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网购市场,“二选一”成了家常便饭,不少商家面临在主要平台中只能选择一个平台开店的难题。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南方一间占了两层楼的工厂里,Mark Hu每月通过受阿里巴巴(Alibaba)和拼多多(Pinduoduo)管理的网店,从自己的电脑上卖出数千台家用电器。

但去年6月,这位28岁的青年说,他被逼迫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据说阿里巴巴告诉他,除非他关掉在拼多多的网店,否则在阿里巴巴的天猫(Tmall)平台上,网购用户不会再被引导到他的产品。

他说他有两天的时间做出选择。他说:“拼多多约占我们销售额的三分之一,而天猫占三分之二。”他补充称:“我们是一家工厂;如果我们马上关闭拼多多,就会有问题。”

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网购市场,Hu的遭遇正变得越来越普遍。阿里巴巴正在反击拼多多,后者通过大幅折扣、各种活动和团购,迅速将年度用户数量发展到5.36亿,相当于阿里巴巴中国总用户数6.93亿的四分之三。它取代了拥有3.34亿用户的京东(JD.com),成为阿里巴巴最主要的电商竞争对手。

据一些商家表示,作为回应,阿里巴巴要求他们“二选一”——这种策略已导致两起反竞争行为诉讼。

其中一起是全球最大的微波炉制造商格兰仕集团(Galanz Group)提起的——它是少数敢于公开发声反对阿里巴巴施压的公司之一。

这家公司位于广东省的工厂每天生产逾10万台微波炉,雇用2万名员工。该公司表示,与阿里巴巴之间的纠葛始于其总裁梁昭贤访问拼多多总部并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

该公司表示,不久之后阿里巴巴的算法就开始让访问格兰仕天猫商店的客流量减少。在618年中大促活动的前一天,越来越火大的格兰仕总部开始发公告谴责阿里巴巴,前后共发了8篇,还发了一段视频显示其热销的几款微波炉是如何从天猫搜索结果中消失的。

阿里巴巴显然有能力决定卖家的成败。根据阿里巴巴提供给商家的数据,6月格兰仕天猫官方店铺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一半,网店的访问量下降37%。有“双十一”活动的11月,格兰仕销售额同比下降69%。

格兰仕于秋天向广州一家法院提起了诉讼。该公司一名女发言人表示,天猫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违反了中国的《反垄断法》,给商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拼多多在去年11月与分析师的一次电话会议中称,由于竞争对手“逼迫商家选边站”,其网站上有逾1万个卖家业务受到了影响。

阿里巴巴发言人表示,一些较小的平台资源稀缺、服务有限,无法和我们所提供的相比,他们觉得扛不住了是可以理解的。其中一些平台选择诉苦作为一种商业策略,求诸于监管部门和法院,企图阻挠这个市场前进的速度,这最终是行不通的。

该发言人又说,如果一个品牌提供的产品适合消费者需要,并且价格在阿里巴巴平台具有竞争力,自然就会显示出来,这和其他平台无关。

然而,空调巨头美的(Midea)选择了与拼多多切断关系,此后该公司在天猫上的销售额持续攀升。

“他们肯定受到了阿里巴巴的施压,否则没理由得罪拼多多这样的销售渠道。”专注于科技行业的智库海豚(Haitun)的首席执行官李成东说,“在中国电商行业,强制独家交易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美的一名发言人则否认该公司受到了阿里巴巴的施压。

李成东表示,5年前,阿里巴巴成功利用同样的手段阻止服装品牌在京东销售。他说:“京东的服装业务一直没有完全发展起来。”

2017年,京东对阿里巴巴提起诉讼,称其滥用市场地位阻止商家在京东销售。据知情人士透露,拼多多和唯品会(Vipshop)后来加入了这起诉讼——阿里巴巴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Tencent)对这三家公司都有投资。

但此案一直拖着,阿里巴巴的律师花了两年的时间主张此案的管辖权应从北京转移到其总部所在地杭州。去年7月,这项异议被法院驳回。

相关案件在法院进展缓慢,而监管机构在这个问题上一样难以有作为。去年《电子商务法》生效实施,商家原本希望这部新法律能够遏制他们所依赖的平台实施胁迫的能力,但律师表示该法律在具体实施方面仍不明晰。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的薛军教授是该法案的起草者之一,他表示有效的监管方法仍然缺位。薛军说:“在线下,这类独家协议非常常见,但我们目前处于平台时代。”

到目前为止,因强迫商户在不同平台之间做出选择而受到处罚的只有送餐公司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的一些地方合作商,他们强迫餐厅撤离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Ele.me)。

但去年11月,市场监管机构明确表示他们正将重点转向电商领域。据国有媒体澎湃新闻(The Paper)报道,在与阿里巴巴及其他主要平台的高管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监司司长梁艾福告诉与会者,总局将展开一项调查。他表示:“互联网领域的‘二选一’、‘独家交易’是《电子商务法》明确禁止的行为,也违反《反垄断法》。”

本月,监管机构提出了《反垄断法》的一些修订意见,这可能有助于他们更好地监管在过去10年里迅猛发展的大型互联网公司。

Hu表示,两天的选择期过去后,他工厂天猫店的流量开始下降。根据阿里巴巴的数据,6月份该店流量下降了一半。11月份,其销售额同比减少三分之二。

这家工厂已被迫减产,Hu要求不要透露工厂名称,以免激起进一步报复。他说:“否则我们会有更大的问题。如果他们再打击我们,我们的公司就会破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阿里巴巴还是拼多多?中国电商卖家被逼二选一

发布日期:2020-01-16 08:14
摘要: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网购市场,“二选一”成了家常便饭,不少商家面临在主要平台中只能选择一个平台开店的难题。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南方一间占了两层楼的工厂里,Mark Hu每月通过受阿里巴巴(Alibaba)和拼多多(Pinduoduo)管理的网店,从自己的电脑上卖出数千台家用电器。

但去年6月,这位28岁的青年说,他被逼迫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据说阿里巴巴告诉他,除非他关掉在拼多多的网店,否则在阿里巴巴的天猫(Tmall)平台上,网购用户不会再被引导到他的产品。

他说他有两天的时间做出选择。他说:“拼多多约占我们销售额的三分之一,而天猫占三分之二。”他补充称:“我们是一家工厂;如果我们马上关闭拼多多,就会有问题。”

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网购市场,Hu的遭遇正变得越来越普遍。阿里巴巴正在反击拼多多,后者通过大幅折扣、各种活动和团购,迅速将年度用户数量发展到5.36亿,相当于阿里巴巴中国总用户数6.93亿的四分之三。它取代了拥有3.34亿用户的京东(JD.com),成为阿里巴巴最主要的电商竞争对手。

据一些商家表示,作为回应,阿里巴巴要求他们“二选一”——这种策略已导致两起反竞争行为诉讼。

其中一起是全球最大的微波炉制造商格兰仕集团(Galanz Group)提起的——它是少数敢于公开发声反对阿里巴巴施压的公司之一。

这家公司位于广东省的工厂每天生产逾10万台微波炉,雇用2万名员工。该公司表示,与阿里巴巴之间的纠葛始于其总裁梁昭贤访问拼多多总部并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

该公司表示,不久之后阿里巴巴的算法就开始让访问格兰仕天猫商店的客流量减少。在618年中大促活动的前一天,越来越火大的格兰仕总部开始发公告谴责阿里巴巴,前后共发了8篇,还发了一段视频显示其热销的几款微波炉是如何从天猫搜索结果中消失的。

阿里巴巴显然有能力决定卖家的成败。根据阿里巴巴提供给商家的数据,6月格兰仕天猫官方店铺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一半,网店的访问量下降37%。有“双十一”活动的11月,格兰仕销售额同比下降69%。

格兰仕于秋天向广州一家法院提起了诉讼。该公司一名女发言人表示,天猫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违反了中国的《反垄断法》,给商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拼多多在去年11月与分析师的一次电话会议中称,由于竞争对手“逼迫商家选边站”,其网站上有逾1万个卖家业务受到了影响。

阿里巴巴发言人表示,一些较小的平台资源稀缺、服务有限,无法和我们所提供的相比,他们觉得扛不住了是可以理解的。其中一些平台选择诉苦作为一种商业策略,求诸于监管部门和法院,企图阻挠这个市场前进的速度,这最终是行不通的。

该发言人又说,如果一个品牌提供的产品适合消费者需要,并且价格在阿里巴巴平台具有竞争力,自然就会显示出来,这和其他平台无关。

然而,空调巨头美的(Midea)选择了与拼多多切断关系,此后该公司在天猫上的销售额持续攀升。

“他们肯定受到了阿里巴巴的施压,否则没理由得罪拼多多这样的销售渠道。”专注于科技行业的智库海豚(Haitun)的首席执行官李成东说,“在中国电商行业,强制独家交易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美的一名发言人则否认该公司受到了阿里巴巴的施压。

李成东表示,5年前,阿里巴巴成功利用同样的手段阻止服装品牌在京东销售。他说:“京东的服装业务一直没有完全发展起来。”

2017年,京东对阿里巴巴提起诉讼,称其滥用市场地位阻止商家在京东销售。据知情人士透露,拼多多和唯品会(Vipshop)后来加入了这起诉讼——阿里巴巴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Tencent)对这三家公司都有投资。

但此案一直拖着,阿里巴巴的律师花了两年的时间主张此案的管辖权应从北京转移到其总部所在地杭州。去年7月,这项异议被法院驳回。

相关案件在法院进展缓慢,而监管机构在这个问题上一样难以有作为。去年《电子商务法》生效实施,商家原本希望这部新法律能够遏制他们所依赖的平台实施胁迫的能力,但律师表示该法律在具体实施方面仍不明晰。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的薛军教授是该法案的起草者之一,他表示有效的监管方法仍然缺位。薛军说:“在线下,这类独家协议非常常见,但我们目前处于平台时代。”

到目前为止,因强迫商户在不同平台之间做出选择而受到处罚的只有送餐公司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的一些地方合作商,他们强迫餐厅撤离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Ele.me)。

但去年11月,市场监管机构明确表示他们正将重点转向电商领域。据国有媒体澎湃新闻(The Paper)报道,在与阿里巴巴及其他主要平台的高管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监司司长梁艾福告诉与会者,总局将展开一项调查。他表示:“互联网领域的‘二选一’、‘独家交易’是《电子商务法》明确禁止的行为,也违反《反垄断法》。”

本月,监管机构提出了《反垄断法》的一些修订意见,这可能有助于他们更好地监管在过去10年里迅猛发展的大型互联网公司。

Hu表示,两天的选择期过去后,他工厂天猫店的流量开始下降。根据阿里巴巴的数据,6月份该店流量下降了一半。11月份,其销售额同比减少三分之二。

这家工厂已被迫减产,Hu要求不要透露工厂名称,以免激起进一步报复。他说:“否则我们会有更大的问题。如果他们再打击我们,我们的公司就会破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网购市场,“二选一”成了家常便饭,不少商家面临在主要平台中只能选择一个平台开店的难题。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南方一间占了两层楼的工厂里,Mark Hu每月通过受阿里巴巴(Alibaba)和拼多多(Pinduoduo)管理的网店,从自己的电脑上卖出数千台家用电器。

但去年6月,这位28岁的青年说,他被逼迫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据说阿里巴巴告诉他,除非他关掉在拼多多的网店,否则在阿里巴巴的天猫(Tmall)平台上,网购用户不会再被引导到他的产品。

他说他有两天的时间做出选择。他说:“拼多多约占我们销售额的三分之一,而天猫占三分之二。”他补充称:“我们是一家工厂;如果我们马上关闭拼多多,就会有问题。”

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网购市场,Hu的遭遇正变得越来越普遍。阿里巴巴正在反击拼多多,后者通过大幅折扣、各种活动和团购,迅速将年度用户数量发展到5.36亿,相当于阿里巴巴中国总用户数6.93亿的四分之三。它取代了拥有3.34亿用户的京东(JD.com),成为阿里巴巴最主要的电商竞争对手。

据一些商家表示,作为回应,阿里巴巴要求他们“二选一”——这种策略已导致两起反竞争行为诉讼。

其中一起是全球最大的微波炉制造商格兰仕集团(Galanz Group)提起的——它是少数敢于公开发声反对阿里巴巴施压的公司之一。

这家公司位于广东省的工厂每天生产逾10万台微波炉,雇用2万名员工。该公司表示,与阿里巴巴之间的纠葛始于其总裁梁昭贤访问拼多多总部并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

该公司表示,不久之后阿里巴巴的算法就开始让访问格兰仕天猫商店的客流量减少。在618年中大促活动的前一天,越来越火大的格兰仕总部开始发公告谴责阿里巴巴,前后共发了8篇,还发了一段视频显示其热销的几款微波炉是如何从天猫搜索结果中消失的。

阿里巴巴显然有能力决定卖家的成败。根据阿里巴巴提供给商家的数据,6月格兰仕天猫官方店铺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一半,网店的访问量下降37%。有“双十一”活动的11月,格兰仕销售额同比下降69%。

格兰仕于秋天向广州一家法院提起了诉讼。该公司一名女发言人表示,天猫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违反了中国的《反垄断法》,给商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拼多多在去年11月与分析师的一次电话会议中称,由于竞争对手“逼迫商家选边站”,其网站上有逾1万个卖家业务受到了影响。

阿里巴巴发言人表示,一些较小的平台资源稀缺、服务有限,无法和我们所提供的相比,他们觉得扛不住了是可以理解的。其中一些平台选择诉苦作为一种商业策略,求诸于监管部门和法院,企图阻挠这个市场前进的速度,这最终是行不通的。

该发言人又说,如果一个品牌提供的产品适合消费者需要,并且价格在阿里巴巴平台具有竞争力,自然就会显示出来,这和其他平台无关。

然而,空调巨头美的(Midea)选择了与拼多多切断关系,此后该公司在天猫上的销售额持续攀升。

“他们肯定受到了阿里巴巴的施压,否则没理由得罪拼多多这样的销售渠道。”专注于科技行业的智库海豚(Haitun)的首席执行官李成东说,“在中国电商行业,强制独家交易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美的一名发言人则否认该公司受到了阿里巴巴的施压。

李成东表示,5年前,阿里巴巴成功利用同样的手段阻止服装品牌在京东销售。他说:“京东的服装业务一直没有完全发展起来。”

2017年,京东对阿里巴巴提起诉讼,称其滥用市场地位阻止商家在京东销售。据知情人士透露,拼多多和唯品会(Vipshop)后来加入了这起诉讼——阿里巴巴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Tencent)对这三家公司都有投资。

但此案一直拖着,阿里巴巴的律师花了两年的时间主张此案的管辖权应从北京转移到其总部所在地杭州。去年7月,这项异议被法院驳回。

相关案件在法院进展缓慢,而监管机构在这个问题上一样难以有作为。去年《电子商务法》生效实施,商家原本希望这部新法律能够遏制他们所依赖的平台实施胁迫的能力,但律师表示该法律在具体实施方面仍不明晰。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的薛军教授是该法案的起草者之一,他表示有效的监管方法仍然缺位。薛军说:“在线下,这类独家协议非常常见,但我们目前处于平台时代。”

到目前为止,因强迫商户在不同平台之间做出选择而受到处罚的只有送餐公司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的一些地方合作商,他们强迫餐厅撤离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Ele.me)。

但去年11月,市场监管机构明确表示他们正将重点转向电商领域。据国有媒体澎湃新闻(The Paper)报道,在与阿里巴巴及其他主要平台的高管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监司司长梁艾福告诉与会者,总局将展开一项调查。他表示:“互联网领域的‘二选一’、‘独家交易’是《电子商务法》明确禁止的行为,也违反《反垄断法》。”

本月,监管机构提出了《反垄断法》的一些修订意见,这可能有助于他们更好地监管在过去10年里迅猛发展的大型互联网公司。

Hu表示,两天的选择期过去后,他工厂天猫店的流量开始下降。根据阿里巴巴的数据,6月份该店流量下降了一半。11月份,其销售额同比减少三分之二。

这家工厂已被迫减产,Hu要求不要透露工厂名称,以免激起进一步报复。他说:“否则我们会有更大的问题。如果他们再打击我们,我们的公司就会破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阿里巴巴还是拼多多?中国电商卖家被逼二选一

发布日期:2020-01-16 08:14
摘要: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网购市场,“二选一”成了家常便饭,不少商家面临在主要平台中只能选择一个平台开店的难题。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南方一间占了两层楼的工厂里,Mark Hu每月通过受阿里巴巴(Alibaba)和拼多多(Pinduoduo)管理的网店,从自己的电脑上卖出数千台家用电器。

但去年6月,这位28岁的青年说,他被逼迫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据说阿里巴巴告诉他,除非他关掉在拼多多的网店,否则在阿里巴巴的天猫(Tmall)平台上,网购用户不会再被引导到他的产品。

他说他有两天的时间做出选择。他说:“拼多多约占我们销售额的三分之一,而天猫占三分之二。”他补充称:“我们是一家工厂;如果我们马上关闭拼多多,就会有问题。”

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网购市场,Hu的遭遇正变得越来越普遍。阿里巴巴正在反击拼多多,后者通过大幅折扣、各种活动和团购,迅速将年度用户数量发展到5.36亿,相当于阿里巴巴中国总用户数6.93亿的四分之三。它取代了拥有3.34亿用户的京东(JD.com),成为阿里巴巴最主要的电商竞争对手。

据一些商家表示,作为回应,阿里巴巴要求他们“二选一”——这种策略已导致两起反竞争行为诉讼。

其中一起是全球最大的微波炉制造商格兰仕集团(Galanz Group)提起的——它是少数敢于公开发声反对阿里巴巴施压的公司之一。

这家公司位于广东省的工厂每天生产逾10万台微波炉,雇用2万名员工。该公司表示,与阿里巴巴之间的纠葛始于其总裁梁昭贤访问拼多多总部并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

该公司表示,不久之后阿里巴巴的算法就开始让访问格兰仕天猫商店的客流量减少。在618年中大促活动的前一天,越来越火大的格兰仕总部开始发公告谴责阿里巴巴,前后共发了8篇,还发了一段视频显示其热销的几款微波炉是如何从天猫搜索结果中消失的。

阿里巴巴显然有能力决定卖家的成败。根据阿里巴巴提供给商家的数据,6月格兰仕天猫官方店铺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一半,网店的访问量下降37%。有“双十一”活动的11月,格兰仕销售额同比下降69%。

格兰仕于秋天向广州一家法院提起了诉讼。该公司一名女发言人表示,天猫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违反了中国的《反垄断法》,给商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拼多多在去年11月与分析师的一次电话会议中称,由于竞争对手“逼迫商家选边站”,其网站上有逾1万个卖家业务受到了影响。

阿里巴巴发言人表示,一些较小的平台资源稀缺、服务有限,无法和我们所提供的相比,他们觉得扛不住了是可以理解的。其中一些平台选择诉苦作为一种商业策略,求诸于监管部门和法院,企图阻挠这个市场前进的速度,这最终是行不通的。

该发言人又说,如果一个品牌提供的产品适合消费者需要,并且价格在阿里巴巴平台具有竞争力,自然就会显示出来,这和其他平台无关。

然而,空调巨头美的(Midea)选择了与拼多多切断关系,此后该公司在天猫上的销售额持续攀升。

“他们肯定受到了阿里巴巴的施压,否则没理由得罪拼多多这样的销售渠道。”专注于科技行业的智库海豚(Haitun)的首席执行官李成东说,“在中国电商行业,强制独家交易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美的一名发言人则否认该公司受到了阿里巴巴的施压。

李成东表示,5年前,阿里巴巴成功利用同样的手段阻止服装品牌在京东销售。他说:“京东的服装业务一直没有完全发展起来。”

2017年,京东对阿里巴巴提起诉讼,称其滥用市场地位阻止商家在京东销售。据知情人士透露,拼多多和唯品会(Vipshop)后来加入了这起诉讼——阿里巴巴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Tencent)对这三家公司都有投资。

但此案一直拖着,阿里巴巴的律师花了两年的时间主张此案的管辖权应从北京转移到其总部所在地杭州。去年7月,这项异议被法院驳回。

相关案件在法院进展缓慢,而监管机构在这个问题上一样难以有作为。去年《电子商务法》生效实施,商家原本希望这部新法律能够遏制他们所依赖的平台实施胁迫的能力,但律师表示该法律在具体实施方面仍不明晰。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的薛军教授是该法案的起草者之一,他表示有效的监管方法仍然缺位。薛军说:“在线下,这类独家协议非常常见,但我们目前处于平台时代。”

到目前为止,因强迫商户在不同平台之间做出选择而受到处罚的只有送餐公司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的一些地方合作商,他们强迫餐厅撤离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Ele.me)。

但去年11月,市场监管机构明确表示他们正将重点转向电商领域。据国有媒体澎湃新闻(The Paper)报道,在与阿里巴巴及其他主要平台的高管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监司司长梁艾福告诉与会者,总局将展开一项调查。他表示:“互联网领域的‘二选一’、‘独家交易’是《电子商务法》明确禁止的行为,也违反《反垄断法》。”

本月,监管机构提出了《反垄断法》的一些修订意见,这可能有助于他们更好地监管在过去10年里迅猛发展的大型互联网公司。

Hu表示,两天的选择期过去后,他工厂天猫店的流量开始下降。根据阿里巴巴的数据,6月份该店流量下降了一半。11月份,其销售额同比减少三分之二。

这家工厂已被迫减产,Hu要求不要透露工厂名称,以免激起进一步报复。他说:“否则我们会有更大的问题。如果他们再打击我们,我们的公司就会破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网购市场,“二选一”成了家常便饭,不少商家面临在主要平台中只能选择一个平台开店的难题。



瑞恩•麦克莫罗 , Nian Liu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南方一间占了两层楼的工厂里,Mark Hu每月通过受阿里巴巴(Alibaba)和拼多多(Pinduoduo)管理的网店,从自己的电脑上卖出数千台家用电器。

但去年6月,这位28岁的青年说,他被逼迫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据说阿里巴巴告诉他,除非他关掉在拼多多的网店,否则在阿里巴巴的天猫(Tmall)平台上,网购用户不会再被引导到他的产品。

他说他有两天的时间做出选择。他说:“拼多多约占我们销售额的三分之一,而天猫占三分之二。”他补充称:“我们是一家工厂;如果我们马上关闭拼多多,就会有问题。”

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网购市场,Hu的遭遇正变得越来越普遍。阿里巴巴正在反击拼多多,后者通过大幅折扣、各种活动和团购,迅速将年度用户数量发展到5.36亿,相当于阿里巴巴中国总用户数6.93亿的四分之三。它取代了拥有3.34亿用户的京东(JD.com),成为阿里巴巴最主要的电商竞争对手。

据一些商家表示,作为回应,阿里巴巴要求他们“二选一”——这种策略已导致两起反竞争行为诉讼。

其中一起是全球最大的微波炉制造商格兰仕集团(Galanz Group)提起的——它是少数敢于公开发声反对阿里巴巴施压的公司之一。

这家公司位于广东省的工厂每天生产逾10万台微波炉,雇用2万名员工。该公司表示,与阿里巴巴之间的纠葛始于其总裁梁昭贤访问拼多多总部并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

该公司表示,不久之后阿里巴巴的算法就开始让访问格兰仕天猫商店的客流量减少。在618年中大促活动的前一天,越来越火大的格兰仕总部开始发公告谴责阿里巴巴,前后共发了8篇,还发了一段视频显示其热销的几款微波炉是如何从天猫搜索结果中消失的。

阿里巴巴显然有能力决定卖家的成败。根据阿里巴巴提供给商家的数据,6月格兰仕天猫官方店铺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一半,网店的访问量下降37%。有“双十一”活动的11月,格兰仕销售额同比下降69%。

格兰仕于秋天向广州一家法院提起了诉讼。该公司一名女发言人表示,天猫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违反了中国的《反垄断法》,给商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拼多多在去年11月与分析师的一次电话会议中称,由于竞争对手“逼迫商家选边站”,其网站上有逾1万个卖家业务受到了影响。

阿里巴巴发言人表示,一些较小的平台资源稀缺、服务有限,无法和我们所提供的相比,他们觉得扛不住了是可以理解的。其中一些平台选择诉苦作为一种商业策略,求诸于监管部门和法院,企图阻挠这个市场前进的速度,这最终是行不通的。

该发言人又说,如果一个品牌提供的产品适合消费者需要,并且价格在阿里巴巴平台具有竞争力,自然就会显示出来,这和其他平台无关。

然而,空调巨头美的(Midea)选择了与拼多多切断关系,此后该公司在天猫上的销售额持续攀升。

“他们肯定受到了阿里巴巴的施压,否则没理由得罪拼多多这样的销售渠道。”专注于科技行业的智库海豚(Haitun)的首席执行官李成东说,“在中国电商行业,强制独家交易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美的一名发言人则否认该公司受到了阿里巴巴的施压。

李成东表示,5年前,阿里巴巴成功利用同样的手段阻止服装品牌在京东销售。他说:“京东的服装业务一直没有完全发展起来。”

2017年,京东对阿里巴巴提起诉讼,称其滥用市场地位阻止商家在京东销售。据知情人士透露,拼多多和唯品会(Vipshop)后来加入了这起诉讼——阿里巴巴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Tencent)对这三家公司都有投资。

但此案一直拖着,阿里巴巴的律师花了两年的时间主张此案的管辖权应从北京转移到其总部所在地杭州。去年7月,这项异议被法院驳回。

相关案件在法院进展缓慢,而监管机构在这个问题上一样难以有作为。去年《电子商务法》生效实施,商家原本希望这部新法律能够遏制他们所依赖的平台实施胁迫的能力,但律师表示该法律在具体实施方面仍不明晰。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的薛军教授是该法案的起草者之一,他表示有效的监管方法仍然缺位。薛军说:“在线下,这类独家协议非常常见,但我们目前处于平台时代。”

到目前为止,因强迫商户在不同平台之间做出选择而受到处罚的只有送餐公司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的一些地方合作商,他们强迫餐厅撤离阿里巴巴旗下的饿了么(Ele.me)。

但去年11月,市场监管机构明确表示他们正将重点转向电商领域。据国有媒体澎湃新闻(The Paper)报道,在与阿里巴巴及其他主要平台的高管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监司司长梁艾福告诉与会者,总局将展开一项调查。他表示:“互联网领域的‘二选一’、‘独家交易’是《电子商务法》明确禁止的行为,也违反《反垄断法》。”

本月,监管机构提出了《反垄断法》的一些修订意见,这可能有助于他们更好地监管在过去10年里迅猛发展的大型互联网公司。

Hu表示,两天的选择期过去后,他工厂天猫店的流量开始下降。根据阿里巴巴的数据,6月份该店流量下降了一半。11月份,其销售额同比减少三分之二。

这家工厂已被迫减产,Hu要求不要透露工厂名称,以免激起进一步报复。他说:“否则我们会有更大的问题。如果他们再打击我们,我们的公司就会破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