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低于趋势水平,但卖出资产而持有现金、并等待市场下跌再入市并非良策,这将对回报造成更大拖累。



撰文 | 陈敏兰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金融市场的表现堪称靓丽。在贸易战硝烟弥漫下,全球制造业走软,反对财富不平等的社会声浪加剧,但所有主要资产类别仍取得强劲回报。决策者未雨绸缪,比如美联储三次降息,为市场带来支撑。这种宽松的货币政策基调将在2020年继续抑制经济衰退风险。

毋庸置疑,未来的重大风险事件将来自政治方面,因此进行预测和定价并非易事。尤其是美国大选、中美关系以及更多非常规政策(比如“直升机撒钱”)备受热议,都让投资者深感焦虑。值得一提的是,当前现金持仓量(以美国货币市场基金规模来衡量)已接近10年来高位。

根据我们的基准情景,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低于趋势水平。围绕我们的基准情景的双向不确定性更甚于以往。然而,一个重要的历史教训是,退守现金(以为这样更加安全)并等待市场下跌再入市并非良策。投资者反而应该坚持投资,并通过放眼长远、在地区与资产类别间分散配置和精挑细选来提高投资组合的韧性。

在2020年构建稳健的投资组合,需要关注以下三大问题:

美国大选对我的投资组合有何影响?

一般来说,个别国家的选举不会对全球投资者造成太大影响。不过,美国总统选举很可能是个例外,这是由于候选人观点两极分化、议题重大、美国国债收益率对全球资本流动有着巨大影响。随着大选临近,我们预期美国股市的波动可能加剧,尤其是科技、能源、金融和医疗保健行业等主要板块可能由于监管趋严而出现大幅波动。然而投资者不应该押注于美国总统选举的具体结果来进行布局。尽管总统(政府)负责制定政策方向,但实际执行则主要取决于国会的党派构成。鉴于美国国会两党分治 - 参众两院由两党分别掌控,因此在税务等重大立法方面很可能陷入僵局。

民主党究竟谁会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现在还很难说,也许到2020年3月初形势会较为明朗,因为7月份必须明确最终候选人人选。在11月初,美国选民将投票选出下一任白宫主人以及需要改选的国会议员。

如何在保护主义盛行的世界中投资?

世界逐渐走向去全球化的时代,而中美之间的博弈正在加快这一趋势。尽管双方可能在2020年选择放慢这种转型步伐,但是去全球化大势不太可能逆转。中美在达成局部贸易协议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但长期立场相当明确,因此即便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后,也难见到双方做出重大让步的迹象。不过,第一阶段协议至少会阻止进一步加征关税,这将为全球股市带来温和支撑。

在保护主义日益抬头的当下,国内营收比重较高的市场和板块可能是较为稳妥的选择。就此而言,我们看好美国与中国股市,对欧元区市场则保持谨慎。民粹主义与保护主义盛行的环境更有利于主要依赖消费者支出而不是企业支出的公司。因此,美国非必需消费品板块可能会有上佳表现,而材料与IT等板块则会受压。对于中国市场,我们看好低线城市消费升级趋势的受益股。

随着时间的推移,全球供应链和技术标准很可能日益分裂。供应链调整有助于提振中国以外地区的基建需求,因此新兴市场基础设施可能带来机会。2020年,东南亚的基建支出料将大幅上升,尤其是在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泰国。与此同时,随着经济脱钩压力逐渐上升,中国将为实现自主科技创新而加大科技投入,相关企业将继续受惠。

如何在周期后段、收益率走低的环境下投资?

全球经济即将实现连续十年高于3%的增长,债券收益率接近多年来低点。过去10年中几乎所有金融资产都取得了强劲的回报。因此,人们很容易认为经济衰退姗姗来迟。然而,伴随经济周期结束的失衡现象几乎未见踪影,比如经济过热、消费者杠杆过高或资产泡沫过度等。我们并不认为2020年会出现衰退(概率仅为10%-15%),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增长放缓或持稳。

在周期后段的低收益率环境下,我们认为股票投资应以质量和股息为重。在亚洲,股息收益率高于其历史均值,鉴于派息率依然较低,我们认为股息还有增长空间。我们偏好股息率高于政府债券收益率市场中的高股息股票,特别是新加坡、香港地区、泰国和台湾地区。对于亚洲信用债,由于在经济周期后段局部违约风险上升,我们并不建议通过降低信用质量来获得更高的收益率,而倾向于通过次级债资本结构来提升收益率。

对市场配置不足的投资者应考虑分阶段投资策略,比如设定固定的时间表来部署资金,在出现逢低买入的机会时加快购买进度。如果投资者预计市场将维持区间震荡且波动加剧,则可考虑卖出看跌期权策略。

2020年及之后的投资

放眼长远,影响政治和经济抉择的相关趋势将变得愈发重要。未来十年中,发达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开始下降,政治环境也将变得不太有利于高收入群体。环保和科技引领的重大创新将颠覆现有行业规范。

不过,未来的转型与变革也将为投资者带来丰富的机会。从突飞猛进的科技发展,到具有长远视野、推动可持续发展的企业,机会无处不在。投资前景良好的主题包括数字化转型、基因疗法和水资源稀缺等。

2020年及之后的投资环境虽然充满不确定性,但并不意味着应该卖出资产而持有现金 —— 这将对回报造成更大拖累。机会就在那里,如何把握,则需要制定长远的财务规划,既考虑到短期的流动性支出需求,也能满足自己终生所需以及传承所需的中长期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2020年全球投资展望

发布日期:2019-12-13 07:07
摘要: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低于趋势水平,但卖出资产而持有现金、并等待市场下跌再入市并非良策,这将对回报造成更大拖累。



撰文 | 陈敏兰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金融市场的表现堪称靓丽。在贸易战硝烟弥漫下,全球制造业走软,反对财富不平等的社会声浪加剧,但所有主要资产类别仍取得强劲回报。决策者未雨绸缪,比如美联储三次降息,为市场带来支撑。这种宽松的货币政策基调将在2020年继续抑制经济衰退风险。

毋庸置疑,未来的重大风险事件将来自政治方面,因此进行预测和定价并非易事。尤其是美国大选、中美关系以及更多非常规政策(比如“直升机撒钱”)备受热议,都让投资者深感焦虑。值得一提的是,当前现金持仓量(以美国货币市场基金规模来衡量)已接近10年来高位。

根据我们的基准情景,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低于趋势水平。围绕我们的基准情景的双向不确定性更甚于以往。然而,一个重要的历史教训是,退守现金(以为这样更加安全)并等待市场下跌再入市并非良策。投资者反而应该坚持投资,并通过放眼长远、在地区与资产类别间分散配置和精挑细选来提高投资组合的韧性。

在2020年构建稳健的投资组合,需要关注以下三大问题:

美国大选对我的投资组合有何影响?

一般来说,个别国家的选举不会对全球投资者造成太大影响。不过,美国总统选举很可能是个例外,这是由于候选人观点两极分化、议题重大、美国国债收益率对全球资本流动有着巨大影响。随着大选临近,我们预期美国股市的波动可能加剧,尤其是科技、能源、金融和医疗保健行业等主要板块可能由于监管趋严而出现大幅波动。然而投资者不应该押注于美国总统选举的具体结果来进行布局。尽管总统(政府)负责制定政策方向,但实际执行则主要取决于国会的党派构成。鉴于美国国会两党分治 - 参众两院由两党分别掌控,因此在税务等重大立法方面很可能陷入僵局。

民主党究竟谁会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现在还很难说,也许到2020年3月初形势会较为明朗,因为7月份必须明确最终候选人人选。在11月初,美国选民将投票选出下一任白宫主人以及需要改选的国会议员。

如何在保护主义盛行的世界中投资?

世界逐渐走向去全球化的时代,而中美之间的博弈正在加快这一趋势。尽管双方可能在2020年选择放慢这种转型步伐,但是去全球化大势不太可能逆转。中美在达成局部贸易协议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但长期立场相当明确,因此即便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后,也难见到双方做出重大让步的迹象。不过,第一阶段协议至少会阻止进一步加征关税,这将为全球股市带来温和支撑。

在保护主义日益抬头的当下,国内营收比重较高的市场和板块可能是较为稳妥的选择。就此而言,我们看好美国与中国股市,对欧元区市场则保持谨慎。民粹主义与保护主义盛行的环境更有利于主要依赖消费者支出而不是企业支出的公司。因此,美国非必需消费品板块可能会有上佳表现,而材料与IT等板块则会受压。对于中国市场,我们看好低线城市消费升级趋势的受益股。

随着时间的推移,全球供应链和技术标准很可能日益分裂。供应链调整有助于提振中国以外地区的基建需求,因此新兴市场基础设施可能带来机会。2020年,东南亚的基建支出料将大幅上升,尤其是在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泰国。与此同时,随着经济脱钩压力逐渐上升,中国将为实现自主科技创新而加大科技投入,相关企业将继续受惠。

如何在周期后段、收益率走低的环境下投资?

全球经济即将实现连续十年高于3%的增长,债券收益率接近多年来低点。过去10年中几乎所有金融资产都取得了强劲的回报。因此,人们很容易认为经济衰退姗姗来迟。然而,伴随经济周期结束的失衡现象几乎未见踪影,比如经济过热、消费者杠杆过高或资产泡沫过度等。我们并不认为2020年会出现衰退(概率仅为10%-15%),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增长放缓或持稳。

在周期后段的低收益率环境下,我们认为股票投资应以质量和股息为重。在亚洲,股息收益率高于其历史均值,鉴于派息率依然较低,我们认为股息还有增长空间。我们偏好股息率高于政府债券收益率市场中的高股息股票,特别是新加坡、香港地区、泰国和台湾地区。对于亚洲信用债,由于在经济周期后段局部违约风险上升,我们并不建议通过降低信用质量来获得更高的收益率,而倾向于通过次级债资本结构来提升收益率。

对市场配置不足的投资者应考虑分阶段投资策略,比如设定固定的时间表来部署资金,在出现逢低买入的机会时加快购买进度。如果投资者预计市场将维持区间震荡且波动加剧,则可考虑卖出看跌期权策略。

2020年及之后的投资

放眼长远,影响政治和经济抉择的相关趋势将变得愈发重要。未来十年中,发达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开始下降,政治环境也将变得不太有利于高收入群体。环保和科技引领的重大创新将颠覆现有行业规范。

不过,未来的转型与变革也将为投资者带来丰富的机会。从突飞猛进的科技发展,到具有长远视野、推动可持续发展的企业,机会无处不在。投资前景良好的主题包括数字化转型、基因疗法和水资源稀缺等。

2020年及之后的投资环境虽然充满不确定性,但并不意味着应该卖出资产而持有现金 —— 这将对回报造成更大拖累。机会就在那里,如何把握,则需要制定长远的财务规划,既考虑到短期的流动性支出需求,也能满足自己终生所需以及传承所需的中长期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低于趋势水平,但卖出资产而持有现金、并等待市场下跌再入市并非良策,这将对回报造成更大拖累。



撰文 | 陈敏兰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金融市场的表现堪称靓丽。在贸易战硝烟弥漫下,全球制造业走软,反对财富不平等的社会声浪加剧,但所有主要资产类别仍取得强劲回报。决策者未雨绸缪,比如美联储三次降息,为市场带来支撑。这种宽松的货币政策基调将在2020年继续抑制经济衰退风险。

毋庸置疑,未来的重大风险事件将来自政治方面,因此进行预测和定价并非易事。尤其是美国大选、中美关系以及更多非常规政策(比如“直升机撒钱”)备受热议,都让投资者深感焦虑。值得一提的是,当前现金持仓量(以美国货币市场基金规模来衡量)已接近10年来高位。

根据我们的基准情景,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低于趋势水平。围绕我们的基准情景的双向不确定性更甚于以往。然而,一个重要的历史教训是,退守现金(以为这样更加安全)并等待市场下跌再入市并非良策。投资者反而应该坚持投资,并通过放眼长远、在地区与资产类别间分散配置和精挑细选来提高投资组合的韧性。

在2020年构建稳健的投资组合,需要关注以下三大问题:

美国大选对我的投资组合有何影响?

一般来说,个别国家的选举不会对全球投资者造成太大影响。不过,美国总统选举很可能是个例外,这是由于候选人观点两极分化、议题重大、美国国债收益率对全球资本流动有着巨大影响。随着大选临近,我们预期美国股市的波动可能加剧,尤其是科技、能源、金融和医疗保健行业等主要板块可能由于监管趋严而出现大幅波动。然而投资者不应该押注于美国总统选举的具体结果来进行布局。尽管总统(政府)负责制定政策方向,但实际执行则主要取决于国会的党派构成。鉴于美国国会两党分治 - 参众两院由两党分别掌控,因此在税务等重大立法方面很可能陷入僵局。

民主党究竟谁会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现在还很难说,也许到2020年3月初形势会较为明朗,因为7月份必须明确最终候选人人选。在11月初,美国选民将投票选出下一任白宫主人以及需要改选的国会议员。

如何在保护主义盛行的世界中投资?

世界逐渐走向去全球化的时代,而中美之间的博弈正在加快这一趋势。尽管双方可能在2020年选择放慢这种转型步伐,但是去全球化大势不太可能逆转。中美在达成局部贸易协议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但长期立场相当明确,因此即便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后,也难见到双方做出重大让步的迹象。不过,第一阶段协议至少会阻止进一步加征关税,这将为全球股市带来温和支撑。

在保护主义日益抬头的当下,国内营收比重较高的市场和板块可能是较为稳妥的选择。就此而言,我们看好美国与中国股市,对欧元区市场则保持谨慎。民粹主义与保护主义盛行的环境更有利于主要依赖消费者支出而不是企业支出的公司。因此,美国非必需消费品板块可能会有上佳表现,而材料与IT等板块则会受压。对于中国市场,我们看好低线城市消费升级趋势的受益股。

随着时间的推移,全球供应链和技术标准很可能日益分裂。供应链调整有助于提振中国以外地区的基建需求,因此新兴市场基础设施可能带来机会。2020年,东南亚的基建支出料将大幅上升,尤其是在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泰国。与此同时,随着经济脱钩压力逐渐上升,中国将为实现自主科技创新而加大科技投入,相关企业将继续受惠。

如何在周期后段、收益率走低的环境下投资?

全球经济即将实现连续十年高于3%的增长,债券收益率接近多年来低点。过去10年中几乎所有金融资产都取得了强劲的回报。因此,人们很容易认为经济衰退姗姗来迟。然而,伴随经济周期结束的失衡现象几乎未见踪影,比如经济过热、消费者杠杆过高或资产泡沫过度等。我们并不认为2020年会出现衰退(概率仅为10%-15%),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增长放缓或持稳。

在周期后段的低收益率环境下,我们认为股票投资应以质量和股息为重。在亚洲,股息收益率高于其历史均值,鉴于派息率依然较低,我们认为股息还有增长空间。我们偏好股息率高于政府债券收益率市场中的高股息股票,特别是新加坡、香港地区、泰国和台湾地区。对于亚洲信用债,由于在经济周期后段局部违约风险上升,我们并不建议通过降低信用质量来获得更高的收益率,而倾向于通过次级债资本结构来提升收益率。

对市场配置不足的投资者应考虑分阶段投资策略,比如设定固定的时间表来部署资金,在出现逢低买入的机会时加快购买进度。如果投资者预计市场将维持区间震荡且波动加剧,则可考虑卖出看跌期权策略。

2020年及之后的投资

放眼长远,影响政治和经济抉择的相关趋势将变得愈发重要。未来十年中,发达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开始下降,政治环境也将变得不太有利于高收入群体。环保和科技引领的重大创新将颠覆现有行业规范。

不过,未来的转型与变革也将为投资者带来丰富的机会。从突飞猛进的科技发展,到具有长远视野、推动可持续发展的企业,机会无处不在。投资前景良好的主题包括数字化转型、基因疗法和水资源稀缺等。

2020年及之后的投资环境虽然充满不确定性,但并不意味着应该卖出资产而持有现金 —— 这将对回报造成更大拖累。机会就在那里,如何把握,则需要制定长远的财务规划,既考虑到短期的流动性支出需求,也能满足自己终生所需以及传承所需的中长期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2020年全球投资展望

发布日期:2019-12-13 07:07
摘要: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低于趋势水平,但卖出资产而持有现金、并等待市场下跌再入市并非良策,这将对回报造成更大拖累。



撰文 | 陈敏兰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金融市场的表现堪称靓丽。在贸易战硝烟弥漫下,全球制造业走软,反对财富不平等的社会声浪加剧,但所有主要资产类别仍取得强劲回报。决策者未雨绸缪,比如美联储三次降息,为市场带来支撑。这种宽松的货币政策基调将在2020年继续抑制经济衰退风险。

毋庸置疑,未来的重大风险事件将来自政治方面,因此进行预测和定价并非易事。尤其是美国大选、中美关系以及更多非常规政策(比如“直升机撒钱”)备受热议,都让投资者深感焦虑。值得一提的是,当前现金持仓量(以美国货币市场基金规模来衡量)已接近10年来高位。

根据我们的基准情景,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低于趋势水平。围绕我们的基准情景的双向不确定性更甚于以往。然而,一个重要的历史教训是,退守现金(以为这样更加安全)并等待市场下跌再入市并非良策。投资者反而应该坚持投资,并通过放眼长远、在地区与资产类别间分散配置和精挑细选来提高投资组合的韧性。

在2020年构建稳健的投资组合,需要关注以下三大问题:

美国大选对我的投资组合有何影响?

一般来说,个别国家的选举不会对全球投资者造成太大影响。不过,美国总统选举很可能是个例外,这是由于候选人观点两极分化、议题重大、美国国债收益率对全球资本流动有着巨大影响。随着大选临近,我们预期美国股市的波动可能加剧,尤其是科技、能源、金融和医疗保健行业等主要板块可能由于监管趋严而出现大幅波动。然而投资者不应该押注于美国总统选举的具体结果来进行布局。尽管总统(政府)负责制定政策方向,但实际执行则主要取决于国会的党派构成。鉴于美国国会两党分治 - 参众两院由两党分别掌控,因此在税务等重大立法方面很可能陷入僵局。

民主党究竟谁会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现在还很难说,也许到2020年3月初形势会较为明朗,因为7月份必须明确最终候选人人选。在11月初,美国选民将投票选出下一任白宫主人以及需要改选的国会议员。

如何在保护主义盛行的世界中投资?

世界逐渐走向去全球化的时代,而中美之间的博弈正在加快这一趋势。尽管双方可能在2020年选择放慢这种转型步伐,但是去全球化大势不太可能逆转。中美在达成局部贸易协议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但长期立场相当明确,因此即便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后,也难见到双方做出重大让步的迹象。不过,第一阶段协议至少会阻止进一步加征关税,这将为全球股市带来温和支撑。

在保护主义日益抬头的当下,国内营收比重较高的市场和板块可能是较为稳妥的选择。就此而言,我们看好美国与中国股市,对欧元区市场则保持谨慎。民粹主义与保护主义盛行的环境更有利于主要依赖消费者支出而不是企业支出的公司。因此,美国非必需消费品板块可能会有上佳表现,而材料与IT等板块则会受压。对于中国市场,我们看好低线城市消费升级趋势的受益股。

随着时间的推移,全球供应链和技术标准很可能日益分裂。供应链调整有助于提振中国以外地区的基建需求,因此新兴市场基础设施可能带来机会。2020年,东南亚的基建支出料将大幅上升,尤其是在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泰国。与此同时,随着经济脱钩压力逐渐上升,中国将为实现自主科技创新而加大科技投入,相关企业将继续受惠。

如何在周期后段、收益率走低的环境下投资?

全球经济即将实现连续十年高于3%的增长,债券收益率接近多年来低点。过去10年中几乎所有金融资产都取得了强劲的回报。因此,人们很容易认为经济衰退姗姗来迟。然而,伴随经济周期结束的失衡现象几乎未见踪影,比如经济过热、消费者杠杆过高或资产泡沫过度等。我们并不认为2020年会出现衰退(概率仅为10%-15%),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增长放缓或持稳。

在周期后段的低收益率环境下,我们认为股票投资应以质量和股息为重。在亚洲,股息收益率高于其历史均值,鉴于派息率依然较低,我们认为股息还有增长空间。我们偏好股息率高于政府债券收益率市场中的高股息股票,特别是新加坡、香港地区、泰国和台湾地区。对于亚洲信用债,由于在经济周期后段局部违约风险上升,我们并不建议通过降低信用质量来获得更高的收益率,而倾向于通过次级债资本结构来提升收益率。

对市场配置不足的投资者应考虑分阶段投资策略,比如设定固定的时间表来部署资金,在出现逢低买入的机会时加快购买进度。如果投资者预计市场将维持区间震荡且波动加剧,则可考虑卖出看跌期权策略。

2020年及之后的投资

放眼长远,影响政治和经济抉择的相关趋势将变得愈发重要。未来十年中,发达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开始下降,政治环境也将变得不太有利于高收入群体。环保和科技引领的重大创新将颠覆现有行业规范。

不过,未来的转型与变革也将为投资者带来丰富的机会。从突飞猛进的科技发展,到具有长远视野、推动可持续发展的企业,机会无处不在。投资前景良好的主题包括数字化转型、基因疗法和水资源稀缺等。

2020年及之后的投资环境虽然充满不确定性,但并不意味着应该卖出资产而持有现金 —— 这将对回报造成更大拖累。机会就在那里,如何把握,则需要制定长远的财务规划,既考虑到短期的流动性支出需求,也能满足自己终生所需以及传承所需的中长期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低于趋势水平,但卖出资产而持有现金、并等待市场下跌再入市并非良策,这将对回报造成更大拖累。



撰文 | 陈敏兰

OR--商业新媒体 】2019年金融市场的表现堪称靓丽。在贸易战硝烟弥漫下,全球制造业走软,反对财富不平等的社会声浪加剧,但所有主要资产类别仍取得强劲回报。决策者未雨绸缪,比如美联储三次降息,为市场带来支撑。这种宽松的货币政策基调将在2020年继续抑制经济衰退风险。

毋庸置疑,未来的重大风险事件将来自政治方面,因此进行预测和定价并非易事。尤其是美国大选、中美关系以及更多非常规政策(比如“直升机撒钱”)备受热议,都让投资者深感焦虑。值得一提的是,当前现金持仓量(以美国货币市场基金规模来衡量)已接近10年来高位。

根据我们的基准情景,明年全球经济增长将低于趋势水平。围绕我们的基准情景的双向不确定性更甚于以往。然而,一个重要的历史教训是,退守现金(以为这样更加安全)并等待市场下跌再入市并非良策。投资者反而应该坚持投资,并通过放眼长远、在地区与资产类别间分散配置和精挑细选来提高投资组合的韧性。

在2020年构建稳健的投资组合,需要关注以下三大问题:

美国大选对我的投资组合有何影响?

一般来说,个别国家的选举不会对全球投资者造成太大影响。不过,美国总统选举很可能是个例外,这是由于候选人观点两极分化、议题重大、美国国债收益率对全球资本流动有着巨大影响。随着大选临近,我们预期美国股市的波动可能加剧,尤其是科技、能源、金融和医疗保健行业等主要板块可能由于监管趋严而出现大幅波动。然而投资者不应该押注于美国总统选举的具体结果来进行布局。尽管总统(政府)负责制定政策方向,但实际执行则主要取决于国会的党派构成。鉴于美国国会两党分治 - 参众两院由两党分别掌控,因此在税务等重大立法方面很可能陷入僵局。

民主党究竟谁会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现在还很难说,也许到2020年3月初形势会较为明朗,因为7月份必须明确最终候选人人选。在11月初,美国选民将投票选出下一任白宫主人以及需要改选的国会议员。

如何在保护主义盛行的世界中投资?

世界逐渐走向去全球化的时代,而中美之间的博弈正在加快这一趋势。尽管双方可能在2020年选择放慢这种转型步伐,但是去全球化大势不太可能逆转。中美在达成局部贸易协议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但长期立场相当明确,因此即便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后,也难见到双方做出重大让步的迹象。不过,第一阶段协议至少会阻止进一步加征关税,这将为全球股市带来温和支撑。

在保护主义日益抬头的当下,国内营收比重较高的市场和板块可能是较为稳妥的选择。就此而言,我们看好美国与中国股市,对欧元区市场则保持谨慎。民粹主义与保护主义盛行的环境更有利于主要依赖消费者支出而不是企业支出的公司。因此,美国非必需消费品板块可能会有上佳表现,而材料与IT等板块则会受压。对于中国市场,我们看好低线城市消费升级趋势的受益股。

随着时间的推移,全球供应链和技术标准很可能日益分裂。供应链调整有助于提振中国以外地区的基建需求,因此新兴市场基础设施可能带来机会。2020年,东南亚的基建支出料将大幅上升,尤其是在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泰国。与此同时,随着经济脱钩压力逐渐上升,中国将为实现自主科技创新而加大科技投入,相关企业将继续受惠。

如何在周期后段、收益率走低的环境下投资?

全球经济即将实现连续十年高于3%的增长,债券收益率接近多年来低点。过去10年中几乎所有金融资产都取得了强劲的回报。因此,人们很容易认为经济衰退姗姗来迟。然而,伴随经济周期结束的失衡现象几乎未见踪影,比如经济过热、消费者杠杆过高或资产泡沫过度等。我们并不认为2020年会出现衰退(概率仅为10%-15%),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增长放缓或持稳。

在周期后段的低收益率环境下,我们认为股票投资应以质量和股息为重。在亚洲,股息收益率高于其历史均值,鉴于派息率依然较低,我们认为股息还有增长空间。我们偏好股息率高于政府债券收益率市场中的高股息股票,特别是新加坡、香港地区、泰国和台湾地区。对于亚洲信用债,由于在经济周期后段局部违约风险上升,我们并不建议通过降低信用质量来获得更高的收益率,而倾向于通过次级债资本结构来提升收益率。

对市场配置不足的投资者应考虑分阶段投资策略,比如设定固定的时间表来部署资金,在出现逢低买入的机会时加快购买进度。如果投资者预计市场将维持区间震荡且波动加剧,则可考虑卖出看跌期权策略。

2020年及之后的投资

放眼长远,影响政治和经济抉择的相关趋势将变得愈发重要。未来十年中,发达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将开始下降,政治环境也将变得不太有利于高收入群体。环保和科技引领的重大创新将颠覆现有行业规范。

不过,未来的转型与变革也将为投资者带来丰富的机会。从突飞猛进的科技发展,到具有长远视野、推动可持续发展的企业,机会无处不在。投资前景良好的主题包括数字化转型、基因疗法和水资源稀缺等。

2020年及之后的投资环境虽然充满不确定性,但并不意味着应该卖出资产而持有现金 —— 这将对回报造成更大拖累。机会就在那里,如何把握,则需要制定长远的财务规划,既考虑到短期的流动性支出需求,也能满足自己终生所需以及传承所需的中长期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