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把美国用无人机定点清除苏莱曼尼之举说成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模式,是一种言过其实之说或夸张之辞。



撰文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美军无人机猎杀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旅长苏莱曼尼少将,不仅在地缘政治上投下一枚重磅炸弹,也让许多中国人尤其是那些讨厌专制统治的网民欢呼不已,认为美国终于开启一种新型战争模式,可以不用像传统战争那样花很高成本,就能对独裁者或者专制政权达到最大的威慑效果。他们希望美国用这种方式,将世界上的独裁者一个一个干掉。一些国际关系研究者,虽然不持特定价值观,但也认可美国此次举动,可能会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形式。

在价值的层面上,我和这些网民一样,支持美国在全球行使正义,将地球上的独裁者和恐怖分子绳之以法,但价值归价值,如果从技术角度探讨,美军今次行动是否创造了一种现代战争的新形式,敲响了传统战争的“丧钟”,还不能过早下结论。

我们对战争的通俗理解是一种成规模的武力厮杀。虽然现在战争的内涵和外延在不断扩大,并在比喻的意义上常把两国在经济、科技等领域的高强度对抗看成经济战或科技战,但人们谈到战争,指的还是战场上“真刀真枪”的热战。无人机对重点人物的定点清除模式,虽然使用的也是武力,但至少在目前,它尚不能代替或颠覆上面说的战场“热战”,因此,它能否称为“战争”,争议很大。有人将美国这次行动看作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可多数人并不以为,连特朗普也说,这不是战争,而是制止战争。原因在于,此种做法以前也用在对本•拉登和巴格达迪等人身上,而那两次舆论没有把它们看成战争;而且,我们说起战争时,隐含着一个前提,即需要一个最少规模的量。比如,在古代,一个侠客受官方指令刺杀对方首领,可能会引发双方的战争,但该行为本身,还不是战争,只能称作“偷袭”或“暗杀”。

现在战争和武器同冷兵器时期相比,当然有天壤之别,可是,对战争的认定,本质并未有多大改变,甚至没有变化,必须至少是规模化的武力比拼。单次的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不能算作战争,除非是在一场连续的作战中,但也只能说是战争的一部分,即在战争中投入了无人机这种现代高科技武器。它构不成战争的主要方式,除非未来的战争是一种无人机群的作战。

美军能用无人机将自己不喜欢的敌人一个一个清除,这确实反映了美军的强大和高科技武器的先进,对世界上的一些独裁者产生心理冲击力,从而减少他们的作恶。然而,不能把这种武器的作用无限夸大,当作神器,无所不能,指那打那。无人机要发挥定点清除作用,有赖一个强大的情报系统。苏莱曼尼的被杀,从已透露的信息看,准确的情报起了重要作用。没有强大的情报能力,要猎杀像苏莱曼尼这样的人物不是手到擒来的。

另一方面,如果把无人机的定点清除看作作战方式的改变,还将产生伦理上的麻烦。尽管许多人为美军的行动叫好,认为苏莱曼尼就该被杀,但也有不少人反对美国采取这种手段对付一国政治人物。在后者看来,苏莱曼尼固然不是好人,他的确有可能像白宫说的,在策划针对美国人的恐怖活动,但是否能把他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以及是否到了要用此种方式消灭他的程度,即使在美国国内也有激烈争议。因为,如果一个国家自诩军力强大可以随意将威慑自身安全的他国政治人物冠之不好的名号定点清除,是不是就陷入了像有人指责特朗普的“国家恐怖主义”?

前面指出了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对一些独裁者有很大威慑力,然而对方如果掌握着核武,情形可能例外;也就是说,用它来对付非核国家的独裁者,虽然会引发伦理争议,但能起到威慑作用,可对有核国家的独裁者,震慑效果可能就不大。原因在于,一旦这类独裁者被无人机发射的导弹干掉,他掌控的核按钮很可能落入好战分子手中。独裁者虽然对人民残酷无情,但为维持统治,一般不会主动发动战争,如果独裁者被无人机杀掉,很难说继任者会不会用核武做赌注,做出疯狂举动。正是考虑到这一点,定点清除不适合用在有核国家的独裁者身上。这样,很可能刺激一众大小国家独裁者寻求开发核武,将核武当作护身符。

尤其是,美军的定点清除做法充其量可以用来针对像伊朗这样的对手,它不敢也不可能用在中俄等国。虽然伊朗也算中东的地区强国,其军力被相关机构排在全球第14位,但相较美军,还差了几个层级。美国在军事上要推翻伊朗政权,尽管不能说易如反掌,然而也不是太困难的事。可中俄不同,虽然这两国和美国的军力也有差距,然而基本可以和美国列在同一层级。

但几乎可以肯定,美国不可能这样对中俄,撇开道义不谈,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假如美国要定点清除这两国的哪个政要,会引来对方用同样手段的对等报复,且不论还有其他严重政治后果。这是不符合美国根本国家利益的,任何美国总统都不会这么做。就好像它们之间的核武器确保互相推毁从而构成核恐怖平衡一样,导致有核国家特别是有核大国难打核战争。在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问题上,美中俄也构成了一种“恐怖平衡”,如果今天你用无人机定点清除我的领导人,明天我用无人机定点清除你的领导人。因此,除非美国打算用它来引爆一场和中俄的真正战争,否则,只能采取其他方式或手段来对付中俄。

以上分析表明,中国国内或汉语世界把美国用无人机定点清除苏莱曼尼的举动说成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模式,是一种言过其实之说或夸张之辞。它在未来有可能会发展成为一种战争方式,但现在还不是。考察人类的战争史和武器史会发现,从古代的战争到现在的战争,从冷兵器到热兵器,尽管杀人武器越来越先进,但战争的本质几乎没有改变,只不过过去拼的是人的体力,现在拼的是机器的性能。随着AI、大数据等人工智能的发展,它们会越来越多地运用在军事上,未来的战争可能不需要人参与,成为一场无人机的大比拼,但现在这种单个的定点清除方式还不能称为战争,当然也就不是一种战争样式,至多它只是一种战争萌芽。

事实上,把无人机运用于战争称为混合战争可能更恰当。现在战争不只是表现在战场上的真刀真枪的对干,还处于而且越来越处于我们称为经济战、金融战、科技战、网络战、情报战、舆论战的无硝烟的“战场”上,仅仅从这个意义上,无人机的定点清除可以看作一种新的战争手段。即使在传统的狭义战争中,各种先进武器也轮番上场,无人机只是一种。此次美国猎杀苏莱曼尼,无人机上就搭载了导弹,是无人机发射导弹杀死了苏莱曼尼。所以,虽然无人机的功劳很大,但若没有导弹,无人机是杀不了苏莱曼尼的。

故从可见未来看,无人机也许会更多地派上非传统的“战场”,起到别的武器代替不了的杀人作用。但真正决定战争命运乃至一个政权命运的,还是传统的战争态势,即战场上兵力和武器的厮杀。无人机的定点清除可以用来对付中小国家和非国家的组织和集团,但对像中俄这样的大国,无人机是长时期都派不上用场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定点清除终结传统战争?

发布日期:2020-01-14 07:45
摘要:把美国用无人机定点清除苏莱曼尼之举说成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模式,是一种言过其实之说或夸张之辞。



撰文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美军无人机猎杀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旅长苏莱曼尼少将,不仅在地缘政治上投下一枚重磅炸弹,也让许多中国人尤其是那些讨厌专制统治的网民欢呼不已,认为美国终于开启一种新型战争模式,可以不用像传统战争那样花很高成本,就能对独裁者或者专制政权达到最大的威慑效果。他们希望美国用这种方式,将世界上的独裁者一个一个干掉。一些国际关系研究者,虽然不持特定价值观,但也认可美国此次举动,可能会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形式。

在价值的层面上,我和这些网民一样,支持美国在全球行使正义,将地球上的独裁者和恐怖分子绳之以法,但价值归价值,如果从技术角度探讨,美军今次行动是否创造了一种现代战争的新形式,敲响了传统战争的“丧钟”,还不能过早下结论。

我们对战争的通俗理解是一种成规模的武力厮杀。虽然现在战争的内涵和外延在不断扩大,并在比喻的意义上常把两国在经济、科技等领域的高强度对抗看成经济战或科技战,但人们谈到战争,指的还是战场上“真刀真枪”的热战。无人机对重点人物的定点清除模式,虽然使用的也是武力,但至少在目前,它尚不能代替或颠覆上面说的战场“热战”,因此,它能否称为“战争”,争议很大。有人将美国这次行动看作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可多数人并不以为,连特朗普也说,这不是战争,而是制止战争。原因在于,此种做法以前也用在对本•拉登和巴格达迪等人身上,而那两次舆论没有把它们看成战争;而且,我们说起战争时,隐含着一个前提,即需要一个最少规模的量。比如,在古代,一个侠客受官方指令刺杀对方首领,可能会引发双方的战争,但该行为本身,还不是战争,只能称作“偷袭”或“暗杀”。

现在战争和武器同冷兵器时期相比,当然有天壤之别,可是,对战争的认定,本质并未有多大改变,甚至没有变化,必须至少是规模化的武力比拼。单次的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不能算作战争,除非是在一场连续的作战中,但也只能说是战争的一部分,即在战争中投入了无人机这种现代高科技武器。它构不成战争的主要方式,除非未来的战争是一种无人机群的作战。

美军能用无人机将自己不喜欢的敌人一个一个清除,这确实反映了美军的强大和高科技武器的先进,对世界上的一些独裁者产生心理冲击力,从而减少他们的作恶。然而,不能把这种武器的作用无限夸大,当作神器,无所不能,指那打那。无人机要发挥定点清除作用,有赖一个强大的情报系统。苏莱曼尼的被杀,从已透露的信息看,准确的情报起了重要作用。没有强大的情报能力,要猎杀像苏莱曼尼这样的人物不是手到擒来的。

另一方面,如果把无人机的定点清除看作作战方式的改变,还将产生伦理上的麻烦。尽管许多人为美军的行动叫好,认为苏莱曼尼就该被杀,但也有不少人反对美国采取这种手段对付一国政治人物。在后者看来,苏莱曼尼固然不是好人,他的确有可能像白宫说的,在策划针对美国人的恐怖活动,但是否能把他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以及是否到了要用此种方式消灭他的程度,即使在美国国内也有激烈争议。因为,如果一个国家自诩军力强大可以随意将威慑自身安全的他国政治人物冠之不好的名号定点清除,是不是就陷入了像有人指责特朗普的“国家恐怖主义”?

前面指出了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对一些独裁者有很大威慑力,然而对方如果掌握着核武,情形可能例外;也就是说,用它来对付非核国家的独裁者,虽然会引发伦理争议,但能起到威慑作用,可对有核国家的独裁者,震慑效果可能就不大。原因在于,一旦这类独裁者被无人机发射的导弹干掉,他掌控的核按钮很可能落入好战分子手中。独裁者虽然对人民残酷无情,但为维持统治,一般不会主动发动战争,如果独裁者被无人机杀掉,很难说继任者会不会用核武做赌注,做出疯狂举动。正是考虑到这一点,定点清除不适合用在有核国家的独裁者身上。这样,很可能刺激一众大小国家独裁者寻求开发核武,将核武当作护身符。

尤其是,美军的定点清除做法充其量可以用来针对像伊朗这样的对手,它不敢也不可能用在中俄等国。虽然伊朗也算中东的地区强国,其军力被相关机构排在全球第14位,但相较美军,还差了几个层级。美国在军事上要推翻伊朗政权,尽管不能说易如反掌,然而也不是太困难的事。可中俄不同,虽然这两国和美国的军力也有差距,然而基本可以和美国列在同一层级。

但几乎可以肯定,美国不可能这样对中俄,撇开道义不谈,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假如美国要定点清除这两国的哪个政要,会引来对方用同样手段的对等报复,且不论还有其他严重政治后果。这是不符合美国根本国家利益的,任何美国总统都不会这么做。就好像它们之间的核武器确保互相推毁从而构成核恐怖平衡一样,导致有核国家特别是有核大国难打核战争。在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问题上,美中俄也构成了一种“恐怖平衡”,如果今天你用无人机定点清除我的领导人,明天我用无人机定点清除你的领导人。因此,除非美国打算用它来引爆一场和中俄的真正战争,否则,只能采取其他方式或手段来对付中俄。

以上分析表明,中国国内或汉语世界把美国用无人机定点清除苏莱曼尼的举动说成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模式,是一种言过其实之说或夸张之辞。它在未来有可能会发展成为一种战争方式,但现在还不是。考察人类的战争史和武器史会发现,从古代的战争到现在的战争,从冷兵器到热兵器,尽管杀人武器越来越先进,但战争的本质几乎没有改变,只不过过去拼的是人的体力,现在拼的是机器的性能。随着AI、大数据等人工智能的发展,它们会越来越多地运用在军事上,未来的战争可能不需要人参与,成为一场无人机的大比拼,但现在这种单个的定点清除方式还不能称为战争,当然也就不是一种战争样式,至多它只是一种战争萌芽。

事实上,把无人机运用于战争称为混合战争可能更恰当。现在战争不只是表现在战场上的真刀真枪的对干,还处于而且越来越处于我们称为经济战、金融战、科技战、网络战、情报战、舆论战的无硝烟的“战场”上,仅仅从这个意义上,无人机的定点清除可以看作一种新的战争手段。即使在传统的狭义战争中,各种先进武器也轮番上场,无人机只是一种。此次美国猎杀苏莱曼尼,无人机上就搭载了导弹,是无人机发射导弹杀死了苏莱曼尼。所以,虽然无人机的功劳很大,但若没有导弹,无人机是杀不了苏莱曼尼的。

故从可见未来看,无人机也许会更多地派上非传统的“战场”,起到别的武器代替不了的杀人作用。但真正决定战争命运乃至一个政权命运的,还是传统的战争态势,即战场上兵力和武器的厮杀。无人机的定点清除可以用来对付中小国家和非国家的组织和集团,但对像中俄这样的大国,无人机是长时期都派不上用场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把美国用无人机定点清除苏莱曼尼之举说成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模式,是一种言过其实之说或夸张之辞。



撰文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美军无人机猎杀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旅长苏莱曼尼少将,不仅在地缘政治上投下一枚重磅炸弹,也让许多中国人尤其是那些讨厌专制统治的网民欢呼不已,认为美国终于开启一种新型战争模式,可以不用像传统战争那样花很高成本,就能对独裁者或者专制政权达到最大的威慑效果。他们希望美国用这种方式,将世界上的独裁者一个一个干掉。一些国际关系研究者,虽然不持特定价值观,但也认可美国此次举动,可能会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形式。

在价值的层面上,我和这些网民一样,支持美国在全球行使正义,将地球上的独裁者和恐怖分子绳之以法,但价值归价值,如果从技术角度探讨,美军今次行动是否创造了一种现代战争的新形式,敲响了传统战争的“丧钟”,还不能过早下结论。

我们对战争的通俗理解是一种成规模的武力厮杀。虽然现在战争的内涵和外延在不断扩大,并在比喻的意义上常把两国在经济、科技等领域的高强度对抗看成经济战或科技战,但人们谈到战争,指的还是战场上“真刀真枪”的热战。无人机对重点人物的定点清除模式,虽然使用的也是武力,但至少在目前,它尚不能代替或颠覆上面说的战场“热战”,因此,它能否称为“战争”,争议很大。有人将美国这次行动看作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可多数人并不以为,连特朗普也说,这不是战争,而是制止战争。原因在于,此种做法以前也用在对本•拉登和巴格达迪等人身上,而那两次舆论没有把它们看成战争;而且,我们说起战争时,隐含着一个前提,即需要一个最少规模的量。比如,在古代,一个侠客受官方指令刺杀对方首领,可能会引发双方的战争,但该行为本身,还不是战争,只能称作“偷袭”或“暗杀”。

现在战争和武器同冷兵器时期相比,当然有天壤之别,可是,对战争的认定,本质并未有多大改变,甚至没有变化,必须至少是规模化的武力比拼。单次的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不能算作战争,除非是在一场连续的作战中,但也只能说是战争的一部分,即在战争中投入了无人机这种现代高科技武器。它构不成战争的主要方式,除非未来的战争是一种无人机群的作战。

美军能用无人机将自己不喜欢的敌人一个一个清除,这确实反映了美军的强大和高科技武器的先进,对世界上的一些独裁者产生心理冲击力,从而减少他们的作恶。然而,不能把这种武器的作用无限夸大,当作神器,无所不能,指那打那。无人机要发挥定点清除作用,有赖一个强大的情报系统。苏莱曼尼的被杀,从已透露的信息看,准确的情报起了重要作用。没有强大的情报能力,要猎杀像苏莱曼尼这样的人物不是手到擒来的。

另一方面,如果把无人机的定点清除看作作战方式的改变,还将产生伦理上的麻烦。尽管许多人为美军的行动叫好,认为苏莱曼尼就该被杀,但也有不少人反对美国采取这种手段对付一国政治人物。在后者看来,苏莱曼尼固然不是好人,他的确有可能像白宫说的,在策划针对美国人的恐怖活动,但是否能把他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以及是否到了要用此种方式消灭他的程度,即使在美国国内也有激烈争议。因为,如果一个国家自诩军力强大可以随意将威慑自身安全的他国政治人物冠之不好的名号定点清除,是不是就陷入了像有人指责特朗普的“国家恐怖主义”?

前面指出了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对一些独裁者有很大威慑力,然而对方如果掌握着核武,情形可能例外;也就是说,用它来对付非核国家的独裁者,虽然会引发伦理争议,但能起到威慑作用,可对有核国家的独裁者,震慑效果可能就不大。原因在于,一旦这类独裁者被无人机发射的导弹干掉,他掌控的核按钮很可能落入好战分子手中。独裁者虽然对人民残酷无情,但为维持统治,一般不会主动发动战争,如果独裁者被无人机杀掉,很难说继任者会不会用核武做赌注,做出疯狂举动。正是考虑到这一点,定点清除不适合用在有核国家的独裁者身上。这样,很可能刺激一众大小国家独裁者寻求开发核武,将核武当作护身符。

尤其是,美军的定点清除做法充其量可以用来针对像伊朗这样的对手,它不敢也不可能用在中俄等国。虽然伊朗也算中东的地区强国,其军力被相关机构排在全球第14位,但相较美军,还差了几个层级。美国在军事上要推翻伊朗政权,尽管不能说易如反掌,然而也不是太困难的事。可中俄不同,虽然这两国和美国的军力也有差距,然而基本可以和美国列在同一层级。

但几乎可以肯定,美国不可能这样对中俄,撇开道义不谈,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假如美国要定点清除这两国的哪个政要,会引来对方用同样手段的对等报复,且不论还有其他严重政治后果。这是不符合美国根本国家利益的,任何美国总统都不会这么做。就好像它们之间的核武器确保互相推毁从而构成核恐怖平衡一样,导致有核国家特别是有核大国难打核战争。在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问题上,美中俄也构成了一种“恐怖平衡”,如果今天你用无人机定点清除我的领导人,明天我用无人机定点清除你的领导人。因此,除非美国打算用它来引爆一场和中俄的真正战争,否则,只能采取其他方式或手段来对付中俄。

以上分析表明,中国国内或汉语世界把美国用无人机定点清除苏莱曼尼的举动说成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模式,是一种言过其实之说或夸张之辞。它在未来有可能会发展成为一种战争方式,但现在还不是。考察人类的战争史和武器史会发现,从古代的战争到现在的战争,从冷兵器到热兵器,尽管杀人武器越来越先进,但战争的本质几乎没有改变,只不过过去拼的是人的体力,现在拼的是机器的性能。随着AI、大数据等人工智能的发展,它们会越来越多地运用在军事上,未来的战争可能不需要人参与,成为一场无人机的大比拼,但现在这种单个的定点清除方式还不能称为战争,当然也就不是一种战争样式,至多它只是一种战争萌芽。

事实上,把无人机运用于战争称为混合战争可能更恰当。现在战争不只是表现在战场上的真刀真枪的对干,还处于而且越来越处于我们称为经济战、金融战、科技战、网络战、情报战、舆论战的无硝烟的“战场”上,仅仅从这个意义上,无人机的定点清除可以看作一种新的战争手段。即使在传统的狭义战争中,各种先进武器也轮番上场,无人机只是一种。此次美国猎杀苏莱曼尼,无人机上就搭载了导弹,是无人机发射导弹杀死了苏莱曼尼。所以,虽然无人机的功劳很大,但若没有导弹,无人机是杀不了苏莱曼尼的。

故从可见未来看,无人机也许会更多地派上非传统的“战场”,起到别的武器代替不了的杀人作用。但真正决定战争命运乃至一个政权命运的,还是传统的战争态势,即战场上兵力和武器的厮杀。无人机的定点清除可以用来对付中小国家和非国家的组织和集团,但对像中俄这样的大国,无人机是长时期都派不上用场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定点清除终结传统战争?

发布日期:2020-01-14 07:45
摘要:把美国用无人机定点清除苏莱曼尼之举说成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模式,是一种言过其实之说或夸张之辞。



撰文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美军无人机猎杀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旅长苏莱曼尼少将,不仅在地缘政治上投下一枚重磅炸弹,也让许多中国人尤其是那些讨厌专制统治的网民欢呼不已,认为美国终于开启一种新型战争模式,可以不用像传统战争那样花很高成本,就能对独裁者或者专制政权达到最大的威慑效果。他们希望美国用这种方式,将世界上的独裁者一个一个干掉。一些国际关系研究者,虽然不持特定价值观,但也认可美国此次举动,可能会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形式。

在价值的层面上,我和这些网民一样,支持美国在全球行使正义,将地球上的独裁者和恐怖分子绳之以法,但价值归价值,如果从技术角度探讨,美军今次行动是否创造了一种现代战争的新形式,敲响了传统战争的“丧钟”,还不能过早下结论。

我们对战争的通俗理解是一种成规模的武力厮杀。虽然现在战争的内涵和外延在不断扩大,并在比喻的意义上常把两国在经济、科技等领域的高强度对抗看成经济战或科技战,但人们谈到战争,指的还是战场上“真刀真枪”的热战。无人机对重点人物的定点清除模式,虽然使用的也是武力,但至少在目前,它尚不能代替或颠覆上面说的战场“热战”,因此,它能否称为“战争”,争议很大。有人将美国这次行动看作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可多数人并不以为,连特朗普也说,这不是战争,而是制止战争。原因在于,此种做法以前也用在对本•拉登和巴格达迪等人身上,而那两次舆论没有把它们看成战争;而且,我们说起战争时,隐含着一个前提,即需要一个最少规模的量。比如,在古代,一个侠客受官方指令刺杀对方首领,可能会引发双方的战争,但该行为本身,还不是战争,只能称作“偷袭”或“暗杀”。

现在战争和武器同冷兵器时期相比,当然有天壤之别,可是,对战争的认定,本质并未有多大改变,甚至没有变化,必须至少是规模化的武力比拼。单次的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不能算作战争,除非是在一场连续的作战中,但也只能说是战争的一部分,即在战争中投入了无人机这种现代高科技武器。它构不成战争的主要方式,除非未来的战争是一种无人机群的作战。

美军能用无人机将自己不喜欢的敌人一个一个清除,这确实反映了美军的强大和高科技武器的先进,对世界上的一些独裁者产生心理冲击力,从而减少他们的作恶。然而,不能把这种武器的作用无限夸大,当作神器,无所不能,指那打那。无人机要发挥定点清除作用,有赖一个强大的情报系统。苏莱曼尼的被杀,从已透露的信息看,准确的情报起了重要作用。没有强大的情报能力,要猎杀像苏莱曼尼这样的人物不是手到擒来的。

另一方面,如果把无人机的定点清除看作作战方式的改变,还将产生伦理上的麻烦。尽管许多人为美军的行动叫好,认为苏莱曼尼就该被杀,但也有不少人反对美国采取这种手段对付一国政治人物。在后者看来,苏莱曼尼固然不是好人,他的确有可能像白宫说的,在策划针对美国人的恐怖活动,但是否能把他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以及是否到了要用此种方式消灭他的程度,即使在美国国内也有激烈争议。因为,如果一个国家自诩军力强大可以随意将威慑自身安全的他国政治人物冠之不好的名号定点清除,是不是就陷入了像有人指责特朗普的“国家恐怖主义”?

前面指出了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对一些独裁者有很大威慑力,然而对方如果掌握着核武,情形可能例外;也就是说,用它来对付非核国家的独裁者,虽然会引发伦理争议,但能起到威慑作用,可对有核国家的独裁者,震慑效果可能就不大。原因在于,一旦这类独裁者被无人机发射的导弹干掉,他掌控的核按钮很可能落入好战分子手中。独裁者虽然对人民残酷无情,但为维持统治,一般不会主动发动战争,如果独裁者被无人机杀掉,很难说继任者会不会用核武做赌注,做出疯狂举动。正是考虑到这一点,定点清除不适合用在有核国家的独裁者身上。这样,很可能刺激一众大小国家独裁者寻求开发核武,将核武当作护身符。

尤其是,美军的定点清除做法充其量可以用来针对像伊朗这样的对手,它不敢也不可能用在中俄等国。虽然伊朗也算中东的地区强国,其军力被相关机构排在全球第14位,但相较美军,还差了几个层级。美国在军事上要推翻伊朗政权,尽管不能说易如反掌,然而也不是太困难的事。可中俄不同,虽然这两国和美国的军力也有差距,然而基本可以和美国列在同一层级。

但几乎可以肯定,美国不可能这样对中俄,撇开道义不谈,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假如美国要定点清除这两国的哪个政要,会引来对方用同样手段的对等报复,且不论还有其他严重政治后果。这是不符合美国根本国家利益的,任何美国总统都不会这么做。就好像它们之间的核武器确保互相推毁从而构成核恐怖平衡一样,导致有核国家特别是有核大国难打核战争。在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问题上,美中俄也构成了一种“恐怖平衡”,如果今天你用无人机定点清除我的领导人,明天我用无人机定点清除你的领导人。因此,除非美国打算用它来引爆一场和中俄的真正战争,否则,只能采取其他方式或手段来对付中俄。

以上分析表明,中国国内或汉语世界把美国用无人机定点清除苏莱曼尼的举动说成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模式,是一种言过其实之说或夸张之辞。它在未来有可能会发展成为一种战争方式,但现在还不是。考察人类的战争史和武器史会发现,从古代的战争到现在的战争,从冷兵器到热兵器,尽管杀人武器越来越先进,但战争的本质几乎没有改变,只不过过去拼的是人的体力,现在拼的是机器的性能。随着AI、大数据等人工智能的发展,它们会越来越多地运用在军事上,未来的战争可能不需要人参与,成为一场无人机的大比拼,但现在这种单个的定点清除方式还不能称为战争,当然也就不是一种战争样式,至多它只是一种战争萌芽。

事实上,把无人机运用于战争称为混合战争可能更恰当。现在战争不只是表现在战场上的真刀真枪的对干,还处于而且越来越处于我们称为经济战、金融战、科技战、网络战、情报战、舆论战的无硝烟的“战场”上,仅仅从这个意义上,无人机的定点清除可以看作一种新的战争手段。即使在传统的狭义战争中,各种先进武器也轮番上场,无人机只是一种。此次美国猎杀苏莱曼尼,无人机上就搭载了导弹,是无人机发射导弹杀死了苏莱曼尼。所以,虽然无人机的功劳很大,但若没有导弹,无人机是杀不了苏莱曼尼的。

故从可见未来看,无人机也许会更多地派上非传统的“战场”,起到别的武器代替不了的杀人作用。但真正决定战争命运乃至一个政权命运的,还是传统的战争态势,即战场上兵力和武器的厮杀。无人机的定点清除可以用来对付中小国家和非国家的组织和集团,但对像中俄这样的大国,无人机是长时期都派不上用场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把美国用无人机定点清除苏莱曼尼之举说成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模式,是一种言过其实之说或夸张之辞。



撰文 | 邓聿文

OR--商业新媒体 】美军无人机猎杀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旅长苏莱曼尼少将,不仅在地缘政治上投下一枚重磅炸弹,也让许多中国人尤其是那些讨厌专制统治的网民欢呼不已,认为美国终于开启一种新型战争模式,可以不用像传统战争那样花很高成本,就能对独裁者或者专制政权达到最大的威慑效果。他们希望美国用这种方式,将世界上的独裁者一个一个干掉。一些国际关系研究者,虽然不持特定价值观,但也认可美国此次举动,可能会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形式。

在价值的层面上,我和这些网民一样,支持美国在全球行使正义,将地球上的独裁者和恐怖分子绳之以法,但价值归价值,如果从技术角度探讨,美军今次行动是否创造了一种现代战争的新形式,敲响了传统战争的“丧钟”,还不能过早下结论。

我们对战争的通俗理解是一种成规模的武力厮杀。虽然现在战争的内涵和外延在不断扩大,并在比喻的意义上常把两国在经济、科技等领域的高强度对抗看成经济战或科技战,但人们谈到战争,指的还是战场上“真刀真枪”的热战。无人机对重点人物的定点清除模式,虽然使用的也是武力,但至少在目前,它尚不能代替或颠覆上面说的战场“热战”,因此,它能否称为“战争”,争议很大。有人将美国这次行动看作真正意义上的战争,可多数人并不以为,连特朗普也说,这不是战争,而是制止战争。原因在于,此种做法以前也用在对本•拉登和巴格达迪等人身上,而那两次舆论没有把它们看成战争;而且,我们说起战争时,隐含着一个前提,即需要一个最少规模的量。比如,在古代,一个侠客受官方指令刺杀对方首领,可能会引发双方的战争,但该行为本身,还不是战争,只能称作“偷袭”或“暗杀”。

现在战争和武器同冷兵器时期相比,当然有天壤之别,可是,对战争的认定,本质并未有多大改变,甚至没有变化,必须至少是规模化的武力比拼。单次的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不能算作战争,除非是在一场连续的作战中,但也只能说是战争的一部分,即在战争中投入了无人机这种现代高科技武器。它构不成战争的主要方式,除非未来的战争是一种无人机群的作战。

美军能用无人机将自己不喜欢的敌人一个一个清除,这确实反映了美军的强大和高科技武器的先进,对世界上的一些独裁者产生心理冲击力,从而减少他们的作恶。然而,不能把这种武器的作用无限夸大,当作神器,无所不能,指那打那。无人机要发挥定点清除作用,有赖一个强大的情报系统。苏莱曼尼的被杀,从已透露的信息看,准确的情报起了重要作用。没有强大的情报能力,要猎杀像苏莱曼尼这样的人物不是手到擒来的。

另一方面,如果把无人机的定点清除看作作战方式的改变,还将产生伦理上的麻烦。尽管许多人为美军的行动叫好,认为苏莱曼尼就该被杀,但也有不少人反对美国采取这种手段对付一国政治人物。在后者看来,苏莱曼尼固然不是好人,他的确有可能像白宫说的,在策划针对美国人的恐怖活动,但是否能把他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以及是否到了要用此种方式消灭他的程度,即使在美国国内也有激烈争议。因为,如果一个国家自诩军力强大可以随意将威慑自身安全的他国政治人物冠之不好的名号定点清除,是不是就陷入了像有人指责特朗普的“国家恐怖主义”?

前面指出了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对一些独裁者有很大威慑力,然而对方如果掌握着核武,情形可能例外;也就是说,用它来对付非核国家的独裁者,虽然会引发伦理争议,但能起到威慑作用,可对有核国家的独裁者,震慑效果可能就不大。原因在于,一旦这类独裁者被无人机发射的导弹干掉,他掌控的核按钮很可能落入好战分子手中。独裁者虽然对人民残酷无情,但为维持统治,一般不会主动发动战争,如果独裁者被无人机杀掉,很难说继任者会不会用核武做赌注,做出疯狂举动。正是考虑到这一点,定点清除不适合用在有核国家的独裁者身上。这样,很可能刺激一众大小国家独裁者寻求开发核武,将核武当作护身符。

尤其是,美军的定点清除做法充其量可以用来针对像伊朗这样的对手,它不敢也不可能用在中俄等国。虽然伊朗也算中东的地区强国,其军力被相关机构排在全球第14位,但相较美军,还差了几个层级。美国在军事上要推翻伊朗政权,尽管不能说易如反掌,然而也不是太困难的事。可中俄不同,虽然这两国和美国的军力也有差距,然而基本可以和美国列在同一层级。

但几乎可以肯定,美国不可能这样对中俄,撇开道义不谈,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假如美国要定点清除这两国的哪个政要,会引来对方用同样手段的对等报复,且不论还有其他严重政治后果。这是不符合美国根本国家利益的,任何美国总统都不会这么做。就好像它们之间的核武器确保互相推毁从而构成核恐怖平衡一样,导致有核国家特别是有核大国难打核战争。在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问题上,美中俄也构成了一种“恐怖平衡”,如果今天你用无人机定点清除我的领导人,明天我用无人机定点清除你的领导人。因此,除非美国打算用它来引爆一场和中俄的真正战争,否则,只能采取其他方式或手段来对付中俄。

以上分析表明,中国国内或汉语世界把美国用无人机定点清除苏莱曼尼的举动说成颠覆或终结传统的战争模式,是一种言过其实之说或夸张之辞。它在未来有可能会发展成为一种战争方式,但现在还不是。考察人类的战争史和武器史会发现,从古代的战争到现在的战争,从冷兵器到热兵器,尽管杀人武器越来越先进,但战争的本质几乎没有改变,只不过过去拼的是人的体力,现在拼的是机器的性能。随着AI、大数据等人工智能的发展,它们会越来越多地运用在军事上,未来的战争可能不需要人参与,成为一场无人机的大比拼,但现在这种单个的定点清除方式还不能称为战争,当然也就不是一种战争样式,至多它只是一种战争萌芽。

事实上,把无人机运用于战争称为混合战争可能更恰当。现在战争不只是表现在战场上的真刀真枪的对干,还处于而且越来越处于我们称为经济战、金融战、科技战、网络战、情报战、舆论战的无硝烟的“战场”上,仅仅从这个意义上,无人机的定点清除可以看作一种新的战争手段。即使在传统的狭义战争中,各种先进武器也轮番上场,无人机只是一种。此次美国猎杀苏莱曼尼,无人机上就搭载了导弹,是无人机发射导弹杀死了苏莱曼尼。所以,虽然无人机的功劳很大,但若没有导弹,无人机是杀不了苏莱曼尼的。

故从可见未来看,无人机也许会更多地派上非传统的“战场”,起到别的武器代替不了的杀人作用。但真正决定战争命运乃至一个政权命运的,还是传统的战争态势,即战场上兵力和武器的厮杀。无人机的定点清除可以用来对付中小国家和非国家的组织和集团,但对像中俄这样的大国,无人机是长时期都派不上用场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