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国企被迫以更高利率发行债券,新发债券平均票面利率已达到5.7%,高于今年前三个季度,但这尚不足以恢复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



 | 孙昱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有企业被迫以更高的利率发行债券,此前一系列引人注目的违约事件粉碎了投资者对这种一度被视为无风险资产类别的信心。

金融数据提供商东方财富网(East Money)的数据显示,自今年10月从煤矿到汽车制造商等许多国有企业未能偿还到期债务的本金或利息以来,新发行的国有企业债券的平均票面利率已达到5.7%。

这比今年前三个季度的4.7%的利率高出1个百分点。

新债发行借贷成本的上升表明,地方投资者开始重新评估国有企业债券的风险。由于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国有企业债券多年来一直享有低利率和高信用评级。

中国中部一家国有煤炭公司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Yongcheng Coal and Electricity Holding Group)导致的一系列违约事件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该公司本月未能兑付价值1.52亿美元的债券。

中国企业债券市场价值近4万亿美元,其中国有企业估计占一半以上。

“我们过去常常根据政府支持的力度来给国企债券定价,”上海一家债券基金的信用评级主管张盼(音译)表示。“未来我们将不得不更加关注它们的基本面。”

新发行债券的高利率在欠发达省份的债券中体现得尤为明显,这些省份的地方政府负担过重,无法像过去那样救助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

在中国最贫穷的西南部省份之一的贵州省,国有的娄海情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Louhaiqing Tourism Development Investment Co)本周发行了一只10亿元人民币(合1.52亿美元)的债券,票面利率为7.5%,AA+评级。相比之下,该公司在8月份支付了5.4%的利息,发行了5.4亿元人民币的AAA级债券。

“过去几个月,我们的业务没有变化,”娄海情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的一名官员表示。“我们正在支付更高的利率,因为我们不再被认为会理所当然地获得政府支持。”

然而,利率上调不足以恢复一些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

“我们关心的不是票面利率提高20或30个基点,”杭州一家债券基金的经理David Huang表示。“问题在于,当出现问题时,发行者是否会努力偿还债务。”

其他投资者表示,利率的上升仍不足以反映日益增长的风险。尽管在违约潮之后,作为中国衡量风险参考指标,企业债券相对于政策性银行发行债券的信用利差在最近几周有所上升,但这一数字仍处于历史低位。

“这意味着政府救助的希望依然存在,”David Huang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违约担忧推升中国国企借贷成本

发布日期:2020-11-26 18:17
摘要:中国国企被迫以更高利率发行债券,新发债券平均票面利率已达到5.7%,高于今年前三个季度,但这尚不足以恢复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



 | 孙昱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有企业被迫以更高的利率发行债券,此前一系列引人注目的违约事件粉碎了投资者对这种一度被视为无风险资产类别的信心。

金融数据提供商东方财富网(East Money)的数据显示,自今年10月从煤矿到汽车制造商等许多国有企业未能偿还到期债务的本金或利息以来,新发行的国有企业债券的平均票面利率已达到5.7%。

这比今年前三个季度的4.7%的利率高出1个百分点。

新债发行借贷成本的上升表明,地方投资者开始重新评估国有企业债券的风险。由于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国有企业债券多年来一直享有低利率和高信用评级。

中国中部一家国有煤炭公司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Yongcheng Coal and Electricity Holding Group)导致的一系列违约事件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该公司本月未能兑付价值1.52亿美元的债券。

中国企业债券市场价值近4万亿美元,其中国有企业估计占一半以上。

“我们过去常常根据政府支持的力度来给国企债券定价,”上海一家债券基金的信用评级主管张盼(音译)表示。“未来我们将不得不更加关注它们的基本面。”

新发行债券的高利率在欠发达省份的债券中体现得尤为明显,这些省份的地方政府负担过重,无法像过去那样救助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

在中国最贫穷的西南部省份之一的贵州省,国有的娄海情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Louhaiqing Tourism Development Investment Co)本周发行了一只10亿元人民币(合1.52亿美元)的债券,票面利率为7.5%,AA+评级。相比之下,该公司在8月份支付了5.4%的利息,发行了5.4亿元人民币的AAA级债券。

“过去几个月,我们的业务没有变化,”娄海情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的一名官员表示。“我们正在支付更高的利率,因为我们不再被认为会理所当然地获得政府支持。”

然而,利率上调不足以恢复一些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

“我们关心的不是票面利率提高20或30个基点,”杭州一家债券基金的经理David Huang表示。“问题在于,当出现问题时,发行者是否会努力偿还债务。”

其他投资者表示,利率的上升仍不足以反映日益增长的风险。尽管在违约潮之后,作为中国衡量风险参考指标,企业债券相对于政策性银行发行债券的信用利差在最近几周有所上升,但这一数字仍处于历史低位。

“这意味着政府救助的希望依然存在,”David Huang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国企被迫以更高利率发行债券,新发债券平均票面利率已达到5.7%,高于今年前三个季度,但这尚不足以恢复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



 | 孙昱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有企业被迫以更高的利率发行债券,此前一系列引人注目的违约事件粉碎了投资者对这种一度被视为无风险资产类别的信心。

金融数据提供商东方财富网(East Money)的数据显示,自今年10月从煤矿到汽车制造商等许多国有企业未能偿还到期债务的本金或利息以来,新发行的国有企业债券的平均票面利率已达到5.7%。

这比今年前三个季度的4.7%的利率高出1个百分点。

新债发行借贷成本的上升表明,地方投资者开始重新评估国有企业债券的风险。由于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国有企业债券多年来一直享有低利率和高信用评级。

中国中部一家国有煤炭公司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Yongcheng Coal and Electricity Holding Group)导致的一系列违约事件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该公司本月未能兑付价值1.52亿美元的债券。

中国企业债券市场价值近4万亿美元,其中国有企业估计占一半以上。

“我们过去常常根据政府支持的力度来给国企债券定价,”上海一家债券基金的信用评级主管张盼(音译)表示。“未来我们将不得不更加关注它们的基本面。”

新发行债券的高利率在欠发达省份的债券中体现得尤为明显,这些省份的地方政府负担过重,无法像过去那样救助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

在中国最贫穷的西南部省份之一的贵州省,国有的娄海情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Louhaiqing Tourism Development Investment Co)本周发行了一只10亿元人民币(合1.52亿美元)的债券,票面利率为7.5%,AA+评级。相比之下,该公司在8月份支付了5.4%的利息,发行了5.4亿元人民币的AAA级债券。

“过去几个月,我们的业务没有变化,”娄海情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的一名官员表示。“我们正在支付更高的利率,因为我们不再被认为会理所当然地获得政府支持。”

然而,利率上调不足以恢复一些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

“我们关心的不是票面利率提高20或30个基点,”杭州一家债券基金的经理David Huang表示。“问题在于,当出现问题时,发行者是否会努力偿还债务。”

其他投资者表示,利率的上升仍不足以反映日益增长的风险。尽管在违约潮之后,作为中国衡量风险参考指标,企业债券相对于政策性银行发行债券的信用利差在最近几周有所上升,但这一数字仍处于历史低位。

“这意味着政府救助的希望依然存在,”David Huang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违约担忧推升中国国企借贷成本

发布日期:2020-11-26 18:17
摘要:中国国企被迫以更高利率发行债券,新发债券平均票面利率已达到5.7%,高于今年前三个季度,但这尚不足以恢复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



 | 孙昱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有企业被迫以更高的利率发行债券,此前一系列引人注目的违约事件粉碎了投资者对这种一度被视为无风险资产类别的信心。

金融数据提供商东方财富网(East Money)的数据显示,自今年10月从煤矿到汽车制造商等许多国有企业未能偿还到期债务的本金或利息以来,新发行的国有企业债券的平均票面利率已达到5.7%。

这比今年前三个季度的4.7%的利率高出1个百分点。

新债发行借贷成本的上升表明,地方投资者开始重新评估国有企业债券的风险。由于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国有企业债券多年来一直享有低利率和高信用评级。

中国中部一家国有煤炭公司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Yongcheng Coal and Electricity Holding Group)导致的一系列违约事件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该公司本月未能兑付价值1.52亿美元的债券。

中国企业债券市场价值近4万亿美元,其中国有企业估计占一半以上。

“我们过去常常根据政府支持的力度来给国企债券定价,”上海一家债券基金的信用评级主管张盼(音译)表示。“未来我们将不得不更加关注它们的基本面。”

新发行债券的高利率在欠发达省份的债券中体现得尤为明显,这些省份的地方政府负担过重,无法像过去那样救助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

在中国最贫穷的西南部省份之一的贵州省,国有的娄海情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Louhaiqing Tourism Development Investment Co)本周发行了一只10亿元人民币(合1.52亿美元)的债券,票面利率为7.5%,AA+评级。相比之下,该公司在8月份支付了5.4%的利息,发行了5.4亿元人民币的AAA级债券。

“过去几个月,我们的业务没有变化,”娄海情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的一名官员表示。“我们正在支付更高的利率,因为我们不再被认为会理所当然地获得政府支持。”

然而,利率上调不足以恢复一些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

“我们关心的不是票面利率提高20或30个基点,”杭州一家债券基金的经理David Huang表示。“问题在于,当出现问题时,发行者是否会努力偿还债务。”

其他投资者表示,利率的上升仍不足以反映日益增长的风险。尽管在违约潮之后,作为中国衡量风险参考指标,企业债券相对于政策性银行发行债券的信用利差在最近几周有所上升,但这一数字仍处于历史低位。

“这意味着政府救助的希望依然存在,”David Huang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国企被迫以更高利率发行债券,新发债券平均票面利率已达到5.7%,高于今年前三个季度,但这尚不足以恢复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



 | 孙昱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有企业被迫以更高的利率发行债券,此前一系列引人注目的违约事件粉碎了投资者对这种一度被视为无风险资产类别的信心。

金融数据提供商东方财富网(East Money)的数据显示,自今年10月从煤矿到汽车制造商等许多国有企业未能偿还到期债务的本金或利息以来,新发行的国有企业债券的平均票面利率已达到5.7%。

这比今年前三个季度的4.7%的利率高出1个百分点。

新债发行借贷成本的上升表明,地方投资者开始重新评估国有企业债券的风险。由于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国有企业债券多年来一直享有低利率和高信用评级。

中国中部一家国有煤炭公司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Yongcheng Coal and Electricity Holding Group)导致的一系列违约事件动摇了投资者的信心,该公司本月未能兑付价值1.52亿美元的债券。

中国企业债券市场价值近4万亿美元,其中国有企业估计占一半以上。

“我们过去常常根据政府支持的力度来给国企债券定价,”上海一家债券基金的信用评级主管张盼(音译)表示。“未来我们将不得不更加关注它们的基本面。”

新发行债券的高利率在欠发达省份的债券中体现得尤为明显,这些省份的地方政府负担过重,无法像过去那样救助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

在中国最贫穷的西南部省份之一的贵州省,国有的娄海情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Louhaiqing Tourism Development Investment Co)本周发行了一只10亿元人民币(合1.52亿美元)的债券,票面利率为7.5%,AA+评级。相比之下,该公司在8月份支付了5.4%的利息,发行了5.4亿元人民币的AAA级债券。

“过去几个月,我们的业务没有变化,”娄海情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的一名官员表示。“我们正在支付更高的利率,因为我们不再被认为会理所当然地获得政府支持。”

然而,利率上调不足以恢复一些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

“我们关心的不是票面利率提高20或30个基点,”杭州一家债券基金的经理David Huang表示。“问题在于,当出现问题时,发行者是否会努力偿还债务。”

其他投资者表示,利率的上升仍不足以反映日益增长的风险。尽管在违约潮之后,作为中国衡量风险参考指标,企业债券相对于政策性银行发行债券的信用利差在最近几周有所上升,但这一数字仍处于历史低位。

“这意味着政府救助的希望依然存在,”David Huang表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