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更高强度、更长的工作时间让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可持续?



撰文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9年年末,一向在中国人心目中有着良好声誉的华为,因为其前员工被押251天后无罪释放,陷入了一场舆论风暴。事情的是非曲直,只要不装外宾,中国人都不难判断。在后真相时代,虽然具体的细节总是姗姗来迟,甚至永无真相,但撇开具体事件,背后的时代特征,时代背景,却是不言而喻的。

这场舆论风暴,仍然属于广义上的劳资问题。是由大气候与小天气共同决定的,小天气背后有大气候。

中产、白领阶层,是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群体,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一般认为,中产阶级是现有秩序框架的拥护者和支持者,是社会的稳定器,一个国家,中产阶层人数越多,社会越稳定。中产受过较多的教育,收入高,有资产,对未来有信心,对稳定的需求强烈。

较高的文化,娴熟的信息技能,使得这个群体在网络上占据着较大的话语权。一方面,中产有着中国人的冷漠,留守儿童、农村取暖、农村老人养老,这类问题不会成为中国社交媒体的刷屏内容。与此同时,这个群体也有很多现实的痛感,职场压力、孩子教育、家人的健康,按揭的现金流、随着经济状况的变化,还有裁员的压力,所谓“人到中年,职场半坡”,但凡是触动中产痛感的热点,往往会成为网上爆点,此前刷屏的北京中年流感、996职场加班,孩子教育都属于此类中产痛点。而离职、劳资纠纷,对于中产白领来说,几乎可以说是身边之事,所以这种代入感非常强烈。

而且,这种情绪,有一个逐渐的培育期。先是从年初开源代码社区的996ICU开始,后是网易生病员工的诉求,而华为此次事件,最初呈现在大众面前,正是由“比网易更狠”这五个字带出,而华为的应对,则让这个情绪彻底爆发出来。

客观的说,华为并不是最糟糕的企业。比起中国其他中小企业,处于大城市的华为可以算相对规范。但事情爆发后,华为的种种处理方式让其成为了情绪链条上最后的一个爆发点。

如果说草蛇灰线、贯穿一年的社会情绪链条是小天气的话,那么这背后的大气候,则是时代的快速变化。一阵台风、一场暴雨,扛一扛终会过去,但不察大气候,则不能进化出新生态去适应新气候,新时代。

一直以来,中国的收入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比较低,而且处于资产价格上涨期,人们偏好牺牲休闲,用更多的工作以换取收入,这进而形成中国独特的优势。中国高科技企业的竞争力源于中国丰富的工程师资源,以及这些工程师的辛苦工作。

与创造力有关的是知识、经验、激情、斗志、活跃的讨论、平等的工作环境等等。这些东西,中资民营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公司向他们的西方前辈都学得挺好。再加上更高强度,更长工作时间,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取得竞争优势,就是合乎逻辑的结果。某种程度上,这就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那些科技园区深夜灯火通明的灯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么,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是可持续的呢?大气候正在发生改变。这种改变源于国内国外两个方面。

这本身是符合规律的,二战后日本高速发展的时期,也是一代人苦干出来的。但同样具有规律性的是,这种状况会发生改变。从国内角度看,人口红利的逐渐减退,经济飞速带来的收入增加,人们对工作与休闲的偏好发生改变;微观上,互联网公司爆发式增长的红利过去,加班的收益变小。这种趋势性变化的表现就是:抱怨——就如同人们还价之前的抱怨一样。从抱怨开始,形成共识,然后,影响价格。

抱怨初期的标志——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年末这场舆论风暴的源头——出现在这一年的春天。2019年1月下旬,一家名为“杭州有赞科技”的公司宣布将实行“996”工作制,即每天早9点半到岗,一直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随即,引发了舆论的猛烈声讨。2个月后,3月27日,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开源代码社区GitHub上传开,聚集着程序员们对996的批评。

抱怨会聚集起来,形成舆论。2019年12月2日,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了“2019年度十大网络用语”,“996”位列其中。就在同一天,《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2019年十大流行语,也包含这个词。这一年,与这个词密不可分。甚至连有着远超普通人收入的明星,也因演员高以翔之死,呼吁减少高强度的工作。

舆论会促进维权。有人说,中国在理工科领域创新的法宝之一,就是淡化意识形态色彩,从而保持旺盛的创新能力。但是且不说其他方面,从事理工科研究、工作的人,那些程序员、那些工程师,却无法“去自主性、去自利性”。因为自利、自主乃是创新的源泉,但是,这种自主性、自利性,在共识形成之后,会让这些有文化的人,用中国的劳动法维护自身权益。而这种权益,乃至维护这种权益的权利,又是整个权利体系的一环,是整个权利体系的结果。

从国际市场角度看,外国厂商的宽松,影响到了他们的竞争力。或许这些友商也想学中国企业,但却难以做到,因为这种宽松的企业文化,是一种外部压力长期形成的自觉。

就在2个月前,2019年9月,中国媒体普遍公开报道了一条新闻: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发表了一份报告,指出苹果与其制造合作伙伴富士康大量临时派遣工。报告指出:虽然派遣工的基本工资可能会高一些,但派遣工没有全职员工社会保险、带薪休假等待遇,且由第三方公司雇佣,不直接受雇于富士康。这些行为都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

根据中国劳工观察的报告,秘密调查人员暗中在富士康郑州工厂工作,其中一名在那里工作已长达 4 年。“中国劳工观察”总部位于美国,是一个典型的“境外黑势力”,当然,对于苹果来说,似乎应该成为境内黑势力。苹果公司基本接受了这个“黑势力”的指责,表示“正与富士康密切合作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条新闻虽然普遍的被报道,但也普遍的被忽略,因为人们觉得,在中国有这样的事是不必大惊小怪,而更重要的是,人们也觉得苹果受“黑势力”指控也是正常的,因为苹果就应该用更高的标准要求。但是,国际市场上的社会观念、舆论压力、法规约束,会影响所有的市场参与者,不会仅仅施加给苹果。

案子996ICU事件后,在开源社区GitHub,有人起草了一份授权协议“996ICU”,要求使用源代码的公司,遵循相关劳动者保护的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不得以任何方式诱导或强迫其全职或兼职员工,限制、削弱或放弃其所拥有的,受相关与劳动和就业有关的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保护的权利或补救措施。

当足够多的开源项目用了 996ICU 协议,企业的弱员工劳动权益保护,就等于违反协议,开源代码拥有者就可以起诉该公司。考虑到中国IT公司走向海外经营,这种法律风险是有实质性意义的。而且,这类风险很可能快速扩展,不仅仅限于开源社区的协议,也可能从立法、品牌形象等角度,影响中国企业。

长期来看,这对华为,中国的其他互联网公司,乃至所有的中国公司都提出了挑战。

当不同的经济体在短期内竞争,更高强度的劳动的确可以发挥作用。这种模式也一定程度上迫使竞争对手、竞争国家跟进,就好像“杀价竞争”。但另一方面,另一方也可以通过法律、舆论建立一些壁垒,比如要求更好的劳动保护,塑造更好的品牌形象。苹果承认指控,并立刻改进,正是迫于这种压力。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不同的竞争优势,会相互融合,相互适应,这是中国公司参与国际竞争的必然。中国互联网公司、乃至中国其他类型的企业,走向世界,恐怕就得去适应这种竞争规则。毕竟,凶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与利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华为舆论风暴的小天气与大气候

发布日期:2019-12-06 08:02
摘要:更高强度、更长的工作时间让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可持续?



撰文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9年年末,一向在中国人心目中有着良好声誉的华为,因为其前员工被押251天后无罪释放,陷入了一场舆论风暴。事情的是非曲直,只要不装外宾,中国人都不难判断。在后真相时代,虽然具体的细节总是姗姗来迟,甚至永无真相,但撇开具体事件,背后的时代特征,时代背景,却是不言而喻的。

这场舆论风暴,仍然属于广义上的劳资问题。是由大气候与小天气共同决定的,小天气背后有大气候。

中产、白领阶层,是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群体,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一般认为,中产阶级是现有秩序框架的拥护者和支持者,是社会的稳定器,一个国家,中产阶层人数越多,社会越稳定。中产受过较多的教育,收入高,有资产,对未来有信心,对稳定的需求强烈。

较高的文化,娴熟的信息技能,使得这个群体在网络上占据着较大的话语权。一方面,中产有着中国人的冷漠,留守儿童、农村取暖、农村老人养老,这类问题不会成为中国社交媒体的刷屏内容。与此同时,这个群体也有很多现实的痛感,职场压力、孩子教育、家人的健康,按揭的现金流、随着经济状况的变化,还有裁员的压力,所谓“人到中年,职场半坡”,但凡是触动中产痛感的热点,往往会成为网上爆点,此前刷屏的北京中年流感、996职场加班,孩子教育都属于此类中产痛点。而离职、劳资纠纷,对于中产白领来说,几乎可以说是身边之事,所以这种代入感非常强烈。

而且,这种情绪,有一个逐渐的培育期。先是从年初开源代码社区的996ICU开始,后是网易生病员工的诉求,而华为此次事件,最初呈现在大众面前,正是由“比网易更狠”这五个字带出,而华为的应对,则让这个情绪彻底爆发出来。

客观的说,华为并不是最糟糕的企业。比起中国其他中小企业,处于大城市的华为可以算相对规范。但事情爆发后,华为的种种处理方式让其成为了情绪链条上最后的一个爆发点。

如果说草蛇灰线、贯穿一年的社会情绪链条是小天气的话,那么这背后的大气候,则是时代的快速变化。一阵台风、一场暴雨,扛一扛终会过去,但不察大气候,则不能进化出新生态去适应新气候,新时代。

一直以来,中国的收入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比较低,而且处于资产价格上涨期,人们偏好牺牲休闲,用更多的工作以换取收入,这进而形成中国独特的优势。中国高科技企业的竞争力源于中国丰富的工程师资源,以及这些工程师的辛苦工作。

与创造力有关的是知识、经验、激情、斗志、活跃的讨论、平等的工作环境等等。这些东西,中资民营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公司向他们的西方前辈都学得挺好。再加上更高强度,更长工作时间,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取得竞争优势,就是合乎逻辑的结果。某种程度上,这就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那些科技园区深夜灯火通明的灯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么,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是可持续的呢?大气候正在发生改变。这种改变源于国内国外两个方面。

这本身是符合规律的,二战后日本高速发展的时期,也是一代人苦干出来的。但同样具有规律性的是,这种状况会发生改变。从国内角度看,人口红利的逐渐减退,经济飞速带来的收入增加,人们对工作与休闲的偏好发生改变;微观上,互联网公司爆发式增长的红利过去,加班的收益变小。这种趋势性变化的表现就是:抱怨——就如同人们还价之前的抱怨一样。从抱怨开始,形成共识,然后,影响价格。

抱怨初期的标志——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年末这场舆论风暴的源头——出现在这一年的春天。2019年1月下旬,一家名为“杭州有赞科技”的公司宣布将实行“996”工作制,即每天早9点半到岗,一直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随即,引发了舆论的猛烈声讨。2个月后,3月27日,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开源代码社区GitHub上传开,聚集着程序员们对996的批评。

抱怨会聚集起来,形成舆论。2019年12月2日,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了“2019年度十大网络用语”,“996”位列其中。就在同一天,《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2019年十大流行语,也包含这个词。这一年,与这个词密不可分。甚至连有着远超普通人收入的明星,也因演员高以翔之死,呼吁减少高强度的工作。

舆论会促进维权。有人说,中国在理工科领域创新的法宝之一,就是淡化意识形态色彩,从而保持旺盛的创新能力。但是且不说其他方面,从事理工科研究、工作的人,那些程序员、那些工程师,却无法“去自主性、去自利性”。因为自利、自主乃是创新的源泉,但是,这种自主性、自利性,在共识形成之后,会让这些有文化的人,用中国的劳动法维护自身权益。而这种权益,乃至维护这种权益的权利,又是整个权利体系的一环,是整个权利体系的结果。

从国际市场角度看,外国厂商的宽松,影响到了他们的竞争力。或许这些友商也想学中国企业,但却难以做到,因为这种宽松的企业文化,是一种外部压力长期形成的自觉。

就在2个月前,2019年9月,中国媒体普遍公开报道了一条新闻: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发表了一份报告,指出苹果与其制造合作伙伴富士康大量临时派遣工。报告指出:虽然派遣工的基本工资可能会高一些,但派遣工没有全职员工社会保险、带薪休假等待遇,且由第三方公司雇佣,不直接受雇于富士康。这些行为都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

根据中国劳工观察的报告,秘密调查人员暗中在富士康郑州工厂工作,其中一名在那里工作已长达 4 年。“中国劳工观察”总部位于美国,是一个典型的“境外黑势力”,当然,对于苹果来说,似乎应该成为境内黑势力。苹果公司基本接受了这个“黑势力”的指责,表示“正与富士康密切合作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条新闻虽然普遍的被报道,但也普遍的被忽略,因为人们觉得,在中国有这样的事是不必大惊小怪,而更重要的是,人们也觉得苹果受“黑势力”指控也是正常的,因为苹果就应该用更高的标准要求。但是,国际市场上的社会观念、舆论压力、法规约束,会影响所有的市场参与者,不会仅仅施加给苹果。

案子996ICU事件后,在开源社区GitHub,有人起草了一份授权协议“996ICU”,要求使用源代码的公司,遵循相关劳动者保护的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不得以任何方式诱导或强迫其全职或兼职员工,限制、削弱或放弃其所拥有的,受相关与劳动和就业有关的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保护的权利或补救措施。

当足够多的开源项目用了 996ICU 协议,企业的弱员工劳动权益保护,就等于违反协议,开源代码拥有者就可以起诉该公司。考虑到中国IT公司走向海外经营,这种法律风险是有实质性意义的。而且,这类风险很可能快速扩展,不仅仅限于开源社区的协议,也可能从立法、品牌形象等角度,影响中国企业。

长期来看,这对华为,中国的其他互联网公司,乃至所有的中国公司都提出了挑战。

当不同的经济体在短期内竞争,更高强度的劳动的确可以发挥作用。这种模式也一定程度上迫使竞争对手、竞争国家跟进,就好像“杀价竞争”。但另一方面,另一方也可以通过法律、舆论建立一些壁垒,比如要求更好的劳动保护,塑造更好的品牌形象。苹果承认指控,并立刻改进,正是迫于这种压力。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不同的竞争优势,会相互融合,相互适应,这是中国公司参与国际竞争的必然。中国互联网公司、乃至中国其他类型的企业,走向世界,恐怕就得去适应这种竞争规则。毕竟,凶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与利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更高强度、更长的工作时间让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可持续?



撰文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9年年末,一向在中国人心目中有着良好声誉的华为,因为其前员工被押251天后无罪释放,陷入了一场舆论风暴。事情的是非曲直,只要不装外宾,中国人都不难判断。在后真相时代,虽然具体的细节总是姗姗来迟,甚至永无真相,但撇开具体事件,背后的时代特征,时代背景,却是不言而喻的。

这场舆论风暴,仍然属于广义上的劳资问题。是由大气候与小天气共同决定的,小天气背后有大气候。

中产、白领阶层,是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群体,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一般认为,中产阶级是现有秩序框架的拥护者和支持者,是社会的稳定器,一个国家,中产阶层人数越多,社会越稳定。中产受过较多的教育,收入高,有资产,对未来有信心,对稳定的需求强烈。

较高的文化,娴熟的信息技能,使得这个群体在网络上占据着较大的话语权。一方面,中产有着中国人的冷漠,留守儿童、农村取暖、农村老人养老,这类问题不会成为中国社交媒体的刷屏内容。与此同时,这个群体也有很多现实的痛感,职场压力、孩子教育、家人的健康,按揭的现金流、随着经济状况的变化,还有裁员的压力,所谓“人到中年,职场半坡”,但凡是触动中产痛感的热点,往往会成为网上爆点,此前刷屏的北京中年流感、996职场加班,孩子教育都属于此类中产痛点。而离职、劳资纠纷,对于中产白领来说,几乎可以说是身边之事,所以这种代入感非常强烈。

而且,这种情绪,有一个逐渐的培育期。先是从年初开源代码社区的996ICU开始,后是网易生病员工的诉求,而华为此次事件,最初呈现在大众面前,正是由“比网易更狠”这五个字带出,而华为的应对,则让这个情绪彻底爆发出来。

客观的说,华为并不是最糟糕的企业。比起中国其他中小企业,处于大城市的华为可以算相对规范。但事情爆发后,华为的种种处理方式让其成为了情绪链条上最后的一个爆发点。

如果说草蛇灰线、贯穿一年的社会情绪链条是小天气的话,那么这背后的大气候,则是时代的快速变化。一阵台风、一场暴雨,扛一扛终会过去,但不察大气候,则不能进化出新生态去适应新气候,新时代。

一直以来,中国的收入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比较低,而且处于资产价格上涨期,人们偏好牺牲休闲,用更多的工作以换取收入,这进而形成中国独特的优势。中国高科技企业的竞争力源于中国丰富的工程师资源,以及这些工程师的辛苦工作。

与创造力有关的是知识、经验、激情、斗志、活跃的讨论、平等的工作环境等等。这些东西,中资民营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公司向他们的西方前辈都学得挺好。再加上更高强度,更长工作时间,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取得竞争优势,就是合乎逻辑的结果。某种程度上,这就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那些科技园区深夜灯火通明的灯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么,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是可持续的呢?大气候正在发生改变。这种改变源于国内国外两个方面。

这本身是符合规律的,二战后日本高速发展的时期,也是一代人苦干出来的。但同样具有规律性的是,这种状况会发生改变。从国内角度看,人口红利的逐渐减退,经济飞速带来的收入增加,人们对工作与休闲的偏好发生改变;微观上,互联网公司爆发式增长的红利过去,加班的收益变小。这种趋势性变化的表现就是:抱怨——就如同人们还价之前的抱怨一样。从抱怨开始,形成共识,然后,影响价格。

抱怨初期的标志——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年末这场舆论风暴的源头——出现在这一年的春天。2019年1月下旬,一家名为“杭州有赞科技”的公司宣布将实行“996”工作制,即每天早9点半到岗,一直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随即,引发了舆论的猛烈声讨。2个月后,3月27日,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开源代码社区GitHub上传开,聚集着程序员们对996的批评。

抱怨会聚集起来,形成舆论。2019年12月2日,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了“2019年度十大网络用语”,“996”位列其中。就在同一天,《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2019年十大流行语,也包含这个词。这一年,与这个词密不可分。甚至连有着远超普通人收入的明星,也因演员高以翔之死,呼吁减少高强度的工作。

舆论会促进维权。有人说,中国在理工科领域创新的法宝之一,就是淡化意识形态色彩,从而保持旺盛的创新能力。但是且不说其他方面,从事理工科研究、工作的人,那些程序员、那些工程师,却无法“去自主性、去自利性”。因为自利、自主乃是创新的源泉,但是,这种自主性、自利性,在共识形成之后,会让这些有文化的人,用中国的劳动法维护自身权益。而这种权益,乃至维护这种权益的权利,又是整个权利体系的一环,是整个权利体系的结果。

从国际市场角度看,外国厂商的宽松,影响到了他们的竞争力。或许这些友商也想学中国企业,但却难以做到,因为这种宽松的企业文化,是一种外部压力长期形成的自觉。

就在2个月前,2019年9月,中国媒体普遍公开报道了一条新闻: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发表了一份报告,指出苹果与其制造合作伙伴富士康大量临时派遣工。报告指出:虽然派遣工的基本工资可能会高一些,但派遣工没有全职员工社会保险、带薪休假等待遇,且由第三方公司雇佣,不直接受雇于富士康。这些行为都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

根据中国劳工观察的报告,秘密调查人员暗中在富士康郑州工厂工作,其中一名在那里工作已长达 4 年。“中国劳工观察”总部位于美国,是一个典型的“境外黑势力”,当然,对于苹果来说,似乎应该成为境内黑势力。苹果公司基本接受了这个“黑势力”的指责,表示“正与富士康密切合作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条新闻虽然普遍的被报道,但也普遍的被忽略,因为人们觉得,在中国有这样的事是不必大惊小怪,而更重要的是,人们也觉得苹果受“黑势力”指控也是正常的,因为苹果就应该用更高的标准要求。但是,国际市场上的社会观念、舆论压力、法规约束,会影响所有的市场参与者,不会仅仅施加给苹果。

案子996ICU事件后,在开源社区GitHub,有人起草了一份授权协议“996ICU”,要求使用源代码的公司,遵循相关劳动者保护的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不得以任何方式诱导或强迫其全职或兼职员工,限制、削弱或放弃其所拥有的,受相关与劳动和就业有关的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保护的权利或补救措施。

当足够多的开源项目用了 996ICU 协议,企业的弱员工劳动权益保护,就等于违反协议,开源代码拥有者就可以起诉该公司。考虑到中国IT公司走向海外经营,这种法律风险是有实质性意义的。而且,这类风险很可能快速扩展,不仅仅限于开源社区的协议,也可能从立法、品牌形象等角度,影响中国企业。

长期来看,这对华为,中国的其他互联网公司,乃至所有的中国公司都提出了挑战。

当不同的经济体在短期内竞争,更高强度的劳动的确可以发挥作用。这种模式也一定程度上迫使竞争对手、竞争国家跟进,就好像“杀价竞争”。但另一方面,另一方也可以通过法律、舆论建立一些壁垒,比如要求更好的劳动保护,塑造更好的品牌形象。苹果承认指控,并立刻改进,正是迫于这种压力。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不同的竞争优势,会相互融合,相互适应,这是中国公司参与国际竞争的必然。中国互联网公司、乃至中国其他类型的企业,走向世界,恐怕就得去适应这种竞争规则。毕竟,凶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与利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华为舆论风暴的小天气与大气候

发布日期:2019-12-06 08:02
摘要:更高强度、更长的工作时间让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可持续?



撰文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9年年末,一向在中国人心目中有着良好声誉的华为,因为其前员工被押251天后无罪释放,陷入了一场舆论风暴。事情的是非曲直,只要不装外宾,中国人都不难判断。在后真相时代,虽然具体的细节总是姗姗来迟,甚至永无真相,但撇开具体事件,背后的时代特征,时代背景,却是不言而喻的。

这场舆论风暴,仍然属于广义上的劳资问题。是由大气候与小天气共同决定的,小天气背后有大气候。

中产、白领阶层,是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群体,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一般认为,中产阶级是现有秩序框架的拥护者和支持者,是社会的稳定器,一个国家,中产阶层人数越多,社会越稳定。中产受过较多的教育,收入高,有资产,对未来有信心,对稳定的需求强烈。

较高的文化,娴熟的信息技能,使得这个群体在网络上占据着较大的话语权。一方面,中产有着中国人的冷漠,留守儿童、农村取暖、农村老人养老,这类问题不会成为中国社交媒体的刷屏内容。与此同时,这个群体也有很多现实的痛感,职场压力、孩子教育、家人的健康,按揭的现金流、随着经济状况的变化,还有裁员的压力,所谓“人到中年,职场半坡”,但凡是触动中产痛感的热点,往往会成为网上爆点,此前刷屏的北京中年流感、996职场加班,孩子教育都属于此类中产痛点。而离职、劳资纠纷,对于中产白领来说,几乎可以说是身边之事,所以这种代入感非常强烈。

而且,这种情绪,有一个逐渐的培育期。先是从年初开源代码社区的996ICU开始,后是网易生病员工的诉求,而华为此次事件,最初呈现在大众面前,正是由“比网易更狠”这五个字带出,而华为的应对,则让这个情绪彻底爆发出来。

客观的说,华为并不是最糟糕的企业。比起中国其他中小企业,处于大城市的华为可以算相对规范。但事情爆发后,华为的种种处理方式让其成为了情绪链条上最后的一个爆发点。

如果说草蛇灰线、贯穿一年的社会情绪链条是小天气的话,那么这背后的大气候,则是时代的快速变化。一阵台风、一场暴雨,扛一扛终会过去,但不察大气候,则不能进化出新生态去适应新气候,新时代。

一直以来,中国的收入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比较低,而且处于资产价格上涨期,人们偏好牺牲休闲,用更多的工作以换取收入,这进而形成中国独特的优势。中国高科技企业的竞争力源于中国丰富的工程师资源,以及这些工程师的辛苦工作。

与创造力有关的是知识、经验、激情、斗志、活跃的讨论、平等的工作环境等等。这些东西,中资民营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公司向他们的西方前辈都学得挺好。再加上更高强度,更长工作时间,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取得竞争优势,就是合乎逻辑的结果。某种程度上,这就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那些科技园区深夜灯火通明的灯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么,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是可持续的呢?大气候正在发生改变。这种改变源于国内国外两个方面。

这本身是符合规律的,二战后日本高速发展的时期,也是一代人苦干出来的。但同样具有规律性的是,这种状况会发生改变。从国内角度看,人口红利的逐渐减退,经济飞速带来的收入增加,人们对工作与休闲的偏好发生改变;微观上,互联网公司爆发式增长的红利过去,加班的收益变小。这种趋势性变化的表现就是:抱怨——就如同人们还价之前的抱怨一样。从抱怨开始,形成共识,然后,影响价格。

抱怨初期的标志——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年末这场舆论风暴的源头——出现在这一年的春天。2019年1月下旬,一家名为“杭州有赞科技”的公司宣布将实行“996”工作制,即每天早9点半到岗,一直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随即,引发了舆论的猛烈声讨。2个月后,3月27日,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开源代码社区GitHub上传开,聚集着程序员们对996的批评。

抱怨会聚集起来,形成舆论。2019年12月2日,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了“2019年度十大网络用语”,“996”位列其中。就在同一天,《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2019年十大流行语,也包含这个词。这一年,与这个词密不可分。甚至连有着远超普通人收入的明星,也因演员高以翔之死,呼吁减少高强度的工作。

舆论会促进维权。有人说,中国在理工科领域创新的法宝之一,就是淡化意识形态色彩,从而保持旺盛的创新能力。但是且不说其他方面,从事理工科研究、工作的人,那些程序员、那些工程师,却无法“去自主性、去自利性”。因为自利、自主乃是创新的源泉,但是,这种自主性、自利性,在共识形成之后,会让这些有文化的人,用中国的劳动法维护自身权益。而这种权益,乃至维护这种权益的权利,又是整个权利体系的一环,是整个权利体系的结果。

从国际市场角度看,外国厂商的宽松,影响到了他们的竞争力。或许这些友商也想学中国企业,但却难以做到,因为这种宽松的企业文化,是一种外部压力长期形成的自觉。

就在2个月前,2019年9月,中国媒体普遍公开报道了一条新闻: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发表了一份报告,指出苹果与其制造合作伙伴富士康大量临时派遣工。报告指出:虽然派遣工的基本工资可能会高一些,但派遣工没有全职员工社会保险、带薪休假等待遇,且由第三方公司雇佣,不直接受雇于富士康。这些行为都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

根据中国劳工观察的报告,秘密调查人员暗中在富士康郑州工厂工作,其中一名在那里工作已长达 4 年。“中国劳工观察”总部位于美国,是一个典型的“境外黑势力”,当然,对于苹果来说,似乎应该成为境内黑势力。苹果公司基本接受了这个“黑势力”的指责,表示“正与富士康密切合作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条新闻虽然普遍的被报道,但也普遍的被忽略,因为人们觉得,在中国有这样的事是不必大惊小怪,而更重要的是,人们也觉得苹果受“黑势力”指控也是正常的,因为苹果就应该用更高的标准要求。但是,国际市场上的社会观念、舆论压力、法规约束,会影响所有的市场参与者,不会仅仅施加给苹果。

案子996ICU事件后,在开源社区GitHub,有人起草了一份授权协议“996ICU”,要求使用源代码的公司,遵循相关劳动者保护的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不得以任何方式诱导或强迫其全职或兼职员工,限制、削弱或放弃其所拥有的,受相关与劳动和就业有关的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保护的权利或补救措施。

当足够多的开源项目用了 996ICU 协议,企业的弱员工劳动权益保护,就等于违反协议,开源代码拥有者就可以起诉该公司。考虑到中国IT公司走向海外经营,这种法律风险是有实质性意义的。而且,这类风险很可能快速扩展,不仅仅限于开源社区的协议,也可能从立法、品牌形象等角度,影响中国企业。

长期来看,这对华为,中国的其他互联网公司,乃至所有的中国公司都提出了挑战。

当不同的经济体在短期内竞争,更高强度的劳动的确可以发挥作用。这种模式也一定程度上迫使竞争对手、竞争国家跟进,就好像“杀价竞争”。但另一方面,另一方也可以通过法律、舆论建立一些壁垒,比如要求更好的劳动保护,塑造更好的品牌形象。苹果承认指控,并立刻改进,正是迫于这种压力。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不同的竞争优势,会相互融合,相互适应,这是中国公司参与国际竞争的必然。中国互联网公司、乃至中国其他类型的企业,走向世界,恐怕就得去适应这种竞争规则。毕竟,凶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与利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更高强度、更长的工作时间让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可持续?



撰文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9年年末,一向在中国人心目中有着良好声誉的华为,因为其前员工被押251天后无罪释放,陷入了一场舆论风暴。事情的是非曲直,只要不装外宾,中国人都不难判断。在后真相时代,虽然具体的细节总是姗姗来迟,甚至永无真相,但撇开具体事件,背后的时代特征,时代背景,却是不言而喻的。

这场舆论风暴,仍然属于广义上的劳资问题。是由大气候与小天气共同决定的,小天气背后有大气候。

中产、白领阶层,是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群体,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一般认为,中产阶级是现有秩序框架的拥护者和支持者,是社会的稳定器,一个国家,中产阶层人数越多,社会越稳定。中产受过较多的教育,收入高,有资产,对未来有信心,对稳定的需求强烈。

较高的文化,娴熟的信息技能,使得这个群体在网络上占据着较大的话语权。一方面,中产有着中国人的冷漠,留守儿童、农村取暖、农村老人养老,这类问题不会成为中国社交媒体的刷屏内容。与此同时,这个群体也有很多现实的痛感,职场压力、孩子教育、家人的健康,按揭的现金流、随着经济状况的变化,还有裁员的压力,所谓“人到中年,职场半坡”,但凡是触动中产痛感的热点,往往会成为网上爆点,此前刷屏的北京中年流感、996职场加班,孩子教育都属于此类中产痛点。而离职、劳资纠纷,对于中产白领来说,几乎可以说是身边之事,所以这种代入感非常强烈。

而且,这种情绪,有一个逐渐的培育期。先是从年初开源代码社区的996ICU开始,后是网易生病员工的诉求,而华为此次事件,最初呈现在大众面前,正是由“比网易更狠”这五个字带出,而华为的应对,则让这个情绪彻底爆发出来。

客观的说,华为并不是最糟糕的企业。比起中国其他中小企业,处于大城市的华为可以算相对规范。但事情爆发后,华为的种种处理方式让其成为了情绪链条上最后的一个爆发点。

如果说草蛇灰线、贯穿一年的社会情绪链条是小天气的话,那么这背后的大气候,则是时代的快速变化。一阵台风、一场暴雨,扛一扛终会过去,但不察大气候,则不能进化出新生态去适应新气候,新时代。

一直以来,中国的收入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比较低,而且处于资产价格上涨期,人们偏好牺牲休闲,用更多的工作以换取收入,这进而形成中国独特的优势。中国高科技企业的竞争力源于中国丰富的工程师资源,以及这些工程师的辛苦工作。

与创造力有关的是知识、经验、激情、斗志、活跃的讨论、平等的工作环境等等。这些东西,中资民营企业,特别是互联网公司向他们的西方前辈都学得挺好。再加上更高强度,更长工作时间,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取得竞争优势,就是合乎逻辑的结果。某种程度上,这就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那些科技园区深夜灯火通明的灯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么,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是可持续的呢?大气候正在发生改变。这种改变源于国内国外两个方面。

这本身是符合规律的,二战后日本高速发展的时期,也是一代人苦干出来的。但同样具有规律性的是,这种状况会发生改变。从国内角度看,人口红利的逐渐减退,经济飞速带来的收入增加,人们对工作与休闲的偏好发生改变;微观上,互联网公司爆发式增长的红利过去,加班的收益变小。这种趋势性变化的表现就是:抱怨——就如同人们还价之前的抱怨一样。从抱怨开始,形成共识,然后,影响价格。

抱怨初期的标志——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年末这场舆论风暴的源头——出现在这一年的春天。2019年1月下旬,一家名为“杭州有赞科技”的公司宣布将实行“996”工作制,即每天早9点半到岗,一直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随即,引发了舆论的猛烈声讨。2个月后,3月27日,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在开源代码社区GitHub上传开,聚集着程序员们对996的批评。

抱怨会聚集起来,形成舆论。2019年12月2日,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发布了“2019年度十大网络用语”,“996”位列其中。就在同一天,《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2019年十大流行语,也包含这个词。这一年,与这个词密不可分。甚至连有着远超普通人收入的明星,也因演员高以翔之死,呼吁减少高强度的工作。

舆论会促进维权。有人说,中国在理工科领域创新的法宝之一,就是淡化意识形态色彩,从而保持旺盛的创新能力。但是且不说其他方面,从事理工科研究、工作的人,那些程序员、那些工程师,却无法“去自主性、去自利性”。因为自利、自主乃是创新的源泉,但是,这种自主性、自利性,在共识形成之后,会让这些有文化的人,用中国的劳动法维护自身权益。而这种权益,乃至维护这种权益的权利,又是整个权利体系的一环,是整个权利体系的结果。

从国际市场角度看,外国厂商的宽松,影响到了他们的竞争力。或许这些友商也想学中国企业,但却难以做到,因为这种宽松的企业文化,是一种外部压力长期形成的自觉。

就在2个月前,2019年9月,中国媒体普遍公开报道了一条新闻: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观察”,发表了一份报告,指出苹果与其制造合作伙伴富士康大量临时派遣工。报告指出:虽然派遣工的基本工资可能会高一些,但派遣工没有全职员工社会保险、带薪休假等待遇,且由第三方公司雇佣,不直接受雇于富士康。这些行为都违反了中国的劳动法。

根据中国劳工观察的报告,秘密调查人员暗中在富士康郑州工厂工作,其中一名在那里工作已长达 4 年。“中国劳工观察”总部位于美国,是一个典型的“境外黑势力”,当然,对于苹果来说,似乎应该成为境内黑势力。苹果公司基本接受了这个“黑势力”的指责,表示“正与富士康密切合作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条新闻虽然普遍的被报道,但也普遍的被忽略,因为人们觉得,在中国有这样的事是不必大惊小怪,而更重要的是,人们也觉得苹果受“黑势力”指控也是正常的,因为苹果就应该用更高的标准要求。但是,国际市场上的社会观念、舆论压力、法规约束,会影响所有的市场参与者,不会仅仅施加给苹果。

案子996ICU事件后,在开源社区GitHub,有人起草了一份授权协议“996ICU”,要求使用源代码的公司,遵循相关劳动者保护的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不得以任何方式诱导或强迫其全职或兼职员工,限制、削弱或放弃其所拥有的,受相关与劳动和就业有关的法律、法规、规则和标准保护的权利或补救措施。

当足够多的开源项目用了 996ICU 协议,企业的弱员工劳动权益保护,就等于违反协议,开源代码拥有者就可以起诉该公司。考虑到中国IT公司走向海外经营,这种法律风险是有实质性意义的。而且,这类风险很可能快速扩展,不仅仅限于开源社区的协议,也可能从立法、品牌形象等角度,影响中国企业。

长期来看,这对华为,中国的其他互联网公司,乃至所有的中国公司都提出了挑战。

当不同的经济体在短期内竞争,更高强度的劳动的确可以发挥作用。这种模式也一定程度上迫使竞争对手、竞争国家跟进,就好像“杀价竞争”。但另一方面,另一方也可以通过法律、舆论建立一些壁垒,比如要求更好的劳动保护,塑造更好的品牌形象。苹果承认指控,并立刻改进,正是迫于这种压力。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不同的竞争优势,会相互融合,相互适应,这是中国公司参与国际竞争的必然。中国互联网公司、乃至中国其他类型的企业,走向世界,恐怕就得去适应这种竞争规则。毕竟,凶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与利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