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业内人士介绍,去年中国确认取消外资持股上限后,外国基金管理公司积极申请在华经营牌照,竞相成为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



西沃恩•赖丁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4.2万亿美元的中国市场长期被视为基金公司的圣杯,对国际资产管理公司来说,如今这个市场已经触手可及。

3个多月以后,外国投资公司将首次能够直接拥有一家在岸基金管理公司,从而无需当地合作伙伴的帮助,就能进入中国庞大的零售市场。

对于渴望抓住全球最大机遇之一的基金公司来说,中国基金市场的开放是一个关键时刻。据咨询公司Casey Quirk介绍,考虑到预计年增长率达到13%,中国将在明年超越英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基金管理中心。

期待已久的变化比预期的更早到来:去年,中国宣布实施改革的时间表将提前一年。

这一发展受到热烈欢迎,并引发了一波忙碌的活动。研究公司Broadridge亚太区主任Yoon Ng表示:“时间表的改变引发了一点狂热,现在进行的对话比以前预期的要多得多。”

希望从规则变化中受益的资产管理公司有三种选择:收购一家本地零售基金管理公司;获得现有在华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控制权;或者将其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WFOE)转型为零售业务。后者包括扩大现有业务并向当地监管机构申请新的牌照,预计这将是最受欢迎的选择。

毕马威中国(KPMG China)全球战略服务总监张浩川(Howhow Zhang)表示,去年中国确认取消外资持股上限,促使资产管理公司集中注意力。他说:“既然现在细节已经得到确认,大家都专注于获得牌照,成为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各方都投入巨大的精力,确保公司合规并具备必要的资源配备。”

2004年在中国开设第一家办事处、2017年获批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的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决心成为新制度下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

该公司中国业务总裁何慧芬(Daisy Ho)表示:“中国是富达最大的战略支柱之一。我们正在积极申请独资(零售)牌照,并渴望成为首批获得牌照的全球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彭博(Bloomberg)上月报道称,在其他地方,贝莱德(BlackRock)、施罗德(Schroders)、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VanEck和先锋(Vanguard)都已向中国证券监管机构表示,他们有意申请零售基金牌照。这些公司没有置评。

这些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并不满足于仅仅设立独资零售基金业务,他们还寻求与本土集团建立合资企业。去年12月,贝莱德和东方汇理(Amundi)分别与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和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达成协议,以求从价值3万亿美元的银行理财市场分得一杯羹。

这一趋势反映出,在2018年规则改变、迫使中国各银行剥离各自的理财部门后,这些银行对结盟的兴趣有所加大。研究公司Cerulli Associates高级分析师苗荟表示:“银行刚刚开始作为独立的子公司经营这些业务,因此可能需要一些外部基金管理专长。”

但外资机构竞相希望成为首批进入中国的基金公司之一,也引发了招聘和战略方面的挑战。选择将其现有独资企业转型为零售业务的集团,将不得不提高资本要求和人员配备水平。

摩根麦金利(Morgan McKinley)驻上海招聘经理Eric Zhu表示:“基金公司在为新的监管制度做准备之际,正在大举招聘。”他指出,零售基金公司通常至少需要30至40名员工,而私募基金公司只需要10名左右。

鉴于中国基金市场还很年轻,外国基金公司一直难以找到合格的本地员工。但外资公司蜂拥进入中国市场加剧了人才大战,因为各家管理公司都在争夺顶级候选人。标准人寿阿伯丁(Standard Life Aberdeen)亚洲区主管杨修(Hugh Young)表示:“中国的大问题是留住人才。这是一个热门市场。”

上海咨询公司泽奔咨询(Z-Ben)的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补充道:“候选人本身就很少。当你再加上接受过西方教育和说英语的要求之后,那就更少了。”

优先考虑的候选人是那些已经为跨国公司工作、并在国外工作后回国的中国公民。花旗集团(Citigroup)旗下花旗信托(CitiTrust)亚洲董事长斯图尔特•奥尔德克罗夫特(Stewart Aldcroft)表示,由于中国的需求超过供应,中国基金公司员工的平均薪资接近香港同等职位的薪资,这使得招聘变得较为容易些。

招聘机构Global Sage的董事总经理Sera Li表示,目前需求较高的职位包括股票投资组合经理和分析师,以及合规和产品经理。这推升了薪资水平。经验丰富的投资组合经理的基本工资约为200万元人民币(合28.8万美元),外加15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

富达有一个雄心勃勃的招聘计划,拟在2020年增加上海员工,该公司早就认识到中国的招聘挑战。进入中国市场后,它从上海和北京的顶尖大学招募分析师,使其具备培养未来投资组合经理的渠道。

另一个挑战是战略。中国市场竞争极其激烈,这意味着外国公司需要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尤其是在他们建立自己的实体的情况下。

杨修说:“基金管理公司需要小心,不要在没有理解自己承诺的情况下仓促进入。像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很难靠自己的力量销售产品,因为你将与拥有庞大分行网络的中国各银行竞争。”

标准人寿阿伯丁正在评估将其现有的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转型为零售业务的利弊。

尽管基金公司可以通过收购现有零售基金公司或取得在华合资企业多数股权来买下市场份额,但这些选择也带来其特有的挑战。对当地基金公司所有权的激烈争夺意味着,各集团可能支付过高价格,而合资企业的历史表现也不怎么样,许多合资企业因双方意见不一而不了了之。

景顺(Invesco)等集团对合资模式充满信心。该公司亚太区经理罗德城(Andrew Lo)表示,该公司不打算申请零售基金牌照,而是将聚焦于对其长城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控制。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景顺2003年与国有电力公司中国华能(China Huaneng)成立的。

杨修承认合资企业在帮助外国企业开拓零售市场方面的潜力,但他指出,困难在于如何以对双方都有意义的方式安排好合资企业的结构。

专家们警告说,不管他们走哪条路,资产管理公司都需要仔细考虑如何让自己与众不同。尽管外国资产管理公司为进入中国做了准备,但张浩川表示:“关于他们如何与国家冠军企业竞争的讨论,在业内仍严重缺失。”

泽奔咨询的张磊德对此表示同意,他表示,“对于如何开展在华业务(而不是经营一家全球公司的其他任何地区前哨机构)的文化适应性和理解都很少”。他警告称,基金公司需要特别小心,不要强行推行他们的全球运营模式,忘了授权当地员工做出决策。

杨修补充道:“我们都想待在中国。关键是你如何明智地做到这一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外国资产管理公司抢滩中国市场

发布日期:2020-01-16 10:10
摘要:据业内人士介绍,去年中国确认取消外资持股上限后,外国基金管理公司积极申请在华经营牌照,竞相成为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



西沃恩•赖丁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4.2万亿美元的中国市场长期被视为基金公司的圣杯,对国际资产管理公司来说,如今这个市场已经触手可及。

3个多月以后,外国投资公司将首次能够直接拥有一家在岸基金管理公司,从而无需当地合作伙伴的帮助,就能进入中国庞大的零售市场。

对于渴望抓住全球最大机遇之一的基金公司来说,中国基金市场的开放是一个关键时刻。据咨询公司Casey Quirk介绍,考虑到预计年增长率达到13%,中国将在明年超越英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基金管理中心。

期待已久的变化比预期的更早到来:去年,中国宣布实施改革的时间表将提前一年。

这一发展受到热烈欢迎,并引发了一波忙碌的活动。研究公司Broadridge亚太区主任Yoon Ng表示:“时间表的改变引发了一点狂热,现在进行的对话比以前预期的要多得多。”

希望从规则变化中受益的资产管理公司有三种选择:收购一家本地零售基金管理公司;获得现有在华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控制权;或者将其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WFOE)转型为零售业务。后者包括扩大现有业务并向当地监管机构申请新的牌照,预计这将是最受欢迎的选择。

毕马威中国(KPMG China)全球战略服务总监张浩川(Howhow Zhang)表示,去年中国确认取消外资持股上限,促使资产管理公司集中注意力。他说:“既然现在细节已经得到确认,大家都专注于获得牌照,成为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各方都投入巨大的精力,确保公司合规并具备必要的资源配备。”

2004年在中国开设第一家办事处、2017年获批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的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决心成为新制度下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

该公司中国业务总裁何慧芬(Daisy Ho)表示:“中国是富达最大的战略支柱之一。我们正在积极申请独资(零售)牌照,并渴望成为首批获得牌照的全球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彭博(Bloomberg)上月报道称,在其他地方,贝莱德(BlackRock)、施罗德(Schroders)、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VanEck和先锋(Vanguard)都已向中国证券监管机构表示,他们有意申请零售基金牌照。这些公司没有置评。

这些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并不满足于仅仅设立独资零售基金业务,他们还寻求与本土集团建立合资企业。去年12月,贝莱德和东方汇理(Amundi)分别与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和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达成协议,以求从价值3万亿美元的银行理财市场分得一杯羹。

这一趋势反映出,在2018年规则改变、迫使中国各银行剥离各自的理财部门后,这些银行对结盟的兴趣有所加大。研究公司Cerulli Associates高级分析师苗荟表示:“银行刚刚开始作为独立的子公司经营这些业务,因此可能需要一些外部基金管理专长。”

但外资机构竞相希望成为首批进入中国的基金公司之一,也引发了招聘和战略方面的挑战。选择将其现有独资企业转型为零售业务的集团,将不得不提高资本要求和人员配备水平。

摩根麦金利(Morgan McKinley)驻上海招聘经理Eric Zhu表示:“基金公司在为新的监管制度做准备之际,正在大举招聘。”他指出,零售基金公司通常至少需要30至40名员工,而私募基金公司只需要10名左右。

鉴于中国基金市场还很年轻,外国基金公司一直难以找到合格的本地员工。但外资公司蜂拥进入中国市场加剧了人才大战,因为各家管理公司都在争夺顶级候选人。标准人寿阿伯丁(Standard Life Aberdeen)亚洲区主管杨修(Hugh Young)表示:“中国的大问题是留住人才。这是一个热门市场。”

上海咨询公司泽奔咨询(Z-Ben)的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补充道:“候选人本身就很少。当你再加上接受过西方教育和说英语的要求之后,那就更少了。”

优先考虑的候选人是那些已经为跨国公司工作、并在国外工作后回国的中国公民。花旗集团(Citigroup)旗下花旗信托(CitiTrust)亚洲董事长斯图尔特•奥尔德克罗夫特(Stewart Aldcroft)表示,由于中国的需求超过供应,中国基金公司员工的平均薪资接近香港同等职位的薪资,这使得招聘变得较为容易些。

招聘机构Global Sage的董事总经理Sera Li表示,目前需求较高的职位包括股票投资组合经理和分析师,以及合规和产品经理。这推升了薪资水平。经验丰富的投资组合经理的基本工资约为200万元人民币(合28.8万美元),外加15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

富达有一个雄心勃勃的招聘计划,拟在2020年增加上海员工,该公司早就认识到中国的招聘挑战。进入中国市场后,它从上海和北京的顶尖大学招募分析师,使其具备培养未来投资组合经理的渠道。

另一个挑战是战略。中国市场竞争极其激烈,这意味着外国公司需要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尤其是在他们建立自己的实体的情况下。

杨修说:“基金管理公司需要小心,不要在没有理解自己承诺的情况下仓促进入。像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很难靠自己的力量销售产品,因为你将与拥有庞大分行网络的中国各银行竞争。”

标准人寿阿伯丁正在评估将其现有的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转型为零售业务的利弊。

尽管基金公司可以通过收购现有零售基金公司或取得在华合资企业多数股权来买下市场份额,但这些选择也带来其特有的挑战。对当地基金公司所有权的激烈争夺意味着,各集团可能支付过高价格,而合资企业的历史表现也不怎么样,许多合资企业因双方意见不一而不了了之。

景顺(Invesco)等集团对合资模式充满信心。该公司亚太区经理罗德城(Andrew Lo)表示,该公司不打算申请零售基金牌照,而是将聚焦于对其长城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控制。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景顺2003年与国有电力公司中国华能(China Huaneng)成立的。

杨修承认合资企业在帮助外国企业开拓零售市场方面的潜力,但他指出,困难在于如何以对双方都有意义的方式安排好合资企业的结构。

专家们警告说,不管他们走哪条路,资产管理公司都需要仔细考虑如何让自己与众不同。尽管外国资产管理公司为进入中国做了准备,但张浩川表示:“关于他们如何与国家冠军企业竞争的讨论,在业内仍严重缺失。”

泽奔咨询的张磊德对此表示同意,他表示,“对于如何开展在华业务(而不是经营一家全球公司的其他任何地区前哨机构)的文化适应性和理解都很少”。他警告称,基金公司需要特别小心,不要强行推行他们的全球运营模式,忘了授权当地员工做出决策。

杨修补充道:“我们都想待在中国。关键是你如何明智地做到这一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据业内人士介绍,去年中国确认取消外资持股上限后,外国基金管理公司积极申请在华经营牌照,竞相成为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



西沃恩•赖丁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4.2万亿美元的中国市场长期被视为基金公司的圣杯,对国际资产管理公司来说,如今这个市场已经触手可及。

3个多月以后,外国投资公司将首次能够直接拥有一家在岸基金管理公司,从而无需当地合作伙伴的帮助,就能进入中国庞大的零售市场。

对于渴望抓住全球最大机遇之一的基金公司来说,中国基金市场的开放是一个关键时刻。据咨询公司Casey Quirk介绍,考虑到预计年增长率达到13%,中国将在明年超越英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基金管理中心。

期待已久的变化比预期的更早到来:去年,中国宣布实施改革的时间表将提前一年。

这一发展受到热烈欢迎,并引发了一波忙碌的活动。研究公司Broadridge亚太区主任Yoon Ng表示:“时间表的改变引发了一点狂热,现在进行的对话比以前预期的要多得多。”

希望从规则变化中受益的资产管理公司有三种选择:收购一家本地零售基金管理公司;获得现有在华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控制权;或者将其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WFOE)转型为零售业务。后者包括扩大现有业务并向当地监管机构申请新的牌照,预计这将是最受欢迎的选择。

毕马威中国(KPMG China)全球战略服务总监张浩川(Howhow Zhang)表示,去年中国确认取消外资持股上限,促使资产管理公司集中注意力。他说:“既然现在细节已经得到确认,大家都专注于获得牌照,成为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各方都投入巨大的精力,确保公司合规并具备必要的资源配备。”

2004年在中国开设第一家办事处、2017年获批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的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决心成为新制度下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

该公司中国业务总裁何慧芬(Daisy Ho)表示:“中国是富达最大的战略支柱之一。我们正在积极申请独资(零售)牌照,并渴望成为首批获得牌照的全球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彭博(Bloomberg)上月报道称,在其他地方,贝莱德(BlackRock)、施罗德(Schroders)、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VanEck和先锋(Vanguard)都已向中国证券监管机构表示,他们有意申请零售基金牌照。这些公司没有置评。

这些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并不满足于仅仅设立独资零售基金业务,他们还寻求与本土集团建立合资企业。去年12月,贝莱德和东方汇理(Amundi)分别与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和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达成协议,以求从价值3万亿美元的银行理财市场分得一杯羹。

这一趋势反映出,在2018年规则改变、迫使中国各银行剥离各自的理财部门后,这些银行对结盟的兴趣有所加大。研究公司Cerulli Associates高级分析师苗荟表示:“银行刚刚开始作为独立的子公司经营这些业务,因此可能需要一些外部基金管理专长。”

但外资机构竞相希望成为首批进入中国的基金公司之一,也引发了招聘和战略方面的挑战。选择将其现有独资企业转型为零售业务的集团,将不得不提高资本要求和人员配备水平。

摩根麦金利(Morgan McKinley)驻上海招聘经理Eric Zhu表示:“基金公司在为新的监管制度做准备之际,正在大举招聘。”他指出,零售基金公司通常至少需要30至40名员工,而私募基金公司只需要10名左右。

鉴于中国基金市场还很年轻,外国基金公司一直难以找到合格的本地员工。但外资公司蜂拥进入中国市场加剧了人才大战,因为各家管理公司都在争夺顶级候选人。标准人寿阿伯丁(Standard Life Aberdeen)亚洲区主管杨修(Hugh Young)表示:“中国的大问题是留住人才。这是一个热门市场。”

上海咨询公司泽奔咨询(Z-Ben)的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补充道:“候选人本身就很少。当你再加上接受过西方教育和说英语的要求之后,那就更少了。”

优先考虑的候选人是那些已经为跨国公司工作、并在国外工作后回国的中国公民。花旗集团(Citigroup)旗下花旗信托(CitiTrust)亚洲董事长斯图尔特•奥尔德克罗夫特(Stewart Aldcroft)表示,由于中国的需求超过供应,中国基金公司员工的平均薪资接近香港同等职位的薪资,这使得招聘变得较为容易些。

招聘机构Global Sage的董事总经理Sera Li表示,目前需求较高的职位包括股票投资组合经理和分析师,以及合规和产品经理。这推升了薪资水平。经验丰富的投资组合经理的基本工资约为200万元人民币(合28.8万美元),外加15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

富达有一个雄心勃勃的招聘计划,拟在2020年增加上海员工,该公司早就认识到中国的招聘挑战。进入中国市场后,它从上海和北京的顶尖大学招募分析师,使其具备培养未来投资组合经理的渠道。

另一个挑战是战略。中国市场竞争极其激烈,这意味着外国公司需要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尤其是在他们建立自己的实体的情况下。

杨修说:“基金管理公司需要小心,不要在没有理解自己承诺的情况下仓促进入。像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很难靠自己的力量销售产品,因为你将与拥有庞大分行网络的中国各银行竞争。”

标准人寿阿伯丁正在评估将其现有的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转型为零售业务的利弊。

尽管基金公司可以通过收购现有零售基金公司或取得在华合资企业多数股权来买下市场份额,但这些选择也带来其特有的挑战。对当地基金公司所有权的激烈争夺意味着,各集团可能支付过高价格,而合资企业的历史表现也不怎么样,许多合资企业因双方意见不一而不了了之。

景顺(Invesco)等集团对合资模式充满信心。该公司亚太区经理罗德城(Andrew Lo)表示,该公司不打算申请零售基金牌照,而是将聚焦于对其长城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控制。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景顺2003年与国有电力公司中国华能(China Huaneng)成立的。

杨修承认合资企业在帮助外国企业开拓零售市场方面的潜力,但他指出,困难在于如何以对双方都有意义的方式安排好合资企业的结构。

专家们警告说,不管他们走哪条路,资产管理公司都需要仔细考虑如何让自己与众不同。尽管外国资产管理公司为进入中国做了准备,但张浩川表示:“关于他们如何与国家冠军企业竞争的讨论,在业内仍严重缺失。”

泽奔咨询的张磊德对此表示同意,他表示,“对于如何开展在华业务(而不是经营一家全球公司的其他任何地区前哨机构)的文化适应性和理解都很少”。他警告称,基金公司需要特别小心,不要强行推行他们的全球运营模式,忘了授权当地员工做出决策。

杨修补充道:“我们都想待在中国。关键是你如何明智地做到这一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外国资产管理公司抢滩中国市场

发布日期:2020-01-16 10:10
摘要:据业内人士介绍,去年中国确认取消外资持股上限后,外国基金管理公司积极申请在华经营牌照,竞相成为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



西沃恩•赖丁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4.2万亿美元的中国市场长期被视为基金公司的圣杯,对国际资产管理公司来说,如今这个市场已经触手可及。

3个多月以后,外国投资公司将首次能够直接拥有一家在岸基金管理公司,从而无需当地合作伙伴的帮助,就能进入中国庞大的零售市场。

对于渴望抓住全球最大机遇之一的基金公司来说,中国基金市场的开放是一个关键时刻。据咨询公司Casey Quirk介绍,考虑到预计年增长率达到13%,中国将在明年超越英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基金管理中心。

期待已久的变化比预期的更早到来:去年,中国宣布实施改革的时间表将提前一年。

这一发展受到热烈欢迎,并引发了一波忙碌的活动。研究公司Broadridge亚太区主任Yoon Ng表示:“时间表的改变引发了一点狂热,现在进行的对话比以前预期的要多得多。”

希望从规则变化中受益的资产管理公司有三种选择:收购一家本地零售基金管理公司;获得现有在华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控制权;或者将其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WFOE)转型为零售业务。后者包括扩大现有业务并向当地监管机构申请新的牌照,预计这将是最受欢迎的选择。

毕马威中国(KPMG China)全球战略服务总监张浩川(Howhow Zhang)表示,去年中国确认取消外资持股上限,促使资产管理公司集中注意力。他说:“既然现在细节已经得到确认,大家都专注于获得牌照,成为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各方都投入巨大的精力,确保公司合规并具备必要的资源配备。”

2004年在中国开设第一家办事处、2017年获批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的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决心成为新制度下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

该公司中国业务总裁何慧芬(Daisy Ho)表示:“中国是富达最大的战略支柱之一。我们正在积极申请独资(零售)牌照,并渴望成为首批获得牌照的全球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彭博(Bloomberg)上月报道称,在其他地方,贝莱德(BlackRock)、施罗德(Schroders)、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VanEck和先锋(Vanguard)都已向中国证券监管机构表示,他们有意申请零售基金牌照。这些公司没有置评。

这些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并不满足于仅仅设立独资零售基金业务,他们还寻求与本土集团建立合资企业。去年12月,贝莱德和东方汇理(Amundi)分别与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和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达成协议,以求从价值3万亿美元的银行理财市场分得一杯羹。

这一趋势反映出,在2018年规则改变、迫使中国各银行剥离各自的理财部门后,这些银行对结盟的兴趣有所加大。研究公司Cerulli Associates高级分析师苗荟表示:“银行刚刚开始作为独立的子公司经营这些业务,因此可能需要一些外部基金管理专长。”

但外资机构竞相希望成为首批进入中国的基金公司之一,也引发了招聘和战略方面的挑战。选择将其现有独资企业转型为零售业务的集团,将不得不提高资本要求和人员配备水平。

摩根麦金利(Morgan McKinley)驻上海招聘经理Eric Zhu表示:“基金公司在为新的监管制度做准备之际,正在大举招聘。”他指出,零售基金公司通常至少需要30至40名员工,而私募基金公司只需要10名左右。

鉴于中国基金市场还很年轻,外国基金公司一直难以找到合格的本地员工。但外资公司蜂拥进入中国市场加剧了人才大战,因为各家管理公司都在争夺顶级候选人。标准人寿阿伯丁(Standard Life Aberdeen)亚洲区主管杨修(Hugh Young)表示:“中国的大问题是留住人才。这是一个热门市场。”

上海咨询公司泽奔咨询(Z-Ben)的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补充道:“候选人本身就很少。当你再加上接受过西方教育和说英语的要求之后,那就更少了。”

优先考虑的候选人是那些已经为跨国公司工作、并在国外工作后回国的中国公民。花旗集团(Citigroup)旗下花旗信托(CitiTrust)亚洲董事长斯图尔特•奥尔德克罗夫特(Stewart Aldcroft)表示,由于中国的需求超过供应,中国基金公司员工的平均薪资接近香港同等职位的薪资,这使得招聘变得较为容易些。

招聘机构Global Sage的董事总经理Sera Li表示,目前需求较高的职位包括股票投资组合经理和分析师,以及合规和产品经理。这推升了薪资水平。经验丰富的投资组合经理的基本工资约为200万元人民币(合28.8万美元),外加15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

富达有一个雄心勃勃的招聘计划,拟在2020年增加上海员工,该公司早就认识到中国的招聘挑战。进入中国市场后,它从上海和北京的顶尖大学招募分析师,使其具备培养未来投资组合经理的渠道。

另一个挑战是战略。中国市场竞争极其激烈,这意味着外国公司需要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尤其是在他们建立自己的实体的情况下。

杨修说:“基金管理公司需要小心,不要在没有理解自己承诺的情况下仓促进入。像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很难靠自己的力量销售产品,因为你将与拥有庞大分行网络的中国各银行竞争。”

标准人寿阿伯丁正在评估将其现有的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转型为零售业务的利弊。

尽管基金公司可以通过收购现有零售基金公司或取得在华合资企业多数股权来买下市场份额,但这些选择也带来其特有的挑战。对当地基金公司所有权的激烈争夺意味着,各集团可能支付过高价格,而合资企业的历史表现也不怎么样,许多合资企业因双方意见不一而不了了之。

景顺(Invesco)等集团对合资模式充满信心。该公司亚太区经理罗德城(Andrew Lo)表示,该公司不打算申请零售基金牌照,而是将聚焦于对其长城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控制。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景顺2003年与国有电力公司中国华能(China Huaneng)成立的。

杨修承认合资企业在帮助外国企业开拓零售市场方面的潜力,但他指出,困难在于如何以对双方都有意义的方式安排好合资企业的结构。

专家们警告说,不管他们走哪条路,资产管理公司都需要仔细考虑如何让自己与众不同。尽管外国资产管理公司为进入中国做了准备,但张浩川表示:“关于他们如何与国家冠军企业竞争的讨论,在业内仍严重缺失。”

泽奔咨询的张磊德对此表示同意,他表示,“对于如何开展在华业务(而不是经营一家全球公司的其他任何地区前哨机构)的文化适应性和理解都很少”。他警告称,基金公司需要特别小心,不要强行推行他们的全球运营模式,忘了授权当地员工做出决策。

杨修补充道:“我们都想待在中国。关键是你如何明智地做到这一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据业内人士介绍,去年中国确认取消外资持股上限后,外国基金管理公司积极申请在华经营牌照,竞相成为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



西沃恩•赖丁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4.2万亿美元的中国市场长期被视为基金公司的圣杯,对国际资产管理公司来说,如今这个市场已经触手可及。

3个多月以后,外国投资公司将首次能够直接拥有一家在岸基金管理公司,从而无需当地合作伙伴的帮助,就能进入中国庞大的零售市场。

对于渴望抓住全球最大机遇之一的基金公司来说,中国基金市场的开放是一个关键时刻。据咨询公司Casey Quirk介绍,考虑到预计年增长率达到13%,中国将在明年超越英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基金管理中心。

期待已久的变化比预期的更早到来:去年,中国宣布实施改革的时间表将提前一年。

这一发展受到热烈欢迎,并引发了一波忙碌的活动。研究公司Broadridge亚太区主任Yoon Ng表示:“时间表的改变引发了一点狂热,现在进行的对话比以前预期的要多得多。”

希望从规则变化中受益的资产管理公司有三种选择:收购一家本地零售基金管理公司;获得现有在华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控制权;或者将其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WFOE)转型为零售业务。后者包括扩大现有业务并向当地监管机构申请新的牌照,预计这将是最受欢迎的选择。

毕马威中国(KPMG China)全球战略服务总监张浩川(Howhow Zhang)表示,去年中国确认取消外资持股上限,促使资产管理公司集中注意力。他说:“既然现在细节已经得到确认,大家都专注于获得牌照,成为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各方都投入巨大的精力,确保公司合规并具备必要的资源配备。”

2004年在中国开设第一家办事处、2017年获批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的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决心成为新制度下首批获得授权的公司之一。

该公司中国业务总裁何慧芬(Daisy Ho)表示:“中国是富达最大的战略支柱之一。我们正在积极申请独资(零售)牌照,并渴望成为首批获得牌照的全球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彭博(Bloomberg)上月报道称,在其他地方,贝莱德(BlackRock)、施罗德(Schroders)、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VanEck和先锋(Vanguard)都已向中国证券监管机构表示,他们有意申请零售基金牌照。这些公司没有置评。

这些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并不满足于仅仅设立独资零售基金业务,他们还寻求与本土集团建立合资企业。去年12月,贝莱德和东方汇理(Amundi)分别与中国建设银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和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达成协议,以求从价值3万亿美元的银行理财市场分得一杯羹。

这一趋势反映出,在2018年规则改变、迫使中国各银行剥离各自的理财部门后,这些银行对结盟的兴趣有所加大。研究公司Cerulli Associates高级分析师苗荟表示:“银行刚刚开始作为独立的子公司经营这些业务,因此可能需要一些外部基金管理专长。”

但外资机构竞相希望成为首批进入中国的基金公司之一,也引发了招聘和战略方面的挑战。选择将其现有独资企业转型为零售业务的集团,将不得不提高资本要求和人员配备水平。

摩根麦金利(Morgan McKinley)驻上海招聘经理Eric Zhu表示:“基金公司在为新的监管制度做准备之际,正在大举招聘。”他指出,零售基金公司通常至少需要30至40名员工,而私募基金公司只需要10名左右。

鉴于中国基金市场还很年轻,外国基金公司一直难以找到合格的本地员工。但外资公司蜂拥进入中国市场加剧了人才大战,因为各家管理公司都在争夺顶级候选人。标准人寿阿伯丁(Standard Life Aberdeen)亚洲区主管杨修(Hugh Young)表示:“中国的大问题是留住人才。这是一个热门市场。”

上海咨询公司泽奔咨询(Z-Ben)的董事总经理张磊德(Peter Alexander)补充道:“候选人本身就很少。当你再加上接受过西方教育和说英语的要求之后,那就更少了。”

优先考虑的候选人是那些已经为跨国公司工作、并在国外工作后回国的中国公民。花旗集团(Citigroup)旗下花旗信托(CitiTrust)亚洲董事长斯图尔特•奥尔德克罗夫特(Stewart Aldcroft)表示,由于中国的需求超过供应,中国基金公司员工的平均薪资接近香港同等职位的薪资,这使得招聘变得较为容易些。

招聘机构Global Sage的董事总经理Sera Li表示,目前需求较高的职位包括股票投资组合经理和分析师,以及合规和产品经理。这推升了薪资水平。经验丰富的投资组合经理的基本工资约为200万元人民币(合28.8万美元),外加150万元人民币的奖金。

富达有一个雄心勃勃的招聘计划,拟在2020年增加上海员工,该公司早就认识到中国的招聘挑战。进入中国市场后,它从上海和北京的顶尖大学招募分析师,使其具备培养未来投资组合经理的渠道。

另一个挑战是战略。中国市场竞争极其激烈,这意味着外国公司需要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尤其是在他们建立自己的实体的情况下。

杨修说:“基金管理公司需要小心,不要在没有理解自己承诺的情况下仓促进入。像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很难靠自己的力量销售产品,因为你将与拥有庞大分行网络的中国各银行竞争。”

标准人寿阿伯丁正在评估将其现有的外商独资私募基金业务转型为零售业务的利弊。

尽管基金公司可以通过收购现有零售基金公司或取得在华合资企业多数股权来买下市场份额,但这些选择也带来其特有的挑战。对当地基金公司所有权的激烈争夺意味着,各集团可能支付过高价格,而合资企业的历史表现也不怎么样,许多合资企业因双方意见不一而不了了之。

景顺(Invesco)等集团对合资模式充满信心。该公司亚太区经理罗德城(Andrew Lo)表示,该公司不打算申请零售基金牌照,而是将聚焦于对其长城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控制。景顺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景顺2003年与国有电力公司中国华能(China Huaneng)成立的。

杨修承认合资企业在帮助外国企业开拓零售市场方面的潜力,但他指出,困难在于如何以对双方都有意义的方式安排好合资企业的结构。

专家们警告说,不管他们走哪条路,资产管理公司都需要仔细考虑如何让自己与众不同。尽管外国资产管理公司为进入中国做了准备,但张浩川表示:“关于他们如何与国家冠军企业竞争的讨论,在业内仍严重缺失。”

泽奔咨询的张磊德对此表示同意,他表示,“对于如何开展在华业务(而不是经营一家全球公司的其他任何地区前哨机构)的文化适应性和理解都很少”。他警告称,基金公司需要特别小心,不要强行推行他们的全球运营模式,忘了授权当地员工做出决策。

杨修补充道:“我们都想待在中国。关键是你如何明智地做到这一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