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走寻常路带领英伟达登上芯片业顶端后,黄仁勋相信,收购安谋可能助英伟达成为人工智能时代占据主导地位的芯片公司。



 | 理查德•沃特斯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半导体领域的新王者,黄仁勋(Jensen Huang)最近冒的险似乎很不一般。

上周一,他的公司英伟达(Nvidia)同意以最高4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芯片设计公司安谋(Arm Holdings)。该交易可能激起把英伟达看作竞争对手的安谋客户的激烈抵制。英伟达是一家美国公司。

黄仁勋坚称:“我们不会冒犯任何人。”但芯片行业内的其他企业可能不会这么看。评论人士还表示,黄仁勋此举可能会让他的公司沦为美国和中国科技战中的一枚棋子。两年前,中国的反垄断监管机构没有放行另一家美国芯片公司高通(Qualcomm)的一起440亿美元的收购案。

从黄仁勋执意推进这项收购来看,该交易关系重大。他带领英伟达沿着一条不寻常的道路登上了芯片行业的顶端,现在他相信,收购安谋可能助英伟达成为人工智能时代占据主导地位的芯片公司。

黄仁勋已经朝着这个目标迈出了几大步。这家27年前由他共同创立的图形芯片制造商在过去4年里股价飙升了10倍,原因是其芯片已成为训练神经网络的主要工具,而神经网络在当今人工智能行业的大部分领域处在核心位置。股价上涨推动英伟达在7月份超越英特尔(Intel),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公司,也让黄仁勋个人持股价值达到116亿美元。

靠着一个有力的想法、强大的技术背景,以及在行业内的坚实基础,让他走到了现在的位置。

风险投资家坦奇•考克斯(Tench Coxe)说:“他想的是5到10年的事——他不会谈论要去火星之类的事。”考克斯在英伟达1993年成立时成为其投资人,此后一直担任该公司的董事。

乍一看,这位英伟达老总似乎有着浮夸张扬的风格。比如他喜欢皮夹克和全黑的装束,从十多年前他就这么穿,而当时硅谷多半都在模仿苹果(Apple)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比如他一边肩头上有底子是英伟达logo的纹身。还比如他喜欢拉风的豪车,他有两辆法拉利(Ferrari)和一辆科尼赛克(Koenigsegg),另外他也喜欢奔驰(Mercedes)。

但如果据此就对黄光裕的性格下结论,那就错了。他承认纹身疼得他“哭得像个婴儿”,他纹这个是在英伟达股价首次突破100美元时。一位同事说,他喜欢那些车是因为它们很“酷”,而不是因为他喜欢开着它们风驰电掣。另一位同事说,他平常开一辆白色的特斯拉(Tesla)Model S。

简而言之,黄仁勋具备了勤奋的硅谷技术高管的所有特征。他的一天从凌晨4点开始。据说他喜欢早上先健个身,然后投入一天14个小时的工作。家庭是他的一切:他和妻子洛丽(Lori)是在大一参加同一项实验室任务时认识的。他们育有一子一女。

黄仁勋9岁时从台湾来到美国,与普通人的经历极不一样。他的家人凑钱供他和一个哥哥上了一所“全美国最上得起的寄宿学校”,这是一所位于肯塔基州乡下的浸信会学校,保留了一些教养院的特点。他说,作为在这里上学的一部分安排,他每天为一栋住了150名男生的宿舍打扫卫生间。不过他说这段经历“的每一分钟他都喜欢”,对自己的性格形成有很大影响。

黄仁勋在俄勒冈州立大学(Oregon State)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拿到了电子工程学位,做过芯片设计师。30岁时,他辞职和两个朋友创办了英伟达。他如今仍然极有兴趣审查英伟达与技术相关的决策。曾在英伟达工作7年、后来成为安谋高管的雷内•哈斯(Rene Haas)表示,这意味着他清楚地了解芯片领域的“发展趋势”。

在黄仁勋本人看来,是一种独特的眼力让他走上了顶峰。他说,他所寻觅的是一种难度足够大的技术挑战,需要在研发上投入极大努力,而这将使公司在未来取得进一步的突破。

新兴的视频游戏产业正符合这一要求。他说:“它可能成为全世界历来规模最庞大的计算机科学产业之一。”他说,结果证明,创建虚拟游戏世界所需的数据密集型的视频处理和模拟,需要的正是科学计算所需的同一种计算资源。

英伟达保持着灵活性,它从一家PC显卡制造商——一个极其拥挤的市场——发展成为一个“图形处理器”(GPU)制造商。2007年,英伟达迈出了重要一步,它开发了对GPU编程的软件,可以用在更通用的计算任务中。黄仁勋的这一步拓宽了GPU的用途,但当时并未受到芯片界重视,不过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这一举措得到了回报。

要应对各种起起落落,需要对自己的才智有着高度的自信。两年前,加密货币泡沫破裂对英伟达造成了沉重打击,因为对加密“挖矿”计算机的需求枯竭了。黄仁勋表示,这就是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他最大的支持者之一,在2019年卖掉英伟达股票的原因。

黄仁勋几乎没有眨一下眼睛,坚称他们公司的前景没有任何改变。他得到的回报是业务和股价的迅速反弹。作为安谋的所有者,软银现已同意,作为此次出售安谋交易的一部分,它会购入一笔不小的英伟达股权——实际上是以高得多的价格买回该公司股票。

如果说黄仁勋感到得意,那么他隐藏得很好。他提到软银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两年前决定卖掉英伟达股份的事时笑了起来。他说:“这是可以理解的,我原谅他。他已彻底弥补了自己的错误。”

怀着他做所有科技豪赌背后的那种坚定信念,他又说道:“5年后,我们再回顾这笔交易时,会将它视为本世纪最重要的交易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黄仁勋:寻求突破的芯片业先驱

发布日期:2020-09-24 08:47
在不走寻常路带领英伟达登上芯片业顶端后,黄仁勋相信,收购安谋可能助英伟达成为人工智能时代占据主导地位的芯片公司。



 | 理查德•沃特斯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半导体领域的新王者,黄仁勋(Jensen Huang)最近冒的险似乎很不一般。

上周一,他的公司英伟达(Nvidia)同意以最高4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芯片设计公司安谋(Arm Holdings)。该交易可能激起把英伟达看作竞争对手的安谋客户的激烈抵制。英伟达是一家美国公司。

黄仁勋坚称:“我们不会冒犯任何人。”但芯片行业内的其他企业可能不会这么看。评论人士还表示,黄仁勋此举可能会让他的公司沦为美国和中国科技战中的一枚棋子。两年前,中国的反垄断监管机构没有放行另一家美国芯片公司高通(Qualcomm)的一起440亿美元的收购案。

从黄仁勋执意推进这项收购来看,该交易关系重大。他带领英伟达沿着一条不寻常的道路登上了芯片行业的顶端,现在他相信,收购安谋可能助英伟达成为人工智能时代占据主导地位的芯片公司。

黄仁勋已经朝着这个目标迈出了几大步。这家27年前由他共同创立的图形芯片制造商在过去4年里股价飙升了10倍,原因是其芯片已成为训练神经网络的主要工具,而神经网络在当今人工智能行业的大部分领域处在核心位置。股价上涨推动英伟达在7月份超越英特尔(Intel),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公司,也让黄仁勋个人持股价值达到116亿美元。

靠着一个有力的想法、强大的技术背景,以及在行业内的坚实基础,让他走到了现在的位置。

风险投资家坦奇•考克斯(Tench Coxe)说:“他想的是5到10年的事——他不会谈论要去火星之类的事。”考克斯在英伟达1993年成立时成为其投资人,此后一直担任该公司的董事。

乍一看,这位英伟达老总似乎有着浮夸张扬的风格。比如他喜欢皮夹克和全黑的装束,从十多年前他就这么穿,而当时硅谷多半都在模仿苹果(Apple)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比如他一边肩头上有底子是英伟达logo的纹身。还比如他喜欢拉风的豪车,他有两辆法拉利(Ferrari)和一辆科尼赛克(Koenigsegg),另外他也喜欢奔驰(Mercedes)。

但如果据此就对黄光裕的性格下结论,那就错了。他承认纹身疼得他“哭得像个婴儿”,他纹这个是在英伟达股价首次突破100美元时。一位同事说,他喜欢那些车是因为它们很“酷”,而不是因为他喜欢开着它们风驰电掣。另一位同事说,他平常开一辆白色的特斯拉(Tesla)Model S。

简而言之,黄仁勋具备了勤奋的硅谷技术高管的所有特征。他的一天从凌晨4点开始。据说他喜欢早上先健个身,然后投入一天14个小时的工作。家庭是他的一切:他和妻子洛丽(Lori)是在大一参加同一项实验室任务时认识的。他们育有一子一女。

黄仁勋9岁时从台湾来到美国,与普通人的经历极不一样。他的家人凑钱供他和一个哥哥上了一所“全美国最上得起的寄宿学校”,这是一所位于肯塔基州乡下的浸信会学校,保留了一些教养院的特点。他说,作为在这里上学的一部分安排,他每天为一栋住了150名男生的宿舍打扫卫生间。不过他说这段经历“的每一分钟他都喜欢”,对自己的性格形成有很大影响。

黄仁勋在俄勒冈州立大学(Oregon State)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拿到了电子工程学位,做过芯片设计师。30岁时,他辞职和两个朋友创办了英伟达。他如今仍然极有兴趣审查英伟达与技术相关的决策。曾在英伟达工作7年、后来成为安谋高管的雷内•哈斯(Rene Haas)表示,这意味着他清楚地了解芯片领域的“发展趋势”。

在黄仁勋本人看来,是一种独特的眼力让他走上了顶峰。他说,他所寻觅的是一种难度足够大的技术挑战,需要在研发上投入极大努力,而这将使公司在未来取得进一步的突破。

新兴的视频游戏产业正符合这一要求。他说:“它可能成为全世界历来规模最庞大的计算机科学产业之一。”他说,结果证明,创建虚拟游戏世界所需的数据密集型的视频处理和模拟,需要的正是科学计算所需的同一种计算资源。

英伟达保持着灵活性,它从一家PC显卡制造商——一个极其拥挤的市场——发展成为一个“图形处理器”(GPU)制造商。2007年,英伟达迈出了重要一步,它开发了对GPU编程的软件,可以用在更通用的计算任务中。黄仁勋的这一步拓宽了GPU的用途,但当时并未受到芯片界重视,不过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这一举措得到了回报。

要应对各种起起落落,需要对自己的才智有着高度的自信。两年前,加密货币泡沫破裂对英伟达造成了沉重打击,因为对加密“挖矿”计算机的需求枯竭了。黄仁勋表示,这就是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他最大的支持者之一,在2019年卖掉英伟达股票的原因。

黄仁勋几乎没有眨一下眼睛,坚称他们公司的前景没有任何改变。他得到的回报是业务和股价的迅速反弹。作为安谋的所有者,软银现已同意,作为此次出售安谋交易的一部分,它会购入一笔不小的英伟达股权——实际上是以高得多的价格买回该公司股票。

如果说黄仁勋感到得意,那么他隐藏得很好。他提到软银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两年前决定卖掉英伟达股份的事时笑了起来。他说:“这是可以理解的,我原谅他。他已彻底弥补了自己的错误。”

怀着他做所有科技豪赌背后的那种坚定信念,他又说道:“5年后,我们再回顾这笔交易时,会将它视为本世纪最重要的交易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不走寻常路带领英伟达登上芯片业顶端后,黄仁勋相信,收购安谋可能助英伟达成为人工智能时代占据主导地位的芯片公司。



 | 理查德•沃特斯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半导体领域的新王者,黄仁勋(Jensen Huang)最近冒的险似乎很不一般。

上周一,他的公司英伟达(Nvidia)同意以最高4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芯片设计公司安谋(Arm Holdings)。该交易可能激起把英伟达看作竞争对手的安谋客户的激烈抵制。英伟达是一家美国公司。

黄仁勋坚称:“我们不会冒犯任何人。”但芯片行业内的其他企业可能不会这么看。评论人士还表示,黄仁勋此举可能会让他的公司沦为美国和中国科技战中的一枚棋子。两年前,中国的反垄断监管机构没有放行另一家美国芯片公司高通(Qualcomm)的一起440亿美元的收购案。

从黄仁勋执意推进这项收购来看,该交易关系重大。他带领英伟达沿着一条不寻常的道路登上了芯片行业的顶端,现在他相信,收购安谋可能助英伟达成为人工智能时代占据主导地位的芯片公司。

黄仁勋已经朝着这个目标迈出了几大步。这家27年前由他共同创立的图形芯片制造商在过去4年里股价飙升了10倍,原因是其芯片已成为训练神经网络的主要工具,而神经网络在当今人工智能行业的大部分领域处在核心位置。股价上涨推动英伟达在7月份超越英特尔(Intel),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公司,也让黄仁勋个人持股价值达到116亿美元。

靠着一个有力的想法、强大的技术背景,以及在行业内的坚实基础,让他走到了现在的位置。

风险投资家坦奇•考克斯(Tench Coxe)说:“他想的是5到10年的事——他不会谈论要去火星之类的事。”考克斯在英伟达1993年成立时成为其投资人,此后一直担任该公司的董事。

乍一看,这位英伟达老总似乎有着浮夸张扬的风格。比如他喜欢皮夹克和全黑的装束,从十多年前他就这么穿,而当时硅谷多半都在模仿苹果(Apple)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比如他一边肩头上有底子是英伟达logo的纹身。还比如他喜欢拉风的豪车,他有两辆法拉利(Ferrari)和一辆科尼赛克(Koenigsegg),另外他也喜欢奔驰(Mercedes)。

但如果据此就对黄光裕的性格下结论,那就错了。他承认纹身疼得他“哭得像个婴儿”,他纹这个是在英伟达股价首次突破100美元时。一位同事说,他喜欢那些车是因为它们很“酷”,而不是因为他喜欢开着它们风驰电掣。另一位同事说,他平常开一辆白色的特斯拉(Tesla)Model S。

简而言之,黄仁勋具备了勤奋的硅谷技术高管的所有特征。他的一天从凌晨4点开始。据说他喜欢早上先健个身,然后投入一天14个小时的工作。家庭是他的一切:他和妻子洛丽(Lori)是在大一参加同一项实验室任务时认识的。他们育有一子一女。

黄仁勋9岁时从台湾来到美国,与普通人的经历极不一样。他的家人凑钱供他和一个哥哥上了一所“全美国最上得起的寄宿学校”,这是一所位于肯塔基州乡下的浸信会学校,保留了一些教养院的特点。他说,作为在这里上学的一部分安排,他每天为一栋住了150名男生的宿舍打扫卫生间。不过他说这段经历“的每一分钟他都喜欢”,对自己的性格形成有很大影响。

黄仁勋在俄勒冈州立大学(Oregon State)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拿到了电子工程学位,做过芯片设计师。30岁时,他辞职和两个朋友创办了英伟达。他如今仍然极有兴趣审查英伟达与技术相关的决策。曾在英伟达工作7年、后来成为安谋高管的雷内•哈斯(Rene Haas)表示,这意味着他清楚地了解芯片领域的“发展趋势”。

在黄仁勋本人看来,是一种独特的眼力让他走上了顶峰。他说,他所寻觅的是一种难度足够大的技术挑战,需要在研发上投入极大努力,而这将使公司在未来取得进一步的突破。

新兴的视频游戏产业正符合这一要求。他说:“它可能成为全世界历来规模最庞大的计算机科学产业之一。”他说,结果证明,创建虚拟游戏世界所需的数据密集型的视频处理和模拟,需要的正是科学计算所需的同一种计算资源。

英伟达保持着灵活性,它从一家PC显卡制造商——一个极其拥挤的市场——发展成为一个“图形处理器”(GPU)制造商。2007年,英伟达迈出了重要一步,它开发了对GPU编程的软件,可以用在更通用的计算任务中。黄仁勋的这一步拓宽了GPU的用途,但当时并未受到芯片界重视,不过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这一举措得到了回报。

要应对各种起起落落,需要对自己的才智有着高度的自信。两年前,加密货币泡沫破裂对英伟达造成了沉重打击,因为对加密“挖矿”计算机的需求枯竭了。黄仁勋表示,这就是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他最大的支持者之一,在2019年卖掉英伟达股票的原因。

黄仁勋几乎没有眨一下眼睛,坚称他们公司的前景没有任何改变。他得到的回报是业务和股价的迅速反弹。作为安谋的所有者,软银现已同意,作为此次出售安谋交易的一部分,它会购入一笔不小的英伟达股权——实际上是以高得多的价格买回该公司股票。

如果说黄仁勋感到得意,那么他隐藏得很好。他提到软银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两年前决定卖掉英伟达股份的事时笑了起来。他说:“这是可以理解的,我原谅他。他已彻底弥补了自己的错误。”

怀着他做所有科技豪赌背后的那种坚定信念,他又说道:“5年后,我们再回顾这笔交易时,会将它视为本世纪最重要的交易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黄仁勋:寻求突破的芯片业先驱

发布日期:2020-09-24 08:47
在不走寻常路带领英伟达登上芯片业顶端后,黄仁勋相信,收购安谋可能助英伟达成为人工智能时代占据主导地位的芯片公司。



 | 理查德•沃特斯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半导体领域的新王者,黄仁勋(Jensen Huang)最近冒的险似乎很不一般。

上周一,他的公司英伟达(Nvidia)同意以最高4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芯片设计公司安谋(Arm Holdings)。该交易可能激起把英伟达看作竞争对手的安谋客户的激烈抵制。英伟达是一家美国公司。

黄仁勋坚称:“我们不会冒犯任何人。”但芯片行业内的其他企业可能不会这么看。评论人士还表示,黄仁勋此举可能会让他的公司沦为美国和中国科技战中的一枚棋子。两年前,中国的反垄断监管机构没有放行另一家美国芯片公司高通(Qualcomm)的一起440亿美元的收购案。

从黄仁勋执意推进这项收购来看,该交易关系重大。他带领英伟达沿着一条不寻常的道路登上了芯片行业的顶端,现在他相信,收购安谋可能助英伟达成为人工智能时代占据主导地位的芯片公司。

黄仁勋已经朝着这个目标迈出了几大步。这家27年前由他共同创立的图形芯片制造商在过去4年里股价飙升了10倍,原因是其芯片已成为训练神经网络的主要工具,而神经网络在当今人工智能行业的大部分领域处在核心位置。股价上涨推动英伟达在7月份超越英特尔(Intel),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公司,也让黄仁勋个人持股价值达到116亿美元。

靠着一个有力的想法、强大的技术背景,以及在行业内的坚实基础,让他走到了现在的位置。

风险投资家坦奇•考克斯(Tench Coxe)说:“他想的是5到10年的事——他不会谈论要去火星之类的事。”考克斯在英伟达1993年成立时成为其投资人,此后一直担任该公司的董事。

乍一看,这位英伟达老总似乎有着浮夸张扬的风格。比如他喜欢皮夹克和全黑的装束,从十多年前他就这么穿,而当时硅谷多半都在模仿苹果(Apple)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比如他一边肩头上有底子是英伟达logo的纹身。还比如他喜欢拉风的豪车,他有两辆法拉利(Ferrari)和一辆科尼赛克(Koenigsegg),另外他也喜欢奔驰(Mercedes)。

但如果据此就对黄光裕的性格下结论,那就错了。他承认纹身疼得他“哭得像个婴儿”,他纹这个是在英伟达股价首次突破100美元时。一位同事说,他喜欢那些车是因为它们很“酷”,而不是因为他喜欢开着它们风驰电掣。另一位同事说,他平常开一辆白色的特斯拉(Tesla)Model S。

简而言之,黄仁勋具备了勤奋的硅谷技术高管的所有特征。他的一天从凌晨4点开始。据说他喜欢早上先健个身,然后投入一天14个小时的工作。家庭是他的一切:他和妻子洛丽(Lori)是在大一参加同一项实验室任务时认识的。他们育有一子一女。

黄仁勋9岁时从台湾来到美国,与普通人的经历极不一样。他的家人凑钱供他和一个哥哥上了一所“全美国最上得起的寄宿学校”,这是一所位于肯塔基州乡下的浸信会学校,保留了一些教养院的特点。他说,作为在这里上学的一部分安排,他每天为一栋住了150名男生的宿舍打扫卫生间。不过他说这段经历“的每一分钟他都喜欢”,对自己的性格形成有很大影响。

黄仁勋在俄勒冈州立大学(Oregon State)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拿到了电子工程学位,做过芯片设计师。30岁时,他辞职和两个朋友创办了英伟达。他如今仍然极有兴趣审查英伟达与技术相关的决策。曾在英伟达工作7年、后来成为安谋高管的雷内•哈斯(Rene Haas)表示,这意味着他清楚地了解芯片领域的“发展趋势”。

在黄仁勋本人看来,是一种独特的眼力让他走上了顶峰。他说,他所寻觅的是一种难度足够大的技术挑战,需要在研发上投入极大努力,而这将使公司在未来取得进一步的突破。

新兴的视频游戏产业正符合这一要求。他说:“它可能成为全世界历来规模最庞大的计算机科学产业之一。”他说,结果证明,创建虚拟游戏世界所需的数据密集型的视频处理和模拟,需要的正是科学计算所需的同一种计算资源。

英伟达保持着灵活性,它从一家PC显卡制造商——一个极其拥挤的市场——发展成为一个“图形处理器”(GPU)制造商。2007年,英伟达迈出了重要一步,它开发了对GPU编程的软件,可以用在更通用的计算任务中。黄仁勋的这一步拓宽了GPU的用途,但当时并未受到芯片界重视,不过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这一举措得到了回报。

要应对各种起起落落,需要对自己的才智有着高度的自信。两年前,加密货币泡沫破裂对英伟达造成了沉重打击,因为对加密“挖矿”计算机的需求枯竭了。黄仁勋表示,这就是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他最大的支持者之一,在2019年卖掉英伟达股票的原因。

黄仁勋几乎没有眨一下眼睛,坚称他们公司的前景没有任何改变。他得到的回报是业务和股价的迅速反弹。作为安谋的所有者,软银现已同意,作为此次出售安谋交易的一部分,它会购入一笔不小的英伟达股权——实际上是以高得多的价格买回该公司股票。

如果说黄仁勋感到得意,那么他隐藏得很好。他提到软银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两年前决定卖掉英伟达股份的事时笑了起来。他说:“这是可以理解的,我原谅他。他已彻底弥补了自己的错误。”

怀着他做所有科技豪赌背后的那种坚定信念,他又说道:“5年后,我们再回顾这笔交易时,会将它视为本世纪最重要的交易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不走寻常路带领英伟达登上芯片业顶端后,黄仁勋相信,收购安谋可能助英伟达成为人工智能时代占据主导地位的芯片公司。



 | 理查德•沃特斯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作为半导体领域的新王者,黄仁勋(Jensen Huang)最近冒的险似乎很不一般。

上周一,他的公司英伟达(Nvidia)同意以最高4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芯片设计公司安谋(Arm Holdings)。该交易可能激起把英伟达看作竞争对手的安谋客户的激烈抵制。英伟达是一家美国公司。

黄仁勋坚称:“我们不会冒犯任何人。”但芯片行业内的其他企业可能不会这么看。评论人士还表示,黄仁勋此举可能会让他的公司沦为美国和中国科技战中的一枚棋子。两年前,中国的反垄断监管机构没有放行另一家美国芯片公司高通(Qualcomm)的一起440亿美元的收购案。

从黄仁勋执意推进这项收购来看,该交易关系重大。他带领英伟达沿着一条不寻常的道路登上了芯片行业的顶端,现在他相信,收购安谋可能助英伟达成为人工智能时代占据主导地位的芯片公司。

黄仁勋已经朝着这个目标迈出了几大步。这家27年前由他共同创立的图形芯片制造商在过去4年里股价飙升了10倍,原因是其芯片已成为训练神经网络的主要工具,而神经网络在当今人工智能行业的大部分领域处在核心位置。股价上涨推动英伟达在7月份超越英特尔(Intel),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公司,也让黄仁勋个人持股价值达到116亿美元。

靠着一个有力的想法、强大的技术背景,以及在行业内的坚实基础,让他走到了现在的位置。

风险投资家坦奇•考克斯(Tench Coxe)说:“他想的是5到10年的事——他不会谈论要去火星之类的事。”考克斯在英伟达1993年成立时成为其投资人,此后一直担任该公司的董事。

乍一看,这位英伟达老总似乎有着浮夸张扬的风格。比如他喜欢皮夹克和全黑的装束,从十多年前他就这么穿,而当时硅谷多半都在模仿苹果(Apple)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比如他一边肩头上有底子是英伟达logo的纹身。还比如他喜欢拉风的豪车,他有两辆法拉利(Ferrari)和一辆科尼赛克(Koenigsegg),另外他也喜欢奔驰(Mercedes)。

但如果据此就对黄光裕的性格下结论,那就错了。他承认纹身疼得他“哭得像个婴儿”,他纹这个是在英伟达股价首次突破100美元时。一位同事说,他喜欢那些车是因为它们很“酷”,而不是因为他喜欢开着它们风驰电掣。另一位同事说,他平常开一辆白色的特斯拉(Tesla)Model S。

简而言之,黄仁勋具备了勤奋的硅谷技术高管的所有特征。他的一天从凌晨4点开始。据说他喜欢早上先健个身,然后投入一天14个小时的工作。家庭是他的一切:他和妻子洛丽(Lori)是在大一参加同一项实验室任务时认识的。他们育有一子一女。

黄仁勋9岁时从台湾来到美国,与普通人的经历极不一样。他的家人凑钱供他和一个哥哥上了一所“全美国最上得起的寄宿学校”,这是一所位于肯塔基州乡下的浸信会学校,保留了一些教养院的特点。他说,作为在这里上学的一部分安排,他每天为一栋住了150名男生的宿舍打扫卫生间。不过他说这段经历“的每一分钟他都喜欢”,对自己的性格形成有很大影响。

黄仁勋在俄勒冈州立大学(Oregon State)和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拿到了电子工程学位,做过芯片设计师。30岁时,他辞职和两个朋友创办了英伟达。他如今仍然极有兴趣审查英伟达与技术相关的决策。曾在英伟达工作7年、后来成为安谋高管的雷内•哈斯(Rene Haas)表示,这意味着他清楚地了解芯片领域的“发展趋势”。

在黄仁勋本人看来,是一种独特的眼力让他走上了顶峰。他说,他所寻觅的是一种难度足够大的技术挑战,需要在研发上投入极大努力,而这将使公司在未来取得进一步的突破。

新兴的视频游戏产业正符合这一要求。他说:“它可能成为全世界历来规模最庞大的计算机科学产业之一。”他说,结果证明,创建虚拟游戏世界所需的数据密集型的视频处理和模拟,需要的正是科学计算所需的同一种计算资源。

英伟达保持着灵活性,它从一家PC显卡制造商——一个极其拥挤的市场——发展成为一个“图形处理器”(GPU)制造商。2007年,英伟达迈出了重要一步,它开发了对GPU编程的软件,可以用在更通用的计算任务中。黄仁勋的这一步拓宽了GPU的用途,但当时并未受到芯片界重视,不过随着人工智能的兴起,这一举措得到了回报。

要应对各种起起落落,需要对自己的才智有着高度的自信。两年前,加密货币泡沫破裂对英伟达造成了沉重打击,因为对加密“挖矿”计算机的需求枯竭了。黄仁勋表示,这就是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他最大的支持者之一,在2019年卖掉英伟达股票的原因。

黄仁勋几乎没有眨一下眼睛,坚称他们公司的前景没有任何改变。他得到的回报是业务和股价的迅速反弹。作为安谋的所有者,软银现已同意,作为此次出售安谋交易的一部分,它会购入一笔不小的英伟达股权——实际上是以高得多的价格买回该公司股票。

如果说黄仁勋感到得意,那么他隐藏得很好。他提到软银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两年前决定卖掉英伟达股份的事时笑了起来。他说:“这是可以理解的,我原谅他。他已彻底弥补了自己的错误。”

怀着他做所有科技豪赌背后的那种坚定信念,他又说道:“5年后,我们再回顾这笔交易时,会将它视为本世纪最重要的交易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