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美国制裁中吸取教训,中国正在加快推进技术自主,以加强对自身供应链的控制。中美技术脱钩将重组全球科技供应链。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两国过去一年在技术转让问题上的争执造成了许多输家。一些美国企业由于制裁失去生意,而一些中国企业则不得不寻找另外的供应商。但有一个群体成为了赢家:安全鹰派。他们表示自己预见到了这种情况,而现在他们正在敦促北京方面实现更大程度上的自给自足。

自2019年初以来,美国政府利用制裁手段将中国企业排除在美国供应链之外,对中国电信设备企业华为(Huawei)、中国的超级计算机企业和中国8家领先的人工智能监控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对于北京方面的许多政策制定者来说,中美两国的科技供应链将进一步脱钩,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而贸易战休战不太可能削弱特朗普(Trump)政府控制先进技术出口的努力。

其结果是,中国对待该行业的态度发生了决定性的转变。面对政治上的风险,比如美国可能实施进一步的禁运,北京方面正在加快推进技术“自主”,以加强其对自身供应链的控制。


为了实现技术自主,中国正在推行一些战略,而这些战略往往在加强与外部世界的接触和将其拒之门外之间难以平衡。尽管中国一直遭受谴责,称其窃取其他国家技术,但它现在正开始接受国际开源(或自由使用)合作。

中国还在开拓海外人才市场,同时在美国以外的国家加大科技领域投资。

随着中国企业转向被它们视为更安全盟友的国家寻求供应,这种脱钩的加快不仅会影响依赖中国客户的美国企业,还将开始重组全球科技供应链。这两个超级大国已经开始向它们购买和销售产品的国家施压,要求它们站队。

“3年前,可能有更多的人认为,我们可以依赖美国的一些技术,而不用开发自己的技术。”研究联盟组织中国计算机学会(CCF)的严明表示,“如果现在还有人这么说,我会认为他们过去3年一直在睡觉。”

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已基于以下理由对其实施的制裁进行了辩护:围绕华为的国家安全担忧,以及美国的一项外交政策目标,即阻止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人进行镇压——中国的监控设备企业协助了政府的这一行为。但在中国国内,这些辩护理由被视为美国一项更广泛议程的借口:阻止中国崛起成为美国科技超级大国地位的挑战者。

中国的担心不无道理。去年11月,美国商务部公布一项法规草案,该法规将使该部有权力审查和阻止“外国对手”提出的涉及“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的任何交易。

从软件科技巨头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到国有企业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Rolling Stock Corp),美国官员对一系列中国企业表达了国家安全担忧。中国中车正寻求与华盛顿特区地铁签署一份价值约10亿美元的合同。这些官员表示,他们担心的不限于少数科技企业,所有中国企业都可能被视作威胁,因为它们可能受到中国共产党的控制。

因此,许多中国企业正在评估它们对美国技术的依赖程度,并寻求降低这种依赖。美中技术差距最大的在硬件领域,尤其是半导体设计和制造领域,中国在高端芯片方面远远落后于美国。此外,中国也在依赖美国的软件,从谷歌(Google)为Android手机开发的移动应用——现在华为的智能手机缺少这些应用,十分痛苦——到微软(Microsoft)的Windows操作系统和该公司的Office组件。

更广泛地说,中美两国的科技产业受益于知识共享。这种知识共享包括产业联盟和标准制定机构之内的非正式讨论,一些讨论已因对华为和其他企业的出口管制而受到了限制。尽管没有受到同样的限制,但在开放源代码许可下开发的、源自美国的软件,支持着互联网大量基本的基础设施。中国开发者担心,他们的访问可能很快就会被封锁。

北京面对脱钩威胁的反应,与2017年《网络安全法》(Cybersecurity Law)所奉的目标相吻合,即确保“关键”基础设施的组成部分“安全可控”和“自主可控”。

鉴于美国的制裁,中国专家现在认为在审查组成部分是否“安全可控”时,应将因政治而造成的供应链中断风险纳入考量。其中包括华盛顿对非美国公司施压的连锁影响。美国官员一直在向台湾官员施压,要求其阻止台湾最大芯片制造商向华为供货。

严明说:“开发自主可控技术可以解决受制于人的问题。”2018年特朗普政府“给中国上了一课”,当时美国政府对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实施的短期制裁令该公司濒临倒闭。其教训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就会受制于人。如果别人切断了你的供应链,你将无法生存。”

据网络安全企业表示,尽管理论上外国产品可被认证为“安全可控”,但此举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剔除外国供应商。在英国《金融时报》披露的一项机密指示中,中央政府命令政府部门以及公共机构将现有计算机和软件换成国产品牌。

去年8月,思科(Cisco)首席执行官查克•罗宾斯(Chuck Robbins)对分析师提到该公司与中国国有企业的业务时表示:“我们一直没有受邀参加竞标。我们甚至不再获准参与其中。”

对于许多国家来说,科技发展几乎总是需要借助国际专业知识。今年,作为绕过美国出口制裁的一种方式,中国推动国内参与开源研究合作,在这种合作中,来自世界各地的个人都可贡献力量。

芯片是中国实现自给自足的一个关键因素,因为它是所有形式计算机的基础。去年10月,在中国政府于上海附近的乌镇举办的年度世界互联网大会(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上,讨论了一个开源芯片设计项目。RISC-V是诞生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一个研究合作项目,致力于开发可免费使用的微处理器基本架构设计,这可能意味着不用再依赖英特尔(Intel)和Arm的专有设计。

IT行业资深人士倪光南在乌镇大会上指出,中国在芯片设计上有多种选择。他说,英特尔和总部位于英国的Arm设计的芯片可能会受到美国制裁影响,而完全由中国设计的芯片,如龙芯(Loongson)和申威(Sunway)则甚少被采用。

但倪光南总结说,基于RISC-V架构的中国制造芯片不会受制于其他国家,而且在新兴市场大有前途。

要在国内发展出具有竞争力的芯片产业,中国还面临许多其他问题。小米(Xiaomi)和华为等公司已经对其智能手机使用的芯片采用它们自己的内部设计。但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Dan Wang表示,要设计出其他高端芯片——例如能够与英特尔芯片竞争的高速服务器所使用的微处理器——可能还需要十多年时间。

过去一年中国对美风投大幅下降,资金转而流向了那些投资者认为超出美国制裁范围的国家。

“为弥补差距,中国人在世界各地搜寻非美国半导体技术,”咨询公司TenX2的首席分析师巴斯•弗兰森(Bas Fransen)表示:“尤其在班加罗尔,你会遇到许多中国公司代表以及政府官员,他们正在寻找初创企业进行收购或投资,并说服它们迁往中国。”TenX2帮助将中国投资者介绍给印度芯片设计公司。

但除了芯片设计之外,北京还将开源项目视为中国科技行业扩张的机遇。开源软件不仅支撑了现代互联网背后的许多技术,而且不受美国出口管制——至少目前如此。

中国的科技监管机构——中国工信部最近鼓励微软的GitHub向中国拓展。GitHub是全球最大的代码共享和开源合作平台。GitHub首席运营官埃里卡•布雷西亚(Erica Brescia)表示,中国官员曾对该公司表示开源项目具有“安全感”,因为不受贸易限制。

开源中国(Open Source China)首席执行官马越(Mark Ma)表示:“(由于)贸易战,中国政府及大型科技公司已经意识到,需要推动国内开源生态系统的发展。”

中国政府也在加快抢人计划,努力吸引中国移民回国和吸引外国人才。其中之一就是“千人计划”(Thousand Talents Plan),尽管去年由于美国的批评,中国政府曾要求公务员和国家媒体不要再提它的名字,但该计划仍在继续。

硅谷的猎头公司描述称,美国日益施加的困难——例如,对就业人才收紧签证——导致更多中国工程师在美国完成学业后回国。

政府资助的北京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美国欧洲问题首席研究员张茉楠表示:“在美国的一些(中国)研究人员不再感到完全安全。”

中国的人才计划提供了一系列激励措施:从税收补贴和研究补助,到与大型私营部门雇主合作提高工资水平。它们通常还提供办公空间和实验室,甚至帮助招聘当地研究人员与他们一起工作。

去年,中国政府宣布了一项旨在吸引海外人才到中国南海岸大湾区的个人所得税优惠补贴计划。根据毕马威(KPMG)的计算,该计划让高收入者的实际税率与香港一样低。上海附近的宁波市已表示,将提供15万元人民币(合2.1万美元)至800万元人民币(合120万美元)的安家补助,以吸引专业技术人才。

过去一年,中国政府支持的招聘企业已对在美国展开业务越来越谨慎。然而,尽管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政府资助的大学教职员工进行了审查,但美国政府似乎并不担心中国工程师离开美国。中国私营部门仍能迅速行动、吸纳人才——尽管华为等受到出口制裁的公司非常小心,不愿聘用竞争对手的工程师,因为这些工程师可能被指控将受到制裁的技术知识带到中国。

曾在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董事会任职的私人股本投资者Charles Kao认为,这种推动芯片自给自足的努力提振了该行业规模较小的中国私营企业。

“科技脱钩的驱动力提高了对中国初创企业的需求。”Charles Kao说,“它们过去被认为风险过高、没有出售市场;如今由于国内有需求,它们正在发展。”

一些中国学者乐观地谈论努力与美国“重新挂钩”而非“脱钩”——他们指的是欢迎更多美国投资和美国公司来到中国,希望这能增加科技行业中想要与中国打交道的那一部分人对华盛顿施加的游说压力。

这种趋势的例子包括,中国央行决定允许PayPal成为首家获得支付处理牌照的外国公司,以及去年3月通过的《外商投资法》(Foreign Investment Law),目的是平息海外投资者的担忧。

该法承诺所有行业均对外商投资开放,除非它们被列入“负面清单”。这推翻了外界此前的猜测,即除非另有规定,否则行业对外资关闭;这也满足了美国长期以来的要求。

然而专家表示,这一战略与确保中国依赖的技术“安全可控”存在冲突。外国政治人士将购买华为设备比作给中国一个其他国家电信网络的“关机开关”。

中国政府面临着类似的难题:如果它真的想让外国科技公司在中国获得市场份额,那么这也给了华盛顿方面在关键技术上的潜在影响力。中国政策制定者越来越认为他们无法承受这种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国技术封锁迫使中国自给自足

发布日期:2020-01-19 17:13
摘要:从美国制裁中吸取教训,中国正在加快推进技术自主,以加强对自身供应链的控制。中美技术脱钩将重组全球科技供应链。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两国过去一年在技术转让问题上的争执造成了许多输家。一些美国企业由于制裁失去生意,而一些中国企业则不得不寻找另外的供应商。但有一个群体成为了赢家:安全鹰派。他们表示自己预见到了这种情况,而现在他们正在敦促北京方面实现更大程度上的自给自足。

自2019年初以来,美国政府利用制裁手段将中国企业排除在美国供应链之外,对中国电信设备企业华为(Huawei)、中国的超级计算机企业和中国8家领先的人工智能监控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对于北京方面的许多政策制定者来说,中美两国的科技供应链将进一步脱钩,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而贸易战休战不太可能削弱特朗普(Trump)政府控制先进技术出口的努力。

其结果是,中国对待该行业的态度发生了决定性的转变。面对政治上的风险,比如美国可能实施进一步的禁运,北京方面正在加快推进技术“自主”,以加强其对自身供应链的控制。


为了实现技术自主,中国正在推行一些战略,而这些战略往往在加强与外部世界的接触和将其拒之门外之间难以平衡。尽管中国一直遭受谴责,称其窃取其他国家技术,但它现在正开始接受国际开源(或自由使用)合作。

中国还在开拓海外人才市场,同时在美国以外的国家加大科技领域投资。

随着中国企业转向被它们视为更安全盟友的国家寻求供应,这种脱钩的加快不仅会影响依赖中国客户的美国企业,还将开始重组全球科技供应链。这两个超级大国已经开始向它们购买和销售产品的国家施压,要求它们站队。

“3年前,可能有更多的人认为,我们可以依赖美国的一些技术,而不用开发自己的技术。”研究联盟组织中国计算机学会(CCF)的严明表示,“如果现在还有人这么说,我会认为他们过去3年一直在睡觉。”

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已基于以下理由对其实施的制裁进行了辩护:围绕华为的国家安全担忧,以及美国的一项外交政策目标,即阻止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人进行镇压——中国的监控设备企业协助了政府的这一行为。但在中国国内,这些辩护理由被视为美国一项更广泛议程的借口:阻止中国崛起成为美国科技超级大国地位的挑战者。

中国的担心不无道理。去年11月,美国商务部公布一项法规草案,该法规将使该部有权力审查和阻止“外国对手”提出的涉及“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的任何交易。

从软件科技巨头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到国有企业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Rolling Stock Corp),美国官员对一系列中国企业表达了国家安全担忧。中国中车正寻求与华盛顿特区地铁签署一份价值约10亿美元的合同。这些官员表示,他们担心的不限于少数科技企业,所有中国企业都可能被视作威胁,因为它们可能受到中国共产党的控制。

因此,许多中国企业正在评估它们对美国技术的依赖程度,并寻求降低这种依赖。美中技术差距最大的在硬件领域,尤其是半导体设计和制造领域,中国在高端芯片方面远远落后于美国。此外,中国也在依赖美国的软件,从谷歌(Google)为Android手机开发的移动应用——现在华为的智能手机缺少这些应用,十分痛苦——到微软(Microsoft)的Windows操作系统和该公司的Office组件。

更广泛地说,中美两国的科技产业受益于知识共享。这种知识共享包括产业联盟和标准制定机构之内的非正式讨论,一些讨论已因对华为和其他企业的出口管制而受到了限制。尽管没有受到同样的限制,但在开放源代码许可下开发的、源自美国的软件,支持着互联网大量基本的基础设施。中国开发者担心,他们的访问可能很快就会被封锁。

北京面对脱钩威胁的反应,与2017年《网络安全法》(Cybersecurity Law)所奉的目标相吻合,即确保“关键”基础设施的组成部分“安全可控”和“自主可控”。

鉴于美国的制裁,中国专家现在认为在审查组成部分是否“安全可控”时,应将因政治而造成的供应链中断风险纳入考量。其中包括华盛顿对非美国公司施压的连锁影响。美国官员一直在向台湾官员施压,要求其阻止台湾最大芯片制造商向华为供货。

严明说:“开发自主可控技术可以解决受制于人的问题。”2018年特朗普政府“给中国上了一课”,当时美国政府对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实施的短期制裁令该公司濒临倒闭。其教训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就会受制于人。如果别人切断了你的供应链,你将无法生存。”

据网络安全企业表示,尽管理论上外国产品可被认证为“安全可控”,但此举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剔除外国供应商。在英国《金融时报》披露的一项机密指示中,中央政府命令政府部门以及公共机构将现有计算机和软件换成国产品牌。

去年8月,思科(Cisco)首席执行官查克•罗宾斯(Chuck Robbins)对分析师提到该公司与中国国有企业的业务时表示:“我们一直没有受邀参加竞标。我们甚至不再获准参与其中。”

对于许多国家来说,科技发展几乎总是需要借助国际专业知识。今年,作为绕过美国出口制裁的一种方式,中国推动国内参与开源研究合作,在这种合作中,来自世界各地的个人都可贡献力量。

芯片是中国实现自给自足的一个关键因素,因为它是所有形式计算机的基础。去年10月,在中国政府于上海附近的乌镇举办的年度世界互联网大会(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上,讨论了一个开源芯片设计项目。RISC-V是诞生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一个研究合作项目,致力于开发可免费使用的微处理器基本架构设计,这可能意味着不用再依赖英特尔(Intel)和Arm的专有设计。

IT行业资深人士倪光南在乌镇大会上指出,中国在芯片设计上有多种选择。他说,英特尔和总部位于英国的Arm设计的芯片可能会受到美国制裁影响,而完全由中国设计的芯片,如龙芯(Loongson)和申威(Sunway)则甚少被采用。

但倪光南总结说,基于RISC-V架构的中国制造芯片不会受制于其他国家,而且在新兴市场大有前途。

要在国内发展出具有竞争力的芯片产业,中国还面临许多其他问题。小米(Xiaomi)和华为等公司已经对其智能手机使用的芯片采用它们自己的内部设计。但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Dan Wang表示,要设计出其他高端芯片——例如能够与英特尔芯片竞争的高速服务器所使用的微处理器——可能还需要十多年时间。

过去一年中国对美风投大幅下降,资金转而流向了那些投资者认为超出美国制裁范围的国家。

“为弥补差距,中国人在世界各地搜寻非美国半导体技术,”咨询公司TenX2的首席分析师巴斯•弗兰森(Bas Fransen)表示:“尤其在班加罗尔,你会遇到许多中国公司代表以及政府官员,他们正在寻找初创企业进行收购或投资,并说服它们迁往中国。”TenX2帮助将中国投资者介绍给印度芯片设计公司。

但除了芯片设计之外,北京还将开源项目视为中国科技行业扩张的机遇。开源软件不仅支撑了现代互联网背后的许多技术,而且不受美国出口管制——至少目前如此。

中国的科技监管机构——中国工信部最近鼓励微软的GitHub向中国拓展。GitHub是全球最大的代码共享和开源合作平台。GitHub首席运营官埃里卡•布雷西亚(Erica Brescia)表示,中国官员曾对该公司表示开源项目具有“安全感”,因为不受贸易限制。

开源中国(Open Source China)首席执行官马越(Mark Ma)表示:“(由于)贸易战,中国政府及大型科技公司已经意识到,需要推动国内开源生态系统的发展。”

中国政府也在加快抢人计划,努力吸引中国移民回国和吸引外国人才。其中之一就是“千人计划”(Thousand Talents Plan),尽管去年由于美国的批评,中国政府曾要求公务员和国家媒体不要再提它的名字,但该计划仍在继续。

硅谷的猎头公司描述称,美国日益施加的困难——例如,对就业人才收紧签证——导致更多中国工程师在美国完成学业后回国。

政府资助的北京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美国欧洲问题首席研究员张茉楠表示:“在美国的一些(中国)研究人员不再感到完全安全。”

中国的人才计划提供了一系列激励措施:从税收补贴和研究补助,到与大型私营部门雇主合作提高工资水平。它们通常还提供办公空间和实验室,甚至帮助招聘当地研究人员与他们一起工作。

去年,中国政府宣布了一项旨在吸引海外人才到中国南海岸大湾区的个人所得税优惠补贴计划。根据毕马威(KPMG)的计算,该计划让高收入者的实际税率与香港一样低。上海附近的宁波市已表示,将提供15万元人民币(合2.1万美元)至800万元人民币(合120万美元)的安家补助,以吸引专业技术人才。

过去一年,中国政府支持的招聘企业已对在美国展开业务越来越谨慎。然而,尽管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政府资助的大学教职员工进行了审查,但美国政府似乎并不担心中国工程师离开美国。中国私营部门仍能迅速行动、吸纳人才——尽管华为等受到出口制裁的公司非常小心,不愿聘用竞争对手的工程师,因为这些工程师可能被指控将受到制裁的技术知识带到中国。

曾在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董事会任职的私人股本投资者Charles Kao认为,这种推动芯片自给自足的努力提振了该行业规模较小的中国私营企业。

“科技脱钩的驱动力提高了对中国初创企业的需求。”Charles Kao说,“它们过去被认为风险过高、没有出售市场;如今由于国内有需求,它们正在发展。”

一些中国学者乐观地谈论努力与美国“重新挂钩”而非“脱钩”——他们指的是欢迎更多美国投资和美国公司来到中国,希望这能增加科技行业中想要与中国打交道的那一部分人对华盛顿施加的游说压力。

这种趋势的例子包括,中国央行决定允许PayPal成为首家获得支付处理牌照的外国公司,以及去年3月通过的《外商投资法》(Foreign Investment Law),目的是平息海外投资者的担忧。

该法承诺所有行业均对外商投资开放,除非它们被列入“负面清单”。这推翻了外界此前的猜测,即除非另有规定,否则行业对外资关闭;这也满足了美国长期以来的要求。

然而专家表示,这一战略与确保中国依赖的技术“安全可控”存在冲突。外国政治人士将购买华为设备比作给中国一个其他国家电信网络的“关机开关”。

中国政府面临着类似的难题:如果它真的想让外国科技公司在中国获得市场份额,那么这也给了华盛顿方面在关键技术上的潜在影响力。中国政策制定者越来越认为他们无法承受这种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从美国制裁中吸取教训,中国正在加快推进技术自主,以加强对自身供应链的控制。中美技术脱钩将重组全球科技供应链。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两国过去一年在技术转让问题上的争执造成了许多输家。一些美国企业由于制裁失去生意,而一些中国企业则不得不寻找另外的供应商。但有一个群体成为了赢家:安全鹰派。他们表示自己预见到了这种情况,而现在他们正在敦促北京方面实现更大程度上的自给自足。

自2019年初以来,美国政府利用制裁手段将中国企业排除在美国供应链之外,对中国电信设备企业华为(Huawei)、中国的超级计算机企业和中国8家领先的人工智能监控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对于北京方面的许多政策制定者来说,中美两国的科技供应链将进一步脱钩,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而贸易战休战不太可能削弱特朗普(Trump)政府控制先进技术出口的努力。

其结果是,中国对待该行业的态度发生了决定性的转变。面对政治上的风险,比如美国可能实施进一步的禁运,北京方面正在加快推进技术“自主”,以加强其对自身供应链的控制。


为了实现技术自主,中国正在推行一些战略,而这些战略往往在加强与外部世界的接触和将其拒之门外之间难以平衡。尽管中国一直遭受谴责,称其窃取其他国家技术,但它现在正开始接受国际开源(或自由使用)合作。

中国还在开拓海外人才市场,同时在美国以外的国家加大科技领域投资。

随着中国企业转向被它们视为更安全盟友的国家寻求供应,这种脱钩的加快不仅会影响依赖中国客户的美国企业,还将开始重组全球科技供应链。这两个超级大国已经开始向它们购买和销售产品的国家施压,要求它们站队。

“3年前,可能有更多的人认为,我们可以依赖美国的一些技术,而不用开发自己的技术。”研究联盟组织中国计算机学会(CCF)的严明表示,“如果现在还有人这么说,我会认为他们过去3年一直在睡觉。”

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已基于以下理由对其实施的制裁进行了辩护:围绕华为的国家安全担忧,以及美国的一项外交政策目标,即阻止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人进行镇压——中国的监控设备企业协助了政府的这一行为。但在中国国内,这些辩护理由被视为美国一项更广泛议程的借口:阻止中国崛起成为美国科技超级大国地位的挑战者。

中国的担心不无道理。去年11月,美国商务部公布一项法规草案,该法规将使该部有权力审查和阻止“外国对手”提出的涉及“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的任何交易。

从软件科技巨头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到国有企业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Rolling Stock Corp),美国官员对一系列中国企业表达了国家安全担忧。中国中车正寻求与华盛顿特区地铁签署一份价值约10亿美元的合同。这些官员表示,他们担心的不限于少数科技企业,所有中国企业都可能被视作威胁,因为它们可能受到中国共产党的控制。

因此,许多中国企业正在评估它们对美国技术的依赖程度,并寻求降低这种依赖。美中技术差距最大的在硬件领域,尤其是半导体设计和制造领域,中国在高端芯片方面远远落后于美国。此外,中国也在依赖美国的软件,从谷歌(Google)为Android手机开发的移动应用——现在华为的智能手机缺少这些应用,十分痛苦——到微软(Microsoft)的Windows操作系统和该公司的Office组件。

更广泛地说,中美两国的科技产业受益于知识共享。这种知识共享包括产业联盟和标准制定机构之内的非正式讨论,一些讨论已因对华为和其他企业的出口管制而受到了限制。尽管没有受到同样的限制,但在开放源代码许可下开发的、源自美国的软件,支持着互联网大量基本的基础设施。中国开发者担心,他们的访问可能很快就会被封锁。

北京面对脱钩威胁的反应,与2017年《网络安全法》(Cybersecurity Law)所奉的目标相吻合,即确保“关键”基础设施的组成部分“安全可控”和“自主可控”。

鉴于美国的制裁,中国专家现在认为在审查组成部分是否“安全可控”时,应将因政治而造成的供应链中断风险纳入考量。其中包括华盛顿对非美国公司施压的连锁影响。美国官员一直在向台湾官员施压,要求其阻止台湾最大芯片制造商向华为供货。

严明说:“开发自主可控技术可以解决受制于人的问题。”2018年特朗普政府“给中国上了一课”,当时美国政府对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实施的短期制裁令该公司濒临倒闭。其教训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就会受制于人。如果别人切断了你的供应链,你将无法生存。”

据网络安全企业表示,尽管理论上外国产品可被认证为“安全可控”,但此举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剔除外国供应商。在英国《金融时报》披露的一项机密指示中,中央政府命令政府部门以及公共机构将现有计算机和软件换成国产品牌。

去年8月,思科(Cisco)首席执行官查克•罗宾斯(Chuck Robbins)对分析师提到该公司与中国国有企业的业务时表示:“我们一直没有受邀参加竞标。我们甚至不再获准参与其中。”

对于许多国家来说,科技发展几乎总是需要借助国际专业知识。今年,作为绕过美国出口制裁的一种方式,中国推动国内参与开源研究合作,在这种合作中,来自世界各地的个人都可贡献力量。

芯片是中国实现自给自足的一个关键因素,因为它是所有形式计算机的基础。去年10月,在中国政府于上海附近的乌镇举办的年度世界互联网大会(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上,讨论了一个开源芯片设计项目。RISC-V是诞生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一个研究合作项目,致力于开发可免费使用的微处理器基本架构设计,这可能意味着不用再依赖英特尔(Intel)和Arm的专有设计。

IT行业资深人士倪光南在乌镇大会上指出,中国在芯片设计上有多种选择。他说,英特尔和总部位于英国的Arm设计的芯片可能会受到美国制裁影响,而完全由中国设计的芯片,如龙芯(Loongson)和申威(Sunway)则甚少被采用。

但倪光南总结说,基于RISC-V架构的中国制造芯片不会受制于其他国家,而且在新兴市场大有前途。

要在国内发展出具有竞争力的芯片产业,中国还面临许多其他问题。小米(Xiaomi)和华为等公司已经对其智能手机使用的芯片采用它们自己的内部设计。但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Dan Wang表示,要设计出其他高端芯片——例如能够与英特尔芯片竞争的高速服务器所使用的微处理器——可能还需要十多年时间。

过去一年中国对美风投大幅下降,资金转而流向了那些投资者认为超出美国制裁范围的国家。

“为弥补差距,中国人在世界各地搜寻非美国半导体技术,”咨询公司TenX2的首席分析师巴斯•弗兰森(Bas Fransen)表示:“尤其在班加罗尔,你会遇到许多中国公司代表以及政府官员,他们正在寻找初创企业进行收购或投资,并说服它们迁往中国。”TenX2帮助将中国投资者介绍给印度芯片设计公司。

但除了芯片设计之外,北京还将开源项目视为中国科技行业扩张的机遇。开源软件不仅支撑了现代互联网背后的许多技术,而且不受美国出口管制——至少目前如此。

中国的科技监管机构——中国工信部最近鼓励微软的GitHub向中国拓展。GitHub是全球最大的代码共享和开源合作平台。GitHub首席运营官埃里卡•布雷西亚(Erica Brescia)表示,中国官员曾对该公司表示开源项目具有“安全感”,因为不受贸易限制。

开源中国(Open Source China)首席执行官马越(Mark Ma)表示:“(由于)贸易战,中国政府及大型科技公司已经意识到,需要推动国内开源生态系统的发展。”

中国政府也在加快抢人计划,努力吸引中国移民回国和吸引外国人才。其中之一就是“千人计划”(Thousand Talents Plan),尽管去年由于美国的批评,中国政府曾要求公务员和国家媒体不要再提它的名字,但该计划仍在继续。

硅谷的猎头公司描述称,美国日益施加的困难——例如,对就业人才收紧签证——导致更多中国工程师在美国完成学业后回国。

政府资助的北京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美国欧洲问题首席研究员张茉楠表示:“在美国的一些(中国)研究人员不再感到完全安全。”

中国的人才计划提供了一系列激励措施:从税收补贴和研究补助,到与大型私营部门雇主合作提高工资水平。它们通常还提供办公空间和实验室,甚至帮助招聘当地研究人员与他们一起工作。

去年,中国政府宣布了一项旨在吸引海外人才到中国南海岸大湾区的个人所得税优惠补贴计划。根据毕马威(KPMG)的计算,该计划让高收入者的实际税率与香港一样低。上海附近的宁波市已表示,将提供15万元人民币(合2.1万美元)至800万元人民币(合120万美元)的安家补助,以吸引专业技术人才。

过去一年,中国政府支持的招聘企业已对在美国展开业务越来越谨慎。然而,尽管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政府资助的大学教职员工进行了审查,但美国政府似乎并不担心中国工程师离开美国。中国私营部门仍能迅速行动、吸纳人才——尽管华为等受到出口制裁的公司非常小心,不愿聘用竞争对手的工程师,因为这些工程师可能被指控将受到制裁的技术知识带到中国。

曾在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董事会任职的私人股本投资者Charles Kao认为,这种推动芯片自给自足的努力提振了该行业规模较小的中国私营企业。

“科技脱钩的驱动力提高了对中国初创企业的需求。”Charles Kao说,“它们过去被认为风险过高、没有出售市场;如今由于国内有需求,它们正在发展。”

一些中国学者乐观地谈论努力与美国“重新挂钩”而非“脱钩”——他们指的是欢迎更多美国投资和美国公司来到中国,希望这能增加科技行业中想要与中国打交道的那一部分人对华盛顿施加的游说压力。

这种趋势的例子包括,中国央行决定允许PayPal成为首家获得支付处理牌照的外国公司,以及去年3月通过的《外商投资法》(Foreign Investment Law),目的是平息海外投资者的担忧。

该法承诺所有行业均对外商投资开放,除非它们被列入“负面清单”。这推翻了外界此前的猜测,即除非另有规定,否则行业对外资关闭;这也满足了美国长期以来的要求。

然而专家表示,这一战略与确保中国依赖的技术“安全可控”存在冲突。外国政治人士将购买华为设备比作给中国一个其他国家电信网络的“关机开关”。

中国政府面临着类似的难题:如果它真的想让外国科技公司在中国获得市场份额,那么这也给了华盛顿方面在关键技术上的潜在影响力。中国政策制定者越来越认为他们无法承受这种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技术封锁迫使中国自给自足

发布日期:2020-01-19 17:13
摘要:从美国制裁中吸取教训,中国正在加快推进技术自主,以加强对自身供应链的控制。中美技术脱钩将重组全球科技供应链。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两国过去一年在技术转让问题上的争执造成了许多输家。一些美国企业由于制裁失去生意,而一些中国企业则不得不寻找另外的供应商。但有一个群体成为了赢家:安全鹰派。他们表示自己预见到了这种情况,而现在他们正在敦促北京方面实现更大程度上的自给自足。

自2019年初以来,美国政府利用制裁手段将中国企业排除在美国供应链之外,对中国电信设备企业华为(Huawei)、中国的超级计算机企业和中国8家领先的人工智能监控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对于北京方面的许多政策制定者来说,中美两国的科技供应链将进一步脱钩,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而贸易战休战不太可能削弱特朗普(Trump)政府控制先进技术出口的努力。

其结果是,中国对待该行业的态度发生了决定性的转变。面对政治上的风险,比如美国可能实施进一步的禁运,北京方面正在加快推进技术“自主”,以加强其对自身供应链的控制。


为了实现技术自主,中国正在推行一些战略,而这些战略往往在加强与外部世界的接触和将其拒之门外之间难以平衡。尽管中国一直遭受谴责,称其窃取其他国家技术,但它现在正开始接受国际开源(或自由使用)合作。

中国还在开拓海外人才市场,同时在美国以外的国家加大科技领域投资。

随着中国企业转向被它们视为更安全盟友的国家寻求供应,这种脱钩的加快不仅会影响依赖中国客户的美国企业,还将开始重组全球科技供应链。这两个超级大国已经开始向它们购买和销售产品的国家施压,要求它们站队。

“3年前,可能有更多的人认为,我们可以依赖美国的一些技术,而不用开发自己的技术。”研究联盟组织中国计算机学会(CCF)的严明表示,“如果现在还有人这么说,我会认为他们过去3年一直在睡觉。”

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已基于以下理由对其实施的制裁进行了辩护:围绕华为的国家安全担忧,以及美国的一项外交政策目标,即阻止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人进行镇压——中国的监控设备企业协助了政府的这一行为。但在中国国内,这些辩护理由被视为美国一项更广泛议程的借口:阻止中国崛起成为美国科技超级大国地位的挑战者。

中国的担心不无道理。去年11月,美国商务部公布一项法规草案,该法规将使该部有权力审查和阻止“外国对手”提出的涉及“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的任何交易。

从软件科技巨头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到国有企业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Rolling Stock Corp),美国官员对一系列中国企业表达了国家安全担忧。中国中车正寻求与华盛顿特区地铁签署一份价值约10亿美元的合同。这些官员表示,他们担心的不限于少数科技企业,所有中国企业都可能被视作威胁,因为它们可能受到中国共产党的控制。

因此,许多中国企业正在评估它们对美国技术的依赖程度,并寻求降低这种依赖。美中技术差距最大的在硬件领域,尤其是半导体设计和制造领域,中国在高端芯片方面远远落后于美国。此外,中国也在依赖美国的软件,从谷歌(Google)为Android手机开发的移动应用——现在华为的智能手机缺少这些应用,十分痛苦——到微软(Microsoft)的Windows操作系统和该公司的Office组件。

更广泛地说,中美两国的科技产业受益于知识共享。这种知识共享包括产业联盟和标准制定机构之内的非正式讨论,一些讨论已因对华为和其他企业的出口管制而受到了限制。尽管没有受到同样的限制,但在开放源代码许可下开发的、源自美国的软件,支持着互联网大量基本的基础设施。中国开发者担心,他们的访问可能很快就会被封锁。

北京面对脱钩威胁的反应,与2017年《网络安全法》(Cybersecurity Law)所奉的目标相吻合,即确保“关键”基础设施的组成部分“安全可控”和“自主可控”。

鉴于美国的制裁,中国专家现在认为在审查组成部分是否“安全可控”时,应将因政治而造成的供应链中断风险纳入考量。其中包括华盛顿对非美国公司施压的连锁影响。美国官员一直在向台湾官员施压,要求其阻止台湾最大芯片制造商向华为供货。

严明说:“开发自主可控技术可以解决受制于人的问题。”2018年特朗普政府“给中国上了一课”,当时美国政府对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实施的短期制裁令该公司濒临倒闭。其教训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就会受制于人。如果别人切断了你的供应链,你将无法生存。”

据网络安全企业表示,尽管理论上外国产品可被认证为“安全可控”,但此举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剔除外国供应商。在英国《金融时报》披露的一项机密指示中,中央政府命令政府部门以及公共机构将现有计算机和软件换成国产品牌。

去年8月,思科(Cisco)首席执行官查克•罗宾斯(Chuck Robbins)对分析师提到该公司与中国国有企业的业务时表示:“我们一直没有受邀参加竞标。我们甚至不再获准参与其中。”

对于许多国家来说,科技发展几乎总是需要借助国际专业知识。今年,作为绕过美国出口制裁的一种方式,中国推动国内参与开源研究合作,在这种合作中,来自世界各地的个人都可贡献力量。

芯片是中国实现自给自足的一个关键因素,因为它是所有形式计算机的基础。去年10月,在中国政府于上海附近的乌镇举办的年度世界互联网大会(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上,讨论了一个开源芯片设计项目。RISC-V是诞生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一个研究合作项目,致力于开发可免费使用的微处理器基本架构设计,这可能意味着不用再依赖英特尔(Intel)和Arm的专有设计。

IT行业资深人士倪光南在乌镇大会上指出,中国在芯片设计上有多种选择。他说,英特尔和总部位于英国的Arm设计的芯片可能会受到美国制裁影响,而完全由中国设计的芯片,如龙芯(Loongson)和申威(Sunway)则甚少被采用。

但倪光南总结说,基于RISC-V架构的中国制造芯片不会受制于其他国家,而且在新兴市场大有前途。

要在国内发展出具有竞争力的芯片产业,中国还面临许多其他问题。小米(Xiaomi)和华为等公司已经对其智能手机使用的芯片采用它们自己的内部设计。但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Dan Wang表示,要设计出其他高端芯片——例如能够与英特尔芯片竞争的高速服务器所使用的微处理器——可能还需要十多年时间。

过去一年中国对美风投大幅下降,资金转而流向了那些投资者认为超出美国制裁范围的国家。

“为弥补差距,中国人在世界各地搜寻非美国半导体技术,”咨询公司TenX2的首席分析师巴斯•弗兰森(Bas Fransen)表示:“尤其在班加罗尔,你会遇到许多中国公司代表以及政府官员,他们正在寻找初创企业进行收购或投资,并说服它们迁往中国。”TenX2帮助将中国投资者介绍给印度芯片设计公司。

但除了芯片设计之外,北京还将开源项目视为中国科技行业扩张的机遇。开源软件不仅支撑了现代互联网背后的许多技术,而且不受美国出口管制——至少目前如此。

中国的科技监管机构——中国工信部最近鼓励微软的GitHub向中国拓展。GitHub是全球最大的代码共享和开源合作平台。GitHub首席运营官埃里卡•布雷西亚(Erica Brescia)表示,中国官员曾对该公司表示开源项目具有“安全感”,因为不受贸易限制。

开源中国(Open Source China)首席执行官马越(Mark Ma)表示:“(由于)贸易战,中国政府及大型科技公司已经意识到,需要推动国内开源生态系统的发展。”

中国政府也在加快抢人计划,努力吸引中国移民回国和吸引外国人才。其中之一就是“千人计划”(Thousand Talents Plan),尽管去年由于美国的批评,中国政府曾要求公务员和国家媒体不要再提它的名字,但该计划仍在继续。

硅谷的猎头公司描述称,美国日益施加的困难——例如,对就业人才收紧签证——导致更多中国工程师在美国完成学业后回国。

政府资助的北京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美国欧洲问题首席研究员张茉楠表示:“在美国的一些(中国)研究人员不再感到完全安全。”

中国的人才计划提供了一系列激励措施:从税收补贴和研究补助,到与大型私营部门雇主合作提高工资水平。它们通常还提供办公空间和实验室,甚至帮助招聘当地研究人员与他们一起工作。

去年,中国政府宣布了一项旨在吸引海外人才到中国南海岸大湾区的个人所得税优惠补贴计划。根据毕马威(KPMG)的计算,该计划让高收入者的实际税率与香港一样低。上海附近的宁波市已表示,将提供15万元人民币(合2.1万美元)至800万元人民币(合120万美元)的安家补助,以吸引专业技术人才。

过去一年,中国政府支持的招聘企业已对在美国展开业务越来越谨慎。然而,尽管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政府资助的大学教职员工进行了审查,但美国政府似乎并不担心中国工程师离开美国。中国私营部门仍能迅速行动、吸纳人才——尽管华为等受到出口制裁的公司非常小心,不愿聘用竞争对手的工程师,因为这些工程师可能被指控将受到制裁的技术知识带到中国。

曾在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董事会任职的私人股本投资者Charles Kao认为,这种推动芯片自给自足的努力提振了该行业规模较小的中国私营企业。

“科技脱钩的驱动力提高了对中国初创企业的需求。”Charles Kao说,“它们过去被认为风险过高、没有出售市场;如今由于国内有需求,它们正在发展。”

一些中国学者乐观地谈论努力与美国“重新挂钩”而非“脱钩”——他们指的是欢迎更多美国投资和美国公司来到中国,希望这能增加科技行业中想要与中国打交道的那一部分人对华盛顿施加的游说压力。

这种趋势的例子包括,中国央行决定允许PayPal成为首家获得支付处理牌照的外国公司,以及去年3月通过的《外商投资法》(Foreign Investment Law),目的是平息海外投资者的担忧。

该法承诺所有行业均对外商投资开放,除非它们被列入“负面清单”。这推翻了外界此前的猜测,即除非另有规定,否则行业对外资关闭;这也满足了美国长期以来的要求。

然而专家表示,这一战略与确保中国依赖的技术“安全可控”存在冲突。外国政治人士将购买华为设备比作给中国一个其他国家电信网络的“关机开关”。

中国政府面临着类似的难题:如果它真的想让外国科技公司在中国获得市场份额,那么这也给了华盛顿方面在关键技术上的潜在影响力。中国政策制定者越来越认为他们无法承受这种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从美国制裁中吸取教训,中国正在加快推进技术自主,以加强对自身供应链的控制。中美技术脱钩将重组全球科技供应链。



杨缘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两国过去一年在技术转让问题上的争执造成了许多输家。一些美国企业由于制裁失去生意,而一些中国企业则不得不寻找另外的供应商。但有一个群体成为了赢家:安全鹰派。他们表示自己预见到了这种情况,而现在他们正在敦促北京方面实现更大程度上的自给自足。

自2019年初以来,美国政府利用制裁手段将中国企业排除在美国供应链之外,对中国电信设备企业华为(Huawei)、中国的超级计算机企业和中国8家领先的人工智能监控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对于北京方面的许多政策制定者来说,中美两国的科技供应链将进一步脱钩,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而贸易战休战不太可能削弱特朗普(Trump)政府控制先进技术出口的努力。

其结果是,中国对待该行业的态度发生了决定性的转变。面对政治上的风险,比如美国可能实施进一步的禁运,北京方面正在加快推进技术“自主”,以加强其对自身供应链的控制。


为了实现技术自主,中国正在推行一些战略,而这些战略往往在加强与外部世界的接触和将其拒之门外之间难以平衡。尽管中国一直遭受谴责,称其窃取其他国家技术,但它现在正开始接受国际开源(或自由使用)合作。

中国还在开拓海外人才市场,同时在美国以外的国家加大科技领域投资。

随着中国企业转向被它们视为更安全盟友的国家寻求供应,这种脱钩的加快不仅会影响依赖中国客户的美国企业,还将开始重组全球科技供应链。这两个超级大国已经开始向它们购买和销售产品的国家施压,要求它们站队。

“3年前,可能有更多的人认为,我们可以依赖美国的一些技术,而不用开发自己的技术。”研究联盟组织中国计算机学会(CCF)的严明表示,“如果现在还有人这么说,我会认为他们过去3年一直在睡觉。”

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已基于以下理由对其实施的制裁进行了辩护:围绕华为的国家安全担忧,以及美国的一项外交政策目标,即阻止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人进行镇压——中国的监控设备企业协助了政府的这一行为。但在中国国内,这些辩护理由被视为美国一项更广泛议程的借口:阻止中国崛起成为美国科技超级大国地位的挑战者。

中国的担心不无道理。去年11月,美国商务部公布一项法规草案,该法规将使该部有权力审查和阻止“外国对手”提出的涉及“信息通信技术与服务”的任何交易。

从软件科技巨头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到国有企业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Rolling Stock Corp),美国官员对一系列中国企业表达了国家安全担忧。中国中车正寻求与华盛顿特区地铁签署一份价值约10亿美元的合同。这些官员表示,他们担心的不限于少数科技企业,所有中国企业都可能被视作威胁,因为它们可能受到中国共产党的控制。

因此,许多中国企业正在评估它们对美国技术的依赖程度,并寻求降低这种依赖。美中技术差距最大的在硬件领域,尤其是半导体设计和制造领域,中国在高端芯片方面远远落后于美国。此外,中国也在依赖美国的软件,从谷歌(Google)为Android手机开发的移动应用——现在华为的智能手机缺少这些应用,十分痛苦——到微软(Microsoft)的Windows操作系统和该公司的Office组件。

更广泛地说,中美两国的科技产业受益于知识共享。这种知识共享包括产业联盟和标准制定机构之内的非正式讨论,一些讨论已因对华为和其他企业的出口管制而受到了限制。尽管没有受到同样的限制,但在开放源代码许可下开发的、源自美国的软件,支持着互联网大量基本的基础设施。中国开发者担心,他们的访问可能很快就会被封锁。

北京面对脱钩威胁的反应,与2017年《网络安全法》(Cybersecurity Law)所奉的目标相吻合,即确保“关键”基础设施的组成部分“安全可控”和“自主可控”。

鉴于美国的制裁,中国专家现在认为在审查组成部分是否“安全可控”时,应将因政治而造成的供应链中断风险纳入考量。其中包括华盛顿对非美国公司施压的连锁影响。美国官员一直在向台湾官员施压,要求其阻止台湾最大芯片制造商向华为供货。

严明说:“开发自主可控技术可以解决受制于人的问题。”2018年特朗普政府“给中国上了一课”,当时美国政府对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实施的短期制裁令该公司濒临倒闭。其教训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你就会受制于人。如果别人切断了你的供应链,你将无法生存。”

据网络安全企业表示,尽管理论上外国产品可被认证为“安全可控”,但此举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剔除外国供应商。在英国《金融时报》披露的一项机密指示中,中央政府命令政府部门以及公共机构将现有计算机和软件换成国产品牌。

去年8月,思科(Cisco)首席执行官查克•罗宾斯(Chuck Robbins)对分析师提到该公司与中国国有企业的业务时表示:“我们一直没有受邀参加竞标。我们甚至不再获准参与其中。”

对于许多国家来说,科技发展几乎总是需要借助国际专业知识。今年,作为绕过美国出口制裁的一种方式,中国推动国内参与开源研究合作,在这种合作中,来自世界各地的个人都可贡献力量。

芯片是中国实现自给自足的一个关键因素,因为它是所有形式计算机的基础。去年10月,在中国政府于上海附近的乌镇举办的年度世界互联网大会(World Internet Conference)上,讨论了一个开源芯片设计项目。RISC-V是诞生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一个研究合作项目,致力于开发可免费使用的微处理器基本架构设计,这可能意味着不用再依赖英特尔(Intel)和Arm的专有设计。

IT行业资深人士倪光南在乌镇大会上指出,中国在芯片设计上有多种选择。他说,英特尔和总部位于英国的Arm设计的芯片可能会受到美国制裁影响,而完全由中国设计的芯片,如龙芯(Loongson)和申威(Sunway)则甚少被采用。

但倪光南总结说,基于RISC-V架构的中国制造芯片不会受制于其他国家,而且在新兴市场大有前途。

要在国内发展出具有竞争力的芯片产业,中国还面临许多其他问题。小米(Xiaomi)和华为等公司已经对其智能手机使用的芯片采用它们自己的内部设计。但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科技分析师Dan Wang表示,要设计出其他高端芯片——例如能够与英特尔芯片竞争的高速服务器所使用的微处理器——可能还需要十多年时间。

过去一年中国对美风投大幅下降,资金转而流向了那些投资者认为超出美国制裁范围的国家。

“为弥补差距,中国人在世界各地搜寻非美国半导体技术,”咨询公司TenX2的首席分析师巴斯•弗兰森(Bas Fransen)表示:“尤其在班加罗尔,你会遇到许多中国公司代表以及政府官员,他们正在寻找初创企业进行收购或投资,并说服它们迁往中国。”TenX2帮助将中国投资者介绍给印度芯片设计公司。

但除了芯片设计之外,北京还将开源项目视为中国科技行业扩张的机遇。开源软件不仅支撑了现代互联网背后的许多技术,而且不受美国出口管制——至少目前如此。

中国的科技监管机构——中国工信部最近鼓励微软的GitHub向中国拓展。GitHub是全球最大的代码共享和开源合作平台。GitHub首席运营官埃里卡•布雷西亚(Erica Brescia)表示,中国官员曾对该公司表示开源项目具有“安全感”,因为不受贸易限制。

开源中国(Open Source China)首席执行官马越(Mark Ma)表示:“(由于)贸易战,中国政府及大型科技公司已经意识到,需要推动国内开源生态系统的发展。”

中国政府也在加快抢人计划,努力吸引中国移民回国和吸引外国人才。其中之一就是“千人计划”(Thousand Talents Plan),尽管去年由于美国的批评,中国政府曾要求公务员和国家媒体不要再提它的名字,但该计划仍在继续。

硅谷的猎头公司描述称,美国日益施加的困难——例如,对就业人才收紧签证——导致更多中国工程师在美国完成学业后回国。

政府资助的北京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美国欧洲问题首席研究员张茉楠表示:“在美国的一些(中国)研究人员不再感到完全安全。”

中国的人才计划提供了一系列激励措施:从税收补贴和研究补助,到与大型私营部门雇主合作提高工资水平。它们通常还提供办公空间和实验室,甚至帮助招聘当地研究人员与他们一起工作。

去年,中国政府宣布了一项旨在吸引海外人才到中国南海岸大湾区的个人所得税优惠补贴计划。根据毕马威(KPMG)的计算,该计划让高收入者的实际税率与香港一样低。上海附近的宁波市已表示,将提供15万元人民币(合2.1万美元)至800万元人民币(合120万美元)的安家补助,以吸引专业技术人才。

过去一年,中国政府支持的招聘企业已对在美国展开业务越来越谨慎。然而,尽管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政府资助的大学教职员工进行了审查,但美国政府似乎并不担心中国工程师离开美国。中国私营部门仍能迅速行动、吸纳人才——尽管华为等受到出口制裁的公司非常小心,不愿聘用竞争对手的工程师,因为这些工程师可能被指控将受到制裁的技术知识带到中国。

曾在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董事会任职的私人股本投资者Charles Kao认为,这种推动芯片自给自足的努力提振了该行业规模较小的中国私营企业。

“科技脱钩的驱动力提高了对中国初创企业的需求。”Charles Kao说,“它们过去被认为风险过高、没有出售市场;如今由于国内有需求,它们正在发展。”

一些中国学者乐观地谈论努力与美国“重新挂钩”而非“脱钩”——他们指的是欢迎更多美国投资和美国公司来到中国,希望这能增加科技行业中想要与中国打交道的那一部分人对华盛顿施加的游说压力。

这种趋势的例子包括,中国央行决定允许PayPal成为首家获得支付处理牌照的外国公司,以及去年3月通过的《外商投资法》(Foreign Investment Law),目的是平息海外投资者的担忧。

该法承诺所有行业均对外商投资开放,除非它们被列入“负面清单”。这推翻了外界此前的猜测,即除非另有规定,否则行业对外资关闭;这也满足了美国长期以来的要求。

然而专家表示,这一战略与确保中国依赖的技术“安全可控”存在冲突。外国政治人士将购买华为设备比作给中国一个其他国家电信网络的“关机开关”。

中国政府面临着类似的难题:如果它真的想让外国科技公司在中国获得市场份额,那么这也给了华盛顿方面在关键技术上的潜在影响力。中国政策制定者越来越认为他们无法承受这种风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