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率下拜登会领先,特朗普要想扭转局面看来越来越难,但特朗普不会不斗争到底就承认失败。



 | 刘劲、陈宏亚

OR--商业新媒体

11月3日是本届美国总统大选日,谁会胜出?根据我们的分析,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到了11月4日也没有明确的结果:拜登大概率领先,但特朗普拒绝承诺败选,寻求司法复议。另外两种情况——拜登大幅领先并且特朗普承认败选,或者是特朗普无争议胜出——这种概率不是没有,但都相对较小。无论是哪种情况,在大概率的情况下拜登会领先,特朗普要想扭转局面看来越来越难。

要预测美国大选的结果,一个是要看民调,一个是要判断民调是不是有偏差,偏差有多大。

最近几乎所有机构做的民调都显示拜登在美国有将近十个点的优势。根据Five Thirty Eight综合各家机构的民调结果,目前拜登的支持率为52.1%,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3.2%,自上任以来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稳定地保持在这个水平。所以如果不出大的意外,特朗普将会在普选中获得43%上下的选票。

当然,由于美国实行选举人团票制,州级选情更加重要。同样根据Five Thirty Eight的调查,拜登在24个州(含哥伦比亚特区)的支持率超过特朗普,且领先优势大于5个百分点,这24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数加起来有278张,已经超过当选所需的270张。反观特朗普,其在20个州的领先优势超过5个百分点,这20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总数为125张。剩下7个州是所谓的摇摆州,其中4个州拜登领先优势不到5个百分点,3个州特朗普领先优势不到5个百分点,这7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总数为135张,即便大选当日特朗普拿走全部7个州135张选举人团票,其总数也只有260张。

然而,尽管目前民调结果如此,很多人怀疑民调数据的正确性,因为2016年美国大选时希拉里的民调也是大大地高于特朗普,但最后仍然在选举人票上输给了他。那么,问题是2020年会不会重蹈2016年的覆辙?我们的分析认为可能性很小。

第一,我们要意识到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有一个特别之处,希拉里在普选票数上比特朗普多出260万张,但输掉了选举人团票从而落败。这样的事情在美国45次总统选举中只发生过5次,其中两次发生于本世纪,一次是2016年大选,另一次是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的竞选。这些历史数据证明,如果赢得普选,赢得选举人团票的概率是90%以上。而民调情况可以对普选结果有精准的预测。即使是在2000年和2016年,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和希拉里都是民调领先,也在普选中胜出。

第二,2016年剧情之所以出现反转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特朗普的“隐藏票箱”问题。2016年大选时,很多人尽管内心倾向于共和党,但由于特朗普个人形象欠佳而不愿意公开表示支持他。根据当时的一项调查,在高学历人群中,如果是电话访问,特朗普支持率只有39%,如果是在线调查(被调者更能自由表达),特朗普的支持率上升至46%。而在本次民调中,同样在高学历人群中,电话访问和在线调查显示的特朗普支持率分别为42%和45%,隐瞒问题大大减轻。对于低学历人群,在线调查和电话调查在两年的民调中都没有明显区别。

第三,2016年影响剧情反转的另一个重大原因是临近大选出现的“黑天鹅”事件:在大选前11天,美国联邦调查局重新启动调查希拉里的“邮件门”。在2016年大选中,希拉里被爆出在担任美国国务卿期间(2009-2013)使用私人邮箱而不是由联邦服务器维护的官方邮箱进行官方通信,这些官方通信有上千封属于国家机密。2016年7月5日,联邦调查局经过调查后认为,希拉里没有犯罪意图,只是过于粗心,不提出指控。然而,仅仅3个月后,联邦调查局在10月28日致信美国国会,宣布重启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这时距大选仅剩11天。尽管希拉里最终没有因此事被起诉,但两次调查确实对她的选情产生了直接的负面影响。在两次调查期间,希拉里的民调支持率明显下降,特朗普的支持率则明显上升。变化最明显的是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俄亥俄州和爱荷华州,前五个州就是民调结果和最终选举结果不一致的州。现在距离大选仅剩一天,再出现类似黑天鹅事件的概率很低。

第四,如果对比2016年和本次民调还会发现,拜登的领先程度明显超过当年的希拉里。目前拜登在他领先的州中平均领先特朗普19个百分点,在2016年希拉里胜出的州中平均领先特朗普14个百分点;特朗普在本次民调领先的州中平均领先15个百分点,2016年平均胜出16个百分点,相差不大。因而,从目前的民调结果看,本次民主党胜算增大。

第五,大选是民意的表达,2016年特朗普胜出其实不是很大的意外,其民意已经体现在2014年众议院选举中。根据美国宪法,国会每两年就要举行一次中期选举,选举众议员并改选1/3参议员。我们研究发现,每次大选前两年各州举行的众议员选举与其后两年进行的总统选举,结果具有较高的一致性,即如果某州在当年投给民主党的票数多,则该州在两年后举行的总统选举中,有80%-90%的概率同样会投向民主党。按照这种方法,我们首先复核了2016年选举结果。假设各州2014年众议员的选举结果就是2016年的大选投票情况,这样统计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选举人团票数分别为221张和317张,真实的结果是233张和305张,结果一致,共和党胜出。同样的道理,如果用2018年众议员中期选举的数据,假设总统大选的选举人团票和各州的众议员选举结果一致,民主党和共和党选举人团票数分别为296张和242张,民主党胜出。

第六,新冠疫情也严重打击了特朗普的连任可能性。在Gallup最新进行的“美国人最关心什么”的调查中,选择疫情和政府领导力的人数最多,位于所有问题之首。另一家调查机构Five Thirty Eight询问了民众是否赞同特朗普应对新冠的措施,有60%的人表示不赞同,疫情爆发初期,这一比例只有20%。而且,新冠疫情对老年人非常危险,而这部分人群是特朗普的重要票仓。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2016年的选情反转的可能性很小,从选票上看,无论是普选票数还是选举人团票,拜登胜出的可能性都很大。但是,美国政治就像天气,总是充满不确定性,什么可能性都不能排除。况且,选票领先并不是选举的结束。如果特朗普在选票落后的情况下挑战选举的公正性,美国可能一直到明年1月也不能对新总统达成定论。根据特朗普的性格和历史,不斗争到底就承认失败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注:刘劲,长江商学院教授;陈宏亚长江商学院,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11月3日的美国大选,谁会胜出?

发布日期:2020-11-03 05:27
大概率下拜登会领先,特朗普要想扭转局面看来越来越难,但特朗普不会不斗争到底就承认失败。



 | 刘劲、陈宏亚

OR--商业新媒体

11月3日是本届美国总统大选日,谁会胜出?根据我们的分析,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到了11月4日也没有明确的结果:拜登大概率领先,但特朗普拒绝承诺败选,寻求司法复议。另外两种情况——拜登大幅领先并且特朗普承认败选,或者是特朗普无争议胜出——这种概率不是没有,但都相对较小。无论是哪种情况,在大概率的情况下拜登会领先,特朗普要想扭转局面看来越来越难。

要预测美国大选的结果,一个是要看民调,一个是要判断民调是不是有偏差,偏差有多大。

最近几乎所有机构做的民调都显示拜登在美国有将近十个点的优势。根据Five Thirty Eight综合各家机构的民调结果,目前拜登的支持率为52.1%,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3.2%,自上任以来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稳定地保持在这个水平。所以如果不出大的意外,特朗普将会在普选中获得43%上下的选票。

当然,由于美国实行选举人团票制,州级选情更加重要。同样根据Five Thirty Eight的调查,拜登在24个州(含哥伦比亚特区)的支持率超过特朗普,且领先优势大于5个百分点,这24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数加起来有278张,已经超过当选所需的270张。反观特朗普,其在20个州的领先优势超过5个百分点,这20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总数为125张。剩下7个州是所谓的摇摆州,其中4个州拜登领先优势不到5个百分点,3个州特朗普领先优势不到5个百分点,这7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总数为135张,即便大选当日特朗普拿走全部7个州135张选举人团票,其总数也只有260张。

然而,尽管目前民调结果如此,很多人怀疑民调数据的正确性,因为2016年美国大选时希拉里的民调也是大大地高于特朗普,但最后仍然在选举人票上输给了他。那么,问题是2020年会不会重蹈2016年的覆辙?我们的分析认为可能性很小。

第一,我们要意识到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有一个特别之处,希拉里在普选票数上比特朗普多出260万张,但输掉了选举人团票从而落败。这样的事情在美国45次总统选举中只发生过5次,其中两次发生于本世纪,一次是2016年大选,另一次是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的竞选。这些历史数据证明,如果赢得普选,赢得选举人团票的概率是90%以上。而民调情况可以对普选结果有精准的预测。即使是在2000年和2016年,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和希拉里都是民调领先,也在普选中胜出。

第二,2016年剧情之所以出现反转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特朗普的“隐藏票箱”问题。2016年大选时,很多人尽管内心倾向于共和党,但由于特朗普个人形象欠佳而不愿意公开表示支持他。根据当时的一项调查,在高学历人群中,如果是电话访问,特朗普支持率只有39%,如果是在线调查(被调者更能自由表达),特朗普的支持率上升至46%。而在本次民调中,同样在高学历人群中,电话访问和在线调查显示的特朗普支持率分别为42%和45%,隐瞒问题大大减轻。对于低学历人群,在线调查和电话调查在两年的民调中都没有明显区别。

第三,2016年影响剧情反转的另一个重大原因是临近大选出现的“黑天鹅”事件:在大选前11天,美国联邦调查局重新启动调查希拉里的“邮件门”。在2016年大选中,希拉里被爆出在担任美国国务卿期间(2009-2013)使用私人邮箱而不是由联邦服务器维护的官方邮箱进行官方通信,这些官方通信有上千封属于国家机密。2016年7月5日,联邦调查局经过调查后认为,希拉里没有犯罪意图,只是过于粗心,不提出指控。然而,仅仅3个月后,联邦调查局在10月28日致信美国国会,宣布重启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这时距大选仅剩11天。尽管希拉里最终没有因此事被起诉,但两次调查确实对她的选情产生了直接的负面影响。在两次调查期间,希拉里的民调支持率明显下降,特朗普的支持率则明显上升。变化最明显的是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俄亥俄州和爱荷华州,前五个州就是民调结果和最终选举结果不一致的州。现在距离大选仅剩一天,再出现类似黑天鹅事件的概率很低。

第四,如果对比2016年和本次民调还会发现,拜登的领先程度明显超过当年的希拉里。目前拜登在他领先的州中平均领先特朗普19个百分点,在2016年希拉里胜出的州中平均领先特朗普14个百分点;特朗普在本次民调领先的州中平均领先15个百分点,2016年平均胜出16个百分点,相差不大。因而,从目前的民调结果看,本次民主党胜算增大。

第五,大选是民意的表达,2016年特朗普胜出其实不是很大的意外,其民意已经体现在2014年众议院选举中。根据美国宪法,国会每两年就要举行一次中期选举,选举众议员并改选1/3参议员。我们研究发现,每次大选前两年各州举行的众议员选举与其后两年进行的总统选举,结果具有较高的一致性,即如果某州在当年投给民主党的票数多,则该州在两年后举行的总统选举中,有80%-90%的概率同样会投向民主党。按照这种方法,我们首先复核了2016年选举结果。假设各州2014年众议员的选举结果就是2016年的大选投票情况,这样统计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选举人团票数分别为221张和317张,真实的结果是233张和305张,结果一致,共和党胜出。同样的道理,如果用2018年众议员中期选举的数据,假设总统大选的选举人团票和各州的众议员选举结果一致,民主党和共和党选举人团票数分别为296张和242张,民主党胜出。

第六,新冠疫情也严重打击了特朗普的连任可能性。在Gallup最新进行的“美国人最关心什么”的调查中,选择疫情和政府领导力的人数最多,位于所有问题之首。另一家调查机构Five Thirty Eight询问了民众是否赞同特朗普应对新冠的措施,有60%的人表示不赞同,疫情爆发初期,这一比例只有20%。而且,新冠疫情对老年人非常危险,而这部分人群是特朗普的重要票仓。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2016年的选情反转的可能性很小,从选票上看,无论是普选票数还是选举人团票,拜登胜出的可能性都很大。但是,美国政治就像天气,总是充满不确定性,什么可能性都不能排除。况且,选票领先并不是选举的结束。如果特朗普在选票落后的情况下挑战选举的公正性,美国可能一直到明年1月也不能对新总统达成定论。根据特朗普的性格和历史,不斗争到底就承认失败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注:刘劲,长江商学院教授;陈宏亚长江商学院,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大概率下拜登会领先,特朗普要想扭转局面看来越来越难,但特朗普不会不斗争到底就承认失败。



 | 刘劲、陈宏亚

OR--商业新媒体

11月3日是本届美国总统大选日,谁会胜出?根据我们的分析,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到了11月4日也没有明确的结果:拜登大概率领先,但特朗普拒绝承诺败选,寻求司法复议。另外两种情况——拜登大幅领先并且特朗普承认败选,或者是特朗普无争议胜出——这种概率不是没有,但都相对较小。无论是哪种情况,在大概率的情况下拜登会领先,特朗普要想扭转局面看来越来越难。

要预测美国大选的结果,一个是要看民调,一个是要判断民调是不是有偏差,偏差有多大。

最近几乎所有机构做的民调都显示拜登在美国有将近十个点的优势。根据Five Thirty Eight综合各家机构的民调结果,目前拜登的支持率为52.1%,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3.2%,自上任以来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稳定地保持在这个水平。所以如果不出大的意外,特朗普将会在普选中获得43%上下的选票。

当然,由于美国实行选举人团票制,州级选情更加重要。同样根据Five Thirty Eight的调查,拜登在24个州(含哥伦比亚特区)的支持率超过特朗普,且领先优势大于5个百分点,这24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数加起来有278张,已经超过当选所需的270张。反观特朗普,其在20个州的领先优势超过5个百分点,这20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总数为125张。剩下7个州是所谓的摇摆州,其中4个州拜登领先优势不到5个百分点,3个州特朗普领先优势不到5个百分点,这7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总数为135张,即便大选当日特朗普拿走全部7个州135张选举人团票,其总数也只有260张。

然而,尽管目前民调结果如此,很多人怀疑民调数据的正确性,因为2016年美国大选时希拉里的民调也是大大地高于特朗普,但最后仍然在选举人票上输给了他。那么,问题是2020年会不会重蹈2016年的覆辙?我们的分析认为可能性很小。

第一,我们要意识到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有一个特别之处,希拉里在普选票数上比特朗普多出260万张,但输掉了选举人团票从而落败。这样的事情在美国45次总统选举中只发生过5次,其中两次发生于本世纪,一次是2016年大选,另一次是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的竞选。这些历史数据证明,如果赢得普选,赢得选举人团票的概率是90%以上。而民调情况可以对普选结果有精准的预测。即使是在2000年和2016年,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和希拉里都是民调领先,也在普选中胜出。

第二,2016年剧情之所以出现反转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特朗普的“隐藏票箱”问题。2016年大选时,很多人尽管内心倾向于共和党,但由于特朗普个人形象欠佳而不愿意公开表示支持他。根据当时的一项调查,在高学历人群中,如果是电话访问,特朗普支持率只有39%,如果是在线调查(被调者更能自由表达),特朗普的支持率上升至46%。而在本次民调中,同样在高学历人群中,电话访问和在线调查显示的特朗普支持率分别为42%和45%,隐瞒问题大大减轻。对于低学历人群,在线调查和电话调查在两年的民调中都没有明显区别。

第三,2016年影响剧情反转的另一个重大原因是临近大选出现的“黑天鹅”事件:在大选前11天,美国联邦调查局重新启动调查希拉里的“邮件门”。在2016年大选中,希拉里被爆出在担任美国国务卿期间(2009-2013)使用私人邮箱而不是由联邦服务器维护的官方邮箱进行官方通信,这些官方通信有上千封属于国家机密。2016年7月5日,联邦调查局经过调查后认为,希拉里没有犯罪意图,只是过于粗心,不提出指控。然而,仅仅3个月后,联邦调查局在10月28日致信美国国会,宣布重启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这时距大选仅剩11天。尽管希拉里最终没有因此事被起诉,但两次调查确实对她的选情产生了直接的负面影响。在两次调查期间,希拉里的民调支持率明显下降,特朗普的支持率则明显上升。变化最明显的是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俄亥俄州和爱荷华州,前五个州就是民调结果和最终选举结果不一致的州。现在距离大选仅剩一天,再出现类似黑天鹅事件的概率很低。

第四,如果对比2016年和本次民调还会发现,拜登的领先程度明显超过当年的希拉里。目前拜登在他领先的州中平均领先特朗普19个百分点,在2016年希拉里胜出的州中平均领先特朗普14个百分点;特朗普在本次民调领先的州中平均领先15个百分点,2016年平均胜出16个百分点,相差不大。因而,从目前的民调结果看,本次民主党胜算增大。

第五,大选是民意的表达,2016年特朗普胜出其实不是很大的意外,其民意已经体现在2014年众议院选举中。根据美国宪法,国会每两年就要举行一次中期选举,选举众议员并改选1/3参议员。我们研究发现,每次大选前两年各州举行的众议员选举与其后两年进行的总统选举,结果具有较高的一致性,即如果某州在当年投给民主党的票数多,则该州在两年后举行的总统选举中,有80%-90%的概率同样会投向民主党。按照这种方法,我们首先复核了2016年选举结果。假设各州2014年众议员的选举结果就是2016年的大选投票情况,这样统计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选举人团票数分别为221张和317张,真实的结果是233张和305张,结果一致,共和党胜出。同样的道理,如果用2018年众议员中期选举的数据,假设总统大选的选举人团票和各州的众议员选举结果一致,民主党和共和党选举人团票数分别为296张和242张,民主党胜出。

第六,新冠疫情也严重打击了特朗普的连任可能性。在Gallup最新进行的“美国人最关心什么”的调查中,选择疫情和政府领导力的人数最多,位于所有问题之首。另一家调查机构Five Thirty Eight询问了民众是否赞同特朗普应对新冠的措施,有60%的人表示不赞同,疫情爆发初期,这一比例只有20%。而且,新冠疫情对老年人非常危险,而这部分人群是特朗普的重要票仓。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2016年的选情反转的可能性很小,从选票上看,无论是普选票数还是选举人团票,拜登胜出的可能性都很大。但是,美国政治就像天气,总是充满不确定性,什么可能性都不能排除。况且,选票领先并不是选举的结束。如果特朗普在选票落后的情况下挑战选举的公正性,美国可能一直到明年1月也不能对新总统达成定论。根据特朗普的性格和历史,不斗争到底就承认失败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注:刘劲,长江商学院教授;陈宏亚长江商学院,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11月3日的美国大选,谁会胜出?

发布日期:2020-11-03 05:27
大概率下拜登会领先,特朗普要想扭转局面看来越来越难,但特朗普不会不斗争到底就承认失败。



 | 刘劲、陈宏亚

OR--商业新媒体

11月3日是本届美国总统大选日,谁会胜出?根据我们的分析,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到了11月4日也没有明确的结果:拜登大概率领先,但特朗普拒绝承诺败选,寻求司法复议。另外两种情况——拜登大幅领先并且特朗普承认败选,或者是特朗普无争议胜出——这种概率不是没有,但都相对较小。无论是哪种情况,在大概率的情况下拜登会领先,特朗普要想扭转局面看来越来越难。

要预测美国大选的结果,一个是要看民调,一个是要判断民调是不是有偏差,偏差有多大。

最近几乎所有机构做的民调都显示拜登在美国有将近十个点的优势。根据Five Thirty Eight综合各家机构的民调结果,目前拜登的支持率为52.1%,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3.2%,自上任以来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稳定地保持在这个水平。所以如果不出大的意外,特朗普将会在普选中获得43%上下的选票。

当然,由于美国实行选举人团票制,州级选情更加重要。同样根据Five Thirty Eight的调查,拜登在24个州(含哥伦比亚特区)的支持率超过特朗普,且领先优势大于5个百分点,这24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数加起来有278张,已经超过当选所需的270张。反观特朗普,其在20个州的领先优势超过5个百分点,这20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总数为125张。剩下7个州是所谓的摇摆州,其中4个州拜登领先优势不到5个百分点,3个州特朗普领先优势不到5个百分点,这7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总数为135张,即便大选当日特朗普拿走全部7个州135张选举人团票,其总数也只有260张。

然而,尽管目前民调结果如此,很多人怀疑民调数据的正确性,因为2016年美国大选时希拉里的民调也是大大地高于特朗普,但最后仍然在选举人票上输给了他。那么,问题是2020年会不会重蹈2016年的覆辙?我们的分析认为可能性很小。

第一,我们要意识到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有一个特别之处,希拉里在普选票数上比特朗普多出260万张,但输掉了选举人团票从而落败。这样的事情在美国45次总统选举中只发生过5次,其中两次发生于本世纪,一次是2016年大选,另一次是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的竞选。这些历史数据证明,如果赢得普选,赢得选举人团票的概率是90%以上。而民调情况可以对普选结果有精准的预测。即使是在2000年和2016年,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和希拉里都是民调领先,也在普选中胜出。

第二,2016年剧情之所以出现反转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特朗普的“隐藏票箱”问题。2016年大选时,很多人尽管内心倾向于共和党,但由于特朗普个人形象欠佳而不愿意公开表示支持他。根据当时的一项调查,在高学历人群中,如果是电话访问,特朗普支持率只有39%,如果是在线调查(被调者更能自由表达),特朗普的支持率上升至46%。而在本次民调中,同样在高学历人群中,电话访问和在线调查显示的特朗普支持率分别为42%和45%,隐瞒问题大大减轻。对于低学历人群,在线调查和电话调查在两年的民调中都没有明显区别。

第三,2016年影响剧情反转的另一个重大原因是临近大选出现的“黑天鹅”事件:在大选前11天,美国联邦调查局重新启动调查希拉里的“邮件门”。在2016年大选中,希拉里被爆出在担任美国国务卿期间(2009-2013)使用私人邮箱而不是由联邦服务器维护的官方邮箱进行官方通信,这些官方通信有上千封属于国家机密。2016年7月5日,联邦调查局经过调查后认为,希拉里没有犯罪意图,只是过于粗心,不提出指控。然而,仅仅3个月后,联邦调查局在10月28日致信美国国会,宣布重启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这时距大选仅剩11天。尽管希拉里最终没有因此事被起诉,但两次调查确实对她的选情产生了直接的负面影响。在两次调查期间,希拉里的民调支持率明显下降,特朗普的支持率则明显上升。变化最明显的是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俄亥俄州和爱荷华州,前五个州就是民调结果和最终选举结果不一致的州。现在距离大选仅剩一天,再出现类似黑天鹅事件的概率很低。

第四,如果对比2016年和本次民调还会发现,拜登的领先程度明显超过当年的希拉里。目前拜登在他领先的州中平均领先特朗普19个百分点,在2016年希拉里胜出的州中平均领先特朗普14个百分点;特朗普在本次民调领先的州中平均领先15个百分点,2016年平均胜出16个百分点,相差不大。因而,从目前的民调结果看,本次民主党胜算增大。

第五,大选是民意的表达,2016年特朗普胜出其实不是很大的意外,其民意已经体现在2014年众议院选举中。根据美国宪法,国会每两年就要举行一次中期选举,选举众议员并改选1/3参议员。我们研究发现,每次大选前两年各州举行的众议员选举与其后两年进行的总统选举,结果具有较高的一致性,即如果某州在当年投给民主党的票数多,则该州在两年后举行的总统选举中,有80%-90%的概率同样会投向民主党。按照这种方法,我们首先复核了2016年选举结果。假设各州2014年众议员的选举结果就是2016年的大选投票情况,这样统计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选举人团票数分别为221张和317张,真实的结果是233张和305张,结果一致,共和党胜出。同样的道理,如果用2018年众议员中期选举的数据,假设总统大选的选举人团票和各州的众议员选举结果一致,民主党和共和党选举人团票数分别为296张和242张,民主党胜出。

第六,新冠疫情也严重打击了特朗普的连任可能性。在Gallup最新进行的“美国人最关心什么”的调查中,选择疫情和政府领导力的人数最多,位于所有问题之首。另一家调查机构Five Thirty Eight询问了民众是否赞同特朗普应对新冠的措施,有60%的人表示不赞同,疫情爆发初期,这一比例只有20%。而且,新冠疫情对老年人非常危险,而这部分人群是特朗普的重要票仓。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2016年的选情反转的可能性很小,从选票上看,无论是普选票数还是选举人团票,拜登胜出的可能性都很大。但是,美国政治就像天气,总是充满不确定性,什么可能性都不能排除。况且,选票领先并不是选举的结束。如果特朗普在选票落后的情况下挑战选举的公正性,美国可能一直到明年1月也不能对新总统达成定论。根据特朗普的性格和历史,不斗争到底就承认失败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注:刘劲,长江商学院教授;陈宏亚长江商学院,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大概率下拜登会领先,特朗普要想扭转局面看来越来越难,但特朗普不会不斗争到底就承认失败。



 | 刘劲、陈宏亚

OR--商业新媒体

11月3日是本届美国总统大选日,谁会胜出?根据我们的分析,最有可能的情况是到了11月4日也没有明确的结果:拜登大概率领先,但特朗普拒绝承诺败选,寻求司法复议。另外两种情况——拜登大幅领先并且特朗普承认败选,或者是特朗普无争议胜出——这种概率不是没有,但都相对较小。无论是哪种情况,在大概率的情况下拜登会领先,特朗普要想扭转局面看来越来越难。

要预测美国大选的结果,一个是要看民调,一个是要判断民调是不是有偏差,偏差有多大。

最近几乎所有机构做的民调都显示拜登在美国有将近十个点的优势。根据Five Thirty Eight综合各家机构的民调结果,目前拜登的支持率为52.1%,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3.2%,自上任以来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稳定地保持在这个水平。所以如果不出大的意外,特朗普将会在普选中获得43%上下的选票。

当然,由于美国实行选举人团票制,州级选情更加重要。同样根据Five Thirty Eight的调查,拜登在24个州(含哥伦比亚特区)的支持率超过特朗普,且领先优势大于5个百分点,这24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数加起来有278张,已经超过当选所需的270张。反观特朗普,其在20个州的领先优势超过5个百分点,这20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总数为125张。剩下7个州是所谓的摇摆州,其中4个州拜登领先优势不到5个百分点,3个州特朗普领先优势不到5个百分点,这7个州的选举人团票总数为135张,即便大选当日特朗普拿走全部7个州135张选举人团票,其总数也只有260张。

然而,尽管目前民调结果如此,很多人怀疑民调数据的正确性,因为2016年美国大选时希拉里的民调也是大大地高于特朗普,但最后仍然在选举人票上输给了他。那么,问题是2020年会不会重蹈2016年的覆辙?我们的分析认为可能性很小。

第一,我们要意识到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有一个特别之处,希拉里在普选票数上比特朗普多出260万张,但输掉了选举人团票从而落败。这样的事情在美国45次总统选举中只发生过5次,其中两次发生于本世纪,一次是2016年大选,另一次是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的竞选。这些历史数据证明,如果赢得普选,赢得选举人团票的概率是90%以上。而民调情况可以对普选结果有精准的预测。即使是在2000年和2016年,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和希拉里都是民调领先,也在普选中胜出。

第二,2016年剧情之所以出现反转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特朗普的“隐藏票箱”问题。2016年大选时,很多人尽管内心倾向于共和党,但由于特朗普个人形象欠佳而不愿意公开表示支持他。根据当时的一项调查,在高学历人群中,如果是电话访问,特朗普支持率只有39%,如果是在线调查(被调者更能自由表达),特朗普的支持率上升至46%。而在本次民调中,同样在高学历人群中,电话访问和在线调查显示的特朗普支持率分别为42%和45%,隐瞒问题大大减轻。对于低学历人群,在线调查和电话调查在两年的民调中都没有明显区别。

第三,2016年影响剧情反转的另一个重大原因是临近大选出现的“黑天鹅”事件:在大选前11天,美国联邦调查局重新启动调查希拉里的“邮件门”。在2016年大选中,希拉里被爆出在担任美国国务卿期间(2009-2013)使用私人邮箱而不是由联邦服务器维护的官方邮箱进行官方通信,这些官方通信有上千封属于国家机密。2016年7月5日,联邦调查局经过调查后认为,希拉里没有犯罪意图,只是过于粗心,不提出指控。然而,仅仅3个月后,联邦调查局在10月28日致信美国国会,宣布重启对希拉里邮件门的调查,这时距大选仅剩11天。尽管希拉里最终没有因此事被起诉,但两次调查确实对她的选情产生了直接的负面影响。在两次调查期间,希拉里的民调支持率明显下降,特朗普的支持率则明显上升。变化最明显的是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俄亥俄州和爱荷华州,前五个州就是民调结果和最终选举结果不一致的州。现在距离大选仅剩一天,再出现类似黑天鹅事件的概率很低。

第四,如果对比2016年和本次民调还会发现,拜登的领先程度明显超过当年的希拉里。目前拜登在他领先的州中平均领先特朗普19个百分点,在2016年希拉里胜出的州中平均领先特朗普14个百分点;特朗普在本次民调领先的州中平均领先15个百分点,2016年平均胜出16个百分点,相差不大。因而,从目前的民调结果看,本次民主党胜算增大。

第五,大选是民意的表达,2016年特朗普胜出其实不是很大的意外,其民意已经体现在2014年众议院选举中。根据美国宪法,国会每两年就要举行一次中期选举,选举众议员并改选1/3参议员。我们研究发现,每次大选前两年各州举行的众议员选举与其后两年进行的总统选举,结果具有较高的一致性,即如果某州在当年投给民主党的票数多,则该州在两年后举行的总统选举中,有80%-90%的概率同样会投向民主党。按照这种方法,我们首先复核了2016年选举结果。假设各州2014年众议员的选举结果就是2016年的大选投票情况,这样统计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选举人团票数分别为221张和317张,真实的结果是233张和305张,结果一致,共和党胜出。同样的道理,如果用2018年众议员中期选举的数据,假设总统大选的选举人团票和各州的众议员选举结果一致,民主党和共和党选举人团票数分别为296张和242张,民主党胜出。

第六,新冠疫情也严重打击了特朗普的连任可能性。在Gallup最新进行的“美国人最关心什么”的调查中,选择疫情和政府领导力的人数最多,位于所有问题之首。另一家调查机构Five Thirty Eight询问了民众是否赞同特朗普应对新冠的措施,有60%的人表示不赞同,疫情爆发初期,这一比例只有20%。而且,新冠疫情对老年人非常危险,而这部分人群是特朗普的重要票仓。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2016年的选情反转的可能性很小,从选票上看,无论是普选票数还是选举人团票,拜登胜出的可能性都很大。但是,美国政治就像天气,总是充满不确定性,什么可能性都不能排除。况且,选票领先并不是选举的结束。如果特朗普在选票落后的情况下挑战选举的公正性,美国可能一直到明年1月也不能对新总统达成定论。根据特朗普的性格和历史,不斗争到底就承认失败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注:刘劲,长江商学院教授;陈宏亚长江商学院,研究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