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改变世界的人,起初都被认为是疯子。



 | Yanhong Luo

OR--商业新媒体

01

2021年1月7日,彭博社发文说:“马斯克净资产升至1850亿美元,超越了亚马逊CEO贝索斯,成为世界新首富。”

所以今天,想聊聊马斯克

02

说到马斯克,大家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疯子。

“硅谷疯子。”

“科技疯子。”

“半魔半神的疯子。”

“乔布斯一样的疯子。”

“地球上最可怕的疯子。”

“天才和疯子的结合体。”

马斯克究竟有多疯?疯得匪夷所思。

他15岁就写下人生愿望:“我的使命是拯救人类。”

03

1995年,互联网刚刚兴起,马斯克就从斯坦福辍了学。

入学才几天,为何就辍学?

马斯克说:“我无法忍受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自己却置身事外。”

辍学之后,马斯克创办了Zip2。Zip2是干嘛的?

“帮助传统企业在互联网上更好地做生意。”

比如你想吃披萨,但不知道去哪买才好,只要登上Zip2一搜索,就不仅能找到离你最近的披萨店,还能找到顾客评价最高的披萨店。

Zip2公司,相当于就是“百度地图+大众点评+原始版阿里巴巴”的综合体。

Zip2这个东东,现在看起来很平常,但那时真的很牛逼,想法非常非常超前。

你知道阿里巴巴是何时诞生的吗?

Zip2诞生4年之后。

04

1999年,电脑制造商康柏,以3亿美元价格收购了Zip2。卖了Zip2的马斯克,盯上了互联网交易难题:是买家先付款还是卖家先发货?

买家担心先付款后,“那对方收款后不发货怎么办?”卖家担心先发货后,“那对方收货后不付款怎么办?”

针对这个难题,马斯克创办了第三方支付平台PayPal。

现在看PayPal似乎没什么了不起,但那时真的牛叉极了,因为支付宝5年后才诞生。
支付宝就是模仿的PayPal。

05

2002年的时候,eBay用15亿美元收购了PayPal。

卖了PayPal的马斯克,又开始琢磨另一个难题:“如果有一天地球毁灭了,那人类将往何处去?

只有去外太空才能生存。”马斯克想到了火星,“我想在火星上建立实验温室,将地球上的种子带到火星种植,为以后人类登陆火星作准备。”

马斯克奔赴俄罗斯,商讨洲际导弹发射实验室方案,俄罗斯要价奇高,马斯克三顾茅庐,依然压不下价格,于是他诞生了一个想法:“我要自己建造火箭。”

这个想法实在太疯狂了,在此之前,还没有哪家私企敢这么做,因为这种研究太烧钱了,而失败风险大得可怕。

但是马斯克才不管,他重金招揽了一批科学家,创建了太空探索公司SpaceX。

经过多次失败后,2010年12月8日,SpaceX研发的猎鹰9号火箭,成功将“龙飞船”发射到预定轨道。

猎鹰9号创下了四个纪录:

世界上首枚由私人企业制作发射的火箭;
世界上运力最强大的运载火箭;
世界上发射成本最低的运载火箭;
全球首个可回收利用的运载火箭。

马斯克启动了他的火星移民计划,“2050年我要把100万人带到火星。”

06

在研发猎鹰火箭的同时,马斯克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如果汽车一直消耗石油,石油迟早有一天会耗尽,那到时我们该怎么办呢?
只有制造纯电动汽车。”于是2004年,他创办了特斯拉。

现在我们觉得电动汽车不稀奇,但当时它还只是一个概念,所以没有哪个企业敢去做,但马斯克除外,他想做就立马去做了。

特斯拉最后怎么样,就不用我说了吧,它现在市值1800多亿美元,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车企。

07

2016年12月17日,洛杉矶出现严重交通拥堵,堵在路上的马斯克,连发了几条推特:“堵车快把我逼疯了,我要成立一家挖掘公司,专门解决城市堵车问题。”

大家以为他只是抱怨,没想到两个月后,他真的创办了Boring隧道挖掘公司,“我想建立地下高速隧道系统,这种隧道的直径仅有12英尺,能容一辆小汽车通过,汽车只要停在电动滑板上,就可以高速前进,时速可达240公里/小时。”

2018年11月18日,第一条示范隧道在洛杉矶惊艳亮相。

08

在推进地下高速隧道系统时,马斯克还诞生了另外一个想法:“因为Boring创新了挖掘方式,可以使隧道挖掘变得很便宜,成本只有建传统隧道的10%,所以完全可以实施超级高铁项目。”

所谓超级高铁,就是采用磁悬浮原理,让高铁在一条真空管道中运行,由于没有空气阻力,最高速度可达1200公里/小时,速度比飞机还快。

说干就干,马斯克立马成立了Hyperloop,2020年11月8日,马斯克的超级高铁,成功进行了第一次测试。

09

Boring已经够疯狂了,Hyperloop已经很疯狂了,但这两个项目都不算什么,马斯克还有更疯狂的想法——建立“星舰客运”。

所谓星舰客运,就是“浮动太空港+SpaceX客运”。所谓浮动太空港,就是在海上建立发射SpaceX的平台。

所谓SpaceX客运,就是用SpaceX火箭运载乘客。

“从一个地方的太空港发射星舰,环绕地球轨道飞行,然后重新进入大气层,在另一个地方的太空港降落。”

“星舰客运建成后,最大时速为27000公里/时,能够在一小时之内,到达地球上的任何地方,从伦敦到纽约只要29分钟从纽约到上海只要39分钟。”

不要以为星舰客运遥不可及,马斯克正在筹备建立太空港:“星舰系统首次环球客运试飞,计划在2到3年内进行。”

这样的客运应该超级贵吧,但马斯克说“不”:“星舰客运成熟后,”每个座位的票价,将会与现在飞机票价差不多。”

10

尽管现在宽带已经很普及了,但仍有很多地方没有网络信号,仍有三十亿人口用不上网络,因为71%的海洋、广袤的沙漠,偏远的山区、大量的原始森林,都不可能铺设基站。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马斯克又诞生了一个疯狂想法:“实施星链计划,在近地轨道布置1.2万颗卫星,组成覆盖全球的空天互联网,这样就不用大规模建造地面基站,即可实现随时随地无线上网。”

截至目前,星链计划已发射了近1000颗卫星,“四年内将完成全部发射。”

11

2016年夏天,马斯克又创办了Neuralink。Neuralin是研究什么的?

脑机互联。“将芯片植入大脑,把人脑与计算机系统融合在一起。”

马斯克为何要搞脑机互联?

源于对人工智能的恐惧,“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会出现超人工智能的,超人工智能会比人类聪明千倍万倍,如果有一天他们失控,对人类来说就是致命的。

人类这样才能避免落后?

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们变为人工智能,实现人与AI的共生。”

这就是马斯克搞脑机互联的原因所在,“脑机互联不仅能让人类变强大,还能治愈人类多种脑部疾病。”

Neuralink设备现在已植入猪脑,完成了神经信号传送的测试,“Neuralink最终潜力几乎是无限的,不仅可以上传记忆存储,还可以下载到新的躯体或机器人上。”

12

创办这些公司,马斯克并非一帆风顺。

恰恰相反,他数度面临破产,“我距离破产只有一个月时间。”

“我一边嚼着玻璃,一边凝视死亡的深渊。”

他变卖了跑车,变卖了所有房产,变卖了所有资产,才终于度过难关。

2014年,雷军拜访马斯克,问了一个问题:“10年前你为什么做特斯拉?

那时电动汽车还只是一个概念,你是怎样看待这个机会的?”

马斯克回答说:“我从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因为失败率要比成功率高得多,我只是觉得这是人类应该做的事情,我不想苦苦等待别人来实现。”

13

雷军从硅谷回来之后感慨:“我们干的事好像别人都能干,但马斯克干的事,我们想都不敢想。”

为什么想都不敢想?因为想的都是怎么赚钱,怎么能更快地赚钱,怎么能赚更多的钱,但马斯克不是,他想的是:“这事值不值得做,该不该做?”

特别喜欢他说的三句话。

第一句:“优秀企业应该有超越利润之上的追求。”

第二句:“当某事足够重要,你就去做它,即使胜算不大。”

第三句:“我想改变世界,希望能够尽我的努力,创立一个新世界,使人们享受生活,为此,我不介意冒险。

我希望我做的事,能对人的生活起着深远的影响。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历史性的。”

14

在马斯克嗖嗖发射火箭的时候,我们的企业家,正痴迷于搞996、007血汗工厂,正痴迷于搞互联网金融割韭菜,正痴迷于抢菜市场小贩的饭碗,正痴迷于跟风卖房子大赚快钱,正痴迷于补贴卡位收购搞垄断。

经济学家郑永年,总结了中国企业家群体几个特征:

●以钱的数量来衡量自己的成功和企业的成功,赚钱变成自己和企业的唯一目标。
●大多数企业集中在几个最赚钱、能赚快钱的行业。
●跟风严重,哪个地方可以赚快钱就蜂拥而至,造成恶性竞争和向下竞争。
●没有持之以恒的探索和追求,干着干着就跟风转入赚快钱行业。

俞敏洪有句话说得好:“中国不缺商人,但缺少企业家。

中国大部分所谓的企业家,其实都是投机商,干的是能捞一把就捞一把的事。”

马斯克成为世界首富后,我最喜欢的一条评论是:“这个世界最终不属于重利的商人,而属于重视创新的企业家。”

中国的企业家们热衷于搞护城河,忙着大挣快钱搞护城河,忙着四处卡位搞护城河,忙着打压垄断搞护城河,认为这样就可以让基业长青,但我更欣赏马斯克的态度:

“企业只要创新,不需要护城河,因为创新本身就是护城河,企业最大的护城河就是一路狂奔。”

马斯克的经历证明了一点:不以赚钱为第一目的,绝不代表最终结果无法赚钱。

恰恰相反。

那些致力于造福人类,致力于科技改变世界,致力于让社会变得更美好的企业,赚钱虽然只是他们的副产品,但他们最终会赚到最多的钱。

15

《人民日报》最近有一个社评,把企业家问题说得一针见血:“掌握着海量数据,掌握着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

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中国的企业做大做强之后,真的应该学学人家马斯克,向更高的方向发展,抢夺科技高地,而不是刀尖向内,把中国搞得内卷化。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写马斯克的原因所在。

马斯克很喜欢一句话,现在我把这句话转送企业家:

“向月亮进发吧,即便没有到达,你亦将置身于群星之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马斯克这个疯子!

发布日期:2021-01-25 13:36
摘要:改变世界的人,起初都被认为是疯子。



 | Yanhong Luo

OR--商业新媒体

01

2021年1月7日,彭博社发文说:“马斯克净资产升至1850亿美元,超越了亚马逊CEO贝索斯,成为世界新首富。”

所以今天,想聊聊马斯克

02

说到马斯克,大家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疯子。

“硅谷疯子。”

“科技疯子。”

“半魔半神的疯子。”

“乔布斯一样的疯子。”

“地球上最可怕的疯子。”

“天才和疯子的结合体。”

马斯克究竟有多疯?疯得匪夷所思。

他15岁就写下人生愿望:“我的使命是拯救人类。”

03

1995年,互联网刚刚兴起,马斯克就从斯坦福辍了学。

入学才几天,为何就辍学?

马斯克说:“我无法忍受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自己却置身事外。”

辍学之后,马斯克创办了Zip2。Zip2是干嘛的?

“帮助传统企业在互联网上更好地做生意。”

比如你想吃披萨,但不知道去哪买才好,只要登上Zip2一搜索,就不仅能找到离你最近的披萨店,还能找到顾客评价最高的披萨店。

Zip2公司,相当于就是“百度地图+大众点评+原始版阿里巴巴”的综合体。

Zip2这个东东,现在看起来很平常,但那时真的很牛逼,想法非常非常超前。

你知道阿里巴巴是何时诞生的吗?

Zip2诞生4年之后。

04

1999年,电脑制造商康柏,以3亿美元价格收购了Zip2。卖了Zip2的马斯克,盯上了互联网交易难题:是买家先付款还是卖家先发货?

买家担心先付款后,“那对方收款后不发货怎么办?”卖家担心先发货后,“那对方收货后不付款怎么办?”

针对这个难题,马斯克创办了第三方支付平台PayPal。

现在看PayPal似乎没什么了不起,但那时真的牛叉极了,因为支付宝5年后才诞生。
支付宝就是模仿的PayPal。

05

2002年的时候,eBay用15亿美元收购了PayPal。

卖了PayPal的马斯克,又开始琢磨另一个难题:“如果有一天地球毁灭了,那人类将往何处去?

只有去外太空才能生存。”马斯克想到了火星,“我想在火星上建立实验温室,将地球上的种子带到火星种植,为以后人类登陆火星作准备。”

马斯克奔赴俄罗斯,商讨洲际导弹发射实验室方案,俄罗斯要价奇高,马斯克三顾茅庐,依然压不下价格,于是他诞生了一个想法:“我要自己建造火箭。”

这个想法实在太疯狂了,在此之前,还没有哪家私企敢这么做,因为这种研究太烧钱了,而失败风险大得可怕。

但是马斯克才不管,他重金招揽了一批科学家,创建了太空探索公司SpaceX。

经过多次失败后,2010年12月8日,SpaceX研发的猎鹰9号火箭,成功将“龙飞船”发射到预定轨道。

猎鹰9号创下了四个纪录:

世界上首枚由私人企业制作发射的火箭;
世界上运力最强大的运载火箭;
世界上发射成本最低的运载火箭;
全球首个可回收利用的运载火箭。

马斯克启动了他的火星移民计划,“2050年我要把100万人带到火星。”

06

在研发猎鹰火箭的同时,马斯克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如果汽车一直消耗石油,石油迟早有一天会耗尽,那到时我们该怎么办呢?
只有制造纯电动汽车。”于是2004年,他创办了特斯拉。

现在我们觉得电动汽车不稀奇,但当时它还只是一个概念,所以没有哪个企业敢去做,但马斯克除外,他想做就立马去做了。

特斯拉最后怎么样,就不用我说了吧,它现在市值1800多亿美元,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车企。

07

2016年12月17日,洛杉矶出现严重交通拥堵,堵在路上的马斯克,连发了几条推特:“堵车快把我逼疯了,我要成立一家挖掘公司,专门解决城市堵车问题。”

大家以为他只是抱怨,没想到两个月后,他真的创办了Boring隧道挖掘公司,“我想建立地下高速隧道系统,这种隧道的直径仅有12英尺,能容一辆小汽车通过,汽车只要停在电动滑板上,就可以高速前进,时速可达240公里/小时。”

2018年11月18日,第一条示范隧道在洛杉矶惊艳亮相。

08

在推进地下高速隧道系统时,马斯克还诞生了另外一个想法:“因为Boring创新了挖掘方式,可以使隧道挖掘变得很便宜,成本只有建传统隧道的10%,所以完全可以实施超级高铁项目。”

所谓超级高铁,就是采用磁悬浮原理,让高铁在一条真空管道中运行,由于没有空气阻力,最高速度可达1200公里/小时,速度比飞机还快。

说干就干,马斯克立马成立了Hyperloop,2020年11月8日,马斯克的超级高铁,成功进行了第一次测试。

09

Boring已经够疯狂了,Hyperloop已经很疯狂了,但这两个项目都不算什么,马斯克还有更疯狂的想法——建立“星舰客运”。

所谓星舰客运,就是“浮动太空港+SpaceX客运”。所谓浮动太空港,就是在海上建立发射SpaceX的平台。

所谓SpaceX客运,就是用SpaceX火箭运载乘客。

“从一个地方的太空港发射星舰,环绕地球轨道飞行,然后重新进入大气层,在另一个地方的太空港降落。”

“星舰客运建成后,最大时速为27000公里/时,能够在一小时之内,到达地球上的任何地方,从伦敦到纽约只要29分钟从纽约到上海只要39分钟。”

不要以为星舰客运遥不可及,马斯克正在筹备建立太空港:“星舰系统首次环球客运试飞,计划在2到3年内进行。”

这样的客运应该超级贵吧,但马斯克说“不”:“星舰客运成熟后,”每个座位的票价,将会与现在飞机票价差不多。”

10

尽管现在宽带已经很普及了,但仍有很多地方没有网络信号,仍有三十亿人口用不上网络,因为71%的海洋、广袤的沙漠,偏远的山区、大量的原始森林,都不可能铺设基站。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马斯克又诞生了一个疯狂想法:“实施星链计划,在近地轨道布置1.2万颗卫星,组成覆盖全球的空天互联网,这样就不用大规模建造地面基站,即可实现随时随地无线上网。”

截至目前,星链计划已发射了近1000颗卫星,“四年内将完成全部发射。”

11

2016年夏天,马斯克又创办了Neuralink。Neuralin是研究什么的?

脑机互联。“将芯片植入大脑,把人脑与计算机系统融合在一起。”

马斯克为何要搞脑机互联?

源于对人工智能的恐惧,“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会出现超人工智能的,超人工智能会比人类聪明千倍万倍,如果有一天他们失控,对人类来说就是致命的。

人类这样才能避免落后?

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们变为人工智能,实现人与AI的共生。”

这就是马斯克搞脑机互联的原因所在,“脑机互联不仅能让人类变强大,还能治愈人类多种脑部疾病。”

Neuralink设备现在已植入猪脑,完成了神经信号传送的测试,“Neuralink最终潜力几乎是无限的,不仅可以上传记忆存储,还可以下载到新的躯体或机器人上。”

12

创办这些公司,马斯克并非一帆风顺。

恰恰相反,他数度面临破产,“我距离破产只有一个月时间。”

“我一边嚼着玻璃,一边凝视死亡的深渊。”

他变卖了跑车,变卖了所有房产,变卖了所有资产,才终于度过难关。

2014年,雷军拜访马斯克,问了一个问题:“10年前你为什么做特斯拉?

那时电动汽车还只是一个概念,你是怎样看待这个机会的?”

马斯克回答说:“我从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因为失败率要比成功率高得多,我只是觉得这是人类应该做的事情,我不想苦苦等待别人来实现。”

13

雷军从硅谷回来之后感慨:“我们干的事好像别人都能干,但马斯克干的事,我们想都不敢想。”

为什么想都不敢想?因为想的都是怎么赚钱,怎么能更快地赚钱,怎么能赚更多的钱,但马斯克不是,他想的是:“这事值不值得做,该不该做?”

特别喜欢他说的三句话。

第一句:“优秀企业应该有超越利润之上的追求。”

第二句:“当某事足够重要,你就去做它,即使胜算不大。”

第三句:“我想改变世界,希望能够尽我的努力,创立一个新世界,使人们享受生活,为此,我不介意冒险。

我希望我做的事,能对人的生活起着深远的影响。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历史性的。”

14

在马斯克嗖嗖发射火箭的时候,我们的企业家,正痴迷于搞996、007血汗工厂,正痴迷于搞互联网金融割韭菜,正痴迷于抢菜市场小贩的饭碗,正痴迷于跟风卖房子大赚快钱,正痴迷于补贴卡位收购搞垄断。

经济学家郑永年,总结了中国企业家群体几个特征:

●以钱的数量来衡量自己的成功和企业的成功,赚钱变成自己和企业的唯一目标。
●大多数企业集中在几个最赚钱、能赚快钱的行业。
●跟风严重,哪个地方可以赚快钱就蜂拥而至,造成恶性竞争和向下竞争。
●没有持之以恒的探索和追求,干着干着就跟风转入赚快钱行业。

俞敏洪有句话说得好:“中国不缺商人,但缺少企业家。

中国大部分所谓的企业家,其实都是投机商,干的是能捞一把就捞一把的事。”

马斯克成为世界首富后,我最喜欢的一条评论是:“这个世界最终不属于重利的商人,而属于重视创新的企业家。”

中国的企业家们热衷于搞护城河,忙着大挣快钱搞护城河,忙着四处卡位搞护城河,忙着打压垄断搞护城河,认为这样就可以让基业长青,但我更欣赏马斯克的态度:

“企业只要创新,不需要护城河,因为创新本身就是护城河,企业最大的护城河就是一路狂奔。”

马斯克的经历证明了一点:不以赚钱为第一目的,绝不代表最终结果无法赚钱。

恰恰相反。

那些致力于造福人类,致力于科技改变世界,致力于让社会变得更美好的企业,赚钱虽然只是他们的副产品,但他们最终会赚到最多的钱。

15

《人民日报》最近有一个社评,把企业家问题说得一针见血:“掌握着海量数据,掌握着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

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中国的企业做大做强之后,真的应该学学人家马斯克,向更高的方向发展,抢夺科技高地,而不是刀尖向内,把中国搞得内卷化。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写马斯克的原因所在。

马斯克很喜欢一句话,现在我把这句话转送企业家:

“向月亮进发吧,即便没有到达,你亦将置身于群星之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改变世界的人,起初都被认为是疯子。



 | Yanhong Luo

OR--商业新媒体

01

2021年1月7日,彭博社发文说:“马斯克净资产升至1850亿美元,超越了亚马逊CEO贝索斯,成为世界新首富。”

所以今天,想聊聊马斯克

02

说到马斯克,大家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疯子。

“硅谷疯子。”

“科技疯子。”

“半魔半神的疯子。”

“乔布斯一样的疯子。”

“地球上最可怕的疯子。”

“天才和疯子的结合体。”

马斯克究竟有多疯?疯得匪夷所思。

他15岁就写下人生愿望:“我的使命是拯救人类。”

03

1995年,互联网刚刚兴起,马斯克就从斯坦福辍了学。

入学才几天,为何就辍学?

马斯克说:“我无法忍受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自己却置身事外。”

辍学之后,马斯克创办了Zip2。Zip2是干嘛的?

“帮助传统企业在互联网上更好地做生意。”

比如你想吃披萨,但不知道去哪买才好,只要登上Zip2一搜索,就不仅能找到离你最近的披萨店,还能找到顾客评价最高的披萨店。

Zip2公司,相当于就是“百度地图+大众点评+原始版阿里巴巴”的综合体。

Zip2这个东东,现在看起来很平常,但那时真的很牛逼,想法非常非常超前。

你知道阿里巴巴是何时诞生的吗?

Zip2诞生4年之后。

04

1999年,电脑制造商康柏,以3亿美元价格收购了Zip2。卖了Zip2的马斯克,盯上了互联网交易难题:是买家先付款还是卖家先发货?

买家担心先付款后,“那对方收款后不发货怎么办?”卖家担心先发货后,“那对方收货后不付款怎么办?”

针对这个难题,马斯克创办了第三方支付平台PayPal。

现在看PayPal似乎没什么了不起,但那时真的牛叉极了,因为支付宝5年后才诞生。
支付宝就是模仿的PayPal。

05

2002年的时候,eBay用15亿美元收购了PayPal。

卖了PayPal的马斯克,又开始琢磨另一个难题:“如果有一天地球毁灭了,那人类将往何处去?

只有去外太空才能生存。”马斯克想到了火星,“我想在火星上建立实验温室,将地球上的种子带到火星种植,为以后人类登陆火星作准备。”

马斯克奔赴俄罗斯,商讨洲际导弹发射实验室方案,俄罗斯要价奇高,马斯克三顾茅庐,依然压不下价格,于是他诞生了一个想法:“我要自己建造火箭。”

这个想法实在太疯狂了,在此之前,还没有哪家私企敢这么做,因为这种研究太烧钱了,而失败风险大得可怕。

但是马斯克才不管,他重金招揽了一批科学家,创建了太空探索公司SpaceX。

经过多次失败后,2010年12月8日,SpaceX研发的猎鹰9号火箭,成功将“龙飞船”发射到预定轨道。

猎鹰9号创下了四个纪录:

世界上首枚由私人企业制作发射的火箭;
世界上运力最强大的运载火箭;
世界上发射成本最低的运载火箭;
全球首个可回收利用的运载火箭。

马斯克启动了他的火星移民计划,“2050年我要把100万人带到火星。”

06

在研发猎鹰火箭的同时,马斯克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如果汽车一直消耗石油,石油迟早有一天会耗尽,那到时我们该怎么办呢?
只有制造纯电动汽车。”于是2004年,他创办了特斯拉。

现在我们觉得电动汽车不稀奇,但当时它还只是一个概念,所以没有哪个企业敢去做,但马斯克除外,他想做就立马去做了。

特斯拉最后怎么样,就不用我说了吧,它现在市值1800多亿美元,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车企。

07

2016年12月17日,洛杉矶出现严重交通拥堵,堵在路上的马斯克,连发了几条推特:“堵车快把我逼疯了,我要成立一家挖掘公司,专门解决城市堵车问题。”

大家以为他只是抱怨,没想到两个月后,他真的创办了Boring隧道挖掘公司,“我想建立地下高速隧道系统,这种隧道的直径仅有12英尺,能容一辆小汽车通过,汽车只要停在电动滑板上,就可以高速前进,时速可达240公里/小时。”

2018年11月18日,第一条示范隧道在洛杉矶惊艳亮相。

08

在推进地下高速隧道系统时,马斯克还诞生了另外一个想法:“因为Boring创新了挖掘方式,可以使隧道挖掘变得很便宜,成本只有建传统隧道的10%,所以完全可以实施超级高铁项目。”

所谓超级高铁,就是采用磁悬浮原理,让高铁在一条真空管道中运行,由于没有空气阻力,最高速度可达1200公里/小时,速度比飞机还快。

说干就干,马斯克立马成立了Hyperloop,2020年11月8日,马斯克的超级高铁,成功进行了第一次测试。

09

Boring已经够疯狂了,Hyperloop已经很疯狂了,但这两个项目都不算什么,马斯克还有更疯狂的想法——建立“星舰客运”。

所谓星舰客运,就是“浮动太空港+SpaceX客运”。所谓浮动太空港,就是在海上建立发射SpaceX的平台。

所谓SpaceX客运,就是用SpaceX火箭运载乘客。

“从一个地方的太空港发射星舰,环绕地球轨道飞行,然后重新进入大气层,在另一个地方的太空港降落。”

“星舰客运建成后,最大时速为27000公里/时,能够在一小时之内,到达地球上的任何地方,从伦敦到纽约只要29分钟从纽约到上海只要39分钟。”

不要以为星舰客运遥不可及,马斯克正在筹备建立太空港:“星舰系统首次环球客运试飞,计划在2到3年内进行。”

这样的客运应该超级贵吧,但马斯克说“不”:“星舰客运成熟后,”每个座位的票价,将会与现在飞机票价差不多。”

10

尽管现在宽带已经很普及了,但仍有很多地方没有网络信号,仍有三十亿人口用不上网络,因为71%的海洋、广袤的沙漠,偏远的山区、大量的原始森林,都不可能铺设基站。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马斯克又诞生了一个疯狂想法:“实施星链计划,在近地轨道布置1.2万颗卫星,组成覆盖全球的空天互联网,这样就不用大规模建造地面基站,即可实现随时随地无线上网。”

截至目前,星链计划已发射了近1000颗卫星,“四年内将完成全部发射。”

11

2016年夏天,马斯克又创办了Neuralink。Neuralin是研究什么的?

脑机互联。“将芯片植入大脑,把人脑与计算机系统融合在一起。”

马斯克为何要搞脑机互联?

源于对人工智能的恐惧,“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会出现超人工智能的,超人工智能会比人类聪明千倍万倍,如果有一天他们失控,对人类来说就是致命的。

人类这样才能避免落后?

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们变为人工智能,实现人与AI的共生。”

这就是马斯克搞脑机互联的原因所在,“脑机互联不仅能让人类变强大,还能治愈人类多种脑部疾病。”

Neuralink设备现在已植入猪脑,完成了神经信号传送的测试,“Neuralink最终潜力几乎是无限的,不仅可以上传记忆存储,还可以下载到新的躯体或机器人上。”

12

创办这些公司,马斯克并非一帆风顺。

恰恰相反,他数度面临破产,“我距离破产只有一个月时间。”

“我一边嚼着玻璃,一边凝视死亡的深渊。”

他变卖了跑车,变卖了所有房产,变卖了所有资产,才终于度过难关。

2014年,雷军拜访马斯克,问了一个问题:“10年前你为什么做特斯拉?

那时电动汽车还只是一个概念,你是怎样看待这个机会的?”

马斯克回答说:“我从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因为失败率要比成功率高得多,我只是觉得这是人类应该做的事情,我不想苦苦等待别人来实现。”

13

雷军从硅谷回来之后感慨:“我们干的事好像别人都能干,但马斯克干的事,我们想都不敢想。”

为什么想都不敢想?因为想的都是怎么赚钱,怎么能更快地赚钱,怎么能赚更多的钱,但马斯克不是,他想的是:“这事值不值得做,该不该做?”

特别喜欢他说的三句话。

第一句:“优秀企业应该有超越利润之上的追求。”

第二句:“当某事足够重要,你就去做它,即使胜算不大。”

第三句:“我想改变世界,希望能够尽我的努力,创立一个新世界,使人们享受生活,为此,我不介意冒险。

我希望我做的事,能对人的生活起着深远的影响。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历史性的。”

14

在马斯克嗖嗖发射火箭的时候,我们的企业家,正痴迷于搞996、007血汗工厂,正痴迷于搞互联网金融割韭菜,正痴迷于抢菜市场小贩的饭碗,正痴迷于跟风卖房子大赚快钱,正痴迷于补贴卡位收购搞垄断。

经济学家郑永年,总结了中国企业家群体几个特征:

●以钱的数量来衡量自己的成功和企业的成功,赚钱变成自己和企业的唯一目标。
●大多数企业集中在几个最赚钱、能赚快钱的行业。
●跟风严重,哪个地方可以赚快钱就蜂拥而至,造成恶性竞争和向下竞争。
●没有持之以恒的探索和追求,干着干着就跟风转入赚快钱行业。

俞敏洪有句话说得好:“中国不缺商人,但缺少企业家。

中国大部分所谓的企业家,其实都是投机商,干的是能捞一把就捞一把的事。”

马斯克成为世界首富后,我最喜欢的一条评论是:“这个世界最终不属于重利的商人,而属于重视创新的企业家。”

中国的企业家们热衷于搞护城河,忙着大挣快钱搞护城河,忙着四处卡位搞护城河,忙着打压垄断搞护城河,认为这样就可以让基业长青,但我更欣赏马斯克的态度:

“企业只要创新,不需要护城河,因为创新本身就是护城河,企业最大的护城河就是一路狂奔。”

马斯克的经历证明了一点:不以赚钱为第一目的,绝不代表最终结果无法赚钱。

恰恰相反。

那些致力于造福人类,致力于科技改变世界,致力于让社会变得更美好的企业,赚钱虽然只是他们的副产品,但他们最终会赚到最多的钱。

15

《人民日报》最近有一个社评,把企业家问题说得一针见血:“掌握着海量数据,掌握着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

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中国的企业做大做强之后,真的应该学学人家马斯克,向更高的方向发展,抢夺科技高地,而不是刀尖向内,把中国搞得内卷化。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写马斯克的原因所在。

马斯克很喜欢一句话,现在我把这句话转送企业家:

“向月亮进发吧,即便没有到达,你亦将置身于群星之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马斯克这个疯子!

发布日期:2021-01-25 13:36
摘要:改变世界的人,起初都被认为是疯子。



 | Yanhong Luo

OR--商业新媒体

01

2021年1月7日,彭博社发文说:“马斯克净资产升至1850亿美元,超越了亚马逊CEO贝索斯,成为世界新首富。”

所以今天,想聊聊马斯克

02

说到马斯克,大家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疯子。

“硅谷疯子。”

“科技疯子。”

“半魔半神的疯子。”

“乔布斯一样的疯子。”

“地球上最可怕的疯子。”

“天才和疯子的结合体。”

马斯克究竟有多疯?疯得匪夷所思。

他15岁就写下人生愿望:“我的使命是拯救人类。”

03

1995年,互联网刚刚兴起,马斯克就从斯坦福辍了学。

入学才几天,为何就辍学?

马斯克说:“我无法忍受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自己却置身事外。”

辍学之后,马斯克创办了Zip2。Zip2是干嘛的?

“帮助传统企业在互联网上更好地做生意。”

比如你想吃披萨,但不知道去哪买才好,只要登上Zip2一搜索,就不仅能找到离你最近的披萨店,还能找到顾客评价最高的披萨店。

Zip2公司,相当于就是“百度地图+大众点评+原始版阿里巴巴”的综合体。

Zip2这个东东,现在看起来很平常,但那时真的很牛逼,想法非常非常超前。

你知道阿里巴巴是何时诞生的吗?

Zip2诞生4年之后。

04

1999年,电脑制造商康柏,以3亿美元价格收购了Zip2。卖了Zip2的马斯克,盯上了互联网交易难题:是买家先付款还是卖家先发货?

买家担心先付款后,“那对方收款后不发货怎么办?”卖家担心先发货后,“那对方收货后不付款怎么办?”

针对这个难题,马斯克创办了第三方支付平台PayPal。

现在看PayPal似乎没什么了不起,但那时真的牛叉极了,因为支付宝5年后才诞生。
支付宝就是模仿的PayPal。

05

2002年的时候,eBay用15亿美元收购了PayPal。

卖了PayPal的马斯克,又开始琢磨另一个难题:“如果有一天地球毁灭了,那人类将往何处去?

只有去外太空才能生存。”马斯克想到了火星,“我想在火星上建立实验温室,将地球上的种子带到火星种植,为以后人类登陆火星作准备。”

马斯克奔赴俄罗斯,商讨洲际导弹发射实验室方案,俄罗斯要价奇高,马斯克三顾茅庐,依然压不下价格,于是他诞生了一个想法:“我要自己建造火箭。”

这个想法实在太疯狂了,在此之前,还没有哪家私企敢这么做,因为这种研究太烧钱了,而失败风险大得可怕。

但是马斯克才不管,他重金招揽了一批科学家,创建了太空探索公司SpaceX。

经过多次失败后,2010年12月8日,SpaceX研发的猎鹰9号火箭,成功将“龙飞船”发射到预定轨道。

猎鹰9号创下了四个纪录:

世界上首枚由私人企业制作发射的火箭;
世界上运力最强大的运载火箭;
世界上发射成本最低的运载火箭;
全球首个可回收利用的运载火箭。

马斯克启动了他的火星移民计划,“2050年我要把100万人带到火星。”

06

在研发猎鹰火箭的同时,马斯克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如果汽车一直消耗石油,石油迟早有一天会耗尽,那到时我们该怎么办呢?
只有制造纯电动汽车。”于是2004年,他创办了特斯拉。

现在我们觉得电动汽车不稀奇,但当时它还只是一个概念,所以没有哪个企业敢去做,但马斯克除外,他想做就立马去做了。

特斯拉最后怎么样,就不用我说了吧,它现在市值1800多亿美元,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车企。

07

2016年12月17日,洛杉矶出现严重交通拥堵,堵在路上的马斯克,连发了几条推特:“堵车快把我逼疯了,我要成立一家挖掘公司,专门解决城市堵车问题。”

大家以为他只是抱怨,没想到两个月后,他真的创办了Boring隧道挖掘公司,“我想建立地下高速隧道系统,这种隧道的直径仅有12英尺,能容一辆小汽车通过,汽车只要停在电动滑板上,就可以高速前进,时速可达240公里/小时。”

2018年11月18日,第一条示范隧道在洛杉矶惊艳亮相。

08

在推进地下高速隧道系统时,马斯克还诞生了另外一个想法:“因为Boring创新了挖掘方式,可以使隧道挖掘变得很便宜,成本只有建传统隧道的10%,所以完全可以实施超级高铁项目。”

所谓超级高铁,就是采用磁悬浮原理,让高铁在一条真空管道中运行,由于没有空气阻力,最高速度可达1200公里/小时,速度比飞机还快。

说干就干,马斯克立马成立了Hyperloop,2020年11月8日,马斯克的超级高铁,成功进行了第一次测试。

09

Boring已经够疯狂了,Hyperloop已经很疯狂了,但这两个项目都不算什么,马斯克还有更疯狂的想法——建立“星舰客运”。

所谓星舰客运,就是“浮动太空港+SpaceX客运”。所谓浮动太空港,就是在海上建立发射SpaceX的平台。

所谓SpaceX客运,就是用SpaceX火箭运载乘客。

“从一个地方的太空港发射星舰,环绕地球轨道飞行,然后重新进入大气层,在另一个地方的太空港降落。”

“星舰客运建成后,最大时速为27000公里/时,能够在一小时之内,到达地球上的任何地方,从伦敦到纽约只要29分钟从纽约到上海只要39分钟。”

不要以为星舰客运遥不可及,马斯克正在筹备建立太空港:“星舰系统首次环球客运试飞,计划在2到3年内进行。”

这样的客运应该超级贵吧,但马斯克说“不”:“星舰客运成熟后,”每个座位的票价,将会与现在飞机票价差不多。”

10

尽管现在宽带已经很普及了,但仍有很多地方没有网络信号,仍有三十亿人口用不上网络,因为71%的海洋、广袤的沙漠,偏远的山区、大量的原始森林,都不可能铺设基站。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马斯克又诞生了一个疯狂想法:“实施星链计划,在近地轨道布置1.2万颗卫星,组成覆盖全球的空天互联网,这样就不用大规模建造地面基站,即可实现随时随地无线上网。”

截至目前,星链计划已发射了近1000颗卫星,“四年内将完成全部发射。”

11

2016年夏天,马斯克又创办了Neuralink。Neuralin是研究什么的?

脑机互联。“将芯片植入大脑,把人脑与计算机系统融合在一起。”

马斯克为何要搞脑机互联?

源于对人工智能的恐惧,“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会出现超人工智能的,超人工智能会比人类聪明千倍万倍,如果有一天他们失控,对人类来说就是致命的。

人类这样才能避免落后?

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们变为人工智能,实现人与AI的共生。”

这就是马斯克搞脑机互联的原因所在,“脑机互联不仅能让人类变强大,还能治愈人类多种脑部疾病。”

Neuralink设备现在已植入猪脑,完成了神经信号传送的测试,“Neuralink最终潜力几乎是无限的,不仅可以上传记忆存储,还可以下载到新的躯体或机器人上。”

12

创办这些公司,马斯克并非一帆风顺。

恰恰相反,他数度面临破产,“我距离破产只有一个月时间。”

“我一边嚼着玻璃,一边凝视死亡的深渊。”

他变卖了跑车,变卖了所有房产,变卖了所有资产,才终于度过难关。

2014年,雷军拜访马斯克,问了一个问题:“10年前你为什么做特斯拉?

那时电动汽车还只是一个概念,你是怎样看待这个机会的?”

马斯克回答说:“我从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因为失败率要比成功率高得多,我只是觉得这是人类应该做的事情,我不想苦苦等待别人来实现。”

13

雷军从硅谷回来之后感慨:“我们干的事好像别人都能干,但马斯克干的事,我们想都不敢想。”

为什么想都不敢想?因为想的都是怎么赚钱,怎么能更快地赚钱,怎么能赚更多的钱,但马斯克不是,他想的是:“这事值不值得做,该不该做?”

特别喜欢他说的三句话。

第一句:“优秀企业应该有超越利润之上的追求。”

第二句:“当某事足够重要,你就去做它,即使胜算不大。”

第三句:“我想改变世界,希望能够尽我的努力,创立一个新世界,使人们享受生活,为此,我不介意冒险。

我希望我做的事,能对人的生活起着深远的影响。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历史性的。”

14

在马斯克嗖嗖发射火箭的时候,我们的企业家,正痴迷于搞996、007血汗工厂,正痴迷于搞互联网金融割韭菜,正痴迷于抢菜市场小贩的饭碗,正痴迷于跟风卖房子大赚快钱,正痴迷于补贴卡位收购搞垄断。

经济学家郑永年,总结了中国企业家群体几个特征:

●以钱的数量来衡量自己的成功和企业的成功,赚钱变成自己和企业的唯一目标。
●大多数企业集中在几个最赚钱、能赚快钱的行业。
●跟风严重,哪个地方可以赚快钱就蜂拥而至,造成恶性竞争和向下竞争。
●没有持之以恒的探索和追求,干着干着就跟风转入赚快钱行业。

俞敏洪有句话说得好:“中国不缺商人,但缺少企业家。

中国大部分所谓的企业家,其实都是投机商,干的是能捞一把就捞一把的事。”

马斯克成为世界首富后,我最喜欢的一条评论是:“这个世界最终不属于重利的商人,而属于重视创新的企业家。”

中国的企业家们热衷于搞护城河,忙着大挣快钱搞护城河,忙着四处卡位搞护城河,忙着打压垄断搞护城河,认为这样就可以让基业长青,但我更欣赏马斯克的态度:

“企业只要创新,不需要护城河,因为创新本身就是护城河,企业最大的护城河就是一路狂奔。”

马斯克的经历证明了一点:不以赚钱为第一目的,绝不代表最终结果无法赚钱。

恰恰相反。

那些致力于造福人类,致力于科技改变世界,致力于让社会变得更美好的企业,赚钱虽然只是他们的副产品,但他们最终会赚到最多的钱。

15

《人民日报》最近有一个社评,把企业家问题说得一针见血:“掌握着海量数据,掌握着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

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中国的企业做大做强之后,真的应该学学人家马斯克,向更高的方向发展,抢夺科技高地,而不是刀尖向内,把中国搞得内卷化。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写马斯克的原因所在。

马斯克很喜欢一句话,现在我把这句话转送企业家:

“向月亮进发吧,即便没有到达,你亦将置身于群星之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改变世界的人,起初都被认为是疯子。



 | Yanhong Luo

OR--商业新媒体

01

2021年1月7日,彭博社发文说:“马斯克净资产升至1850亿美元,超越了亚马逊CEO贝索斯,成为世界新首富。”

所以今天,想聊聊马斯克

02

说到马斯克,大家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疯子。

“硅谷疯子。”

“科技疯子。”

“半魔半神的疯子。”

“乔布斯一样的疯子。”

“地球上最可怕的疯子。”

“天才和疯子的结合体。”

马斯克究竟有多疯?疯得匪夷所思。

他15岁就写下人生愿望:“我的使命是拯救人类。”

03

1995年,互联网刚刚兴起,马斯克就从斯坦福辍了学。

入学才几天,为何就辍学?

马斯克说:“我无法忍受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自己却置身事外。”

辍学之后,马斯克创办了Zip2。Zip2是干嘛的?

“帮助传统企业在互联网上更好地做生意。”

比如你想吃披萨,但不知道去哪买才好,只要登上Zip2一搜索,就不仅能找到离你最近的披萨店,还能找到顾客评价最高的披萨店。

Zip2公司,相当于就是“百度地图+大众点评+原始版阿里巴巴”的综合体。

Zip2这个东东,现在看起来很平常,但那时真的很牛逼,想法非常非常超前。

你知道阿里巴巴是何时诞生的吗?

Zip2诞生4年之后。

04

1999年,电脑制造商康柏,以3亿美元价格收购了Zip2。卖了Zip2的马斯克,盯上了互联网交易难题:是买家先付款还是卖家先发货?

买家担心先付款后,“那对方收款后不发货怎么办?”卖家担心先发货后,“那对方收货后不付款怎么办?”

针对这个难题,马斯克创办了第三方支付平台PayPal。

现在看PayPal似乎没什么了不起,但那时真的牛叉极了,因为支付宝5年后才诞生。
支付宝就是模仿的PayPal。

05

2002年的时候,eBay用15亿美元收购了PayPal。

卖了PayPal的马斯克,又开始琢磨另一个难题:“如果有一天地球毁灭了,那人类将往何处去?

只有去外太空才能生存。”马斯克想到了火星,“我想在火星上建立实验温室,将地球上的种子带到火星种植,为以后人类登陆火星作准备。”

马斯克奔赴俄罗斯,商讨洲际导弹发射实验室方案,俄罗斯要价奇高,马斯克三顾茅庐,依然压不下价格,于是他诞生了一个想法:“我要自己建造火箭。”

这个想法实在太疯狂了,在此之前,还没有哪家私企敢这么做,因为这种研究太烧钱了,而失败风险大得可怕。

但是马斯克才不管,他重金招揽了一批科学家,创建了太空探索公司SpaceX。

经过多次失败后,2010年12月8日,SpaceX研发的猎鹰9号火箭,成功将“龙飞船”发射到预定轨道。

猎鹰9号创下了四个纪录:

世界上首枚由私人企业制作发射的火箭;
世界上运力最强大的运载火箭;
世界上发射成本最低的运载火箭;
全球首个可回收利用的运载火箭。

马斯克启动了他的火星移民计划,“2050年我要把100万人带到火星。”

06

在研发猎鹰火箭的同时,马斯克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如果汽车一直消耗石油,石油迟早有一天会耗尽,那到时我们该怎么办呢?
只有制造纯电动汽车。”于是2004年,他创办了特斯拉。

现在我们觉得电动汽车不稀奇,但当时它还只是一个概念,所以没有哪个企业敢去做,但马斯克除外,他想做就立马去做了。

特斯拉最后怎么样,就不用我说了吧,它现在市值1800多亿美元,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车企。

07

2016年12月17日,洛杉矶出现严重交通拥堵,堵在路上的马斯克,连发了几条推特:“堵车快把我逼疯了,我要成立一家挖掘公司,专门解决城市堵车问题。”

大家以为他只是抱怨,没想到两个月后,他真的创办了Boring隧道挖掘公司,“我想建立地下高速隧道系统,这种隧道的直径仅有12英尺,能容一辆小汽车通过,汽车只要停在电动滑板上,就可以高速前进,时速可达240公里/小时。”

2018年11月18日,第一条示范隧道在洛杉矶惊艳亮相。

08

在推进地下高速隧道系统时,马斯克还诞生了另外一个想法:“因为Boring创新了挖掘方式,可以使隧道挖掘变得很便宜,成本只有建传统隧道的10%,所以完全可以实施超级高铁项目。”

所谓超级高铁,就是采用磁悬浮原理,让高铁在一条真空管道中运行,由于没有空气阻力,最高速度可达1200公里/小时,速度比飞机还快。

说干就干,马斯克立马成立了Hyperloop,2020年11月8日,马斯克的超级高铁,成功进行了第一次测试。

09

Boring已经够疯狂了,Hyperloop已经很疯狂了,但这两个项目都不算什么,马斯克还有更疯狂的想法——建立“星舰客运”。

所谓星舰客运,就是“浮动太空港+SpaceX客运”。所谓浮动太空港,就是在海上建立发射SpaceX的平台。

所谓SpaceX客运,就是用SpaceX火箭运载乘客。

“从一个地方的太空港发射星舰,环绕地球轨道飞行,然后重新进入大气层,在另一个地方的太空港降落。”

“星舰客运建成后,最大时速为27000公里/时,能够在一小时之内,到达地球上的任何地方,从伦敦到纽约只要29分钟从纽约到上海只要39分钟。”

不要以为星舰客运遥不可及,马斯克正在筹备建立太空港:“星舰系统首次环球客运试飞,计划在2到3年内进行。”

这样的客运应该超级贵吧,但马斯克说“不”:“星舰客运成熟后,”每个座位的票价,将会与现在飞机票价差不多。”

10

尽管现在宽带已经很普及了,但仍有很多地方没有网络信号,仍有三十亿人口用不上网络,因为71%的海洋、广袤的沙漠,偏远的山区、大量的原始森林,都不可能铺设基站。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马斯克又诞生了一个疯狂想法:“实施星链计划,在近地轨道布置1.2万颗卫星,组成覆盖全球的空天互联网,这样就不用大规模建造地面基站,即可实现随时随地无线上网。”

截至目前,星链计划已发射了近1000颗卫星,“四年内将完成全部发射。”

11

2016年夏天,马斯克又创办了Neuralink。Neuralin是研究什么的?

脑机互联。“将芯片植入大脑,把人脑与计算机系统融合在一起。”

马斯克为何要搞脑机互联?

源于对人工智能的恐惧,“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会出现超人工智能的,超人工智能会比人类聪明千倍万倍,如果有一天他们失控,对人类来说就是致命的。

人类这样才能避免落后?

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们变为人工智能,实现人与AI的共生。”

这就是马斯克搞脑机互联的原因所在,“脑机互联不仅能让人类变强大,还能治愈人类多种脑部疾病。”

Neuralink设备现在已植入猪脑,完成了神经信号传送的测试,“Neuralink最终潜力几乎是无限的,不仅可以上传记忆存储,还可以下载到新的躯体或机器人上。”

12

创办这些公司,马斯克并非一帆风顺。

恰恰相反,他数度面临破产,“我距离破产只有一个月时间。”

“我一边嚼着玻璃,一边凝视死亡的深渊。”

他变卖了跑车,变卖了所有房产,变卖了所有资产,才终于度过难关。

2014年,雷军拜访马斯克,问了一个问题:“10年前你为什么做特斯拉?

那时电动汽车还只是一个概念,你是怎样看待这个机会的?”

马斯克回答说:“我从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因为失败率要比成功率高得多,我只是觉得这是人类应该做的事情,我不想苦苦等待别人来实现。”

13

雷军从硅谷回来之后感慨:“我们干的事好像别人都能干,但马斯克干的事,我们想都不敢想。”

为什么想都不敢想?因为想的都是怎么赚钱,怎么能更快地赚钱,怎么能赚更多的钱,但马斯克不是,他想的是:“这事值不值得做,该不该做?”

特别喜欢他说的三句话。

第一句:“优秀企业应该有超越利润之上的追求。”

第二句:“当某事足够重要,你就去做它,即使胜算不大。”

第三句:“我想改变世界,希望能够尽我的努力,创立一个新世界,使人们享受生活,为此,我不介意冒险。

我希望我做的事,能对人的生活起着深远的影响。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历史性的。”

14

在马斯克嗖嗖发射火箭的时候,我们的企业家,正痴迷于搞996、007血汗工厂,正痴迷于搞互联网金融割韭菜,正痴迷于抢菜市场小贩的饭碗,正痴迷于跟风卖房子大赚快钱,正痴迷于补贴卡位收购搞垄断。

经济学家郑永年,总结了中国企业家群体几个特征:

●以钱的数量来衡量自己的成功和企业的成功,赚钱变成自己和企业的唯一目标。
●大多数企业集中在几个最赚钱、能赚快钱的行业。
●跟风严重,哪个地方可以赚快钱就蜂拥而至,造成恶性竞争和向下竞争。
●没有持之以恒的探索和追求,干着干着就跟风转入赚快钱行业。

俞敏洪有句话说得好:“中国不缺商人,但缺少企业家。

中国大部分所谓的企业家,其实都是投机商,干的是能捞一把就捞一把的事。”

马斯克成为世界首富后,我最喜欢的一条评论是:“这个世界最终不属于重利的商人,而属于重视创新的企业家。”

中国的企业家们热衷于搞护城河,忙着大挣快钱搞护城河,忙着四处卡位搞护城河,忙着打压垄断搞护城河,认为这样就可以让基业长青,但我更欣赏马斯克的态度:

“企业只要创新,不需要护城河,因为创新本身就是护城河,企业最大的护城河就是一路狂奔。”

马斯克的经历证明了一点:不以赚钱为第一目的,绝不代表最终结果无法赚钱。

恰恰相反。

那些致力于造福人类,致力于科技改变世界,致力于让社会变得更美好的企业,赚钱虽然只是他们的副产品,但他们最终会赚到最多的钱。

15

《人民日报》最近有一个社评,把企业家问题说得一针见血:“掌握着海量数据,掌握着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

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中国的企业做大做强之后,真的应该学学人家马斯克,向更高的方向发展,抢夺科技高地,而不是刀尖向内,把中国搞得内卷化。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写马斯克的原因所在。

马斯克很喜欢一句话,现在我把这句话转送企业家:

“向月亮进发吧,即便没有到达,你亦将置身于群星之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