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长租公寓的商业模式强行改变传统低风险的分期模式,把风险升到到超过传统模式的水平,以不诚信、不公平的方式把风险分摊给租客。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蛋壳公寓爆雷,北京住建委回应称已经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专办小组。此时,据今年1月17日蛋壳在纳斯达克敲钟,还不到一年。

疫情是直接原因。受疫情影响,长租公寓入住率下滑、租金收入下降,资金链问题被急剧放大。2020年上半年,媒体公开报道陷入经营困境的长租公寓多达84家,深圳爱租公寓、美居公寓、小鹰公寓、乐居公寓、杭州鼎家等都纷纷爆雷。蛋壳作为国内长租公寓领域第二大玩家,影响深远。市场也到了审视整个模式合理性的时候了,在我看来,长租公寓模式并不成立。

一直以来,蛋壳都是亏损的。蛋壳赴美招股书及年报数据显示,创立至今公司一直未盈利。2017-2019年连续3年净亏损,累计亏损63亿元。今年3月,蛋壳上市后首份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97.06%,远超行业警戒线。不过,市场似乎认为,对互联网公司来说亏损并不是问题。

但真是如此吗?

在长租公寓模式中,租金贷是一个关键环节。所谓租金贷,就是租客签下贷款,向金融机构按月还贷款,金融机构则替租客一次性付清全年房租,把这个房租交给平台,平台拿到这个钱,不会一次性给房东,而是按月给。时间差产生的资金池,则被平台拿来抢夺房源,去签下其他房东。

这就产生一种内在不稳定性。长租公寓是通过租金贷拿到未来一段时间的租金,这笔钱本对应其长期成本,付给房东房租。但长租公寓平台,拿到这笔钱之后,将之视为短期收入,即便不考虑跑路,在生产经营上也会考虑扩张。钱投入扩张,花出去了,就需要后续客户资金不断进入,来覆盖给房东的租金,填上窟窿,资金链绷得很紧。

一旦市场出现波动,比如今年就遇上疫情,扩张不顺利,入住率不及预期,大量租客退房等情况出现,资金链就会断掉。由此造成行业的高倒闭率,而高倒闭率又会诱发不少人产生坏心思。

去年10月,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就出现大量关店的现象,上万名学员受到影响。其中的机制,同样是学员交的学费,甚至贷的培训贷,被用于扩张。这背后的商业冲动,与长租公寓如出一辙。

以上不稳定的本质,是因为长租公寓不具备规模效应。一般互联网产品是靠快速做大规模来摊低成本,但长租所涉及的服务很琐碎,一个“管家”只能服务几个客户,长租公寓不存在规模效应。所以大规模,并不能成为挤压对手的优势。从这个角度,长租公寓只能是一个勤勤勉勉干点琐碎活,赚平稳钱的模式。

更重要的是,以上种种扩张的冲动,都是建立在租金贷的基础上的。对长租公寓来说,租金贷必不可少,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维持“消费者每月交租”的表象,同时又获得大量一次性支付的长期租金,形成资金池。但是在另一方面,对消费者来说,租金贷并不是必要的。它本质上不符合市场公平原则,是一种生造的、建立在诱导上的商业模式。

一般的消费贷,买个手机、一辆车,是一次性购买获得产品,分期支付。消费贷得作用是,分期支付,减小资金压力,促进消费。但租房的资金压力并不大,交三押一,每三个月交一次租金,如果手头紧,和房东商量一下,两个月一交也未必不可以,再说信用卡也可以解决。所以房租原本并不存在一次性交一大笔钱的门槛,且本身就是天然的“分期的”。

租房与一般消费另一个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是一次性获得产品与服务。如果说其他消费贷中,年轻人贷1万块,可以实实在在的拿到手机;贷20万,可以实实在在的拿到一辆车。债务背上了,总有所得。但租金贷中,年轻人看起来得到了房租的优惠,但实际上却并没有完全得到消费标的——与手机、车不同,居住需要长时间来完成。

其实,一个很简单的质疑:“我东西都没拿全,为什么我贷的款,却要全额给你?” 这是一个起码的市场公平性问题,租金贷、长租公寓平台,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租客贷款一次性付清一年或几年房租,然后再分期,这种画蛇添足的模式,本身就是长租公寓平台生造出来的商业模式。可以说,它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平台获得资金,而不是降低消费门槛,促使消费。与此同时,与银行要监管自己贷出来的钱的用途不同,消费贷款公司不会管那么多,甚至会合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本质上这个商业模式背后,不是降低风险、降低交易成本,反而是强行改变传统的低风险的分期模式,把风险升到到超过传统模式的水平,以不诚信、不公平的方式把风险分摊给租客。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签下租金贷的租客,都是在信息不对称之下,产生了对风险的错误认识。

此次,作为蛋壳“租金贷”业务主要合作方的微众银行,发布了一项声明,表示将协助租客解决租赁纠纷,为贷款事宜适当安排,并表示在明年3月31日前,这部分租客的征信将不受影响。换句话说,当房东因为没有收到租金而收回房子后,房子住不了,但租客仍然需要继续还贷款,否则,在3月31日后就会被计入征信,影响到自己的生活。这背后,是无数年轻租客的后悔莫及。

那么,一个建立在错误认识上的商业模式,谈何长期性呢?从这个意义上,很多平台本身就没想做一个长久的生意。

随着规模不等的大小长租平台的爆雷,消费者会租金贷产生警惕,拒绝租金贷。与此同时,随着监管加强,要求租金贷的资金进入监管之下的专项账户,平台也无法违规利用资金池扩张,仅仅成为一个转手付租金的角色。所以可以预见的是,不管从市场角度,还是监管因素,以租金贷为基础的长租公寓热潮,将会逐渐冷下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长租公寓模式并不成立

发布日期:2020-11-20 06:43
摘要:长租公寓的商业模式强行改变传统低风险的分期模式,把风险升到到超过传统模式的水平,以不诚信、不公平的方式把风险分摊给租客。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蛋壳公寓爆雷,北京住建委回应称已经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专办小组。此时,据今年1月17日蛋壳在纳斯达克敲钟,还不到一年。

疫情是直接原因。受疫情影响,长租公寓入住率下滑、租金收入下降,资金链问题被急剧放大。2020年上半年,媒体公开报道陷入经营困境的长租公寓多达84家,深圳爱租公寓、美居公寓、小鹰公寓、乐居公寓、杭州鼎家等都纷纷爆雷。蛋壳作为国内长租公寓领域第二大玩家,影响深远。市场也到了审视整个模式合理性的时候了,在我看来,长租公寓模式并不成立。

一直以来,蛋壳都是亏损的。蛋壳赴美招股书及年报数据显示,创立至今公司一直未盈利。2017-2019年连续3年净亏损,累计亏损63亿元。今年3月,蛋壳上市后首份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97.06%,远超行业警戒线。不过,市场似乎认为,对互联网公司来说亏损并不是问题。

但真是如此吗?

在长租公寓模式中,租金贷是一个关键环节。所谓租金贷,就是租客签下贷款,向金融机构按月还贷款,金融机构则替租客一次性付清全年房租,把这个房租交给平台,平台拿到这个钱,不会一次性给房东,而是按月给。时间差产生的资金池,则被平台拿来抢夺房源,去签下其他房东。

这就产生一种内在不稳定性。长租公寓是通过租金贷拿到未来一段时间的租金,这笔钱本对应其长期成本,付给房东房租。但长租公寓平台,拿到这笔钱之后,将之视为短期收入,即便不考虑跑路,在生产经营上也会考虑扩张。钱投入扩张,花出去了,就需要后续客户资金不断进入,来覆盖给房东的租金,填上窟窿,资金链绷得很紧。

一旦市场出现波动,比如今年就遇上疫情,扩张不顺利,入住率不及预期,大量租客退房等情况出现,资金链就会断掉。由此造成行业的高倒闭率,而高倒闭率又会诱发不少人产生坏心思。

去年10月,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就出现大量关店的现象,上万名学员受到影响。其中的机制,同样是学员交的学费,甚至贷的培训贷,被用于扩张。这背后的商业冲动,与长租公寓如出一辙。

以上不稳定的本质,是因为长租公寓不具备规模效应。一般互联网产品是靠快速做大规模来摊低成本,但长租所涉及的服务很琐碎,一个“管家”只能服务几个客户,长租公寓不存在规模效应。所以大规模,并不能成为挤压对手的优势。从这个角度,长租公寓只能是一个勤勤勉勉干点琐碎活,赚平稳钱的模式。

更重要的是,以上种种扩张的冲动,都是建立在租金贷的基础上的。对长租公寓来说,租金贷必不可少,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维持“消费者每月交租”的表象,同时又获得大量一次性支付的长期租金,形成资金池。但是在另一方面,对消费者来说,租金贷并不是必要的。它本质上不符合市场公平原则,是一种生造的、建立在诱导上的商业模式。

一般的消费贷,买个手机、一辆车,是一次性购买获得产品,分期支付。消费贷得作用是,分期支付,减小资金压力,促进消费。但租房的资金压力并不大,交三押一,每三个月交一次租金,如果手头紧,和房东商量一下,两个月一交也未必不可以,再说信用卡也可以解决。所以房租原本并不存在一次性交一大笔钱的门槛,且本身就是天然的“分期的”。

租房与一般消费另一个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是一次性获得产品与服务。如果说其他消费贷中,年轻人贷1万块,可以实实在在的拿到手机;贷20万,可以实实在在的拿到一辆车。债务背上了,总有所得。但租金贷中,年轻人看起来得到了房租的优惠,但实际上却并没有完全得到消费标的——与手机、车不同,居住需要长时间来完成。

其实,一个很简单的质疑:“我东西都没拿全,为什么我贷的款,却要全额给你?” 这是一个起码的市场公平性问题,租金贷、长租公寓平台,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租客贷款一次性付清一年或几年房租,然后再分期,这种画蛇添足的模式,本身就是长租公寓平台生造出来的商业模式。可以说,它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平台获得资金,而不是降低消费门槛,促使消费。与此同时,与银行要监管自己贷出来的钱的用途不同,消费贷款公司不会管那么多,甚至会合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本质上这个商业模式背后,不是降低风险、降低交易成本,反而是强行改变传统的低风险的分期模式,把风险升到到超过传统模式的水平,以不诚信、不公平的方式把风险分摊给租客。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签下租金贷的租客,都是在信息不对称之下,产生了对风险的错误认识。

此次,作为蛋壳“租金贷”业务主要合作方的微众银行,发布了一项声明,表示将协助租客解决租赁纠纷,为贷款事宜适当安排,并表示在明年3月31日前,这部分租客的征信将不受影响。换句话说,当房东因为没有收到租金而收回房子后,房子住不了,但租客仍然需要继续还贷款,否则,在3月31日后就会被计入征信,影响到自己的生活。这背后,是无数年轻租客的后悔莫及。

那么,一个建立在错误认识上的商业模式,谈何长期性呢?从这个意义上,很多平台本身就没想做一个长久的生意。

随着规模不等的大小长租平台的爆雷,消费者会租金贷产生警惕,拒绝租金贷。与此同时,随着监管加强,要求租金贷的资金进入监管之下的专项账户,平台也无法违规利用资金池扩张,仅仅成为一个转手付租金的角色。所以可以预见的是,不管从市场角度,还是监管因素,以租金贷为基础的长租公寓热潮,将会逐渐冷下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长租公寓的商业模式强行改变传统低风险的分期模式,把风险升到到超过传统模式的水平,以不诚信、不公平的方式把风险分摊给租客。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蛋壳公寓爆雷,北京住建委回应称已经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专办小组。此时,据今年1月17日蛋壳在纳斯达克敲钟,还不到一年。

疫情是直接原因。受疫情影响,长租公寓入住率下滑、租金收入下降,资金链问题被急剧放大。2020年上半年,媒体公开报道陷入经营困境的长租公寓多达84家,深圳爱租公寓、美居公寓、小鹰公寓、乐居公寓、杭州鼎家等都纷纷爆雷。蛋壳作为国内长租公寓领域第二大玩家,影响深远。市场也到了审视整个模式合理性的时候了,在我看来,长租公寓模式并不成立。

一直以来,蛋壳都是亏损的。蛋壳赴美招股书及年报数据显示,创立至今公司一直未盈利。2017-2019年连续3年净亏损,累计亏损63亿元。今年3月,蛋壳上市后首份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97.06%,远超行业警戒线。不过,市场似乎认为,对互联网公司来说亏损并不是问题。

但真是如此吗?

在长租公寓模式中,租金贷是一个关键环节。所谓租金贷,就是租客签下贷款,向金融机构按月还贷款,金融机构则替租客一次性付清全年房租,把这个房租交给平台,平台拿到这个钱,不会一次性给房东,而是按月给。时间差产生的资金池,则被平台拿来抢夺房源,去签下其他房东。

这就产生一种内在不稳定性。长租公寓是通过租金贷拿到未来一段时间的租金,这笔钱本对应其长期成本,付给房东房租。但长租公寓平台,拿到这笔钱之后,将之视为短期收入,即便不考虑跑路,在生产经营上也会考虑扩张。钱投入扩张,花出去了,就需要后续客户资金不断进入,来覆盖给房东的租金,填上窟窿,资金链绷得很紧。

一旦市场出现波动,比如今年就遇上疫情,扩张不顺利,入住率不及预期,大量租客退房等情况出现,资金链就会断掉。由此造成行业的高倒闭率,而高倒闭率又会诱发不少人产生坏心思。

去年10月,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就出现大量关店的现象,上万名学员受到影响。其中的机制,同样是学员交的学费,甚至贷的培训贷,被用于扩张。这背后的商业冲动,与长租公寓如出一辙。

以上不稳定的本质,是因为长租公寓不具备规模效应。一般互联网产品是靠快速做大规模来摊低成本,但长租所涉及的服务很琐碎,一个“管家”只能服务几个客户,长租公寓不存在规模效应。所以大规模,并不能成为挤压对手的优势。从这个角度,长租公寓只能是一个勤勤勉勉干点琐碎活,赚平稳钱的模式。

更重要的是,以上种种扩张的冲动,都是建立在租金贷的基础上的。对长租公寓来说,租金贷必不可少,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维持“消费者每月交租”的表象,同时又获得大量一次性支付的长期租金,形成资金池。但是在另一方面,对消费者来说,租金贷并不是必要的。它本质上不符合市场公平原则,是一种生造的、建立在诱导上的商业模式。

一般的消费贷,买个手机、一辆车,是一次性购买获得产品,分期支付。消费贷得作用是,分期支付,减小资金压力,促进消费。但租房的资金压力并不大,交三押一,每三个月交一次租金,如果手头紧,和房东商量一下,两个月一交也未必不可以,再说信用卡也可以解决。所以房租原本并不存在一次性交一大笔钱的门槛,且本身就是天然的“分期的”。

租房与一般消费另一个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是一次性获得产品与服务。如果说其他消费贷中,年轻人贷1万块,可以实实在在的拿到手机;贷20万,可以实实在在的拿到一辆车。债务背上了,总有所得。但租金贷中,年轻人看起来得到了房租的优惠,但实际上却并没有完全得到消费标的——与手机、车不同,居住需要长时间来完成。

其实,一个很简单的质疑:“我东西都没拿全,为什么我贷的款,却要全额给你?” 这是一个起码的市场公平性问题,租金贷、长租公寓平台,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租客贷款一次性付清一年或几年房租,然后再分期,这种画蛇添足的模式,本身就是长租公寓平台生造出来的商业模式。可以说,它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平台获得资金,而不是降低消费门槛,促使消费。与此同时,与银行要监管自己贷出来的钱的用途不同,消费贷款公司不会管那么多,甚至会合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本质上这个商业模式背后,不是降低风险、降低交易成本,反而是强行改变传统的低风险的分期模式,把风险升到到超过传统模式的水平,以不诚信、不公平的方式把风险分摊给租客。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签下租金贷的租客,都是在信息不对称之下,产生了对风险的错误认识。

此次,作为蛋壳“租金贷”业务主要合作方的微众银行,发布了一项声明,表示将协助租客解决租赁纠纷,为贷款事宜适当安排,并表示在明年3月31日前,这部分租客的征信将不受影响。换句话说,当房东因为没有收到租金而收回房子后,房子住不了,但租客仍然需要继续还贷款,否则,在3月31日后就会被计入征信,影响到自己的生活。这背后,是无数年轻租客的后悔莫及。

那么,一个建立在错误认识上的商业模式,谈何长期性呢?从这个意义上,很多平台本身就没想做一个长久的生意。

随着规模不等的大小长租平台的爆雷,消费者会租金贷产生警惕,拒绝租金贷。与此同时,随着监管加强,要求租金贷的资金进入监管之下的专项账户,平台也无法违规利用资金池扩张,仅仅成为一个转手付租金的角色。所以可以预见的是,不管从市场角度,还是监管因素,以租金贷为基础的长租公寓热潮,将会逐渐冷下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长租公寓模式并不成立

发布日期:2020-11-20 06:43
摘要:长租公寓的商业模式强行改变传统低风险的分期模式,把风险升到到超过传统模式的水平,以不诚信、不公平的方式把风险分摊给租客。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蛋壳公寓爆雷,北京住建委回应称已经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专办小组。此时,据今年1月17日蛋壳在纳斯达克敲钟,还不到一年。

疫情是直接原因。受疫情影响,长租公寓入住率下滑、租金收入下降,资金链问题被急剧放大。2020年上半年,媒体公开报道陷入经营困境的长租公寓多达84家,深圳爱租公寓、美居公寓、小鹰公寓、乐居公寓、杭州鼎家等都纷纷爆雷。蛋壳作为国内长租公寓领域第二大玩家,影响深远。市场也到了审视整个模式合理性的时候了,在我看来,长租公寓模式并不成立。

一直以来,蛋壳都是亏损的。蛋壳赴美招股书及年报数据显示,创立至今公司一直未盈利。2017-2019年连续3年净亏损,累计亏损63亿元。今年3月,蛋壳上市后首份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97.06%,远超行业警戒线。不过,市场似乎认为,对互联网公司来说亏损并不是问题。

但真是如此吗?

在长租公寓模式中,租金贷是一个关键环节。所谓租金贷,就是租客签下贷款,向金融机构按月还贷款,金融机构则替租客一次性付清全年房租,把这个房租交给平台,平台拿到这个钱,不会一次性给房东,而是按月给。时间差产生的资金池,则被平台拿来抢夺房源,去签下其他房东。

这就产生一种内在不稳定性。长租公寓是通过租金贷拿到未来一段时间的租金,这笔钱本对应其长期成本,付给房东房租。但长租公寓平台,拿到这笔钱之后,将之视为短期收入,即便不考虑跑路,在生产经营上也会考虑扩张。钱投入扩张,花出去了,就需要后续客户资金不断进入,来覆盖给房东的租金,填上窟窿,资金链绷得很紧。

一旦市场出现波动,比如今年就遇上疫情,扩张不顺利,入住率不及预期,大量租客退房等情况出现,资金链就会断掉。由此造成行业的高倒闭率,而高倒闭率又会诱发不少人产生坏心思。

去年10月,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就出现大量关店的现象,上万名学员受到影响。其中的机制,同样是学员交的学费,甚至贷的培训贷,被用于扩张。这背后的商业冲动,与长租公寓如出一辙。

以上不稳定的本质,是因为长租公寓不具备规模效应。一般互联网产品是靠快速做大规模来摊低成本,但长租所涉及的服务很琐碎,一个“管家”只能服务几个客户,长租公寓不存在规模效应。所以大规模,并不能成为挤压对手的优势。从这个角度,长租公寓只能是一个勤勤勉勉干点琐碎活,赚平稳钱的模式。

更重要的是,以上种种扩张的冲动,都是建立在租金贷的基础上的。对长租公寓来说,租金贷必不可少,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维持“消费者每月交租”的表象,同时又获得大量一次性支付的长期租金,形成资金池。但是在另一方面,对消费者来说,租金贷并不是必要的。它本质上不符合市场公平原则,是一种生造的、建立在诱导上的商业模式。

一般的消费贷,买个手机、一辆车,是一次性购买获得产品,分期支付。消费贷得作用是,分期支付,减小资金压力,促进消费。但租房的资金压力并不大,交三押一,每三个月交一次租金,如果手头紧,和房东商量一下,两个月一交也未必不可以,再说信用卡也可以解决。所以房租原本并不存在一次性交一大笔钱的门槛,且本身就是天然的“分期的”。

租房与一般消费另一个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是一次性获得产品与服务。如果说其他消费贷中,年轻人贷1万块,可以实实在在的拿到手机;贷20万,可以实实在在的拿到一辆车。债务背上了,总有所得。但租金贷中,年轻人看起来得到了房租的优惠,但实际上却并没有完全得到消费标的——与手机、车不同,居住需要长时间来完成。

其实,一个很简单的质疑:“我东西都没拿全,为什么我贷的款,却要全额给你?” 这是一个起码的市场公平性问题,租金贷、长租公寓平台,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租客贷款一次性付清一年或几年房租,然后再分期,这种画蛇添足的模式,本身就是长租公寓平台生造出来的商业模式。可以说,它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平台获得资金,而不是降低消费门槛,促使消费。与此同时,与银行要监管自己贷出来的钱的用途不同,消费贷款公司不会管那么多,甚至会合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本质上这个商业模式背后,不是降低风险、降低交易成本,反而是强行改变传统的低风险的分期模式,把风险升到到超过传统模式的水平,以不诚信、不公平的方式把风险分摊给租客。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签下租金贷的租客,都是在信息不对称之下,产生了对风险的错误认识。

此次,作为蛋壳“租金贷”业务主要合作方的微众银行,发布了一项声明,表示将协助租客解决租赁纠纷,为贷款事宜适当安排,并表示在明年3月31日前,这部分租客的征信将不受影响。换句话说,当房东因为没有收到租金而收回房子后,房子住不了,但租客仍然需要继续还贷款,否则,在3月31日后就会被计入征信,影响到自己的生活。这背后,是无数年轻租客的后悔莫及。

那么,一个建立在错误认识上的商业模式,谈何长期性呢?从这个意义上,很多平台本身就没想做一个长久的生意。

随着规模不等的大小长租平台的爆雷,消费者会租金贷产生警惕,拒绝租金贷。与此同时,随着监管加强,要求租金贷的资金进入监管之下的专项账户,平台也无法违规利用资金池扩张,仅仅成为一个转手付租金的角色。所以可以预见的是,不管从市场角度,还是监管因素,以租金贷为基础的长租公寓热潮,将会逐渐冷下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长租公寓的商业模式强行改变传统低风险的分期模式,把风险升到到超过传统模式的水平,以不诚信、不公平的方式把风险分摊给租客。



 | 刘远举

OR--商业新媒体

蛋壳公寓爆雷,北京住建委回应称已经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专办小组。此时,据今年1月17日蛋壳在纳斯达克敲钟,还不到一年。

疫情是直接原因。受疫情影响,长租公寓入住率下滑、租金收入下降,资金链问题被急剧放大。2020年上半年,媒体公开报道陷入经营困境的长租公寓多达84家,深圳爱租公寓、美居公寓、小鹰公寓、乐居公寓、杭州鼎家等都纷纷爆雷。蛋壳作为国内长租公寓领域第二大玩家,影响深远。市场也到了审视整个模式合理性的时候了,在我看来,长租公寓模式并不成立。

一直以来,蛋壳都是亏损的。蛋壳赴美招股书及年报数据显示,创立至今公司一直未盈利。2017-2019年连续3年净亏损,累计亏损63亿元。今年3月,蛋壳上市后首份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公司资产负债率高达97.06%,远超行业警戒线。不过,市场似乎认为,对互联网公司来说亏损并不是问题。

但真是如此吗?

在长租公寓模式中,租金贷是一个关键环节。所谓租金贷,就是租客签下贷款,向金融机构按月还贷款,金融机构则替租客一次性付清全年房租,把这个房租交给平台,平台拿到这个钱,不会一次性给房东,而是按月给。时间差产生的资金池,则被平台拿来抢夺房源,去签下其他房东。

这就产生一种内在不稳定性。长租公寓是通过租金贷拿到未来一段时间的租金,这笔钱本对应其长期成本,付给房东房租。但长租公寓平台,拿到这笔钱之后,将之视为短期收入,即便不考虑跑路,在生产经营上也会考虑扩张。钱投入扩张,花出去了,就需要后续客户资金不断进入,来覆盖给房东的租金,填上窟窿,资金链绷得很紧。

一旦市场出现波动,比如今年就遇上疫情,扩张不顺利,入住率不及预期,大量租客退房等情况出现,资金链就会断掉。由此造成行业的高倒闭率,而高倒闭率又会诱发不少人产生坏心思。

去年10月,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就出现大量关店的现象,上万名学员受到影响。其中的机制,同样是学员交的学费,甚至贷的培训贷,被用于扩张。这背后的商业冲动,与长租公寓如出一辙。

以上不稳定的本质,是因为长租公寓不具备规模效应。一般互联网产品是靠快速做大规模来摊低成本,但长租所涉及的服务很琐碎,一个“管家”只能服务几个客户,长租公寓不存在规模效应。所以大规模,并不能成为挤压对手的优势。从这个角度,长租公寓只能是一个勤勤勉勉干点琐碎活,赚平稳钱的模式。

更重要的是,以上种种扩张的冲动,都是建立在租金贷的基础上的。对长租公寓来说,租金贷必不可少,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维持“消费者每月交租”的表象,同时又获得大量一次性支付的长期租金,形成资金池。但是在另一方面,对消费者来说,租金贷并不是必要的。它本质上不符合市场公平原则,是一种生造的、建立在诱导上的商业模式。

一般的消费贷,买个手机、一辆车,是一次性购买获得产品,分期支付。消费贷得作用是,分期支付,减小资金压力,促进消费。但租房的资金压力并不大,交三押一,每三个月交一次租金,如果手头紧,和房东商量一下,两个月一交也未必不可以,再说信用卡也可以解决。所以房租原本并不存在一次性交一大笔钱的门槛,且本身就是天然的“分期的”。

租房与一般消费另一个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是一次性获得产品与服务。如果说其他消费贷中,年轻人贷1万块,可以实实在在的拿到手机;贷20万,可以实实在在的拿到一辆车。债务背上了,总有所得。但租金贷中,年轻人看起来得到了房租的优惠,但实际上却并没有完全得到消费标的——与手机、车不同,居住需要长时间来完成。

其实,一个很简单的质疑:“我东西都没拿全,为什么我贷的款,却要全额给你?” 这是一个起码的市场公平性问题,租金贷、长租公寓平台,都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租客贷款一次性付清一年或几年房租,然后再分期,这种画蛇添足的模式,本身就是长租公寓平台生造出来的商业模式。可以说,它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平台获得资金,而不是降低消费门槛,促使消费。与此同时,与银行要监管自己贷出来的钱的用途不同,消费贷款公司不会管那么多,甚至会合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所以,本质上这个商业模式背后,不是降低风险、降低交易成本,反而是强行改变传统的低风险的分期模式,把风险升到到超过传统模式的水平,以不诚信、不公平的方式把风险分摊给租客。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签下租金贷的租客,都是在信息不对称之下,产生了对风险的错误认识。

此次,作为蛋壳“租金贷”业务主要合作方的微众银行,发布了一项声明,表示将协助租客解决租赁纠纷,为贷款事宜适当安排,并表示在明年3月31日前,这部分租客的征信将不受影响。换句话说,当房东因为没有收到租金而收回房子后,房子住不了,但租客仍然需要继续还贷款,否则,在3月31日后就会被计入征信,影响到自己的生活。这背后,是无数年轻租客的后悔莫及。

那么,一个建立在错误认识上的商业模式,谈何长期性呢?从这个意义上,很多平台本身就没想做一个长久的生意。

随着规模不等的大小长租平台的爆雷,消费者会租金贷产生警惕,拒绝租金贷。与此同时,随着监管加强,要求租金贷的资金进入监管之下的专项账户,平台也无法违规利用资金池扩张,仅仅成为一个转手付租金的角色。所以可以预见的是,不管从市场角度,还是监管因素,以租金贷为基础的长租公寓热潮,将会逐渐冷下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