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因欠下巨额中国债务而压力与日俱增,这表明向中国借款应该更加谨慎。而中国的贷款战略也给自身造成风险。



 |  乔纳森•惠特利 伦敦 , 约瑟夫•科特里尔 约翰内斯堡 , 尼尔•孟希 拉各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20年,中国已成为非洲最大的双边贷款国,向非洲国家政府和国有企业提供了近1500亿美元,原因是中国寻求获得大宗商品供应并发展其全球基础设施项目网络——“一带一路”倡议(BRI)。

但是,在新冠疫情期间,随着赞比亚滑向非洲10年来首次主权债务违约,同时其他债务负担沉重的国家也面临着与日俱增的压力,这场危机暴露出了中国贷款的分散性,以及北京方面不愿完全遵循全球债务减免计划。

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在世界最贫困国家欠20国集团(G20)国家的双边债务中,中国所占比例已从2015年的45%升至去年的63%。在许多撒哈拉以南地区非洲国家,中国在双边债务中所占的比例更大。

中国的银行几乎向非洲大陆的每个国家都发放了贷款,其中有8个国家本世纪各已借了逾50亿美元贷款。但在由全球最大经济体组成的20国集团发起的“债务暂缓偿还倡议”(Debt Service Suspension Initiative,简称DSSI)中,北京方面参与的进展一直十分缓慢。

“这让人有些沮丧。”世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本月表示,“中国最大的一些债权人仍未参与到该倡议中来,这给最贫困国家造成了很大负担……如果你查阅(中国的)合同,你会发现,在很多情况下,它们的利率很高,但透明度很低。”

DSSI提出,20国集团成员国及其政策性银行向全球73个最贫困国家提供的双边贷款的到期款项暂停偿还,将还款分散到未来四年。本月,还款暂停延期至2021年6月,还款分散到未来六年。

一份20国集团内部文件显示,中国是迄今为止对DSSI贡献最大的国家,在20国集团成员国为44个债务国暂停的约53亿美元还款中,中国至少暂停了19亿美元今年到期的还款。贡献其次的国家是暂停了约8.1亿美元还款的法国,和暂停了约5.4亿美元还款的日本。

但中国承诺的范围尚不明确。世行的数据显示,在20国集团成员国中,中国今年应收到期还款是最多的,有DSSI国家的大约134亿美元还款到期,而法国和日本各应收大约11亿美元到期还款。

不过,这些数字中未包括约67亿美元的款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安哥拉正在与三大债权人就这67亿美元还款进行谈判。分析师认为,这三大债权人分别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和中国工商银行(ICBC)。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中非研究倡议”(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数据显示,非洲第二大原油生产国安哥拉是本世纪非洲大陆向中国借款最多的国家,在中国发放的1430亿美元贷款中,安哥拉获得了430亿美元。

安哥拉国有石油公司Sonangol以商业利率从中国国开行借入了数以10亿美元计的贷款,而中国进出口银行则以优惠利率为安哥拉政府提供贷款。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贷款符合DSSI条件,但国开行被北京方面视为商业银行,这意味着该行可以选择是否参与DSSI。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开行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安哥拉的借款说明DSSI的一个主要问题:中国通过各种组织贷款给非洲国家,这意味着有关谁欠谁多少贷款的信息是不完整和零散的。

埃塞俄比亚也是最大借款国之一,2002年至2018年,该国至少借款137亿美元,其用途广泛,从修建公路、制糖厂到修建通往吉布提的铁路。过去两年,中国承诺对埃塞俄比亚的部分贷款进行重组。“埃塞俄比亚政府……有太多(中国)贷款,”一名驻埃塞俄比亚的中国官员表示。

中非研究倡议主任黛博拉•布罗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表示,中国贷款应被理解为“碎片化威权主义”的产物。她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承诺与20国集团其他成员合作落实DSSI。“这向(中国的银行)发出信号,表明它们应该这么做,但条款不一定相同。”

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的刘英表示,中国的银行的国内项目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中国每次承诺减免非洲债务时,国内就会有人抗议和施压,说他们自己还吃不饱。”

尽管双边债务增加,但仅占DSSI国家所欠债务的五分之一左右。赞比亚越来越多地转向中国和国际债券市场,而不是成本较低的多边贷款机构。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赞比亚的债务增加3倍,达到120亿美元,其中欠债券持有者30亿美元,欠中国的至少也是这个数额。赞比亚的债券持有者怀疑,他们是否会得到与中国债权人同等的待遇。

DSSI说明了让所有债权人合作的难度,20国集团正制定一个有关债务重组的“共同框架”。 20国集团官员期待,这个框架将确保双边贷款机构平等分担负担,并让债务减免以借款国寻求从银行和债券持有者获得同等待遇为条件。一位参与谈判的官员表示:“这将是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的替代。”“巴黎俱乐部”是在20世纪末债务危机中诞生的一个非正式的双边贷款机构组织。

赞比亚分析师特雷弗•西姆巴(Trevor Simumba)表示,目前看来,中国的贷款战略存在风险。“中国一直在利用廉价秘密贷款获取非洲资源。中国需要反思这个战略,否则他们将持有很难重组的巨额债务,甚至会加大很多中国国有企业的违约风险。”

对于被中国贷款不那么苛刻的条件所吸引的非洲国家而言,“这场危机带来一项教训”,复兴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经济学家伊冯娜•姆汉戈(Yvonne Mhango)表示,“要对从中国借款更加谨慎。”

马思潭北京、安德烈斯•斯基帕尼(Andres Schipani)达累斯萨拉姆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非洲巨额中国债务的教训

发布日期:2020-10-28 07:41
非洲因欠下巨额中国债务而压力与日俱增,这表明向中国借款应该更加谨慎。而中国的贷款战略也给自身造成风险。



 |  乔纳森•惠特利 伦敦 , 约瑟夫•科特里尔 约翰内斯堡 , 尼尔•孟希 拉各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20年,中国已成为非洲最大的双边贷款国,向非洲国家政府和国有企业提供了近1500亿美元,原因是中国寻求获得大宗商品供应并发展其全球基础设施项目网络——“一带一路”倡议(BRI)。

但是,在新冠疫情期间,随着赞比亚滑向非洲10年来首次主权债务违约,同时其他债务负担沉重的国家也面临着与日俱增的压力,这场危机暴露出了中国贷款的分散性,以及北京方面不愿完全遵循全球债务减免计划。

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在世界最贫困国家欠20国集团(G20)国家的双边债务中,中国所占比例已从2015年的45%升至去年的63%。在许多撒哈拉以南地区非洲国家,中国在双边债务中所占的比例更大。

中国的银行几乎向非洲大陆的每个国家都发放了贷款,其中有8个国家本世纪各已借了逾50亿美元贷款。但在由全球最大经济体组成的20国集团发起的“债务暂缓偿还倡议”(Debt Service Suspension Initiative,简称DSSI)中,北京方面参与的进展一直十分缓慢。

“这让人有些沮丧。”世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本月表示,“中国最大的一些债权人仍未参与到该倡议中来,这给最贫困国家造成了很大负担……如果你查阅(中国的)合同,你会发现,在很多情况下,它们的利率很高,但透明度很低。”

DSSI提出,20国集团成员国及其政策性银行向全球73个最贫困国家提供的双边贷款的到期款项暂停偿还,将还款分散到未来四年。本月,还款暂停延期至2021年6月,还款分散到未来六年。

一份20国集团内部文件显示,中国是迄今为止对DSSI贡献最大的国家,在20国集团成员国为44个债务国暂停的约53亿美元还款中,中国至少暂停了19亿美元今年到期的还款。贡献其次的国家是暂停了约8.1亿美元还款的法国,和暂停了约5.4亿美元还款的日本。

但中国承诺的范围尚不明确。世行的数据显示,在20国集团成员国中,中国今年应收到期还款是最多的,有DSSI国家的大约134亿美元还款到期,而法国和日本各应收大约11亿美元到期还款。

不过,这些数字中未包括约67亿美元的款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安哥拉正在与三大债权人就这67亿美元还款进行谈判。分析师认为,这三大债权人分别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和中国工商银行(ICBC)。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中非研究倡议”(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数据显示,非洲第二大原油生产国安哥拉是本世纪非洲大陆向中国借款最多的国家,在中国发放的1430亿美元贷款中,安哥拉获得了430亿美元。

安哥拉国有石油公司Sonangol以商业利率从中国国开行借入了数以10亿美元计的贷款,而中国进出口银行则以优惠利率为安哥拉政府提供贷款。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贷款符合DSSI条件,但国开行被北京方面视为商业银行,这意味着该行可以选择是否参与DSSI。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开行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安哥拉的借款说明DSSI的一个主要问题:中国通过各种组织贷款给非洲国家,这意味着有关谁欠谁多少贷款的信息是不完整和零散的。

埃塞俄比亚也是最大借款国之一,2002年至2018年,该国至少借款137亿美元,其用途广泛,从修建公路、制糖厂到修建通往吉布提的铁路。过去两年,中国承诺对埃塞俄比亚的部分贷款进行重组。“埃塞俄比亚政府……有太多(中国)贷款,”一名驻埃塞俄比亚的中国官员表示。

中非研究倡议主任黛博拉•布罗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表示,中国贷款应被理解为“碎片化威权主义”的产物。她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承诺与20国集团其他成员合作落实DSSI。“这向(中国的银行)发出信号,表明它们应该这么做,但条款不一定相同。”

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的刘英表示,中国的银行的国内项目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中国每次承诺减免非洲债务时,国内就会有人抗议和施压,说他们自己还吃不饱。”

尽管双边债务增加,但仅占DSSI国家所欠债务的五分之一左右。赞比亚越来越多地转向中国和国际债券市场,而不是成本较低的多边贷款机构。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赞比亚的债务增加3倍,达到120亿美元,其中欠债券持有者30亿美元,欠中国的至少也是这个数额。赞比亚的债券持有者怀疑,他们是否会得到与中国债权人同等的待遇。

DSSI说明了让所有债权人合作的难度,20国集团正制定一个有关债务重组的“共同框架”。 20国集团官员期待,这个框架将确保双边贷款机构平等分担负担,并让债务减免以借款国寻求从银行和债券持有者获得同等待遇为条件。一位参与谈判的官员表示:“这将是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的替代。”“巴黎俱乐部”是在20世纪末债务危机中诞生的一个非正式的双边贷款机构组织。

赞比亚分析师特雷弗•西姆巴(Trevor Simumba)表示,目前看来,中国的贷款战略存在风险。“中国一直在利用廉价秘密贷款获取非洲资源。中国需要反思这个战略,否则他们将持有很难重组的巨额债务,甚至会加大很多中国国有企业的违约风险。”

对于被中国贷款不那么苛刻的条件所吸引的非洲国家而言,“这场危机带来一项教训”,复兴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经济学家伊冯娜•姆汉戈(Yvonne Mhango)表示,“要对从中国借款更加谨慎。”

马思潭北京、安德烈斯•斯基帕尼(Andres Schipani)达累斯萨拉姆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非洲因欠下巨额中国债务而压力与日俱增,这表明向中国借款应该更加谨慎。而中国的贷款战略也给自身造成风险。



 |  乔纳森•惠特利 伦敦 , 约瑟夫•科特里尔 约翰内斯堡 , 尼尔•孟希 拉各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20年,中国已成为非洲最大的双边贷款国,向非洲国家政府和国有企业提供了近1500亿美元,原因是中国寻求获得大宗商品供应并发展其全球基础设施项目网络——“一带一路”倡议(BRI)。

但是,在新冠疫情期间,随着赞比亚滑向非洲10年来首次主权债务违约,同时其他债务负担沉重的国家也面临着与日俱增的压力,这场危机暴露出了中国贷款的分散性,以及北京方面不愿完全遵循全球债务减免计划。

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在世界最贫困国家欠20国集团(G20)国家的双边债务中,中国所占比例已从2015年的45%升至去年的63%。在许多撒哈拉以南地区非洲国家,中国在双边债务中所占的比例更大。

中国的银行几乎向非洲大陆的每个国家都发放了贷款,其中有8个国家本世纪各已借了逾50亿美元贷款。但在由全球最大经济体组成的20国集团发起的“债务暂缓偿还倡议”(Debt Service Suspension Initiative,简称DSSI)中,北京方面参与的进展一直十分缓慢。

“这让人有些沮丧。”世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本月表示,“中国最大的一些债权人仍未参与到该倡议中来,这给最贫困国家造成了很大负担……如果你查阅(中国的)合同,你会发现,在很多情况下,它们的利率很高,但透明度很低。”

DSSI提出,20国集团成员国及其政策性银行向全球73个最贫困国家提供的双边贷款的到期款项暂停偿还,将还款分散到未来四年。本月,还款暂停延期至2021年6月,还款分散到未来六年。

一份20国集团内部文件显示,中国是迄今为止对DSSI贡献最大的国家,在20国集团成员国为44个债务国暂停的约53亿美元还款中,中国至少暂停了19亿美元今年到期的还款。贡献其次的国家是暂停了约8.1亿美元还款的法国,和暂停了约5.4亿美元还款的日本。

但中国承诺的范围尚不明确。世行的数据显示,在20国集团成员国中,中国今年应收到期还款是最多的,有DSSI国家的大约134亿美元还款到期,而法国和日本各应收大约11亿美元到期还款。

不过,这些数字中未包括约67亿美元的款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安哥拉正在与三大债权人就这67亿美元还款进行谈判。分析师认为,这三大债权人分别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和中国工商银行(ICBC)。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中非研究倡议”(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数据显示,非洲第二大原油生产国安哥拉是本世纪非洲大陆向中国借款最多的国家,在中国发放的1430亿美元贷款中,安哥拉获得了430亿美元。

安哥拉国有石油公司Sonangol以商业利率从中国国开行借入了数以10亿美元计的贷款,而中国进出口银行则以优惠利率为安哥拉政府提供贷款。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贷款符合DSSI条件,但国开行被北京方面视为商业银行,这意味着该行可以选择是否参与DSSI。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开行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安哥拉的借款说明DSSI的一个主要问题:中国通过各种组织贷款给非洲国家,这意味着有关谁欠谁多少贷款的信息是不完整和零散的。

埃塞俄比亚也是最大借款国之一,2002年至2018年,该国至少借款137亿美元,其用途广泛,从修建公路、制糖厂到修建通往吉布提的铁路。过去两年,中国承诺对埃塞俄比亚的部分贷款进行重组。“埃塞俄比亚政府……有太多(中国)贷款,”一名驻埃塞俄比亚的中国官员表示。

中非研究倡议主任黛博拉•布罗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表示,中国贷款应被理解为“碎片化威权主义”的产物。她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承诺与20国集团其他成员合作落实DSSI。“这向(中国的银行)发出信号,表明它们应该这么做,但条款不一定相同。”

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的刘英表示,中国的银行的国内项目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中国每次承诺减免非洲债务时,国内就会有人抗议和施压,说他们自己还吃不饱。”

尽管双边债务增加,但仅占DSSI国家所欠债务的五分之一左右。赞比亚越来越多地转向中国和国际债券市场,而不是成本较低的多边贷款机构。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赞比亚的债务增加3倍,达到120亿美元,其中欠债券持有者30亿美元,欠中国的至少也是这个数额。赞比亚的债券持有者怀疑,他们是否会得到与中国债权人同等的待遇。

DSSI说明了让所有债权人合作的难度,20国集团正制定一个有关债务重组的“共同框架”。 20国集团官员期待,这个框架将确保双边贷款机构平等分担负担,并让债务减免以借款国寻求从银行和债券持有者获得同等待遇为条件。一位参与谈判的官员表示:“这将是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的替代。”“巴黎俱乐部”是在20世纪末债务危机中诞生的一个非正式的双边贷款机构组织。

赞比亚分析师特雷弗•西姆巴(Trevor Simumba)表示,目前看来,中国的贷款战略存在风险。“中国一直在利用廉价秘密贷款获取非洲资源。中国需要反思这个战略,否则他们将持有很难重组的巨额债务,甚至会加大很多中国国有企业的违约风险。”

对于被中国贷款不那么苛刻的条件所吸引的非洲国家而言,“这场危机带来一项教训”,复兴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经济学家伊冯娜•姆汉戈(Yvonne Mhango)表示,“要对从中国借款更加谨慎。”

马思潭北京、安德烈斯•斯基帕尼(Andres Schipani)达累斯萨拉姆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非洲巨额中国债务的教训

发布日期:2020-10-28 07:41
非洲因欠下巨额中国债务而压力与日俱增,这表明向中国借款应该更加谨慎。而中国的贷款战略也给自身造成风险。



 |  乔纳森•惠特利 伦敦 , 约瑟夫•科特里尔 约翰内斯堡 , 尼尔•孟希 拉各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20年,中国已成为非洲最大的双边贷款国,向非洲国家政府和国有企业提供了近1500亿美元,原因是中国寻求获得大宗商品供应并发展其全球基础设施项目网络——“一带一路”倡议(BRI)。

但是,在新冠疫情期间,随着赞比亚滑向非洲10年来首次主权债务违约,同时其他债务负担沉重的国家也面临着与日俱增的压力,这场危机暴露出了中国贷款的分散性,以及北京方面不愿完全遵循全球债务减免计划。

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在世界最贫困国家欠20国集团(G20)国家的双边债务中,中国所占比例已从2015年的45%升至去年的63%。在许多撒哈拉以南地区非洲国家,中国在双边债务中所占的比例更大。

中国的银行几乎向非洲大陆的每个国家都发放了贷款,其中有8个国家本世纪各已借了逾50亿美元贷款。但在由全球最大经济体组成的20国集团发起的“债务暂缓偿还倡议”(Debt Service Suspension Initiative,简称DSSI)中,北京方面参与的进展一直十分缓慢。

“这让人有些沮丧。”世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本月表示,“中国最大的一些债权人仍未参与到该倡议中来,这给最贫困国家造成了很大负担……如果你查阅(中国的)合同,你会发现,在很多情况下,它们的利率很高,但透明度很低。”

DSSI提出,20国集团成员国及其政策性银行向全球73个最贫困国家提供的双边贷款的到期款项暂停偿还,将还款分散到未来四年。本月,还款暂停延期至2021年6月,还款分散到未来六年。

一份20国集团内部文件显示,中国是迄今为止对DSSI贡献最大的国家,在20国集团成员国为44个债务国暂停的约53亿美元还款中,中国至少暂停了19亿美元今年到期的还款。贡献其次的国家是暂停了约8.1亿美元还款的法国,和暂停了约5.4亿美元还款的日本。

但中国承诺的范围尚不明确。世行的数据显示,在20国集团成员国中,中国今年应收到期还款是最多的,有DSSI国家的大约134亿美元还款到期,而法国和日本各应收大约11亿美元到期还款。

不过,这些数字中未包括约67亿美元的款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安哥拉正在与三大债权人就这67亿美元还款进行谈判。分析师认为,这三大债权人分别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和中国工商银行(ICBC)。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中非研究倡议”(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数据显示,非洲第二大原油生产国安哥拉是本世纪非洲大陆向中国借款最多的国家,在中国发放的1430亿美元贷款中,安哥拉获得了430亿美元。

安哥拉国有石油公司Sonangol以商业利率从中国国开行借入了数以10亿美元计的贷款,而中国进出口银行则以优惠利率为安哥拉政府提供贷款。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贷款符合DSSI条件,但国开行被北京方面视为商业银行,这意味着该行可以选择是否参与DSSI。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开行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安哥拉的借款说明DSSI的一个主要问题:中国通过各种组织贷款给非洲国家,这意味着有关谁欠谁多少贷款的信息是不完整和零散的。

埃塞俄比亚也是最大借款国之一,2002年至2018年,该国至少借款137亿美元,其用途广泛,从修建公路、制糖厂到修建通往吉布提的铁路。过去两年,中国承诺对埃塞俄比亚的部分贷款进行重组。“埃塞俄比亚政府……有太多(中国)贷款,”一名驻埃塞俄比亚的中国官员表示。

中非研究倡议主任黛博拉•布罗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表示,中国贷款应被理解为“碎片化威权主义”的产物。她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承诺与20国集团其他成员合作落实DSSI。“这向(中国的银行)发出信号,表明它们应该这么做,但条款不一定相同。”

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的刘英表示,中国的银行的国内项目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中国每次承诺减免非洲债务时,国内就会有人抗议和施压,说他们自己还吃不饱。”

尽管双边债务增加,但仅占DSSI国家所欠债务的五分之一左右。赞比亚越来越多地转向中国和国际债券市场,而不是成本较低的多边贷款机构。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赞比亚的债务增加3倍,达到120亿美元,其中欠债券持有者30亿美元,欠中国的至少也是这个数额。赞比亚的债券持有者怀疑,他们是否会得到与中国债权人同等的待遇。

DSSI说明了让所有债权人合作的难度,20国集团正制定一个有关债务重组的“共同框架”。 20国集团官员期待,这个框架将确保双边贷款机构平等分担负担,并让债务减免以借款国寻求从银行和债券持有者获得同等待遇为条件。一位参与谈判的官员表示:“这将是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的替代。”“巴黎俱乐部”是在20世纪末债务危机中诞生的一个非正式的双边贷款机构组织。

赞比亚分析师特雷弗•西姆巴(Trevor Simumba)表示,目前看来,中国的贷款战略存在风险。“中国一直在利用廉价秘密贷款获取非洲资源。中国需要反思这个战略,否则他们将持有很难重组的巨额债务,甚至会加大很多中国国有企业的违约风险。”

对于被中国贷款不那么苛刻的条件所吸引的非洲国家而言,“这场危机带来一项教训”,复兴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经济学家伊冯娜•姆汉戈(Yvonne Mhango)表示,“要对从中国借款更加谨慎。”

马思潭北京、安德烈斯•斯基帕尼(Andres Schipani)达累斯萨拉姆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非洲因欠下巨额中国债务而压力与日俱增,这表明向中国借款应该更加谨慎。而中国的贷款战略也给自身造成风险。



 |  乔纳森•惠特利 伦敦 , 约瑟夫•科特里尔 约翰内斯堡 , 尼尔•孟希 拉各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过去20年,中国已成为非洲最大的双边贷款国,向非洲国家政府和国有企业提供了近1500亿美元,原因是中国寻求获得大宗商品供应并发展其全球基础设施项目网络——“一带一路”倡议(BRI)。

但是,在新冠疫情期间,随着赞比亚滑向非洲10年来首次主权债务违约,同时其他债务负担沉重的国家也面临着与日俱增的压力,这场危机暴露出了中国贷款的分散性,以及北京方面不愿完全遵循全球债务减免计划。

根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在世界最贫困国家欠20国集团(G20)国家的双边债务中,中国所占比例已从2015年的45%升至去年的63%。在许多撒哈拉以南地区非洲国家,中国在双边债务中所占的比例更大。

中国的银行几乎向非洲大陆的每个国家都发放了贷款,其中有8个国家本世纪各已借了逾50亿美元贷款。但在由全球最大经济体组成的20国集团发起的“债务暂缓偿还倡议”(Debt Service Suspension Initiative,简称DSSI)中,北京方面参与的进展一直十分缓慢。

“这让人有些沮丧。”世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本月表示,“中国最大的一些债权人仍未参与到该倡议中来,这给最贫困国家造成了很大负担……如果你查阅(中国的)合同,你会发现,在很多情况下,它们的利率很高,但透明度很低。”

DSSI提出,20国集团成员国及其政策性银行向全球73个最贫困国家提供的双边贷款的到期款项暂停偿还,将还款分散到未来四年。本月,还款暂停延期至2021年6月,还款分散到未来六年。

一份20国集团内部文件显示,中国是迄今为止对DSSI贡献最大的国家,在20国集团成员国为44个债务国暂停的约53亿美元还款中,中国至少暂停了19亿美元今年到期的还款。贡献其次的国家是暂停了约8.1亿美元还款的法国,和暂停了约5.4亿美元还款的日本。

但中国承诺的范围尚不明确。世行的数据显示,在20国集团成员国中,中国今年应收到期还款是最多的,有DSSI国家的大约134亿美元还款到期,而法国和日本各应收大约11亿美元到期还款。

不过,这些数字中未包括约67亿美元的款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安哥拉正在与三大债权人就这67亿美元还款进行谈判。分析师认为,这三大债权人分别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和中国工商银行(ICBC)。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中非研究倡议”(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数据显示,非洲第二大原油生产国安哥拉是本世纪非洲大陆向中国借款最多的国家,在中国发放的1430亿美元贷款中,安哥拉获得了430亿美元。

安哥拉国有石油公司Sonangol以商业利率从中国国开行借入了数以10亿美元计的贷款,而中国进出口银行则以优惠利率为安哥拉政府提供贷款。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贷款符合DSSI条件,但国开行被北京方面视为商业银行,这意味着该行可以选择是否参与DSSI。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开行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安哥拉的借款说明DSSI的一个主要问题:中国通过各种组织贷款给非洲国家,这意味着有关谁欠谁多少贷款的信息是不完整和零散的。

埃塞俄比亚也是最大借款国之一,2002年至2018年,该国至少借款137亿美元,其用途广泛,从修建公路、制糖厂到修建通往吉布提的铁路。过去两年,中国承诺对埃塞俄比亚的部分贷款进行重组。“埃塞俄比亚政府……有太多(中国)贷款,”一名驻埃塞俄比亚的中国官员表示。

中非研究倡议主任黛博拉•布罗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表示,中国贷款应被理解为“碎片化威权主义”的产物。她指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承诺与20国集团其他成员合作落实DSSI。“这向(中国的银行)发出信号,表明它们应该这么做,但条款不一定相同。”

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的刘英表示,中国的银行的国内项目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中国每次承诺减免非洲债务时,国内就会有人抗议和施压,说他们自己还吃不饱。”

尽管双边债务增加,但仅占DSSI国家所欠债务的五分之一左右。赞比亚越来越多地转向中国和国际债券市场,而不是成本较低的多边贷款机构。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赞比亚的债务增加3倍,达到120亿美元,其中欠债券持有者30亿美元,欠中国的至少也是这个数额。赞比亚的债券持有者怀疑,他们是否会得到与中国债权人同等的待遇。

DSSI说明了让所有债权人合作的难度,20国集团正制定一个有关债务重组的“共同框架”。 20国集团官员期待,这个框架将确保双边贷款机构平等分担负担,并让债务减免以借款国寻求从银行和债券持有者获得同等待遇为条件。一位参与谈判的官员表示:“这将是中国加入‘巴黎俱乐部’的替代。”“巴黎俱乐部”是在20世纪末债务危机中诞生的一个非正式的双边贷款机构组织。

赞比亚分析师特雷弗•西姆巴(Trevor Simumba)表示,目前看来,中国的贷款战略存在风险。“中国一直在利用廉价秘密贷款获取非洲资源。中国需要反思这个战略,否则他们将持有很难重组的巨额债务,甚至会加大很多中国国有企业的违约风险。”

对于被中国贷款不那么苛刻的条件所吸引的非洲国家而言,“这场危机带来一项教训”,复兴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经济学家伊冯娜•姆汉戈(Yvonne Mhango)表示,“要对从中国借款更加谨慎。”

马思潭北京、安德烈斯•斯基帕尼(Andres Schipani)达累斯萨拉姆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