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任正非称,华为绝不干预世界各国政治,仅仅是销售设备;任正非说,华为完全在没有意识形态的领域努力发展生产。



OR--商业新媒体 】“你们的烤肉太好吃了。”任正非2019年12月11月接受拉美、西班牙媒体的采访时,对着提问的阿根廷《号角报》记者发出对阿根廷食物的赞美。2019年12月18日,华为心声社区披露了这一场在华为深圳总部展开的采访内容。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他说道,他个人对阿根廷有偏好,他喜欢阿根廷这个国家,不仅是阿根廷的踢踏舞,更重要是阿根廷的牛肉。

任正非认为,阿根廷未来发展的一个希望在于加强与中国的开放与合作。中国需要阿根廷的大豆、牛肉……很多好东西,阿根廷要加大对中国的出售,互相促进两国经济发展。据其介绍,他个人参观过阿根廷几个私人农场,回国后经常向中国官方推荐阿根廷私人农场的管理方法。中国也有喂牛的,那叫牧民;但阿根廷农场主喂牛,是在做科学研究。他们家里有实验室,自己在做胚胎研究、基因研究,这就是牧业现代化。他强调说,中国的农村还要继续产业升级,农村应该与农业科研机构进行合作,“阿根廷有非常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

任正非:“我希望阿根廷能重现繁荣”

阿根廷《号角报》记者直言:现在阿根廷情况也是比较复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阿根廷借了很多款,“我们有债务问题,所以我们在这方面非常依赖美国,希望美国能在这方面给予我们支持”。为了赢得美国的支持,阿根廷有没有可能排除中国,因此也排除华为在阿根廷建设5G网络呢?因为美国有可能利用阿根廷这个弱点,让阿根廷抵制中国。对此,任正非认为,这是阿根廷人民自己的选择,“我们不会放弃在阿根廷的发展,一时的挫折不会改变我们永久的战略”。

阿根廷《号角报》记者还问道:华为在海外的分公司当中是选择了阿根廷作为第一家进行新管理制度的试点,为什么选择阿根廷?是不是因为阿根廷经历了很多金融动荡,比如最近的货币贬值和高通胀?

任正非解释说,华为选择在阿根廷做“合同在代表处审结”试点,首先是因为拉美大区前任总裁已经开始在阿根廷试点了,继任的拉美大区总裁也建议选择继续在阿根廷试点。阿根廷在这个时期也面临很多挑战,在复杂经济环境下,检验华为的改革是否成功就具有更大的说服力,所以“我们接着前任改革继续往前试点”。现在来看,阿根廷试点是比较成功的,目前全世界有二十多个国家的代表处在推广阿根廷试点的经验。

他还指出,阿根廷处在世界之角,它的安全保障是由地缘形成的。即使世界中心发生很大战争,阿根廷也会安然无恙。所以,阿根廷可以更多地把国民财富投资用于教育、医疗等各种研究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阿根廷作出了很大贡献,几千万反法西斯的战士是穿着阿根廷羊毛编织的大衣、吃着阿根廷牛肉,打赢了这场战争。阿根廷在四十年代末期、五十年代初期居于世界富裕水平的前列,“我希望阿根廷能重现繁荣”。

任正非:华为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

在这一场诸多媒体联合进行的采访中,哥伦比亚《作品集报》的记者提到:由于中美之间出现的冲突,还有华为受到美国的制裁,可能华为和美国的合作伙伴之间关系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比如和Google之间的合作关系,但你在之前很多场合都表示,华为已经做好了准备,有一个备用的计划或者备胎计划。但是“我想能从您这儿获得第一手的资料,看看有没有关于备用计划或者备胎计划更详细的情况”。

任正非回应称,其实,华为过去是一家很穷的公司,并不是像美国公司一样积累了大量现金。大家知道,做一颗CPU是很难的,全世界除了英特尔非常成功外,其他公司很难做出CPU来。华为这么穷的公司也要把CPU做出来,备份,使华为有安全感,大家想想这有多难,而且不仅是做了CPU,还有NPU、GPU、昇腾、鲲鹏……都做出来了,这些没有十几年的准备是做不出来的。所以,即使离开美国的供给,“我们是能独立对客户提供服务的”。但是,“我们依然拥抱与美国公司合作,只要美国公司给我们供应的器件,我们还是大规模采用。我们的自立并不是我们的长远方针,还是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

任正非:中国在拉美的投资是帮助拉美跳出诸多陷阱的梯子

智利《三点钟报》记者问道:之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访问智利时,在该国首都圣地亚哥发表了一段演讲。他说,中国企业在拉美投资只会给拉美带来腐蚀性的资本,而且会促生当地的腐败,会影响当地政府的治理。尽管如此,智利总统皮涅拉在蓬佩奥访问智利之后还来到了中国访问,而且在深圳还会见了华为的高管。

听完对方的讲述,任正非谈了他自己的看法:拉美曾经有过很多“陷阱”,比如中等收入陷阱、贫富分化陷阱、金融危机陷阱等,其实这都是美国的门罗主义造成的,美国主要想控制拉美这个“后院”,造成了这些后果。现在中国也在拉美投资,但是主权在拉美,中国在拉美的投资是帮助拉美跳出这些陷阱的梯子。

他称,拉美是有可能大规模友好发展的。比如,中国逐渐转变成一个工业化国家,需要大量的粮食、肉类、油类,拉美可以对中国出口农业。拉美土地非常肥沃。二三十年前,他第一次去智利,有人问他“你是否准备在这里买块地,定居智利?”智利的美丽让他很动心,玫瑰花都是很大一朵的。只要拉美国家本着自己的国家主权,加快开发和生产,就有利于经济发展。

当任正非抛出一大段表述之后,智利《三点钟报》记者紧接着重复自己的问题:你对于智利总统的反应有什么样的评论?其实他是蓬佩奥去智利一周以后就来中国访问,而且还和华为高管进行了交流。

任正非接下来的表述还是比较委婉。他说,智利总统皮涅拉提出“数字矩阵”是非常正确的,华为支持每个国家拥有自己的数字主权。智利国土面积很大、资源丰富,但人口很少,更迫切需要人工智能。皮涅拉提的“数字矩阵”就是给人工智能一个支撑平台。每个国家要站在自己国家有没有利益的基础上来选择发展道路和伙伴,而不是选择意识形态跟着哪个国家走,就放弃自己国家的发展计划。

任正非表示,华为在世界各国发展的思路是:绝不干预世界各国的政治,仅仅是作为一个商人来销售设备,也给企业提出一些解决方案,让它们在此基础上有更好的发展模式。

他举一个对拉美所有国家都适用的例子:华为发明了一个“牛联网”,在牛的身上装上传感器,把牛连接到网上,可以监测到牛什么时间是最好的产奶时间,通知它回到挤奶的地方来挤奶,这样一头牛每月能多挤价值156元人民币的奶。电信运营商通过出租设备,能分取20元的利益。

由此,任正非总结说,华为不是在意识形态下去改变别人,而是完全在没有意识形态的领域努力发展生产。你们也看到了华为的无人采矿设备,华为5G时延可以低于5毫秒,也就是说,与肉眼看到的作业速度几乎一样,这样就可以出现无人矿山、无人农场……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特朗普的根本目的只有一个:扼杀华为,削弱其在全球的竞争力。所以,对于华为而言,突破封锁以及生存是第一要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特朗普政府在拉美挑唆抵制华为 任正非如何接招?

发布日期:2020-01-19 10:19
摘要:任正非称,华为绝不干预世界各国政治,仅仅是销售设备;任正非说,华为完全在没有意识形态的领域努力发展生产。



OR--商业新媒体 】“你们的烤肉太好吃了。”任正非2019年12月11月接受拉美、西班牙媒体的采访时,对着提问的阿根廷《号角报》记者发出对阿根廷食物的赞美。2019年12月18日,华为心声社区披露了这一场在华为深圳总部展开的采访内容。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他说道,他个人对阿根廷有偏好,他喜欢阿根廷这个国家,不仅是阿根廷的踢踏舞,更重要是阿根廷的牛肉。

任正非认为,阿根廷未来发展的一个希望在于加强与中国的开放与合作。中国需要阿根廷的大豆、牛肉……很多好东西,阿根廷要加大对中国的出售,互相促进两国经济发展。据其介绍,他个人参观过阿根廷几个私人农场,回国后经常向中国官方推荐阿根廷私人农场的管理方法。中国也有喂牛的,那叫牧民;但阿根廷农场主喂牛,是在做科学研究。他们家里有实验室,自己在做胚胎研究、基因研究,这就是牧业现代化。他强调说,中国的农村还要继续产业升级,农村应该与农业科研机构进行合作,“阿根廷有非常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

任正非:“我希望阿根廷能重现繁荣”

阿根廷《号角报》记者直言:现在阿根廷情况也是比较复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阿根廷借了很多款,“我们有债务问题,所以我们在这方面非常依赖美国,希望美国能在这方面给予我们支持”。为了赢得美国的支持,阿根廷有没有可能排除中国,因此也排除华为在阿根廷建设5G网络呢?因为美国有可能利用阿根廷这个弱点,让阿根廷抵制中国。对此,任正非认为,这是阿根廷人民自己的选择,“我们不会放弃在阿根廷的发展,一时的挫折不会改变我们永久的战略”。

阿根廷《号角报》记者还问道:华为在海外的分公司当中是选择了阿根廷作为第一家进行新管理制度的试点,为什么选择阿根廷?是不是因为阿根廷经历了很多金融动荡,比如最近的货币贬值和高通胀?

任正非解释说,华为选择在阿根廷做“合同在代表处审结”试点,首先是因为拉美大区前任总裁已经开始在阿根廷试点了,继任的拉美大区总裁也建议选择继续在阿根廷试点。阿根廷在这个时期也面临很多挑战,在复杂经济环境下,检验华为的改革是否成功就具有更大的说服力,所以“我们接着前任改革继续往前试点”。现在来看,阿根廷试点是比较成功的,目前全世界有二十多个国家的代表处在推广阿根廷试点的经验。

他还指出,阿根廷处在世界之角,它的安全保障是由地缘形成的。即使世界中心发生很大战争,阿根廷也会安然无恙。所以,阿根廷可以更多地把国民财富投资用于教育、医疗等各种研究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阿根廷作出了很大贡献,几千万反法西斯的战士是穿着阿根廷羊毛编织的大衣、吃着阿根廷牛肉,打赢了这场战争。阿根廷在四十年代末期、五十年代初期居于世界富裕水平的前列,“我希望阿根廷能重现繁荣”。

任正非:华为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

在这一场诸多媒体联合进行的采访中,哥伦比亚《作品集报》的记者提到:由于中美之间出现的冲突,还有华为受到美国的制裁,可能华为和美国的合作伙伴之间关系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比如和Google之间的合作关系,但你在之前很多场合都表示,华为已经做好了准备,有一个备用的计划或者备胎计划。但是“我想能从您这儿获得第一手的资料,看看有没有关于备用计划或者备胎计划更详细的情况”。

任正非回应称,其实,华为过去是一家很穷的公司,并不是像美国公司一样积累了大量现金。大家知道,做一颗CPU是很难的,全世界除了英特尔非常成功外,其他公司很难做出CPU来。华为这么穷的公司也要把CPU做出来,备份,使华为有安全感,大家想想这有多难,而且不仅是做了CPU,还有NPU、GPU、昇腾、鲲鹏……都做出来了,这些没有十几年的准备是做不出来的。所以,即使离开美国的供给,“我们是能独立对客户提供服务的”。但是,“我们依然拥抱与美国公司合作,只要美国公司给我们供应的器件,我们还是大规模采用。我们的自立并不是我们的长远方针,还是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

任正非:中国在拉美的投资是帮助拉美跳出诸多陷阱的梯子

智利《三点钟报》记者问道:之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访问智利时,在该国首都圣地亚哥发表了一段演讲。他说,中国企业在拉美投资只会给拉美带来腐蚀性的资本,而且会促生当地的腐败,会影响当地政府的治理。尽管如此,智利总统皮涅拉在蓬佩奥访问智利之后还来到了中国访问,而且在深圳还会见了华为的高管。

听完对方的讲述,任正非谈了他自己的看法:拉美曾经有过很多“陷阱”,比如中等收入陷阱、贫富分化陷阱、金融危机陷阱等,其实这都是美国的门罗主义造成的,美国主要想控制拉美这个“后院”,造成了这些后果。现在中国也在拉美投资,但是主权在拉美,中国在拉美的投资是帮助拉美跳出这些陷阱的梯子。

他称,拉美是有可能大规模友好发展的。比如,中国逐渐转变成一个工业化国家,需要大量的粮食、肉类、油类,拉美可以对中国出口农业。拉美土地非常肥沃。二三十年前,他第一次去智利,有人问他“你是否准备在这里买块地,定居智利?”智利的美丽让他很动心,玫瑰花都是很大一朵的。只要拉美国家本着自己的国家主权,加快开发和生产,就有利于经济发展。

当任正非抛出一大段表述之后,智利《三点钟报》记者紧接着重复自己的问题:你对于智利总统的反应有什么样的评论?其实他是蓬佩奥去智利一周以后就来中国访问,而且还和华为高管进行了交流。

任正非接下来的表述还是比较委婉。他说,智利总统皮涅拉提出“数字矩阵”是非常正确的,华为支持每个国家拥有自己的数字主权。智利国土面积很大、资源丰富,但人口很少,更迫切需要人工智能。皮涅拉提的“数字矩阵”就是给人工智能一个支撑平台。每个国家要站在自己国家有没有利益的基础上来选择发展道路和伙伴,而不是选择意识形态跟着哪个国家走,就放弃自己国家的发展计划。

任正非表示,华为在世界各国发展的思路是:绝不干预世界各国的政治,仅仅是作为一个商人来销售设备,也给企业提出一些解决方案,让它们在此基础上有更好的发展模式。

他举一个对拉美所有国家都适用的例子:华为发明了一个“牛联网”,在牛的身上装上传感器,把牛连接到网上,可以监测到牛什么时间是最好的产奶时间,通知它回到挤奶的地方来挤奶,这样一头牛每月能多挤价值156元人民币的奶。电信运营商通过出租设备,能分取20元的利益。

由此,任正非总结说,华为不是在意识形态下去改变别人,而是完全在没有意识形态的领域努力发展生产。你们也看到了华为的无人采矿设备,华为5G时延可以低于5毫秒,也就是说,与肉眼看到的作业速度几乎一样,这样就可以出现无人矿山、无人农场……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特朗普的根本目的只有一个:扼杀华为,削弱其在全球的竞争力。所以,对于华为而言,突破封锁以及生存是第一要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任正非称,华为绝不干预世界各国政治,仅仅是销售设备;任正非说,华为完全在没有意识形态的领域努力发展生产。



OR--商业新媒体 】“你们的烤肉太好吃了。”任正非2019年12月11月接受拉美、西班牙媒体的采访时,对着提问的阿根廷《号角报》记者发出对阿根廷食物的赞美。2019年12月18日,华为心声社区披露了这一场在华为深圳总部展开的采访内容。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他说道,他个人对阿根廷有偏好,他喜欢阿根廷这个国家,不仅是阿根廷的踢踏舞,更重要是阿根廷的牛肉。

任正非认为,阿根廷未来发展的一个希望在于加强与中国的开放与合作。中国需要阿根廷的大豆、牛肉……很多好东西,阿根廷要加大对中国的出售,互相促进两国经济发展。据其介绍,他个人参观过阿根廷几个私人农场,回国后经常向中国官方推荐阿根廷私人农场的管理方法。中国也有喂牛的,那叫牧民;但阿根廷农场主喂牛,是在做科学研究。他们家里有实验室,自己在做胚胎研究、基因研究,这就是牧业现代化。他强调说,中国的农村还要继续产业升级,农村应该与农业科研机构进行合作,“阿根廷有非常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

任正非:“我希望阿根廷能重现繁荣”

阿根廷《号角报》记者直言:现在阿根廷情况也是比较复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阿根廷借了很多款,“我们有债务问题,所以我们在这方面非常依赖美国,希望美国能在这方面给予我们支持”。为了赢得美国的支持,阿根廷有没有可能排除中国,因此也排除华为在阿根廷建设5G网络呢?因为美国有可能利用阿根廷这个弱点,让阿根廷抵制中国。对此,任正非认为,这是阿根廷人民自己的选择,“我们不会放弃在阿根廷的发展,一时的挫折不会改变我们永久的战略”。

阿根廷《号角报》记者还问道:华为在海外的分公司当中是选择了阿根廷作为第一家进行新管理制度的试点,为什么选择阿根廷?是不是因为阿根廷经历了很多金融动荡,比如最近的货币贬值和高通胀?

任正非解释说,华为选择在阿根廷做“合同在代表处审结”试点,首先是因为拉美大区前任总裁已经开始在阿根廷试点了,继任的拉美大区总裁也建议选择继续在阿根廷试点。阿根廷在这个时期也面临很多挑战,在复杂经济环境下,检验华为的改革是否成功就具有更大的说服力,所以“我们接着前任改革继续往前试点”。现在来看,阿根廷试点是比较成功的,目前全世界有二十多个国家的代表处在推广阿根廷试点的经验。

他还指出,阿根廷处在世界之角,它的安全保障是由地缘形成的。即使世界中心发生很大战争,阿根廷也会安然无恙。所以,阿根廷可以更多地把国民财富投资用于教育、医疗等各种研究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阿根廷作出了很大贡献,几千万反法西斯的战士是穿着阿根廷羊毛编织的大衣、吃着阿根廷牛肉,打赢了这场战争。阿根廷在四十年代末期、五十年代初期居于世界富裕水平的前列,“我希望阿根廷能重现繁荣”。

任正非:华为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

在这一场诸多媒体联合进行的采访中,哥伦比亚《作品集报》的记者提到:由于中美之间出现的冲突,还有华为受到美国的制裁,可能华为和美国的合作伙伴之间关系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比如和Google之间的合作关系,但你在之前很多场合都表示,华为已经做好了准备,有一个备用的计划或者备胎计划。但是“我想能从您这儿获得第一手的资料,看看有没有关于备用计划或者备胎计划更详细的情况”。

任正非回应称,其实,华为过去是一家很穷的公司,并不是像美国公司一样积累了大量现金。大家知道,做一颗CPU是很难的,全世界除了英特尔非常成功外,其他公司很难做出CPU来。华为这么穷的公司也要把CPU做出来,备份,使华为有安全感,大家想想这有多难,而且不仅是做了CPU,还有NPU、GPU、昇腾、鲲鹏……都做出来了,这些没有十几年的准备是做不出来的。所以,即使离开美国的供给,“我们是能独立对客户提供服务的”。但是,“我们依然拥抱与美国公司合作,只要美国公司给我们供应的器件,我们还是大规模采用。我们的自立并不是我们的长远方针,还是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

任正非:中国在拉美的投资是帮助拉美跳出诸多陷阱的梯子

智利《三点钟报》记者问道:之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访问智利时,在该国首都圣地亚哥发表了一段演讲。他说,中国企业在拉美投资只会给拉美带来腐蚀性的资本,而且会促生当地的腐败,会影响当地政府的治理。尽管如此,智利总统皮涅拉在蓬佩奥访问智利之后还来到了中国访问,而且在深圳还会见了华为的高管。

听完对方的讲述,任正非谈了他自己的看法:拉美曾经有过很多“陷阱”,比如中等收入陷阱、贫富分化陷阱、金融危机陷阱等,其实这都是美国的门罗主义造成的,美国主要想控制拉美这个“后院”,造成了这些后果。现在中国也在拉美投资,但是主权在拉美,中国在拉美的投资是帮助拉美跳出这些陷阱的梯子。

他称,拉美是有可能大规模友好发展的。比如,中国逐渐转变成一个工业化国家,需要大量的粮食、肉类、油类,拉美可以对中国出口农业。拉美土地非常肥沃。二三十年前,他第一次去智利,有人问他“你是否准备在这里买块地,定居智利?”智利的美丽让他很动心,玫瑰花都是很大一朵的。只要拉美国家本着自己的国家主权,加快开发和生产,就有利于经济发展。

当任正非抛出一大段表述之后,智利《三点钟报》记者紧接着重复自己的问题:你对于智利总统的反应有什么样的评论?其实他是蓬佩奥去智利一周以后就来中国访问,而且还和华为高管进行了交流。

任正非接下来的表述还是比较委婉。他说,智利总统皮涅拉提出“数字矩阵”是非常正确的,华为支持每个国家拥有自己的数字主权。智利国土面积很大、资源丰富,但人口很少,更迫切需要人工智能。皮涅拉提的“数字矩阵”就是给人工智能一个支撑平台。每个国家要站在自己国家有没有利益的基础上来选择发展道路和伙伴,而不是选择意识形态跟着哪个国家走,就放弃自己国家的发展计划。

任正非表示,华为在世界各国发展的思路是:绝不干预世界各国的政治,仅仅是作为一个商人来销售设备,也给企业提出一些解决方案,让它们在此基础上有更好的发展模式。

他举一个对拉美所有国家都适用的例子:华为发明了一个“牛联网”,在牛的身上装上传感器,把牛连接到网上,可以监测到牛什么时间是最好的产奶时间,通知它回到挤奶的地方来挤奶,这样一头牛每月能多挤价值156元人民币的奶。电信运营商通过出租设备,能分取20元的利益。

由此,任正非总结说,华为不是在意识形态下去改变别人,而是完全在没有意识形态的领域努力发展生产。你们也看到了华为的无人采矿设备,华为5G时延可以低于5毫秒,也就是说,与肉眼看到的作业速度几乎一样,这样就可以出现无人矿山、无人农场……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特朗普的根本目的只有一个:扼杀华为,削弱其在全球的竞争力。所以,对于华为而言,突破封锁以及生存是第一要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特朗普政府在拉美挑唆抵制华为 任正非如何接招?

发布日期:2020-01-19 10:19
摘要:任正非称,华为绝不干预世界各国政治,仅仅是销售设备;任正非说,华为完全在没有意识形态的领域努力发展生产。



OR--商业新媒体 】“你们的烤肉太好吃了。”任正非2019年12月11月接受拉美、西班牙媒体的采访时,对着提问的阿根廷《号角报》记者发出对阿根廷食物的赞美。2019年12月18日,华为心声社区披露了这一场在华为深圳总部展开的采访内容。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他说道,他个人对阿根廷有偏好,他喜欢阿根廷这个国家,不仅是阿根廷的踢踏舞,更重要是阿根廷的牛肉。

任正非认为,阿根廷未来发展的一个希望在于加强与中国的开放与合作。中国需要阿根廷的大豆、牛肉……很多好东西,阿根廷要加大对中国的出售,互相促进两国经济发展。据其介绍,他个人参观过阿根廷几个私人农场,回国后经常向中国官方推荐阿根廷私人农场的管理方法。中国也有喂牛的,那叫牧民;但阿根廷农场主喂牛,是在做科学研究。他们家里有实验室,自己在做胚胎研究、基因研究,这就是牧业现代化。他强调说,中国的农村还要继续产业升级,农村应该与农业科研机构进行合作,“阿根廷有非常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

任正非:“我希望阿根廷能重现繁荣”

阿根廷《号角报》记者直言:现在阿根廷情况也是比较复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阿根廷借了很多款,“我们有债务问题,所以我们在这方面非常依赖美国,希望美国能在这方面给予我们支持”。为了赢得美国的支持,阿根廷有没有可能排除中国,因此也排除华为在阿根廷建设5G网络呢?因为美国有可能利用阿根廷这个弱点,让阿根廷抵制中国。对此,任正非认为,这是阿根廷人民自己的选择,“我们不会放弃在阿根廷的发展,一时的挫折不会改变我们永久的战略”。

阿根廷《号角报》记者还问道:华为在海外的分公司当中是选择了阿根廷作为第一家进行新管理制度的试点,为什么选择阿根廷?是不是因为阿根廷经历了很多金融动荡,比如最近的货币贬值和高通胀?

任正非解释说,华为选择在阿根廷做“合同在代表处审结”试点,首先是因为拉美大区前任总裁已经开始在阿根廷试点了,继任的拉美大区总裁也建议选择继续在阿根廷试点。阿根廷在这个时期也面临很多挑战,在复杂经济环境下,检验华为的改革是否成功就具有更大的说服力,所以“我们接着前任改革继续往前试点”。现在来看,阿根廷试点是比较成功的,目前全世界有二十多个国家的代表处在推广阿根廷试点的经验。

他还指出,阿根廷处在世界之角,它的安全保障是由地缘形成的。即使世界中心发生很大战争,阿根廷也会安然无恙。所以,阿根廷可以更多地把国民财富投资用于教育、医疗等各种研究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阿根廷作出了很大贡献,几千万反法西斯的战士是穿着阿根廷羊毛编织的大衣、吃着阿根廷牛肉,打赢了这场战争。阿根廷在四十年代末期、五十年代初期居于世界富裕水平的前列,“我希望阿根廷能重现繁荣”。

任正非:华为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

在这一场诸多媒体联合进行的采访中,哥伦比亚《作品集报》的记者提到:由于中美之间出现的冲突,还有华为受到美国的制裁,可能华为和美国的合作伙伴之间关系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比如和Google之间的合作关系,但你在之前很多场合都表示,华为已经做好了准备,有一个备用的计划或者备胎计划。但是“我想能从您这儿获得第一手的资料,看看有没有关于备用计划或者备胎计划更详细的情况”。

任正非回应称,其实,华为过去是一家很穷的公司,并不是像美国公司一样积累了大量现金。大家知道,做一颗CPU是很难的,全世界除了英特尔非常成功外,其他公司很难做出CPU来。华为这么穷的公司也要把CPU做出来,备份,使华为有安全感,大家想想这有多难,而且不仅是做了CPU,还有NPU、GPU、昇腾、鲲鹏……都做出来了,这些没有十几年的准备是做不出来的。所以,即使离开美国的供给,“我们是能独立对客户提供服务的”。但是,“我们依然拥抱与美国公司合作,只要美国公司给我们供应的器件,我们还是大规模采用。我们的自立并不是我们的长远方针,还是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

任正非:中国在拉美的投资是帮助拉美跳出诸多陷阱的梯子

智利《三点钟报》记者问道:之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访问智利时,在该国首都圣地亚哥发表了一段演讲。他说,中国企业在拉美投资只会给拉美带来腐蚀性的资本,而且会促生当地的腐败,会影响当地政府的治理。尽管如此,智利总统皮涅拉在蓬佩奥访问智利之后还来到了中国访问,而且在深圳还会见了华为的高管。

听完对方的讲述,任正非谈了他自己的看法:拉美曾经有过很多“陷阱”,比如中等收入陷阱、贫富分化陷阱、金融危机陷阱等,其实这都是美国的门罗主义造成的,美国主要想控制拉美这个“后院”,造成了这些后果。现在中国也在拉美投资,但是主权在拉美,中国在拉美的投资是帮助拉美跳出这些陷阱的梯子。

他称,拉美是有可能大规模友好发展的。比如,中国逐渐转变成一个工业化国家,需要大量的粮食、肉类、油类,拉美可以对中国出口农业。拉美土地非常肥沃。二三十年前,他第一次去智利,有人问他“你是否准备在这里买块地,定居智利?”智利的美丽让他很动心,玫瑰花都是很大一朵的。只要拉美国家本着自己的国家主权,加快开发和生产,就有利于经济发展。

当任正非抛出一大段表述之后,智利《三点钟报》记者紧接着重复自己的问题:你对于智利总统的反应有什么样的评论?其实他是蓬佩奥去智利一周以后就来中国访问,而且还和华为高管进行了交流。

任正非接下来的表述还是比较委婉。他说,智利总统皮涅拉提出“数字矩阵”是非常正确的,华为支持每个国家拥有自己的数字主权。智利国土面积很大、资源丰富,但人口很少,更迫切需要人工智能。皮涅拉提的“数字矩阵”就是给人工智能一个支撑平台。每个国家要站在自己国家有没有利益的基础上来选择发展道路和伙伴,而不是选择意识形态跟着哪个国家走,就放弃自己国家的发展计划。

任正非表示,华为在世界各国发展的思路是:绝不干预世界各国的政治,仅仅是作为一个商人来销售设备,也给企业提出一些解决方案,让它们在此基础上有更好的发展模式。

他举一个对拉美所有国家都适用的例子:华为发明了一个“牛联网”,在牛的身上装上传感器,把牛连接到网上,可以监测到牛什么时间是最好的产奶时间,通知它回到挤奶的地方来挤奶,这样一头牛每月能多挤价值156元人民币的奶。电信运营商通过出租设备,能分取20元的利益。

由此,任正非总结说,华为不是在意识形态下去改变别人,而是完全在没有意识形态的领域努力发展生产。你们也看到了华为的无人采矿设备,华为5G时延可以低于5毫秒,也就是说,与肉眼看到的作业速度几乎一样,这样就可以出现无人矿山、无人农场……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特朗普的根本目的只有一个:扼杀华为,削弱其在全球的竞争力。所以,对于华为而言,突破封锁以及生存是第一要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任正非称,华为绝不干预世界各国政治,仅仅是销售设备;任正非说,华为完全在没有意识形态的领域努力发展生产。



OR--商业新媒体 】“你们的烤肉太好吃了。”任正非2019年12月11月接受拉美、西班牙媒体的采访时,对着提问的阿根廷《号角报》记者发出对阿根廷食物的赞美。2019年12月18日,华为心声社区披露了这一场在华为深圳总部展开的采访内容。身为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的他说道,他个人对阿根廷有偏好,他喜欢阿根廷这个国家,不仅是阿根廷的踢踏舞,更重要是阿根廷的牛肉。

任正非认为,阿根廷未来发展的一个希望在于加强与中国的开放与合作。中国需要阿根廷的大豆、牛肉……很多好东西,阿根廷要加大对中国的出售,互相促进两国经济发展。据其介绍,他个人参观过阿根廷几个私人农场,回国后经常向中国官方推荐阿根廷私人农场的管理方法。中国也有喂牛的,那叫牧民;但阿根廷农场主喂牛,是在做科学研究。他们家里有实验室,自己在做胚胎研究、基因研究,这就是牧业现代化。他强调说,中国的农村还要继续产业升级,农村应该与农业科研机构进行合作,“阿根廷有非常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

任正非:“我希望阿根廷能重现繁荣”

阿根廷《号角报》记者直言:现在阿根廷情况也是比较复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阿根廷借了很多款,“我们有债务问题,所以我们在这方面非常依赖美国,希望美国能在这方面给予我们支持”。为了赢得美国的支持,阿根廷有没有可能排除中国,因此也排除华为在阿根廷建设5G网络呢?因为美国有可能利用阿根廷这个弱点,让阿根廷抵制中国。对此,任正非认为,这是阿根廷人民自己的选择,“我们不会放弃在阿根廷的发展,一时的挫折不会改变我们永久的战略”。

阿根廷《号角报》记者还问道:华为在海外的分公司当中是选择了阿根廷作为第一家进行新管理制度的试点,为什么选择阿根廷?是不是因为阿根廷经历了很多金融动荡,比如最近的货币贬值和高通胀?

任正非解释说,华为选择在阿根廷做“合同在代表处审结”试点,首先是因为拉美大区前任总裁已经开始在阿根廷试点了,继任的拉美大区总裁也建议选择继续在阿根廷试点。阿根廷在这个时期也面临很多挑战,在复杂经济环境下,检验华为的改革是否成功就具有更大的说服力,所以“我们接着前任改革继续往前试点”。现在来看,阿根廷试点是比较成功的,目前全世界有二十多个国家的代表处在推广阿根廷试点的经验。

他还指出,阿根廷处在世界之角,它的安全保障是由地缘形成的。即使世界中心发生很大战争,阿根廷也会安然无恙。所以,阿根廷可以更多地把国民财富投资用于教育、医疗等各种研究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阿根廷作出了很大贡献,几千万反法西斯的战士是穿着阿根廷羊毛编织的大衣、吃着阿根廷牛肉,打赢了这场战争。阿根廷在四十年代末期、五十年代初期居于世界富裕水平的前列,“我希望阿根廷能重现繁荣”。

任正非:华为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

在这一场诸多媒体联合进行的采访中,哥伦比亚《作品集报》的记者提到:由于中美之间出现的冲突,还有华为受到美国的制裁,可能华为和美国的合作伙伴之间关系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比如和Google之间的合作关系,但你在之前很多场合都表示,华为已经做好了准备,有一个备用的计划或者备胎计划。但是“我想能从您这儿获得第一手的资料,看看有没有关于备用计划或者备胎计划更详细的情况”。

任正非回应称,其实,华为过去是一家很穷的公司,并不是像美国公司一样积累了大量现金。大家知道,做一颗CPU是很难的,全世界除了英特尔非常成功外,其他公司很难做出CPU来。华为这么穷的公司也要把CPU做出来,备份,使华为有安全感,大家想想这有多难,而且不仅是做了CPU,还有NPU、GPU、昇腾、鲲鹏……都做出来了,这些没有十几年的准备是做不出来的。所以,即使离开美国的供给,“我们是能独立对客户提供服务的”。但是,“我们依然拥抱与美国公司合作,只要美国公司给我们供应的器件,我们还是大规模采用。我们的自立并不是我们的长远方针,还是坚定不移拥抱全球化”。

任正非:中国在拉美的投资是帮助拉美跳出诸多陷阱的梯子

智利《三点钟报》记者问道:之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访问智利时,在该国首都圣地亚哥发表了一段演讲。他说,中国企业在拉美投资只会给拉美带来腐蚀性的资本,而且会促生当地的腐败,会影响当地政府的治理。尽管如此,智利总统皮涅拉在蓬佩奥访问智利之后还来到了中国访问,而且在深圳还会见了华为的高管。

听完对方的讲述,任正非谈了他自己的看法:拉美曾经有过很多“陷阱”,比如中等收入陷阱、贫富分化陷阱、金融危机陷阱等,其实这都是美国的门罗主义造成的,美国主要想控制拉美这个“后院”,造成了这些后果。现在中国也在拉美投资,但是主权在拉美,中国在拉美的投资是帮助拉美跳出这些陷阱的梯子。

他称,拉美是有可能大规模友好发展的。比如,中国逐渐转变成一个工业化国家,需要大量的粮食、肉类、油类,拉美可以对中国出口农业。拉美土地非常肥沃。二三十年前,他第一次去智利,有人问他“你是否准备在这里买块地,定居智利?”智利的美丽让他很动心,玫瑰花都是很大一朵的。只要拉美国家本着自己的国家主权,加快开发和生产,就有利于经济发展。

当任正非抛出一大段表述之后,智利《三点钟报》记者紧接着重复自己的问题:你对于智利总统的反应有什么样的评论?其实他是蓬佩奥去智利一周以后就来中国访问,而且还和华为高管进行了交流。

任正非接下来的表述还是比较委婉。他说,智利总统皮涅拉提出“数字矩阵”是非常正确的,华为支持每个国家拥有自己的数字主权。智利国土面积很大、资源丰富,但人口很少,更迫切需要人工智能。皮涅拉提的“数字矩阵”就是给人工智能一个支撑平台。每个国家要站在自己国家有没有利益的基础上来选择发展道路和伙伴,而不是选择意识形态跟着哪个国家走,就放弃自己国家的发展计划。

任正非表示,华为在世界各国发展的思路是:绝不干预世界各国的政治,仅仅是作为一个商人来销售设备,也给企业提出一些解决方案,让它们在此基础上有更好的发展模式。

他举一个对拉美所有国家都适用的例子:华为发明了一个“牛联网”,在牛的身上装上传感器,把牛连接到网上,可以监测到牛什么时间是最好的产奶时间,通知它回到挤奶的地方来挤奶,这样一头牛每月能多挤价值156元人民币的奶。电信运营商通过出租设备,能分取20元的利益。

由此,任正非总结说,华为不是在意识形态下去改变别人,而是完全在没有意识形态的领域努力发展生产。你们也看到了华为的无人采矿设备,华为5G时延可以低于5毫秒,也就是说,与肉眼看到的作业速度几乎一样,这样就可以出现无人矿山、无人农场……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特朗普的根本目的只有一个:扼杀华为,削弱其在全球的竞争力。所以,对于华为而言,突破封锁以及生存是第一要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