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监管申报文件显示,已更名为大家保险的该企业集团正寻求以262亿元人民币出售成都农村商业银行55%的股份。



孙昱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大家保险(Dajia Insurance)——在被中国政府接管之前称为安邦(Anbang)——加大了出售资产的力度。

这是中国政府清盘该集团的最新努力,此前该集团进行由信贷助推的扩张,包括收购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使中国金融体系承受压力,并导致其创始人因欺诈罪名被捕。

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Beijing Financial Assets Exchange)的一份监管申报文件显示,这家企业集团正寻求以262亿元人民币(合37.6亿美元)出售旗下公司之一成都农村商业银行(CRCB) 55%的股份。

该集团还寻求转让11家农村银行的股份,合计8500万元人民币。

分析师们表示,此次售股是安邦资产处置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因为成都农商银行曾在该集团的崛起中发挥重要作用,而安邦资产处置本身是中国去杠杆化努力的一个缩影。

“私人金融控股公司通过大肆举债而实现增长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咨询公司TS Lombard的分析师庄波表示。

成都一位地方政府官员表示,市政府有兴趣通过其投资工具之一接手该行。

这位官员称,由政府所有将有助于成都农商银行以公众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开展经营。

成都市能否赢得这笔交易仍然是一个问题,因为它将带来沉重的财务负担。2018年底,由市政府牵头的一个银团曾放弃以168亿元人民币购买成都农商银行的35%股份。

安邦最初在2011年以50亿元人民币购入成都农商银行35%股份,当时该行由成都市政府拥有,才开始运营两年。该集团后来通过多家子公司将持股比例增至一半以上。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成都农商银行实现迅猛增长,总资产在2011年至2017年期间飙升273%,使其成为中国最大的农村商业银行和安邦最有价值的业务部门。

成都农商银行在2018年看到命运变迁,当时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因欺诈罪名被捕,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CBIRC)接管了该集团。

这家监管机构随后开始抛售安邦投资组合(在巅峰时价值曾超过1.9万亿元人民币)中的资产,以抑制风险。根据中国银保监会的数据,截至去年7月,安邦已经或正在出售的资产价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

成都农商银行与其母公司一起缩减规模。根据其财务报表,该行的总资产自2017年见顶以来,已缩水逾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中国加紧处置安邦资产

发布日期:2020-01-03 10:56
摘要:监管申报文件显示,已更名为大家保险的该企业集团正寻求以262亿元人民币出售成都农村商业银行55%的股份。



孙昱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大家保险(Dajia Insurance)——在被中国政府接管之前称为安邦(Anbang)——加大了出售资产的力度。

这是中国政府清盘该集团的最新努力,此前该集团进行由信贷助推的扩张,包括收购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使中国金融体系承受压力,并导致其创始人因欺诈罪名被捕。

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Beijing Financial Assets Exchange)的一份监管申报文件显示,这家企业集团正寻求以262亿元人民币(合37.6亿美元)出售旗下公司之一成都农村商业银行(CRCB) 55%的股份。

该集团还寻求转让11家农村银行的股份,合计8500万元人民币。

分析师们表示,此次售股是安邦资产处置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因为成都农商银行曾在该集团的崛起中发挥重要作用,而安邦资产处置本身是中国去杠杆化努力的一个缩影。

“私人金融控股公司通过大肆举债而实现增长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咨询公司TS Lombard的分析师庄波表示。

成都一位地方政府官员表示,市政府有兴趣通过其投资工具之一接手该行。

这位官员称,由政府所有将有助于成都农商银行以公众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开展经营。

成都市能否赢得这笔交易仍然是一个问题,因为它将带来沉重的财务负担。2018年底,由市政府牵头的一个银团曾放弃以168亿元人民币购买成都农商银行的35%股份。

安邦最初在2011年以50亿元人民币购入成都农商银行35%股份,当时该行由成都市政府拥有,才开始运营两年。该集团后来通过多家子公司将持股比例增至一半以上。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成都农商银行实现迅猛增长,总资产在2011年至2017年期间飙升273%,使其成为中国最大的农村商业银行和安邦最有价值的业务部门。

成都农商银行在2018年看到命运变迁,当时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因欺诈罪名被捕,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CBIRC)接管了该集团。

这家监管机构随后开始抛售安邦投资组合(在巅峰时价值曾超过1.9万亿元人民币)中的资产,以抑制风险。根据中国银保监会的数据,截至去年7月,安邦已经或正在出售的资产价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

成都农商银行与其母公司一起缩减规模。根据其财务报表,该行的总资产自2017年见顶以来,已缩水逾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监管申报文件显示,已更名为大家保险的该企业集团正寻求以262亿元人民币出售成都农村商业银行55%的股份。



孙昱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大家保险(Dajia Insurance)——在被中国政府接管之前称为安邦(Anbang)——加大了出售资产的力度。

这是中国政府清盘该集团的最新努力,此前该集团进行由信贷助推的扩张,包括收购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使中国金融体系承受压力,并导致其创始人因欺诈罪名被捕。

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Beijing Financial Assets Exchange)的一份监管申报文件显示,这家企业集团正寻求以262亿元人民币(合37.6亿美元)出售旗下公司之一成都农村商业银行(CRCB) 55%的股份。

该集团还寻求转让11家农村银行的股份,合计8500万元人民币。

分析师们表示,此次售股是安邦资产处置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因为成都农商银行曾在该集团的崛起中发挥重要作用,而安邦资产处置本身是中国去杠杆化努力的一个缩影。

“私人金融控股公司通过大肆举债而实现增长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咨询公司TS Lombard的分析师庄波表示。

成都一位地方政府官员表示,市政府有兴趣通过其投资工具之一接手该行。

这位官员称,由政府所有将有助于成都农商银行以公众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开展经营。

成都市能否赢得这笔交易仍然是一个问题,因为它将带来沉重的财务负担。2018年底,由市政府牵头的一个银团曾放弃以168亿元人民币购买成都农商银行的35%股份。

安邦最初在2011年以50亿元人民币购入成都农商银行35%股份,当时该行由成都市政府拥有,才开始运营两年。该集团后来通过多家子公司将持股比例增至一半以上。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成都农商银行实现迅猛增长,总资产在2011年至2017年期间飙升273%,使其成为中国最大的农村商业银行和安邦最有价值的业务部门。

成都农商银行在2018年看到命运变迁,当时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因欺诈罪名被捕,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CBIRC)接管了该集团。

这家监管机构随后开始抛售安邦投资组合(在巅峰时价值曾超过1.9万亿元人民币)中的资产,以抑制风险。根据中国银保监会的数据,截至去年7月,安邦已经或正在出售的资产价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

成都农商银行与其母公司一起缩减规模。根据其财务报表,该行的总资产自2017年见顶以来,已缩水逾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中国加紧处置安邦资产

发布日期:2020-01-03 10:56
摘要:监管申报文件显示,已更名为大家保险的该企业集团正寻求以262亿元人民币出售成都农村商业银行55%的股份。



孙昱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大家保险(Dajia Insurance)——在被中国政府接管之前称为安邦(Anbang)——加大了出售资产的力度。

这是中国政府清盘该集团的最新努力,此前该集团进行由信贷助推的扩张,包括收购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使中国金融体系承受压力,并导致其创始人因欺诈罪名被捕。

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Beijing Financial Assets Exchange)的一份监管申报文件显示,这家企业集团正寻求以262亿元人民币(合37.6亿美元)出售旗下公司之一成都农村商业银行(CRCB) 55%的股份。

该集团还寻求转让11家农村银行的股份,合计8500万元人民币。

分析师们表示,此次售股是安邦资产处置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因为成都农商银行曾在该集团的崛起中发挥重要作用,而安邦资产处置本身是中国去杠杆化努力的一个缩影。

“私人金融控股公司通过大肆举债而实现增长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咨询公司TS Lombard的分析师庄波表示。

成都一位地方政府官员表示,市政府有兴趣通过其投资工具之一接手该行。

这位官员称,由政府所有将有助于成都农商银行以公众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开展经营。

成都市能否赢得这笔交易仍然是一个问题,因为它将带来沉重的财务负担。2018年底,由市政府牵头的一个银团曾放弃以168亿元人民币购买成都农商银行的35%股份。

安邦最初在2011年以50亿元人民币购入成都农商银行35%股份,当时该行由成都市政府拥有,才开始运营两年。该集团后来通过多家子公司将持股比例增至一半以上。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成都农商银行实现迅猛增长,总资产在2011年至2017年期间飙升273%,使其成为中国最大的农村商业银行和安邦最有价值的业务部门。

成都农商银行在2018年看到命运变迁,当时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因欺诈罪名被捕,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CBIRC)接管了该集团。

这家监管机构随后开始抛售安邦投资组合(在巅峰时价值曾超过1.9万亿元人民币)中的资产,以抑制风险。根据中国银保监会的数据,截至去年7月,安邦已经或正在出售的资产价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

成都农商银行与其母公司一起缩减规模。根据其财务报表,该行的总资产自2017年见顶以来,已缩水逾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监管申报文件显示,已更名为大家保险的该企业集团正寻求以262亿元人民币出售成都农村商业银行55%的股份。



孙昱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大家保险(Dajia Insurance)——在被中国政府接管之前称为安邦(Anbang)——加大了出售资产的力度。

这是中国政府清盘该集团的最新努力,此前该集团进行由信贷助推的扩张,包括收购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使中国金融体系承受压力,并导致其创始人因欺诈罪名被捕。

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Beijing Financial Assets Exchange)的一份监管申报文件显示,这家企业集团正寻求以262亿元人民币(合37.6亿美元)出售旗下公司之一成都农村商业银行(CRCB) 55%的股份。

该集团还寻求转让11家农村银行的股份,合计8500万元人民币。

分析师们表示,此次售股是安邦资产处置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因为成都农商银行曾在该集团的崛起中发挥重要作用,而安邦资产处置本身是中国去杠杆化努力的一个缩影。

“私人金融控股公司通过大肆举债而实现增长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咨询公司TS Lombard的分析师庄波表示。

成都一位地方政府官员表示,市政府有兴趣通过其投资工具之一接手该行。

这位官员称,由政府所有将有助于成都农商银行以公众的最大利益为出发点开展经营。

成都市能否赢得这笔交易仍然是一个问题,因为它将带来沉重的财务负担。2018年底,由市政府牵头的一个银团曾放弃以168亿元人民币购买成都农商银行的35%股份。

安邦最初在2011年以50亿元人民币购入成都农商银行35%股份,当时该行由成都市政府拥有,才开始运营两年。该集团后来通过多家子公司将持股比例增至一半以上。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成都农商银行实现迅猛增长,总资产在2011年至2017年期间飙升273%,使其成为中国最大的农村商业银行和安邦最有价值的业务部门。

成都农商银行在2018年看到命运变迁,当时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因欺诈罪名被捕,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CBIRC)接管了该集团。

这家监管机构随后开始抛售安邦投资组合(在巅峰时价值曾超过1.9万亿元人民币)中的资产,以抑制风险。根据中国银保监会的数据,截至去年7月,安邦已经或正在出售的资产价值超过10亿元人民币。

成都农商银行与其母公司一起缩减规模。根据其财务报表,该行的总资产自2017年见顶以来,已缩水逾五分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