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陆家嘴论坛透露了什么信息?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稳健第一,对内发展,对外开放。站在历史延长线上的普通人,如何应对变局?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之下,陆家嘴论坛低调开幕。

陆家嘴论坛已经连续举办12届,一直备受金融圈关注。惯例是,金融监管各条线领导都会发声,这一次则从刘鹤到易会满、易纲、郭树清等人,都有发言。

重磅人物的发言有时候只是走过场,有时候则不是,这一次似乎属于后者,透露了什么信息?我觉得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稳健第一,对内发展,对外开放。

1 政策整体取向,“稳”字第一

如果要理解各类政策变动的话,就需要品出字里行间的言外之意。从金融高层的放话来说,基本来说,未来取向,“稳”字第一。

众所周知,疫情冲击,导致第一季季度GDP创下负6.8%增速,可见冲击之大。不过,疫情始终是一次性冲击,如果处理得当,经济依旧可以满血复活。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论坛书面致辞所言,在统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方面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比如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车市和楼市也在回暖。

2020,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有其政治意义。中国正处于“十三五”规划收官、制定“十四五”规划,也是全民奔小康的之年。结合此前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来看,往年最重要的指标也就是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并没有提及,而是将“六稳”、落实“六保”,放在重点。

因此,具体政策,也更为看重中小企业以及长期的行业发展。郭树清表示,“新增1000多亿元转贷款规模,主要提供给中小银行,特别是互联网银行,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目前保险资金运用余额近20万亿元,而投资企业债券余额只有2.2万亿元,潜力巨大。可将更多资金用于购买企业中长期债券,特别是电信、交通、新老基建等需要巨额中长期资金的行业。”

从发言来看,官方认定,疫情挑战将会长期化,因此需要为未来留出更大的政策空间。对海外各类货币放松、财政刺激、居民消费券等,中国的经济政策取向这一次可能选择更为保守。如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指出,一方面,“各国已经出台的财政金融刺激措施规模和力度之巨大,史无前例”,不少国家和地区还在谋划出台新的刺激措施,另一方面,他建议大家三思而行,“应当为今后预留一定的政策空间。”

基调确定之下,目前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路线图也基本明晰。从货币政策而言,刘鹤表示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郭树清则肯定常规状态的货币财政政策,“我们不会搞大水漫灌,更不会搞赤字货币化和负利率。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怎么能够让这么多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去无限量地印发货币呢?”

因此,即使遭遇疫情以及外围环境变故,此刻政策取向还是谋求恢复性增长,激进的刺激基本不会有,大的消费补贴也不太可能。

2 下滑应对:启动对内循环

刘鹤的发言从全局入手,从中也可以看出高层政策思路。他在致辞中提出双循环格局,“我们仍面临经济下行的较大压力,但形势正逐步向好的方向转变,一个以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

所谓双循环格局,其实并不是第一次提到。早在80年代,中国政策届已经有此说法。这次再次提出双循环,看起来是谈国内国际,其实重点,仍旧在于“国内循环为主”。为什么要谈国内循环为主?原因也在于,国际循环遇到瓶颈。

国内循环,能否启动?答案应该是肯定的。这些年来,中国目前GDP占到全球第二,虽然人均仍旧较低,但是成长不言而喻。作为一个大的经济体,中国的特点在于体量。体量意味着什么?一方面,家大有家大的难处,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之外,还存在不少农村地区,比如最近李总理所谓“6亿月均收入1000元人群”。

另一方面,体量大,也意味着优势,那就是中国的国内需求和市场其实都足够大,深度和广度都可以拓展。最典型的案例,就是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可以依托国内市场,列席世界科技巨头前列。

既然国内市场是广阔天地,那么如何作为。刘鹤提出三点原则,值得借鉴,那就是“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这虽然是在谈资本市场,但是对于别的领域其实也适用,只有在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下,才能更好保护投资者甚至广大民众的利益。

与此同时,我们不能忘记,启动国内循环,不仅仅是为了国内发展,更是为了国内国际互相促进。从这个意义而言,对外开放,依旧是一大动力。

3 外围恶化:继续对外开放

退后一步,站在大历史的角度,如何理解中国经济的起飞?

中国最近三十年的经济增长,我曾经总结为三大红利——其动力主要是出口带来的学习效应、大量农村闲置人口转入工业的人口红利,以及改革开放带来的制度红利。可以说,很多问题,归根结底,离不开改革开放。提到改革开放,开放恰恰是中国过去改革不断深入的一个重大动力和外部还款。

前面所谈的亮点,无论是稳字第一还是启动对内循环,一个大背景都在于,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面临恶化。

几乎就在陆家嘴论坛的同时,有两个值得关注的外部信息。一是中美之间,杨洁篪会见蓬佩奥,双方在夏威夷举行闭门会议;其次,外媒报道,中国放弃了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的关于认可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败诉裁定的争讼。

这两个新闻一前一后,传递的信息巨大,在国内得到的重视并不足够。一方面,这意味着中美在努力管控双方关系,避免中美关系进一步进入对抗与恶化;另一方面,WTO的诉讼失利,意味着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认可度几乎回到起点。不难预计,欧盟等地将会跟随美国步伐,在关税、反补贴等方面给予中国压力。

如何应对?此时此刻更需要群策群力。外交部前副部长傅莹日前撰稿指出,“中国已经从力量偏弱的国家,成长为拥有较强力量和一定国际影响力的大国,进入一个需要在新的实力基础上和更广阔的利益平台上运作内政和外交的时期,对美关系的处理也需要反映和适应这种变化。”她建议,中国的战略界行动起来,研究“应对美国挑战的大战略”。

所谓大战略,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加迪斯将“大战略”如此定义,“为无限远大的抱负与必然有限的能力之间的结合。”

放在经济学中,其实就是在约束条件寻求最优解。

如今,世界处在大变局路口,中美关系,是其中最重要的关系。外围环境快速变化,而且不太乐观。后续情况如何,世界会继续分裂为两个体系,还是在碰撞中有序融合?除了祈祷,行动也是必须的。

财经系统不缺聪明人,可以说聚集中国最精英的一批技术官僚。他们不少有海外背景,也受益于改革开放,他们的意见无疑对未来具有重大影响。

高官的陆家嘴发言中,都共同提到了开放。刘鹤强调将深化改革开放,“应创造条件和氛围,排除干扰,共同落实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从小处说,开放对于建设金融中心,非常重要。

众所周知,陆家嘴论坛设立在上海,一大动机,就是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助力。问题在于,上海要成为金融中心,并不是说将香港、深圳、北京等兄弟城市比拼下去,恰恰需要不同城市联手,共同拓展市场深度,才能发挥中国市场大的国内循环,真正与纽约、伦敦等国际金融中心一试高下。

陆家嘴论坛已经12年了,当年目标中,2020年是上海初步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日子。对照现实,成绩不少。如央行易纲所谈五点,“上海正成为开放的人民币资产配置中心”,“上海正在成为人民币金融资产的风险管理中心”,“上海正成为金融开放的中心”,“上海正在成为金融科技中心”。与此同时,需要弥补的点仍旧很多。税收、人才、制度,这三点是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对照一下,明白人也就心知肚明。

加迪斯认为,“如果你寻求的目标超出了你的能力,那么你迟早要调整目标以适应能力。随着能力的提升,你可能会达成更多的目标,但不可能达成所有目标,因为目标是无限的,而能力则永远存在界限。”

我们正在百年位于大变局,面对外交变局,战略眼光越来越重要。站在历史延长线上的普通人,应该更多具备宏观视野,才能理解趋势。毕竟,多数人的目标,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这需要多数人的共同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金融高层发声,经济趋势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2020-06-22 06:45
摘要:陆家嘴论坛透露了什么信息?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稳健第一,对内发展,对外开放。站在历史延长线上的普通人,如何应对变局?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之下,陆家嘴论坛低调开幕。

陆家嘴论坛已经连续举办12届,一直备受金融圈关注。惯例是,金融监管各条线领导都会发声,这一次则从刘鹤到易会满、易纲、郭树清等人,都有发言。

重磅人物的发言有时候只是走过场,有时候则不是,这一次似乎属于后者,透露了什么信息?我觉得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稳健第一,对内发展,对外开放。

1 政策整体取向,“稳”字第一

如果要理解各类政策变动的话,就需要品出字里行间的言外之意。从金融高层的放话来说,基本来说,未来取向,“稳”字第一。

众所周知,疫情冲击,导致第一季季度GDP创下负6.8%增速,可见冲击之大。不过,疫情始终是一次性冲击,如果处理得当,经济依旧可以满血复活。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论坛书面致辞所言,在统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方面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比如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车市和楼市也在回暖。

2020,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有其政治意义。中国正处于“十三五”规划收官、制定“十四五”规划,也是全民奔小康的之年。结合此前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来看,往年最重要的指标也就是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并没有提及,而是将“六稳”、落实“六保”,放在重点。

因此,具体政策,也更为看重中小企业以及长期的行业发展。郭树清表示,“新增1000多亿元转贷款规模,主要提供给中小银行,特别是互联网银行,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目前保险资金运用余额近20万亿元,而投资企业债券余额只有2.2万亿元,潜力巨大。可将更多资金用于购买企业中长期债券,特别是电信、交通、新老基建等需要巨额中长期资金的行业。”

从发言来看,官方认定,疫情挑战将会长期化,因此需要为未来留出更大的政策空间。对海外各类货币放松、财政刺激、居民消费券等,中国的经济政策取向这一次可能选择更为保守。如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指出,一方面,“各国已经出台的财政金融刺激措施规模和力度之巨大,史无前例”,不少国家和地区还在谋划出台新的刺激措施,另一方面,他建议大家三思而行,“应当为今后预留一定的政策空间。”

基调确定之下,目前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路线图也基本明晰。从货币政策而言,刘鹤表示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郭树清则肯定常规状态的货币财政政策,“我们不会搞大水漫灌,更不会搞赤字货币化和负利率。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怎么能够让这么多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去无限量地印发货币呢?”

因此,即使遭遇疫情以及外围环境变故,此刻政策取向还是谋求恢复性增长,激进的刺激基本不会有,大的消费补贴也不太可能。

2 下滑应对:启动对内循环

刘鹤的发言从全局入手,从中也可以看出高层政策思路。他在致辞中提出双循环格局,“我们仍面临经济下行的较大压力,但形势正逐步向好的方向转变,一个以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

所谓双循环格局,其实并不是第一次提到。早在80年代,中国政策届已经有此说法。这次再次提出双循环,看起来是谈国内国际,其实重点,仍旧在于“国内循环为主”。为什么要谈国内循环为主?原因也在于,国际循环遇到瓶颈。

国内循环,能否启动?答案应该是肯定的。这些年来,中国目前GDP占到全球第二,虽然人均仍旧较低,但是成长不言而喻。作为一个大的经济体,中国的特点在于体量。体量意味着什么?一方面,家大有家大的难处,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之外,还存在不少农村地区,比如最近李总理所谓“6亿月均收入1000元人群”。

另一方面,体量大,也意味着优势,那就是中国的国内需求和市场其实都足够大,深度和广度都可以拓展。最典型的案例,就是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可以依托国内市场,列席世界科技巨头前列。

既然国内市场是广阔天地,那么如何作为。刘鹤提出三点原则,值得借鉴,那就是“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这虽然是在谈资本市场,但是对于别的领域其实也适用,只有在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下,才能更好保护投资者甚至广大民众的利益。

与此同时,我们不能忘记,启动国内循环,不仅仅是为了国内发展,更是为了国内国际互相促进。从这个意义而言,对外开放,依旧是一大动力。

3 外围恶化:继续对外开放

退后一步,站在大历史的角度,如何理解中国经济的起飞?

中国最近三十年的经济增长,我曾经总结为三大红利——其动力主要是出口带来的学习效应、大量农村闲置人口转入工业的人口红利,以及改革开放带来的制度红利。可以说,很多问题,归根结底,离不开改革开放。提到改革开放,开放恰恰是中国过去改革不断深入的一个重大动力和外部还款。

前面所谈的亮点,无论是稳字第一还是启动对内循环,一个大背景都在于,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面临恶化。

几乎就在陆家嘴论坛的同时,有两个值得关注的外部信息。一是中美之间,杨洁篪会见蓬佩奥,双方在夏威夷举行闭门会议;其次,外媒报道,中国放弃了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的关于认可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败诉裁定的争讼。

这两个新闻一前一后,传递的信息巨大,在国内得到的重视并不足够。一方面,这意味着中美在努力管控双方关系,避免中美关系进一步进入对抗与恶化;另一方面,WTO的诉讼失利,意味着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认可度几乎回到起点。不难预计,欧盟等地将会跟随美国步伐,在关税、反补贴等方面给予中国压力。

如何应对?此时此刻更需要群策群力。外交部前副部长傅莹日前撰稿指出,“中国已经从力量偏弱的国家,成长为拥有较强力量和一定国际影响力的大国,进入一个需要在新的实力基础上和更广阔的利益平台上运作内政和外交的时期,对美关系的处理也需要反映和适应这种变化。”她建议,中国的战略界行动起来,研究“应对美国挑战的大战略”。

所谓大战略,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加迪斯将“大战略”如此定义,“为无限远大的抱负与必然有限的能力之间的结合。”

放在经济学中,其实就是在约束条件寻求最优解。

如今,世界处在大变局路口,中美关系,是其中最重要的关系。外围环境快速变化,而且不太乐观。后续情况如何,世界会继续分裂为两个体系,还是在碰撞中有序融合?除了祈祷,行动也是必须的。

财经系统不缺聪明人,可以说聚集中国最精英的一批技术官僚。他们不少有海外背景,也受益于改革开放,他们的意见无疑对未来具有重大影响。

高官的陆家嘴发言中,都共同提到了开放。刘鹤强调将深化改革开放,“应创造条件和氛围,排除干扰,共同落实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从小处说,开放对于建设金融中心,非常重要。

众所周知,陆家嘴论坛设立在上海,一大动机,就是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助力。问题在于,上海要成为金融中心,并不是说将香港、深圳、北京等兄弟城市比拼下去,恰恰需要不同城市联手,共同拓展市场深度,才能发挥中国市场大的国内循环,真正与纽约、伦敦等国际金融中心一试高下。

陆家嘴论坛已经12年了,当年目标中,2020年是上海初步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日子。对照现实,成绩不少。如央行易纲所谈五点,“上海正成为开放的人民币资产配置中心”,“上海正在成为人民币金融资产的风险管理中心”,“上海正成为金融开放的中心”,“上海正在成为金融科技中心”。与此同时,需要弥补的点仍旧很多。税收、人才、制度,这三点是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对照一下,明白人也就心知肚明。

加迪斯认为,“如果你寻求的目标超出了你的能力,那么你迟早要调整目标以适应能力。随着能力的提升,你可能会达成更多的目标,但不可能达成所有目标,因为目标是无限的,而能力则永远存在界限。”

我们正在百年位于大变局,面对外交变局,战略眼光越来越重要。站在历史延长线上的普通人,应该更多具备宏观视野,才能理解趋势。毕竟,多数人的目标,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这需要多数人的共同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陆家嘴论坛透露了什么信息?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稳健第一,对内发展,对外开放。站在历史延长线上的普通人,如何应对变局?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之下,陆家嘴论坛低调开幕。

陆家嘴论坛已经连续举办12届,一直备受金融圈关注。惯例是,金融监管各条线领导都会发声,这一次则从刘鹤到易会满、易纲、郭树清等人,都有发言。

重磅人物的发言有时候只是走过场,有时候则不是,这一次似乎属于后者,透露了什么信息?我觉得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稳健第一,对内发展,对外开放。

1 政策整体取向,“稳”字第一

如果要理解各类政策变动的话,就需要品出字里行间的言外之意。从金融高层的放话来说,基本来说,未来取向,“稳”字第一。

众所周知,疫情冲击,导致第一季季度GDP创下负6.8%增速,可见冲击之大。不过,疫情始终是一次性冲击,如果处理得当,经济依旧可以满血复活。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论坛书面致辞所言,在统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方面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比如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车市和楼市也在回暖。

2020,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有其政治意义。中国正处于“十三五”规划收官、制定“十四五”规划,也是全民奔小康的之年。结合此前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来看,往年最重要的指标也就是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并没有提及,而是将“六稳”、落实“六保”,放在重点。

因此,具体政策,也更为看重中小企业以及长期的行业发展。郭树清表示,“新增1000多亿元转贷款规模,主要提供给中小银行,特别是互联网银行,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目前保险资金运用余额近20万亿元,而投资企业债券余额只有2.2万亿元,潜力巨大。可将更多资金用于购买企业中长期债券,特别是电信、交通、新老基建等需要巨额中长期资金的行业。”

从发言来看,官方认定,疫情挑战将会长期化,因此需要为未来留出更大的政策空间。对海外各类货币放松、财政刺激、居民消费券等,中国的经济政策取向这一次可能选择更为保守。如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指出,一方面,“各国已经出台的财政金融刺激措施规模和力度之巨大,史无前例”,不少国家和地区还在谋划出台新的刺激措施,另一方面,他建议大家三思而行,“应当为今后预留一定的政策空间。”

基调确定之下,目前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路线图也基本明晰。从货币政策而言,刘鹤表示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郭树清则肯定常规状态的货币财政政策,“我们不会搞大水漫灌,更不会搞赤字货币化和负利率。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怎么能够让这么多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去无限量地印发货币呢?”

因此,即使遭遇疫情以及外围环境变故,此刻政策取向还是谋求恢复性增长,激进的刺激基本不会有,大的消费补贴也不太可能。

2 下滑应对:启动对内循环

刘鹤的发言从全局入手,从中也可以看出高层政策思路。他在致辞中提出双循环格局,“我们仍面临经济下行的较大压力,但形势正逐步向好的方向转变,一个以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

所谓双循环格局,其实并不是第一次提到。早在80年代,中国政策届已经有此说法。这次再次提出双循环,看起来是谈国内国际,其实重点,仍旧在于“国内循环为主”。为什么要谈国内循环为主?原因也在于,国际循环遇到瓶颈。

国内循环,能否启动?答案应该是肯定的。这些年来,中国目前GDP占到全球第二,虽然人均仍旧较低,但是成长不言而喻。作为一个大的经济体,中国的特点在于体量。体量意味着什么?一方面,家大有家大的难处,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之外,还存在不少农村地区,比如最近李总理所谓“6亿月均收入1000元人群”。

另一方面,体量大,也意味着优势,那就是中国的国内需求和市场其实都足够大,深度和广度都可以拓展。最典型的案例,就是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可以依托国内市场,列席世界科技巨头前列。

既然国内市场是广阔天地,那么如何作为。刘鹤提出三点原则,值得借鉴,那就是“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这虽然是在谈资本市场,但是对于别的领域其实也适用,只有在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下,才能更好保护投资者甚至广大民众的利益。

与此同时,我们不能忘记,启动国内循环,不仅仅是为了国内发展,更是为了国内国际互相促进。从这个意义而言,对外开放,依旧是一大动力。

3 外围恶化:继续对外开放

退后一步,站在大历史的角度,如何理解中国经济的起飞?

中国最近三十年的经济增长,我曾经总结为三大红利——其动力主要是出口带来的学习效应、大量农村闲置人口转入工业的人口红利,以及改革开放带来的制度红利。可以说,很多问题,归根结底,离不开改革开放。提到改革开放,开放恰恰是中国过去改革不断深入的一个重大动力和外部还款。

前面所谈的亮点,无论是稳字第一还是启动对内循环,一个大背景都在于,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面临恶化。

几乎就在陆家嘴论坛的同时,有两个值得关注的外部信息。一是中美之间,杨洁篪会见蓬佩奥,双方在夏威夷举行闭门会议;其次,外媒报道,中国放弃了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的关于认可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败诉裁定的争讼。

这两个新闻一前一后,传递的信息巨大,在国内得到的重视并不足够。一方面,这意味着中美在努力管控双方关系,避免中美关系进一步进入对抗与恶化;另一方面,WTO的诉讼失利,意味着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认可度几乎回到起点。不难预计,欧盟等地将会跟随美国步伐,在关税、反补贴等方面给予中国压力。

如何应对?此时此刻更需要群策群力。外交部前副部长傅莹日前撰稿指出,“中国已经从力量偏弱的国家,成长为拥有较强力量和一定国际影响力的大国,进入一个需要在新的实力基础上和更广阔的利益平台上运作内政和外交的时期,对美关系的处理也需要反映和适应这种变化。”她建议,中国的战略界行动起来,研究“应对美国挑战的大战略”。

所谓大战略,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加迪斯将“大战略”如此定义,“为无限远大的抱负与必然有限的能力之间的结合。”

放在经济学中,其实就是在约束条件寻求最优解。

如今,世界处在大变局路口,中美关系,是其中最重要的关系。外围环境快速变化,而且不太乐观。后续情况如何,世界会继续分裂为两个体系,还是在碰撞中有序融合?除了祈祷,行动也是必须的。

财经系统不缺聪明人,可以说聚集中国最精英的一批技术官僚。他们不少有海外背景,也受益于改革开放,他们的意见无疑对未来具有重大影响。

高官的陆家嘴发言中,都共同提到了开放。刘鹤强调将深化改革开放,“应创造条件和氛围,排除干扰,共同落实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从小处说,开放对于建设金融中心,非常重要。

众所周知,陆家嘴论坛设立在上海,一大动机,就是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助力。问题在于,上海要成为金融中心,并不是说将香港、深圳、北京等兄弟城市比拼下去,恰恰需要不同城市联手,共同拓展市场深度,才能发挥中国市场大的国内循环,真正与纽约、伦敦等国际金融中心一试高下。

陆家嘴论坛已经12年了,当年目标中,2020年是上海初步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日子。对照现实,成绩不少。如央行易纲所谈五点,“上海正成为开放的人民币资产配置中心”,“上海正在成为人民币金融资产的风险管理中心”,“上海正成为金融开放的中心”,“上海正在成为金融科技中心”。与此同时,需要弥补的点仍旧很多。税收、人才、制度,这三点是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对照一下,明白人也就心知肚明。

加迪斯认为,“如果你寻求的目标超出了你的能力,那么你迟早要调整目标以适应能力。随着能力的提升,你可能会达成更多的目标,但不可能达成所有目标,因为目标是无限的,而能力则永远存在界限。”

我们正在百年位于大变局,面对外交变局,战略眼光越来越重要。站在历史延长线上的普通人,应该更多具备宏观视野,才能理解趋势。毕竟,多数人的目标,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这需要多数人的共同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金融高层发声,经济趋势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2020-06-22 06:45
摘要:陆家嘴论坛透露了什么信息?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稳健第一,对内发展,对外开放。站在历史延长线上的普通人,如何应对变局?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之下,陆家嘴论坛低调开幕。

陆家嘴论坛已经连续举办12届,一直备受金融圈关注。惯例是,金融监管各条线领导都会发声,这一次则从刘鹤到易会满、易纲、郭树清等人,都有发言。

重磅人物的发言有时候只是走过场,有时候则不是,这一次似乎属于后者,透露了什么信息?我觉得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稳健第一,对内发展,对外开放。

1 政策整体取向,“稳”字第一

如果要理解各类政策变动的话,就需要品出字里行间的言外之意。从金融高层的放话来说,基本来说,未来取向,“稳”字第一。

众所周知,疫情冲击,导致第一季季度GDP创下负6.8%增速,可见冲击之大。不过,疫情始终是一次性冲击,如果处理得当,经济依旧可以满血复活。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论坛书面致辞所言,在统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方面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比如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车市和楼市也在回暖。

2020,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有其政治意义。中国正处于“十三五”规划收官、制定“十四五”规划,也是全民奔小康的之年。结合此前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来看,往年最重要的指标也就是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并没有提及,而是将“六稳”、落实“六保”,放在重点。

因此,具体政策,也更为看重中小企业以及长期的行业发展。郭树清表示,“新增1000多亿元转贷款规模,主要提供给中小银行,特别是互联网银行,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目前保险资金运用余额近20万亿元,而投资企业债券余额只有2.2万亿元,潜力巨大。可将更多资金用于购买企业中长期债券,特别是电信、交通、新老基建等需要巨额中长期资金的行业。”

从发言来看,官方认定,疫情挑战将会长期化,因此需要为未来留出更大的政策空间。对海外各类货币放松、财政刺激、居民消费券等,中国的经济政策取向这一次可能选择更为保守。如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指出,一方面,“各国已经出台的财政金融刺激措施规模和力度之巨大,史无前例”,不少国家和地区还在谋划出台新的刺激措施,另一方面,他建议大家三思而行,“应当为今后预留一定的政策空间。”

基调确定之下,目前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路线图也基本明晰。从货币政策而言,刘鹤表示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郭树清则肯定常规状态的货币财政政策,“我们不会搞大水漫灌,更不会搞赤字货币化和负利率。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怎么能够让这么多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去无限量地印发货币呢?”

因此,即使遭遇疫情以及外围环境变故,此刻政策取向还是谋求恢复性增长,激进的刺激基本不会有,大的消费补贴也不太可能。

2 下滑应对:启动对内循环

刘鹤的发言从全局入手,从中也可以看出高层政策思路。他在致辞中提出双循环格局,“我们仍面临经济下行的较大压力,但形势正逐步向好的方向转变,一个以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

所谓双循环格局,其实并不是第一次提到。早在80年代,中国政策届已经有此说法。这次再次提出双循环,看起来是谈国内国际,其实重点,仍旧在于“国内循环为主”。为什么要谈国内循环为主?原因也在于,国际循环遇到瓶颈。

国内循环,能否启动?答案应该是肯定的。这些年来,中国目前GDP占到全球第二,虽然人均仍旧较低,但是成长不言而喻。作为一个大的经济体,中国的特点在于体量。体量意味着什么?一方面,家大有家大的难处,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之外,还存在不少农村地区,比如最近李总理所谓“6亿月均收入1000元人群”。

另一方面,体量大,也意味着优势,那就是中国的国内需求和市场其实都足够大,深度和广度都可以拓展。最典型的案例,就是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可以依托国内市场,列席世界科技巨头前列。

既然国内市场是广阔天地,那么如何作为。刘鹤提出三点原则,值得借鉴,那就是“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这虽然是在谈资本市场,但是对于别的领域其实也适用,只有在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下,才能更好保护投资者甚至广大民众的利益。

与此同时,我们不能忘记,启动国内循环,不仅仅是为了国内发展,更是为了国内国际互相促进。从这个意义而言,对外开放,依旧是一大动力。

3 外围恶化:继续对外开放

退后一步,站在大历史的角度,如何理解中国经济的起飞?

中国最近三十年的经济增长,我曾经总结为三大红利——其动力主要是出口带来的学习效应、大量农村闲置人口转入工业的人口红利,以及改革开放带来的制度红利。可以说,很多问题,归根结底,离不开改革开放。提到改革开放,开放恰恰是中国过去改革不断深入的一个重大动力和外部还款。

前面所谈的亮点,无论是稳字第一还是启动对内循环,一个大背景都在于,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面临恶化。

几乎就在陆家嘴论坛的同时,有两个值得关注的外部信息。一是中美之间,杨洁篪会见蓬佩奥,双方在夏威夷举行闭门会议;其次,外媒报道,中国放弃了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的关于认可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败诉裁定的争讼。

这两个新闻一前一后,传递的信息巨大,在国内得到的重视并不足够。一方面,这意味着中美在努力管控双方关系,避免中美关系进一步进入对抗与恶化;另一方面,WTO的诉讼失利,意味着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认可度几乎回到起点。不难预计,欧盟等地将会跟随美国步伐,在关税、反补贴等方面给予中国压力。

如何应对?此时此刻更需要群策群力。外交部前副部长傅莹日前撰稿指出,“中国已经从力量偏弱的国家,成长为拥有较强力量和一定国际影响力的大国,进入一个需要在新的实力基础上和更广阔的利益平台上运作内政和外交的时期,对美关系的处理也需要反映和适应这种变化。”她建议,中国的战略界行动起来,研究“应对美国挑战的大战略”。

所谓大战略,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加迪斯将“大战略”如此定义,“为无限远大的抱负与必然有限的能力之间的结合。”

放在经济学中,其实就是在约束条件寻求最优解。

如今,世界处在大变局路口,中美关系,是其中最重要的关系。外围环境快速变化,而且不太乐观。后续情况如何,世界会继续分裂为两个体系,还是在碰撞中有序融合?除了祈祷,行动也是必须的。

财经系统不缺聪明人,可以说聚集中国最精英的一批技术官僚。他们不少有海外背景,也受益于改革开放,他们的意见无疑对未来具有重大影响。

高官的陆家嘴发言中,都共同提到了开放。刘鹤强调将深化改革开放,“应创造条件和氛围,排除干扰,共同落实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从小处说,开放对于建设金融中心,非常重要。

众所周知,陆家嘴论坛设立在上海,一大动机,就是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助力。问题在于,上海要成为金融中心,并不是说将香港、深圳、北京等兄弟城市比拼下去,恰恰需要不同城市联手,共同拓展市场深度,才能发挥中国市场大的国内循环,真正与纽约、伦敦等国际金融中心一试高下。

陆家嘴论坛已经12年了,当年目标中,2020年是上海初步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日子。对照现实,成绩不少。如央行易纲所谈五点,“上海正成为开放的人民币资产配置中心”,“上海正在成为人民币金融资产的风险管理中心”,“上海正成为金融开放的中心”,“上海正在成为金融科技中心”。与此同时,需要弥补的点仍旧很多。税收、人才、制度,这三点是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对照一下,明白人也就心知肚明。

加迪斯认为,“如果你寻求的目标超出了你的能力,那么你迟早要调整目标以适应能力。随着能力的提升,你可能会达成更多的目标,但不可能达成所有目标,因为目标是无限的,而能力则永远存在界限。”

我们正在百年位于大变局,面对外交变局,战略眼光越来越重要。站在历史延长线上的普通人,应该更多具备宏观视野,才能理解趋势。毕竟,多数人的目标,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这需要多数人的共同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陆家嘴论坛透露了什么信息?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稳健第一,对内发展,对外开放。站在历史延长线上的普通人,如何应对变局?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疫情之下,陆家嘴论坛低调开幕。

陆家嘴论坛已经连续举办12届,一直备受金融圈关注。惯例是,金融监管各条线领导都会发声,这一次则从刘鹤到易会满、易纲、郭树清等人,都有发言。

重磅人物的发言有时候只是走过场,有时候则不是,这一次似乎属于后者,透露了什么信息?我觉得可以总结为三个关键词:稳健第一,对内发展,对外开放。

1 政策整体取向,“稳”字第一

如果要理解各类政策变动的话,就需要品出字里行间的言外之意。从金融高层的放话来说,基本来说,未来取向,“稳”字第一。

众所周知,疫情冲击,导致第一季季度GDP创下负6.8%增速,可见冲击之大。不过,疫情始终是一次性冲击,如果处理得当,经济依旧可以满血复活。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论坛书面致辞所言,在统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方面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比如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车市和楼市也在回暖。

2020,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有其政治意义。中国正处于“十三五”规划收官、制定“十四五”规划,也是全民奔小康的之年。结合此前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来看,往年最重要的指标也就是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并没有提及,而是将“六稳”、落实“六保”,放在重点。

因此,具体政策,也更为看重中小企业以及长期的行业发展。郭树清表示,“新增1000多亿元转贷款规模,主要提供给中小银行,特别是互联网银行,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目前保险资金运用余额近20万亿元,而投资企业债券余额只有2.2万亿元,潜力巨大。可将更多资金用于购买企业中长期债券,特别是电信、交通、新老基建等需要巨额中长期资金的行业。”

从发言来看,官方认定,疫情挑战将会长期化,因此需要为未来留出更大的政策空间。对海外各类货币放松、财政刺激、居民消费券等,中国的经济政策取向这一次可能选择更为保守。如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指出,一方面,“各国已经出台的财政金融刺激措施规模和力度之巨大,史无前例”,不少国家和地区还在谋划出台新的刺激措施,另一方面,他建议大家三思而行,“应当为今后预留一定的政策空间。”

基调确定之下,目前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路线图也基本明晰。从货币政策而言,刘鹤表示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郭树清则肯定常规状态的货币财政政策,“我们不会搞大水漫灌,更不会搞赤字货币化和负利率。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怎么能够让这么多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去无限量地印发货币呢?”

因此,即使遭遇疫情以及外围环境变故,此刻政策取向还是谋求恢复性增长,激进的刺激基本不会有,大的消费补贴也不太可能。

2 下滑应对:启动对内循环

刘鹤的发言从全局入手,从中也可以看出高层政策思路。他在致辞中提出双循环格局,“我们仍面临经济下行的较大压力,但形势正逐步向好的方向转变,一个以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

所谓双循环格局,其实并不是第一次提到。早在80年代,中国政策届已经有此说法。这次再次提出双循环,看起来是谈国内国际,其实重点,仍旧在于“国内循环为主”。为什么要谈国内循环为主?原因也在于,国际循环遇到瓶颈。

国内循环,能否启动?答案应该是肯定的。这些年来,中国目前GDP占到全球第二,虽然人均仍旧较低,但是成长不言而喻。作为一个大的经济体,中国的特点在于体量。体量意味着什么?一方面,家大有家大的难处,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之外,还存在不少农村地区,比如最近李总理所谓“6亿月均收入1000元人群”。

另一方面,体量大,也意味着优势,那就是中国的国内需求和市场其实都足够大,深度和广度都可以拓展。最典型的案例,就是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可以依托国内市场,列席世界科技巨头前列。

既然国内市场是广阔天地,那么如何作为。刘鹤提出三点原则,值得借鉴,那就是“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这虽然是在谈资本市场,但是对于别的领域其实也适用,只有在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下,才能更好保护投资者甚至广大民众的利益。

与此同时,我们不能忘记,启动国内循环,不仅仅是为了国内发展,更是为了国内国际互相促进。从这个意义而言,对外开放,依旧是一大动力。

3 外围恶化:继续对外开放

退后一步,站在大历史的角度,如何理解中国经济的起飞?

中国最近三十年的经济增长,我曾经总结为三大红利——其动力主要是出口带来的学习效应、大量农村闲置人口转入工业的人口红利,以及改革开放带来的制度红利。可以说,很多问题,归根结底,离不开改革开放。提到改革开放,开放恰恰是中国过去改革不断深入的一个重大动力和外部还款。

前面所谈的亮点,无论是稳字第一还是启动对内循环,一个大背景都在于,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面临恶化。

几乎就在陆家嘴论坛的同时,有两个值得关注的外部信息。一是中美之间,杨洁篪会见蓬佩奥,双方在夏威夷举行闭门会议;其次,外媒报道,中国放弃了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起的关于认可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败诉裁定的争讼。

这两个新闻一前一后,传递的信息巨大,在国内得到的重视并不足够。一方面,这意味着中美在努力管控双方关系,避免中美关系进一步进入对抗与恶化;另一方面,WTO的诉讼失利,意味着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认可度几乎回到起点。不难预计,欧盟等地将会跟随美国步伐,在关税、反补贴等方面给予中国压力。

如何应对?此时此刻更需要群策群力。外交部前副部长傅莹日前撰稿指出,“中国已经从力量偏弱的国家,成长为拥有较强力量和一定国际影响力的大国,进入一个需要在新的实力基础上和更广阔的利益平台上运作内政和外交的时期,对美关系的处理也需要反映和适应这种变化。”她建议,中国的战略界行动起来,研究“应对美国挑战的大战略”。

所谓大战略,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加迪斯将“大战略”如此定义,“为无限远大的抱负与必然有限的能力之间的结合。”

放在经济学中,其实就是在约束条件寻求最优解。

如今,世界处在大变局路口,中美关系,是其中最重要的关系。外围环境快速变化,而且不太乐观。后续情况如何,世界会继续分裂为两个体系,还是在碰撞中有序融合?除了祈祷,行动也是必须的。

财经系统不缺聪明人,可以说聚集中国最精英的一批技术官僚。他们不少有海外背景,也受益于改革开放,他们的意见无疑对未来具有重大影响。

高官的陆家嘴发言中,都共同提到了开放。刘鹤强调将深化改革开放,“应创造条件和氛围,排除干扰,共同落实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从小处说,开放对于建设金融中心,非常重要。

众所周知,陆家嘴论坛设立在上海,一大动机,就是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助力。问题在于,上海要成为金融中心,并不是说将香港、深圳、北京等兄弟城市比拼下去,恰恰需要不同城市联手,共同拓展市场深度,才能发挥中国市场大的国内循环,真正与纽约、伦敦等国际金融中心一试高下。

陆家嘴论坛已经12年了,当年目标中,2020年是上海初步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日子。对照现实,成绩不少。如央行易纲所谈五点,“上海正成为开放的人民币资产配置中心”,“上海正在成为人民币金融资产的风险管理中心”,“上海正成为金融开放的中心”,“上海正在成为金融科技中心”。与此同时,需要弥补的点仍旧很多。税收、人才、制度,这三点是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对照一下,明白人也就心知肚明。

加迪斯认为,“如果你寻求的目标超出了你的能力,那么你迟早要调整目标以适应能力。随着能力的提升,你可能会达成更多的目标,但不可能达成所有目标,因为目标是无限的,而能力则永远存在界限。”

我们正在百年位于大变局,面对外交变局,战略眼光越来越重要。站在历史延长线上的普通人,应该更多具备宏观视野,才能理解趋势。毕竟,多数人的目标,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这需要多数人的共同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