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孔子的失败,不仅在于理想主义,更在于他实现理想的方式。他见证了一个大时代的尾声。理解中国文明的底层逻辑,绕不开孔子。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此前两节,我们已经触及了封建制问题。厘清封建制的定义,意义何在?因为封建制的提前终结,导致了中国贵族制早衰,这为日后的皇权专制打下了基础。那么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中国封建制提前结束?

为什么中国封建制提前结束

在分析中国历史的时候,不少人第一反应总是谈到土地。确实,表面看来,在周朝封建制的崩溃中,土地制度是核心。周朝理论上是诸侯宗族,给予土地和百姓,诸侯承认周王朝权威,享有土地赋税的权力。不过,考虑到上古情况,土地多而人口少,其实这种分封很多时候只是形式上的,更类似武装殖民,诸侯的土地和百姓主要来自各自的军事征服和政治整合。

日本学者贝塚茂树认为,在春秋初期,随着王室实力下降,导致了周王朝也和诸侯交换封地,动摇了秩序根基,随后诸侯之间也往往为争夺封地动手,诸侯国内的贵族也是不断争夺土地,最后导致土地向大贵族集中。土地制度的变化,导致依附于大贵族的门客兴起,而且低一级的士与大夫也越来越不满,使得贵族制更难以为继。这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一方面鲁国“三桓”家族无视鲁国国君,划分势力,另一方面,他们的家臣,如阳虎之类,则从内部攫取“三桓”权力。

可以说,春秋寡头制度看起来最显赫时候,也是他们接近寿终正寝的时刻。甚至可以说,寡头制不是封建制终结的原因,而是封建制结束的现象。礼乐是周朝封建制的根基,其机制存在内部脆弱性,在其运行良好的时候,可以做到封建华夏,但是一旦运行出现问题,就会连续出现一连串问题。孔子对于礼崩乐坏的警惕,不是迂腐,恰恰准确预感随后野蛮时代的到来。

从根本上讲,在礼乐的世界,规则是从上而下,缺乏西欧封建的双向契约特征,面对变动的时候,弹性不足。礼乐的柔性道德规范,脆弱而单一,很容易在现实政治之前被抛弃,这从春秋的贵族战争过渡到战国的总体战争,也可见一斑。这种礼乐制度上的制度,从权利意义而言,与西欧等地封建制度存在不少落差。

西欧的封建制度(Feudalism)的基础,是罗马帝国消亡之后,在不同蛮族割据基础上建立的制度,依赖于习惯法,与军事能力结合。西欧封建制度并不依赖宗法制那样的血缘机制,而是依赖各主体在权利义务上的双向契约关系,这样的契约关系比起周朝封建更为复杂立体,也有助于从底层的自发秩序演化,彼此容易演化为网络状的契约关系,也就是俗称的“封臣的封臣不是封臣”。

原因就在,如前所言,中国的封建制度基于宗法制度,也就是通过血缘为核心来界定彼此关系。王国维就如此评价周人和商人的制度区别,在于通过礼仪规范使得上下变为道德公共体,“欲观周之所以定天下,必自其制度始矣。周人制度之在异于商者:一曰立子立嫡之制。由是而生宗法及丧服之制,并由是而有封建弟子之制,君天子臣诸侯之制。二曰庙数之制。三曰同姓不婚之制。此数者皆周之所以纲纪天下,其旨则在纳上下于道德,而合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庶民以成一道德之团体。周公制作之本意,实在于此。”

所谓礼,很多时候就是考量血统关系。我们常说国家,周朝就是一个国家,同时也是一个家,天子在宗法制度的顶端,以下是诸侯,以下是卿、大夫与士,最后则是各类民众。这种机制的外在形式之一,也就是礼乐,使得周人不仅绵延多年,而且影响了华夏文化。这就像齐景公问孔子如何治理国家,孔子就回答说,“做君主的要像君的样子,做臣子的要像臣的样子,做父亲的要像父亲的样子,做儿子的要像儿子的样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基于礼乐的封建制,一旦出现问题,就像一个多米诺骨牌一样,导致了秩序的崩溃。从天子到诸侯,从诸侯到世卿,从世卿到大夫,从大夫到士,再到没落贵族身份的各类说客策士,甚至后代底层暴民,礼乐系统一旦出现松动,权力的主宰就出现筑底竞争趋势,没有底线是最大的规则。随着贵族制度终结,随后出现新的平等,其实就是王权拆散有机社会、专制汲取散沙民众的结果,这也是战国儒家不如法家,秦朝灭六国,项羽不敌刘邦的根本原因。

重新审视封建

封建制的意义何在?通过封与建,实现了隔离,也使得社会更具备丰富与多样性。我们今天看到以孔子为首的诸子百家,可谓中国文化的最灿烂时刻,但这种喧嚣,其实建立于周人封建制多年积累之上。以孔子为例,他的出现并非偶然,宋国是殷商封地,鲁国是周公之子封地,两个地方都最好保留了先古时代的文化与元气。他身上,有宋人的执着,也有鲁人的真诚,可以说,两种文化成就了孔子。

也正因此,封建不等于落后,理解封建之有无,才算开始真正理解文明。说起来,日本封建制度,同样维持到近代,为日本现代转型提供了不少历史资源。很多人都认为日本是模仿中国,但是其实日本封建制,在内核和西欧封建制度更为接近。

大家知道,日本从唐代引入律令制度,不过运行不久之后就崩溃了,随后形成分裂格局,再之后后是幕府统治。有观点认为,与西欧最为接近的封建制,恰恰是日本幕府统治尤其是德川幕府时代:天皇作为名义统治者,将军或关白作为全国实际统治者,各个大名小名是其封臣,实际上也成为自家土地的领主。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日本幕府统治,看起来与欧洲封建领主制非常类似,但表面相似难以掩饰本质的不同,那就是日本统治中的单向性。换而言之,在日式封建关系中,虽然已经出现脱离血缘关系的封建制度,但其中权利契约并不对等。可以说,只有垂直的关系而没有平行的关系,地方领主在中央统治者面前并没有权利可言,更不可能出现类似西欧可以解决国王与领主争端的领主法庭之类事物,任何越级行为都要付出极大成本。

这种日式统治之中,有类似“警察国家”的法制,却没有机会孕育法治。这意味着,忠诚往往维系于个人,整个体系仍旧脆弱,进而又导致德川幕府统治制度设计处处充满不信任,结果自然并不会诞生真正的领先文明,反而导致日后的闭关锁国以及落伍。

有教无类另一面

孔子和战国诸子百家的地位,在不少人看起来好像差不多,其实孔子无论出身还是影响,都是高于其他诸子。法家墨家道家阴阳家,无论反对还是支持儒家,都不得不受到孔子影响。

回来看孔子,孔子的失败,不仅在于他的理想主义,更在于他实现理想的方式。前者是说,他在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希望回到周代的黄金时代,他所坚持的礼的方式,恰恰是周的封建制成立与衰落的特点;后者是说,孔子的行为,和他试图捍卫的秩序,往往存在南辕北辙效果。众所周知,孔子一个贡献,是有教无类,其实是开启了民间教育先河。礼之类贵族修养,不再成为贵族阶层内部的专利,而变为普通人都可以学习、从而实现阶层跃升的途径。

这种做法,往往被称为有教无类,不少出身卑微的人获得发达机会。看起来,这是打破了出身壁垒,其实从结果来说,也意味着产生了大量与贵族封建制根基相反的人,为日后各类战国策士流行打开了方便之门,为国君集中权力提供了帮助,间接加大了社会动荡。现在知识付费很热门,狂欢和批判,其实和曾经的春秋不无类似。知识付费优点缺点,其实也是有教无类面临的争议——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开玩笑,知识付费就是来自孔子,他曾经说带着肉干来拜师的,他都悉心教诲(《论语•述而》:“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从很多意义上,孔子都具备转折意义。他见证了一个大时代的尾声,他是真正为时代唱挽歌的人。他的歌唱,不足以挽救时代的倾颓。因为有这些挽歌,让已经失去的时代得以不完全的部分保存;而他的徒子徒孙们,则可能加速了这个时代的结束。还那句话,理解中国文明的底层逻辑,绕不开孔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从孔子看春秋为什么失败(下)

发布日期:2020-01-10 07:07
摘要:孔子的失败,不仅在于理想主义,更在于他实现理想的方式。他见证了一个大时代的尾声。理解中国文明的底层逻辑,绕不开孔子。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此前两节,我们已经触及了封建制问题。厘清封建制的定义,意义何在?因为封建制的提前终结,导致了中国贵族制早衰,这为日后的皇权专制打下了基础。那么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中国封建制提前结束?

为什么中国封建制提前结束

在分析中国历史的时候,不少人第一反应总是谈到土地。确实,表面看来,在周朝封建制的崩溃中,土地制度是核心。周朝理论上是诸侯宗族,给予土地和百姓,诸侯承认周王朝权威,享有土地赋税的权力。不过,考虑到上古情况,土地多而人口少,其实这种分封很多时候只是形式上的,更类似武装殖民,诸侯的土地和百姓主要来自各自的军事征服和政治整合。

日本学者贝塚茂树认为,在春秋初期,随着王室实力下降,导致了周王朝也和诸侯交换封地,动摇了秩序根基,随后诸侯之间也往往为争夺封地动手,诸侯国内的贵族也是不断争夺土地,最后导致土地向大贵族集中。土地制度的变化,导致依附于大贵族的门客兴起,而且低一级的士与大夫也越来越不满,使得贵族制更难以为继。这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一方面鲁国“三桓”家族无视鲁国国君,划分势力,另一方面,他们的家臣,如阳虎之类,则从内部攫取“三桓”权力。

可以说,春秋寡头制度看起来最显赫时候,也是他们接近寿终正寝的时刻。甚至可以说,寡头制不是封建制终结的原因,而是封建制结束的现象。礼乐是周朝封建制的根基,其机制存在内部脆弱性,在其运行良好的时候,可以做到封建华夏,但是一旦运行出现问题,就会连续出现一连串问题。孔子对于礼崩乐坏的警惕,不是迂腐,恰恰准确预感随后野蛮时代的到来。

从根本上讲,在礼乐的世界,规则是从上而下,缺乏西欧封建的双向契约特征,面对变动的时候,弹性不足。礼乐的柔性道德规范,脆弱而单一,很容易在现实政治之前被抛弃,这从春秋的贵族战争过渡到战国的总体战争,也可见一斑。这种礼乐制度上的制度,从权利意义而言,与西欧等地封建制度存在不少落差。

西欧的封建制度(Feudalism)的基础,是罗马帝国消亡之后,在不同蛮族割据基础上建立的制度,依赖于习惯法,与军事能力结合。西欧封建制度并不依赖宗法制那样的血缘机制,而是依赖各主体在权利义务上的双向契约关系,这样的契约关系比起周朝封建更为复杂立体,也有助于从底层的自发秩序演化,彼此容易演化为网络状的契约关系,也就是俗称的“封臣的封臣不是封臣”。

原因就在,如前所言,中国的封建制度基于宗法制度,也就是通过血缘为核心来界定彼此关系。王国维就如此评价周人和商人的制度区别,在于通过礼仪规范使得上下变为道德公共体,“欲观周之所以定天下,必自其制度始矣。周人制度之在异于商者:一曰立子立嫡之制。由是而生宗法及丧服之制,并由是而有封建弟子之制,君天子臣诸侯之制。二曰庙数之制。三曰同姓不婚之制。此数者皆周之所以纲纪天下,其旨则在纳上下于道德,而合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庶民以成一道德之团体。周公制作之本意,实在于此。”

所谓礼,很多时候就是考量血统关系。我们常说国家,周朝就是一个国家,同时也是一个家,天子在宗法制度的顶端,以下是诸侯,以下是卿、大夫与士,最后则是各类民众。这种机制的外在形式之一,也就是礼乐,使得周人不仅绵延多年,而且影响了华夏文化。这就像齐景公问孔子如何治理国家,孔子就回答说,“做君主的要像君的样子,做臣子的要像臣的样子,做父亲的要像父亲的样子,做儿子的要像儿子的样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基于礼乐的封建制,一旦出现问题,就像一个多米诺骨牌一样,导致了秩序的崩溃。从天子到诸侯,从诸侯到世卿,从世卿到大夫,从大夫到士,再到没落贵族身份的各类说客策士,甚至后代底层暴民,礼乐系统一旦出现松动,权力的主宰就出现筑底竞争趋势,没有底线是最大的规则。随着贵族制度终结,随后出现新的平等,其实就是王权拆散有机社会、专制汲取散沙民众的结果,这也是战国儒家不如法家,秦朝灭六国,项羽不敌刘邦的根本原因。

重新审视封建

封建制的意义何在?通过封与建,实现了隔离,也使得社会更具备丰富与多样性。我们今天看到以孔子为首的诸子百家,可谓中国文化的最灿烂时刻,但这种喧嚣,其实建立于周人封建制多年积累之上。以孔子为例,他的出现并非偶然,宋国是殷商封地,鲁国是周公之子封地,两个地方都最好保留了先古时代的文化与元气。他身上,有宋人的执着,也有鲁人的真诚,可以说,两种文化成就了孔子。

也正因此,封建不等于落后,理解封建之有无,才算开始真正理解文明。说起来,日本封建制度,同样维持到近代,为日本现代转型提供了不少历史资源。很多人都认为日本是模仿中国,但是其实日本封建制,在内核和西欧封建制度更为接近。

大家知道,日本从唐代引入律令制度,不过运行不久之后就崩溃了,随后形成分裂格局,再之后后是幕府统治。有观点认为,与西欧最为接近的封建制,恰恰是日本幕府统治尤其是德川幕府时代:天皇作为名义统治者,将军或关白作为全国实际统治者,各个大名小名是其封臣,实际上也成为自家土地的领主。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日本幕府统治,看起来与欧洲封建领主制非常类似,但表面相似难以掩饰本质的不同,那就是日本统治中的单向性。换而言之,在日式封建关系中,虽然已经出现脱离血缘关系的封建制度,但其中权利契约并不对等。可以说,只有垂直的关系而没有平行的关系,地方领主在中央统治者面前并没有权利可言,更不可能出现类似西欧可以解决国王与领主争端的领主法庭之类事物,任何越级行为都要付出极大成本。

这种日式统治之中,有类似“警察国家”的法制,却没有机会孕育法治。这意味着,忠诚往往维系于个人,整个体系仍旧脆弱,进而又导致德川幕府统治制度设计处处充满不信任,结果自然并不会诞生真正的领先文明,反而导致日后的闭关锁国以及落伍。

有教无类另一面

孔子和战国诸子百家的地位,在不少人看起来好像差不多,其实孔子无论出身还是影响,都是高于其他诸子。法家墨家道家阴阳家,无论反对还是支持儒家,都不得不受到孔子影响。

回来看孔子,孔子的失败,不仅在于他的理想主义,更在于他实现理想的方式。前者是说,他在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希望回到周代的黄金时代,他所坚持的礼的方式,恰恰是周的封建制成立与衰落的特点;后者是说,孔子的行为,和他试图捍卫的秩序,往往存在南辕北辙效果。众所周知,孔子一个贡献,是有教无类,其实是开启了民间教育先河。礼之类贵族修养,不再成为贵族阶层内部的专利,而变为普通人都可以学习、从而实现阶层跃升的途径。

这种做法,往往被称为有教无类,不少出身卑微的人获得发达机会。看起来,这是打破了出身壁垒,其实从结果来说,也意味着产生了大量与贵族封建制根基相反的人,为日后各类战国策士流行打开了方便之门,为国君集中权力提供了帮助,间接加大了社会动荡。现在知识付费很热门,狂欢和批判,其实和曾经的春秋不无类似。知识付费优点缺点,其实也是有教无类面临的争议——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开玩笑,知识付费就是来自孔子,他曾经说带着肉干来拜师的,他都悉心教诲(《论语•述而》:“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从很多意义上,孔子都具备转折意义。他见证了一个大时代的尾声,他是真正为时代唱挽歌的人。他的歌唱,不足以挽救时代的倾颓。因为有这些挽歌,让已经失去的时代得以不完全的部分保存;而他的徒子徒孙们,则可能加速了这个时代的结束。还那句话,理解中国文明的底层逻辑,绕不开孔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孔子的失败,不仅在于理想主义,更在于他实现理想的方式。他见证了一个大时代的尾声。理解中国文明的底层逻辑,绕不开孔子。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此前两节,我们已经触及了封建制问题。厘清封建制的定义,意义何在?因为封建制的提前终结,导致了中国贵族制早衰,这为日后的皇权专制打下了基础。那么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中国封建制提前结束?

为什么中国封建制提前结束

在分析中国历史的时候,不少人第一反应总是谈到土地。确实,表面看来,在周朝封建制的崩溃中,土地制度是核心。周朝理论上是诸侯宗族,给予土地和百姓,诸侯承认周王朝权威,享有土地赋税的权力。不过,考虑到上古情况,土地多而人口少,其实这种分封很多时候只是形式上的,更类似武装殖民,诸侯的土地和百姓主要来自各自的军事征服和政治整合。

日本学者贝塚茂树认为,在春秋初期,随着王室实力下降,导致了周王朝也和诸侯交换封地,动摇了秩序根基,随后诸侯之间也往往为争夺封地动手,诸侯国内的贵族也是不断争夺土地,最后导致土地向大贵族集中。土地制度的变化,导致依附于大贵族的门客兴起,而且低一级的士与大夫也越来越不满,使得贵族制更难以为继。这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一方面鲁国“三桓”家族无视鲁国国君,划分势力,另一方面,他们的家臣,如阳虎之类,则从内部攫取“三桓”权力。

可以说,春秋寡头制度看起来最显赫时候,也是他们接近寿终正寝的时刻。甚至可以说,寡头制不是封建制终结的原因,而是封建制结束的现象。礼乐是周朝封建制的根基,其机制存在内部脆弱性,在其运行良好的时候,可以做到封建华夏,但是一旦运行出现问题,就会连续出现一连串问题。孔子对于礼崩乐坏的警惕,不是迂腐,恰恰准确预感随后野蛮时代的到来。

从根本上讲,在礼乐的世界,规则是从上而下,缺乏西欧封建的双向契约特征,面对变动的时候,弹性不足。礼乐的柔性道德规范,脆弱而单一,很容易在现实政治之前被抛弃,这从春秋的贵族战争过渡到战国的总体战争,也可见一斑。这种礼乐制度上的制度,从权利意义而言,与西欧等地封建制度存在不少落差。

西欧的封建制度(Feudalism)的基础,是罗马帝国消亡之后,在不同蛮族割据基础上建立的制度,依赖于习惯法,与军事能力结合。西欧封建制度并不依赖宗法制那样的血缘机制,而是依赖各主体在权利义务上的双向契约关系,这样的契约关系比起周朝封建更为复杂立体,也有助于从底层的自发秩序演化,彼此容易演化为网络状的契约关系,也就是俗称的“封臣的封臣不是封臣”。

原因就在,如前所言,中国的封建制度基于宗法制度,也就是通过血缘为核心来界定彼此关系。王国维就如此评价周人和商人的制度区别,在于通过礼仪规范使得上下变为道德公共体,“欲观周之所以定天下,必自其制度始矣。周人制度之在异于商者:一曰立子立嫡之制。由是而生宗法及丧服之制,并由是而有封建弟子之制,君天子臣诸侯之制。二曰庙数之制。三曰同姓不婚之制。此数者皆周之所以纲纪天下,其旨则在纳上下于道德,而合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庶民以成一道德之团体。周公制作之本意,实在于此。”

所谓礼,很多时候就是考量血统关系。我们常说国家,周朝就是一个国家,同时也是一个家,天子在宗法制度的顶端,以下是诸侯,以下是卿、大夫与士,最后则是各类民众。这种机制的外在形式之一,也就是礼乐,使得周人不仅绵延多年,而且影响了华夏文化。这就像齐景公问孔子如何治理国家,孔子就回答说,“做君主的要像君的样子,做臣子的要像臣的样子,做父亲的要像父亲的样子,做儿子的要像儿子的样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基于礼乐的封建制,一旦出现问题,就像一个多米诺骨牌一样,导致了秩序的崩溃。从天子到诸侯,从诸侯到世卿,从世卿到大夫,从大夫到士,再到没落贵族身份的各类说客策士,甚至后代底层暴民,礼乐系统一旦出现松动,权力的主宰就出现筑底竞争趋势,没有底线是最大的规则。随着贵族制度终结,随后出现新的平等,其实就是王权拆散有机社会、专制汲取散沙民众的结果,这也是战国儒家不如法家,秦朝灭六国,项羽不敌刘邦的根本原因。

重新审视封建

封建制的意义何在?通过封与建,实现了隔离,也使得社会更具备丰富与多样性。我们今天看到以孔子为首的诸子百家,可谓中国文化的最灿烂时刻,但这种喧嚣,其实建立于周人封建制多年积累之上。以孔子为例,他的出现并非偶然,宋国是殷商封地,鲁国是周公之子封地,两个地方都最好保留了先古时代的文化与元气。他身上,有宋人的执着,也有鲁人的真诚,可以说,两种文化成就了孔子。

也正因此,封建不等于落后,理解封建之有无,才算开始真正理解文明。说起来,日本封建制度,同样维持到近代,为日本现代转型提供了不少历史资源。很多人都认为日本是模仿中国,但是其实日本封建制,在内核和西欧封建制度更为接近。

大家知道,日本从唐代引入律令制度,不过运行不久之后就崩溃了,随后形成分裂格局,再之后后是幕府统治。有观点认为,与西欧最为接近的封建制,恰恰是日本幕府统治尤其是德川幕府时代:天皇作为名义统治者,将军或关白作为全国实际统治者,各个大名小名是其封臣,实际上也成为自家土地的领主。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日本幕府统治,看起来与欧洲封建领主制非常类似,但表面相似难以掩饰本质的不同,那就是日本统治中的单向性。换而言之,在日式封建关系中,虽然已经出现脱离血缘关系的封建制度,但其中权利契约并不对等。可以说,只有垂直的关系而没有平行的关系,地方领主在中央统治者面前并没有权利可言,更不可能出现类似西欧可以解决国王与领主争端的领主法庭之类事物,任何越级行为都要付出极大成本。

这种日式统治之中,有类似“警察国家”的法制,却没有机会孕育法治。这意味着,忠诚往往维系于个人,整个体系仍旧脆弱,进而又导致德川幕府统治制度设计处处充满不信任,结果自然并不会诞生真正的领先文明,反而导致日后的闭关锁国以及落伍。

有教无类另一面

孔子和战国诸子百家的地位,在不少人看起来好像差不多,其实孔子无论出身还是影响,都是高于其他诸子。法家墨家道家阴阳家,无论反对还是支持儒家,都不得不受到孔子影响。

回来看孔子,孔子的失败,不仅在于他的理想主义,更在于他实现理想的方式。前者是说,他在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希望回到周代的黄金时代,他所坚持的礼的方式,恰恰是周的封建制成立与衰落的特点;后者是说,孔子的行为,和他试图捍卫的秩序,往往存在南辕北辙效果。众所周知,孔子一个贡献,是有教无类,其实是开启了民间教育先河。礼之类贵族修养,不再成为贵族阶层内部的专利,而变为普通人都可以学习、从而实现阶层跃升的途径。

这种做法,往往被称为有教无类,不少出身卑微的人获得发达机会。看起来,这是打破了出身壁垒,其实从结果来说,也意味着产生了大量与贵族封建制根基相反的人,为日后各类战国策士流行打开了方便之门,为国君集中权力提供了帮助,间接加大了社会动荡。现在知识付费很热门,狂欢和批判,其实和曾经的春秋不无类似。知识付费优点缺点,其实也是有教无类面临的争议——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开玩笑,知识付费就是来自孔子,他曾经说带着肉干来拜师的,他都悉心教诲(《论语•述而》:“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从很多意义上,孔子都具备转折意义。他见证了一个大时代的尾声,他是真正为时代唱挽歌的人。他的歌唱,不足以挽救时代的倾颓。因为有这些挽歌,让已经失去的时代得以不完全的部分保存;而他的徒子徒孙们,则可能加速了这个时代的结束。还那句话,理解中国文明的底层逻辑,绕不开孔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从孔子看春秋为什么失败(下)

发布日期:2020-01-10 07:07
摘要:孔子的失败,不仅在于理想主义,更在于他实现理想的方式。他见证了一个大时代的尾声。理解中国文明的底层逻辑,绕不开孔子。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此前两节,我们已经触及了封建制问题。厘清封建制的定义,意义何在?因为封建制的提前终结,导致了中国贵族制早衰,这为日后的皇权专制打下了基础。那么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中国封建制提前结束?

为什么中国封建制提前结束

在分析中国历史的时候,不少人第一反应总是谈到土地。确实,表面看来,在周朝封建制的崩溃中,土地制度是核心。周朝理论上是诸侯宗族,给予土地和百姓,诸侯承认周王朝权威,享有土地赋税的权力。不过,考虑到上古情况,土地多而人口少,其实这种分封很多时候只是形式上的,更类似武装殖民,诸侯的土地和百姓主要来自各自的军事征服和政治整合。

日本学者贝塚茂树认为,在春秋初期,随着王室实力下降,导致了周王朝也和诸侯交换封地,动摇了秩序根基,随后诸侯之间也往往为争夺封地动手,诸侯国内的贵族也是不断争夺土地,最后导致土地向大贵族集中。土地制度的变化,导致依附于大贵族的门客兴起,而且低一级的士与大夫也越来越不满,使得贵族制更难以为继。这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一方面鲁国“三桓”家族无视鲁国国君,划分势力,另一方面,他们的家臣,如阳虎之类,则从内部攫取“三桓”权力。

可以说,春秋寡头制度看起来最显赫时候,也是他们接近寿终正寝的时刻。甚至可以说,寡头制不是封建制终结的原因,而是封建制结束的现象。礼乐是周朝封建制的根基,其机制存在内部脆弱性,在其运行良好的时候,可以做到封建华夏,但是一旦运行出现问题,就会连续出现一连串问题。孔子对于礼崩乐坏的警惕,不是迂腐,恰恰准确预感随后野蛮时代的到来。

从根本上讲,在礼乐的世界,规则是从上而下,缺乏西欧封建的双向契约特征,面对变动的时候,弹性不足。礼乐的柔性道德规范,脆弱而单一,很容易在现实政治之前被抛弃,这从春秋的贵族战争过渡到战国的总体战争,也可见一斑。这种礼乐制度上的制度,从权利意义而言,与西欧等地封建制度存在不少落差。

西欧的封建制度(Feudalism)的基础,是罗马帝国消亡之后,在不同蛮族割据基础上建立的制度,依赖于习惯法,与军事能力结合。西欧封建制度并不依赖宗法制那样的血缘机制,而是依赖各主体在权利义务上的双向契约关系,这样的契约关系比起周朝封建更为复杂立体,也有助于从底层的自发秩序演化,彼此容易演化为网络状的契约关系,也就是俗称的“封臣的封臣不是封臣”。

原因就在,如前所言,中国的封建制度基于宗法制度,也就是通过血缘为核心来界定彼此关系。王国维就如此评价周人和商人的制度区别,在于通过礼仪规范使得上下变为道德公共体,“欲观周之所以定天下,必自其制度始矣。周人制度之在异于商者:一曰立子立嫡之制。由是而生宗法及丧服之制,并由是而有封建弟子之制,君天子臣诸侯之制。二曰庙数之制。三曰同姓不婚之制。此数者皆周之所以纲纪天下,其旨则在纳上下于道德,而合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庶民以成一道德之团体。周公制作之本意,实在于此。”

所谓礼,很多时候就是考量血统关系。我们常说国家,周朝就是一个国家,同时也是一个家,天子在宗法制度的顶端,以下是诸侯,以下是卿、大夫与士,最后则是各类民众。这种机制的外在形式之一,也就是礼乐,使得周人不仅绵延多年,而且影响了华夏文化。这就像齐景公问孔子如何治理国家,孔子就回答说,“做君主的要像君的样子,做臣子的要像臣的样子,做父亲的要像父亲的样子,做儿子的要像儿子的样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基于礼乐的封建制,一旦出现问题,就像一个多米诺骨牌一样,导致了秩序的崩溃。从天子到诸侯,从诸侯到世卿,从世卿到大夫,从大夫到士,再到没落贵族身份的各类说客策士,甚至后代底层暴民,礼乐系统一旦出现松动,权力的主宰就出现筑底竞争趋势,没有底线是最大的规则。随着贵族制度终结,随后出现新的平等,其实就是王权拆散有机社会、专制汲取散沙民众的结果,这也是战国儒家不如法家,秦朝灭六国,项羽不敌刘邦的根本原因。

重新审视封建

封建制的意义何在?通过封与建,实现了隔离,也使得社会更具备丰富与多样性。我们今天看到以孔子为首的诸子百家,可谓中国文化的最灿烂时刻,但这种喧嚣,其实建立于周人封建制多年积累之上。以孔子为例,他的出现并非偶然,宋国是殷商封地,鲁国是周公之子封地,两个地方都最好保留了先古时代的文化与元气。他身上,有宋人的执着,也有鲁人的真诚,可以说,两种文化成就了孔子。

也正因此,封建不等于落后,理解封建之有无,才算开始真正理解文明。说起来,日本封建制度,同样维持到近代,为日本现代转型提供了不少历史资源。很多人都认为日本是模仿中国,但是其实日本封建制,在内核和西欧封建制度更为接近。

大家知道,日本从唐代引入律令制度,不过运行不久之后就崩溃了,随后形成分裂格局,再之后后是幕府统治。有观点认为,与西欧最为接近的封建制,恰恰是日本幕府统治尤其是德川幕府时代:天皇作为名义统治者,将军或关白作为全国实际统治者,各个大名小名是其封臣,实际上也成为自家土地的领主。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日本幕府统治,看起来与欧洲封建领主制非常类似,但表面相似难以掩饰本质的不同,那就是日本统治中的单向性。换而言之,在日式封建关系中,虽然已经出现脱离血缘关系的封建制度,但其中权利契约并不对等。可以说,只有垂直的关系而没有平行的关系,地方领主在中央统治者面前并没有权利可言,更不可能出现类似西欧可以解决国王与领主争端的领主法庭之类事物,任何越级行为都要付出极大成本。

这种日式统治之中,有类似“警察国家”的法制,却没有机会孕育法治。这意味着,忠诚往往维系于个人,整个体系仍旧脆弱,进而又导致德川幕府统治制度设计处处充满不信任,结果自然并不会诞生真正的领先文明,反而导致日后的闭关锁国以及落伍。

有教无类另一面

孔子和战国诸子百家的地位,在不少人看起来好像差不多,其实孔子无论出身还是影响,都是高于其他诸子。法家墨家道家阴阳家,无论反对还是支持儒家,都不得不受到孔子影响。

回来看孔子,孔子的失败,不仅在于他的理想主义,更在于他实现理想的方式。前者是说,他在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希望回到周代的黄金时代,他所坚持的礼的方式,恰恰是周的封建制成立与衰落的特点;后者是说,孔子的行为,和他试图捍卫的秩序,往往存在南辕北辙效果。众所周知,孔子一个贡献,是有教无类,其实是开启了民间教育先河。礼之类贵族修养,不再成为贵族阶层内部的专利,而变为普通人都可以学习、从而实现阶层跃升的途径。

这种做法,往往被称为有教无类,不少出身卑微的人获得发达机会。看起来,这是打破了出身壁垒,其实从结果来说,也意味着产生了大量与贵族封建制根基相反的人,为日后各类战国策士流行打开了方便之门,为国君集中权力提供了帮助,间接加大了社会动荡。现在知识付费很热门,狂欢和批判,其实和曾经的春秋不无类似。知识付费优点缺点,其实也是有教无类面临的争议——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开玩笑,知识付费就是来自孔子,他曾经说带着肉干来拜师的,他都悉心教诲(《论语•述而》:“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从很多意义上,孔子都具备转折意义。他见证了一个大时代的尾声,他是真正为时代唱挽歌的人。他的歌唱,不足以挽救时代的倾颓。因为有这些挽歌,让已经失去的时代得以不完全的部分保存;而他的徒子徒孙们,则可能加速了这个时代的结束。还那句话,理解中国文明的底层逻辑,绕不开孔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孔子的失败,不仅在于理想主义,更在于他实现理想的方式。他见证了一个大时代的尾声。理解中国文明的底层逻辑,绕不开孔子。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此前两节,我们已经触及了封建制问题。厘清封建制的定义,意义何在?因为封建制的提前终结,导致了中国贵族制早衰,这为日后的皇权专制打下了基础。那么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中国封建制提前结束?

为什么中国封建制提前结束

在分析中国历史的时候,不少人第一反应总是谈到土地。确实,表面看来,在周朝封建制的崩溃中,土地制度是核心。周朝理论上是诸侯宗族,给予土地和百姓,诸侯承认周王朝权威,享有土地赋税的权力。不过,考虑到上古情况,土地多而人口少,其实这种分封很多时候只是形式上的,更类似武装殖民,诸侯的土地和百姓主要来自各自的军事征服和政治整合。

日本学者贝塚茂树认为,在春秋初期,随着王室实力下降,导致了周王朝也和诸侯交换封地,动摇了秩序根基,随后诸侯之间也往往为争夺封地动手,诸侯国内的贵族也是不断争夺土地,最后导致土地向大贵族集中。土地制度的变化,导致依附于大贵族的门客兴起,而且低一级的士与大夫也越来越不满,使得贵族制更难以为继。这就出现了一个怪现象,一方面鲁国“三桓”家族无视鲁国国君,划分势力,另一方面,他们的家臣,如阳虎之类,则从内部攫取“三桓”权力。

可以说,春秋寡头制度看起来最显赫时候,也是他们接近寿终正寝的时刻。甚至可以说,寡头制不是封建制终结的原因,而是封建制结束的现象。礼乐是周朝封建制的根基,其机制存在内部脆弱性,在其运行良好的时候,可以做到封建华夏,但是一旦运行出现问题,就会连续出现一连串问题。孔子对于礼崩乐坏的警惕,不是迂腐,恰恰准确预感随后野蛮时代的到来。

从根本上讲,在礼乐的世界,规则是从上而下,缺乏西欧封建的双向契约特征,面对变动的时候,弹性不足。礼乐的柔性道德规范,脆弱而单一,很容易在现实政治之前被抛弃,这从春秋的贵族战争过渡到战国的总体战争,也可见一斑。这种礼乐制度上的制度,从权利意义而言,与西欧等地封建制度存在不少落差。

西欧的封建制度(Feudalism)的基础,是罗马帝国消亡之后,在不同蛮族割据基础上建立的制度,依赖于习惯法,与军事能力结合。西欧封建制度并不依赖宗法制那样的血缘机制,而是依赖各主体在权利义务上的双向契约关系,这样的契约关系比起周朝封建更为复杂立体,也有助于从底层的自发秩序演化,彼此容易演化为网络状的契约关系,也就是俗称的“封臣的封臣不是封臣”。

原因就在,如前所言,中国的封建制度基于宗法制度,也就是通过血缘为核心来界定彼此关系。王国维就如此评价周人和商人的制度区别,在于通过礼仪规范使得上下变为道德公共体,“欲观周之所以定天下,必自其制度始矣。周人制度之在异于商者:一曰立子立嫡之制。由是而生宗法及丧服之制,并由是而有封建弟子之制,君天子臣诸侯之制。二曰庙数之制。三曰同姓不婚之制。此数者皆周之所以纲纪天下,其旨则在纳上下于道德,而合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庶民以成一道德之团体。周公制作之本意,实在于此。”

所谓礼,很多时候就是考量血统关系。我们常说国家,周朝就是一个国家,同时也是一个家,天子在宗法制度的顶端,以下是诸侯,以下是卿、大夫与士,最后则是各类民众。这种机制的外在形式之一,也就是礼乐,使得周人不仅绵延多年,而且影响了华夏文化。这就像齐景公问孔子如何治理国家,孔子就回答说,“做君主的要像君的样子,做臣子的要像臣的样子,做父亲的要像父亲的样子,做儿子的要像儿子的样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基于礼乐的封建制,一旦出现问题,就像一个多米诺骨牌一样,导致了秩序的崩溃。从天子到诸侯,从诸侯到世卿,从世卿到大夫,从大夫到士,再到没落贵族身份的各类说客策士,甚至后代底层暴民,礼乐系统一旦出现松动,权力的主宰就出现筑底竞争趋势,没有底线是最大的规则。随着贵族制度终结,随后出现新的平等,其实就是王权拆散有机社会、专制汲取散沙民众的结果,这也是战国儒家不如法家,秦朝灭六国,项羽不敌刘邦的根本原因。

重新审视封建

封建制的意义何在?通过封与建,实现了隔离,也使得社会更具备丰富与多样性。我们今天看到以孔子为首的诸子百家,可谓中国文化的最灿烂时刻,但这种喧嚣,其实建立于周人封建制多年积累之上。以孔子为例,他的出现并非偶然,宋国是殷商封地,鲁国是周公之子封地,两个地方都最好保留了先古时代的文化与元气。他身上,有宋人的执着,也有鲁人的真诚,可以说,两种文化成就了孔子。

也正因此,封建不等于落后,理解封建之有无,才算开始真正理解文明。说起来,日本封建制度,同样维持到近代,为日本现代转型提供了不少历史资源。很多人都认为日本是模仿中国,但是其实日本封建制,在内核和西欧封建制度更为接近。

大家知道,日本从唐代引入律令制度,不过运行不久之后就崩溃了,随后形成分裂格局,再之后后是幕府统治。有观点认为,与西欧最为接近的封建制,恰恰是日本幕府统治尤其是德川幕府时代:天皇作为名义统治者,将军或关白作为全国实际统治者,各个大名小名是其封臣,实际上也成为自家土地的领主。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日本幕府统治,看起来与欧洲封建领主制非常类似,但表面相似难以掩饰本质的不同,那就是日本统治中的单向性。换而言之,在日式封建关系中,虽然已经出现脱离血缘关系的封建制度,但其中权利契约并不对等。可以说,只有垂直的关系而没有平行的关系,地方领主在中央统治者面前并没有权利可言,更不可能出现类似西欧可以解决国王与领主争端的领主法庭之类事物,任何越级行为都要付出极大成本。

这种日式统治之中,有类似“警察国家”的法制,却没有机会孕育法治。这意味着,忠诚往往维系于个人,整个体系仍旧脆弱,进而又导致德川幕府统治制度设计处处充满不信任,结果自然并不会诞生真正的领先文明,反而导致日后的闭关锁国以及落伍。

有教无类另一面

孔子和战国诸子百家的地位,在不少人看起来好像差不多,其实孔子无论出身还是影响,都是高于其他诸子。法家墨家道家阴阳家,无论反对还是支持儒家,都不得不受到孔子影响。

回来看孔子,孔子的失败,不仅在于他的理想主义,更在于他实现理想的方式。前者是说,他在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希望回到周代的黄金时代,他所坚持的礼的方式,恰恰是周的封建制成立与衰落的特点;后者是说,孔子的行为,和他试图捍卫的秩序,往往存在南辕北辙效果。众所周知,孔子一个贡献,是有教无类,其实是开启了民间教育先河。礼之类贵族修养,不再成为贵族阶层内部的专利,而变为普通人都可以学习、从而实现阶层跃升的途径。

这种做法,往往被称为有教无类,不少出身卑微的人获得发达机会。看起来,这是打破了出身壁垒,其实从结果来说,也意味着产生了大量与贵族封建制根基相反的人,为日后各类战国策士流行打开了方便之门,为国君集中权力提供了帮助,间接加大了社会动荡。现在知识付费很热门,狂欢和批判,其实和曾经的春秋不无类似。知识付费优点缺点,其实也是有教无类面临的争议——我曾经在公号《徐瑾经济人》开玩笑,知识付费就是来自孔子,他曾经说带着肉干来拜师的,他都悉心教诲(《论语•述而》:“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从很多意义上,孔子都具备转折意义。他见证了一个大时代的尾声,他是真正为时代唱挽歌的人。他的歌唱,不足以挽救时代的倾颓。因为有这些挽歌,让已经失去的时代得以不完全的部分保存;而他的徒子徒孙们,则可能加速了这个时代的结束。还那句话,理解中国文明的底层逻辑,绕不开孔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