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香港做不到限制全民活动,也没有开展强制全民检测。目前防疫措施存在的不确定性,让各方都难以满意。


林郑月娥批评有市民不守防疫规矩。

 | BBC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爆发第四波新冠疫情,本周录得522宗新冠确诊个案(11月21日至11月27日),港府再度收紧社交距离措施,包括限制人群聚集和餐饮业服务,针对个别群组进行强制检疫等等。

根据当地专家针对病毒株的研究,推断病毒并非来自此前的第三波疫情,而是新的病毒株,估计来自尼泊尔或印度,即是境外输入个案,显示边境防疫工作存在漏洞。

而在疫情稍淡时,市民恢复社交活动时防疫意识有所松散,例如网上片段传出多名人士不戴口罩载歌载舞聚集,令确诊数字急剧上升。截至周五,最近爆发的歌舞群组导致的感染人数已飙升至360余宗,成为香港疫情中规模最大的群组。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希望力争疫情达至“清零”,她批评疫情期间有人不守规,令抗疫更严峻,但以不能够封锁香港几周为由,拒绝推行建制派所支持的全民强制检测。

关口防疫:新一波疫情突显漏洞未改

根据研究,香港第一波来自大陆返港人士;第二波来自欧美旅客或留学生;第三波是豁免检疫的海员;第四波疫情则来自有尼泊尔病毒株的病毒,相信同样来自入境人士。

一直以来,反对派阵营提出“封关”,在边境管制上实施更严厉的检疫措施,例如取消豁免海外抵港人士隔离检疫,医护界一度在疫情初期为此罢工,但遭当局问责追究。建制阵营则攻击医护界,在疫情期间不应该以罢工作出政治表态。

根据目前规定,除了个别获豁免群组以外,大部分从海外抵港人士需要强制隔离检疫14天,视乎他们是否来自风险较高的地区,检疫地点则是酒店或自家住所。但专家认为,防疫存在漏洞,受检疫人士前往检疫地点时有机会接触群众,而他们所入住的酒店或住所,亦可能与其他人接触。

香港传染病科医生曾祈殷对BBC中文表示,政府在边境防疫做得“不够严谨”,未能做到“滴水不漏”。

他说,“很多内地网民都问,为何入境人士不是专人专车送到特定地点接受强制隔离,他们也看得到问题,觉得香港防疫匪夷所思,例如家居隔离检疫,香港地这么小,一起住的话,又怎可能不会传染别人?”

在隔离的14天,受检疫人士的确被限制了活动范围,但当局没有严谨执法去限制被隔离人士与其他人接触。例如同住的家人可以照样上班,或是这些酒店仍会开放予其他顾客,有建制派网媒曾发表文章,声称有朋友能够在客户在酒店隔离期间,到他的房间喝茶。港府在11月18日才订明,受检疫人士不得让酒店职员以外人士进入其房间,否则视为违法,但外界批评,执法上存在难度。

目前受隔离人士分散居住,有权选择入住的酒店,香港专家建议政府应指定隔离地点予海外抵港人士,认为统一集中隔离有助监督他们不会与外人接触。特首林郑月娥表示,正与业界商讨,但她特别批评,疫情初期一直找不到酒店作强制检疫,因为去年的社会事件,配合政府的企业都会受到暴力和起底的影响,酒店业界当时不愿意与政府合作。

多名专家也曾多次呼吁,港府不应该让那么多人获得豁免检疫,港府在疫情爆发後已进一步收紧豁免名单,但强调豁免措施是必须,包括一些物流行业丶官员和使领馆人员。

但一些专家质疑港府缩减豁免范围的决定来得太迟,豁免名单仍然太多人。

曾祈殷说,“如何界定非豁免不可?是否真的有那么多可获豁免?病毒是不会辨别你的职业和背景,应该一视同仁。”

社区防疫和限聚令:引发声讨的跳舞群组

过去一周,香港录得超过500宗确诊个案中,超过300宗来自跳舞群组,许多到不同地方跳舞的人中招。这反映个别市民防疫程度未如理想。

爆发疫情最严重的包括一间名为Starnight Dance Club的跳舞场所,该处多人染疫。曾经到过该处跳舞的人,又先後去过其他场所跳舞,包括一些舞蹈老师。

港府发出一份名单,列出多间与跳舞相关的学校丶食肆及娱乐场所,要求到访过的人在限期内接受强制检疫,否则即属违法,但由于部分地区无法提供完整人员名单,当局难以追查。

网上有片段显示,大批民众没有戴口罩下载歌载舞,引发网民声讨。香港食环署表示会跟进调查,并警告如有足够证据,顾客可被票控罚款2000港元,餐饮业务负责人亦可被检控,最高被罚5万元及监禁半年。

特首林郑月娥批评,在疫情期间有人不守防疫规矩,大量除去口罩及有紧密接触活动,令这一波疫情看来相当严峻。

近日港府推出手机应用程式“安心出行”,希望协助市民纪录日常出没的地点,但出于私隐忧虑,很多市民对有关程式表示反感。林郑月娥表明,有需要时会强制市民进入处所时使用有关应用程式,但预料这些措施会引来反弹。

曾祈殷医生说,近日多了人在街头,会使社区个案不断增加,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当局执法上是否做得全面,例如跳舞群组中,当中部分场所并没有申请任何牌照,存在灰色地带,不知道应该由哪一个政府部门去执法管理。

他认为,目前港府提出多项控制人群聚集的措施,都只是减少传播速度,并没有针对海外输入这个源头对症下药,对于第四波疫情爆发,政府比起一般市民需要负上更大责任。

未来出路?

9月,中国政府派出支援队到香港,实施大规模检测,但由于民间对个人私隐的忧虑,反对派阵营呼吁杯葛检测,最终700多万人口,只有170多万人参与,未能达到“大规模”的目标。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香港疫情反弹是危险迹象,当务之急是再做一次全民检测,要尽快分别出健康人士和感染者,务求切断传染链。

曾祈殷医生形容,今次新一波疫情“是浪费了上次的社区检测”,他说,“就算当时700万人都做了检测,但你边境有漏洞,也是会爆发的”。

他指出,要全民强制检测成功,首先要做到边境防疫没漏洞,以及在检测期间大大限制人群活动,“你要肯定,边境防疫及所有隔离检疫政策,都做得好严谨,不会乱有豁免,然後可能再花一段时间封城,要停摆金融中心丶股市等等,但香港能否做到呢?我们不像内地,但如果你要把个案清零,就要有这样的牺牲。”

曾祈殷医生认为,从公共卫生角度去看,做一次全民强制检测,市民就不用好像现在般,每一丶两个月就迎来一波疫情,需要停课停业等不同的生活上的阻滞。

“即使你持不同政见,这个问题值得思考,如果你是家长,你会否希望小朋友处于危机当中?”他说,“如果政府有决心去做,就要想一下配套资源,要有全盘计划,例如如果限制民众两周不能离家,如何处理膳食问题?这也是要去想。”

前食卫局局长高永文表示,现在是时候推动强制全民检测,否则“清零”有难度,“不断停课丶复课,这样没完没了,亦无人与我们通关。”

香港建制阵营近乎全部支持全民强制检测,其中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麦美娟提倡,政府应封城14天进行强制检测,认为港府如果探取果断措施,可以更好控制疫情,否则除了市民抗疫疲劳,通关恢复无期,经济难以复苏。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到,希望力争疫情达至“清零”,但她在记者会上表示,这个说法是要给予市民信心,并非讲何时何日疫情消失。她反对再次推行全民强制检测,认为如果全民检测如要成效,就需要封关几个星期,市民亦要留在家中不得出门。这一政策难以实行。

民主派阵营对于强制检测亦持反对立场,主要忧虑是市民的样本会否交予中国大陆化验公司,并认为政府如果没有在源头,即是在关口实施更严格的防疫措施,强制全民检测也只会徒劳无功。

如果很多人同时拒绝检测及被追踪,当局事实上难以做到全民强制检测。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认为,中国内地能做到全民检测,是因为有闭路电视及和手机追踪程式,民众被封区时不能随处走动,但香港做不到限制全民不走动,其检测力亦不足够,他说,“香港不似欧美,亦不似中国内地,香港有一国两制的好处,亦有一国两制的坏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香港新冠疫情反复爆发暴露哪些漏洞

发布日期:2020-11-28 08:07
摘要:香港做不到限制全民活动,也没有开展强制全民检测。目前防疫措施存在的不确定性,让各方都难以满意。


林郑月娥批评有市民不守防疫规矩。

 | BBC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爆发第四波新冠疫情,本周录得522宗新冠确诊个案(11月21日至11月27日),港府再度收紧社交距离措施,包括限制人群聚集和餐饮业服务,针对个别群组进行强制检疫等等。

根据当地专家针对病毒株的研究,推断病毒并非来自此前的第三波疫情,而是新的病毒株,估计来自尼泊尔或印度,即是境外输入个案,显示边境防疫工作存在漏洞。

而在疫情稍淡时,市民恢复社交活动时防疫意识有所松散,例如网上片段传出多名人士不戴口罩载歌载舞聚集,令确诊数字急剧上升。截至周五,最近爆发的歌舞群组导致的感染人数已飙升至360余宗,成为香港疫情中规模最大的群组。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希望力争疫情达至“清零”,她批评疫情期间有人不守规,令抗疫更严峻,但以不能够封锁香港几周为由,拒绝推行建制派所支持的全民强制检测。

关口防疫:新一波疫情突显漏洞未改

根据研究,香港第一波来自大陆返港人士;第二波来自欧美旅客或留学生;第三波是豁免检疫的海员;第四波疫情则来自有尼泊尔病毒株的病毒,相信同样来自入境人士。

一直以来,反对派阵营提出“封关”,在边境管制上实施更严厉的检疫措施,例如取消豁免海外抵港人士隔离检疫,医护界一度在疫情初期为此罢工,但遭当局问责追究。建制阵营则攻击医护界,在疫情期间不应该以罢工作出政治表态。

根据目前规定,除了个别获豁免群组以外,大部分从海外抵港人士需要强制隔离检疫14天,视乎他们是否来自风险较高的地区,检疫地点则是酒店或自家住所。但专家认为,防疫存在漏洞,受检疫人士前往检疫地点时有机会接触群众,而他们所入住的酒店或住所,亦可能与其他人接触。

香港传染病科医生曾祈殷对BBC中文表示,政府在边境防疫做得“不够严谨”,未能做到“滴水不漏”。

他说,“很多内地网民都问,为何入境人士不是专人专车送到特定地点接受强制隔离,他们也看得到问题,觉得香港防疫匪夷所思,例如家居隔离检疫,香港地这么小,一起住的话,又怎可能不会传染别人?”

在隔离的14天,受检疫人士的确被限制了活动范围,但当局没有严谨执法去限制被隔离人士与其他人接触。例如同住的家人可以照样上班,或是这些酒店仍会开放予其他顾客,有建制派网媒曾发表文章,声称有朋友能够在客户在酒店隔离期间,到他的房间喝茶。港府在11月18日才订明,受检疫人士不得让酒店职员以外人士进入其房间,否则视为违法,但外界批评,执法上存在难度。

目前受隔离人士分散居住,有权选择入住的酒店,香港专家建议政府应指定隔离地点予海外抵港人士,认为统一集中隔离有助监督他们不会与外人接触。特首林郑月娥表示,正与业界商讨,但她特别批评,疫情初期一直找不到酒店作强制检疫,因为去年的社会事件,配合政府的企业都会受到暴力和起底的影响,酒店业界当时不愿意与政府合作。

多名专家也曾多次呼吁,港府不应该让那么多人获得豁免检疫,港府在疫情爆发後已进一步收紧豁免名单,但强调豁免措施是必须,包括一些物流行业丶官员和使领馆人员。

但一些专家质疑港府缩减豁免范围的决定来得太迟,豁免名单仍然太多人。

曾祈殷说,“如何界定非豁免不可?是否真的有那么多可获豁免?病毒是不会辨别你的职业和背景,应该一视同仁。”

社区防疫和限聚令:引发声讨的跳舞群组

过去一周,香港录得超过500宗确诊个案中,超过300宗来自跳舞群组,许多到不同地方跳舞的人中招。这反映个别市民防疫程度未如理想。

爆发疫情最严重的包括一间名为Starnight Dance Club的跳舞场所,该处多人染疫。曾经到过该处跳舞的人,又先後去过其他场所跳舞,包括一些舞蹈老师。

港府发出一份名单,列出多间与跳舞相关的学校丶食肆及娱乐场所,要求到访过的人在限期内接受强制检疫,否则即属违法,但由于部分地区无法提供完整人员名单,当局难以追查。

网上有片段显示,大批民众没有戴口罩下载歌载舞,引发网民声讨。香港食环署表示会跟进调查,并警告如有足够证据,顾客可被票控罚款2000港元,餐饮业务负责人亦可被检控,最高被罚5万元及监禁半年。

特首林郑月娥批评,在疫情期间有人不守防疫规矩,大量除去口罩及有紧密接触活动,令这一波疫情看来相当严峻。

近日港府推出手机应用程式“安心出行”,希望协助市民纪录日常出没的地点,但出于私隐忧虑,很多市民对有关程式表示反感。林郑月娥表明,有需要时会强制市民进入处所时使用有关应用程式,但预料这些措施会引来反弹。

曾祈殷医生说,近日多了人在街头,会使社区个案不断增加,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当局执法上是否做得全面,例如跳舞群组中,当中部分场所并没有申请任何牌照,存在灰色地带,不知道应该由哪一个政府部门去执法管理。

他认为,目前港府提出多项控制人群聚集的措施,都只是减少传播速度,并没有针对海外输入这个源头对症下药,对于第四波疫情爆发,政府比起一般市民需要负上更大责任。

未来出路?

9月,中国政府派出支援队到香港,实施大规模检测,但由于民间对个人私隐的忧虑,反对派阵营呼吁杯葛检测,最终700多万人口,只有170多万人参与,未能达到“大规模”的目标。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香港疫情反弹是危险迹象,当务之急是再做一次全民检测,要尽快分别出健康人士和感染者,务求切断传染链。

曾祈殷医生形容,今次新一波疫情“是浪费了上次的社区检测”,他说,“就算当时700万人都做了检测,但你边境有漏洞,也是会爆发的”。

他指出,要全民强制检测成功,首先要做到边境防疫没漏洞,以及在检测期间大大限制人群活动,“你要肯定,边境防疫及所有隔离检疫政策,都做得好严谨,不会乱有豁免,然後可能再花一段时间封城,要停摆金融中心丶股市等等,但香港能否做到呢?我们不像内地,但如果你要把个案清零,就要有这样的牺牲。”

曾祈殷医生认为,从公共卫生角度去看,做一次全民强制检测,市民就不用好像现在般,每一丶两个月就迎来一波疫情,需要停课停业等不同的生活上的阻滞。

“即使你持不同政见,这个问题值得思考,如果你是家长,你会否希望小朋友处于危机当中?”他说,“如果政府有决心去做,就要想一下配套资源,要有全盘计划,例如如果限制民众两周不能离家,如何处理膳食问题?这也是要去想。”

前食卫局局长高永文表示,现在是时候推动强制全民检测,否则“清零”有难度,“不断停课丶复课,这样没完没了,亦无人与我们通关。”

香港建制阵营近乎全部支持全民强制检测,其中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麦美娟提倡,政府应封城14天进行强制检测,认为港府如果探取果断措施,可以更好控制疫情,否则除了市民抗疫疲劳,通关恢复无期,经济难以复苏。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到,希望力争疫情达至“清零”,但她在记者会上表示,这个说法是要给予市民信心,并非讲何时何日疫情消失。她反对再次推行全民强制检测,认为如果全民检测如要成效,就需要封关几个星期,市民亦要留在家中不得出门。这一政策难以实行。

民主派阵营对于强制检测亦持反对立场,主要忧虑是市民的样本会否交予中国大陆化验公司,并认为政府如果没有在源头,即是在关口实施更严格的防疫措施,强制全民检测也只会徒劳无功。

如果很多人同时拒绝检测及被追踪,当局事实上难以做到全民强制检测。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认为,中国内地能做到全民检测,是因为有闭路电视及和手机追踪程式,民众被封区时不能随处走动,但香港做不到限制全民不走动,其检测力亦不足够,他说,“香港不似欧美,亦不似中国内地,香港有一国两制的好处,亦有一国两制的坏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香港做不到限制全民活动,也没有开展强制全民检测。目前防疫措施存在的不确定性,让各方都难以满意。


林郑月娥批评有市民不守防疫规矩。

 | BBC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爆发第四波新冠疫情,本周录得522宗新冠确诊个案(11月21日至11月27日),港府再度收紧社交距离措施,包括限制人群聚集和餐饮业服务,针对个别群组进行强制检疫等等。

根据当地专家针对病毒株的研究,推断病毒并非来自此前的第三波疫情,而是新的病毒株,估计来自尼泊尔或印度,即是境外输入个案,显示边境防疫工作存在漏洞。

而在疫情稍淡时,市民恢复社交活动时防疫意识有所松散,例如网上片段传出多名人士不戴口罩载歌载舞聚集,令确诊数字急剧上升。截至周五,最近爆发的歌舞群组导致的感染人数已飙升至360余宗,成为香港疫情中规模最大的群组。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希望力争疫情达至“清零”,她批评疫情期间有人不守规,令抗疫更严峻,但以不能够封锁香港几周为由,拒绝推行建制派所支持的全民强制检测。

关口防疫:新一波疫情突显漏洞未改

根据研究,香港第一波来自大陆返港人士;第二波来自欧美旅客或留学生;第三波是豁免检疫的海员;第四波疫情则来自有尼泊尔病毒株的病毒,相信同样来自入境人士。

一直以来,反对派阵营提出“封关”,在边境管制上实施更严厉的检疫措施,例如取消豁免海外抵港人士隔离检疫,医护界一度在疫情初期为此罢工,但遭当局问责追究。建制阵营则攻击医护界,在疫情期间不应该以罢工作出政治表态。

根据目前规定,除了个别获豁免群组以外,大部分从海外抵港人士需要强制隔离检疫14天,视乎他们是否来自风险较高的地区,检疫地点则是酒店或自家住所。但专家认为,防疫存在漏洞,受检疫人士前往检疫地点时有机会接触群众,而他们所入住的酒店或住所,亦可能与其他人接触。

香港传染病科医生曾祈殷对BBC中文表示,政府在边境防疫做得“不够严谨”,未能做到“滴水不漏”。

他说,“很多内地网民都问,为何入境人士不是专人专车送到特定地点接受强制隔离,他们也看得到问题,觉得香港防疫匪夷所思,例如家居隔离检疫,香港地这么小,一起住的话,又怎可能不会传染别人?”

在隔离的14天,受检疫人士的确被限制了活动范围,但当局没有严谨执法去限制被隔离人士与其他人接触。例如同住的家人可以照样上班,或是这些酒店仍会开放予其他顾客,有建制派网媒曾发表文章,声称有朋友能够在客户在酒店隔离期间,到他的房间喝茶。港府在11月18日才订明,受检疫人士不得让酒店职员以外人士进入其房间,否则视为违法,但外界批评,执法上存在难度。

目前受隔离人士分散居住,有权选择入住的酒店,香港专家建议政府应指定隔离地点予海外抵港人士,认为统一集中隔离有助监督他们不会与外人接触。特首林郑月娥表示,正与业界商讨,但她特别批评,疫情初期一直找不到酒店作强制检疫,因为去年的社会事件,配合政府的企业都会受到暴力和起底的影响,酒店业界当时不愿意与政府合作。

多名专家也曾多次呼吁,港府不应该让那么多人获得豁免检疫,港府在疫情爆发後已进一步收紧豁免名单,但强调豁免措施是必须,包括一些物流行业丶官员和使领馆人员。

但一些专家质疑港府缩减豁免范围的决定来得太迟,豁免名单仍然太多人。

曾祈殷说,“如何界定非豁免不可?是否真的有那么多可获豁免?病毒是不会辨别你的职业和背景,应该一视同仁。”

社区防疫和限聚令:引发声讨的跳舞群组

过去一周,香港录得超过500宗确诊个案中,超过300宗来自跳舞群组,许多到不同地方跳舞的人中招。这反映个别市民防疫程度未如理想。

爆发疫情最严重的包括一间名为Starnight Dance Club的跳舞场所,该处多人染疫。曾经到过该处跳舞的人,又先後去过其他场所跳舞,包括一些舞蹈老师。

港府发出一份名单,列出多间与跳舞相关的学校丶食肆及娱乐场所,要求到访过的人在限期内接受强制检疫,否则即属违法,但由于部分地区无法提供完整人员名单,当局难以追查。

网上有片段显示,大批民众没有戴口罩下载歌载舞,引发网民声讨。香港食环署表示会跟进调查,并警告如有足够证据,顾客可被票控罚款2000港元,餐饮业务负责人亦可被检控,最高被罚5万元及监禁半年。

特首林郑月娥批评,在疫情期间有人不守防疫规矩,大量除去口罩及有紧密接触活动,令这一波疫情看来相当严峻。

近日港府推出手机应用程式“安心出行”,希望协助市民纪录日常出没的地点,但出于私隐忧虑,很多市民对有关程式表示反感。林郑月娥表明,有需要时会强制市民进入处所时使用有关应用程式,但预料这些措施会引来反弹。

曾祈殷医生说,近日多了人在街头,会使社区个案不断增加,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当局执法上是否做得全面,例如跳舞群组中,当中部分场所并没有申请任何牌照,存在灰色地带,不知道应该由哪一个政府部门去执法管理。

他认为,目前港府提出多项控制人群聚集的措施,都只是减少传播速度,并没有针对海外输入这个源头对症下药,对于第四波疫情爆发,政府比起一般市民需要负上更大责任。

未来出路?

9月,中国政府派出支援队到香港,实施大规模检测,但由于民间对个人私隐的忧虑,反对派阵营呼吁杯葛检测,最终700多万人口,只有170多万人参与,未能达到“大规模”的目标。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香港疫情反弹是危险迹象,当务之急是再做一次全民检测,要尽快分别出健康人士和感染者,务求切断传染链。

曾祈殷医生形容,今次新一波疫情“是浪费了上次的社区检测”,他说,“就算当时700万人都做了检测,但你边境有漏洞,也是会爆发的”。

他指出,要全民强制检测成功,首先要做到边境防疫没漏洞,以及在检测期间大大限制人群活动,“你要肯定,边境防疫及所有隔离检疫政策,都做得好严谨,不会乱有豁免,然後可能再花一段时间封城,要停摆金融中心丶股市等等,但香港能否做到呢?我们不像内地,但如果你要把个案清零,就要有这样的牺牲。”

曾祈殷医生认为,从公共卫生角度去看,做一次全民强制检测,市民就不用好像现在般,每一丶两个月就迎来一波疫情,需要停课停业等不同的生活上的阻滞。

“即使你持不同政见,这个问题值得思考,如果你是家长,你会否希望小朋友处于危机当中?”他说,“如果政府有决心去做,就要想一下配套资源,要有全盘计划,例如如果限制民众两周不能离家,如何处理膳食问题?这也是要去想。”

前食卫局局长高永文表示,现在是时候推动强制全民检测,否则“清零”有难度,“不断停课丶复课,这样没完没了,亦无人与我们通关。”

香港建制阵营近乎全部支持全民强制检测,其中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麦美娟提倡,政府应封城14天进行强制检测,认为港府如果探取果断措施,可以更好控制疫情,否则除了市民抗疫疲劳,通关恢复无期,经济难以复苏。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到,希望力争疫情达至“清零”,但她在记者会上表示,这个说法是要给予市民信心,并非讲何时何日疫情消失。她反对再次推行全民强制检测,认为如果全民检测如要成效,就需要封关几个星期,市民亦要留在家中不得出门。这一政策难以实行。

民主派阵营对于强制检测亦持反对立场,主要忧虑是市民的样本会否交予中国大陆化验公司,并认为政府如果没有在源头,即是在关口实施更严格的防疫措施,强制全民检测也只会徒劳无功。

如果很多人同时拒绝检测及被追踪,当局事实上难以做到全民强制检测。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认为,中国内地能做到全民检测,是因为有闭路电视及和手机追踪程式,民众被封区时不能随处走动,但香港做不到限制全民不走动,其检测力亦不足够,他说,“香港不似欧美,亦不似中国内地,香港有一国两制的好处,亦有一国两制的坏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香港新冠疫情反复爆发暴露哪些漏洞

发布日期:2020-11-28 08:07
摘要:香港做不到限制全民活动,也没有开展强制全民检测。目前防疫措施存在的不确定性,让各方都难以满意。


林郑月娥批评有市民不守防疫规矩。

 | BBC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爆发第四波新冠疫情,本周录得522宗新冠确诊个案(11月21日至11月27日),港府再度收紧社交距离措施,包括限制人群聚集和餐饮业服务,针对个别群组进行强制检疫等等。

根据当地专家针对病毒株的研究,推断病毒并非来自此前的第三波疫情,而是新的病毒株,估计来自尼泊尔或印度,即是境外输入个案,显示边境防疫工作存在漏洞。

而在疫情稍淡时,市民恢复社交活动时防疫意识有所松散,例如网上片段传出多名人士不戴口罩载歌载舞聚集,令确诊数字急剧上升。截至周五,最近爆发的歌舞群组导致的感染人数已飙升至360余宗,成为香港疫情中规模最大的群组。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希望力争疫情达至“清零”,她批评疫情期间有人不守规,令抗疫更严峻,但以不能够封锁香港几周为由,拒绝推行建制派所支持的全民强制检测。

关口防疫:新一波疫情突显漏洞未改

根据研究,香港第一波来自大陆返港人士;第二波来自欧美旅客或留学生;第三波是豁免检疫的海员;第四波疫情则来自有尼泊尔病毒株的病毒,相信同样来自入境人士。

一直以来,反对派阵营提出“封关”,在边境管制上实施更严厉的检疫措施,例如取消豁免海外抵港人士隔离检疫,医护界一度在疫情初期为此罢工,但遭当局问责追究。建制阵营则攻击医护界,在疫情期间不应该以罢工作出政治表态。

根据目前规定,除了个别获豁免群组以外,大部分从海外抵港人士需要强制隔离检疫14天,视乎他们是否来自风险较高的地区,检疫地点则是酒店或自家住所。但专家认为,防疫存在漏洞,受检疫人士前往检疫地点时有机会接触群众,而他们所入住的酒店或住所,亦可能与其他人接触。

香港传染病科医生曾祈殷对BBC中文表示,政府在边境防疫做得“不够严谨”,未能做到“滴水不漏”。

他说,“很多内地网民都问,为何入境人士不是专人专车送到特定地点接受强制隔离,他们也看得到问题,觉得香港防疫匪夷所思,例如家居隔离检疫,香港地这么小,一起住的话,又怎可能不会传染别人?”

在隔离的14天,受检疫人士的确被限制了活动范围,但当局没有严谨执法去限制被隔离人士与其他人接触。例如同住的家人可以照样上班,或是这些酒店仍会开放予其他顾客,有建制派网媒曾发表文章,声称有朋友能够在客户在酒店隔离期间,到他的房间喝茶。港府在11月18日才订明,受检疫人士不得让酒店职员以外人士进入其房间,否则视为违法,但外界批评,执法上存在难度。

目前受隔离人士分散居住,有权选择入住的酒店,香港专家建议政府应指定隔离地点予海外抵港人士,认为统一集中隔离有助监督他们不会与外人接触。特首林郑月娥表示,正与业界商讨,但她特别批评,疫情初期一直找不到酒店作强制检疫,因为去年的社会事件,配合政府的企业都会受到暴力和起底的影响,酒店业界当时不愿意与政府合作。

多名专家也曾多次呼吁,港府不应该让那么多人获得豁免检疫,港府在疫情爆发後已进一步收紧豁免名单,但强调豁免措施是必须,包括一些物流行业丶官员和使领馆人员。

但一些专家质疑港府缩减豁免范围的决定来得太迟,豁免名单仍然太多人。

曾祈殷说,“如何界定非豁免不可?是否真的有那么多可获豁免?病毒是不会辨别你的职业和背景,应该一视同仁。”

社区防疫和限聚令:引发声讨的跳舞群组

过去一周,香港录得超过500宗确诊个案中,超过300宗来自跳舞群组,许多到不同地方跳舞的人中招。这反映个别市民防疫程度未如理想。

爆发疫情最严重的包括一间名为Starnight Dance Club的跳舞场所,该处多人染疫。曾经到过该处跳舞的人,又先後去过其他场所跳舞,包括一些舞蹈老师。

港府发出一份名单,列出多间与跳舞相关的学校丶食肆及娱乐场所,要求到访过的人在限期内接受强制检疫,否则即属违法,但由于部分地区无法提供完整人员名单,当局难以追查。

网上有片段显示,大批民众没有戴口罩下载歌载舞,引发网民声讨。香港食环署表示会跟进调查,并警告如有足够证据,顾客可被票控罚款2000港元,餐饮业务负责人亦可被检控,最高被罚5万元及监禁半年。

特首林郑月娥批评,在疫情期间有人不守防疫规矩,大量除去口罩及有紧密接触活动,令这一波疫情看来相当严峻。

近日港府推出手机应用程式“安心出行”,希望协助市民纪录日常出没的地点,但出于私隐忧虑,很多市民对有关程式表示反感。林郑月娥表明,有需要时会强制市民进入处所时使用有关应用程式,但预料这些措施会引来反弹。

曾祈殷医生说,近日多了人在街头,会使社区个案不断增加,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当局执法上是否做得全面,例如跳舞群组中,当中部分场所并没有申请任何牌照,存在灰色地带,不知道应该由哪一个政府部门去执法管理。

他认为,目前港府提出多项控制人群聚集的措施,都只是减少传播速度,并没有针对海外输入这个源头对症下药,对于第四波疫情爆发,政府比起一般市民需要负上更大责任。

未来出路?

9月,中国政府派出支援队到香港,实施大规模检测,但由于民间对个人私隐的忧虑,反对派阵营呼吁杯葛检测,最终700多万人口,只有170多万人参与,未能达到“大规模”的目标。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香港疫情反弹是危险迹象,当务之急是再做一次全民检测,要尽快分别出健康人士和感染者,务求切断传染链。

曾祈殷医生形容,今次新一波疫情“是浪费了上次的社区检测”,他说,“就算当时700万人都做了检测,但你边境有漏洞,也是会爆发的”。

他指出,要全民强制检测成功,首先要做到边境防疫没漏洞,以及在检测期间大大限制人群活动,“你要肯定,边境防疫及所有隔离检疫政策,都做得好严谨,不会乱有豁免,然後可能再花一段时间封城,要停摆金融中心丶股市等等,但香港能否做到呢?我们不像内地,但如果你要把个案清零,就要有这样的牺牲。”

曾祈殷医生认为,从公共卫生角度去看,做一次全民强制检测,市民就不用好像现在般,每一丶两个月就迎来一波疫情,需要停课停业等不同的生活上的阻滞。

“即使你持不同政见,这个问题值得思考,如果你是家长,你会否希望小朋友处于危机当中?”他说,“如果政府有决心去做,就要想一下配套资源,要有全盘计划,例如如果限制民众两周不能离家,如何处理膳食问题?这也是要去想。”

前食卫局局长高永文表示,现在是时候推动强制全民检测,否则“清零”有难度,“不断停课丶复课,这样没完没了,亦无人与我们通关。”

香港建制阵营近乎全部支持全民强制检测,其中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麦美娟提倡,政府应封城14天进行强制检测,认为港府如果探取果断措施,可以更好控制疫情,否则除了市民抗疫疲劳,通关恢复无期,经济难以复苏。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到,希望力争疫情达至“清零”,但她在记者会上表示,这个说法是要给予市民信心,并非讲何时何日疫情消失。她反对再次推行全民强制检测,认为如果全民检测如要成效,就需要封关几个星期,市民亦要留在家中不得出门。这一政策难以实行。

民主派阵营对于强制检测亦持反对立场,主要忧虑是市民的样本会否交予中国大陆化验公司,并认为政府如果没有在源头,即是在关口实施更严格的防疫措施,强制全民检测也只会徒劳无功。

如果很多人同时拒绝检测及被追踪,当局事实上难以做到全民强制检测。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认为,中国内地能做到全民检测,是因为有闭路电视及和手机追踪程式,民众被封区时不能随处走动,但香港做不到限制全民不走动,其检测力亦不足够,他说,“香港不似欧美,亦不似中国内地,香港有一国两制的好处,亦有一国两制的坏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香港做不到限制全民活动,也没有开展强制全民检测。目前防疫措施存在的不确定性,让各方都难以满意。


林郑月娥批评有市民不守防疫规矩。

 | BBC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爆发第四波新冠疫情,本周录得522宗新冠确诊个案(11月21日至11月27日),港府再度收紧社交距离措施,包括限制人群聚集和餐饮业服务,针对个别群组进行强制检疫等等。

根据当地专家针对病毒株的研究,推断病毒并非来自此前的第三波疫情,而是新的病毒株,估计来自尼泊尔或印度,即是境外输入个案,显示边境防疫工作存在漏洞。

而在疫情稍淡时,市民恢复社交活动时防疫意识有所松散,例如网上片段传出多名人士不戴口罩载歌载舞聚集,令确诊数字急剧上升。截至周五,最近爆发的歌舞群组导致的感染人数已飙升至360余宗,成为香港疫情中规模最大的群组。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希望力争疫情达至“清零”,她批评疫情期间有人不守规,令抗疫更严峻,但以不能够封锁香港几周为由,拒绝推行建制派所支持的全民强制检测。

关口防疫:新一波疫情突显漏洞未改

根据研究,香港第一波来自大陆返港人士;第二波来自欧美旅客或留学生;第三波是豁免检疫的海员;第四波疫情则来自有尼泊尔病毒株的病毒,相信同样来自入境人士。

一直以来,反对派阵营提出“封关”,在边境管制上实施更严厉的检疫措施,例如取消豁免海外抵港人士隔离检疫,医护界一度在疫情初期为此罢工,但遭当局问责追究。建制阵营则攻击医护界,在疫情期间不应该以罢工作出政治表态。

根据目前规定,除了个别获豁免群组以外,大部分从海外抵港人士需要强制隔离检疫14天,视乎他们是否来自风险较高的地区,检疫地点则是酒店或自家住所。但专家认为,防疫存在漏洞,受检疫人士前往检疫地点时有机会接触群众,而他们所入住的酒店或住所,亦可能与其他人接触。

香港传染病科医生曾祈殷对BBC中文表示,政府在边境防疫做得“不够严谨”,未能做到“滴水不漏”。

他说,“很多内地网民都问,为何入境人士不是专人专车送到特定地点接受强制隔离,他们也看得到问题,觉得香港防疫匪夷所思,例如家居隔离检疫,香港地这么小,一起住的话,又怎可能不会传染别人?”

在隔离的14天,受检疫人士的确被限制了活动范围,但当局没有严谨执法去限制被隔离人士与其他人接触。例如同住的家人可以照样上班,或是这些酒店仍会开放予其他顾客,有建制派网媒曾发表文章,声称有朋友能够在客户在酒店隔离期间,到他的房间喝茶。港府在11月18日才订明,受检疫人士不得让酒店职员以外人士进入其房间,否则视为违法,但外界批评,执法上存在难度。

目前受隔离人士分散居住,有权选择入住的酒店,香港专家建议政府应指定隔离地点予海外抵港人士,认为统一集中隔离有助监督他们不会与外人接触。特首林郑月娥表示,正与业界商讨,但她特别批评,疫情初期一直找不到酒店作强制检疫,因为去年的社会事件,配合政府的企业都会受到暴力和起底的影响,酒店业界当时不愿意与政府合作。

多名专家也曾多次呼吁,港府不应该让那么多人获得豁免检疫,港府在疫情爆发後已进一步收紧豁免名单,但强调豁免措施是必须,包括一些物流行业丶官员和使领馆人员。

但一些专家质疑港府缩减豁免范围的决定来得太迟,豁免名单仍然太多人。

曾祈殷说,“如何界定非豁免不可?是否真的有那么多可获豁免?病毒是不会辨别你的职业和背景,应该一视同仁。”

社区防疫和限聚令:引发声讨的跳舞群组

过去一周,香港录得超过500宗确诊个案中,超过300宗来自跳舞群组,许多到不同地方跳舞的人中招。这反映个别市民防疫程度未如理想。

爆发疫情最严重的包括一间名为Starnight Dance Club的跳舞场所,该处多人染疫。曾经到过该处跳舞的人,又先後去过其他场所跳舞,包括一些舞蹈老师。

港府发出一份名单,列出多间与跳舞相关的学校丶食肆及娱乐场所,要求到访过的人在限期内接受强制检疫,否则即属违法,但由于部分地区无法提供完整人员名单,当局难以追查。

网上有片段显示,大批民众没有戴口罩下载歌载舞,引发网民声讨。香港食环署表示会跟进调查,并警告如有足够证据,顾客可被票控罚款2000港元,餐饮业务负责人亦可被检控,最高被罚5万元及监禁半年。

特首林郑月娥批评,在疫情期间有人不守防疫规矩,大量除去口罩及有紧密接触活动,令这一波疫情看来相当严峻。

近日港府推出手机应用程式“安心出行”,希望协助市民纪录日常出没的地点,但出于私隐忧虑,很多市民对有关程式表示反感。林郑月娥表明,有需要时会强制市民进入处所时使用有关应用程式,但预料这些措施会引来反弹。

曾祈殷医生说,近日多了人在街头,会使社区个案不断增加,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当局执法上是否做得全面,例如跳舞群组中,当中部分场所并没有申请任何牌照,存在灰色地带,不知道应该由哪一个政府部门去执法管理。

他认为,目前港府提出多项控制人群聚集的措施,都只是减少传播速度,并没有针对海外输入这个源头对症下药,对于第四波疫情爆发,政府比起一般市民需要负上更大责任。

未来出路?

9月,中国政府派出支援队到香港,实施大规模检测,但由于民间对个人私隐的忧虑,反对派阵营呼吁杯葛检测,最终700多万人口,只有170多万人参与,未能达到“大规模”的目标。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表示,香港疫情反弹是危险迹象,当务之急是再做一次全民检测,要尽快分别出健康人士和感染者,务求切断传染链。

曾祈殷医生形容,今次新一波疫情“是浪费了上次的社区检测”,他说,“就算当时700万人都做了检测,但你边境有漏洞,也是会爆发的”。

他指出,要全民强制检测成功,首先要做到边境防疫没漏洞,以及在检测期间大大限制人群活动,“你要肯定,边境防疫及所有隔离检疫政策,都做得好严谨,不会乱有豁免,然後可能再花一段时间封城,要停摆金融中心丶股市等等,但香港能否做到呢?我们不像内地,但如果你要把个案清零,就要有这样的牺牲。”

曾祈殷医生认为,从公共卫生角度去看,做一次全民强制检测,市民就不用好像现在般,每一丶两个月就迎来一波疫情,需要停课停业等不同的生活上的阻滞。

“即使你持不同政见,这个问题值得思考,如果你是家长,你会否希望小朋友处于危机当中?”他说,“如果政府有决心去做,就要想一下配套资源,要有全盘计划,例如如果限制民众两周不能离家,如何处理膳食问题?这也是要去想。”

前食卫局局长高永文表示,现在是时候推动强制全民检测,否则“清零”有难度,“不断停课丶复课,这样没完没了,亦无人与我们通关。”

香港建制阵营近乎全部支持全民强制检测,其中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麦美娟提倡,政府应封城14天进行强制检测,认为港府如果探取果断措施,可以更好控制疫情,否则除了市民抗疫疲劳,通关恢复无期,经济难以复苏。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到,希望力争疫情达至“清零”,但她在记者会上表示,这个说法是要给予市民信心,并非讲何时何日疫情消失。她反对再次推行全民强制检测,认为如果全民检测如要成效,就需要封关几个星期,市民亦要留在家中不得出门。这一政策难以实行。

民主派阵营对于强制检测亦持反对立场,主要忧虑是市民的样本会否交予中国大陆化验公司,并认为政府如果没有在源头,即是在关口实施更严格的防疫措施,强制全民检测也只会徒劳无功。

如果很多人同时拒绝检测及被追踪,当局事实上难以做到全民强制检测。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认为,中国内地能做到全民检测,是因为有闭路电视及和手机追踪程式,民众被封区时不能随处走动,但香港做不到限制全民不走动,其检测力亦不足够,他说,“香港不似欧美,亦不似中国内地,香港有一国两制的好处,亦有一国两制的坏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