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实行分权治国,将相当一部分对美对韩外交大权交给金与正掌管,引起关注。如何看待这种“托管治国”?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关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实行分权治国,并将相当一部分对美、对韩外交大权交给妹妹金与正掌管的新闻,引起了不少国家的关注。因为这毕竟是朝鲜这样的一人高度集权治国体制下发生的事,有媒体甚至称之为“托管治国”。本周,韩国统一部和国防部两部部长再次对此进行了分析和爆料。

那么,应该怎样看待金正恩这次实行的治国方式的性质,效果会如何?历史将如何评价金正恩这次治国体制的变革呢?

还是分工、分职责而不放大权

根据韩国情报、国防和统一部上周至今的判断,上述部门对朝鲜此次国家治理方式变化的判断并不一致。

统一部长李仁荣本周表示:“其实就是金委员长在实际掌握党政军大权的前提下,将各领域事务交由下面分别管理的意思,相当于一种分工。”“朝鲜似乎正在从以最高领导人为中心的统治体制转变为以劳动党为中心的统治体制,因此在军队、经济、对韩工作上,朝鲜正在逐步完善具体的分工体系,强化分工与责任制度。”“认为金与正第一副部长正在以二把手身份、以接班人身份进行统治,未免有些牵强”。

而国防部长郑景斗则认为:金正恩已经通过单一领导体系掌控党政军大权,只是向下属分派角色和职责实现统治。郑景斗评价称:金与正亲口说过她总管对美、对韩事务,这应该属实。

但韩国国家情报院上周向韩国国会报告此事时,用了“托管治国”的定性。而据韩国议员介绍说,“托管治国”并非朝鲜内部使用的措辞,而是韩国国家情报院在提交的报告中使用的表述。从报告起草者的立场看,显然“托管治国”是韩国情报部门判断金正恩正在真正大幅下放实权,这和本周韩国统一部、国防部两位部长的认知,是有不小差别的。

这里可能有当今韩国政府的政治考量,因为这是韩国政府情报部门向韩国国会作报告。国外普遍认为,文在寅政府有亲朝鲜倾向。但无论如何,就此事来说,“托管治国”的提法肯定有利于提高金正恩开明的国际形象。

第二个问题是:金正恩是否在真正放权?或者他的放权标准是什么?

根据相关信息,此次金正恩的分权主要划分了三大部门:对韩国和美国外交工作,由金与正负责;经济领域由国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兼劳动党副委员长朴奉珠和内阁总理金德训分管;军事领域由劳动党军政指导部长崔富一、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李炳哲分管。从朝鲜这个国家的特性看,国土面积狭小,自产物资难以养活自己,军队在朝鲜有特殊性和特殊地位,所以无论是基于客观现实还是自金日成以来朝鲜的传统环境,上述对美对韩外交、经济和军事这三大块都是朝鲜的核心权力部门,事关劳动党和朝鲜政权的存亡。因此,被授权分管相关工作的朝鲜干部,在职责范围内实际上不可能有大的决定权,更不要说最终决定权了;即便是在日常工作中,除了事务性的工作以外,人事和大的战略决策同样不可能有最终决定权。

还有,与对美外交同样重要的对华和对俄外交谁负责分管?金正恩本人吗?客观地讲,其他人还没人敢负责。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韩国国家情报院上周介绍说:“以往朝鲜各机关事务都要直接向金正恩委员长汇报,一切事务都由金委员长亲自过问。现在则是由金与正副部长在中间接受职能部门的汇报后将情况报告给金正恩委员长,并代为向各职能部门传达金委员长的指示。”这一做法同分权的原则和逻辑一致,但这个大权分给了自己亲人,而且,以朝鲜的社会环境是很难接受一位女性成为国家领导人的,所以金正恩可以放心设置这个岗位。从这里可以看出金正恩分权的诚意,以及他能分权到什么地步。

因此很显然,此次金正恩分权的性质是:分工、分职责而不放大权。在现在这套制度下,金正恩不会无论事务大小都事必躬亲;外交、经济和军事各部门工作都有干部具体分工,承担相关责任;各部门日常事务的汇报则由金与正日常分管、负责,再由她报告金正恩,从这一点看,她的职务类似中国文革前邓小平担任的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的职能。金正恩了解一切,对一切重大事务做最终决定。

不过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分权也确有权力上的下放,那就是:下放参谋权和具体执行权给外交、经济和军事三大部门了,如此,实际上也就明确了这些部门的职责,而且是非常具体和肯定的。如果没有这一点,此次分权就毫无意义了。

金正恩改革的启发

从另一个角度看,从朝鲜背景的国家管理或者统治术来说,金正恩此次的分权还是值得研究一下的。

首先,这种分权治国的模式可以减轻最高领导者本人的工作压力。因为在朝鲜分权后的这种模式下,职能部门不能动不动就说“某某工作授权有限”,继而事无巨细一律交最高领导人签字,从而自己不负责任了。因为至少非最后拍板性的工作已经授权给你了,起码一般日常事务性工作是这样的,所以党中央各部委、内阁职能部门有司(局)长、分管副部长和部长,不能什么事都去找金正恩批示,要他去尽心竭力,这肯定是不行了。如此,金正恩的工作压力自然就会减轻,这将使他能腾出手来处理一些大的、战略性的事情,同时使他的身体健康得到复原。

还有,朝鲜这种调整有利于减轻国家领导人什么都冲到一线去的副作用。

毕竟谁都可能在工作中有不周到甚至犯错误的时候,如果一切都是领导人本人决策、指挥、部署,一旦工作出现差错,届时领导人很难推卸领导责任,而且还很难去纠错。例如在处理对美关系上,金正恩开始把国内外舆论造得很大,但去年3月美朝河内会谈失败后,12月特朗普撕破脸皮地警告朝鲜:“美国也会使用武力!”这使得美朝领导人关系的蜜月戛然结束。金正恩因此在朝鲜国内的威信空前降低,而且至今很难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据了解美朝河内会谈的美国外交权威的介绍,河内会谈时,朝鲜先前派去河内为首脑会谈打前站的两个外交部负责干部同美方进行工作安排时不做任何决定,那怕是他们这个层级可以做出的一般决定,只会回答美方:“你们听我们领袖的,他来了会给你们带来惊喜”,其余基本上是做礼宾司的事,结果金正恩来了后明显缺乏准备。而如果按照现在朝鲜的分工办法,河内会谈失败的责任便很难由金正恩一个人承担了。

韩国国内也有分析认为:“托管治国”实际上就是为了分散朝鲜“最高尊严治国体制”的副作用。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仁济大学统一系教授陈喜官表示,“在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所有决定都必然是正确的,必须拥护(唯一思想十大原则)”,“但去年2月金委员长参加的河内朝美领导人会谈却以破裂收场,严重挑战了朝鲜最高领导人绝对正确的逻辑信仰”。《中央日报》认为,朝鲜从河内会谈中吸取教训,发明了这种“托管治国”方式,可以在出现问题时把责任推给相关领域负责人,政绩则全部归功于最高领导人。也就是说,“托管治国”并非真的是下放实权,只是为了分散责任。

除了上述因素,从发挥工作效能的角度说,金正恩此次分权,会给职能部门的干部以很大的工作压力。在朝鲜的那种机制下,这些干部未来怎么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而不是所有事情都推给金正恩一个人裁决,金正恩本人怎么处理朝鲜一人高度集权的治国模式和干部之间的主动性之间的平衡,值得观察;这一切也将对朝鲜这种模式的干部制度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冲击,历史也将给予评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金正恩在分权给妹妹吗?

发布日期:2020-08-27 15:19
金正恩实行分权治国,将相当一部分对美对韩外交大权交给金与正掌管,引起关注。如何看待这种“托管治国”?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关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实行分权治国,并将相当一部分对美、对韩外交大权交给妹妹金与正掌管的新闻,引起了不少国家的关注。因为这毕竟是朝鲜这样的一人高度集权治国体制下发生的事,有媒体甚至称之为“托管治国”。本周,韩国统一部和国防部两部部长再次对此进行了分析和爆料。

那么,应该怎样看待金正恩这次实行的治国方式的性质,效果会如何?历史将如何评价金正恩这次治国体制的变革呢?

还是分工、分职责而不放大权

根据韩国情报、国防和统一部上周至今的判断,上述部门对朝鲜此次国家治理方式变化的判断并不一致。

统一部长李仁荣本周表示:“其实就是金委员长在实际掌握党政军大权的前提下,将各领域事务交由下面分别管理的意思,相当于一种分工。”“朝鲜似乎正在从以最高领导人为中心的统治体制转变为以劳动党为中心的统治体制,因此在军队、经济、对韩工作上,朝鲜正在逐步完善具体的分工体系,强化分工与责任制度。”“认为金与正第一副部长正在以二把手身份、以接班人身份进行统治,未免有些牵强”。

而国防部长郑景斗则认为:金正恩已经通过单一领导体系掌控党政军大权,只是向下属分派角色和职责实现统治。郑景斗评价称:金与正亲口说过她总管对美、对韩事务,这应该属实。

但韩国国家情报院上周向韩国国会报告此事时,用了“托管治国”的定性。而据韩国议员介绍说,“托管治国”并非朝鲜内部使用的措辞,而是韩国国家情报院在提交的报告中使用的表述。从报告起草者的立场看,显然“托管治国”是韩国情报部门判断金正恩正在真正大幅下放实权,这和本周韩国统一部、国防部两位部长的认知,是有不小差别的。

这里可能有当今韩国政府的政治考量,因为这是韩国政府情报部门向韩国国会作报告。国外普遍认为,文在寅政府有亲朝鲜倾向。但无论如何,就此事来说,“托管治国”的提法肯定有利于提高金正恩开明的国际形象。

第二个问题是:金正恩是否在真正放权?或者他的放权标准是什么?

根据相关信息,此次金正恩的分权主要划分了三大部门:对韩国和美国外交工作,由金与正负责;经济领域由国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兼劳动党副委员长朴奉珠和内阁总理金德训分管;军事领域由劳动党军政指导部长崔富一、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李炳哲分管。从朝鲜这个国家的特性看,国土面积狭小,自产物资难以养活自己,军队在朝鲜有特殊性和特殊地位,所以无论是基于客观现实还是自金日成以来朝鲜的传统环境,上述对美对韩外交、经济和军事这三大块都是朝鲜的核心权力部门,事关劳动党和朝鲜政权的存亡。因此,被授权分管相关工作的朝鲜干部,在职责范围内实际上不可能有大的决定权,更不要说最终决定权了;即便是在日常工作中,除了事务性的工作以外,人事和大的战略决策同样不可能有最终决定权。

还有,与对美外交同样重要的对华和对俄外交谁负责分管?金正恩本人吗?客观地讲,其他人还没人敢负责。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韩国国家情报院上周介绍说:“以往朝鲜各机关事务都要直接向金正恩委员长汇报,一切事务都由金委员长亲自过问。现在则是由金与正副部长在中间接受职能部门的汇报后将情况报告给金正恩委员长,并代为向各职能部门传达金委员长的指示。”这一做法同分权的原则和逻辑一致,但这个大权分给了自己亲人,而且,以朝鲜的社会环境是很难接受一位女性成为国家领导人的,所以金正恩可以放心设置这个岗位。从这里可以看出金正恩分权的诚意,以及他能分权到什么地步。

因此很显然,此次金正恩分权的性质是:分工、分职责而不放大权。在现在这套制度下,金正恩不会无论事务大小都事必躬亲;外交、经济和军事各部门工作都有干部具体分工,承担相关责任;各部门日常事务的汇报则由金与正日常分管、负责,再由她报告金正恩,从这一点看,她的职务类似中国文革前邓小平担任的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的职能。金正恩了解一切,对一切重大事务做最终决定。

不过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分权也确有权力上的下放,那就是:下放参谋权和具体执行权给外交、经济和军事三大部门了,如此,实际上也就明确了这些部门的职责,而且是非常具体和肯定的。如果没有这一点,此次分权就毫无意义了。

金正恩改革的启发

从另一个角度看,从朝鲜背景的国家管理或者统治术来说,金正恩此次的分权还是值得研究一下的。

首先,这种分权治国的模式可以减轻最高领导者本人的工作压力。因为在朝鲜分权后的这种模式下,职能部门不能动不动就说“某某工作授权有限”,继而事无巨细一律交最高领导人签字,从而自己不负责任了。因为至少非最后拍板性的工作已经授权给你了,起码一般日常事务性工作是这样的,所以党中央各部委、内阁职能部门有司(局)长、分管副部长和部长,不能什么事都去找金正恩批示,要他去尽心竭力,这肯定是不行了。如此,金正恩的工作压力自然就会减轻,这将使他能腾出手来处理一些大的、战略性的事情,同时使他的身体健康得到复原。

还有,朝鲜这种调整有利于减轻国家领导人什么都冲到一线去的副作用。

毕竟谁都可能在工作中有不周到甚至犯错误的时候,如果一切都是领导人本人决策、指挥、部署,一旦工作出现差错,届时领导人很难推卸领导责任,而且还很难去纠错。例如在处理对美关系上,金正恩开始把国内外舆论造得很大,但去年3月美朝河内会谈失败后,12月特朗普撕破脸皮地警告朝鲜:“美国也会使用武力!”这使得美朝领导人关系的蜜月戛然结束。金正恩因此在朝鲜国内的威信空前降低,而且至今很难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据了解美朝河内会谈的美国外交权威的介绍,河内会谈时,朝鲜先前派去河内为首脑会谈打前站的两个外交部负责干部同美方进行工作安排时不做任何决定,那怕是他们这个层级可以做出的一般决定,只会回答美方:“你们听我们领袖的,他来了会给你们带来惊喜”,其余基本上是做礼宾司的事,结果金正恩来了后明显缺乏准备。而如果按照现在朝鲜的分工办法,河内会谈失败的责任便很难由金正恩一个人承担了。

韩国国内也有分析认为:“托管治国”实际上就是为了分散朝鲜“最高尊严治国体制”的副作用。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仁济大学统一系教授陈喜官表示,“在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所有决定都必然是正确的,必须拥护(唯一思想十大原则)”,“但去年2月金委员长参加的河内朝美领导人会谈却以破裂收场,严重挑战了朝鲜最高领导人绝对正确的逻辑信仰”。《中央日报》认为,朝鲜从河内会谈中吸取教训,发明了这种“托管治国”方式,可以在出现问题时把责任推给相关领域负责人,政绩则全部归功于最高领导人。也就是说,“托管治国”并非真的是下放实权,只是为了分散责任。

除了上述因素,从发挥工作效能的角度说,金正恩此次分权,会给职能部门的干部以很大的工作压力。在朝鲜的那种机制下,这些干部未来怎么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而不是所有事情都推给金正恩一个人裁决,金正恩本人怎么处理朝鲜一人高度集权的治国模式和干部之间的主动性之间的平衡,值得观察;这一切也将对朝鲜这种模式的干部制度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冲击,历史也将给予评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金正恩实行分权治国,将相当一部分对美对韩外交大权交给金与正掌管,引起关注。如何看待这种“托管治国”?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关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实行分权治国,并将相当一部分对美、对韩外交大权交给妹妹金与正掌管的新闻,引起了不少国家的关注。因为这毕竟是朝鲜这样的一人高度集权治国体制下发生的事,有媒体甚至称之为“托管治国”。本周,韩国统一部和国防部两部部长再次对此进行了分析和爆料。

那么,应该怎样看待金正恩这次实行的治国方式的性质,效果会如何?历史将如何评价金正恩这次治国体制的变革呢?

还是分工、分职责而不放大权

根据韩国情报、国防和统一部上周至今的判断,上述部门对朝鲜此次国家治理方式变化的判断并不一致。

统一部长李仁荣本周表示:“其实就是金委员长在实际掌握党政军大权的前提下,将各领域事务交由下面分别管理的意思,相当于一种分工。”“朝鲜似乎正在从以最高领导人为中心的统治体制转变为以劳动党为中心的统治体制,因此在军队、经济、对韩工作上,朝鲜正在逐步完善具体的分工体系,强化分工与责任制度。”“认为金与正第一副部长正在以二把手身份、以接班人身份进行统治,未免有些牵强”。

而国防部长郑景斗则认为:金正恩已经通过单一领导体系掌控党政军大权,只是向下属分派角色和职责实现统治。郑景斗评价称:金与正亲口说过她总管对美、对韩事务,这应该属实。

但韩国国家情报院上周向韩国国会报告此事时,用了“托管治国”的定性。而据韩国议员介绍说,“托管治国”并非朝鲜内部使用的措辞,而是韩国国家情报院在提交的报告中使用的表述。从报告起草者的立场看,显然“托管治国”是韩国情报部门判断金正恩正在真正大幅下放实权,这和本周韩国统一部、国防部两位部长的认知,是有不小差别的。

这里可能有当今韩国政府的政治考量,因为这是韩国政府情报部门向韩国国会作报告。国外普遍认为,文在寅政府有亲朝鲜倾向。但无论如何,就此事来说,“托管治国”的提法肯定有利于提高金正恩开明的国际形象。

第二个问题是:金正恩是否在真正放权?或者他的放权标准是什么?

根据相关信息,此次金正恩的分权主要划分了三大部门:对韩国和美国外交工作,由金与正负责;经济领域由国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兼劳动党副委员长朴奉珠和内阁总理金德训分管;军事领域由劳动党军政指导部长崔富一、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李炳哲分管。从朝鲜这个国家的特性看,国土面积狭小,自产物资难以养活自己,军队在朝鲜有特殊性和特殊地位,所以无论是基于客观现实还是自金日成以来朝鲜的传统环境,上述对美对韩外交、经济和军事这三大块都是朝鲜的核心权力部门,事关劳动党和朝鲜政权的存亡。因此,被授权分管相关工作的朝鲜干部,在职责范围内实际上不可能有大的决定权,更不要说最终决定权了;即便是在日常工作中,除了事务性的工作以外,人事和大的战略决策同样不可能有最终决定权。

还有,与对美外交同样重要的对华和对俄外交谁负责分管?金正恩本人吗?客观地讲,其他人还没人敢负责。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韩国国家情报院上周介绍说:“以往朝鲜各机关事务都要直接向金正恩委员长汇报,一切事务都由金委员长亲自过问。现在则是由金与正副部长在中间接受职能部门的汇报后将情况报告给金正恩委员长,并代为向各职能部门传达金委员长的指示。”这一做法同分权的原则和逻辑一致,但这个大权分给了自己亲人,而且,以朝鲜的社会环境是很难接受一位女性成为国家领导人的,所以金正恩可以放心设置这个岗位。从这里可以看出金正恩分权的诚意,以及他能分权到什么地步。

因此很显然,此次金正恩分权的性质是:分工、分职责而不放大权。在现在这套制度下,金正恩不会无论事务大小都事必躬亲;外交、经济和军事各部门工作都有干部具体分工,承担相关责任;各部门日常事务的汇报则由金与正日常分管、负责,再由她报告金正恩,从这一点看,她的职务类似中国文革前邓小平担任的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的职能。金正恩了解一切,对一切重大事务做最终决定。

不过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分权也确有权力上的下放,那就是:下放参谋权和具体执行权给外交、经济和军事三大部门了,如此,实际上也就明确了这些部门的职责,而且是非常具体和肯定的。如果没有这一点,此次分权就毫无意义了。

金正恩改革的启发

从另一个角度看,从朝鲜背景的国家管理或者统治术来说,金正恩此次的分权还是值得研究一下的。

首先,这种分权治国的模式可以减轻最高领导者本人的工作压力。因为在朝鲜分权后的这种模式下,职能部门不能动不动就说“某某工作授权有限”,继而事无巨细一律交最高领导人签字,从而自己不负责任了。因为至少非最后拍板性的工作已经授权给你了,起码一般日常事务性工作是这样的,所以党中央各部委、内阁职能部门有司(局)长、分管副部长和部长,不能什么事都去找金正恩批示,要他去尽心竭力,这肯定是不行了。如此,金正恩的工作压力自然就会减轻,这将使他能腾出手来处理一些大的、战略性的事情,同时使他的身体健康得到复原。

还有,朝鲜这种调整有利于减轻国家领导人什么都冲到一线去的副作用。

毕竟谁都可能在工作中有不周到甚至犯错误的时候,如果一切都是领导人本人决策、指挥、部署,一旦工作出现差错,届时领导人很难推卸领导责任,而且还很难去纠错。例如在处理对美关系上,金正恩开始把国内外舆论造得很大,但去年3月美朝河内会谈失败后,12月特朗普撕破脸皮地警告朝鲜:“美国也会使用武力!”这使得美朝领导人关系的蜜月戛然结束。金正恩因此在朝鲜国内的威信空前降低,而且至今很难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据了解美朝河内会谈的美国外交权威的介绍,河内会谈时,朝鲜先前派去河内为首脑会谈打前站的两个外交部负责干部同美方进行工作安排时不做任何决定,那怕是他们这个层级可以做出的一般决定,只会回答美方:“你们听我们领袖的,他来了会给你们带来惊喜”,其余基本上是做礼宾司的事,结果金正恩来了后明显缺乏准备。而如果按照现在朝鲜的分工办法,河内会谈失败的责任便很难由金正恩一个人承担了。

韩国国内也有分析认为:“托管治国”实际上就是为了分散朝鲜“最高尊严治国体制”的副作用。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仁济大学统一系教授陈喜官表示,“在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所有决定都必然是正确的,必须拥护(唯一思想十大原则)”,“但去年2月金委员长参加的河内朝美领导人会谈却以破裂收场,严重挑战了朝鲜最高领导人绝对正确的逻辑信仰”。《中央日报》认为,朝鲜从河内会谈中吸取教训,发明了这种“托管治国”方式,可以在出现问题时把责任推给相关领域负责人,政绩则全部归功于最高领导人。也就是说,“托管治国”并非真的是下放实权,只是为了分散责任。

除了上述因素,从发挥工作效能的角度说,金正恩此次分权,会给职能部门的干部以很大的工作压力。在朝鲜的那种机制下,这些干部未来怎么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而不是所有事情都推给金正恩一个人裁决,金正恩本人怎么处理朝鲜一人高度集权的治国模式和干部之间的主动性之间的平衡,值得观察;这一切也将对朝鲜这种模式的干部制度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冲击,历史也将给予评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金正恩在分权给妹妹吗?

发布日期:2020-08-27 15:19
金正恩实行分权治国,将相当一部分对美对韩外交大权交给金与正掌管,引起关注。如何看待这种“托管治国”?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关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实行分权治国,并将相当一部分对美、对韩外交大权交给妹妹金与正掌管的新闻,引起了不少国家的关注。因为这毕竟是朝鲜这样的一人高度集权治国体制下发生的事,有媒体甚至称之为“托管治国”。本周,韩国统一部和国防部两部部长再次对此进行了分析和爆料。

那么,应该怎样看待金正恩这次实行的治国方式的性质,效果会如何?历史将如何评价金正恩这次治国体制的变革呢?

还是分工、分职责而不放大权

根据韩国情报、国防和统一部上周至今的判断,上述部门对朝鲜此次国家治理方式变化的判断并不一致。

统一部长李仁荣本周表示:“其实就是金委员长在实际掌握党政军大权的前提下,将各领域事务交由下面分别管理的意思,相当于一种分工。”“朝鲜似乎正在从以最高领导人为中心的统治体制转变为以劳动党为中心的统治体制,因此在军队、经济、对韩工作上,朝鲜正在逐步完善具体的分工体系,强化分工与责任制度。”“认为金与正第一副部长正在以二把手身份、以接班人身份进行统治,未免有些牵强”。

而国防部长郑景斗则认为:金正恩已经通过单一领导体系掌控党政军大权,只是向下属分派角色和职责实现统治。郑景斗评价称:金与正亲口说过她总管对美、对韩事务,这应该属实。

但韩国国家情报院上周向韩国国会报告此事时,用了“托管治国”的定性。而据韩国议员介绍说,“托管治国”并非朝鲜内部使用的措辞,而是韩国国家情报院在提交的报告中使用的表述。从报告起草者的立场看,显然“托管治国”是韩国情报部门判断金正恩正在真正大幅下放实权,这和本周韩国统一部、国防部两位部长的认知,是有不小差别的。

这里可能有当今韩国政府的政治考量,因为这是韩国政府情报部门向韩国国会作报告。国外普遍认为,文在寅政府有亲朝鲜倾向。但无论如何,就此事来说,“托管治国”的提法肯定有利于提高金正恩开明的国际形象。

第二个问题是:金正恩是否在真正放权?或者他的放权标准是什么?

根据相关信息,此次金正恩的分权主要划分了三大部门:对韩国和美国外交工作,由金与正负责;经济领域由国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兼劳动党副委员长朴奉珠和内阁总理金德训分管;军事领域由劳动党军政指导部长崔富一、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李炳哲分管。从朝鲜这个国家的特性看,国土面积狭小,自产物资难以养活自己,军队在朝鲜有特殊性和特殊地位,所以无论是基于客观现实还是自金日成以来朝鲜的传统环境,上述对美对韩外交、经济和军事这三大块都是朝鲜的核心权力部门,事关劳动党和朝鲜政权的存亡。因此,被授权分管相关工作的朝鲜干部,在职责范围内实际上不可能有大的决定权,更不要说最终决定权了;即便是在日常工作中,除了事务性的工作以外,人事和大的战略决策同样不可能有最终决定权。

还有,与对美外交同样重要的对华和对俄外交谁负责分管?金正恩本人吗?客观地讲,其他人还没人敢负责。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韩国国家情报院上周介绍说:“以往朝鲜各机关事务都要直接向金正恩委员长汇报,一切事务都由金委员长亲自过问。现在则是由金与正副部长在中间接受职能部门的汇报后将情况报告给金正恩委员长,并代为向各职能部门传达金委员长的指示。”这一做法同分权的原则和逻辑一致,但这个大权分给了自己亲人,而且,以朝鲜的社会环境是很难接受一位女性成为国家领导人的,所以金正恩可以放心设置这个岗位。从这里可以看出金正恩分权的诚意,以及他能分权到什么地步。

因此很显然,此次金正恩分权的性质是:分工、分职责而不放大权。在现在这套制度下,金正恩不会无论事务大小都事必躬亲;外交、经济和军事各部门工作都有干部具体分工,承担相关责任;各部门日常事务的汇报则由金与正日常分管、负责,再由她报告金正恩,从这一点看,她的职务类似中国文革前邓小平担任的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的职能。金正恩了解一切,对一切重大事务做最终决定。

不过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分权也确有权力上的下放,那就是:下放参谋权和具体执行权给外交、经济和军事三大部门了,如此,实际上也就明确了这些部门的职责,而且是非常具体和肯定的。如果没有这一点,此次分权就毫无意义了。

金正恩改革的启发

从另一个角度看,从朝鲜背景的国家管理或者统治术来说,金正恩此次的分权还是值得研究一下的。

首先,这种分权治国的模式可以减轻最高领导者本人的工作压力。因为在朝鲜分权后的这种模式下,职能部门不能动不动就说“某某工作授权有限”,继而事无巨细一律交最高领导人签字,从而自己不负责任了。因为至少非最后拍板性的工作已经授权给你了,起码一般日常事务性工作是这样的,所以党中央各部委、内阁职能部门有司(局)长、分管副部长和部长,不能什么事都去找金正恩批示,要他去尽心竭力,这肯定是不行了。如此,金正恩的工作压力自然就会减轻,这将使他能腾出手来处理一些大的、战略性的事情,同时使他的身体健康得到复原。

还有,朝鲜这种调整有利于减轻国家领导人什么都冲到一线去的副作用。

毕竟谁都可能在工作中有不周到甚至犯错误的时候,如果一切都是领导人本人决策、指挥、部署,一旦工作出现差错,届时领导人很难推卸领导责任,而且还很难去纠错。例如在处理对美关系上,金正恩开始把国内外舆论造得很大,但去年3月美朝河内会谈失败后,12月特朗普撕破脸皮地警告朝鲜:“美国也会使用武力!”这使得美朝领导人关系的蜜月戛然结束。金正恩因此在朝鲜国内的威信空前降低,而且至今很难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据了解美朝河内会谈的美国外交权威的介绍,河内会谈时,朝鲜先前派去河内为首脑会谈打前站的两个外交部负责干部同美方进行工作安排时不做任何决定,那怕是他们这个层级可以做出的一般决定,只会回答美方:“你们听我们领袖的,他来了会给你们带来惊喜”,其余基本上是做礼宾司的事,结果金正恩来了后明显缺乏准备。而如果按照现在朝鲜的分工办法,河内会谈失败的责任便很难由金正恩一个人承担了。

韩国国内也有分析认为:“托管治国”实际上就是为了分散朝鲜“最高尊严治国体制”的副作用。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仁济大学统一系教授陈喜官表示,“在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所有决定都必然是正确的,必须拥护(唯一思想十大原则)”,“但去年2月金委员长参加的河内朝美领导人会谈却以破裂收场,严重挑战了朝鲜最高领导人绝对正确的逻辑信仰”。《中央日报》认为,朝鲜从河内会谈中吸取教训,发明了这种“托管治国”方式,可以在出现问题时把责任推给相关领域负责人,政绩则全部归功于最高领导人。也就是说,“托管治国”并非真的是下放实权,只是为了分散责任。

除了上述因素,从发挥工作效能的角度说,金正恩此次分权,会给职能部门的干部以很大的工作压力。在朝鲜的那种机制下,这些干部未来怎么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而不是所有事情都推给金正恩一个人裁决,金正恩本人怎么处理朝鲜一人高度集权的治国模式和干部之间的主动性之间的平衡,值得观察;这一切也将对朝鲜这种模式的干部制度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冲击,历史也将给予评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金正恩实行分权治国,将相当一部分对美对韩外交大权交给金与正掌管,引起关注。如何看待这种“托管治国”?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关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实行分权治国,并将相当一部分对美、对韩外交大权交给妹妹金与正掌管的新闻,引起了不少国家的关注。因为这毕竟是朝鲜这样的一人高度集权治国体制下发生的事,有媒体甚至称之为“托管治国”。本周,韩国统一部和国防部两部部长再次对此进行了分析和爆料。

那么,应该怎样看待金正恩这次实行的治国方式的性质,效果会如何?历史将如何评价金正恩这次治国体制的变革呢?

还是分工、分职责而不放大权

根据韩国情报、国防和统一部上周至今的判断,上述部门对朝鲜此次国家治理方式变化的判断并不一致。

统一部长李仁荣本周表示:“其实就是金委员长在实际掌握党政军大权的前提下,将各领域事务交由下面分别管理的意思,相当于一种分工。”“朝鲜似乎正在从以最高领导人为中心的统治体制转变为以劳动党为中心的统治体制,因此在军队、经济、对韩工作上,朝鲜正在逐步完善具体的分工体系,强化分工与责任制度。”“认为金与正第一副部长正在以二把手身份、以接班人身份进行统治,未免有些牵强”。

而国防部长郑景斗则认为:金正恩已经通过单一领导体系掌控党政军大权,只是向下属分派角色和职责实现统治。郑景斗评价称:金与正亲口说过她总管对美、对韩事务,这应该属实。

但韩国国家情报院上周向韩国国会报告此事时,用了“托管治国”的定性。而据韩国议员介绍说,“托管治国”并非朝鲜内部使用的措辞,而是韩国国家情报院在提交的报告中使用的表述。从报告起草者的立场看,显然“托管治国”是韩国情报部门判断金正恩正在真正大幅下放实权,这和本周韩国统一部、国防部两位部长的认知,是有不小差别的。

这里可能有当今韩国政府的政治考量,因为这是韩国政府情报部门向韩国国会作报告。国外普遍认为,文在寅政府有亲朝鲜倾向。但无论如何,就此事来说,“托管治国”的提法肯定有利于提高金正恩开明的国际形象。

第二个问题是:金正恩是否在真正放权?或者他的放权标准是什么?

根据相关信息,此次金正恩的分权主要划分了三大部门:对韩国和美国外交工作,由金与正负责;经济领域由国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兼劳动党副委员长朴奉珠和内阁总理金德训分管;军事领域由劳动党军政指导部长崔富一、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李炳哲分管。从朝鲜这个国家的特性看,国土面积狭小,自产物资难以养活自己,军队在朝鲜有特殊性和特殊地位,所以无论是基于客观现实还是自金日成以来朝鲜的传统环境,上述对美对韩外交、经济和军事这三大块都是朝鲜的核心权力部门,事关劳动党和朝鲜政权的存亡。因此,被授权分管相关工作的朝鲜干部,在职责范围内实际上不可能有大的决定权,更不要说最终决定权了;即便是在日常工作中,除了事务性的工作以外,人事和大的战略决策同样不可能有最终决定权。

还有,与对美外交同样重要的对华和对俄外交谁负责分管?金正恩本人吗?客观地讲,其他人还没人敢负责。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韩国国家情报院上周介绍说:“以往朝鲜各机关事务都要直接向金正恩委员长汇报,一切事务都由金委员长亲自过问。现在则是由金与正副部长在中间接受职能部门的汇报后将情况报告给金正恩委员长,并代为向各职能部门传达金委员长的指示。”这一做法同分权的原则和逻辑一致,但这个大权分给了自己亲人,而且,以朝鲜的社会环境是很难接受一位女性成为国家领导人的,所以金正恩可以放心设置这个岗位。从这里可以看出金正恩分权的诚意,以及他能分权到什么地步。

因此很显然,此次金正恩分权的性质是:分工、分职责而不放大权。在现在这套制度下,金正恩不会无论事务大小都事必躬亲;外交、经济和军事各部门工作都有干部具体分工,承担相关责任;各部门日常事务的汇报则由金与正日常分管、负责,再由她报告金正恩,从这一点看,她的职务类似中国文革前邓小平担任的中共中央书记处总书记的职能。金正恩了解一切,对一切重大事务做最终决定。

不过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分权也确有权力上的下放,那就是:下放参谋权和具体执行权给外交、经济和军事三大部门了,如此,实际上也就明确了这些部门的职责,而且是非常具体和肯定的。如果没有这一点,此次分权就毫无意义了。

金正恩改革的启发

从另一个角度看,从朝鲜背景的国家管理或者统治术来说,金正恩此次的分权还是值得研究一下的。

首先,这种分权治国的模式可以减轻最高领导者本人的工作压力。因为在朝鲜分权后的这种模式下,职能部门不能动不动就说“某某工作授权有限”,继而事无巨细一律交最高领导人签字,从而自己不负责任了。因为至少非最后拍板性的工作已经授权给你了,起码一般日常事务性工作是这样的,所以党中央各部委、内阁职能部门有司(局)长、分管副部长和部长,不能什么事都去找金正恩批示,要他去尽心竭力,这肯定是不行了。如此,金正恩的工作压力自然就会减轻,这将使他能腾出手来处理一些大的、战略性的事情,同时使他的身体健康得到复原。

还有,朝鲜这种调整有利于减轻国家领导人什么都冲到一线去的副作用。

毕竟谁都可能在工作中有不周到甚至犯错误的时候,如果一切都是领导人本人决策、指挥、部署,一旦工作出现差错,届时领导人很难推卸领导责任,而且还很难去纠错。例如在处理对美关系上,金正恩开始把国内外舆论造得很大,但去年3月美朝河内会谈失败后,12月特朗普撕破脸皮地警告朝鲜:“美国也会使用武力!”这使得美朝领导人关系的蜜月戛然结束。金正恩因此在朝鲜国内的威信空前降低,而且至今很难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据了解美朝河内会谈的美国外交权威的介绍,河内会谈时,朝鲜先前派去河内为首脑会谈打前站的两个外交部负责干部同美方进行工作安排时不做任何决定,那怕是他们这个层级可以做出的一般决定,只会回答美方:“你们听我们领袖的,他来了会给你们带来惊喜”,其余基本上是做礼宾司的事,结果金正恩来了后明显缺乏准备。而如果按照现在朝鲜的分工办法,河内会谈失败的责任便很难由金正恩一个人承担了。

韩国国内也有分析认为:“托管治国”实际上就是为了分散朝鲜“最高尊严治国体制”的副作用。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仁济大学统一系教授陈喜官表示,“在朝鲜,最高领导人的所有决定都必然是正确的,必须拥护(唯一思想十大原则)”,“但去年2月金委员长参加的河内朝美领导人会谈却以破裂收场,严重挑战了朝鲜最高领导人绝对正确的逻辑信仰”。《中央日报》认为,朝鲜从河内会谈中吸取教训,发明了这种“托管治国”方式,可以在出现问题时把责任推给相关领域负责人,政绩则全部归功于最高领导人。也就是说,“托管治国”并非真的是下放实权,只是为了分散责任。

除了上述因素,从发挥工作效能的角度说,金正恩此次分权,会给职能部门的干部以很大的工作压力。在朝鲜的那种机制下,这些干部未来怎么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而不是所有事情都推给金正恩一个人裁决,金正恩本人怎么处理朝鲜一人高度集权的治国模式和干部之间的主动性之间的平衡,值得观察;这一切也将对朝鲜这种模式的干部制度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冲击,历史也将给予评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