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中国央行支持经济增长的行动在2020年首个交易日引发全球股票广泛上涨,MSCI新兴市场指数有望比2018年10月低点高出逾20%。



彼得•韦尔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央行支持经济增长的行动在2020年第一个交易日引发了全球股票的广泛上涨,新兴市场当日有望在牛市区间收盘。

周四的纽约交易时段中,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上涨1.1%,至18个月以来的新高。与2018年10月的低点相比,该基准指数已上涨20.5%,而超过20%的涨幅一般代表牛市。

周四股市上涨之前,中国人民银行(PBoC)当日早些时候决定向中国金融系统注入1150亿美元。但是对于一些分析师而言,这些行动反映了中国和新兴市场在2020年面对的挑战,以及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有可能弱于预期。

“我们预测,新兴市场股票在2020年的回报率将会远低于2019年水平。”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分析师们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在过去10年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台湾和韩国的股票——这些股票占据MSCI亚洲新兴市场指数约80%权重——表现一直优于拉丁美洲和欧洲、中东及非洲(EMEA)的新兴市场股票,我们认为前者今年的表现将弱于后者。”

中国增长放缓是这一预测的首要原因,但是凯投宏观还预测,“第一阶段”协议并非美中贸易战的结束。另外,石油、铜等关键大宗商品的价格反弹,将对拉美和EMEA地区的股票更有利,因为大宗商品生产商在这些地区的指数中占有较高权重。

MSCI新兴市场指数追踪24个国家的约1400支股票,总市值达6.2万亿美元。该指数在2019年上涨15.4%。相比之下,追踪发达市场股票的MSCI指数上涨25.2%。

中国、韩国和台湾共占MSCI全球新兴市场指数的57%权重,去年它们各自的主要股市基准指数分别上涨了36.1%,7.7%和25.9%。

该指数的竞争对手富时新兴市场指数(FTSE Emerging Index)在2019年上涨17%,相比2018年10月熊市结束时的最低点上涨22.6%。这一指数在去年12月中旬首先回到牛市。

最近数月,美元疲软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有关2020年不会加息的预测促进了新兴市场的股票上涨。2019年的最后一个季度是去年新兴市场股票表现优于发达市场股票的唯一季度。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宏观策略负责人戈拉夫•萨罗利亚(Gaurav Saroliya)提到了铜价——一个增长指标——最近的回升,以及中国制造业指标的好转迹象。但他告诫称,工业周期性复苏的证据“还很不清晰,也不是太全面”,而一些先行指标,例如中国自身的信贷周期,距离2016年的刺激水平还很远,距离2008年的水平则更远。

萨罗利亚表示:“对我们来说,关键的考验在于,原材料价格近期上涨能否被证明不仅仅是美中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各大央行出台货币宽松政策之后松了一口气的反弹行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新兴市场股票重返牛市区间

发布日期:2020-01-03 17:07
摘要:随着中国央行支持经济增长的行动在2020年首个交易日引发全球股票广泛上涨,MSCI新兴市场指数有望比2018年10月低点高出逾20%。



彼得•韦尔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央行支持经济增长的行动在2020年第一个交易日引发了全球股票的广泛上涨,新兴市场当日有望在牛市区间收盘。

周四的纽约交易时段中,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上涨1.1%,至18个月以来的新高。与2018年10月的低点相比,该基准指数已上涨20.5%,而超过20%的涨幅一般代表牛市。

周四股市上涨之前,中国人民银行(PBoC)当日早些时候决定向中国金融系统注入1150亿美元。但是对于一些分析师而言,这些行动反映了中国和新兴市场在2020年面对的挑战,以及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有可能弱于预期。

“我们预测,新兴市场股票在2020年的回报率将会远低于2019年水平。”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分析师们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在过去10年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台湾和韩国的股票——这些股票占据MSCI亚洲新兴市场指数约80%权重——表现一直优于拉丁美洲和欧洲、中东及非洲(EMEA)的新兴市场股票,我们认为前者今年的表现将弱于后者。”

中国增长放缓是这一预测的首要原因,但是凯投宏观还预测,“第一阶段”协议并非美中贸易战的结束。另外,石油、铜等关键大宗商品的价格反弹,将对拉美和EMEA地区的股票更有利,因为大宗商品生产商在这些地区的指数中占有较高权重。

MSCI新兴市场指数追踪24个国家的约1400支股票,总市值达6.2万亿美元。该指数在2019年上涨15.4%。相比之下,追踪发达市场股票的MSCI指数上涨25.2%。

中国、韩国和台湾共占MSCI全球新兴市场指数的57%权重,去年它们各自的主要股市基准指数分别上涨了36.1%,7.7%和25.9%。

该指数的竞争对手富时新兴市场指数(FTSE Emerging Index)在2019年上涨17%,相比2018年10月熊市结束时的最低点上涨22.6%。这一指数在去年12月中旬首先回到牛市。

最近数月,美元疲软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有关2020年不会加息的预测促进了新兴市场的股票上涨。2019年的最后一个季度是去年新兴市场股票表现优于发达市场股票的唯一季度。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宏观策略负责人戈拉夫•萨罗利亚(Gaurav Saroliya)提到了铜价——一个增长指标——最近的回升,以及中国制造业指标的好转迹象。但他告诫称,工业周期性复苏的证据“还很不清晰,也不是太全面”,而一些先行指标,例如中国自身的信贷周期,距离2016年的刺激水平还很远,距离2008年的水平则更远。

萨罗利亚表示:“对我们来说,关键的考验在于,原材料价格近期上涨能否被证明不仅仅是美中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各大央行出台货币宽松政策之后松了一口气的反弹行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随着中国央行支持经济增长的行动在2020年首个交易日引发全球股票广泛上涨,MSCI新兴市场指数有望比2018年10月低点高出逾20%。



彼得•韦尔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央行支持经济增长的行动在2020年第一个交易日引发了全球股票的广泛上涨,新兴市场当日有望在牛市区间收盘。

周四的纽约交易时段中,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上涨1.1%,至18个月以来的新高。与2018年10月的低点相比,该基准指数已上涨20.5%,而超过20%的涨幅一般代表牛市。

周四股市上涨之前,中国人民银行(PBoC)当日早些时候决定向中国金融系统注入1150亿美元。但是对于一些分析师而言,这些行动反映了中国和新兴市场在2020年面对的挑战,以及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有可能弱于预期。

“我们预测,新兴市场股票在2020年的回报率将会远低于2019年水平。”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分析师们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在过去10年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台湾和韩国的股票——这些股票占据MSCI亚洲新兴市场指数约80%权重——表现一直优于拉丁美洲和欧洲、中东及非洲(EMEA)的新兴市场股票,我们认为前者今年的表现将弱于后者。”

中国增长放缓是这一预测的首要原因,但是凯投宏观还预测,“第一阶段”协议并非美中贸易战的结束。另外,石油、铜等关键大宗商品的价格反弹,将对拉美和EMEA地区的股票更有利,因为大宗商品生产商在这些地区的指数中占有较高权重。

MSCI新兴市场指数追踪24个国家的约1400支股票,总市值达6.2万亿美元。该指数在2019年上涨15.4%。相比之下,追踪发达市场股票的MSCI指数上涨25.2%。

中国、韩国和台湾共占MSCI全球新兴市场指数的57%权重,去年它们各自的主要股市基准指数分别上涨了36.1%,7.7%和25.9%。

该指数的竞争对手富时新兴市场指数(FTSE Emerging Index)在2019年上涨17%,相比2018年10月熊市结束时的最低点上涨22.6%。这一指数在去年12月中旬首先回到牛市。

最近数月,美元疲软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有关2020年不会加息的预测促进了新兴市场的股票上涨。2019年的最后一个季度是去年新兴市场股票表现优于发达市场股票的唯一季度。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宏观策略负责人戈拉夫•萨罗利亚(Gaurav Saroliya)提到了铜价——一个增长指标——最近的回升,以及中国制造业指标的好转迹象。但他告诫称,工业周期性复苏的证据“还很不清晰,也不是太全面”,而一些先行指标,例如中国自身的信贷周期,距离2016年的刺激水平还很远,距离2008年的水平则更远。

萨罗利亚表示:“对我们来说,关键的考验在于,原材料价格近期上涨能否被证明不仅仅是美中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各大央行出台货币宽松政策之后松了一口气的反弹行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新兴市场股票重返牛市区间

发布日期:2020-01-03 17:07
摘要:随着中国央行支持经济增长的行动在2020年首个交易日引发全球股票广泛上涨,MSCI新兴市场指数有望比2018年10月低点高出逾20%。



彼得•韦尔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央行支持经济增长的行动在2020年第一个交易日引发了全球股票的广泛上涨,新兴市场当日有望在牛市区间收盘。

周四的纽约交易时段中,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上涨1.1%,至18个月以来的新高。与2018年10月的低点相比,该基准指数已上涨20.5%,而超过20%的涨幅一般代表牛市。

周四股市上涨之前,中国人民银行(PBoC)当日早些时候决定向中国金融系统注入1150亿美元。但是对于一些分析师而言,这些行动反映了中国和新兴市场在2020年面对的挑战,以及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有可能弱于预期。

“我们预测,新兴市场股票在2020年的回报率将会远低于2019年水平。”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分析师们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在过去10年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台湾和韩国的股票——这些股票占据MSCI亚洲新兴市场指数约80%权重——表现一直优于拉丁美洲和欧洲、中东及非洲(EMEA)的新兴市场股票,我们认为前者今年的表现将弱于后者。”

中国增长放缓是这一预测的首要原因,但是凯投宏观还预测,“第一阶段”协议并非美中贸易战的结束。另外,石油、铜等关键大宗商品的价格反弹,将对拉美和EMEA地区的股票更有利,因为大宗商品生产商在这些地区的指数中占有较高权重。

MSCI新兴市场指数追踪24个国家的约1400支股票,总市值达6.2万亿美元。该指数在2019年上涨15.4%。相比之下,追踪发达市场股票的MSCI指数上涨25.2%。

中国、韩国和台湾共占MSCI全球新兴市场指数的57%权重,去年它们各自的主要股市基准指数分别上涨了36.1%,7.7%和25.9%。

该指数的竞争对手富时新兴市场指数(FTSE Emerging Index)在2019年上涨17%,相比2018年10月熊市结束时的最低点上涨22.6%。这一指数在去年12月中旬首先回到牛市。

最近数月,美元疲软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有关2020年不会加息的预测促进了新兴市场的股票上涨。2019年的最后一个季度是去年新兴市场股票表现优于发达市场股票的唯一季度。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宏观策略负责人戈拉夫•萨罗利亚(Gaurav Saroliya)提到了铜价——一个增长指标——最近的回升,以及中国制造业指标的好转迹象。但他告诫称,工业周期性复苏的证据“还很不清晰,也不是太全面”,而一些先行指标,例如中国自身的信贷周期,距离2016年的刺激水平还很远,距离2008年的水平则更远。

萨罗利亚表示:“对我们来说,关键的考验在于,原材料价格近期上涨能否被证明不仅仅是美中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各大央行出台货币宽松政策之后松了一口气的反弹行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随着中国央行支持经济增长的行动在2020年首个交易日引发全球股票广泛上涨,MSCI新兴市场指数有望比2018年10月低点高出逾20%。



彼得•韦尔斯 纽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央行支持经济增长的行动在2020年第一个交易日引发了全球股票的广泛上涨,新兴市场当日有望在牛市区间收盘。

周四的纽约交易时段中,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上涨1.1%,至18个月以来的新高。与2018年10月的低点相比,该基准指数已上涨20.5%,而超过20%的涨幅一般代表牛市。

周四股市上涨之前,中国人民银行(PBoC)当日早些时候决定向中国金融系统注入1150亿美元。但是对于一些分析师而言,这些行动反映了中国和新兴市场在2020年面对的挑战,以及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有可能弱于预期。

“我们预测,新兴市场股票在2020年的回报率将会远低于2019年水平。”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分析师们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在过去10年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台湾和韩国的股票——这些股票占据MSCI亚洲新兴市场指数约80%权重——表现一直优于拉丁美洲和欧洲、中东及非洲(EMEA)的新兴市场股票,我们认为前者今年的表现将弱于后者。”

中国增长放缓是这一预测的首要原因,但是凯投宏观还预测,“第一阶段”协议并非美中贸易战的结束。另外,石油、铜等关键大宗商品的价格反弹,将对拉美和EMEA地区的股票更有利,因为大宗商品生产商在这些地区的指数中占有较高权重。

MSCI新兴市场指数追踪24个国家的约1400支股票,总市值达6.2万亿美元。该指数在2019年上涨15.4%。相比之下,追踪发达市场股票的MSCI指数上涨25.2%。

中国、韩国和台湾共占MSCI全球新兴市场指数的57%权重,去年它们各自的主要股市基准指数分别上涨了36.1%,7.7%和25.9%。

该指数的竞争对手富时新兴市场指数(FTSE Emerging Index)在2019年上涨17%,相比2018年10月熊市结束时的最低点上涨22.6%。这一指数在去年12月中旬首先回到牛市。

最近数月,美元疲软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有关2020年不会加息的预测促进了新兴市场的股票上涨。2019年的最后一个季度是去年新兴市场股票表现优于发达市场股票的唯一季度。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宏观策略负责人戈拉夫•萨罗利亚(Gaurav Saroliya)提到了铜价——一个增长指标——最近的回升,以及中国制造业指标的好转迹象。但他告诫称,工业周期性复苏的证据“还很不清晰,也不是太全面”,而一些先行指标,例如中国自身的信贷周期,距离2016年的刺激水平还很远,距离2008年的水平则更远。

萨罗利亚表示:“对我们来说,关键的考验在于,原材料价格近期上涨能否被证明不仅仅是美中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各大央行出台货币宽松政策之后松了一口气的反弹行情。”■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