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推动今年能源市场的主要因素将是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中国的石油进口,以及气候变化政治的影响。



撰文 | 尼克•巴特勒 

OR--商业新媒体 】任何想要理解2020年能源市场的人都应该关注3个关键指标。推动今年能源市场的主要因素将是非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中国的石油进口,以及气候变化政治的影响,最后这点更为复杂。除了这些,其余的只是噪音。

首先从美国开始,尽管由于长期供应过剩,天然气行业面临降级和停产,但美国页岩致密油热潮仍将继续。美国石油总产量已升至每日逾1200万桶。预计2020年还会增加。

但来自巴西、挪威和圭亚那的新增石油产能也将在今年投产。如果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日产量增加100万桶以上(这个数字是需求增速预测),市场将出现供应过剩,即便是欧佩克与俄罗斯达成的最新减产配额协议,也不足以避免油价进一步下滑。

12月初达成的这项配额协议,可能会鼓励非欧佩克产油国维持或上调目前的产量水平。欧佩克控制石油市场的能力已达到极限,甚至可能已超出极限。石油收入处于低位,很多依赖石油收入的产油国的债务正在增加。

伊朗仍存在变数(编者注:此文英文版发表于去年12月30日)。它可能与邻国爆发公开冲突,可能出现内部权力斗争,也可能达成一项务实协议,通过谈判找到摆脱美国制裁的办法。对于石油市场而言,达成协议是其中最危险的一种可能性,因为伊朗能够很快向市场投放每日100万至200万桶的供给。

中国石油进口水平是第二个指标。2019年,这个数字升至每日1100万桶,使中国成为全球油价的推手。天然气进口也有所增长,但目前基础设施方面的限制似乎制约了2018年的那种大幅增长。中国经济放缓(可能由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引发)可能会抑制石油进口。中国政府可能还会合理地认定,中国对于外国石油过于依赖。

考虑到这些因素,油价很难持续上涨,反而我们很容易预测油价会进一步下跌。尽管欧佩克达成最新减产配额协议,但国际能源署(IEA)讨论的是2020年的供应过剩。

第三个问题是,缓解气候变化和应对街头抗议的必要性,推动了政治对能源行业的影响。

公众对气候变化的兴趣是间歇性的。根据一项详细的民意调查,在最近的英国大选中,气候变化问题在影响选民的最重要政策中仅排名第五,远远落后于英国退欧和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在其他国家,随着向低碳转型的直接成本变得显而易见,热情可能会消退。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承诺实施《欧盟绿色协议》(EU Green Deal),该协议包括大量不同的政策,旨在实现到2050年达到净零碳排放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目标。但欧盟委员会的权力有限:它无法在一夜之间改变现有的能源体系,也无法迫使欧盟成员国放弃现有的产业。然而,变革的方向是明确的,旧能源行业正面临压力,要证明自己有能力适应新的政治优先任务。

最重要且最不确定的影响是美国总统大选。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可能不会出现任何变化。即便可再生能源以及煤炭的一些替代能源取得了进展,碳氢化合物仍将主宰美国市场。

但是民主党把自己定义为环境的捍卫者。民主党五位领先竞选人对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生产商表现出的敌意远远超出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尽管为了赢得今年11月的大选,他们可能会软化一些最激进的提议,但如果民主党获胜,将给各种形式碳氢化合物的未来带来不确定性,并迫使美国企业效仿欧洲企业,接受能源转型。如果美国走上这条路,其他很多国家也会效仿。

短期而言,油价和能源行业的交易格局将由市场力量——供应和需求的基本现实——决定。但2020年的政治变化,尤其是美国大选,将对该行业的长期格局产生更重要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2020年能源市场的三大关注点

发布日期:2020-01-06 19:12
摘要:推动今年能源市场的主要因素将是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中国的石油进口,以及气候变化政治的影响。



撰文 | 尼克•巴特勒 

OR--商业新媒体 】任何想要理解2020年能源市场的人都应该关注3个关键指标。推动今年能源市场的主要因素将是非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中国的石油进口,以及气候变化政治的影响,最后这点更为复杂。除了这些,其余的只是噪音。

首先从美国开始,尽管由于长期供应过剩,天然气行业面临降级和停产,但美国页岩致密油热潮仍将继续。美国石油总产量已升至每日逾1200万桶。预计2020年还会增加。

但来自巴西、挪威和圭亚那的新增石油产能也将在今年投产。如果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日产量增加100万桶以上(这个数字是需求增速预测),市场将出现供应过剩,即便是欧佩克与俄罗斯达成的最新减产配额协议,也不足以避免油价进一步下滑。

12月初达成的这项配额协议,可能会鼓励非欧佩克产油国维持或上调目前的产量水平。欧佩克控制石油市场的能力已达到极限,甚至可能已超出极限。石油收入处于低位,很多依赖石油收入的产油国的债务正在增加。

伊朗仍存在变数(编者注:此文英文版发表于去年12月30日)。它可能与邻国爆发公开冲突,可能出现内部权力斗争,也可能达成一项务实协议,通过谈判找到摆脱美国制裁的办法。对于石油市场而言,达成协议是其中最危险的一种可能性,因为伊朗能够很快向市场投放每日100万至200万桶的供给。

中国石油进口水平是第二个指标。2019年,这个数字升至每日1100万桶,使中国成为全球油价的推手。天然气进口也有所增长,但目前基础设施方面的限制似乎制约了2018年的那种大幅增长。中国经济放缓(可能由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引发)可能会抑制石油进口。中国政府可能还会合理地认定,中国对于外国石油过于依赖。

考虑到这些因素,油价很难持续上涨,反而我们很容易预测油价会进一步下跌。尽管欧佩克达成最新减产配额协议,但国际能源署(IEA)讨论的是2020年的供应过剩。

第三个问题是,缓解气候变化和应对街头抗议的必要性,推动了政治对能源行业的影响。

公众对气候变化的兴趣是间歇性的。根据一项详细的民意调查,在最近的英国大选中,气候变化问题在影响选民的最重要政策中仅排名第五,远远落后于英国退欧和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在其他国家,随着向低碳转型的直接成本变得显而易见,热情可能会消退。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承诺实施《欧盟绿色协议》(EU Green Deal),该协议包括大量不同的政策,旨在实现到2050年达到净零碳排放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目标。但欧盟委员会的权力有限:它无法在一夜之间改变现有的能源体系,也无法迫使欧盟成员国放弃现有的产业。然而,变革的方向是明确的,旧能源行业正面临压力,要证明自己有能力适应新的政治优先任务。

最重要且最不确定的影响是美国总统大选。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可能不会出现任何变化。即便可再生能源以及煤炭的一些替代能源取得了进展,碳氢化合物仍将主宰美国市场。

但是民主党把自己定义为环境的捍卫者。民主党五位领先竞选人对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生产商表现出的敌意远远超出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尽管为了赢得今年11月的大选,他们可能会软化一些最激进的提议,但如果民主党获胜,将给各种形式碳氢化合物的未来带来不确定性,并迫使美国企业效仿欧洲企业,接受能源转型。如果美国走上这条路,其他很多国家也会效仿。

短期而言,油价和能源行业的交易格局将由市场力量——供应和需求的基本现实——决定。但2020年的政治变化,尤其是美国大选,将对该行业的长期格局产生更重要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推动今年能源市场的主要因素将是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中国的石油进口,以及气候变化政治的影响。



撰文 | 尼克•巴特勒 

OR--商业新媒体 】任何想要理解2020年能源市场的人都应该关注3个关键指标。推动今年能源市场的主要因素将是非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中国的石油进口,以及气候变化政治的影响,最后这点更为复杂。除了这些,其余的只是噪音。

首先从美国开始,尽管由于长期供应过剩,天然气行业面临降级和停产,但美国页岩致密油热潮仍将继续。美国石油总产量已升至每日逾1200万桶。预计2020年还会增加。

但来自巴西、挪威和圭亚那的新增石油产能也将在今年投产。如果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日产量增加100万桶以上(这个数字是需求增速预测),市场将出现供应过剩,即便是欧佩克与俄罗斯达成的最新减产配额协议,也不足以避免油价进一步下滑。

12月初达成的这项配额协议,可能会鼓励非欧佩克产油国维持或上调目前的产量水平。欧佩克控制石油市场的能力已达到极限,甚至可能已超出极限。石油收入处于低位,很多依赖石油收入的产油国的债务正在增加。

伊朗仍存在变数(编者注:此文英文版发表于去年12月30日)。它可能与邻国爆发公开冲突,可能出现内部权力斗争,也可能达成一项务实协议,通过谈判找到摆脱美国制裁的办法。对于石油市场而言,达成协议是其中最危险的一种可能性,因为伊朗能够很快向市场投放每日100万至200万桶的供给。

中国石油进口水平是第二个指标。2019年,这个数字升至每日1100万桶,使中国成为全球油价的推手。天然气进口也有所增长,但目前基础设施方面的限制似乎制约了2018年的那种大幅增长。中国经济放缓(可能由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引发)可能会抑制石油进口。中国政府可能还会合理地认定,中国对于外国石油过于依赖。

考虑到这些因素,油价很难持续上涨,反而我们很容易预测油价会进一步下跌。尽管欧佩克达成最新减产配额协议,但国际能源署(IEA)讨论的是2020年的供应过剩。

第三个问题是,缓解气候变化和应对街头抗议的必要性,推动了政治对能源行业的影响。

公众对气候变化的兴趣是间歇性的。根据一项详细的民意调查,在最近的英国大选中,气候变化问题在影响选民的最重要政策中仅排名第五,远远落后于英国退欧和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在其他国家,随着向低碳转型的直接成本变得显而易见,热情可能会消退。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承诺实施《欧盟绿色协议》(EU Green Deal),该协议包括大量不同的政策,旨在实现到2050年达到净零碳排放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目标。但欧盟委员会的权力有限:它无法在一夜之间改变现有的能源体系,也无法迫使欧盟成员国放弃现有的产业。然而,变革的方向是明确的,旧能源行业正面临压力,要证明自己有能力适应新的政治优先任务。

最重要且最不确定的影响是美国总统大选。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可能不会出现任何变化。即便可再生能源以及煤炭的一些替代能源取得了进展,碳氢化合物仍将主宰美国市场。

但是民主党把自己定义为环境的捍卫者。民主党五位领先竞选人对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生产商表现出的敌意远远超出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尽管为了赢得今年11月的大选,他们可能会软化一些最激进的提议,但如果民主党获胜,将给各种形式碳氢化合物的未来带来不确定性,并迫使美国企业效仿欧洲企业,接受能源转型。如果美国走上这条路,其他很多国家也会效仿。

短期而言,油价和能源行业的交易格局将由市场力量——供应和需求的基本现实——决定。但2020年的政治变化,尤其是美国大选,将对该行业的长期格局产生更重要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2020年能源市场的三大关注点

发布日期:2020-01-06 19:12
摘要:推动今年能源市场的主要因素将是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中国的石油进口,以及气候变化政治的影响。



撰文 | 尼克•巴特勒 

OR--商业新媒体 】任何想要理解2020年能源市场的人都应该关注3个关键指标。推动今年能源市场的主要因素将是非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中国的石油进口,以及气候变化政治的影响,最后这点更为复杂。除了这些,其余的只是噪音。

首先从美国开始,尽管由于长期供应过剩,天然气行业面临降级和停产,但美国页岩致密油热潮仍将继续。美国石油总产量已升至每日逾1200万桶。预计2020年还会增加。

但来自巴西、挪威和圭亚那的新增石油产能也将在今年投产。如果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日产量增加100万桶以上(这个数字是需求增速预测),市场将出现供应过剩,即便是欧佩克与俄罗斯达成的最新减产配额协议,也不足以避免油价进一步下滑。

12月初达成的这项配额协议,可能会鼓励非欧佩克产油国维持或上调目前的产量水平。欧佩克控制石油市场的能力已达到极限,甚至可能已超出极限。石油收入处于低位,很多依赖石油收入的产油国的债务正在增加。

伊朗仍存在变数(编者注:此文英文版发表于去年12月30日)。它可能与邻国爆发公开冲突,可能出现内部权力斗争,也可能达成一项务实协议,通过谈判找到摆脱美国制裁的办法。对于石油市场而言,达成协议是其中最危险的一种可能性,因为伊朗能够很快向市场投放每日100万至200万桶的供给。

中国石油进口水平是第二个指标。2019年,这个数字升至每日1100万桶,使中国成为全球油价的推手。天然气进口也有所增长,但目前基础设施方面的限制似乎制约了2018年的那种大幅增长。中国经济放缓(可能由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引发)可能会抑制石油进口。中国政府可能还会合理地认定,中国对于外国石油过于依赖。

考虑到这些因素,油价很难持续上涨,反而我们很容易预测油价会进一步下跌。尽管欧佩克达成最新减产配额协议,但国际能源署(IEA)讨论的是2020年的供应过剩。

第三个问题是,缓解气候变化和应对街头抗议的必要性,推动了政治对能源行业的影响。

公众对气候变化的兴趣是间歇性的。根据一项详细的民意调查,在最近的英国大选中,气候变化问题在影响选民的最重要政策中仅排名第五,远远落后于英国退欧和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在其他国家,随着向低碳转型的直接成本变得显而易见,热情可能会消退。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承诺实施《欧盟绿色协议》(EU Green Deal),该协议包括大量不同的政策,旨在实现到2050年达到净零碳排放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目标。但欧盟委员会的权力有限:它无法在一夜之间改变现有的能源体系,也无法迫使欧盟成员国放弃现有的产业。然而,变革的方向是明确的,旧能源行业正面临压力,要证明自己有能力适应新的政治优先任务。

最重要且最不确定的影响是美国总统大选。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可能不会出现任何变化。即便可再生能源以及煤炭的一些替代能源取得了进展,碳氢化合物仍将主宰美国市场。

但是民主党把自己定义为环境的捍卫者。民主党五位领先竞选人对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生产商表现出的敌意远远超出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尽管为了赢得今年11月的大选,他们可能会软化一些最激进的提议,但如果民主党获胜,将给各种形式碳氢化合物的未来带来不确定性,并迫使美国企业效仿欧洲企业,接受能源转型。如果美国走上这条路,其他很多国家也会效仿。

短期而言,油价和能源行业的交易格局将由市场力量——供应和需求的基本现实——决定。但2020年的政治变化,尤其是美国大选,将对该行业的长期格局产生更重要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推动今年能源市场的主要因素将是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中国的石油进口,以及气候变化政治的影响。



撰文 | 尼克•巴特勒 

OR--商业新媒体 】任何想要理解2020年能源市场的人都应该关注3个关键指标。推动今年能源市场的主要因素将是非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中国的石油进口,以及气候变化政治的影响,最后这点更为复杂。除了这些,其余的只是噪音。

首先从美国开始,尽管由于长期供应过剩,天然气行业面临降级和停产,但美国页岩致密油热潮仍将继续。美国石油总产量已升至每日逾1200万桶。预计2020年还会增加。

但来自巴西、挪威和圭亚那的新增石油产能也将在今年投产。如果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日产量增加100万桶以上(这个数字是需求增速预测),市场将出现供应过剩,即便是欧佩克与俄罗斯达成的最新减产配额协议,也不足以避免油价进一步下滑。

12月初达成的这项配额协议,可能会鼓励非欧佩克产油国维持或上调目前的产量水平。欧佩克控制石油市场的能力已达到极限,甚至可能已超出极限。石油收入处于低位,很多依赖石油收入的产油国的债务正在增加。

伊朗仍存在变数(编者注:此文英文版发表于去年12月30日)。它可能与邻国爆发公开冲突,可能出现内部权力斗争,也可能达成一项务实协议,通过谈判找到摆脱美国制裁的办法。对于石油市场而言,达成协议是其中最危险的一种可能性,因为伊朗能够很快向市场投放每日100万至200万桶的供给。

中国石油进口水平是第二个指标。2019年,这个数字升至每日1100万桶,使中国成为全球油价的推手。天然气进口也有所增长,但目前基础设施方面的限制似乎制约了2018年的那种大幅增长。中国经济放缓(可能由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引发)可能会抑制石油进口。中国政府可能还会合理地认定,中国对于外国石油过于依赖。

考虑到这些因素,油价很难持续上涨,反而我们很容易预测油价会进一步下跌。尽管欧佩克达成最新减产配额协议,但国际能源署(IEA)讨论的是2020年的供应过剩。

第三个问题是,缓解气候变化和应对街头抗议的必要性,推动了政治对能源行业的影响。

公众对气候变化的兴趣是间歇性的。根据一项详细的民意调查,在最近的英国大选中,气候变化问题在影响选民的最重要政策中仅排名第五,远远落后于英国退欧和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在其他国家,随着向低碳转型的直接成本变得显而易见,热情可能会消退。

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承诺实施《欧盟绿色协议》(EU Green Deal),该协议包括大量不同的政策,旨在实现到2050年达到净零碳排放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目标。但欧盟委员会的权力有限:它无法在一夜之间改变现有的能源体系,也无法迫使欧盟成员国放弃现有的产业。然而,变革的方向是明确的,旧能源行业正面临压力,要证明自己有能力适应新的政治优先任务。

最重要且最不确定的影响是美国总统大选。如果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可能不会出现任何变化。即便可再生能源以及煤炭的一些替代能源取得了进展,碳氢化合物仍将主宰美国市场。

但是民主党把自己定义为环境的捍卫者。民主党五位领先竞选人对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生产商表现出的敌意远远超出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尽管为了赢得今年11月的大选,他们可能会软化一些最激进的提议,但如果民主党获胜,将给各种形式碳氢化合物的未来带来不确定性,并迫使美国企业效仿欧洲企业,接受能源转型。如果美国走上这条路,其他很多国家也会效仿。

短期而言,油价和能源行业的交易格局将由市场力量——供应和需求的基本现实——决定。但2020年的政治变化,尤其是美国大选,将对该行业的长期格局产生更重要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