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中国经济面临更大压力,中国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时公布了一份经济蓝图,强调明年将推动经济稳定增长。而且与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比使用了更多关于稳定的措辞。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领导人在努力应对国内日渐成熟的经济出现放缓以及中美贸易战影响之际,承诺加大力度来提振经济增长。

周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在一年一度的闭门会议结束时批准了一份经济蓝图,承诺在未来一年采取更多财政和货币措施,扶持从消费到基础设施投资再到就业的方方面面,以确保经济增速保持稳定。

该计划旨在应对长期的国内经济放缓,也表明中国政府今年仍在努力支持不断走弱的经济。本轮放缓已导致中国经济增速降至数十年来最低水平。

虽然贸易战不是本次会议的主题,但与美国持续不断的贸易争端严重影响了会议进程。美国定于周日对价值约1,6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5%的关税,除非双方达成协议或者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决定搁置关税并继续谈判。美国还可能收紧对美国公司与中国开展业务的限制,特别是在科技领域。

(截至发稿时,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同意与中国签署一项有限贸易协议,该协议将降低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的现有关税,并取消即将于周日生效的新关税。)

新华社发表的一篇声明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今年“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

中国领导层开始倾向于强调经济增长,似乎是认识到中国决策者最近对控制债务的关注可能过头了。近年来,北京方面试图在去杠杆和促增长之间取得微妙平衡。促增长政策有可能加剧债务问题。

据瑞银(UBS)称,由于主要受到过去10年刺激举措的影响,去年中国债务规模与13.6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之比达到270%以上的峰值。这样的债务水平令很多决策者感到担忧,促使他们加大力度来抑制资产泡沫和金融风险。目前,随着经济走软以及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升级,北京方面一直在逐步放松这些举措,并且越来越重视经济的原始增长。

仅在2019年,中国政府就进行了减税,促使银行增加放贷,以及指示地方政府提前发行债券,以便为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融资。为应对美国关税影响,中国央行允许人民币贬值。

尽管如此,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仍在过去10年里缩减了大约一半,上个季度放缓至6%,触及中国政府设定的2019年增长目标区间的下限。经济增长放缓还给中国的中小型银行带来了盈利压力,引发了风险蔓延的担忧,与此同时,民营企业的债券违约规模也达到创纪录水平。

花旗集团(Citigroup)驻香港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随着这些担忧加剧,货币和财政政策将不得不更加主动。

刘利刚和其他一些中国经济学家认为,明年中国政府会出台力度稍大的刺激措施,包括下调贷款利率以及允许地方政府贷款建房的新政策。一些专家甚至认为,中国将被迫允许一些城市放宽购房限制,即便只是略微放宽,并放松对历史上容易发生泡沫的经济领域的警惕。

中国央行也可能下调贷款利率。中国央行在下调贷款利率方面落后于全球其他央行,中国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也相对较高。

中国高层领导人和官员参加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周二召开,正值贸易谈判代表正忙于研究如何缓和与华盛顿方面的贸易紧张局势之际。

北京方面保证经济仍在掌控之中,新华社的声明称,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灵活的货币政策。鉴于基础设施投资萎靡不振,这份声明强调了已经在建的主要建设项目,从川藏铁路到雄安新区。雄安新区位于北京以南,距离只有两小时车程。

声明重申了过去一年中国领导人努力实现的目标,包括遏制不断上升的通胀率、支持民营部门和降低整体经济的融资成本等。与去年官方声明中暗示政府将努力控制债务的措辞相比,今年的声明表示,中国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应保持“基本稳定”。

中国领导人还表示,他们加大了对房地产行业的关注,承诺稳定地价、房价和人们的预期。与去年经济会议的声明相比,此次官方声明更多次提到“稳定”的必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会议没有提及曾被华盛顿批评为保护主义的产业政策,但新华社称中国应鼓励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与此同时,会议作出了全面改革经济的广泛承诺,称要制定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但没有说明相关细节。

中国领导层通常会在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制定来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要到来年3月份的年度人大会议上才会公布这一目标。政府智库预计,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将定在6%左右,低于今年6%-6.5%的目标区间。

中国政府一直在引导市场下调经济增长预期,不过对失业率上升保持警惕,并已承诺在这个10年于2020年结束时GDP和人均收入水平将增长一倍。新华社的文章重申了领导层对这一目标的承诺。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前中国央行顾问余永定表示,政府可以采取更多举措来扶持经济,比如上调约3%的财政赤字率,这样就可以增加支出。本月稍早,他在中国金融杂志《财经》(Caijing)上撰文警告称,经济增速下降和总需求减少可能形成恶性循环。

其他人则建议采用较为谨慎的刺激方式,认为债务增加会抵消掉刺激措施带来的益处。他们辩称,决策者应当通过推进结构性改革来应对增长放缓问题,比如改革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

中国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在近期的一个论坛上表示,刺激性政策有可能成为以后出现经济真正断崖式下跌的一个诱因。他指出,中国政府可以通过刺激手段让明年经济实现6%的增长,但之后经济可能再次下行,或者政府通过改革在未来五年实现平均每年5%的增长率。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际,中国强调明年要稳增长

发布日期:2019-12-13 09:35
摘要:随着中国经济面临更大压力,中国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时公布了一份经济蓝图,强调明年将推动经济稳定增长。而且与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比使用了更多关于稳定的措辞。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领导人在努力应对国内日渐成熟的经济出现放缓以及中美贸易战影响之际,承诺加大力度来提振经济增长。

周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在一年一度的闭门会议结束时批准了一份经济蓝图,承诺在未来一年采取更多财政和货币措施,扶持从消费到基础设施投资再到就业的方方面面,以确保经济增速保持稳定。

该计划旨在应对长期的国内经济放缓,也表明中国政府今年仍在努力支持不断走弱的经济。本轮放缓已导致中国经济增速降至数十年来最低水平。

虽然贸易战不是本次会议的主题,但与美国持续不断的贸易争端严重影响了会议进程。美国定于周日对价值约1,6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5%的关税,除非双方达成协议或者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决定搁置关税并继续谈判。美国还可能收紧对美国公司与中国开展业务的限制,特别是在科技领域。

(截至发稿时,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同意与中国签署一项有限贸易协议,该协议将降低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的现有关税,并取消即将于周日生效的新关税。)

新华社发表的一篇声明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今年“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

中国领导层开始倾向于强调经济增长,似乎是认识到中国决策者最近对控制债务的关注可能过头了。近年来,北京方面试图在去杠杆和促增长之间取得微妙平衡。促增长政策有可能加剧债务问题。

据瑞银(UBS)称,由于主要受到过去10年刺激举措的影响,去年中国债务规模与13.6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之比达到270%以上的峰值。这样的债务水平令很多决策者感到担忧,促使他们加大力度来抑制资产泡沫和金融风险。目前,随着经济走软以及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升级,北京方面一直在逐步放松这些举措,并且越来越重视经济的原始增长。

仅在2019年,中国政府就进行了减税,促使银行增加放贷,以及指示地方政府提前发行债券,以便为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融资。为应对美国关税影响,中国央行允许人民币贬值。

尽管如此,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仍在过去10年里缩减了大约一半,上个季度放缓至6%,触及中国政府设定的2019年增长目标区间的下限。经济增长放缓还给中国的中小型银行带来了盈利压力,引发了风险蔓延的担忧,与此同时,民营企业的债券违约规模也达到创纪录水平。

花旗集团(Citigroup)驻香港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随着这些担忧加剧,货币和财政政策将不得不更加主动。

刘利刚和其他一些中国经济学家认为,明年中国政府会出台力度稍大的刺激措施,包括下调贷款利率以及允许地方政府贷款建房的新政策。一些专家甚至认为,中国将被迫允许一些城市放宽购房限制,即便只是略微放宽,并放松对历史上容易发生泡沫的经济领域的警惕。

中国央行也可能下调贷款利率。中国央行在下调贷款利率方面落后于全球其他央行,中国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也相对较高。

中国高层领导人和官员参加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周二召开,正值贸易谈判代表正忙于研究如何缓和与华盛顿方面的贸易紧张局势之际。

北京方面保证经济仍在掌控之中,新华社的声明称,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灵活的货币政策。鉴于基础设施投资萎靡不振,这份声明强调了已经在建的主要建设项目,从川藏铁路到雄安新区。雄安新区位于北京以南,距离只有两小时车程。

声明重申了过去一年中国领导人努力实现的目标,包括遏制不断上升的通胀率、支持民营部门和降低整体经济的融资成本等。与去年官方声明中暗示政府将努力控制债务的措辞相比,今年的声明表示,中国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应保持“基本稳定”。

中国领导人还表示,他们加大了对房地产行业的关注,承诺稳定地价、房价和人们的预期。与去年经济会议的声明相比,此次官方声明更多次提到“稳定”的必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会议没有提及曾被华盛顿批评为保护主义的产业政策,但新华社称中国应鼓励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与此同时,会议作出了全面改革经济的广泛承诺,称要制定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但没有说明相关细节。

中国领导层通常会在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制定来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要到来年3月份的年度人大会议上才会公布这一目标。政府智库预计,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将定在6%左右,低于今年6%-6.5%的目标区间。

中国政府一直在引导市场下调经济增长预期,不过对失业率上升保持警惕,并已承诺在这个10年于2020年结束时GDP和人均收入水平将增长一倍。新华社的文章重申了领导层对这一目标的承诺。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前中国央行顾问余永定表示,政府可以采取更多举措来扶持经济,比如上调约3%的财政赤字率,这样就可以增加支出。本月稍早,他在中国金融杂志《财经》(Caijing)上撰文警告称,经济增速下降和总需求减少可能形成恶性循环。

其他人则建议采用较为谨慎的刺激方式,认为债务增加会抵消掉刺激措施带来的益处。他们辩称,决策者应当通过推进结构性改革来应对增长放缓问题,比如改革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

中国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在近期的一个论坛上表示,刺激性政策有可能成为以后出现经济真正断崖式下跌的一个诱因。他指出,中国政府可以通过刺激手段让明年经济实现6%的增长,但之后经济可能再次下行,或者政府通过改革在未来五年实现平均每年5%的增长率。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随着中国经济面临更大压力,中国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时公布了一份经济蓝图,强调明年将推动经济稳定增长。而且与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比使用了更多关于稳定的措辞。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领导人在努力应对国内日渐成熟的经济出现放缓以及中美贸易战影响之际,承诺加大力度来提振经济增长。

周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在一年一度的闭门会议结束时批准了一份经济蓝图,承诺在未来一年采取更多财政和货币措施,扶持从消费到基础设施投资再到就业的方方面面,以确保经济增速保持稳定。

该计划旨在应对长期的国内经济放缓,也表明中国政府今年仍在努力支持不断走弱的经济。本轮放缓已导致中国经济增速降至数十年来最低水平。

虽然贸易战不是本次会议的主题,但与美国持续不断的贸易争端严重影响了会议进程。美国定于周日对价值约1,6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5%的关税,除非双方达成协议或者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决定搁置关税并继续谈判。美国还可能收紧对美国公司与中国开展业务的限制,特别是在科技领域。

(截至发稿时,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同意与中国签署一项有限贸易协议,该协议将降低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的现有关税,并取消即将于周日生效的新关税。)

新华社发表的一篇声明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今年“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

中国领导层开始倾向于强调经济增长,似乎是认识到中国决策者最近对控制债务的关注可能过头了。近年来,北京方面试图在去杠杆和促增长之间取得微妙平衡。促增长政策有可能加剧债务问题。

据瑞银(UBS)称,由于主要受到过去10年刺激举措的影响,去年中国债务规模与13.6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之比达到270%以上的峰值。这样的债务水平令很多决策者感到担忧,促使他们加大力度来抑制资产泡沫和金融风险。目前,随着经济走软以及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升级,北京方面一直在逐步放松这些举措,并且越来越重视经济的原始增长。

仅在2019年,中国政府就进行了减税,促使银行增加放贷,以及指示地方政府提前发行债券,以便为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融资。为应对美国关税影响,中国央行允许人民币贬值。

尽管如此,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仍在过去10年里缩减了大约一半,上个季度放缓至6%,触及中国政府设定的2019年增长目标区间的下限。经济增长放缓还给中国的中小型银行带来了盈利压力,引发了风险蔓延的担忧,与此同时,民营企业的债券违约规模也达到创纪录水平。

花旗集团(Citigroup)驻香港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随着这些担忧加剧,货币和财政政策将不得不更加主动。

刘利刚和其他一些中国经济学家认为,明年中国政府会出台力度稍大的刺激措施,包括下调贷款利率以及允许地方政府贷款建房的新政策。一些专家甚至认为,中国将被迫允许一些城市放宽购房限制,即便只是略微放宽,并放松对历史上容易发生泡沫的经济领域的警惕。

中国央行也可能下调贷款利率。中国央行在下调贷款利率方面落后于全球其他央行,中国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也相对较高。

中国高层领导人和官员参加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周二召开,正值贸易谈判代表正忙于研究如何缓和与华盛顿方面的贸易紧张局势之际。

北京方面保证经济仍在掌控之中,新华社的声明称,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灵活的货币政策。鉴于基础设施投资萎靡不振,这份声明强调了已经在建的主要建设项目,从川藏铁路到雄安新区。雄安新区位于北京以南,距离只有两小时车程。

声明重申了过去一年中国领导人努力实现的目标,包括遏制不断上升的通胀率、支持民营部门和降低整体经济的融资成本等。与去年官方声明中暗示政府将努力控制债务的措辞相比,今年的声明表示,中国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应保持“基本稳定”。

中国领导人还表示,他们加大了对房地产行业的关注,承诺稳定地价、房价和人们的预期。与去年经济会议的声明相比,此次官方声明更多次提到“稳定”的必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会议没有提及曾被华盛顿批评为保护主义的产业政策,但新华社称中国应鼓励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与此同时,会议作出了全面改革经济的广泛承诺,称要制定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但没有说明相关细节。

中国领导层通常会在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制定来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要到来年3月份的年度人大会议上才会公布这一目标。政府智库预计,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将定在6%左右,低于今年6%-6.5%的目标区间。

中国政府一直在引导市场下调经济增长预期,不过对失业率上升保持警惕,并已承诺在这个10年于2020年结束时GDP和人均收入水平将增长一倍。新华社的文章重申了领导层对这一目标的承诺。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前中国央行顾问余永定表示,政府可以采取更多举措来扶持经济,比如上调约3%的财政赤字率,这样就可以增加支出。本月稍早,他在中国金融杂志《财经》(Caijing)上撰文警告称,经济增速下降和总需求减少可能形成恶性循环。

其他人则建议采用较为谨慎的刺激方式,认为债务增加会抵消掉刺激措施带来的益处。他们辩称,决策者应当通过推进结构性改革来应对增长放缓问题,比如改革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

中国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在近期的一个论坛上表示,刺激性政策有可能成为以后出现经济真正断崖式下跌的一个诱因。他指出,中国政府可以通过刺激手段让明年经济实现6%的增长,但之后经济可能再次下行,或者政府通过改革在未来五年实现平均每年5%的增长率。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际,中国强调明年要稳增长

发布日期:2019-12-13 09:35
摘要:随着中国经济面临更大压力,中国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时公布了一份经济蓝图,强调明年将推动经济稳定增长。而且与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比使用了更多关于稳定的措辞。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领导人在努力应对国内日渐成熟的经济出现放缓以及中美贸易战影响之际,承诺加大力度来提振经济增长。

周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在一年一度的闭门会议结束时批准了一份经济蓝图,承诺在未来一年采取更多财政和货币措施,扶持从消费到基础设施投资再到就业的方方面面,以确保经济增速保持稳定。

该计划旨在应对长期的国内经济放缓,也表明中国政府今年仍在努力支持不断走弱的经济。本轮放缓已导致中国经济增速降至数十年来最低水平。

虽然贸易战不是本次会议的主题,但与美国持续不断的贸易争端严重影响了会议进程。美国定于周日对价值约1,6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5%的关税,除非双方达成协议或者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决定搁置关税并继续谈判。美国还可能收紧对美国公司与中国开展业务的限制,特别是在科技领域。

(截至发稿时,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同意与中国签署一项有限贸易协议,该协议将降低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的现有关税,并取消即将于周日生效的新关税。)

新华社发表的一篇声明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今年“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

中国领导层开始倾向于强调经济增长,似乎是认识到中国决策者最近对控制债务的关注可能过头了。近年来,北京方面试图在去杠杆和促增长之间取得微妙平衡。促增长政策有可能加剧债务问题。

据瑞银(UBS)称,由于主要受到过去10年刺激举措的影响,去年中国债务规模与13.6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之比达到270%以上的峰值。这样的债务水平令很多决策者感到担忧,促使他们加大力度来抑制资产泡沫和金融风险。目前,随着经济走软以及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升级,北京方面一直在逐步放松这些举措,并且越来越重视经济的原始增长。

仅在2019年,中国政府就进行了减税,促使银行增加放贷,以及指示地方政府提前发行债券,以便为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融资。为应对美国关税影响,中国央行允许人民币贬值。

尽管如此,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仍在过去10年里缩减了大约一半,上个季度放缓至6%,触及中国政府设定的2019年增长目标区间的下限。经济增长放缓还给中国的中小型银行带来了盈利压力,引发了风险蔓延的担忧,与此同时,民营企业的债券违约规模也达到创纪录水平。

花旗集团(Citigroup)驻香港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随着这些担忧加剧,货币和财政政策将不得不更加主动。

刘利刚和其他一些中国经济学家认为,明年中国政府会出台力度稍大的刺激措施,包括下调贷款利率以及允许地方政府贷款建房的新政策。一些专家甚至认为,中国将被迫允许一些城市放宽购房限制,即便只是略微放宽,并放松对历史上容易发生泡沫的经济领域的警惕。

中国央行也可能下调贷款利率。中国央行在下调贷款利率方面落后于全球其他央行,中国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也相对较高。

中国高层领导人和官员参加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周二召开,正值贸易谈判代表正忙于研究如何缓和与华盛顿方面的贸易紧张局势之际。

北京方面保证经济仍在掌控之中,新华社的声明称,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灵活的货币政策。鉴于基础设施投资萎靡不振,这份声明强调了已经在建的主要建设项目,从川藏铁路到雄安新区。雄安新区位于北京以南,距离只有两小时车程。

声明重申了过去一年中国领导人努力实现的目标,包括遏制不断上升的通胀率、支持民营部门和降低整体经济的融资成本等。与去年官方声明中暗示政府将努力控制债务的措辞相比,今年的声明表示,中国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应保持“基本稳定”。

中国领导人还表示,他们加大了对房地产行业的关注,承诺稳定地价、房价和人们的预期。与去年经济会议的声明相比,此次官方声明更多次提到“稳定”的必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会议没有提及曾被华盛顿批评为保护主义的产业政策,但新华社称中国应鼓励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与此同时,会议作出了全面改革经济的广泛承诺,称要制定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但没有说明相关细节。

中国领导层通常会在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制定来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要到来年3月份的年度人大会议上才会公布这一目标。政府智库预计,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将定在6%左右,低于今年6%-6.5%的目标区间。

中国政府一直在引导市场下调经济增长预期,不过对失业率上升保持警惕,并已承诺在这个10年于2020年结束时GDP和人均收入水平将增长一倍。新华社的文章重申了领导层对这一目标的承诺。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前中国央行顾问余永定表示,政府可以采取更多举措来扶持经济,比如上调约3%的财政赤字率,这样就可以增加支出。本月稍早,他在中国金融杂志《财经》(Caijing)上撰文警告称,经济增速下降和总需求减少可能形成恶性循环。

其他人则建议采用较为谨慎的刺激方式,认为债务增加会抵消掉刺激措施带来的益处。他们辩称,决策者应当通过推进结构性改革来应对增长放缓问题,比如改革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

中国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在近期的一个论坛上表示,刺激性政策有可能成为以后出现经济真正断崖式下跌的一个诱因。他指出,中国政府可以通过刺激手段让明年经济实现6%的增长,但之后经济可能再次下行,或者政府通过改革在未来五年实现平均每年5%的增长率。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随着中国经济面临更大压力,中国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时公布了一份经济蓝图,强调明年将推动经济稳定增长。而且与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比使用了更多关于稳定的措辞。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领导人在努力应对国内日渐成熟的经济出现放缓以及中美贸易战影响之际,承诺加大力度来提振经济增长。

周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其他领导人在一年一度的闭门会议结束时批准了一份经济蓝图,承诺在未来一年采取更多财政和货币措施,扶持从消费到基础设施投资再到就业的方方面面,以确保经济增速保持稳定。

该计划旨在应对长期的国内经济放缓,也表明中国政府今年仍在努力支持不断走弱的经济。本轮放缓已导致中国经济增速降至数十年来最低水平。

虽然贸易战不是本次会议的主题,但与美国持续不断的贸易争端严重影响了会议进程。美国定于周日对价值约1,6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5%的关税,除非双方达成协议或者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决定搁置关税并继续谈判。美国还可能收紧对美国公司与中国开展业务的限制,特别是在科技领域。

(截至发稿时,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同意与中国签署一项有限贸易协议,该协议将降低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的现有关税,并取消即将于周日生效的新关税。)

新华社发表的一篇声明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今年“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

中国领导层开始倾向于强调经济增长,似乎是认识到中国决策者最近对控制债务的关注可能过头了。近年来,北京方面试图在去杠杆和促增长之间取得微妙平衡。促增长政策有可能加剧债务问题。

据瑞银(UBS)称,由于主要受到过去10年刺激举措的影响,去年中国债务规模与13.6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之比达到270%以上的峰值。这样的债务水平令很多决策者感到担忧,促使他们加大力度来抑制资产泡沫和金融风险。目前,随着经济走软以及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升级,北京方面一直在逐步放松这些举措,并且越来越重视经济的原始增长。

仅在2019年,中国政府就进行了减税,促使银行增加放贷,以及指示地方政府提前发行债券,以便为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融资。为应对美国关税影响,中国央行允许人民币贬值。

尽管如此,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仍在过去10年里缩减了大约一半,上个季度放缓至6%,触及中国政府设定的2019年增长目标区间的下限。经济增长放缓还给中国的中小型银行带来了盈利压力,引发了风险蔓延的担忧,与此同时,民营企业的债券违约规模也达到创纪录水平。

花旗集团(Citigroup)驻香港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随着这些担忧加剧,货币和财政政策将不得不更加主动。

刘利刚和其他一些中国经济学家认为,明年中国政府会出台力度稍大的刺激措施,包括下调贷款利率以及允许地方政府贷款建房的新政策。一些专家甚至认为,中国将被迫允许一些城市放宽购房限制,即便只是略微放宽,并放松对历史上容易发生泡沫的经济领域的警惕。

中国央行也可能下调贷款利率。中国央行在下调贷款利率方面落后于全球其他央行,中国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也相对较高。

中国高层领导人和官员参加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于周二召开,正值贸易谈判代表正忙于研究如何缓和与华盛顿方面的贸易紧张局势之际。

北京方面保证经济仍在掌控之中,新华社的声明称,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灵活的货币政策。鉴于基础设施投资萎靡不振,这份声明强调了已经在建的主要建设项目,从川藏铁路到雄安新区。雄安新区位于北京以南,距离只有两小时车程。

声明重申了过去一年中国领导人努力实现的目标,包括遏制不断上升的通胀率、支持民营部门和降低整体经济的融资成本等。与去年官方声明中暗示政府将努力控制债务的措辞相比,今年的声明表示,中国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应保持“基本稳定”。

中国领导人还表示,他们加大了对房地产行业的关注,承诺稳定地价、房价和人们的预期。与去年经济会议的声明相比,此次官方声明更多次提到“稳定”的必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会议没有提及曾被华盛顿批评为保护主义的产业政策,但新华社称中国应鼓励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与此同时,会议作出了全面改革经济的广泛承诺,称要制定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但没有说明相关细节。

中国领导层通常会在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制定来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要到来年3月份的年度人大会议上才会公布这一目标。政府智库预计,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将定在6%左右,低于今年6%-6.5%的目标区间。

中国政府一直在引导市场下调经济增长预期,不过对失业率上升保持警惕,并已承诺在这个10年于2020年结束时GDP和人均收入水平将增长一倍。新华社的文章重申了领导层对这一目标的承诺。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前中国央行顾问余永定表示,政府可以采取更多举措来扶持经济,比如上调约3%的财政赤字率,这样就可以增加支出。本月稍早,他在中国金融杂志《财经》(Caijing)上撰文警告称,经济增速下降和总需求减少可能形成恶性循环。

其他人则建议采用较为谨慎的刺激方式,认为债务增加会抵消掉刺激措施带来的益处。他们辩称,决策者应当通过推进结构性改革来应对增长放缓问题,比如改革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

中国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在近期的一个论坛上表示,刺激性政策有可能成为以后出现经济真正断崖式下跌的一个诱因。他指出,中国政府可以通过刺激手段让明年经济实现6%的增长,但之后经济可能再次下行,或者政府通过改革在未来五年实现平均每年5%的增长率。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