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采取了与控制病毒相同的高压模式。中国派官员和党政干部到学校检查教室,使用手机应用和其他技术来跟踪并限制学生和教职人员的行动,甚至警告家长不要去学校。


中国武汉,在当地政府上周组织的媒体参观活动中,长春街小学的学生。

 | 赫海威

OR--商业新媒体 】本月,在湛蓝的天空下,武汉市汉阳一中近2000名学生聚集在操场上参加开学典礼。武汉是新冠病毒最早出现的地点。

医护人员守在学校大门口给进来的人测量体温。学校行政人员审查学生的旅行史和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当地的中共干部在附近密切注视,确保教师遵守卫生方面的详细指示,并表现出“抗疫精神”。

“我不担心,”学校的音乐老师杨萌在接受采访时说。“武汉现在是最安全的地方。”

正当世界各国为学校今年秋季安全开学而努力的时候,中国依靠其威权体制的力量,已在公立学校为大约1.95亿名从幼儿园到高三的学生提供面授教学。

虽然中国采取了许多与其它地方相同的卫生和保持社交距离措施,但它实行这些措施用的是自己特有的命令加强制、不容任何异议的一刀切手法。中国派出大批地方官员和党政干部到学校检查教室,使用手机应用和其他技术来跟踪并限制学生和教职人员的行动。中共甚至警告家长们不要去学校,以免传播病毒。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上周二的讲话中说,中国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上取得的成功、包括学校的开学,“充分展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中国自上而下、国家主导的政治体制让中国能够实现单一的目标,这种做法在世界其他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疫情仍然肆虐的美国,有关如何以及何时恢复面授课堂教学的讨论一直困难重重。国家层面战略的缺乏让各个学区不得不制定自己的措施。新冠病毒检测机会可能不容易得到。家长们对把孩子送回教室表示担忧。教师工会威胁要罢工,而大学生则不理会学校禁止开派对的规定。

在中国,新冠病毒数月来已基本得到控制,没有这些争论。校方把大学生圈在校园内,禁止他们离开学校去吃饭或与朋友见面。

“中国的系统很特别,”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研究中国教育的学者赵勇说。“这个系统的运转有点像军队:不管人们怎么想,它就要这样做。”

从很多方面来看,中国重新开学采取的方法与其控制病毒使用的高压模式相同。为了防止疫情蔓延,当局实施了严厉的封锁。

就学校而言,政府的做法在有些方面遇到了类似的挫折。有些教师有时不得不承担起医务人员的责任,检查学生是否发烧,对生病的学生进行隔离。这些教师说,新规定让他们筋疲力尽。学生们则抱怨有些政策过分了,比如把他们关在大学校园里面。

中国正在采取许多与欧洲和其他最近重开学校的国家相同的措施。校长们要求学生和老师在教室里保持一定的距离,但座位的安排基本上没有变。教师们试图将学生按年级分开,让不同年龄的学生使用特定的路线和出入口,以避免拥挤。在教室里戴不戴口罩基本上由学生和教职员工自行选择。

但中国的做法也更加严格,就像它在整个疫情期间所做的那样。来自曾有疫情报告地区的学生和教职人员,或者曾经去过被视为高风险地区的学生和教职人员,都被要求在开学前提交新冠病毒检测结果。教育官员敦促学生们除上下学外,避免“不必要的外出活动”,尽管这一规定不大可能得到执行。此外也不鼓励学生们在吃饭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说话。

“齐心协力防控疫情,”学校操场上贴的宣传标语写道。

流行病学家说,中国仍面临着新疫情暴发的可能性,特别是在秋季和冬季。但到目前为止,这些措施似乎有效,还没有疫情暴发或学校停课的报道。

在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国际上批评中国政府早期掩盖疫情并对疫情处理不当的时候,学校的开放给了习近平一个宣传上的胜利。

中国官媒对美国在复课方面遇到的困难进行了充分报道,同时强调了中国在让父母重返工作岗位方面取得的进展——这是中国试图推动经济复苏的一个关键做法。

“当家长们开始新一天的工作,知道他们的孩子在学校受到很好的保护,他们会充满安全感地生活在这片生命至上的土地上,”新华社最近的一篇评论文章写道。

虽然中央政府已经警告学校官员“不能有丝毫的麻痹和懈怠”,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措施是否可持续。

许多学校有人手不足、资源缺乏的问题,教育工作者说,他们要努力完成一长串的病毒防控任务。一些老师凌晨4点就起床温习防控指示。

“事情多呀,没有补偿,”深圳一所小学的教师李梦田(音)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老师的工作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

其他学校的教育工作者说,官员们为了满足上级的要求,盲目地遵循政策,即使它们并无效果。

 武汉以西约200公里的荆州市一所高中的教师康金智(音)说,学校大门口的热感摄像机总是提供不准确的数据,给每个进来的人贴上发烧的标签。

“这种机器就是形同虚设,”她在采访中说。“但因为政策对学校有这样的要求,学校就要设置这个。”

愤怒情绪已在有约3300万名学生的中国公立大学爆发,因为大学禁止学生出校园,但教职员工不受限制。校方还禁止学生接受外卖和包裹。网上最近几天流传的视频显示,食堂前排着长队,学生试图隔着校园的铁栏杆与约会对象拥抱。

“我感觉像在上高中,”潘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上大学是为了获取知识,学习在社会里为人处世,不是每天坐在学校的教室里。”

许多学校已经有了一些在大流行情况下教学的实践。中国许多地区的一些年级已在今年4月和5月复课,但上课时间错开,校园里的学生人数也有所限制。

那之后,政府投入巨资为学校配备口罩、手套、红外温度计等设备。例如,中国东部城市徐州的一所小学说,学校储备了口罩8000只、免洗洗手液400瓶、酒精200公斤、抽纸1000包。

教育部的指导方针要求每天至少测三次体温,并结果上报学校官员。在政府认为尤其容易暴发疫情的地区,规则更加严格。例如,在北京,任何时候都需要戴口罩。

一些措施甚至进一步扩大了中国教育工作者通常预期要做的事情。教育部已要求学校为学生提供心理咨询,帮助他们应对疫情带来的心理压力和创伤。官员还负有降低小学生近视率的责任,政府称,由于学生在疫情期间花了更多时间在电脑上学习(可能还有玩游戏),小学生近视率急剧上升。

尽管有些限制带来的麻烦,但许多家庭对重新开学表示欢迎。几个月来,家长们一直在自家客厅里充当临时教员,还不停地抱怨孩子玩太多的电子游戏,现在他们终于可以送孩子去上学和上课后补习班了。

“我们很好地控制了疫情,这对我们的国家有好处,”索菲娅·唐(Sofia Tang,音)说,她是东部城市杭州一名高一学生的母亲。“如果我们像他们在海外那样应对疫情的话,那会发生骚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近2亿学生开学返校,中国是如何做到的?

发布日期:2020-09-15 05:36
中国采取了与控制病毒相同的高压模式。中国派官员和党政干部到学校检查教室,使用手机应用和其他技术来跟踪并限制学生和教职人员的行动,甚至警告家长不要去学校。


中国武汉,在当地政府上周组织的媒体参观活动中,长春街小学的学生。

 | 赫海威

OR--商业新媒体 】本月,在湛蓝的天空下,武汉市汉阳一中近2000名学生聚集在操场上参加开学典礼。武汉是新冠病毒最早出现的地点。

医护人员守在学校大门口给进来的人测量体温。学校行政人员审查学生的旅行史和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当地的中共干部在附近密切注视,确保教师遵守卫生方面的详细指示,并表现出“抗疫精神”。

“我不担心,”学校的音乐老师杨萌在接受采访时说。“武汉现在是最安全的地方。”

正当世界各国为学校今年秋季安全开学而努力的时候,中国依靠其威权体制的力量,已在公立学校为大约1.95亿名从幼儿园到高三的学生提供面授教学。

虽然中国采取了许多与其它地方相同的卫生和保持社交距离措施,但它实行这些措施用的是自己特有的命令加强制、不容任何异议的一刀切手法。中国派出大批地方官员和党政干部到学校检查教室,使用手机应用和其他技术来跟踪并限制学生和教职人员的行动。中共甚至警告家长们不要去学校,以免传播病毒。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上周二的讲话中说,中国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上取得的成功、包括学校的开学,“充分展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中国自上而下、国家主导的政治体制让中国能够实现单一的目标,这种做法在世界其他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疫情仍然肆虐的美国,有关如何以及何时恢复面授课堂教学的讨论一直困难重重。国家层面战略的缺乏让各个学区不得不制定自己的措施。新冠病毒检测机会可能不容易得到。家长们对把孩子送回教室表示担忧。教师工会威胁要罢工,而大学生则不理会学校禁止开派对的规定。

在中国,新冠病毒数月来已基本得到控制,没有这些争论。校方把大学生圈在校园内,禁止他们离开学校去吃饭或与朋友见面。

“中国的系统很特别,”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研究中国教育的学者赵勇说。“这个系统的运转有点像军队:不管人们怎么想,它就要这样做。”

从很多方面来看,中国重新开学采取的方法与其控制病毒使用的高压模式相同。为了防止疫情蔓延,当局实施了严厉的封锁。

就学校而言,政府的做法在有些方面遇到了类似的挫折。有些教师有时不得不承担起医务人员的责任,检查学生是否发烧,对生病的学生进行隔离。这些教师说,新规定让他们筋疲力尽。学生们则抱怨有些政策过分了,比如把他们关在大学校园里面。

中国正在采取许多与欧洲和其他最近重开学校的国家相同的措施。校长们要求学生和老师在教室里保持一定的距离,但座位的安排基本上没有变。教师们试图将学生按年级分开,让不同年龄的学生使用特定的路线和出入口,以避免拥挤。在教室里戴不戴口罩基本上由学生和教职员工自行选择。

但中国的做法也更加严格,就像它在整个疫情期间所做的那样。来自曾有疫情报告地区的学生和教职人员,或者曾经去过被视为高风险地区的学生和教职人员,都被要求在开学前提交新冠病毒检测结果。教育官员敦促学生们除上下学外,避免“不必要的外出活动”,尽管这一规定不大可能得到执行。此外也不鼓励学生们在吃饭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说话。

“齐心协力防控疫情,”学校操场上贴的宣传标语写道。

流行病学家说,中国仍面临着新疫情暴发的可能性,特别是在秋季和冬季。但到目前为止,这些措施似乎有效,还没有疫情暴发或学校停课的报道。

在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国际上批评中国政府早期掩盖疫情并对疫情处理不当的时候,学校的开放给了习近平一个宣传上的胜利。

中国官媒对美国在复课方面遇到的困难进行了充分报道,同时强调了中国在让父母重返工作岗位方面取得的进展——这是中国试图推动经济复苏的一个关键做法。

“当家长们开始新一天的工作,知道他们的孩子在学校受到很好的保护,他们会充满安全感地生活在这片生命至上的土地上,”新华社最近的一篇评论文章写道。

虽然中央政府已经警告学校官员“不能有丝毫的麻痹和懈怠”,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措施是否可持续。

许多学校有人手不足、资源缺乏的问题,教育工作者说,他们要努力完成一长串的病毒防控任务。一些老师凌晨4点就起床温习防控指示。

“事情多呀,没有补偿,”深圳一所小学的教师李梦田(音)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老师的工作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

其他学校的教育工作者说,官员们为了满足上级的要求,盲目地遵循政策,即使它们并无效果。

 武汉以西约200公里的荆州市一所高中的教师康金智(音)说,学校大门口的热感摄像机总是提供不准确的数据,给每个进来的人贴上发烧的标签。

“这种机器就是形同虚设,”她在采访中说。“但因为政策对学校有这样的要求,学校就要设置这个。”

愤怒情绪已在有约3300万名学生的中国公立大学爆发,因为大学禁止学生出校园,但教职员工不受限制。校方还禁止学生接受外卖和包裹。网上最近几天流传的视频显示,食堂前排着长队,学生试图隔着校园的铁栏杆与约会对象拥抱。

“我感觉像在上高中,”潘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上大学是为了获取知识,学习在社会里为人处世,不是每天坐在学校的教室里。”

许多学校已经有了一些在大流行情况下教学的实践。中国许多地区的一些年级已在今年4月和5月复课,但上课时间错开,校园里的学生人数也有所限制。

那之后,政府投入巨资为学校配备口罩、手套、红外温度计等设备。例如,中国东部城市徐州的一所小学说,学校储备了口罩8000只、免洗洗手液400瓶、酒精200公斤、抽纸1000包。

教育部的指导方针要求每天至少测三次体温,并结果上报学校官员。在政府认为尤其容易暴发疫情的地区,规则更加严格。例如,在北京,任何时候都需要戴口罩。

一些措施甚至进一步扩大了中国教育工作者通常预期要做的事情。教育部已要求学校为学生提供心理咨询,帮助他们应对疫情带来的心理压力和创伤。官员还负有降低小学生近视率的责任,政府称,由于学生在疫情期间花了更多时间在电脑上学习(可能还有玩游戏),小学生近视率急剧上升。

尽管有些限制带来的麻烦,但许多家庭对重新开学表示欢迎。几个月来,家长们一直在自家客厅里充当临时教员,还不停地抱怨孩子玩太多的电子游戏,现在他们终于可以送孩子去上学和上课后补习班了。

“我们很好地控制了疫情,这对我们的国家有好处,”索菲娅·唐(Sofia Tang,音)说,她是东部城市杭州一名高一学生的母亲。“如果我们像他们在海外那样应对疫情的话,那会发生骚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国采取了与控制病毒相同的高压模式。中国派官员和党政干部到学校检查教室,使用手机应用和其他技术来跟踪并限制学生和教职人员的行动,甚至警告家长不要去学校。


中国武汉,在当地政府上周组织的媒体参观活动中,长春街小学的学生。

 | 赫海威

OR--商业新媒体 】本月,在湛蓝的天空下,武汉市汉阳一中近2000名学生聚集在操场上参加开学典礼。武汉是新冠病毒最早出现的地点。

医护人员守在学校大门口给进来的人测量体温。学校行政人员审查学生的旅行史和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当地的中共干部在附近密切注视,确保教师遵守卫生方面的详细指示,并表现出“抗疫精神”。

“我不担心,”学校的音乐老师杨萌在接受采访时说。“武汉现在是最安全的地方。”

正当世界各国为学校今年秋季安全开学而努力的时候,中国依靠其威权体制的力量,已在公立学校为大约1.95亿名从幼儿园到高三的学生提供面授教学。

虽然中国采取了许多与其它地方相同的卫生和保持社交距离措施,但它实行这些措施用的是自己特有的命令加强制、不容任何异议的一刀切手法。中国派出大批地方官员和党政干部到学校检查教室,使用手机应用和其他技术来跟踪并限制学生和教职人员的行动。中共甚至警告家长们不要去学校,以免传播病毒。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上周二的讲话中说,中国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上取得的成功、包括学校的开学,“充分展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中国自上而下、国家主导的政治体制让中国能够实现单一的目标,这种做法在世界其他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疫情仍然肆虐的美国,有关如何以及何时恢复面授课堂教学的讨论一直困难重重。国家层面战略的缺乏让各个学区不得不制定自己的措施。新冠病毒检测机会可能不容易得到。家长们对把孩子送回教室表示担忧。教师工会威胁要罢工,而大学生则不理会学校禁止开派对的规定。

在中国,新冠病毒数月来已基本得到控制,没有这些争论。校方把大学生圈在校园内,禁止他们离开学校去吃饭或与朋友见面。

“中国的系统很特别,”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研究中国教育的学者赵勇说。“这个系统的运转有点像军队:不管人们怎么想,它就要这样做。”

从很多方面来看,中国重新开学采取的方法与其控制病毒使用的高压模式相同。为了防止疫情蔓延,当局实施了严厉的封锁。

就学校而言,政府的做法在有些方面遇到了类似的挫折。有些教师有时不得不承担起医务人员的责任,检查学生是否发烧,对生病的学生进行隔离。这些教师说,新规定让他们筋疲力尽。学生们则抱怨有些政策过分了,比如把他们关在大学校园里面。

中国正在采取许多与欧洲和其他最近重开学校的国家相同的措施。校长们要求学生和老师在教室里保持一定的距离,但座位的安排基本上没有变。教师们试图将学生按年级分开,让不同年龄的学生使用特定的路线和出入口,以避免拥挤。在教室里戴不戴口罩基本上由学生和教职员工自行选择。

但中国的做法也更加严格,就像它在整个疫情期间所做的那样。来自曾有疫情报告地区的学生和教职人员,或者曾经去过被视为高风险地区的学生和教职人员,都被要求在开学前提交新冠病毒检测结果。教育官员敦促学生们除上下学外,避免“不必要的外出活动”,尽管这一规定不大可能得到执行。此外也不鼓励学生们在吃饭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说话。

“齐心协力防控疫情,”学校操场上贴的宣传标语写道。

流行病学家说,中国仍面临着新疫情暴发的可能性,特别是在秋季和冬季。但到目前为止,这些措施似乎有效,还没有疫情暴发或学校停课的报道。

在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国际上批评中国政府早期掩盖疫情并对疫情处理不当的时候,学校的开放给了习近平一个宣传上的胜利。

中国官媒对美国在复课方面遇到的困难进行了充分报道,同时强调了中国在让父母重返工作岗位方面取得的进展——这是中国试图推动经济复苏的一个关键做法。

“当家长们开始新一天的工作,知道他们的孩子在学校受到很好的保护,他们会充满安全感地生活在这片生命至上的土地上,”新华社最近的一篇评论文章写道。

虽然中央政府已经警告学校官员“不能有丝毫的麻痹和懈怠”,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措施是否可持续。

许多学校有人手不足、资源缺乏的问题,教育工作者说,他们要努力完成一长串的病毒防控任务。一些老师凌晨4点就起床温习防控指示。

“事情多呀,没有补偿,”深圳一所小学的教师李梦田(音)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老师的工作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

其他学校的教育工作者说,官员们为了满足上级的要求,盲目地遵循政策,即使它们并无效果。

 武汉以西约200公里的荆州市一所高中的教师康金智(音)说,学校大门口的热感摄像机总是提供不准确的数据,给每个进来的人贴上发烧的标签。

“这种机器就是形同虚设,”她在采访中说。“但因为政策对学校有这样的要求,学校就要设置这个。”

愤怒情绪已在有约3300万名学生的中国公立大学爆发,因为大学禁止学生出校园,但教职员工不受限制。校方还禁止学生接受外卖和包裹。网上最近几天流传的视频显示,食堂前排着长队,学生试图隔着校园的铁栏杆与约会对象拥抱。

“我感觉像在上高中,”潘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上大学是为了获取知识,学习在社会里为人处世,不是每天坐在学校的教室里。”

许多学校已经有了一些在大流行情况下教学的实践。中国许多地区的一些年级已在今年4月和5月复课,但上课时间错开,校园里的学生人数也有所限制。

那之后,政府投入巨资为学校配备口罩、手套、红外温度计等设备。例如,中国东部城市徐州的一所小学说,学校储备了口罩8000只、免洗洗手液400瓶、酒精200公斤、抽纸1000包。

教育部的指导方针要求每天至少测三次体温,并结果上报学校官员。在政府认为尤其容易暴发疫情的地区,规则更加严格。例如,在北京,任何时候都需要戴口罩。

一些措施甚至进一步扩大了中国教育工作者通常预期要做的事情。教育部已要求学校为学生提供心理咨询,帮助他们应对疫情带来的心理压力和创伤。官员还负有降低小学生近视率的责任,政府称,由于学生在疫情期间花了更多时间在电脑上学习(可能还有玩游戏),小学生近视率急剧上升。

尽管有些限制带来的麻烦,但许多家庭对重新开学表示欢迎。几个月来,家长们一直在自家客厅里充当临时教员,还不停地抱怨孩子玩太多的电子游戏,现在他们终于可以送孩子去上学和上课后补习班了。

“我们很好地控制了疫情,这对我们的国家有好处,”索菲娅·唐(Sofia Tang,音)说,她是东部城市杭州一名高一学生的母亲。“如果我们像他们在海外那样应对疫情的话,那会发生骚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近2亿学生开学返校,中国是如何做到的?

发布日期:2020-09-15 05:36
中国采取了与控制病毒相同的高压模式。中国派官员和党政干部到学校检查教室,使用手机应用和其他技术来跟踪并限制学生和教职人员的行动,甚至警告家长不要去学校。


中国武汉,在当地政府上周组织的媒体参观活动中,长春街小学的学生。

 | 赫海威

OR--商业新媒体 】本月,在湛蓝的天空下,武汉市汉阳一中近2000名学生聚集在操场上参加开学典礼。武汉是新冠病毒最早出现的地点。

医护人员守在学校大门口给进来的人测量体温。学校行政人员审查学生的旅行史和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当地的中共干部在附近密切注视,确保教师遵守卫生方面的详细指示,并表现出“抗疫精神”。

“我不担心,”学校的音乐老师杨萌在接受采访时说。“武汉现在是最安全的地方。”

正当世界各国为学校今年秋季安全开学而努力的时候,中国依靠其威权体制的力量,已在公立学校为大约1.95亿名从幼儿园到高三的学生提供面授教学。

虽然中国采取了许多与其它地方相同的卫生和保持社交距离措施,但它实行这些措施用的是自己特有的命令加强制、不容任何异议的一刀切手法。中国派出大批地方官员和党政干部到学校检查教室,使用手机应用和其他技术来跟踪并限制学生和教职人员的行动。中共甚至警告家长们不要去学校,以免传播病毒。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上周二的讲话中说,中国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上取得的成功、包括学校的开学,“充分展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中国自上而下、国家主导的政治体制让中国能够实现单一的目标,这种做法在世界其他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疫情仍然肆虐的美国,有关如何以及何时恢复面授课堂教学的讨论一直困难重重。国家层面战略的缺乏让各个学区不得不制定自己的措施。新冠病毒检测机会可能不容易得到。家长们对把孩子送回教室表示担忧。教师工会威胁要罢工,而大学生则不理会学校禁止开派对的规定。

在中国,新冠病毒数月来已基本得到控制,没有这些争论。校方把大学生圈在校园内,禁止他们离开学校去吃饭或与朋友见面。

“中国的系统很特别,”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研究中国教育的学者赵勇说。“这个系统的运转有点像军队:不管人们怎么想,它就要这样做。”

从很多方面来看,中国重新开学采取的方法与其控制病毒使用的高压模式相同。为了防止疫情蔓延,当局实施了严厉的封锁。

就学校而言,政府的做法在有些方面遇到了类似的挫折。有些教师有时不得不承担起医务人员的责任,检查学生是否发烧,对生病的学生进行隔离。这些教师说,新规定让他们筋疲力尽。学生们则抱怨有些政策过分了,比如把他们关在大学校园里面。

中国正在采取许多与欧洲和其他最近重开学校的国家相同的措施。校长们要求学生和老师在教室里保持一定的距离,但座位的安排基本上没有变。教师们试图将学生按年级分开,让不同年龄的学生使用特定的路线和出入口,以避免拥挤。在教室里戴不戴口罩基本上由学生和教职员工自行选择。

但中国的做法也更加严格,就像它在整个疫情期间所做的那样。来自曾有疫情报告地区的学生和教职人员,或者曾经去过被视为高风险地区的学生和教职人员,都被要求在开学前提交新冠病毒检测结果。教育官员敦促学生们除上下学外,避免“不必要的外出活动”,尽管这一规定不大可能得到执行。此外也不鼓励学生们在吃饭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说话。

“齐心协力防控疫情,”学校操场上贴的宣传标语写道。

流行病学家说,中国仍面临着新疫情暴发的可能性,特别是在秋季和冬季。但到目前为止,这些措施似乎有效,还没有疫情暴发或学校停课的报道。

在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国际上批评中国政府早期掩盖疫情并对疫情处理不当的时候,学校的开放给了习近平一个宣传上的胜利。

中国官媒对美国在复课方面遇到的困难进行了充分报道,同时强调了中国在让父母重返工作岗位方面取得的进展——这是中国试图推动经济复苏的一个关键做法。

“当家长们开始新一天的工作,知道他们的孩子在学校受到很好的保护,他们会充满安全感地生活在这片生命至上的土地上,”新华社最近的一篇评论文章写道。

虽然中央政府已经警告学校官员“不能有丝毫的麻痹和懈怠”,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措施是否可持续。

许多学校有人手不足、资源缺乏的问题,教育工作者说,他们要努力完成一长串的病毒防控任务。一些老师凌晨4点就起床温习防控指示。

“事情多呀,没有补偿,”深圳一所小学的教师李梦田(音)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老师的工作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

其他学校的教育工作者说,官员们为了满足上级的要求,盲目地遵循政策,即使它们并无效果。

 武汉以西约200公里的荆州市一所高中的教师康金智(音)说,学校大门口的热感摄像机总是提供不准确的数据,给每个进来的人贴上发烧的标签。

“这种机器就是形同虚设,”她在采访中说。“但因为政策对学校有这样的要求,学校就要设置这个。”

愤怒情绪已在有约3300万名学生的中国公立大学爆发,因为大学禁止学生出校园,但教职员工不受限制。校方还禁止学生接受外卖和包裹。网上最近几天流传的视频显示,食堂前排着长队,学生试图隔着校园的铁栏杆与约会对象拥抱。

“我感觉像在上高中,”潘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上大学是为了获取知识,学习在社会里为人处世,不是每天坐在学校的教室里。”

许多学校已经有了一些在大流行情况下教学的实践。中国许多地区的一些年级已在今年4月和5月复课,但上课时间错开,校园里的学生人数也有所限制。

那之后,政府投入巨资为学校配备口罩、手套、红外温度计等设备。例如,中国东部城市徐州的一所小学说,学校储备了口罩8000只、免洗洗手液400瓶、酒精200公斤、抽纸1000包。

教育部的指导方针要求每天至少测三次体温,并结果上报学校官员。在政府认为尤其容易暴发疫情的地区,规则更加严格。例如,在北京,任何时候都需要戴口罩。

一些措施甚至进一步扩大了中国教育工作者通常预期要做的事情。教育部已要求学校为学生提供心理咨询,帮助他们应对疫情带来的心理压力和创伤。官员还负有降低小学生近视率的责任,政府称,由于学生在疫情期间花了更多时间在电脑上学习(可能还有玩游戏),小学生近视率急剧上升。

尽管有些限制带来的麻烦,但许多家庭对重新开学表示欢迎。几个月来,家长们一直在自家客厅里充当临时教员,还不停地抱怨孩子玩太多的电子游戏,现在他们终于可以送孩子去上学和上课后补习班了。

“我们很好地控制了疫情,这对我们的国家有好处,”索菲娅·唐(Sofia Tang,音)说,她是东部城市杭州一名高一学生的母亲。“如果我们像他们在海外那样应对疫情的话,那会发生骚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中国采取了与控制病毒相同的高压模式。中国派官员和党政干部到学校检查教室,使用手机应用和其他技术来跟踪并限制学生和教职人员的行动,甚至警告家长不要去学校。


中国武汉,在当地政府上周组织的媒体参观活动中,长春街小学的学生。

 | 赫海威

OR--商业新媒体 】本月,在湛蓝的天空下,武汉市汉阳一中近2000名学生聚集在操场上参加开学典礼。武汉是新冠病毒最早出现的地点。

医护人员守在学校大门口给进来的人测量体温。学校行政人员审查学生的旅行史和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当地的中共干部在附近密切注视,确保教师遵守卫生方面的详细指示,并表现出“抗疫精神”。

“我不担心,”学校的音乐老师杨萌在接受采访时说。“武汉现在是最安全的地方。”

正当世界各国为学校今年秋季安全开学而努力的时候,中国依靠其威权体制的力量,已在公立学校为大约1.95亿名从幼儿园到高三的学生提供面授教学。

虽然中国采取了许多与其它地方相同的卫生和保持社交距离措施,但它实行这些措施用的是自己特有的命令加强制、不容任何异议的一刀切手法。中国派出大批地方官员和党政干部到学校检查教室,使用手机应用和其他技术来跟踪并限制学生和教职人员的行动。中共甚至警告家长们不要去学校,以免传播病毒。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上周二的讲话中说,中国在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上取得的成功、包括学校的开学,“充分展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

中国自上而下、国家主导的政治体制让中国能够实现单一的目标,这种做法在世界其他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疫情仍然肆虐的美国,有关如何以及何时恢复面授课堂教学的讨论一直困难重重。国家层面战略的缺乏让各个学区不得不制定自己的措施。新冠病毒检测机会可能不容易得到。家长们对把孩子送回教室表示担忧。教师工会威胁要罢工,而大学生则不理会学校禁止开派对的规定。

在中国,新冠病毒数月来已基本得到控制,没有这些争论。校方把大学生圈在校园内,禁止他们离开学校去吃饭或与朋友见面。

“中国的系统很特别,”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研究中国教育的学者赵勇说。“这个系统的运转有点像军队:不管人们怎么想,它就要这样做。”

从很多方面来看,中国重新开学采取的方法与其控制病毒使用的高压模式相同。为了防止疫情蔓延,当局实施了严厉的封锁。

就学校而言,政府的做法在有些方面遇到了类似的挫折。有些教师有时不得不承担起医务人员的责任,检查学生是否发烧,对生病的学生进行隔离。这些教师说,新规定让他们筋疲力尽。学生们则抱怨有些政策过分了,比如把他们关在大学校园里面。

中国正在采取许多与欧洲和其他最近重开学校的国家相同的措施。校长们要求学生和老师在教室里保持一定的距离,但座位的安排基本上没有变。教师们试图将学生按年级分开,让不同年龄的学生使用特定的路线和出入口,以避免拥挤。在教室里戴不戴口罩基本上由学生和教职员工自行选择。

但中国的做法也更加严格,就像它在整个疫情期间所做的那样。来自曾有疫情报告地区的学生和教职人员,或者曾经去过被视为高风险地区的学生和教职人员,都被要求在开学前提交新冠病毒检测结果。教育官员敦促学生们除上下学外,避免“不必要的外出活动”,尽管这一规定不大可能得到执行。此外也不鼓励学生们在吃饭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说话。

“齐心协力防控疫情,”学校操场上贴的宣传标语写道。

流行病学家说,中国仍面临着新疫情暴发的可能性,特别是在秋季和冬季。但到目前为止,这些措施似乎有效,还没有疫情暴发或学校停课的报道。

在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国际上批评中国政府早期掩盖疫情并对疫情处理不当的时候,学校的开放给了习近平一个宣传上的胜利。

中国官媒对美国在复课方面遇到的困难进行了充分报道,同时强调了中国在让父母重返工作岗位方面取得的进展——这是中国试图推动经济复苏的一个关键做法。

“当家长们开始新一天的工作,知道他们的孩子在学校受到很好的保护,他们会充满安全感地生活在这片生命至上的土地上,”新华社最近的一篇评论文章写道。

虽然中央政府已经警告学校官员“不能有丝毫的麻痹和懈怠”,但目前还不清楚这些措施是否可持续。

许多学校有人手不足、资源缺乏的问题,教育工作者说,他们要努力完成一长串的病毒防控任务。一些老师凌晨4点就起床温习防控指示。

“事情多呀,没有补偿,”深圳一所小学的教师李梦田(音)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老师的工作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

其他学校的教育工作者说,官员们为了满足上级的要求,盲目地遵循政策,即使它们并无效果。

 武汉以西约200公里的荆州市一所高中的教师康金智(音)说,学校大门口的热感摄像机总是提供不准确的数据,给每个进来的人贴上发烧的标签。

“这种机器就是形同虚设,”她在采访中说。“但因为政策对学校有这样的要求,学校就要设置这个。”

愤怒情绪已在有约3300万名学生的中国公立大学爆发,因为大学禁止学生出校园,但教职员工不受限制。校方还禁止学生接受外卖和包裹。网上最近几天流传的视频显示,食堂前排着长队,学生试图隔着校园的铁栏杆与约会对象拥抱。

“我感觉像在上高中,”潘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上大学是为了获取知识,学习在社会里为人处世,不是每天坐在学校的教室里。”

许多学校已经有了一些在大流行情况下教学的实践。中国许多地区的一些年级已在今年4月和5月复课,但上课时间错开,校园里的学生人数也有所限制。

那之后,政府投入巨资为学校配备口罩、手套、红外温度计等设备。例如,中国东部城市徐州的一所小学说,学校储备了口罩8000只、免洗洗手液400瓶、酒精200公斤、抽纸1000包。

教育部的指导方针要求每天至少测三次体温,并结果上报学校官员。在政府认为尤其容易暴发疫情的地区,规则更加严格。例如,在北京,任何时候都需要戴口罩。

一些措施甚至进一步扩大了中国教育工作者通常预期要做的事情。教育部已要求学校为学生提供心理咨询,帮助他们应对疫情带来的心理压力和创伤。官员还负有降低小学生近视率的责任,政府称,由于学生在疫情期间花了更多时间在电脑上学习(可能还有玩游戏),小学生近视率急剧上升。

尽管有些限制带来的麻烦,但许多家庭对重新开学表示欢迎。几个月来,家长们一直在自家客厅里充当临时教员,还不停地抱怨孩子玩太多的电子游戏,现在他们终于可以送孩子去上学和上课后补习班了。

“我们很好地控制了疫情,这对我们的国家有好处,”索菲娅·唐(Sofia Tang,音)说,她是东部城市杭州一名高一学生的母亲。“如果我们像他们在海外那样应对疫情的话,那会发生骚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