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石油业是2020年受新冠疫情打击最严重的行业。随着动荡的一年接近尾声,该行业出现一些复苏迹象,尽管需求见顶的转折点已出现在地平线上。



 | 戴维•谢泼德

OR--商业新媒体

石油行业受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冲击几乎比其他任何行业都要严重。

由于封锁措施导致燃料需求大幅削减,原油价格从2020年初的每桶近70美元跌至4月的每桶不到20美元。在美国,原油价格甚至一度跌入负值。

在经历一场短暂但极具破坏性的价格战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和俄罗斯出台了创纪录的减产措施,以稳定市场。但即便如此,企业纷纷被迫放弃投资计划,而欧洲能源巨头开始展望更环保的未来。


然而,随着石油行业动荡的一年接近尾声,复苏的迹象出现了。原油价格已逐渐回升至每桶50美元,一些投资者押注石油周期正在逆转,尽管需求见顶的转折点已出现在地平线上。

以下是2021年值得关注的五件事:

石油需求

2021年石油需求的平均涨幅很可能创下新高。但对看涨石油的人来说,消费侧的好消息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了,石油需求预计将远低于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国际能源署(IEA)预计,2021年的石油日消费量将增长近600万桶,但平均日消费量将仅为9690万桶,仍远低于2019年1亿桶的疫情前纪录。

根据原来的预测,2020年和2021年的石油日需求量将增加约100万桶。这意味着2021年的石油日消费量将至少比没有新冠疫情的情况下少500万桶。相比之下,2009年世界经济受到金融危机冲击时,石油日需求量仅下跌100万桶多一点。

需求下降主要来自三个方面。最大的因素是航空燃油,由于预计航空旅行仍将严重低迷,航空燃油日消费量较疫情前减少250万桶。

国际能源署表示,汽油和柴油需求将表现较好,但在疫苗接种工作更广泛展开之前,预计上半年将受到限制,全年也只能达到疫情前需求量的97%至99%。

Energy Aspects的阿姆里塔•森(Amrita Sen)表示:“接下来的两个季度可能不会与现在有很大不同。”

最后一个因素来自疫情引发的经济冲击波,从制造业企业的需求减少,到航运商品减少。

石油供应

石油供应的前景更为复杂。

2020年的油价暴跌使得该行业流失投资,而一些实际问题——比如在石油钻台上保持社交距离——延误了钻井计划。

还有就是美国的页岩油气行业。该行业近年改变了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格局,它的发展壮大使欧佩克在过去五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处于被动地位。

但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的数据显示,这一相对昂贵的供应来源受到了油价暴跌的沉重打击,美国原油日产量从2019年创纪录的1230万桶降至2020年的1130万桶。

页岩油气行业在2020年下半年企稳,但就目前而言,增长强劲的日子已成往事。美国能源情报署预计,2021年美国石油供应将降至每日1110万桶。

然而,石油方面的一个关键变量将是,如果油价涨至显著高于每桶50美元、即大多数企业的营收足以覆盖成本的水平,页岩油气和其他生产商将如何回应。

在全球范围,国际能源署预计,明年欧佩克以外的石油日产量将增加50万桶,而2020年的日产量下降了260万桶。

里斯塔德能源公司(Rystad Energy)的比约纳尔•通豪根(Bjornar Tonhaugen)说:“油价能否保持目前的高位,保住迄今的涨幅,仍是成问题的。”

欧佩克及其盟友

供需之间的不平衡,给欧佩克及俄罗斯等盟友的行动带来了很大压力。

2020年4月,他们叫停了一场长达一个月的价格战,同意削减近10%的全球石油产量,以拯救石油市场。

该协议的初衷是逐渐缩小减产力度,允许各产油国在需求复苏时生产更多石油。但一场旷日持久的危机让他们仍然每日停产逾700万桶原油。产油国将于1月4日再次开会,讨论恢复50万桶日产量的问题。

随着产油国集团需要在重新封锁的现实与重建营收的愿望之间进行权衡,集团内部的紧张已经升级。

长期需求问题是笼罩在扩大版的“欧佩克+”联盟(自2016年起纳入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头上的阴云。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认为,对集团内部再次爆发价格战的担忧正在打压市场情绪。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表示:“市场再平衡仍严重依赖‘欧佩克+’的产量管理。”

地缘政治

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离开白宫,2021年石油市场最大的地缘政治变化很可能会较早到来。特朗普曾强势介入欧佩克决策,施压沙特增产或减产,以换取他的支持。

预计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将减少与欧佩克的接触,但他的影响力最终可能不会减小。如果伊朗核协议得到恢复,美国放松对伊朗制裁可能导致德黑兰方面每日向市场供应额外近200万桶的原油。

非洲、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一些较弱产油国的紧张局势也将受到密切关注。这些国家都受到了油价暴跌的沉重打击,危及政治稳定。

炼油

2020年石油行业最糟糕的部门是炼油。原油价格受益于“欧佩克+”集团的供应管理,但是面对需求暴跌的炼油企业没有那么多的应对手段。这意味着他们在2020年大部分时间的利润率都很低。

人们普遍预计,随着消费模式东移,2021年炼油厂的永久性关停将加快,尤其是在欧洲。

然而,如果关停了足够多的炼油厂,这最终应该会提高那些留下来的炼油厂的利润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2021年石油行业的五个看点

发布日期:2021-01-04 10:27
摘要:石油业是2020年受新冠疫情打击最严重的行业。随着动荡的一年接近尾声,该行业出现一些复苏迹象,尽管需求见顶的转折点已出现在地平线上。



 | 戴维•谢泼德

OR--商业新媒体

石油行业受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冲击几乎比其他任何行业都要严重。

由于封锁措施导致燃料需求大幅削减,原油价格从2020年初的每桶近70美元跌至4月的每桶不到20美元。在美国,原油价格甚至一度跌入负值。

在经历一场短暂但极具破坏性的价格战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和俄罗斯出台了创纪录的减产措施,以稳定市场。但即便如此,企业纷纷被迫放弃投资计划,而欧洲能源巨头开始展望更环保的未来。


然而,随着石油行业动荡的一年接近尾声,复苏的迹象出现了。原油价格已逐渐回升至每桶50美元,一些投资者押注石油周期正在逆转,尽管需求见顶的转折点已出现在地平线上。

以下是2021年值得关注的五件事:

石油需求

2021年石油需求的平均涨幅很可能创下新高。但对看涨石油的人来说,消费侧的好消息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了,石油需求预计将远低于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国际能源署(IEA)预计,2021年的石油日消费量将增长近600万桶,但平均日消费量将仅为9690万桶,仍远低于2019年1亿桶的疫情前纪录。

根据原来的预测,2020年和2021年的石油日需求量将增加约100万桶。这意味着2021年的石油日消费量将至少比没有新冠疫情的情况下少500万桶。相比之下,2009年世界经济受到金融危机冲击时,石油日需求量仅下跌100万桶多一点。

需求下降主要来自三个方面。最大的因素是航空燃油,由于预计航空旅行仍将严重低迷,航空燃油日消费量较疫情前减少250万桶。

国际能源署表示,汽油和柴油需求将表现较好,但在疫苗接种工作更广泛展开之前,预计上半年将受到限制,全年也只能达到疫情前需求量的97%至99%。

Energy Aspects的阿姆里塔•森(Amrita Sen)表示:“接下来的两个季度可能不会与现在有很大不同。”

最后一个因素来自疫情引发的经济冲击波,从制造业企业的需求减少,到航运商品减少。

石油供应

石油供应的前景更为复杂。

2020年的油价暴跌使得该行业流失投资,而一些实际问题——比如在石油钻台上保持社交距离——延误了钻井计划。

还有就是美国的页岩油气行业。该行业近年改变了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格局,它的发展壮大使欧佩克在过去五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处于被动地位。

但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的数据显示,这一相对昂贵的供应来源受到了油价暴跌的沉重打击,美国原油日产量从2019年创纪录的1230万桶降至2020年的1130万桶。

页岩油气行业在2020年下半年企稳,但就目前而言,增长强劲的日子已成往事。美国能源情报署预计,2021年美国石油供应将降至每日1110万桶。

然而,石油方面的一个关键变量将是,如果油价涨至显著高于每桶50美元、即大多数企业的营收足以覆盖成本的水平,页岩油气和其他生产商将如何回应。

在全球范围,国际能源署预计,明年欧佩克以外的石油日产量将增加50万桶,而2020年的日产量下降了260万桶。

里斯塔德能源公司(Rystad Energy)的比约纳尔•通豪根(Bjornar Tonhaugen)说:“油价能否保持目前的高位,保住迄今的涨幅,仍是成问题的。”

欧佩克及其盟友

供需之间的不平衡,给欧佩克及俄罗斯等盟友的行动带来了很大压力。

2020年4月,他们叫停了一场长达一个月的价格战,同意削减近10%的全球石油产量,以拯救石油市场。

该协议的初衷是逐渐缩小减产力度,允许各产油国在需求复苏时生产更多石油。但一场旷日持久的危机让他们仍然每日停产逾700万桶原油。产油国将于1月4日再次开会,讨论恢复50万桶日产量的问题。

随着产油国集团需要在重新封锁的现实与重建营收的愿望之间进行权衡,集团内部的紧张已经升级。

长期需求问题是笼罩在扩大版的“欧佩克+”联盟(自2016年起纳入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头上的阴云。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认为,对集团内部再次爆发价格战的担忧正在打压市场情绪。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表示:“市场再平衡仍严重依赖‘欧佩克+’的产量管理。”

地缘政治

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离开白宫,2021年石油市场最大的地缘政治变化很可能会较早到来。特朗普曾强势介入欧佩克决策,施压沙特增产或减产,以换取他的支持。

预计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将减少与欧佩克的接触,但他的影响力最终可能不会减小。如果伊朗核协议得到恢复,美国放松对伊朗制裁可能导致德黑兰方面每日向市场供应额外近200万桶的原油。

非洲、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一些较弱产油国的紧张局势也将受到密切关注。这些国家都受到了油价暴跌的沉重打击,危及政治稳定。

炼油

2020年石油行业最糟糕的部门是炼油。原油价格受益于“欧佩克+”集团的供应管理,但是面对需求暴跌的炼油企业没有那么多的应对手段。这意味着他们在2020年大部分时间的利润率都很低。

人们普遍预计,随着消费模式东移,2021年炼油厂的永久性关停将加快,尤其是在欧洲。

然而,如果关停了足够多的炼油厂,这最终应该会提高那些留下来的炼油厂的利润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石油业是2020年受新冠疫情打击最严重的行业。随着动荡的一年接近尾声,该行业出现一些复苏迹象,尽管需求见顶的转折点已出现在地平线上。



 | 戴维•谢泼德

OR--商业新媒体

石油行业受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冲击几乎比其他任何行业都要严重。

由于封锁措施导致燃料需求大幅削减,原油价格从2020年初的每桶近70美元跌至4月的每桶不到20美元。在美国,原油价格甚至一度跌入负值。

在经历一场短暂但极具破坏性的价格战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和俄罗斯出台了创纪录的减产措施,以稳定市场。但即便如此,企业纷纷被迫放弃投资计划,而欧洲能源巨头开始展望更环保的未来。


然而,随着石油行业动荡的一年接近尾声,复苏的迹象出现了。原油价格已逐渐回升至每桶50美元,一些投资者押注石油周期正在逆转,尽管需求见顶的转折点已出现在地平线上。

以下是2021年值得关注的五件事:

石油需求

2021年石油需求的平均涨幅很可能创下新高。但对看涨石油的人来说,消费侧的好消息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了,石油需求预计将远低于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国际能源署(IEA)预计,2021年的石油日消费量将增长近600万桶,但平均日消费量将仅为9690万桶,仍远低于2019年1亿桶的疫情前纪录。

根据原来的预测,2020年和2021年的石油日需求量将增加约100万桶。这意味着2021年的石油日消费量将至少比没有新冠疫情的情况下少500万桶。相比之下,2009年世界经济受到金融危机冲击时,石油日需求量仅下跌100万桶多一点。

需求下降主要来自三个方面。最大的因素是航空燃油,由于预计航空旅行仍将严重低迷,航空燃油日消费量较疫情前减少250万桶。

国际能源署表示,汽油和柴油需求将表现较好,但在疫苗接种工作更广泛展开之前,预计上半年将受到限制,全年也只能达到疫情前需求量的97%至99%。

Energy Aspects的阿姆里塔•森(Amrita Sen)表示:“接下来的两个季度可能不会与现在有很大不同。”

最后一个因素来自疫情引发的经济冲击波,从制造业企业的需求减少,到航运商品减少。

石油供应

石油供应的前景更为复杂。

2020年的油价暴跌使得该行业流失投资,而一些实际问题——比如在石油钻台上保持社交距离——延误了钻井计划。

还有就是美国的页岩油气行业。该行业近年改变了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格局,它的发展壮大使欧佩克在过去五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处于被动地位。

但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的数据显示,这一相对昂贵的供应来源受到了油价暴跌的沉重打击,美国原油日产量从2019年创纪录的1230万桶降至2020年的1130万桶。

页岩油气行业在2020年下半年企稳,但就目前而言,增长强劲的日子已成往事。美国能源情报署预计,2021年美国石油供应将降至每日1110万桶。

然而,石油方面的一个关键变量将是,如果油价涨至显著高于每桶50美元、即大多数企业的营收足以覆盖成本的水平,页岩油气和其他生产商将如何回应。

在全球范围,国际能源署预计,明年欧佩克以外的石油日产量将增加50万桶,而2020年的日产量下降了260万桶。

里斯塔德能源公司(Rystad Energy)的比约纳尔•通豪根(Bjornar Tonhaugen)说:“油价能否保持目前的高位,保住迄今的涨幅,仍是成问题的。”

欧佩克及其盟友

供需之间的不平衡,给欧佩克及俄罗斯等盟友的行动带来了很大压力。

2020年4月,他们叫停了一场长达一个月的价格战,同意削减近10%的全球石油产量,以拯救石油市场。

该协议的初衷是逐渐缩小减产力度,允许各产油国在需求复苏时生产更多石油。但一场旷日持久的危机让他们仍然每日停产逾700万桶原油。产油国将于1月4日再次开会,讨论恢复50万桶日产量的问题。

随着产油国集团需要在重新封锁的现实与重建营收的愿望之间进行权衡,集团内部的紧张已经升级。

长期需求问题是笼罩在扩大版的“欧佩克+”联盟(自2016年起纳入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头上的阴云。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认为,对集团内部再次爆发价格战的担忧正在打压市场情绪。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表示:“市场再平衡仍严重依赖‘欧佩克+’的产量管理。”

地缘政治

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离开白宫,2021年石油市场最大的地缘政治变化很可能会较早到来。特朗普曾强势介入欧佩克决策,施压沙特增产或减产,以换取他的支持。

预计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将减少与欧佩克的接触,但他的影响力最终可能不会减小。如果伊朗核协议得到恢复,美国放松对伊朗制裁可能导致德黑兰方面每日向市场供应额外近200万桶的原油。

非洲、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一些较弱产油国的紧张局势也将受到密切关注。这些国家都受到了油价暴跌的沉重打击,危及政治稳定。

炼油

2020年石油行业最糟糕的部门是炼油。原油价格受益于“欧佩克+”集团的供应管理,但是面对需求暴跌的炼油企业没有那么多的应对手段。这意味着他们在2020年大部分时间的利润率都很低。

人们普遍预计,随着消费模式东移,2021年炼油厂的永久性关停将加快,尤其是在欧洲。

然而,如果关停了足够多的炼油厂,这最终应该会提高那些留下来的炼油厂的利润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2021年石油行业的五个看点

发布日期:2021-01-04 10:27
摘要:石油业是2020年受新冠疫情打击最严重的行业。随着动荡的一年接近尾声,该行业出现一些复苏迹象,尽管需求见顶的转折点已出现在地平线上。



 | 戴维•谢泼德

OR--商业新媒体

石油行业受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冲击几乎比其他任何行业都要严重。

由于封锁措施导致燃料需求大幅削减,原油价格从2020年初的每桶近70美元跌至4月的每桶不到20美元。在美国,原油价格甚至一度跌入负值。

在经历一场短暂但极具破坏性的价格战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和俄罗斯出台了创纪录的减产措施,以稳定市场。但即便如此,企业纷纷被迫放弃投资计划,而欧洲能源巨头开始展望更环保的未来。


然而,随着石油行业动荡的一年接近尾声,复苏的迹象出现了。原油价格已逐渐回升至每桶50美元,一些投资者押注石油周期正在逆转,尽管需求见顶的转折点已出现在地平线上。

以下是2021年值得关注的五件事:

石油需求

2021年石油需求的平均涨幅很可能创下新高。但对看涨石油的人来说,消费侧的好消息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了,石油需求预计将远低于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国际能源署(IEA)预计,2021年的石油日消费量将增长近600万桶,但平均日消费量将仅为9690万桶,仍远低于2019年1亿桶的疫情前纪录。

根据原来的预测,2020年和2021年的石油日需求量将增加约100万桶。这意味着2021年的石油日消费量将至少比没有新冠疫情的情况下少500万桶。相比之下,2009年世界经济受到金融危机冲击时,石油日需求量仅下跌100万桶多一点。

需求下降主要来自三个方面。最大的因素是航空燃油,由于预计航空旅行仍将严重低迷,航空燃油日消费量较疫情前减少250万桶。

国际能源署表示,汽油和柴油需求将表现较好,但在疫苗接种工作更广泛展开之前,预计上半年将受到限制,全年也只能达到疫情前需求量的97%至99%。

Energy Aspects的阿姆里塔•森(Amrita Sen)表示:“接下来的两个季度可能不会与现在有很大不同。”

最后一个因素来自疫情引发的经济冲击波,从制造业企业的需求减少,到航运商品减少。

石油供应

石油供应的前景更为复杂。

2020年的油价暴跌使得该行业流失投资,而一些实际问题——比如在石油钻台上保持社交距离——延误了钻井计划。

还有就是美国的页岩油气行业。该行业近年改变了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格局,它的发展壮大使欧佩克在过去五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处于被动地位。

但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的数据显示,这一相对昂贵的供应来源受到了油价暴跌的沉重打击,美国原油日产量从2019年创纪录的1230万桶降至2020年的1130万桶。

页岩油气行业在2020年下半年企稳,但就目前而言,增长强劲的日子已成往事。美国能源情报署预计,2021年美国石油供应将降至每日1110万桶。

然而,石油方面的一个关键变量将是,如果油价涨至显著高于每桶50美元、即大多数企业的营收足以覆盖成本的水平,页岩油气和其他生产商将如何回应。

在全球范围,国际能源署预计,明年欧佩克以外的石油日产量将增加50万桶,而2020年的日产量下降了260万桶。

里斯塔德能源公司(Rystad Energy)的比约纳尔•通豪根(Bjornar Tonhaugen)说:“油价能否保持目前的高位,保住迄今的涨幅,仍是成问题的。”

欧佩克及其盟友

供需之间的不平衡,给欧佩克及俄罗斯等盟友的行动带来了很大压力。

2020年4月,他们叫停了一场长达一个月的价格战,同意削减近10%的全球石油产量,以拯救石油市场。

该协议的初衷是逐渐缩小减产力度,允许各产油国在需求复苏时生产更多石油。但一场旷日持久的危机让他们仍然每日停产逾700万桶原油。产油国将于1月4日再次开会,讨论恢复50万桶日产量的问题。

随着产油国集团需要在重新封锁的现实与重建营收的愿望之间进行权衡,集团内部的紧张已经升级。

长期需求问题是笼罩在扩大版的“欧佩克+”联盟(自2016年起纳入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头上的阴云。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认为,对集团内部再次爆发价格战的担忧正在打压市场情绪。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表示:“市场再平衡仍严重依赖‘欧佩克+’的产量管理。”

地缘政治

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离开白宫,2021年石油市场最大的地缘政治变化很可能会较早到来。特朗普曾强势介入欧佩克决策,施压沙特增产或减产,以换取他的支持。

预计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将减少与欧佩克的接触,但他的影响力最终可能不会减小。如果伊朗核协议得到恢复,美国放松对伊朗制裁可能导致德黑兰方面每日向市场供应额外近200万桶的原油。

非洲、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一些较弱产油国的紧张局势也将受到密切关注。这些国家都受到了油价暴跌的沉重打击,危及政治稳定。

炼油

2020年石油行业最糟糕的部门是炼油。原油价格受益于“欧佩克+”集团的供应管理,但是面对需求暴跌的炼油企业没有那么多的应对手段。这意味着他们在2020年大部分时间的利润率都很低。

人们普遍预计,随着消费模式东移,2021年炼油厂的永久性关停将加快,尤其是在欧洲。

然而,如果关停了足够多的炼油厂,这最终应该会提高那些留下来的炼油厂的利润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石油业是2020年受新冠疫情打击最严重的行业。随着动荡的一年接近尾声,该行业出现一些复苏迹象,尽管需求见顶的转折点已出现在地平线上。



 | 戴维•谢泼德

OR--商业新媒体

石油行业受到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冲击几乎比其他任何行业都要严重。

由于封锁措施导致燃料需求大幅削减,原油价格从2020年初的每桶近70美元跌至4月的每桶不到20美元。在美国,原油价格甚至一度跌入负值。

在经历一场短暂但极具破坏性的价格战后,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和俄罗斯出台了创纪录的减产措施,以稳定市场。但即便如此,企业纷纷被迫放弃投资计划,而欧洲能源巨头开始展望更环保的未来。


然而,随着石油行业动荡的一年接近尾声,复苏的迹象出现了。原油价格已逐渐回升至每桶50美元,一些投资者押注石油周期正在逆转,尽管需求见顶的转折点已出现在地平线上。

以下是2021年值得关注的五件事:

石油需求

2021年石油需求的平均涨幅很可能创下新高。但对看涨石油的人来说,消费侧的好消息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了,石油需求预计将远低于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国际能源署(IEA)预计,2021年的石油日消费量将增长近600万桶,但平均日消费量将仅为9690万桶,仍远低于2019年1亿桶的疫情前纪录。

根据原来的预测,2020年和2021年的石油日需求量将增加约100万桶。这意味着2021年的石油日消费量将至少比没有新冠疫情的情况下少500万桶。相比之下,2009年世界经济受到金融危机冲击时,石油日需求量仅下跌100万桶多一点。

需求下降主要来自三个方面。最大的因素是航空燃油,由于预计航空旅行仍将严重低迷,航空燃油日消费量较疫情前减少250万桶。

国际能源署表示,汽油和柴油需求将表现较好,但在疫苗接种工作更广泛展开之前,预计上半年将受到限制,全年也只能达到疫情前需求量的97%至99%。

Energy Aspects的阿姆里塔•森(Amrita Sen)表示:“接下来的两个季度可能不会与现在有很大不同。”

最后一个因素来自疫情引发的经济冲击波,从制造业企业的需求减少,到航运商品减少。

石油供应

石油供应的前景更为复杂。

2020年的油价暴跌使得该行业流失投资,而一些实际问题——比如在石油钻台上保持社交距离——延误了钻井计划。

还有就是美国的页岩油气行业。该行业近年改变了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格局,它的发展壮大使欧佩克在过去五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处于被动地位。

但美国能源情报署(EIA)的数据显示,这一相对昂贵的供应来源受到了油价暴跌的沉重打击,美国原油日产量从2019年创纪录的1230万桶降至2020年的1130万桶。

页岩油气行业在2020年下半年企稳,但就目前而言,增长强劲的日子已成往事。美国能源情报署预计,2021年美国石油供应将降至每日1110万桶。

然而,石油方面的一个关键变量将是,如果油价涨至显著高于每桶50美元、即大多数企业的营收足以覆盖成本的水平,页岩油气和其他生产商将如何回应。

在全球范围,国际能源署预计,明年欧佩克以外的石油日产量将增加50万桶,而2020年的日产量下降了260万桶。

里斯塔德能源公司(Rystad Energy)的比约纳尔•通豪根(Bjornar Tonhaugen)说:“油价能否保持目前的高位,保住迄今的涨幅,仍是成问题的。”

欧佩克及其盟友

供需之间的不平衡,给欧佩克及俄罗斯等盟友的行动带来了很大压力。

2020年4月,他们叫停了一场长达一个月的价格战,同意削减近10%的全球石油产量,以拯救石油市场。

该协议的初衷是逐渐缩小减产力度,允许各产油国在需求复苏时生产更多石油。但一场旷日持久的危机让他们仍然每日停产逾700万桶原油。产油国将于1月4日再次开会,讨论恢复50万桶日产量的问题。

随着产油国集团需要在重新封锁的现实与重建营收的愿望之间进行权衡,集团内部的紧张已经升级。

长期需求问题是笼罩在扩大版的“欧佩克+”联盟(自2016年起纳入俄罗斯等其他产油国)头上的阴云。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认为,对集团内部再次爆发价格战的担忧正在打压市场情绪。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表示:“市场再平衡仍严重依赖‘欧佩克+’的产量管理。”

地缘政治

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离开白宫,2021年石油市场最大的地缘政治变化很可能会较早到来。特朗普曾强势介入欧佩克决策,施压沙特增产或减产,以换取他的支持。

预计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将减少与欧佩克的接触,但他的影响力最终可能不会减小。如果伊朗核协议得到恢复,美国放松对伊朗制裁可能导致德黑兰方面每日向市场供应额外近200万桶的原油。

非洲、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一些较弱产油国的紧张局势也将受到密切关注。这些国家都受到了油价暴跌的沉重打击,危及政治稳定。

炼油

2020年石油行业最糟糕的部门是炼油。原油价格受益于“欧佩克+”集团的供应管理,但是面对需求暴跌的炼油企业没有那么多的应对手段。这意味着他们在2020年大部分时间的利润率都很低。

人们普遍预计,随着消费模式东移,2021年炼油厂的永久性关停将加快,尤其是在欧洲。

然而,如果关停了足够多的炼油厂,这最终应该会提高那些留下来的炼油厂的利润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