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终其一生,孔子没有实现政治理想。从春秋到战国,区别在哪里?春秋的活力,一方面来自封建制的解体,另一方面,也来自封建制的积淀。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大家知道,孔子在世,不满鲁国政治而周游列国。然而,他随机发现,当时的世界,是一个秩序不断塌陷的世界,自己去路无多,一身政治抱负,没有国家安放与施展。不得已,晚年的孔子,只能回到鲁国,老死父母之邦。

可以说,终其一生,孔子的政治理想都没有实现。

孔子为何失败

与孔子不无寂寥的生前相比,孔子生后,声誉日隆。随着春秋战国的结束,汉代开始“独尊儒术”,孔子思想被整合进入大一统思想之中。目前对孔子评价,多数人都在讨论孔子生后名,其实这不少来自造神运动以及既得利益的需要。

从孔子而言,他的思想更强调在世感觉。我们不如谈谈孔子的政治理想为何无法施展,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其实超越了孔子一己成败,暗含春秋时代的成败。

要谈孔子失败,要回到他的政治理想。孔子政治理想,一言以蔽之,就是”礼”。这个礼,也就是周礼,即所谓礼乐文明。孔子的祖先是宋国人,也就是被周朝取代的殷人后裔,但是他的思想,还是更接近周朝,他就曾感叹“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孔子这话意味着什么?我们知道,很多人为中国文化起源夏商周,孔子的感叹,一方面认可周代借鉴了夏商两代,形成自身丰富多彩的特点,另一方面表示他愿意遵从周朝。所谓“从周”,其实就是遵从周的礼。

什么礼(乐)如此重要?周礼据说起源于周公。这礼,并不是今天想象中的繁文缛节,更多折射了对于先民习惯法的遵从,“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就是祭祀,也属于礼,而戎是战争,同样带有强烈的礼仪特征——在早期封建制下,无论祭祀还是战争,是中上阶层特权,也都浸透了“礼”的精神。

周朝前后延续了800年,凭借为数不多的人口,不仅取代了善战嗜血的殷商,而且塑造了华夏的诸多文化面向,其中功劳最大,就是在礼乐。可以说,礼的有无与存在感,决定了社会秩序评价高低。也正因此,鲁国当权的公卿,在家奏乐舞蹈,本来按礼32人的 “四佾”(佾,音yì,行列,1佾是8人)奏乐舞蹈,他却用了周天子的规则,用“八佾”(佾,行列,8人)奏乐舞蹈。

孔子听闻,感到非常愤怒,评价是“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从这个意义而言,我认为春秋末期的政治,与其新发明名词(如从孔子看春秋为什么失败(上)中谈到的“贵族寡头制”)来分析,不如借鉴原有的传统观点,就足够用,那就是“礼崩乐坏”——这个成语也来自孔子的感叹,《论语•阳货》“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

周礼,镶嵌在周代宗法封建之中,构成其骨架与支撑,礼崩乐坏,其实本质就在于封建制的消亡。孔子感叹“礼崩乐坏”的时候,还没有后来的系列崩坏,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在的政治时空,也就是春秋,其实已经属于历史上最好的时代之一。

从春秋到战国,有何不同

我们在谈春秋战国时候,往往连用,其实春秋和战国很不一样。春秋只是周朝秩序没落的开始,国家型态还是城邦为主,战争还是有限战争,兵车为主,具备贵族特质,即使春秋五霸会盟多数还是强调“尊王攘夷、按兵修礼”,也就是尊重周王室抵御华夏之外的外族、抗拒已经开始席卷的小国兼并。

战国时代则很不同,不少城邦国家被灭,国家领土概念从城市衍生到农村,战争也开始进入全民动员状态,步兵开始大量出现,与周王室有关的姬姓王国不少被灭,王室尊严荡然无存。

战国的开始,有不同话短。按照宋代历史学家司马光在《资治通鉴》的写法,战国始于周王朝承认三家分晋,“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这划分并不是偶然,其实体现了司马光的政治考量:从以下犯上的角度,三卿取代晋朝公室,本身就是礼乐秩序的颠倒,而王室的承认更是“礼崩乐坏”的极致;至于战国的结尾,则是礼乐封建制的终点,那就是秦朝统一中国,以郡县制推行天下。

如果从杰出人物来看,春秋战国人物几乎代表了中国历史的最高峰。表面上,这是非常混乱时代,但是如果换个角度,也非常具备活力。在《中国文明的历史2:春秋战国》中,日本历史学者贝塚茂树就认为这个时代也孕育出了许多新生事物,春秋战国时代绝不是一个衰退的时代,而是中华文明发轫的时代。

封建制,本意是什么?

春秋的活力,一方面来自封建制的解体,另一方面,也来自封建制的积淀。

说封建制,不少人大脑中存在很多固有看法。一谈中国经济的历史根基是什么?很多人会拍脑袋说,是封建制度。但真是这样么?从封建的本来意义而言,封建是“封邦建国”。中国“封建”一词,来自《左传》“封建亲戚,以藩屏周”,这种周代以宗法制为基础的分封制度可以勉强称为封建。

对照封建的原始意义,中国其他朝代也曾经有过封建阶段,但最完备是在周朝。春秋战国之后,其实就已经是大一统官僚体制为主。所以在核定封建准确定义上,中国古代不能说是一直是封建社会。日本学者最早将西欧的封建制(Feudalism)直接翻译为“封建”,其实存在知识理解上的误会,在日语世界就已经引发不少误解;而封建这个词语,引入中文世界后,与马克思重新发明的封建制度结合,就更是误会重重。

中国的封建与西欧的封建也有相当不同,起源就在于西周立国之初。西周封建带有宗法制度特点,正如学者王国维强调,从商到周,是文明的巨大变化,“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正是周初,奠定了华夏封建制制度的根基。

回看孔子的春秋与随后的战国时代,中国有诸侯,有诸子百家,国家也曾经万邦林立,文化多种多样。随着大一统的建立,秦汉之后,诸侯丧失治国权力。中国的国家结构开始变化,逐渐从“既封且建”,也就是有爵位、有土地、有世袭,到“封而不建”,也就是不分封、不世袭。

这种情况下,土地和附属权力逐渐分离,财政权力也逐渐集中于中央。从此,贵族不再是世袭阶层,只是荣誉头衔。到最后则是不分不建。由此可见,中国历史上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欧洲不同,和日本也不同。简单来说,战国之前,中国可以称为封建,战国之后,中国历史大部分时间不是封建制度,不如说是分裂与大一统体制的间隔呈现。

封建制不同,背后的政治经济结构也不同

你可别小看这个区别,它不仅影响政治,也影响了经济货币财经等等制度。真正的封建,往往意味着君主与贵族共同治理,而中国在秦汉之后,其实是一家的天下,皇帝独大,官僚体制成为附庸。

所以,我们看中国,首先要搞清楚基本的国家结构。我在《徐瑾经济趋势30讲》开篇就聊封建,是因为这是最核心又容易误解的内容。

国学大师钱穆就说,不能用西洋历史模式结论套入中国历史中,比如如西洋有罗马奴隶社会,但中国没有;中国皇位世袭,传给儿孙,但是罗马不这样,在英国则可以给女儿。这个分别,看起来是世袭有无,其实就是权力制度的不同。(未完待续)本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从孔子看春秋为什么失败(中)

发布日期:2020-01-08 07:36
摘要:终其一生,孔子没有实现政治理想。从春秋到战国,区别在哪里?春秋的活力,一方面来自封建制的解体,另一方面,也来自封建制的积淀。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大家知道,孔子在世,不满鲁国政治而周游列国。然而,他随机发现,当时的世界,是一个秩序不断塌陷的世界,自己去路无多,一身政治抱负,没有国家安放与施展。不得已,晚年的孔子,只能回到鲁国,老死父母之邦。

可以说,终其一生,孔子的政治理想都没有实现。

孔子为何失败

与孔子不无寂寥的生前相比,孔子生后,声誉日隆。随着春秋战国的结束,汉代开始“独尊儒术”,孔子思想被整合进入大一统思想之中。目前对孔子评价,多数人都在讨论孔子生后名,其实这不少来自造神运动以及既得利益的需要。

从孔子而言,他的思想更强调在世感觉。我们不如谈谈孔子的政治理想为何无法施展,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其实超越了孔子一己成败,暗含春秋时代的成败。

要谈孔子失败,要回到他的政治理想。孔子政治理想,一言以蔽之,就是”礼”。这个礼,也就是周礼,即所谓礼乐文明。孔子的祖先是宋国人,也就是被周朝取代的殷人后裔,但是他的思想,还是更接近周朝,他就曾感叹“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孔子这话意味着什么?我们知道,很多人为中国文化起源夏商周,孔子的感叹,一方面认可周代借鉴了夏商两代,形成自身丰富多彩的特点,另一方面表示他愿意遵从周朝。所谓“从周”,其实就是遵从周的礼。

什么礼(乐)如此重要?周礼据说起源于周公。这礼,并不是今天想象中的繁文缛节,更多折射了对于先民习惯法的遵从,“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就是祭祀,也属于礼,而戎是战争,同样带有强烈的礼仪特征——在早期封建制下,无论祭祀还是战争,是中上阶层特权,也都浸透了“礼”的精神。

周朝前后延续了800年,凭借为数不多的人口,不仅取代了善战嗜血的殷商,而且塑造了华夏的诸多文化面向,其中功劳最大,就是在礼乐。可以说,礼的有无与存在感,决定了社会秩序评价高低。也正因此,鲁国当权的公卿,在家奏乐舞蹈,本来按礼32人的 “四佾”(佾,音yì,行列,1佾是8人)奏乐舞蹈,他却用了周天子的规则,用“八佾”(佾,行列,8人)奏乐舞蹈。

孔子听闻,感到非常愤怒,评价是“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从这个意义而言,我认为春秋末期的政治,与其新发明名词(如从孔子看春秋为什么失败(上)中谈到的“贵族寡头制”)来分析,不如借鉴原有的传统观点,就足够用,那就是“礼崩乐坏”——这个成语也来自孔子的感叹,《论语•阳货》“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

周礼,镶嵌在周代宗法封建之中,构成其骨架与支撑,礼崩乐坏,其实本质就在于封建制的消亡。孔子感叹“礼崩乐坏”的时候,还没有后来的系列崩坏,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在的政治时空,也就是春秋,其实已经属于历史上最好的时代之一。

从春秋到战国,有何不同

我们在谈春秋战国时候,往往连用,其实春秋和战国很不一样。春秋只是周朝秩序没落的开始,国家型态还是城邦为主,战争还是有限战争,兵车为主,具备贵族特质,即使春秋五霸会盟多数还是强调“尊王攘夷、按兵修礼”,也就是尊重周王室抵御华夏之外的外族、抗拒已经开始席卷的小国兼并。

战国时代则很不同,不少城邦国家被灭,国家领土概念从城市衍生到农村,战争也开始进入全民动员状态,步兵开始大量出现,与周王室有关的姬姓王国不少被灭,王室尊严荡然无存。

战国的开始,有不同话短。按照宋代历史学家司马光在《资治通鉴》的写法,战国始于周王朝承认三家分晋,“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这划分并不是偶然,其实体现了司马光的政治考量:从以下犯上的角度,三卿取代晋朝公室,本身就是礼乐秩序的颠倒,而王室的承认更是“礼崩乐坏”的极致;至于战国的结尾,则是礼乐封建制的终点,那就是秦朝统一中国,以郡县制推行天下。

如果从杰出人物来看,春秋战国人物几乎代表了中国历史的最高峰。表面上,这是非常混乱时代,但是如果换个角度,也非常具备活力。在《中国文明的历史2:春秋战国》中,日本历史学者贝塚茂树就认为这个时代也孕育出了许多新生事物,春秋战国时代绝不是一个衰退的时代,而是中华文明发轫的时代。

封建制,本意是什么?

春秋的活力,一方面来自封建制的解体,另一方面,也来自封建制的积淀。

说封建制,不少人大脑中存在很多固有看法。一谈中国经济的历史根基是什么?很多人会拍脑袋说,是封建制度。但真是这样么?从封建的本来意义而言,封建是“封邦建国”。中国“封建”一词,来自《左传》“封建亲戚,以藩屏周”,这种周代以宗法制为基础的分封制度可以勉强称为封建。

对照封建的原始意义,中国其他朝代也曾经有过封建阶段,但最完备是在周朝。春秋战国之后,其实就已经是大一统官僚体制为主。所以在核定封建准确定义上,中国古代不能说是一直是封建社会。日本学者最早将西欧的封建制(Feudalism)直接翻译为“封建”,其实存在知识理解上的误会,在日语世界就已经引发不少误解;而封建这个词语,引入中文世界后,与马克思重新发明的封建制度结合,就更是误会重重。

中国的封建与西欧的封建也有相当不同,起源就在于西周立国之初。西周封建带有宗法制度特点,正如学者王国维强调,从商到周,是文明的巨大变化,“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正是周初,奠定了华夏封建制制度的根基。

回看孔子的春秋与随后的战国时代,中国有诸侯,有诸子百家,国家也曾经万邦林立,文化多种多样。随着大一统的建立,秦汉之后,诸侯丧失治国权力。中国的国家结构开始变化,逐渐从“既封且建”,也就是有爵位、有土地、有世袭,到“封而不建”,也就是不分封、不世袭。

这种情况下,土地和附属权力逐渐分离,财政权力也逐渐集中于中央。从此,贵族不再是世袭阶层,只是荣誉头衔。到最后则是不分不建。由此可见,中国历史上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欧洲不同,和日本也不同。简单来说,战国之前,中国可以称为封建,战国之后,中国历史大部分时间不是封建制度,不如说是分裂与大一统体制的间隔呈现。

封建制不同,背后的政治经济结构也不同

你可别小看这个区别,它不仅影响政治,也影响了经济货币财经等等制度。真正的封建,往往意味着君主与贵族共同治理,而中国在秦汉之后,其实是一家的天下,皇帝独大,官僚体制成为附庸。

所以,我们看中国,首先要搞清楚基本的国家结构。我在《徐瑾经济趋势30讲》开篇就聊封建,是因为这是最核心又容易误解的内容。

国学大师钱穆就说,不能用西洋历史模式结论套入中国历史中,比如如西洋有罗马奴隶社会,但中国没有;中国皇位世袭,传给儿孙,但是罗马不这样,在英国则可以给女儿。这个分别,看起来是世袭有无,其实就是权力制度的不同。(未完待续)本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终其一生,孔子没有实现政治理想。从春秋到战国,区别在哪里?春秋的活力,一方面来自封建制的解体,另一方面,也来自封建制的积淀。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大家知道,孔子在世,不满鲁国政治而周游列国。然而,他随机发现,当时的世界,是一个秩序不断塌陷的世界,自己去路无多,一身政治抱负,没有国家安放与施展。不得已,晚年的孔子,只能回到鲁国,老死父母之邦。

可以说,终其一生,孔子的政治理想都没有实现。

孔子为何失败

与孔子不无寂寥的生前相比,孔子生后,声誉日隆。随着春秋战国的结束,汉代开始“独尊儒术”,孔子思想被整合进入大一统思想之中。目前对孔子评价,多数人都在讨论孔子生后名,其实这不少来自造神运动以及既得利益的需要。

从孔子而言,他的思想更强调在世感觉。我们不如谈谈孔子的政治理想为何无法施展,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其实超越了孔子一己成败,暗含春秋时代的成败。

要谈孔子失败,要回到他的政治理想。孔子政治理想,一言以蔽之,就是”礼”。这个礼,也就是周礼,即所谓礼乐文明。孔子的祖先是宋国人,也就是被周朝取代的殷人后裔,但是他的思想,还是更接近周朝,他就曾感叹“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孔子这话意味着什么?我们知道,很多人为中国文化起源夏商周,孔子的感叹,一方面认可周代借鉴了夏商两代,形成自身丰富多彩的特点,另一方面表示他愿意遵从周朝。所谓“从周”,其实就是遵从周的礼。

什么礼(乐)如此重要?周礼据说起源于周公。这礼,并不是今天想象中的繁文缛节,更多折射了对于先民习惯法的遵从,“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就是祭祀,也属于礼,而戎是战争,同样带有强烈的礼仪特征——在早期封建制下,无论祭祀还是战争,是中上阶层特权,也都浸透了“礼”的精神。

周朝前后延续了800年,凭借为数不多的人口,不仅取代了善战嗜血的殷商,而且塑造了华夏的诸多文化面向,其中功劳最大,就是在礼乐。可以说,礼的有无与存在感,决定了社会秩序评价高低。也正因此,鲁国当权的公卿,在家奏乐舞蹈,本来按礼32人的 “四佾”(佾,音yì,行列,1佾是8人)奏乐舞蹈,他却用了周天子的规则,用“八佾”(佾,行列,8人)奏乐舞蹈。

孔子听闻,感到非常愤怒,评价是“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从这个意义而言,我认为春秋末期的政治,与其新发明名词(如从孔子看春秋为什么失败(上)中谈到的“贵族寡头制”)来分析,不如借鉴原有的传统观点,就足够用,那就是“礼崩乐坏”——这个成语也来自孔子的感叹,《论语•阳货》“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

周礼,镶嵌在周代宗法封建之中,构成其骨架与支撑,礼崩乐坏,其实本质就在于封建制的消亡。孔子感叹“礼崩乐坏”的时候,还没有后来的系列崩坏,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在的政治时空,也就是春秋,其实已经属于历史上最好的时代之一。

从春秋到战国,有何不同

我们在谈春秋战国时候,往往连用,其实春秋和战国很不一样。春秋只是周朝秩序没落的开始,国家型态还是城邦为主,战争还是有限战争,兵车为主,具备贵族特质,即使春秋五霸会盟多数还是强调“尊王攘夷、按兵修礼”,也就是尊重周王室抵御华夏之外的外族、抗拒已经开始席卷的小国兼并。

战国时代则很不同,不少城邦国家被灭,国家领土概念从城市衍生到农村,战争也开始进入全民动员状态,步兵开始大量出现,与周王室有关的姬姓王国不少被灭,王室尊严荡然无存。

战国的开始,有不同话短。按照宋代历史学家司马光在《资治通鉴》的写法,战国始于周王朝承认三家分晋,“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这划分并不是偶然,其实体现了司马光的政治考量:从以下犯上的角度,三卿取代晋朝公室,本身就是礼乐秩序的颠倒,而王室的承认更是“礼崩乐坏”的极致;至于战国的结尾,则是礼乐封建制的终点,那就是秦朝统一中国,以郡县制推行天下。

如果从杰出人物来看,春秋战国人物几乎代表了中国历史的最高峰。表面上,这是非常混乱时代,但是如果换个角度,也非常具备活力。在《中国文明的历史2:春秋战国》中,日本历史学者贝塚茂树就认为这个时代也孕育出了许多新生事物,春秋战国时代绝不是一个衰退的时代,而是中华文明发轫的时代。

封建制,本意是什么?

春秋的活力,一方面来自封建制的解体,另一方面,也来自封建制的积淀。

说封建制,不少人大脑中存在很多固有看法。一谈中国经济的历史根基是什么?很多人会拍脑袋说,是封建制度。但真是这样么?从封建的本来意义而言,封建是“封邦建国”。中国“封建”一词,来自《左传》“封建亲戚,以藩屏周”,这种周代以宗法制为基础的分封制度可以勉强称为封建。

对照封建的原始意义,中国其他朝代也曾经有过封建阶段,但最完备是在周朝。春秋战国之后,其实就已经是大一统官僚体制为主。所以在核定封建准确定义上,中国古代不能说是一直是封建社会。日本学者最早将西欧的封建制(Feudalism)直接翻译为“封建”,其实存在知识理解上的误会,在日语世界就已经引发不少误解;而封建这个词语,引入中文世界后,与马克思重新发明的封建制度结合,就更是误会重重。

中国的封建与西欧的封建也有相当不同,起源就在于西周立国之初。西周封建带有宗法制度特点,正如学者王国维强调,从商到周,是文明的巨大变化,“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正是周初,奠定了华夏封建制制度的根基。

回看孔子的春秋与随后的战国时代,中国有诸侯,有诸子百家,国家也曾经万邦林立,文化多种多样。随着大一统的建立,秦汉之后,诸侯丧失治国权力。中国的国家结构开始变化,逐渐从“既封且建”,也就是有爵位、有土地、有世袭,到“封而不建”,也就是不分封、不世袭。

这种情况下,土地和附属权力逐渐分离,财政权力也逐渐集中于中央。从此,贵族不再是世袭阶层,只是荣誉头衔。到最后则是不分不建。由此可见,中国历史上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欧洲不同,和日本也不同。简单来说,战国之前,中国可以称为封建,战国之后,中国历史大部分时间不是封建制度,不如说是分裂与大一统体制的间隔呈现。

封建制不同,背后的政治经济结构也不同

你可别小看这个区别,它不仅影响政治,也影响了经济货币财经等等制度。真正的封建,往往意味着君主与贵族共同治理,而中国在秦汉之后,其实是一家的天下,皇帝独大,官僚体制成为附庸。

所以,我们看中国,首先要搞清楚基本的国家结构。我在《徐瑾经济趋势30讲》开篇就聊封建,是因为这是最核心又容易误解的内容。

国学大师钱穆就说,不能用西洋历史模式结论套入中国历史中,比如如西洋有罗马奴隶社会,但中国没有;中国皇位世袭,传给儿孙,但是罗马不这样,在英国则可以给女儿。这个分别,看起来是世袭有无,其实就是权力制度的不同。(未完待续)本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从孔子看春秋为什么失败(中)

发布日期:2020-01-08 07:36
摘要:终其一生,孔子没有实现政治理想。从春秋到战国,区别在哪里?春秋的活力,一方面来自封建制的解体,另一方面,也来自封建制的积淀。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大家知道,孔子在世,不满鲁国政治而周游列国。然而,他随机发现,当时的世界,是一个秩序不断塌陷的世界,自己去路无多,一身政治抱负,没有国家安放与施展。不得已,晚年的孔子,只能回到鲁国,老死父母之邦。

可以说,终其一生,孔子的政治理想都没有实现。

孔子为何失败

与孔子不无寂寥的生前相比,孔子生后,声誉日隆。随着春秋战国的结束,汉代开始“独尊儒术”,孔子思想被整合进入大一统思想之中。目前对孔子评价,多数人都在讨论孔子生后名,其实这不少来自造神运动以及既得利益的需要。

从孔子而言,他的思想更强调在世感觉。我们不如谈谈孔子的政治理想为何无法施展,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其实超越了孔子一己成败,暗含春秋时代的成败。

要谈孔子失败,要回到他的政治理想。孔子政治理想,一言以蔽之,就是”礼”。这个礼,也就是周礼,即所谓礼乐文明。孔子的祖先是宋国人,也就是被周朝取代的殷人后裔,但是他的思想,还是更接近周朝,他就曾感叹“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孔子这话意味着什么?我们知道,很多人为中国文化起源夏商周,孔子的感叹,一方面认可周代借鉴了夏商两代,形成自身丰富多彩的特点,另一方面表示他愿意遵从周朝。所谓“从周”,其实就是遵从周的礼。

什么礼(乐)如此重要?周礼据说起源于周公。这礼,并不是今天想象中的繁文缛节,更多折射了对于先民习惯法的遵从,“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就是祭祀,也属于礼,而戎是战争,同样带有强烈的礼仪特征——在早期封建制下,无论祭祀还是战争,是中上阶层特权,也都浸透了“礼”的精神。

周朝前后延续了800年,凭借为数不多的人口,不仅取代了善战嗜血的殷商,而且塑造了华夏的诸多文化面向,其中功劳最大,就是在礼乐。可以说,礼的有无与存在感,决定了社会秩序评价高低。也正因此,鲁国当权的公卿,在家奏乐舞蹈,本来按礼32人的 “四佾”(佾,音yì,行列,1佾是8人)奏乐舞蹈,他却用了周天子的规则,用“八佾”(佾,行列,8人)奏乐舞蹈。

孔子听闻,感到非常愤怒,评价是“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从这个意义而言,我认为春秋末期的政治,与其新发明名词(如从孔子看春秋为什么失败(上)中谈到的“贵族寡头制”)来分析,不如借鉴原有的传统观点,就足够用,那就是“礼崩乐坏”——这个成语也来自孔子的感叹,《论语•阳货》“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

周礼,镶嵌在周代宗法封建之中,构成其骨架与支撑,礼崩乐坏,其实本质就在于封建制的消亡。孔子感叹“礼崩乐坏”的时候,还没有后来的系列崩坏,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在的政治时空,也就是春秋,其实已经属于历史上最好的时代之一。

从春秋到战国,有何不同

我们在谈春秋战国时候,往往连用,其实春秋和战国很不一样。春秋只是周朝秩序没落的开始,国家型态还是城邦为主,战争还是有限战争,兵车为主,具备贵族特质,即使春秋五霸会盟多数还是强调“尊王攘夷、按兵修礼”,也就是尊重周王室抵御华夏之外的外族、抗拒已经开始席卷的小国兼并。

战国时代则很不同,不少城邦国家被灭,国家领土概念从城市衍生到农村,战争也开始进入全民动员状态,步兵开始大量出现,与周王室有关的姬姓王国不少被灭,王室尊严荡然无存。

战国的开始,有不同话短。按照宋代历史学家司马光在《资治通鉴》的写法,战国始于周王朝承认三家分晋,“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这划分并不是偶然,其实体现了司马光的政治考量:从以下犯上的角度,三卿取代晋朝公室,本身就是礼乐秩序的颠倒,而王室的承认更是“礼崩乐坏”的极致;至于战国的结尾,则是礼乐封建制的终点,那就是秦朝统一中国,以郡县制推行天下。

如果从杰出人物来看,春秋战国人物几乎代表了中国历史的最高峰。表面上,这是非常混乱时代,但是如果换个角度,也非常具备活力。在《中国文明的历史2:春秋战国》中,日本历史学者贝塚茂树就认为这个时代也孕育出了许多新生事物,春秋战国时代绝不是一个衰退的时代,而是中华文明发轫的时代。

封建制,本意是什么?

春秋的活力,一方面来自封建制的解体,另一方面,也来自封建制的积淀。

说封建制,不少人大脑中存在很多固有看法。一谈中国经济的历史根基是什么?很多人会拍脑袋说,是封建制度。但真是这样么?从封建的本来意义而言,封建是“封邦建国”。中国“封建”一词,来自《左传》“封建亲戚,以藩屏周”,这种周代以宗法制为基础的分封制度可以勉强称为封建。

对照封建的原始意义,中国其他朝代也曾经有过封建阶段,但最完备是在周朝。春秋战国之后,其实就已经是大一统官僚体制为主。所以在核定封建准确定义上,中国古代不能说是一直是封建社会。日本学者最早将西欧的封建制(Feudalism)直接翻译为“封建”,其实存在知识理解上的误会,在日语世界就已经引发不少误解;而封建这个词语,引入中文世界后,与马克思重新发明的封建制度结合,就更是误会重重。

中国的封建与西欧的封建也有相当不同,起源就在于西周立国之初。西周封建带有宗法制度特点,正如学者王国维强调,从商到周,是文明的巨大变化,“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正是周初,奠定了华夏封建制制度的根基。

回看孔子的春秋与随后的战国时代,中国有诸侯,有诸子百家,国家也曾经万邦林立,文化多种多样。随着大一统的建立,秦汉之后,诸侯丧失治国权力。中国的国家结构开始变化,逐渐从“既封且建”,也就是有爵位、有土地、有世袭,到“封而不建”,也就是不分封、不世袭。

这种情况下,土地和附属权力逐渐分离,财政权力也逐渐集中于中央。从此,贵族不再是世袭阶层,只是荣誉头衔。到最后则是不分不建。由此可见,中国历史上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欧洲不同,和日本也不同。简单来说,战国之前,中国可以称为封建,战国之后,中国历史大部分时间不是封建制度,不如说是分裂与大一统体制的间隔呈现。

封建制不同,背后的政治经济结构也不同

你可别小看这个区别,它不仅影响政治,也影响了经济货币财经等等制度。真正的封建,往往意味着君主与贵族共同治理,而中国在秦汉之后,其实是一家的天下,皇帝独大,官僚体制成为附庸。

所以,我们看中国,首先要搞清楚基本的国家结构。我在《徐瑾经济趋势30讲》开篇就聊封建,是因为这是最核心又容易误解的内容。

国学大师钱穆就说,不能用西洋历史模式结论套入中国历史中,比如如西洋有罗马奴隶社会,但中国没有;中国皇位世袭,传给儿孙,但是罗马不这样,在英国则可以给女儿。这个分别,看起来是世袭有无,其实就是权力制度的不同。(未完待续)本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终其一生,孔子没有实现政治理想。从春秋到战国,区别在哪里?春秋的活力,一方面来自封建制的解体,另一方面,也来自封建制的积淀。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大家知道,孔子在世,不满鲁国政治而周游列国。然而,他随机发现,当时的世界,是一个秩序不断塌陷的世界,自己去路无多,一身政治抱负,没有国家安放与施展。不得已,晚年的孔子,只能回到鲁国,老死父母之邦。

可以说,终其一生,孔子的政治理想都没有实现。

孔子为何失败

与孔子不无寂寥的生前相比,孔子生后,声誉日隆。随着春秋战国的结束,汉代开始“独尊儒术”,孔子思想被整合进入大一统思想之中。目前对孔子评价,多数人都在讨论孔子生后名,其实这不少来自造神运动以及既得利益的需要。

从孔子而言,他的思想更强调在世感觉。我们不如谈谈孔子的政治理想为何无法施展,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其实超越了孔子一己成败,暗含春秋时代的成败。

要谈孔子失败,要回到他的政治理想。孔子政治理想,一言以蔽之,就是”礼”。这个礼,也就是周礼,即所谓礼乐文明。孔子的祖先是宋国人,也就是被周朝取代的殷人后裔,但是他的思想,还是更接近周朝,他就曾感叹“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孔子这话意味着什么?我们知道,很多人为中国文化起源夏商周,孔子的感叹,一方面认可周代借鉴了夏商两代,形成自身丰富多彩的特点,另一方面表示他愿意遵从周朝。所谓“从周”,其实就是遵从周的礼。

什么礼(乐)如此重要?周礼据说起源于周公。这礼,并不是今天想象中的繁文缛节,更多折射了对于先民习惯法的遵从,“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就是祭祀,也属于礼,而戎是战争,同样带有强烈的礼仪特征——在早期封建制下,无论祭祀还是战争,是中上阶层特权,也都浸透了“礼”的精神。

周朝前后延续了800年,凭借为数不多的人口,不仅取代了善战嗜血的殷商,而且塑造了华夏的诸多文化面向,其中功劳最大,就是在礼乐。可以说,礼的有无与存在感,决定了社会秩序评价高低。也正因此,鲁国当权的公卿,在家奏乐舞蹈,本来按礼32人的 “四佾”(佾,音yì,行列,1佾是8人)奏乐舞蹈,他却用了周天子的规则,用“八佾”(佾,行列,8人)奏乐舞蹈。

孔子听闻,感到非常愤怒,评价是“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从这个意义而言,我认为春秋末期的政治,与其新发明名词(如从孔子看春秋为什么失败(上)中谈到的“贵族寡头制”)来分析,不如借鉴原有的传统观点,就足够用,那就是“礼崩乐坏”——这个成语也来自孔子的感叹,《论语•阳货》“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

周礼,镶嵌在周代宗法封建之中,构成其骨架与支撑,礼崩乐坏,其实本质就在于封建制的消亡。孔子感叹“礼崩乐坏”的时候,还没有后来的系列崩坏,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在的政治时空,也就是春秋,其实已经属于历史上最好的时代之一。

从春秋到战国,有何不同

我们在谈春秋战国时候,往往连用,其实春秋和战国很不一样。春秋只是周朝秩序没落的开始,国家型态还是城邦为主,战争还是有限战争,兵车为主,具备贵族特质,即使春秋五霸会盟多数还是强调“尊王攘夷、按兵修礼”,也就是尊重周王室抵御华夏之外的外族、抗拒已经开始席卷的小国兼并。

战国时代则很不同,不少城邦国家被灭,国家领土概念从城市衍生到农村,战争也开始进入全民动员状态,步兵开始大量出现,与周王室有关的姬姓王国不少被灭,王室尊严荡然无存。

战国的开始,有不同话短。按照宋代历史学家司马光在《资治通鉴》的写法,战国始于周王朝承认三家分晋,“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这划分并不是偶然,其实体现了司马光的政治考量:从以下犯上的角度,三卿取代晋朝公室,本身就是礼乐秩序的颠倒,而王室的承认更是“礼崩乐坏”的极致;至于战国的结尾,则是礼乐封建制的终点,那就是秦朝统一中国,以郡县制推行天下。

如果从杰出人物来看,春秋战国人物几乎代表了中国历史的最高峰。表面上,这是非常混乱时代,但是如果换个角度,也非常具备活力。在《中国文明的历史2:春秋战国》中,日本历史学者贝塚茂树就认为这个时代也孕育出了许多新生事物,春秋战国时代绝不是一个衰退的时代,而是中华文明发轫的时代。

封建制,本意是什么?

春秋的活力,一方面来自封建制的解体,另一方面,也来自封建制的积淀。

说封建制,不少人大脑中存在很多固有看法。一谈中国经济的历史根基是什么?很多人会拍脑袋说,是封建制度。但真是这样么?从封建的本来意义而言,封建是“封邦建国”。中国“封建”一词,来自《左传》“封建亲戚,以藩屏周”,这种周代以宗法制为基础的分封制度可以勉强称为封建。

对照封建的原始意义,中国其他朝代也曾经有过封建阶段,但最完备是在周朝。春秋战国之后,其实就已经是大一统官僚体制为主。所以在核定封建准确定义上,中国古代不能说是一直是封建社会。日本学者最早将西欧的封建制(Feudalism)直接翻译为“封建”,其实存在知识理解上的误会,在日语世界就已经引发不少误解;而封建这个词语,引入中文世界后,与马克思重新发明的封建制度结合,就更是误会重重。

中国的封建与西欧的封建也有相当不同,起源就在于西周立国之初。西周封建带有宗法制度特点,正如学者王国维强调,从商到周,是文明的巨大变化,“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正是周初,奠定了华夏封建制制度的根基。

回看孔子的春秋与随后的战国时代,中国有诸侯,有诸子百家,国家也曾经万邦林立,文化多种多样。随着大一统的建立,秦汉之后,诸侯丧失治国权力。中国的国家结构开始变化,逐渐从“既封且建”,也就是有爵位、有土地、有世袭,到“封而不建”,也就是不分封、不世袭。

这种情况下,土地和附属权力逐渐分离,财政权力也逐渐集中于中央。从此,贵族不再是世袭阶层,只是荣誉头衔。到最后则是不分不建。由此可见,中国历史上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欧洲不同,和日本也不同。简单来说,战国之前,中国可以称为封建,战国之后,中国历史大部分时间不是封建制度,不如说是分裂与大一统体制的间隔呈现。

封建制不同,背后的政治经济结构也不同

你可别小看这个区别,它不仅影响政治,也影响了经济货币财经等等制度。真正的封建,往往意味着君主与贵族共同治理,而中国在秦汉之后,其实是一家的天下,皇帝独大,官僚体制成为附庸。

所以,我们看中国,首先要搞清楚基本的国家结构。我在《徐瑾经济趋势30讲》开篇就聊封建,是因为这是最核心又容易误解的内容。

国学大师钱穆就说,不能用西洋历史模式结论套入中国历史中,比如如西洋有罗马奴隶社会,但中国没有;中国皇位世袭,传给儿孙,但是罗马不这样,在英国则可以给女儿。这个分别,看起来是世袭有无,其实就是权力制度的不同。(未完待续)本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