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状况

发布日期:2020-01-21 07:30
摘要:美国曾经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者,而中国则是其最好的复制者。但二者角色正在发生转变。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曾经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者,而中国则是其最好的复制者。但二者角色正在发生转变,2020年商业领域的两件大事就表明了这点,一件是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另一件是谷歌(Google)与无线音响制造商Sonos的纠纷。

对于第一件事,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吹嘘这是中国作出的一个重大让步,中国已发誓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实际上,该协议只是将中国过去两年已在做出的改革——比如加强法院对知识产权案件的审判权、让美国企业更容易拿到损害赔偿——重新打包了一下。

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之所以能赢得对苹果(Apple)的涉及多个洲的非必要专利侵权诉讼,部分是因为它决定在德国和中国提起诉讼,而不是在美国。在这两个国家比较容易获得禁制令。中国比美国更快地执行高通的专利权这一事实表明,时代在变化。

中国一直在加强专利保护,从历史发展角度来看,这一点都不奇怪。各国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都会做这件事,毕竟它们会有越来越多自己的专利要保护。当然,北京可以左右法院裁决的执行快慢。但值得注意的是,自2000年以来中国向外国人支付的知识产权费用平均每年以20%的速度增长。我曾与多名风险投资家、知识产权律师和顾问交谈,他们说至少在法律制度层面,中国实际上已是相当好的保护创新之地。

而另一边,美国似乎正朝相反的方向发展。我之前就写过,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第二届任期,美国专利制度经过修改后,变得更加有利于科技巨头,而不是规模较小的企业——后者的生存能力不取决于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而是取决于对独立的创新的保护。这样的转变威胁到了多个领域的企业家精神,从生命科学、人工智能到量子计算等等。

Sonos与谷歌和亚马逊(Amazon)之间的斗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Sonos在谷歌上给自己的音响做广告,通过亚马逊销售。过去几年Sonos在发展自己业务的同时,还与两家公司紧密合作,围绕它们开发自己的产品。

而谷歌和亚马逊则转身推出了自己的低价智能音响,在一个红火的市场——在截至2019年“假日季”(holiday season)的半年中,智能音响的销售增长了18%以上——侵蚀了Sonos的业务。Sonos称在此过程中谷歌侵犯了多项专利。

Sonos或许只担负得起一次起诉一家科技巨头的费用,因此它选择了谷歌,它声称与对方之间已陷入“停滞”。这类“大卫和歌利亚之战”的问题之一是,规模较小的公司不仅请不起太多律师,而且它们可能会在等待法律纠纷解决的过程中破产。

这基本上就是英国搜索公司Foundem的遭遇。该公司在经过12年的庭内和庭外斗争后,终于在欧盟赢得了一起对谷歌的反垄断诉讼——谷歌通过算法在搜索结果中近乎于屏蔽这家规模较小的公司。欧盟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之所以希望这种情况下由科技巨头来承担举证责任,这类案件正是原因之一。

要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既需要进行反垄断审查,又要仔细检查专利制度的摆锤是否过度朝着有利于某些科技企业——这些公司更多依赖数据和网络效应而不是专利,或者乐于看到获取专利难度加大——的方向摇摆。

由于这些企业自己的产品——比如智能手机——需要太多种不同技术,因此它们有兴趣尽量压低这些投入成本。它们可以雇用大批律师来保护它们自己任何重要的知识产权,同时“有效地侵犯”——这个词是指大公司故意侵权当作做生意的一种代价——他人的专利。

在这面,美国尤其有必要采取行动。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孔斯(Chris Coons)说:“我们在全球舞台上的领导地位,依赖于我们促进和保护美国的创作者、工程师和科学家的创新的能力。”他曾发起获得两党支持的立法以加强美国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我担心的是,就在我们的竞争对手,比如中国,加强他们的知识产权制度的同时,我们却在不断削弱我们自己的创新生态系统。”

但美国还有另一个问题:在自己没有一个国家层面的创新战略的情况下,试图与中国这样的经济由政府掌管的国家竞争。就在美国大企业忙着互掐,花大价钱打官司,比拼谁能为智能音响——或5G,或AI,或其他许多领域——设定标准时,中国正利用其“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在亚洲和南欧各国推广中国自己的设备和技术标准并扩大自己的利益。这不是复制。这就是聪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美国曾经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者,而中国则是其最好的复制者。但二者角色正在发生转变。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曾经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科技创新者,而中国则是其最好的复制者。但二者角色正在发生转变,2020年商业领域的两件大事就表明了这点,一件是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另一件是谷歌(Google)与无线音响制造商Sonos的纠纷。

对于第一件事,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吹嘘这是中国作出的一个重大让步,中国已发誓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实际上,该协议只是将中国过去两年已在做出的改革——比如加强法院对知识产权案件的审判权、让美国企业更容易拿到损害赔偿——重新打包了一下。

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之所以能赢得对苹果(Apple)的涉及多个洲的非必要专利侵权诉讼,部分是因为它决定在德国和中国提起诉讼,而不是在美国。在这两个国家比较容易获得禁制令。中国比美国更快地执行高通的专利权这一事实表明,时代在变化。

中国一直在加强专利保护,从历史发展角度来看,这一点都不奇怪。各国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都会做这件事,毕竟它们会有越来越多自己的专利要保护。当然,北京可以左右法院裁决的执行快慢。但值得注意的是,自2000年以来中国向外国人支付的知识产权费用平均每年以20%的速度增长。我曾与多名风险投资家、知识产权律师和顾问交谈,他们说至少在法律制度层面,中国实际上已是相当好的保护创新之地。

而另一边,美国似乎正朝相反的方向发展。我之前就写过,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第二届任期,美国专利制度经过修改后,变得更加有利于科技巨头,而不是规模较小的企业——后者的生存能力不取决于网络效应(network effect),而是取决于对独立的创新的保护。这样的转变威胁到了多个领域的企业家精神,从生命科学、人工智能到量子计算等等。

Sonos与谷歌和亚马逊(Amazon)之间的斗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Sonos在谷歌上给自己的音响做广告,通过亚马逊销售。过去几年Sonos在发展自己业务的同时,还与两家公司紧密合作,围绕它们开发自己的产品。

而谷歌和亚马逊则转身推出了自己的低价智能音响,在一个红火的市场——在截至2019年“假日季”(holiday season)的半年中,智能音响的销售增长了18%以上——侵蚀了Sonos的业务。Sonos称在此过程中谷歌侵犯了多项专利。

Sonos或许只担负得起一次起诉一家科技巨头的费用,因此它选择了谷歌,它声称与对方之间已陷入“停滞”。这类“大卫和歌利亚之战”的问题之一是,规模较小的公司不仅请不起太多律师,而且它们可能会在等待法律纠纷解决的过程中破产。

这基本上就是英国搜索公司Foundem的遭遇。该公司在经过12年的庭内和庭外斗争后,终于在欧盟赢得了一起对谷歌的反垄断诉讼——谷歌通过算法在搜索结果中近乎于屏蔽这家规模较小的公司。欧盟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之所以希望这种情况下由科技巨头来承担举证责任,这类案件正是原因之一。

要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既需要进行反垄断审查,又要仔细检查专利制度的摆锤是否过度朝着有利于某些科技企业——这些公司更多依赖数据和网络效应而不是专利,或者乐于看到获取专利难度加大——的方向摇摆。

由于这些企业自己的产品——比如智能手机——需要太多种不同技术,因此它们有兴趣尽量压低这些投入成本。它们可以雇用大批律师来保护它们自己任何重要的知识产权,同时“有效地侵犯”——这个词是指大公司故意侵权当作做生意的一种代价——他人的专利。

在这面,美国尤其有必要采取行动。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孔斯(Chris Coons)说:“我们在全球舞台上的领导地位,依赖于我们促进和保护美国的创作者、工程师和科学家的创新的能力。”他曾发起获得两党支持的立法以加强美国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我担心的是,就在我们的竞争对手,比如中国,加强他们的知识产权制度的同时,我们却在不断削弱我们自己的创新生态系统。”

但美国还有另一个问题:在自己没有一个国家层面的创新战略的情况下,试图与中国这样的经济由政府掌管的国家竞争。就在美国大企业忙着互掐,花大价钱打官司,比拼谁能为智能音响——或5G,或AI,或其他许多领域——设定标准时,中国正利用其“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在亚洲和南欧各国推广中国自己的设备和技术标准并扩大自己的利益。这不是复制。这就是聪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