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香港政府在多年抑制住房需求后,现在转向刺激需求,分析人士担心,这可能会导致香港住房市场过热。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热衷于关注经济民生方面的不满,而不是20多年前英国统治结束以来香港最严重危机的政治驱动因素。她的主要目标是:帮助更多的香港人爬上置业的阶梯。

林郑月娥上周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包括从私人土地所有者手中征地建造公屋,以及放宽首次置业者的按揭要求。

结果是在香港上市的房地产股票飙升,开发商的市值增加了约40亿美元,因为投资者更关注需求提振而不是供应释放。

但是,政府支持购房者的意愿表明,在多年试图抑制需求后,情况发生了逆转,分析人士担心,这可能会使香港住房市场过热,它已经是世界上最难以负担的住房市场。

根据按揭要求的变化,首次置业人士可申请最高九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将由现时400万港元提升至800万港元(合100万美元),可申请最高八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则会由600万港元提升至1000万港元。

麦格理资本(Macquarie Capital)分析师David Ng表示,这些变化是出乎意料的利好,有可能在第四季度为开发商的股票提供支撑。但他补充说,面对经济放缓,这是可能推高住房二级市场价格的“危险举动”——现在该市场价格仅比今年6月份的创纪录高位低5%。

花旗集团(Citigroup)的银行业分析师田亚非表示,放宽按揭要求与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香港事实上的中央银行)规定的贷款价值比上限相悖——这项长达十年的规定旨在遏制房价失控。她补充说,这些限制“让很多人因价格而退出市场”。

田亚非说,尽管林郑月娥新政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新政出台之际,香港房地产价格已经大幅上涨,部分原因是中国内地买家十年来的稳定需求。

对于香港大亨经营的房地产集团而言,近期的股市上涨带来令人欣慰的喘息之机,此前针对政府一项拟议法律而爆发的反政府示威使得股价暴跌——该法可能会让犯罪嫌疑人被引渡到中国内地。此后法案被撤回,但随着与警察的暴力冲突日趋激烈,抗议者的要求已扩大到包括民主改革。

林郑月娥的住房计划的另一部分是增加住房供应,以帮助控制价格。这将是一个挑战。标准普尔(Standard and Poor’s)分析师叶翱行(Christopher Yip)表示,“实际上没有太多手段”能够改变供应到足以解决供需失衡。

他指出,住房紧缺和需求过剩的原因是香港人不愿意在结婚后与父母同住,以及稳定的内地移民。

上个月公布的瑞银(UBS)全球房地产泡沫分析显示,香港是25个全球化都市中房价最贵的城市。根据公共政策组织Demographia的数据,香港的房价中位数已升至家庭收入中位数的近21倍。同时,政府数据显示,向低收入家庭提供的公共住房的平均等待时间已上升至5年半。

为了改善供应,林郑月娥计划根据香港的《收回土地条例》,在长期内征用约700公顷土地——远高于花旗估计的过去5年中根据该条例收回的20公顷土地。但是,土地所有者被政府征用资产必须得到补偿,而且许多被瞄准的农业用地已经被开发商抢购一空。

2017年,一份银河-联昌证券(CGS-CIMB Securities)的报告计算,新鸿基(Sun Hung Kai)、恒基兆业(Henderson Land)、长江实业(Cheung Kong)和新世界发展(New World Development)四家开发商持有的农业用地可以开发出1.5亿平方英尺的总建筑面积。这足以用比平均水平宽敞得多的公寓来满足近10年的香港估计需求,或者说,这是整个摩纳哥国土面积的6倍。

但香港的维权投资者大卫•韦伯(David Webb)警告说,香港的农业用地往往很分散,需要时间来整合和重新规划。他表示,政府对住房短缺负更大的责任,过去政府曾限制土地拍卖以维持房价。

他说:“与其说开发商囤积土地,不如说他们和政府合伙限制供给。”他指出,负责选举香港特首、包含1200名成员的选举委员会中,当地的大亨占有广泛的代表席位。

“由于这种结构,政府必须响应大亨的意愿。”韦伯表示,“实际上,这个制度中有很多低效的地方,除非我们把选举委员会和(香港)立法会民主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香港房地产改革或引发过热风险

发布日期:2019-10-24 11:44
摘要:香港政府在多年抑制住房需求后,现在转向刺激需求,分析人士担心,这可能会导致香港住房市场过热。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热衷于关注经济民生方面的不满,而不是20多年前英国统治结束以来香港最严重危机的政治驱动因素。她的主要目标是:帮助更多的香港人爬上置业的阶梯。

林郑月娥上周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包括从私人土地所有者手中征地建造公屋,以及放宽首次置业者的按揭要求。

结果是在香港上市的房地产股票飙升,开发商的市值增加了约40亿美元,因为投资者更关注需求提振而不是供应释放。

但是,政府支持购房者的意愿表明,在多年试图抑制需求后,情况发生了逆转,分析人士担心,这可能会使香港住房市场过热,它已经是世界上最难以负担的住房市场。

根据按揭要求的变化,首次置业人士可申请最高九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将由现时400万港元提升至800万港元(合100万美元),可申请最高八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则会由600万港元提升至1000万港元。

麦格理资本(Macquarie Capital)分析师David Ng表示,这些变化是出乎意料的利好,有可能在第四季度为开发商的股票提供支撑。但他补充说,面对经济放缓,这是可能推高住房二级市场价格的“危险举动”——现在该市场价格仅比今年6月份的创纪录高位低5%。

花旗集团(Citigroup)的银行业分析师田亚非表示,放宽按揭要求与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香港事实上的中央银行)规定的贷款价值比上限相悖——这项长达十年的规定旨在遏制房价失控。她补充说,这些限制“让很多人因价格而退出市场”。

田亚非说,尽管林郑月娥新政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新政出台之际,香港房地产价格已经大幅上涨,部分原因是中国内地买家十年来的稳定需求。

对于香港大亨经营的房地产集团而言,近期的股市上涨带来令人欣慰的喘息之机,此前针对政府一项拟议法律而爆发的反政府示威使得股价暴跌——该法可能会让犯罪嫌疑人被引渡到中国内地。此后法案被撤回,但随着与警察的暴力冲突日趋激烈,抗议者的要求已扩大到包括民主改革。

林郑月娥的住房计划的另一部分是增加住房供应,以帮助控制价格。这将是一个挑战。标准普尔(Standard and Poor’s)分析师叶翱行(Christopher Yip)表示,“实际上没有太多手段”能够改变供应到足以解决供需失衡。

他指出,住房紧缺和需求过剩的原因是香港人不愿意在结婚后与父母同住,以及稳定的内地移民。

上个月公布的瑞银(UBS)全球房地产泡沫分析显示,香港是25个全球化都市中房价最贵的城市。根据公共政策组织Demographia的数据,香港的房价中位数已升至家庭收入中位数的近21倍。同时,政府数据显示,向低收入家庭提供的公共住房的平均等待时间已上升至5年半。

为了改善供应,林郑月娥计划根据香港的《收回土地条例》,在长期内征用约700公顷土地——远高于花旗估计的过去5年中根据该条例收回的20公顷土地。但是,土地所有者被政府征用资产必须得到补偿,而且许多被瞄准的农业用地已经被开发商抢购一空。

2017年,一份银河-联昌证券(CGS-CIMB Securities)的报告计算,新鸿基(Sun Hung Kai)、恒基兆业(Henderson Land)、长江实业(Cheung Kong)和新世界发展(New World Development)四家开发商持有的农业用地可以开发出1.5亿平方英尺的总建筑面积。这足以用比平均水平宽敞得多的公寓来满足近10年的香港估计需求,或者说,这是整个摩纳哥国土面积的6倍。

但香港的维权投资者大卫•韦伯(David Webb)警告说,香港的农业用地往往很分散,需要时间来整合和重新规划。他表示,政府对住房短缺负更大的责任,过去政府曾限制土地拍卖以维持房价。

他说:“与其说开发商囤积土地,不如说他们和政府合伙限制供给。”他指出,负责选举香港特首、包含1200名成员的选举委员会中,当地的大亨占有广泛的代表席位。

“由于这种结构,政府必须响应大亨的意愿。”韦伯表示,“实际上,这个制度中有很多低效的地方,除非我们把选举委员会和(香港)立法会民主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香港政府在多年抑制住房需求后,现在转向刺激需求,分析人士担心,这可能会导致香港住房市场过热。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热衷于关注经济民生方面的不满,而不是20多年前英国统治结束以来香港最严重危机的政治驱动因素。她的主要目标是:帮助更多的香港人爬上置业的阶梯。

林郑月娥上周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包括从私人土地所有者手中征地建造公屋,以及放宽首次置业者的按揭要求。

结果是在香港上市的房地产股票飙升,开发商的市值增加了约40亿美元,因为投资者更关注需求提振而不是供应释放。

但是,政府支持购房者的意愿表明,在多年试图抑制需求后,情况发生了逆转,分析人士担心,这可能会使香港住房市场过热,它已经是世界上最难以负担的住房市场。

根据按揭要求的变化,首次置业人士可申请最高九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将由现时400万港元提升至800万港元(合100万美元),可申请最高八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则会由600万港元提升至1000万港元。

麦格理资本(Macquarie Capital)分析师David Ng表示,这些变化是出乎意料的利好,有可能在第四季度为开发商的股票提供支撑。但他补充说,面对经济放缓,这是可能推高住房二级市场价格的“危险举动”——现在该市场价格仅比今年6月份的创纪录高位低5%。

花旗集团(Citigroup)的银行业分析师田亚非表示,放宽按揭要求与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香港事实上的中央银行)规定的贷款价值比上限相悖——这项长达十年的规定旨在遏制房价失控。她补充说,这些限制“让很多人因价格而退出市场”。

田亚非说,尽管林郑月娥新政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新政出台之际,香港房地产价格已经大幅上涨,部分原因是中国内地买家十年来的稳定需求。

对于香港大亨经营的房地产集团而言,近期的股市上涨带来令人欣慰的喘息之机,此前针对政府一项拟议法律而爆发的反政府示威使得股价暴跌——该法可能会让犯罪嫌疑人被引渡到中国内地。此后法案被撤回,但随着与警察的暴力冲突日趋激烈,抗议者的要求已扩大到包括民主改革。

林郑月娥的住房计划的另一部分是增加住房供应,以帮助控制价格。这将是一个挑战。标准普尔(Standard and Poor’s)分析师叶翱行(Christopher Yip)表示,“实际上没有太多手段”能够改变供应到足以解决供需失衡。

他指出,住房紧缺和需求过剩的原因是香港人不愿意在结婚后与父母同住,以及稳定的内地移民。

上个月公布的瑞银(UBS)全球房地产泡沫分析显示,香港是25个全球化都市中房价最贵的城市。根据公共政策组织Demographia的数据,香港的房价中位数已升至家庭收入中位数的近21倍。同时,政府数据显示,向低收入家庭提供的公共住房的平均等待时间已上升至5年半。

为了改善供应,林郑月娥计划根据香港的《收回土地条例》,在长期内征用约700公顷土地——远高于花旗估计的过去5年中根据该条例收回的20公顷土地。但是,土地所有者被政府征用资产必须得到补偿,而且许多被瞄准的农业用地已经被开发商抢购一空。

2017年,一份银河-联昌证券(CGS-CIMB Securities)的报告计算,新鸿基(Sun Hung Kai)、恒基兆业(Henderson Land)、长江实业(Cheung Kong)和新世界发展(New World Development)四家开发商持有的农业用地可以开发出1.5亿平方英尺的总建筑面积。这足以用比平均水平宽敞得多的公寓来满足近10年的香港估计需求,或者说,这是整个摩纳哥国土面积的6倍。

但香港的维权投资者大卫•韦伯(David Webb)警告说,香港的农业用地往往很分散,需要时间来整合和重新规划。他表示,政府对住房短缺负更大的责任,过去政府曾限制土地拍卖以维持房价。

他说:“与其说开发商囤积土地,不如说他们和政府合伙限制供给。”他指出,负责选举香港特首、包含1200名成员的选举委员会中,当地的大亨占有广泛的代表席位。

“由于这种结构,政府必须响应大亨的意愿。”韦伯表示,“实际上,这个制度中有很多低效的地方,除非我们把选举委员会和(香港)立法会民主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香港房地产改革或引发过热风险

发布日期:2019-10-24 11:44
摘要:香港政府在多年抑制住房需求后,现在转向刺激需求,分析人士担心,这可能会导致香港住房市场过热。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热衷于关注经济民生方面的不满,而不是20多年前英国统治结束以来香港最严重危机的政治驱动因素。她的主要目标是:帮助更多的香港人爬上置业的阶梯。

林郑月娥上周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包括从私人土地所有者手中征地建造公屋,以及放宽首次置业者的按揭要求。

结果是在香港上市的房地产股票飙升,开发商的市值增加了约40亿美元,因为投资者更关注需求提振而不是供应释放。

但是,政府支持购房者的意愿表明,在多年试图抑制需求后,情况发生了逆转,分析人士担心,这可能会使香港住房市场过热,它已经是世界上最难以负担的住房市场。

根据按揭要求的变化,首次置业人士可申请最高九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将由现时400万港元提升至800万港元(合100万美元),可申请最高八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则会由600万港元提升至1000万港元。

麦格理资本(Macquarie Capital)分析师David Ng表示,这些变化是出乎意料的利好,有可能在第四季度为开发商的股票提供支撑。但他补充说,面对经济放缓,这是可能推高住房二级市场价格的“危险举动”——现在该市场价格仅比今年6月份的创纪录高位低5%。

花旗集团(Citigroup)的银行业分析师田亚非表示,放宽按揭要求与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香港事实上的中央银行)规定的贷款价值比上限相悖——这项长达十年的规定旨在遏制房价失控。她补充说,这些限制“让很多人因价格而退出市场”。

田亚非说,尽管林郑月娥新政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新政出台之际,香港房地产价格已经大幅上涨,部分原因是中国内地买家十年来的稳定需求。

对于香港大亨经营的房地产集团而言,近期的股市上涨带来令人欣慰的喘息之机,此前针对政府一项拟议法律而爆发的反政府示威使得股价暴跌——该法可能会让犯罪嫌疑人被引渡到中国内地。此后法案被撤回,但随着与警察的暴力冲突日趋激烈,抗议者的要求已扩大到包括民主改革。

林郑月娥的住房计划的另一部分是增加住房供应,以帮助控制价格。这将是一个挑战。标准普尔(Standard and Poor’s)分析师叶翱行(Christopher Yip)表示,“实际上没有太多手段”能够改变供应到足以解决供需失衡。

他指出,住房紧缺和需求过剩的原因是香港人不愿意在结婚后与父母同住,以及稳定的内地移民。

上个月公布的瑞银(UBS)全球房地产泡沫分析显示,香港是25个全球化都市中房价最贵的城市。根据公共政策组织Demographia的数据,香港的房价中位数已升至家庭收入中位数的近21倍。同时,政府数据显示,向低收入家庭提供的公共住房的平均等待时间已上升至5年半。

为了改善供应,林郑月娥计划根据香港的《收回土地条例》,在长期内征用约700公顷土地——远高于花旗估计的过去5年中根据该条例收回的20公顷土地。但是,土地所有者被政府征用资产必须得到补偿,而且许多被瞄准的农业用地已经被开发商抢购一空。

2017年,一份银河-联昌证券(CGS-CIMB Securities)的报告计算,新鸿基(Sun Hung Kai)、恒基兆业(Henderson Land)、长江实业(Cheung Kong)和新世界发展(New World Development)四家开发商持有的农业用地可以开发出1.5亿平方英尺的总建筑面积。这足以用比平均水平宽敞得多的公寓来满足近10年的香港估计需求,或者说,这是整个摩纳哥国土面积的6倍。

但香港的维权投资者大卫•韦伯(David Webb)警告说,香港的农业用地往往很分散,需要时间来整合和重新规划。他表示,政府对住房短缺负更大的责任,过去政府曾限制土地拍卖以维持房价。

他说:“与其说开发商囤积土地,不如说他们和政府合伙限制供给。”他指出,负责选举香港特首、包含1200名成员的选举委员会中,当地的大亨占有广泛的代表席位。

“由于这种结构,政府必须响应大亨的意愿。”韦伯表示,“实际上,这个制度中有很多低效的地方,除非我们把选举委员会和(香港)立法会民主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香港政府在多年抑制住房需求后,现在转向刺激需求,分析人士担心,这可能会导致香港住房市场过热。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热衷于关注经济民生方面的不满,而不是20多年前英国统治结束以来香港最严重危机的政治驱动因素。她的主要目标是:帮助更多的香港人爬上置业的阶梯。

林郑月娥上周宣布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包括从私人土地所有者手中征地建造公屋,以及放宽首次置业者的按揭要求。

结果是在香港上市的房地产股票飙升,开发商的市值增加了约40亿美元,因为投资者更关注需求提振而不是供应释放。

但是,政府支持购房者的意愿表明,在多年试图抑制需求后,情况发生了逆转,分析人士担心,这可能会使香港住房市场过热,它已经是世界上最难以负担的住房市场。

根据按揭要求的变化,首次置业人士可申请最高九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将由现时400万港元提升至800万港元(合100万美元),可申请最高八成按揭贷款的楼价上限则会由600万港元提升至1000万港元。

麦格理资本(Macquarie Capital)分析师David Ng表示,这些变化是出乎意料的利好,有可能在第四季度为开发商的股票提供支撑。但他补充说,面对经济放缓,这是可能推高住房二级市场价格的“危险举动”——现在该市场价格仅比今年6月份的创纪录高位低5%。

花旗集团(Citigroup)的银行业分析师田亚非表示,放宽按揭要求与香港金融管理局(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香港事实上的中央银行)规定的贷款价值比上限相悖——这项长达十年的规定旨在遏制房价失控。她补充说,这些限制“让很多人因价格而退出市场”。

田亚非说,尽管林郑月娥新政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新政出台之际,香港房地产价格已经大幅上涨,部分原因是中国内地买家十年来的稳定需求。

对于香港大亨经营的房地产集团而言,近期的股市上涨带来令人欣慰的喘息之机,此前针对政府一项拟议法律而爆发的反政府示威使得股价暴跌——该法可能会让犯罪嫌疑人被引渡到中国内地。此后法案被撤回,但随着与警察的暴力冲突日趋激烈,抗议者的要求已扩大到包括民主改革。

林郑月娥的住房计划的另一部分是增加住房供应,以帮助控制价格。这将是一个挑战。标准普尔(Standard and Poor’s)分析师叶翱行(Christopher Yip)表示,“实际上没有太多手段”能够改变供应到足以解决供需失衡。

他指出,住房紧缺和需求过剩的原因是香港人不愿意在结婚后与父母同住,以及稳定的内地移民。

上个月公布的瑞银(UBS)全球房地产泡沫分析显示,香港是25个全球化都市中房价最贵的城市。根据公共政策组织Demographia的数据,香港的房价中位数已升至家庭收入中位数的近21倍。同时,政府数据显示,向低收入家庭提供的公共住房的平均等待时间已上升至5年半。

为了改善供应,林郑月娥计划根据香港的《收回土地条例》,在长期内征用约700公顷土地——远高于花旗估计的过去5年中根据该条例收回的20公顷土地。但是,土地所有者被政府征用资产必须得到补偿,而且许多被瞄准的农业用地已经被开发商抢购一空。

2017年,一份银河-联昌证券(CGS-CIMB Securities)的报告计算,新鸿基(Sun Hung Kai)、恒基兆业(Henderson Land)、长江实业(Cheung Kong)和新世界发展(New World Development)四家开发商持有的农业用地可以开发出1.5亿平方英尺的总建筑面积。这足以用比平均水平宽敞得多的公寓来满足近10年的香港估计需求,或者说,这是整个摩纳哥国土面积的6倍。

但香港的维权投资者大卫•韦伯(David Webb)警告说,香港的农业用地往往很分散,需要时间来整合和重新规划。他表示,政府对住房短缺负更大的责任,过去政府曾限制土地拍卖以维持房价。

他说:“与其说开发商囤积土地,不如说他们和政府合伙限制供给。”他指出,负责选举香港特首、包含1200名成员的选举委员会中,当地的大亨占有广泛的代表席位。

“由于这种结构,政府必须响应大亨的意愿。”韦伯表示,“实际上,这个制度中有很多低效的地方,除非我们把选举委员会和(香港)立法会民主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