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朝鲜劳动党八届二中全会间接实证朝鲜目前经济的严重困难、朝鲜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和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2月8日至11日,朝鲜劳动党召开八届二中全会。据全会公报和朝中社的相关报道,足以反向解析和间接实证朝鲜目前经济的严重困难、朝鲜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和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

“经济大跃进”难以持续

劳动党1月5日至12日召开八大,金正恩在连续三天的总结报告中制定了野心勃勃的五年计划,堪称“核武大跃进”与“经济大跃进”齐头并举,但朝鲜国内环境(综合国力弱、民生欠账多)和国际环境(安理会和美国制裁、新冠疫情、国际援助锐减)难以支撑。

劳动党2016年5月举行七大及七届一中全会,五个月后举行七届二中全会。但八届二中全会与一中全会相隔不足一个月,显然有特殊情况、特殊问题亟待解决。

金正恩在二中全会上围绕第一个也是最主要的议程(即“全面贯彻落实八大提出的五年计划第一年任务”)又连续三天作报告,严厉批评“内阁制定的今年国民经济计划与以前相差无几”,“没有正确反映党代表大会思想和方针,而且根本看不到创新性眼光和像样的策略”,“内阁没有起到主导作用,基本上生搬硬套地综合各省草拟的数字”;严厉批评农业部门“凭主观制定很高的粮食生产目标”,“电力工业部门、建设部门和轻工业部门却削减基本指标生产计划”(按:分别涉及电力、平壤住宅、鞋类);严厉批评“经济指导机关歪曲自力更生口号,把自己的责任推到下级单位身上的最典型的渎职行为”、“只讲权限或条件,束手无策的过去惰性”。

劳动党八大1月12日通过相关决议书闭幕后,内阁组织各部、各省制定的2021年计划,按部就班、量力而行,更符合人民和生产的实际情况,但将金正恩在八大制定的五年“大跃进”计划打回原形。

例如,金正恩在八大报告中明确承诺,“要向平壤市5万户住宅建设投入力量,今年起每年建设1万户住宅,基本上解决首都市民的住房问题。”但在内阁已批准的建设部门2021年计划中,“以保障材料和人力为由”,今年平壤住宅建设目标低于1万户。

所以金正恩极其不满,不足一个月再次召开中央全会,解决高层的思想、路线、人事等系列问题,否则将反衬自己在八大的决定是画饼充饥、空中楼阁,将纵容党中央和政府部门、官员挑战最高权威。

朝鲜劳动党1948年建国以来就是“家天下”,金氏三代的权力和威严如日中天,宣传机器向国民反复灌输“民族慈父”、“神”一般存在。金正恩刚刚在党代会报告中明确承诺的工作目标,内阁和经济主管部门通常无条件执行,没有勇气公开唱反调,因为都知道冒“大不韪”于事无补,代价惨重,很容易本人被残酷清洗、亲人被残酷连坐。

核武器研制占用民生过多资源,首都样板效应占用全国过多资源,这是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也是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多个部门的计划指标难以细化和执行,必然有苦衷。金氏三代向来没有下“罪己诏”的先例,金正恩认为1个部门指标偏高、4个部门指标偏低,逮出来作为“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斗争”的负面典型。

对劳动党最辛辣的讽刺是,八届二中全会第二个议程及通过的相应决议,竟然是《关于全社会进一步加大消除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斗争力度》。朝鲜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的根源,恰恰集中于金氏三代和劳动党中央,这是朝鲜人民持续75年4个月的悲剧,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看不到解决的希望。

最高领袖永远正确,党中央永远正确,出现任何问题都是没有照着金正恩的指示、警告、思想去做。如果听金正恩的话,体会金正恩的精神,“那么,弯路会少走得多,今天的困难会要小得多。”这个信口雌黄的逻辑毫不新鲜,林彪1962年1月29日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就使用过,并收获丰厚的政治回报。当然,这个歪理邪说是典型的主观唯心主义,并不符合马克思主义。

劳动党八大闭幕后,笔者先后原创四篇分析报告《人事更替:朝鲜劳动党八大的新意、乱象与隐患》《朝鲜劳动党八大报告与新党章的重重矛盾》《空间缩窄:朝鲜劳动党八大后外交局面》《朝核危机不是“死结”》(FT中文网,2021年1月15日、1月22日、2月3日、2月10日),分别围绕人事、内政、外交、朝核四个主题,集中讨论了金正恩和劳动党治国理政的大量问题,不足一个月就在八届二中全会部分暴露。

内阁的经济指挥权进一步弱化

金正恩在二中全会报告中严厉指责内阁和多个经济部门之后,内阁批准的2021年计划被否决,二中全会期间召开四个小组协议会迅速整改。

内阁依然大权旁落,依然发挥不了金正恩所要求的“主导作用”。牵头整改的都是政治局高官;内阁总理、副总理成为配角;胆颤心惊的内阁部长只有自我检讨与落实;有些官员作为替罪羊,甚至失去自我检讨的机会。

据朝中社2月11日的四个相关报道,工业小组协议会由两个政治局常委共同主持,在内阁总理金德训(党内排名第四)之前,还有分管党务的中央书记赵甬元(党内排名第三)。确保八大提出的冶金工业、化学工业两个重点生产任务,同时研究电力、煤炭、机械、开采工业等基干工业部门和铁路运输部门今年“取得显著的生产增长”。

建设部门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中央检查委员会委员长(相当于中共中央纪委书记)郑尚学牵头主持,会同内阁副总理朴勋、建设建材工业相徐钟进,重点落实金正恩在八大提出的“今年平壤市1万户住宅建设目标”。

轻工业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常委、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龙海牵头主持,会同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朴泰成,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轻工业部部长朴明顺,内阁副总理李成鹤,“具体讨论了纺织、针织、制鞋工业等轻工业部门恢复设备原性能,营造新的生产能力。”

农业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委员、中央组织指导部部长金才龙(前任内阁总理)牵头主持,会同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农业部部长李哲万,内阁副总理兼农业相朱哲奎,深入研讨“安排农业生产计划,一定完成今年粮食生产目标的具体问题”。

二中全会安排4人作大会发言,分别为:一中全会越级晋升为政治局常委、对金正恩绝对忠诚的赵甬元,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金德训,中央检察院院长禹尚哲,化学工业相马宗善。

赵甬元在发言中严厉批评轻工业部门、建设部门、电力工业部门、水产部门(“根本没有做好积极开展捕鱼活动”),严厉批评党中央和政府的干部“对不像样地制定主要计划指标负有直接责任”、“懒于工作,滥竽充数,尸位素餐”,并将上述行为上纲上线定性为“反对总书记同志的思想和意图”、“绝不能容忍的反党反人民的行为”。在社会主义国度,这两顶政治大帽非常沉重,很少有人能抗住,抗得住就成为稀罕、孤独、打压的异类。

中央检察院院长禹尚哲发誓“坚决遏制并压制阻碍内阁主导作用的一切行为”、“加大法律监督力度,让没有负责任地保障协作产品单位寸步难行”。这是回应金正恩在二中全会报告中强调“从法律上保证国民经济计划执行的任务”、“国民经济计划是党的指令和国法”。

问题是朝鲜长期党政不分、以党代政、以党干政,党中央2017年设立经济部统筹经济工作,内阁自此失去经济主导权、自由裁量权、监督权,只剩下执行权(还不完整)。1月18日,朝鲜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任命的新一届内阁成员,6名副总理有4名只是中央委员、2名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就能清晰看出内阁的实权和地位。

金德训在发言中对金正恩的报告“表示完全支持和赞同”,严厉批评“没有根据党的意图制定今年战斗目标,发表缺乏志向发展性、有力性、牵引性、科学性的计划”。朝中社通稿中未提及有无自我批评,一般情况下应有。

朝鲜经济病入膏肓,金正恩近两年急乱投医,急功近利,又不检讨自己。他对前总理金才龙的经济工作不满意,2019年4月快速晋升,2020年8月又快速罢免,八届一中全会进一步贬职,未任党中央书记,只任组织指导部部长。2020年又快速晋升金德训为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显然他的头炮完全哑了,出师极其不利。以金正恩在国内独断、霸道的个性,如果今年经济数据不亮眼,一年后金德训将步金才龙后尘,很快又被罢免总理。

人事调整隐含多个信号

人事变动依然草率和频繁。八届一中全会刚换届产生的中央领导层,不足一个月又进行罢免和增选,补选政治局委员1人、候补委员1人、中央书记1人、中央委员3人、中央候补委员4人。正如笔者对八大的系列文章分析,金正恩有个大毛病:看人不准、疑人多用、用人多疑。他急于扭转被动局面,急于证明自己的非凡业绩,通常凭个人好恶,速升速贬;性情急躁,管得太多、管得太细,精力和能力有限,必然管不好,出了乱子又常找替罪羊;高层官员及其家庭伴君如伴虎,恐惧多于忠诚,缺乏安全感。

撤换负责经济工作的高官。吴秀容2010年由电子工业部部长晋升为内阁副总理,2016年七届一中全会当选为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劳动党中央2017年组建经济部后兼首任部长。八届一中全会只连任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职位取消后未转任新设立的中央书记局(相当于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实权削弱;但在二中全会增选为中央书记局书记,回炉兼经济部长,实权恢复。

企图实现朝美关系新突破。2020年1月,时任政治局委员、外务相李容浩因“特金河内峰会”破局被罢免,中央候补委员、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成为政坛黑马,接任外务相,劳动党中央政治局会议很快于4月11日补选他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 八届一中全会选举政治局候补委员11人,李善权排名最后,却在二中全会越过前面10人,快速晋升为政治局委员;金成男长期任中央国际部副部长、第一副部长,八届一中全会任命为国际部部长,二中全会晋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最合理的解释是,拜登政府1月20日就职,金正恩进行初步的评估后,对打破朝美关系僵局寄于希望,重组并重用对美外交团队,已向美国间接、清晰地发出“我准备好了”的信号。韩联社2月12日题为“朝鲜劳动党八届二中全会闭幕 金正恩批经济规划不切实际”的电讯中,称“金正恩没有对韩或对外释放信息”,这个判断非常迟钝和业余。

人事透明度依然偏低。中央全会公报通常不公布被罢免的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的姓名、职务,金与正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两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都未主动公布。二中全会依然,但从朝中社公开报道中可分析被罢免官员的蛛丝马迹。

平安南道委委员长(相当于中国省委书记)金头日在八届一中全会上,直升飞机般晋升为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就职不足一个月,大概率因牵头组织2021年计划不力而被罢免,吴秀容接替其职务。

现任政治局候补委员中,涉及金正恩严厉批评领域的有4位,分别为:中央轻工业部部长朴明顺(女)、中央农业部部长李哲万、内阁副总理兼国家计划委员会委员长朴正根、内阁副总理兼中央经济政策室室长全贤哲。

朴明顺、李哲万分别参与轻工业、农业小组协议会,三个内阁副总理朴勋、李成鹤、朱哲奎分别参与建设、轻工业、农业小组协议会。间接表明这五人经金正恩授权,完善被否决的2021年计划,目前处于安全区域。例如,金正恩2月11日同党中央领导机构成员一起观看庆祝年节演出,次日朝鲜中央电视台视频出现朴明顺鼓掌镜头。

工业小组协议会在四个整改会议中,唯一一个无内阁副总理参加;二中全会安排的大会发言只有化学工业相马宗善,并无分管工业的内阁副总理。笔者由这两个线索推测,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内阁第一副总理朴正根、第二副总理全贤哲,中央委员、第三副总理金成龙,这三人中大概率至少有一人在二中全会被罢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金正恩困境:“核武大跃进”与“经济大跃进”不可兼得

发布日期:2021-02-20 10:04
摘要:朝鲜劳动党八届二中全会间接实证朝鲜目前经济的严重困难、朝鲜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和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2月8日至11日,朝鲜劳动党召开八届二中全会。据全会公报和朝中社的相关报道,足以反向解析和间接实证朝鲜目前经济的严重困难、朝鲜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和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

“经济大跃进”难以持续

劳动党1月5日至12日召开八大,金正恩在连续三天的总结报告中制定了野心勃勃的五年计划,堪称“核武大跃进”与“经济大跃进”齐头并举,但朝鲜国内环境(综合国力弱、民生欠账多)和国际环境(安理会和美国制裁、新冠疫情、国际援助锐减)难以支撑。

劳动党2016年5月举行七大及七届一中全会,五个月后举行七届二中全会。但八届二中全会与一中全会相隔不足一个月,显然有特殊情况、特殊问题亟待解决。

金正恩在二中全会上围绕第一个也是最主要的议程(即“全面贯彻落实八大提出的五年计划第一年任务”)又连续三天作报告,严厉批评“内阁制定的今年国民经济计划与以前相差无几”,“没有正确反映党代表大会思想和方针,而且根本看不到创新性眼光和像样的策略”,“内阁没有起到主导作用,基本上生搬硬套地综合各省草拟的数字”;严厉批评农业部门“凭主观制定很高的粮食生产目标”,“电力工业部门、建设部门和轻工业部门却削减基本指标生产计划”(按:分别涉及电力、平壤住宅、鞋类);严厉批评“经济指导机关歪曲自力更生口号,把自己的责任推到下级单位身上的最典型的渎职行为”、“只讲权限或条件,束手无策的过去惰性”。

劳动党八大1月12日通过相关决议书闭幕后,内阁组织各部、各省制定的2021年计划,按部就班、量力而行,更符合人民和生产的实际情况,但将金正恩在八大制定的五年“大跃进”计划打回原形。

例如,金正恩在八大报告中明确承诺,“要向平壤市5万户住宅建设投入力量,今年起每年建设1万户住宅,基本上解决首都市民的住房问题。”但在内阁已批准的建设部门2021年计划中,“以保障材料和人力为由”,今年平壤住宅建设目标低于1万户。

所以金正恩极其不满,不足一个月再次召开中央全会,解决高层的思想、路线、人事等系列问题,否则将反衬自己在八大的决定是画饼充饥、空中楼阁,将纵容党中央和政府部门、官员挑战最高权威。

朝鲜劳动党1948年建国以来就是“家天下”,金氏三代的权力和威严如日中天,宣传机器向国民反复灌输“民族慈父”、“神”一般存在。金正恩刚刚在党代会报告中明确承诺的工作目标,内阁和经济主管部门通常无条件执行,没有勇气公开唱反调,因为都知道冒“大不韪”于事无补,代价惨重,很容易本人被残酷清洗、亲人被残酷连坐。

核武器研制占用民生过多资源,首都样板效应占用全国过多资源,这是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也是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多个部门的计划指标难以细化和执行,必然有苦衷。金氏三代向来没有下“罪己诏”的先例,金正恩认为1个部门指标偏高、4个部门指标偏低,逮出来作为“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斗争”的负面典型。

对劳动党最辛辣的讽刺是,八届二中全会第二个议程及通过的相应决议,竟然是《关于全社会进一步加大消除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斗争力度》。朝鲜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的根源,恰恰集中于金氏三代和劳动党中央,这是朝鲜人民持续75年4个月的悲剧,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看不到解决的希望。

最高领袖永远正确,党中央永远正确,出现任何问题都是没有照着金正恩的指示、警告、思想去做。如果听金正恩的话,体会金正恩的精神,“那么,弯路会少走得多,今天的困难会要小得多。”这个信口雌黄的逻辑毫不新鲜,林彪1962年1月29日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就使用过,并收获丰厚的政治回报。当然,这个歪理邪说是典型的主观唯心主义,并不符合马克思主义。

劳动党八大闭幕后,笔者先后原创四篇分析报告《人事更替:朝鲜劳动党八大的新意、乱象与隐患》《朝鲜劳动党八大报告与新党章的重重矛盾》《空间缩窄:朝鲜劳动党八大后外交局面》《朝核危机不是“死结”》(FT中文网,2021年1月15日、1月22日、2月3日、2月10日),分别围绕人事、内政、外交、朝核四个主题,集中讨论了金正恩和劳动党治国理政的大量问题,不足一个月就在八届二中全会部分暴露。

内阁的经济指挥权进一步弱化

金正恩在二中全会报告中严厉指责内阁和多个经济部门之后,内阁批准的2021年计划被否决,二中全会期间召开四个小组协议会迅速整改。

内阁依然大权旁落,依然发挥不了金正恩所要求的“主导作用”。牵头整改的都是政治局高官;内阁总理、副总理成为配角;胆颤心惊的内阁部长只有自我检讨与落实;有些官员作为替罪羊,甚至失去自我检讨的机会。

据朝中社2月11日的四个相关报道,工业小组协议会由两个政治局常委共同主持,在内阁总理金德训(党内排名第四)之前,还有分管党务的中央书记赵甬元(党内排名第三)。确保八大提出的冶金工业、化学工业两个重点生产任务,同时研究电力、煤炭、机械、开采工业等基干工业部门和铁路运输部门今年“取得显著的生产增长”。

建设部门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中央检查委员会委员长(相当于中共中央纪委书记)郑尚学牵头主持,会同内阁副总理朴勋、建设建材工业相徐钟进,重点落实金正恩在八大提出的“今年平壤市1万户住宅建设目标”。

轻工业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常委、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龙海牵头主持,会同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朴泰成,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轻工业部部长朴明顺,内阁副总理李成鹤,“具体讨论了纺织、针织、制鞋工业等轻工业部门恢复设备原性能,营造新的生产能力。”

农业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委员、中央组织指导部部长金才龙(前任内阁总理)牵头主持,会同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农业部部长李哲万,内阁副总理兼农业相朱哲奎,深入研讨“安排农业生产计划,一定完成今年粮食生产目标的具体问题”。

二中全会安排4人作大会发言,分别为:一中全会越级晋升为政治局常委、对金正恩绝对忠诚的赵甬元,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金德训,中央检察院院长禹尚哲,化学工业相马宗善。

赵甬元在发言中严厉批评轻工业部门、建设部门、电力工业部门、水产部门(“根本没有做好积极开展捕鱼活动”),严厉批评党中央和政府的干部“对不像样地制定主要计划指标负有直接责任”、“懒于工作,滥竽充数,尸位素餐”,并将上述行为上纲上线定性为“反对总书记同志的思想和意图”、“绝不能容忍的反党反人民的行为”。在社会主义国度,这两顶政治大帽非常沉重,很少有人能抗住,抗得住就成为稀罕、孤独、打压的异类。

中央检察院院长禹尚哲发誓“坚决遏制并压制阻碍内阁主导作用的一切行为”、“加大法律监督力度,让没有负责任地保障协作产品单位寸步难行”。这是回应金正恩在二中全会报告中强调“从法律上保证国民经济计划执行的任务”、“国民经济计划是党的指令和国法”。

问题是朝鲜长期党政不分、以党代政、以党干政,党中央2017年设立经济部统筹经济工作,内阁自此失去经济主导权、自由裁量权、监督权,只剩下执行权(还不完整)。1月18日,朝鲜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任命的新一届内阁成员,6名副总理有4名只是中央委员、2名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就能清晰看出内阁的实权和地位。

金德训在发言中对金正恩的报告“表示完全支持和赞同”,严厉批评“没有根据党的意图制定今年战斗目标,发表缺乏志向发展性、有力性、牵引性、科学性的计划”。朝中社通稿中未提及有无自我批评,一般情况下应有。

朝鲜经济病入膏肓,金正恩近两年急乱投医,急功近利,又不检讨自己。他对前总理金才龙的经济工作不满意,2019年4月快速晋升,2020年8月又快速罢免,八届一中全会进一步贬职,未任党中央书记,只任组织指导部部长。2020年又快速晋升金德训为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显然他的头炮完全哑了,出师极其不利。以金正恩在国内独断、霸道的个性,如果今年经济数据不亮眼,一年后金德训将步金才龙后尘,很快又被罢免总理。

人事调整隐含多个信号

人事变动依然草率和频繁。八届一中全会刚换届产生的中央领导层,不足一个月又进行罢免和增选,补选政治局委员1人、候补委员1人、中央书记1人、中央委员3人、中央候补委员4人。正如笔者对八大的系列文章分析,金正恩有个大毛病:看人不准、疑人多用、用人多疑。他急于扭转被动局面,急于证明自己的非凡业绩,通常凭个人好恶,速升速贬;性情急躁,管得太多、管得太细,精力和能力有限,必然管不好,出了乱子又常找替罪羊;高层官员及其家庭伴君如伴虎,恐惧多于忠诚,缺乏安全感。

撤换负责经济工作的高官。吴秀容2010年由电子工业部部长晋升为内阁副总理,2016年七届一中全会当选为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劳动党中央2017年组建经济部后兼首任部长。八届一中全会只连任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职位取消后未转任新设立的中央书记局(相当于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实权削弱;但在二中全会增选为中央书记局书记,回炉兼经济部长,实权恢复。

企图实现朝美关系新突破。2020年1月,时任政治局委员、外务相李容浩因“特金河内峰会”破局被罢免,中央候补委员、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成为政坛黑马,接任外务相,劳动党中央政治局会议很快于4月11日补选他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 八届一中全会选举政治局候补委员11人,李善权排名最后,却在二中全会越过前面10人,快速晋升为政治局委员;金成男长期任中央国际部副部长、第一副部长,八届一中全会任命为国际部部长,二中全会晋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最合理的解释是,拜登政府1月20日就职,金正恩进行初步的评估后,对打破朝美关系僵局寄于希望,重组并重用对美外交团队,已向美国间接、清晰地发出“我准备好了”的信号。韩联社2月12日题为“朝鲜劳动党八届二中全会闭幕 金正恩批经济规划不切实际”的电讯中,称“金正恩没有对韩或对外释放信息”,这个判断非常迟钝和业余。

人事透明度依然偏低。中央全会公报通常不公布被罢免的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的姓名、职务,金与正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两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都未主动公布。二中全会依然,但从朝中社公开报道中可分析被罢免官员的蛛丝马迹。

平安南道委委员长(相当于中国省委书记)金头日在八届一中全会上,直升飞机般晋升为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就职不足一个月,大概率因牵头组织2021年计划不力而被罢免,吴秀容接替其职务。

现任政治局候补委员中,涉及金正恩严厉批评领域的有4位,分别为:中央轻工业部部长朴明顺(女)、中央农业部部长李哲万、内阁副总理兼国家计划委员会委员长朴正根、内阁副总理兼中央经济政策室室长全贤哲。

朴明顺、李哲万分别参与轻工业、农业小组协议会,三个内阁副总理朴勋、李成鹤、朱哲奎分别参与建设、轻工业、农业小组协议会。间接表明这五人经金正恩授权,完善被否决的2021年计划,目前处于安全区域。例如,金正恩2月11日同党中央领导机构成员一起观看庆祝年节演出,次日朝鲜中央电视台视频出现朴明顺鼓掌镜头。

工业小组协议会在四个整改会议中,唯一一个无内阁副总理参加;二中全会安排的大会发言只有化学工业相马宗善,并无分管工业的内阁副总理。笔者由这两个线索推测,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内阁第一副总理朴正根、第二副总理全贤哲,中央委员、第三副总理金成龙,这三人中大概率至少有一人在二中全会被罢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朝鲜劳动党八届二中全会间接实证朝鲜目前经济的严重困难、朝鲜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和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2月8日至11日,朝鲜劳动党召开八届二中全会。据全会公报和朝中社的相关报道,足以反向解析和间接实证朝鲜目前经济的严重困难、朝鲜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和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

“经济大跃进”难以持续

劳动党1月5日至12日召开八大,金正恩在连续三天的总结报告中制定了野心勃勃的五年计划,堪称“核武大跃进”与“经济大跃进”齐头并举,但朝鲜国内环境(综合国力弱、民生欠账多)和国际环境(安理会和美国制裁、新冠疫情、国际援助锐减)难以支撑。

劳动党2016年5月举行七大及七届一中全会,五个月后举行七届二中全会。但八届二中全会与一中全会相隔不足一个月,显然有特殊情况、特殊问题亟待解决。

金正恩在二中全会上围绕第一个也是最主要的议程(即“全面贯彻落实八大提出的五年计划第一年任务”)又连续三天作报告,严厉批评“内阁制定的今年国民经济计划与以前相差无几”,“没有正确反映党代表大会思想和方针,而且根本看不到创新性眼光和像样的策略”,“内阁没有起到主导作用,基本上生搬硬套地综合各省草拟的数字”;严厉批评农业部门“凭主观制定很高的粮食生产目标”,“电力工业部门、建设部门和轻工业部门却削减基本指标生产计划”(按:分别涉及电力、平壤住宅、鞋类);严厉批评“经济指导机关歪曲自力更生口号,把自己的责任推到下级单位身上的最典型的渎职行为”、“只讲权限或条件,束手无策的过去惰性”。

劳动党八大1月12日通过相关决议书闭幕后,内阁组织各部、各省制定的2021年计划,按部就班、量力而行,更符合人民和生产的实际情况,但将金正恩在八大制定的五年“大跃进”计划打回原形。

例如,金正恩在八大报告中明确承诺,“要向平壤市5万户住宅建设投入力量,今年起每年建设1万户住宅,基本上解决首都市民的住房问题。”但在内阁已批准的建设部门2021年计划中,“以保障材料和人力为由”,今年平壤住宅建设目标低于1万户。

所以金正恩极其不满,不足一个月再次召开中央全会,解决高层的思想、路线、人事等系列问题,否则将反衬自己在八大的决定是画饼充饥、空中楼阁,将纵容党中央和政府部门、官员挑战最高权威。

朝鲜劳动党1948年建国以来就是“家天下”,金氏三代的权力和威严如日中天,宣传机器向国民反复灌输“民族慈父”、“神”一般存在。金正恩刚刚在党代会报告中明确承诺的工作目标,内阁和经济主管部门通常无条件执行,没有勇气公开唱反调,因为都知道冒“大不韪”于事无补,代价惨重,很容易本人被残酷清洗、亲人被残酷连坐。

核武器研制占用民生过多资源,首都样板效应占用全国过多资源,这是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也是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多个部门的计划指标难以细化和执行,必然有苦衷。金氏三代向来没有下“罪己诏”的先例,金正恩认为1个部门指标偏高、4个部门指标偏低,逮出来作为“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斗争”的负面典型。

对劳动党最辛辣的讽刺是,八届二中全会第二个议程及通过的相应决议,竟然是《关于全社会进一步加大消除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斗争力度》。朝鲜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的根源,恰恰集中于金氏三代和劳动党中央,这是朝鲜人民持续75年4个月的悲剧,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看不到解决的希望。

最高领袖永远正确,党中央永远正确,出现任何问题都是没有照着金正恩的指示、警告、思想去做。如果听金正恩的话,体会金正恩的精神,“那么,弯路会少走得多,今天的困难会要小得多。”这个信口雌黄的逻辑毫不新鲜,林彪1962年1月29日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就使用过,并收获丰厚的政治回报。当然,这个歪理邪说是典型的主观唯心主义,并不符合马克思主义。

劳动党八大闭幕后,笔者先后原创四篇分析报告《人事更替:朝鲜劳动党八大的新意、乱象与隐患》《朝鲜劳动党八大报告与新党章的重重矛盾》《空间缩窄:朝鲜劳动党八大后外交局面》《朝核危机不是“死结”》(FT中文网,2021年1月15日、1月22日、2月3日、2月10日),分别围绕人事、内政、外交、朝核四个主题,集中讨论了金正恩和劳动党治国理政的大量问题,不足一个月就在八届二中全会部分暴露。

内阁的经济指挥权进一步弱化

金正恩在二中全会报告中严厉指责内阁和多个经济部门之后,内阁批准的2021年计划被否决,二中全会期间召开四个小组协议会迅速整改。

内阁依然大权旁落,依然发挥不了金正恩所要求的“主导作用”。牵头整改的都是政治局高官;内阁总理、副总理成为配角;胆颤心惊的内阁部长只有自我检讨与落实;有些官员作为替罪羊,甚至失去自我检讨的机会。

据朝中社2月11日的四个相关报道,工业小组协议会由两个政治局常委共同主持,在内阁总理金德训(党内排名第四)之前,还有分管党务的中央书记赵甬元(党内排名第三)。确保八大提出的冶金工业、化学工业两个重点生产任务,同时研究电力、煤炭、机械、开采工业等基干工业部门和铁路运输部门今年“取得显著的生产增长”。

建设部门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中央检查委员会委员长(相当于中共中央纪委书记)郑尚学牵头主持,会同内阁副总理朴勋、建设建材工业相徐钟进,重点落实金正恩在八大提出的“今年平壤市1万户住宅建设目标”。

轻工业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常委、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龙海牵头主持,会同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朴泰成,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轻工业部部长朴明顺,内阁副总理李成鹤,“具体讨论了纺织、针织、制鞋工业等轻工业部门恢复设备原性能,营造新的生产能力。”

农业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委员、中央组织指导部部长金才龙(前任内阁总理)牵头主持,会同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农业部部长李哲万,内阁副总理兼农业相朱哲奎,深入研讨“安排农业生产计划,一定完成今年粮食生产目标的具体问题”。

二中全会安排4人作大会发言,分别为:一中全会越级晋升为政治局常委、对金正恩绝对忠诚的赵甬元,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金德训,中央检察院院长禹尚哲,化学工业相马宗善。

赵甬元在发言中严厉批评轻工业部门、建设部门、电力工业部门、水产部门(“根本没有做好积极开展捕鱼活动”),严厉批评党中央和政府的干部“对不像样地制定主要计划指标负有直接责任”、“懒于工作,滥竽充数,尸位素餐”,并将上述行为上纲上线定性为“反对总书记同志的思想和意图”、“绝不能容忍的反党反人民的行为”。在社会主义国度,这两顶政治大帽非常沉重,很少有人能抗住,抗得住就成为稀罕、孤独、打压的异类。

中央检察院院长禹尚哲发誓“坚决遏制并压制阻碍内阁主导作用的一切行为”、“加大法律监督力度,让没有负责任地保障协作产品单位寸步难行”。这是回应金正恩在二中全会报告中强调“从法律上保证国民经济计划执行的任务”、“国民经济计划是党的指令和国法”。

问题是朝鲜长期党政不分、以党代政、以党干政,党中央2017年设立经济部统筹经济工作,内阁自此失去经济主导权、自由裁量权、监督权,只剩下执行权(还不完整)。1月18日,朝鲜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任命的新一届内阁成员,6名副总理有4名只是中央委员、2名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就能清晰看出内阁的实权和地位。

金德训在发言中对金正恩的报告“表示完全支持和赞同”,严厉批评“没有根据党的意图制定今年战斗目标,发表缺乏志向发展性、有力性、牵引性、科学性的计划”。朝中社通稿中未提及有无自我批评,一般情况下应有。

朝鲜经济病入膏肓,金正恩近两年急乱投医,急功近利,又不检讨自己。他对前总理金才龙的经济工作不满意,2019年4月快速晋升,2020年8月又快速罢免,八届一中全会进一步贬职,未任党中央书记,只任组织指导部部长。2020年又快速晋升金德训为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显然他的头炮完全哑了,出师极其不利。以金正恩在国内独断、霸道的个性,如果今年经济数据不亮眼,一年后金德训将步金才龙后尘,很快又被罢免总理。

人事调整隐含多个信号

人事变动依然草率和频繁。八届一中全会刚换届产生的中央领导层,不足一个月又进行罢免和增选,补选政治局委员1人、候补委员1人、中央书记1人、中央委员3人、中央候补委员4人。正如笔者对八大的系列文章分析,金正恩有个大毛病:看人不准、疑人多用、用人多疑。他急于扭转被动局面,急于证明自己的非凡业绩,通常凭个人好恶,速升速贬;性情急躁,管得太多、管得太细,精力和能力有限,必然管不好,出了乱子又常找替罪羊;高层官员及其家庭伴君如伴虎,恐惧多于忠诚,缺乏安全感。

撤换负责经济工作的高官。吴秀容2010年由电子工业部部长晋升为内阁副总理,2016年七届一中全会当选为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劳动党中央2017年组建经济部后兼首任部长。八届一中全会只连任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职位取消后未转任新设立的中央书记局(相当于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实权削弱;但在二中全会增选为中央书记局书记,回炉兼经济部长,实权恢复。

企图实现朝美关系新突破。2020年1月,时任政治局委员、外务相李容浩因“特金河内峰会”破局被罢免,中央候补委员、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成为政坛黑马,接任外务相,劳动党中央政治局会议很快于4月11日补选他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 八届一中全会选举政治局候补委员11人,李善权排名最后,却在二中全会越过前面10人,快速晋升为政治局委员;金成男长期任中央国际部副部长、第一副部长,八届一中全会任命为国际部部长,二中全会晋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最合理的解释是,拜登政府1月20日就职,金正恩进行初步的评估后,对打破朝美关系僵局寄于希望,重组并重用对美外交团队,已向美国间接、清晰地发出“我准备好了”的信号。韩联社2月12日题为“朝鲜劳动党八届二中全会闭幕 金正恩批经济规划不切实际”的电讯中,称“金正恩没有对韩或对外释放信息”,这个判断非常迟钝和业余。

人事透明度依然偏低。中央全会公报通常不公布被罢免的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的姓名、职务,金与正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两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都未主动公布。二中全会依然,但从朝中社公开报道中可分析被罢免官员的蛛丝马迹。

平安南道委委员长(相当于中国省委书记)金头日在八届一中全会上,直升飞机般晋升为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就职不足一个月,大概率因牵头组织2021年计划不力而被罢免,吴秀容接替其职务。

现任政治局候补委员中,涉及金正恩严厉批评领域的有4位,分别为:中央轻工业部部长朴明顺(女)、中央农业部部长李哲万、内阁副总理兼国家计划委员会委员长朴正根、内阁副总理兼中央经济政策室室长全贤哲。

朴明顺、李哲万分别参与轻工业、农业小组协议会,三个内阁副总理朴勋、李成鹤、朱哲奎分别参与建设、轻工业、农业小组协议会。间接表明这五人经金正恩授权,完善被否决的2021年计划,目前处于安全区域。例如,金正恩2月11日同党中央领导机构成员一起观看庆祝年节演出,次日朝鲜中央电视台视频出现朴明顺鼓掌镜头。

工业小组协议会在四个整改会议中,唯一一个无内阁副总理参加;二中全会安排的大会发言只有化学工业相马宗善,并无分管工业的内阁副总理。笔者由这两个线索推测,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内阁第一副总理朴正根、第二副总理全贤哲,中央委员、第三副总理金成龙,这三人中大概率至少有一人在二中全会被罢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金正恩困境:“核武大跃进”与“经济大跃进”不可兼得

发布日期:2021-02-20 10:04
摘要:朝鲜劳动党八届二中全会间接实证朝鲜目前经济的严重困难、朝鲜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和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2月8日至11日,朝鲜劳动党召开八届二中全会。据全会公报和朝中社的相关报道,足以反向解析和间接实证朝鲜目前经济的严重困难、朝鲜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和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

“经济大跃进”难以持续

劳动党1月5日至12日召开八大,金正恩在连续三天的总结报告中制定了野心勃勃的五年计划,堪称“核武大跃进”与“经济大跃进”齐头并举,但朝鲜国内环境(综合国力弱、民生欠账多)和国际环境(安理会和美国制裁、新冠疫情、国际援助锐减)难以支撑。

劳动党2016年5月举行七大及七届一中全会,五个月后举行七届二中全会。但八届二中全会与一中全会相隔不足一个月,显然有特殊情况、特殊问题亟待解决。

金正恩在二中全会上围绕第一个也是最主要的议程(即“全面贯彻落实八大提出的五年计划第一年任务”)又连续三天作报告,严厉批评“内阁制定的今年国民经济计划与以前相差无几”,“没有正确反映党代表大会思想和方针,而且根本看不到创新性眼光和像样的策略”,“内阁没有起到主导作用,基本上生搬硬套地综合各省草拟的数字”;严厉批评农业部门“凭主观制定很高的粮食生产目标”,“电力工业部门、建设部门和轻工业部门却削减基本指标生产计划”(按:分别涉及电力、平壤住宅、鞋类);严厉批评“经济指导机关歪曲自力更生口号,把自己的责任推到下级单位身上的最典型的渎职行为”、“只讲权限或条件,束手无策的过去惰性”。

劳动党八大1月12日通过相关决议书闭幕后,内阁组织各部、各省制定的2021年计划,按部就班、量力而行,更符合人民和生产的实际情况,但将金正恩在八大制定的五年“大跃进”计划打回原形。

例如,金正恩在八大报告中明确承诺,“要向平壤市5万户住宅建设投入力量,今年起每年建设1万户住宅,基本上解决首都市民的住房问题。”但在内阁已批准的建设部门2021年计划中,“以保障材料和人力为由”,今年平壤住宅建设目标低于1万户。

所以金正恩极其不满,不足一个月再次召开中央全会,解决高层的思想、路线、人事等系列问题,否则将反衬自己在八大的决定是画饼充饥、空中楼阁,将纵容党中央和政府部门、官员挑战最高权威。

朝鲜劳动党1948年建国以来就是“家天下”,金氏三代的权力和威严如日中天,宣传机器向国民反复灌输“民族慈父”、“神”一般存在。金正恩刚刚在党代会报告中明确承诺的工作目标,内阁和经济主管部门通常无条件执行,没有勇气公开唱反调,因为都知道冒“大不韪”于事无补,代价惨重,很容易本人被残酷清洗、亲人被残酷连坐。

核武器研制占用民生过多资源,首都样板效应占用全国过多资源,这是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也是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多个部门的计划指标难以细化和执行,必然有苦衷。金氏三代向来没有下“罪己诏”的先例,金正恩认为1个部门指标偏高、4个部门指标偏低,逮出来作为“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斗争”的负面典型。

对劳动党最辛辣的讽刺是,八届二中全会第二个议程及通过的相应决议,竟然是《关于全社会进一步加大消除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斗争力度》。朝鲜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的根源,恰恰集中于金氏三代和劳动党中央,这是朝鲜人民持续75年4个月的悲剧,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看不到解决的希望。

最高领袖永远正确,党中央永远正确,出现任何问题都是没有照着金正恩的指示、警告、思想去做。如果听金正恩的话,体会金正恩的精神,“那么,弯路会少走得多,今天的困难会要小得多。”这个信口雌黄的逻辑毫不新鲜,林彪1962年1月29日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就使用过,并收获丰厚的政治回报。当然,这个歪理邪说是典型的主观唯心主义,并不符合马克思主义。

劳动党八大闭幕后,笔者先后原创四篇分析报告《人事更替:朝鲜劳动党八大的新意、乱象与隐患》《朝鲜劳动党八大报告与新党章的重重矛盾》《空间缩窄:朝鲜劳动党八大后外交局面》《朝核危机不是“死结”》(FT中文网,2021年1月15日、1月22日、2月3日、2月10日),分别围绕人事、内政、外交、朝核四个主题,集中讨论了金正恩和劳动党治国理政的大量问题,不足一个月就在八届二中全会部分暴露。

内阁的经济指挥权进一步弱化

金正恩在二中全会报告中严厉指责内阁和多个经济部门之后,内阁批准的2021年计划被否决,二中全会期间召开四个小组协议会迅速整改。

内阁依然大权旁落,依然发挥不了金正恩所要求的“主导作用”。牵头整改的都是政治局高官;内阁总理、副总理成为配角;胆颤心惊的内阁部长只有自我检讨与落实;有些官员作为替罪羊,甚至失去自我检讨的机会。

据朝中社2月11日的四个相关报道,工业小组协议会由两个政治局常委共同主持,在内阁总理金德训(党内排名第四)之前,还有分管党务的中央书记赵甬元(党内排名第三)。确保八大提出的冶金工业、化学工业两个重点生产任务,同时研究电力、煤炭、机械、开采工业等基干工业部门和铁路运输部门今年“取得显著的生产增长”。

建设部门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中央检查委员会委员长(相当于中共中央纪委书记)郑尚学牵头主持,会同内阁副总理朴勋、建设建材工业相徐钟进,重点落实金正恩在八大提出的“今年平壤市1万户住宅建设目标”。

轻工业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常委、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龙海牵头主持,会同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朴泰成,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轻工业部部长朴明顺,内阁副总理李成鹤,“具体讨论了纺织、针织、制鞋工业等轻工业部门恢复设备原性能,营造新的生产能力。”

农业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委员、中央组织指导部部长金才龙(前任内阁总理)牵头主持,会同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农业部部长李哲万,内阁副总理兼农业相朱哲奎,深入研讨“安排农业生产计划,一定完成今年粮食生产目标的具体问题”。

二中全会安排4人作大会发言,分别为:一中全会越级晋升为政治局常委、对金正恩绝对忠诚的赵甬元,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金德训,中央检察院院长禹尚哲,化学工业相马宗善。

赵甬元在发言中严厉批评轻工业部门、建设部门、电力工业部门、水产部门(“根本没有做好积极开展捕鱼活动”),严厉批评党中央和政府的干部“对不像样地制定主要计划指标负有直接责任”、“懒于工作,滥竽充数,尸位素餐”,并将上述行为上纲上线定性为“反对总书记同志的思想和意图”、“绝不能容忍的反党反人民的行为”。在社会主义国度,这两顶政治大帽非常沉重,很少有人能抗住,抗得住就成为稀罕、孤独、打压的异类。

中央检察院院长禹尚哲发誓“坚决遏制并压制阻碍内阁主导作用的一切行为”、“加大法律监督力度,让没有负责任地保障协作产品单位寸步难行”。这是回应金正恩在二中全会报告中强调“从法律上保证国民经济计划执行的任务”、“国民经济计划是党的指令和国法”。

问题是朝鲜长期党政不分、以党代政、以党干政,党中央2017年设立经济部统筹经济工作,内阁自此失去经济主导权、自由裁量权、监督权,只剩下执行权(还不完整)。1月18日,朝鲜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任命的新一届内阁成员,6名副总理有4名只是中央委员、2名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就能清晰看出内阁的实权和地位。

金德训在发言中对金正恩的报告“表示完全支持和赞同”,严厉批评“没有根据党的意图制定今年战斗目标,发表缺乏志向发展性、有力性、牵引性、科学性的计划”。朝中社通稿中未提及有无自我批评,一般情况下应有。

朝鲜经济病入膏肓,金正恩近两年急乱投医,急功近利,又不检讨自己。他对前总理金才龙的经济工作不满意,2019年4月快速晋升,2020年8月又快速罢免,八届一中全会进一步贬职,未任党中央书记,只任组织指导部部长。2020年又快速晋升金德训为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显然他的头炮完全哑了,出师极其不利。以金正恩在国内独断、霸道的个性,如果今年经济数据不亮眼,一年后金德训将步金才龙后尘,很快又被罢免总理。

人事调整隐含多个信号

人事变动依然草率和频繁。八届一中全会刚换届产生的中央领导层,不足一个月又进行罢免和增选,补选政治局委员1人、候补委员1人、中央书记1人、中央委员3人、中央候补委员4人。正如笔者对八大的系列文章分析,金正恩有个大毛病:看人不准、疑人多用、用人多疑。他急于扭转被动局面,急于证明自己的非凡业绩,通常凭个人好恶,速升速贬;性情急躁,管得太多、管得太细,精力和能力有限,必然管不好,出了乱子又常找替罪羊;高层官员及其家庭伴君如伴虎,恐惧多于忠诚,缺乏安全感。

撤换负责经济工作的高官。吴秀容2010年由电子工业部部长晋升为内阁副总理,2016年七届一中全会当选为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劳动党中央2017年组建经济部后兼首任部长。八届一中全会只连任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职位取消后未转任新设立的中央书记局(相当于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实权削弱;但在二中全会增选为中央书记局书记,回炉兼经济部长,实权恢复。

企图实现朝美关系新突破。2020年1月,时任政治局委员、外务相李容浩因“特金河内峰会”破局被罢免,中央候补委员、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成为政坛黑马,接任外务相,劳动党中央政治局会议很快于4月11日补选他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 八届一中全会选举政治局候补委员11人,李善权排名最后,却在二中全会越过前面10人,快速晋升为政治局委员;金成男长期任中央国际部副部长、第一副部长,八届一中全会任命为国际部部长,二中全会晋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最合理的解释是,拜登政府1月20日就职,金正恩进行初步的评估后,对打破朝美关系僵局寄于希望,重组并重用对美外交团队,已向美国间接、清晰地发出“我准备好了”的信号。韩联社2月12日题为“朝鲜劳动党八届二中全会闭幕 金正恩批经济规划不切实际”的电讯中,称“金正恩没有对韩或对外释放信息”,这个判断非常迟钝和业余。

人事透明度依然偏低。中央全会公报通常不公布被罢免的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的姓名、职务,金与正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两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都未主动公布。二中全会依然,但从朝中社公开报道中可分析被罢免官员的蛛丝马迹。

平安南道委委员长(相当于中国省委书记)金头日在八届一中全会上,直升飞机般晋升为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就职不足一个月,大概率因牵头组织2021年计划不力而被罢免,吴秀容接替其职务。

现任政治局候补委员中,涉及金正恩严厉批评领域的有4位,分别为:中央轻工业部部长朴明顺(女)、中央农业部部长李哲万、内阁副总理兼国家计划委员会委员长朴正根、内阁副总理兼中央经济政策室室长全贤哲。

朴明顺、李哲万分别参与轻工业、农业小组协议会,三个内阁副总理朴勋、李成鹤、朱哲奎分别参与建设、轻工业、农业小组协议会。间接表明这五人经金正恩授权,完善被否决的2021年计划,目前处于安全区域。例如,金正恩2月11日同党中央领导机构成员一起观看庆祝年节演出,次日朝鲜中央电视台视频出现朴明顺鼓掌镜头。

工业小组协议会在四个整改会议中,唯一一个无内阁副总理参加;二中全会安排的大会发言只有化学工业相马宗善,并无分管工业的内阁副总理。笔者由这两个线索推测,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内阁第一副总理朴正根、第二副总理全贤哲,中央委员、第三副总理金成龙,这三人中大概率至少有一人在二中全会被罢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朝鲜劳动党八届二中全会间接实证朝鲜目前经济的严重困难、朝鲜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和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



 | 叶胜舟

OR--商业新媒体

2月8日至11日,朝鲜劳动党召开八届二中全会。据全会公报和朝中社的相关报道,足以反向解析和间接实证朝鲜目前经济的严重困难、朝鲜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和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

“经济大跃进”难以持续

劳动党1月5日至12日召开八大,金正恩在连续三天的总结报告中制定了野心勃勃的五年计划,堪称“核武大跃进”与“经济大跃进”齐头并举,但朝鲜国内环境(综合国力弱、民生欠账多)和国际环境(安理会和美国制裁、新冠疫情、国际援助锐减)难以支撑。

劳动党2016年5月举行七大及七届一中全会,五个月后举行七届二中全会。但八届二中全会与一中全会相隔不足一个月,显然有特殊情况、特殊问题亟待解决。

金正恩在二中全会上围绕第一个也是最主要的议程(即“全面贯彻落实八大提出的五年计划第一年任务”)又连续三天作报告,严厉批评“内阁制定的今年国民经济计划与以前相差无几”,“没有正确反映党代表大会思想和方针,而且根本看不到创新性眼光和像样的策略”,“内阁没有起到主导作用,基本上生搬硬套地综合各省草拟的数字”;严厉批评农业部门“凭主观制定很高的粮食生产目标”,“电力工业部门、建设部门和轻工业部门却削减基本指标生产计划”(按:分别涉及电力、平壤住宅、鞋类);严厉批评“经济指导机关歪曲自力更生口号,把自己的责任推到下级单位身上的最典型的渎职行为”、“只讲权限或条件,束手无策的过去惰性”。

劳动党八大1月12日通过相关决议书闭幕后,内阁组织各部、各省制定的2021年计划,按部就班、量力而行,更符合人民和生产的实际情况,但将金正恩在八大制定的五年“大跃进”计划打回原形。

例如,金正恩在八大报告中明确承诺,“要向平壤市5万户住宅建设投入力量,今年起每年建设1万户住宅,基本上解决首都市民的住房问题。”但在内阁已批准的建设部门2021年计划中,“以保障材料和人力为由”,今年平壤住宅建设目标低于1万户。

所以金正恩极其不满,不足一个月再次召开中央全会,解决高层的思想、路线、人事等系列问题,否则将反衬自己在八大的决定是画饼充饥、空中楼阁,将纵容党中央和政府部门、官员挑战最高权威。

朝鲜劳动党1948年建国以来就是“家天下”,金氏三代的权力和威严如日中天,宣传机器向国民反复灌输“民族慈父”、“神”一般存在。金正恩刚刚在党代会报告中明确承诺的工作目标,内阁和经济主管部门通常无条件执行,没有勇气公开唱反调,因为都知道冒“大不韪”于事无补,代价惨重,很容易本人被残酷清洗、亲人被残酷连坐。

核武器研制占用民生过多资源,首都样板效应占用全国过多资源,这是劳动党治国的严重缺陷,也是金正恩决策的严重失误。多个部门的计划指标难以细化和执行,必然有苦衷。金氏三代向来没有下“罪己诏”的先例,金正恩认为1个部门指标偏高、4个部门指标偏低,逮出来作为“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斗争”的负面典型。

对劳动党最辛辣的讽刺是,八届二中全会第二个议程及通过的相应决议,竟然是《关于全社会进一步加大消除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斗争力度》。朝鲜反社会主义、非社会主义的根源,恰恰集中于金氏三代和劳动党中央,这是朝鲜人民持续75年4个月的悲剧,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看不到解决的希望。

最高领袖永远正确,党中央永远正确,出现任何问题都是没有照着金正恩的指示、警告、思想去做。如果听金正恩的话,体会金正恩的精神,“那么,弯路会少走得多,今天的困难会要小得多。”这个信口雌黄的逻辑毫不新鲜,林彪1962年1月29日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就使用过,并收获丰厚的政治回报。当然,这个歪理邪说是典型的主观唯心主义,并不符合马克思主义。

劳动党八大闭幕后,笔者先后原创四篇分析报告《人事更替:朝鲜劳动党八大的新意、乱象与隐患》《朝鲜劳动党八大报告与新党章的重重矛盾》《空间缩窄:朝鲜劳动党八大后外交局面》《朝核危机不是“死结”》(FT中文网,2021年1月15日、1月22日、2月3日、2月10日),分别围绕人事、内政、外交、朝核四个主题,集中讨论了金正恩和劳动党治国理政的大量问题,不足一个月就在八届二中全会部分暴露。

内阁的经济指挥权进一步弱化

金正恩在二中全会报告中严厉指责内阁和多个经济部门之后,内阁批准的2021年计划被否决,二中全会期间召开四个小组协议会迅速整改。

内阁依然大权旁落,依然发挥不了金正恩所要求的“主导作用”。牵头整改的都是政治局高官;内阁总理、副总理成为配角;胆颤心惊的内阁部长只有自我检讨与落实;有些官员作为替罪羊,甚至失去自我检讨的机会。

据朝中社2月11日的四个相关报道,工业小组协议会由两个政治局常委共同主持,在内阁总理金德训(党内排名第四)之前,还有分管党务的中央书记赵甬元(党内排名第三)。确保八大提出的冶金工业、化学工业两个重点生产任务,同时研究电力、煤炭、机械、开采工业等基干工业部门和铁路运输部门今年“取得显著的生产增长”。

建设部门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中央检查委员会委员长(相当于中共中央纪委书记)郑尚学牵头主持,会同内阁副总理朴勋、建设建材工业相徐钟进,重点落实金正恩在八大提出的“今年平壤市1万户住宅建设目标”。

轻工业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常委、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龙海牵头主持,会同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朴泰成,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轻工业部部长朴明顺,内阁副总理李成鹤,“具体讨论了纺织、针织、制鞋工业等轻工业部门恢复设备原性能,营造新的生产能力。”

农业小组协议会由政治局委员、中央组织指导部部长金才龙(前任内阁总理)牵头主持,会同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农业部部长李哲万,内阁副总理兼农业相朱哲奎,深入研讨“安排农业生产计划,一定完成今年粮食生产目标的具体问题”。

二中全会安排4人作大会发言,分别为:一中全会越级晋升为政治局常委、对金正恩绝对忠诚的赵甬元,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金德训,中央检察院院长禹尚哲,化学工业相马宗善。

赵甬元在发言中严厉批评轻工业部门、建设部门、电力工业部门、水产部门(“根本没有做好积极开展捕鱼活动”),严厉批评党中央和政府的干部“对不像样地制定主要计划指标负有直接责任”、“懒于工作,滥竽充数,尸位素餐”,并将上述行为上纲上线定性为“反对总书记同志的思想和意图”、“绝不能容忍的反党反人民的行为”。在社会主义国度,这两顶政治大帽非常沉重,很少有人能抗住,抗得住就成为稀罕、孤独、打压的异类。

中央检察院院长禹尚哲发誓“坚决遏制并压制阻碍内阁主导作用的一切行为”、“加大法律监督力度,让没有负责任地保障协作产品单位寸步难行”。这是回应金正恩在二中全会报告中强调“从法律上保证国民经济计划执行的任务”、“国民经济计划是党的指令和国法”。

问题是朝鲜长期党政不分、以党代政、以党干政,党中央2017年设立经济部统筹经济工作,内阁自此失去经济主导权、自由裁量权、监督权,只剩下执行权(还不完整)。1月18日,朝鲜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任命的新一届内阁成员,6名副总理有4名只是中央委员、2名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就能清晰看出内阁的实权和地位。

金德训在发言中对金正恩的报告“表示完全支持和赞同”,严厉批评“没有根据党的意图制定今年战斗目标,发表缺乏志向发展性、有力性、牵引性、科学性的计划”。朝中社通稿中未提及有无自我批评,一般情况下应有。

朝鲜经济病入膏肓,金正恩近两年急乱投医,急功近利,又不检讨自己。他对前总理金才龙的经济工作不满意,2019年4月快速晋升,2020年8月又快速罢免,八届一中全会进一步贬职,未任党中央书记,只任组织指导部部长。2020年又快速晋升金德训为政治局常委、内阁总理,显然他的头炮完全哑了,出师极其不利。以金正恩在国内独断、霸道的个性,如果今年经济数据不亮眼,一年后金德训将步金才龙后尘,很快又被罢免总理。

人事调整隐含多个信号

人事变动依然草率和频繁。八届一中全会刚换届产生的中央领导层,不足一个月又进行罢免和增选,补选政治局委员1人、候补委员1人、中央书记1人、中央委员3人、中央候补委员4人。正如笔者对八大的系列文章分析,金正恩有个大毛病:看人不准、疑人多用、用人多疑。他急于扭转被动局面,急于证明自己的非凡业绩,通常凭个人好恶,速升速贬;性情急躁,管得太多、管得太细,精力和能力有限,必然管不好,出了乱子又常找替罪羊;高层官员及其家庭伴君如伴虎,恐惧多于忠诚,缺乏安全感。

撤换负责经济工作的高官。吴秀容2010年由电子工业部部长晋升为内阁副总理,2016年七届一中全会当选为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劳动党中央2017年组建经济部后兼首任部长。八届一中全会只连任政治局委员,中央副委员长职位取消后未转任新设立的中央书记局(相当于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实权削弱;但在二中全会增选为中央书记局书记,回炉兼经济部长,实权恢复。

企图实现朝美关系新突破。2020年1月,时任政治局委员、外务相李容浩因“特金河内峰会”破局被罢免,中央候补委员、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成为政坛黑马,接任外务相,劳动党中央政治局会议很快于4月11日补选他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候补委员。 八届一中全会选举政治局候补委员11人,李善权排名最后,却在二中全会越过前面10人,快速晋升为政治局委员;金成男长期任中央国际部副部长、第一副部长,八届一中全会任命为国际部部长,二中全会晋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最合理的解释是,拜登政府1月20日就职,金正恩进行初步的评估后,对打破朝美关系僵局寄于希望,重组并重用对美外交团队,已向美国间接、清晰地发出“我准备好了”的信号。韩联社2月12日题为“朝鲜劳动党八届二中全会闭幕 金正恩批经济规划不切实际”的电讯中,称“金正恩没有对韩或对外释放信息”,这个判断非常迟钝和业余。

人事透明度依然偏低。中央全会公报通常不公布被罢免的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的姓名、职务,金与正2019年4月10日七届四中全会、2021年1月10日八届一中全会两次被罢免政治局候补委员都未主动公布。二中全会依然,但从朝中社公开报道中可分析被罢免官员的蛛丝马迹。

平安南道委委员长(相当于中国省委书记)金头日在八届一中全会上,直升飞机般晋升为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就职不足一个月,大概率因牵头组织2021年计划不力而被罢免,吴秀容接替其职务。

现任政治局候补委员中,涉及金正恩严厉批评领域的有4位,分别为:中央轻工业部部长朴明顺(女)、中央农业部部长李哲万、内阁副总理兼国家计划委员会委员长朴正根、内阁副总理兼中央经济政策室室长全贤哲。

朴明顺、李哲万分别参与轻工业、农业小组协议会,三个内阁副总理朴勋、李成鹤、朱哲奎分别参与建设、轻工业、农业小组协议会。间接表明这五人经金正恩授权,完善被否决的2021年计划,目前处于安全区域。例如,金正恩2月11日同党中央领导机构成员一起观看庆祝年节演出,次日朝鲜中央电视台视频出现朴明顺鼓掌镜头。

工业小组协议会在四个整改会议中,唯一一个无内阁副总理参加;二中全会安排的大会发言只有化学工业相马宗善,并无分管工业的内阁副总理。笔者由这两个线索推测,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内阁第一副总理朴正根、第二副总理全贤哲,中央委员、第三副总理金成龙,这三人中大概率至少有一人在二中全会被罢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