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登的CEO表示,五年内,路易威登的大部分业务都将在中国市场,而新冠疫情加速了这一进程。



劳伦•英德维克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10月,在得克萨斯州东北部一个260英亩牧场改造成的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工厂里,路易威登所有者、全球富豪榜排名第五的伯纳德•阿尔诺(Bernard Arnault)站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他的女儿伊万卡(Ivanka)面前的讲台上,称赞美国消费者的力量。他表示:“美国市场是路易威登全球第一大市场,大约占到我们业务的25%,每年略高于100亿美元。”

它可能很快就不是第一大市场了。

路易威登首席执行官迈克尔•伯克(Michael Burke)表示:“最终,我们的大部分业务都将在中国。问题只是有多快。”路易威登是路威酩轩(LVMH)旗下最大的品牌。严格来说,我们谈话的时候伯克正在度假,他穿着一件蓝色的休闲衬衫,坐在一个红色的沙发上。“5年之内就会发生。因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它发生得更快了。”

贝恩(Bain)表示,COVID-19疫情重创了2810亿欧元的奢侈品行业。预计该行业今年将萎缩25%至30%,可能要到2022年或2023年才会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疫情打击了消费者的信心,并把美国几家知名百货商店拖入破产境地。

路易威登也未能幸免。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利润暴跌68%,跌幅超出分析师的预期,尽管该公司指出,“自6月以来,活动出现明显好转的迹象”,这主要是由疫情已经减弱的中国和日本等市场带动的。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伯克在被问及COVID-19疫情的冲击波时显得有些困惑。42年前就开始与阿尔诺家族合作的这位高管表示:“这已经是我经历的第七次衰退——至少我认为我们将在今年底之前经历第七次衰退。”在2012年执掌路易威登之前,他重振了之前死气沉沉的芬迪(Fendi)和宝格丽(Bulgari)品牌。“每一次都是最大的、最糟糕的,世界末日,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我不相信这些。”

路易威登最新男装秀的表现增强了伯克的信心,此次男装秀没有参加数字版的巴黎男装时装周,而是在上海码头区的一个实体T台亮相。维吉尔•阿布洛(Virgil Abloh)的原色西装系列、方形单排扣外套和格子针织衫,其中一些上面别着卡通人物,有1500人现场观看这场男装秀,另有1.04亿人在网上观看——约占全球网民的2%,是路易威登此前男装秀的5倍。

伯克说:“如果做得好的话,数字秀也可以做到现场秀所做的事情——它承担风险,做新的事情。”他认为数字秀应该“增强”时装秀,而不是取代它们。

此次男装秀的人气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演员兼歌手吴亦凡(Kris Wu)出人意料的走秀,他在压轴秀中扛着一个巨大的充气娃娃,将“吴亦凡背两米高玩偶走秀”变成了中国第二大社交应用微博(Weibo)上的热门话题。

虽然伯克拒绝透露具体数字,但他表示,该公司的中国业务正在显著增长。他表示:“如果你(在中国)的业务没有翻倍,你就在失去市场份额。我认为没有人认为我们正在失去市场份额。”

传统上,路易威登对中国购物者的销售只有三分之一发生在中国内地;这里的增值税和进口税推高了相对于欧洲和东南亚地区的价格。但随着中国人减少出境旅游,伯克表示,他们“在国内购买更多商品”,尽管路易威登在3月将中国国内价格提高了3%,5月又提高了5%。(该品牌最畅销的Neverfull MM手袋在英国售价1040英镑,在中国要贵20%左右)。

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卢卡•索尔卡(Luca Solca)在谈到路易威登在中国取得的成功时说:“他们在中国起步早,而且经营有方——在尽可能好的地点开店,有充足的门面和足迹。”他补充道,该品牌很快就识别出了地区品味,推出更小尺寸的手袋、金属表带手表,并且大量使用红色。“现在,他们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

“这让许多人大吃一惊,中国市场竟然这么快就变得内行。”伯克说。“五年前,中国(被认为)不如(欧美)时尚。今时不同往日了。”

尽管路易威登在中国具有相对优势,但也绝非能够免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和其他在春季大部分时间关门歇业的品牌一样,路易威登也面临着潜在的库存过剩。该品牌将如何处理其未售出的鞋子和手袋?

伯克很快纠正了我对路易威登商品库存过剩的假设。“我们当下的库存水平与去年相同。”他说。

与大多数较小的品牌不同,路易威登拥有其大部分工厂,这使其能够在3月中旬基本停产。“我们将法国的17家工厂全部关闭了两个月。”他表示——“此举代价相当高昂”,他补充道,因为该公司保留了所有员工,也没有申请政府援助。一些工厂在4月部分复工,为巴黎的医院生产口罩;6月恢复了正常生产。

为了进一步减少库存,阿布洛和女装设计师尼古拉斯•盖斯奎尔(Nicolas Ghesquière)指示他们的团队在各自的下一个系列中利用剩余的服饰和面料——这就是为什么阿布洛1月系列中的云纹运动服和带有激光雕刻图案的连帽衫本月再次出现在上海的男装秀。

在记者追问之下,伯克并不否认,今年春季的一些未售出商品最终会被销毁——这种做法在奢侈品牌中很常见,这些品牌不愿以太大折扣出售商品,以免损害品牌价值。(路易威登更是从不打折。该品牌从不降价或在直销店卖货。)法国去年出台禁令,禁止销毁未售出的消费品,但该规定要到2023年才生效。“我们当然会遵守规定。”伯克说。

当谈及减少未售出商品的库存时,伯克表示他更关注公司在生产周期开始时做的事情。这意味着不生产超出其销售能力的产品,并保持工厂生产线的灵活性,随时准备转向更畅销的式样。“我们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尽量减少库存上。”他说,并指出即使在疫情期间,其100种畅销产品也有50%的几率脱销。

他对不这么做的品牌持批评态度。“这是时尚业存在的问题——他们总试图过快增长。当你增长过快,你难免会有太高的产量。”他表示。“如果我们不致力于保持较慢的增长,就无法解决时尚业的(可持续性)问题。”

伯克的竞争对手们不太可能认同他的观点——对他们来说,放缓增长或许意味着要将更多的市场份额拱手让给行业巨头路威酩轩。2019年,该集团的销售额增长了15%,远高于该行业4%的整体涨幅。

作为其可持续发展努力的一部分,路易威登正在提高其对供应链的所有权。这是该公司买下这块位于得克萨斯州的牧场并保留了原有牛群中16头小母牛的原因之一。虽然尚无用它们的皮革制作手袋的计划,但伯克表示,这笔买卖将使公司了解其产品原料。“你无法从外部改变一个行业。”他说。“我们必须拥有一座牧场。这才是学习之道。”

去年,该牧场买了头公牛,并给它起名叫迈克尔。

当被问到这头牛是否是以他的名字命名时,伯克笑了。“他们(牧场人员)还用我一个儿子的名字给它的一个后代起了名。我跟这事没有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迈克尔•伯克:路易威登将加速布局中国

发布日期:2020-08-25 05:34
路易威登的CEO表示,五年内,路易威登的大部分业务都将在中国市场,而新冠疫情加速了这一进程。



劳伦•英德维克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10月,在得克萨斯州东北部一个260英亩牧场改造成的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工厂里,路易威登所有者、全球富豪榜排名第五的伯纳德•阿尔诺(Bernard Arnault)站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他的女儿伊万卡(Ivanka)面前的讲台上,称赞美国消费者的力量。他表示:“美国市场是路易威登全球第一大市场,大约占到我们业务的25%,每年略高于100亿美元。”

它可能很快就不是第一大市场了。

路易威登首席执行官迈克尔•伯克(Michael Burke)表示:“最终,我们的大部分业务都将在中国。问题只是有多快。”路易威登是路威酩轩(LVMH)旗下最大的品牌。严格来说,我们谈话的时候伯克正在度假,他穿着一件蓝色的休闲衬衫,坐在一个红色的沙发上。“5年之内就会发生。因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它发生得更快了。”

贝恩(Bain)表示,COVID-19疫情重创了2810亿欧元的奢侈品行业。预计该行业今年将萎缩25%至30%,可能要到2022年或2023年才会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疫情打击了消费者的信心,并把美国几家知名百货商店拖入破产境地。

路易威登也未能幸免。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利润暴跌68%,跌幅超出分析师的预期,尽管该公司指出,“自6月以来,活动出现明显好转的迹象”,这主要是由疫情已经减弱的中国和日本等市场带动的。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伯克在被问及COVID-19疫情的冲击波时显得有些困惑。42年前就开始与阿尔诺家族合作的这位高管表示:“这已经是我经历的第七次衰退——至少我认为我们将在今年底之前经历第七次衰退。”在2012年执掌路易威登之前,他重振了之前死气沉沉的芬迪(Fendi)和宝格丽(Bulgari)品牌。“每一次都是最大的、最糟糕的,世界末日,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我不相信这些。”

路易威登最新男装秀的表现增强了伯克的信心,此次男装秀没有参加数字版的巴黎男装时装周,而是在上海码头区的一个实体T台亮相。维吉尔•阿布洛(Virgil Abloh)的原色西装系列、方形单排扣外套和格子针织衫,其中一些上面别着卡通人物,有1500人现场观看这场男装秀,另有1.04亿人在网上观看——约占全球网民的2%,是路易威登此前男装秀的5倍。

伯克说:“如果做得好的话,数字秀也可以做到现场秀所做的事情——它承担风险,做新的事情。”他认为数字秀应该“增强”时装秀,而不是取代它们。

此次男装秀的人气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演员兼歌手吴亦凡(Kris Wu)出人意料的走秀,他在压轴秀中扛着一个巨大的充气娃娃,将“吴亦凡背两米高玩偶走秀”变成了中国第二大社交应用微博(Weibo)上的热门话题。

虽然伯克拒绝透露具体数字,但他表示,该公司的中国业务正在显著增长。他表示:“如果你(在中国)的业务没有翻倍,你就在失去市场份额。我认为没有人认为我们正在失去市场份额。”

传统上,路易威登对中国购物者的销售只有三分之一发生在中国内地;这里的增值税和进口税推高了相对于欧洲和东南亚地区的价格。但随着中国人减少出境旅游,伯克表示,他们“在国内购买更多商品”,尽管路易威登在3月将中国国内价格提高了3%,5月又提高了5%。(该品牌最畅销的Neverfull MM手袋在英国售价1040英镑,在中国要贵20%左右)。

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卢卡•索尔卡(Luca Solca)在谈到路易威登在中国取得的成功时说:“他们在中国起步早,而且经营有方——在尽可能好的地点开店,有充足的门面和足迹。”他补充道,该品牌很快就识别出了地区品味,推出更小尺寸的手袋、金属表带手表,并且大量使用红色。“现在,他们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

“这让许多人大吃一惊,中国市场竟然这么快就变得内行。”伯克说。“五年前,中国(被认为)不如(欧美)时尚。今时不同往日了。”

尽管路易威登在中国具有相对优势,但也绝非能够免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和其他在春季大部分时间关门歇业的品牌一样,路易威登也面临着潜在的库存过剩。该品牌将如何处理其未售出的鞋子和手袋?

伯克很快纠正了我对路易威登商品库存过剩的假设。“我们当下的库存水平与去年相同。”他说。

与大多数较小的品牌不同,路易威登拥有其大部分工厂,这使其能够在3月中旬基本停产。“我们将法国的17家工厂全部关闭了两个月。”他表示——“此举代价相当高昂”,他补充道,因为该公司保留了所有员工,也没有申请政府援助。一些工厂在4月部分复工,为巴黎的医院生产口罩;6月恢复了正常生产。

为了进一步减少库存,阿布洛和女装设计师尼古拉斯•盖斯奎尔(Nicolas Ghesquière)指示他们的团队在各自的下一个系列中利用剩余的服饰和面料——这就是为什么阿布洛1月系列中的云纹运动服和带有激光雕刻图案的连帽衫本月再次出现在上海的男装秀。

在记者追问之下,伯克并不否认,今年春季的一些未售出商品最终会被销毁——这种做法在奢侈品牌中很常见,这些品牌不愿以太大折扣出售商品,以免损害品牌价值。(路易威登更是从不打折。该品牌从不降价或在直销店卖货。)法国去年出台禁令,禁止销毁未售出的消费品,但该规定要到2023年才生效。“我们当然会遵守规定。”伯克说。

当谈及减少未售出商品的库存时,伯克表示他更关注公司在生产周期开始时做的事情。这意味着不生产超出其销售能力的产品,并保持工厂生产线的灵活性,随时准备转向更畅销的式样。“我们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尽量减少库存上。”他说,并指出即使在疫情期间,其100种畅销产品也有50%的几率脱销。

他对不这么做的品牌持批评态度。“这是时尚业存在的问题——他们总试图过快增长。当你增长过快,你难免会有太高的产量。”他表示。“如果我们不致力于保持较慢的增长,就无法解决时尚业的(可持续性)问题。”

伯克的竞争对手们不太可能认同他的观点——对他们来说,放缓增长或许意味着要将更多的市场份额拱手让给行业巨头路威酩轩。2019年,该集团的销售额增长了15%,远高于该行业4%的整体涨幅。

作为其可持续发展努力的一部分,路易威登正在提高其对供应链的所有权。这是该公司买下这块位于得克萨斯州的牧场并保留了原有牛群中16头小母牛的原因之一。虽然尚无用它们的皮革制作手袋的计划,但伯克表示,这笔买卖将使公司了解其产品原料。“你无法从外部改变一个行业。”他说。“我们必须拥有一座牧场。这才是学习之道。”

去年,该牧场买了头公牛,并给它起名叫迈克尔。

当被问到这头牛是否是以他的名字命名时,伯克笑了。“他们(牧场人员)还用我一个儿子的名字给它的一个后代起了名。我跟这事没有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路易威登的CEO表示,五年内,路易威登的大部分业务都将在中国市场,而新冠疫情加速了这一进程。



劳伦•英德维克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10月,在得克萨斯州东北部一个260英亩牧场改造成的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工厂里,路易威登所有者、全球富豪榜排名第五的伯纳德•阿尔诺(Bernard Arnault)站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他的女儿伊万卡(Ivanka)面前的讲台上,称赞美国消费者的力量。他表示:“美国市场是路易威登全球第一大市场,大约占到我们业务的25%,每年略高于100亿美元。”

它可能很快就不是第一大市场了。

路易威登首席执行官迈克尔•伯克(Michael Burke)表示:“最终,我们的大部分业务都将在中国。问题只是有多快。”路易威登是路威酩轩(LVMH)旗下最大的品牌。严格来说,我们谈话的时候伯克正在度假,他穿着一件蓝色的休闲衬衫,坐在一个红色的沙发上。“5年之内就会发生。因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它发生得更快了。”

贝恩(Bain)表示,COVID-19疫情重创了2810亿欧元的奢侈品行业。预计该行业今年将萎缩25%至30%,可能要到2022年或2023年才会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疫情打击了消费者的信心,并把美国几家知名百货商店拖入破产境地。

路易威登也未能幸免。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利润暴跌68%,跌幅超出分析师的预期,尽管该公司指出,“自6月以来,活动出现明显好转的迹象”,这主要是由疫情已经减弱的中国和日本等市场带动的。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伯克在被问及COVID-19疫情的冲击波时显得有些困惑。42年前就开始与阿尔诺家族合作的这位高管表示:“这已经是我经历的第七次衰退——至少我认为我们将在今年底之前经历第七次衰退。”在2012年执掌路易威登之前,他重振了之前死气沉沉的芬迪(Fendi)和宝格丽(Bulgari)品牌。“每一次都是最大的、最糟糕的,世界末日,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我不相信这些。”

路易威登最新男装秀的表现增强了伯克的信心,此次男装秀没有参加数字版的巴黎男装时装周,而是在上海码头区的一个实体T台亮相。维吉尔•阿布洛(Virgil Abloh)的原色西装系列、方形单排扣外套和格子针织衫,其中一些上面别着卡通人物,有1500人现场观看这场男装秀,另有1.04亿人在网上观看——约占全球网民的2%,是路易威登此前男装秀的5倍。

伯克说:“如果做得好的话,数字秀也可以做到现场秀所做的事情——它承担风险,做新的事情。”他认为数字秀应该“增强”时装秀,而不是取代它们。

此次男装秀的人气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演员兼歌手吴亦凡(Kris Wu)出人意料的走秀,他在压轴秀中扛着一个巨大的充气娃娃,将“吴亦凡背两米高玩偶走秀”变成了中国第二大社交应用微博(Weibo)上的热门话题。

虽然伯克拒绝透露具体数字,但他表示,该公司的中国业务正在显著增长。他表示:“如果你(在中国)的业务没有翻倍,你就在失去市场份额。我认为没有人认为我们正在失去市场份额。”

传统上,路易威登对中国购物者的销售只有三分之一发生在中国内地;这里的增值税和进口税推高了相对于欧洲和东南亚地区的价格。但随着中国人减少出境旅游,伯克表示,他们“在国内购买更多商品”,尽管路易威登在3月将中国国内价格提高了3%,5月又提高了5%。(该品牌最畅销的Neverfull MM手袋在英国售价1040英镑,在中国要贵20%左右)。

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卢卡•索尔卡(Luca Solca)在谈到路易威登在中国取得的成功时说:“他们在中国起步早,而且经营有方——在尽可能好的地点开店,有充足的门面和足迹。”他补充道,该品牌很快就识别出了地区品味,推出更小尺寸的手袋、金属表带手表,并且大量使用红色。“现在,他们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

“这让许多人大吃一惊,中国市场竟然这么快就变得内行。”伯克说。“五年前,中国(被认为)不如(欧美)时尚。今时不同往日了。”

尽管路易威登在中国具有相对优势,但也绝非能够免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和其他在春季大部分时间关门歇业的品牌一样,路易威登也面临着潜在的库存过剩。该品牌将如何处理其未售出的鞋子和手袋?

伯克很快纠正了我对路易威登商品库存过剩的假设。“我们当下的库存水平与去年相同。”他说。

与大多数较小的品牌不同,路易威登拥有其大部分工厂,这使其能够在3月中旬基本停产。“我们将法国的17家工厂全部关闭了两个月。”他表示——“此举代价相当高昂”,他补充道,因为该公司保留了所有员工,也没有申请政府援助。一些工厂在4月部分复工,为巴黎的医院生产口罩;6月恢复了正常生产。

为了进一步减少库存,阿布洛和女装设计师尼古拉斯•盖斯奎尔(Nicolas Ghesquière)指示他们的团队在各自的下一个系列中利用剩余的服饰和面料——这就是为什么阿布洛1月系列中的云纹运动服和带有激光雕刻图案的连帽衫本月再次出现在上海的男装秀。

在记者追问之下,伯克并不否认,今年春季的一些未售出商品最终会被销毁——这种做法在奢侈品牌中很常见,这些品牌不愿以太大折扣出售商品,以免损害品牌价值。(路易威登更是从不打折。该品牌从不降价或在直销店卖货。)法国去年出台禁令,禁止销毁未售出的消费品,但该规定要到2023年才生效。“我们当然会遵守规定。”伯克说。

当谈及减少未售出商品的库存时,伯克表示他更关注公司在生产周期开始时做的事情。这意味着不生产超出其销售能力的产品,并保持工厂生产线的灵活性,随时准备转向更畅销的式样。“我们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尽量减少库存上。”他说,并指出即使在疫情期间,其100种畅销产品也有50%的几率脱销。

他对不这么做的品牌持批评态度。“这是时尚业存在的问题——他们总试图过快增长。当你增长过快,你难免会有太高的产量。”他表示。“如果我们不致力于保持较慢的增长,就无法解决时尚业的(可持续性)问题。”

伯克的竞争对手们不太可能认同他的观点——对他们来说,放缓增长或许意味着要将更多的市场份额拱手让给行业巨头路威酩轩。2019年,该集团的销售额增长了15%,远高于该行业4%的整体涨幅。

作为其可持续发展努力的一部分,路易威登正在提高其对供应链的所有权。这是该公司买下这块位于得克萨斯州的牧场并保留了原有牛群中16头小母牛的原因之一。虽然尚无用它们的皮革制作手袋的计划,但伯克表示,这笔买卖将使公司了解其产品原料。“你无法从外部改变一个行业。”他说。“我们必须拥有一座牧场。这才是学习之道。”

去年,该牧场买了头公牛,并给它起名叫迈克尔。

当被问到这头牛是否是以他的名字命名时,伯克笑了。“他们(牧场人员)还用我一个儿子的名字给它的一个后代起了名。我跟这事没有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迈克尔•伯克:路易威登将加速布局中国

发布日期:2020-08-25 05:34
路易威登的CEO表示,五年内,路易威登的大部分业务都将在中国市场,而新冠疫情加速了这一进程。



劳伦•英德维克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10月,在得克萨斯州东北部一个260英亩牧场改造成的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工厂里,路易威登所有者、全球富豪榜排名第五的伯纳德•阿尔诺(Bernard Arnault)站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他的女儿伊万卡(Ivanka)面前的讲台上,称赞美国消费者的力量。他表示:“美国市场是路易威登全球第一大市场,大约占到我们业务的25%,每年略高于100亿美元。”

它可能很快就不是第一大市场了。

路易威登首席执行官迈克尔•伯克(Michael Burke)表示:“最终,我们的大部分业务都将在中国。问题只是有多快。”路易威登是路威酩轩(LVMH)旗下最大的品牌。严格来说,我们谈话的时候伯克正在度假,他穿着一件蓝色的休闲衬衫,坐在一个红色的沙发上。“5年之内就会发生。因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它发生得更快了。”

贝恩(Bain)表示,COVID-19疫情重创了2810亿欧元的奢侈品行业。预计该行业今年将萎缩25%至30%,可能要到2022年或2023年才会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疫情打击了消费者的信心,并把美国几家知名百货商店拖入破产境地。

路易威登也未能幸免。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利润暴跌68%,跌幅超出分析师的预期,尽管该公司指出,“自6月以来,活动出现明显好转的迹象”,这主要是由疫情已经减弱的中国和日本等市场带动的。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伯克在被问及COVID-19疫情的冲击波时显得有些困惑。42年前就开始与阿尔诺家族合作的这位高管表示:“这已经是我经历的第七次衰退——至少我认为我们将在今年底之前经历第七次衰退。”在2012年执掌路易威登之前,他重振了之前死气沉沉的芬迪(Fendi)和宝格丽(Bulgari)品牌。“每一次都是最大的、最糟糕的,世界末日,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我不相信这些。”

路易威登最新男装秀的表现增强了伯克的信心,此次男装秀没有参加数字版的巴黎男装时装周,而是在上海码头区的一个实体T台亮相。维吉尔•阿布洛(Virgil Abloh)的原色西装系列、方形单排扣外套和格子针织衫,其中一些上面别着卡通人物,有1500人现场观看这场男装秀,另有1.04亿人在网上观看——约占全球网民的2%,是路易威登此前男装秀的5倍。

伯克说:“如果做得好的话,数字秀也可以做到现场秀所做的事情——它承担风险,做新的事情。”他认为数字秀应该“增强”时装秀,而不是取代它们。

此次男装秀的人气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演员兼歌手吴亦凡(Kris Wu)出人意料的走秀,他在压轴秀中扛着一个巨大的充气娃娃,将“吴亦凡背两米高玩偶走秀”变成了中国第二大社交应用微博(Weibo)上的热门话题。

虽然伯克拒绝透露具体数字,但他表示,该公司的中国业务正在显著增长。他表示:“如果你(在中国)的业务没有翻倍,你就在失去市场份额。我认为没有人认为我们正在失去市场份额。”

传统上,路易威登对中国购物者的销售只有三分之一发生在中国内地;这里的增值税和进口税推高了相对于欧洲和东南亚地区的价格。但随着中国人减少出境旅游,伯克表示,他们“在国内购买更多商品”,尽管路易威登在3月将中国国内价格提高了3%,5月又提高了5%。(该品牌最畅销的Neverfull MM手袋在英国售价1040英镑,在中国要贵20%左右)。

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卢卡•索尔卡(Luca Solca)在谈到路易威登在中国取得的成功时说:“他们在中国起步早,而且经营有方——在尽可能好的地点开店,有充足的门面和足迹。”他补充道,该品牌很快就识别出了地区品味,推出更小尺寸的手袋、金属表带手表,并且大量使用红色。“现在,他们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

“这让许多人大吃一惊,中国市场竟然这么快就变得内行。”伯克说。“五年前,中国(被认为)不如(欧美)时尚。今时不同往日了。”

尽管路易威登在中国具有相对优势,但也绝非能够免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和其他在春季大部分时间关门歇业的品牌一样,路易威登也面临着潜在的库存过剩。该品牌将如何处理其未售出的鞋子和手袋?

伯克很快纠正了我对路易威登商品库存过剩的假设。“我们当下的库存水平与去年相同。”他说。

与大多数较小的品牌不同,路易威登拥有其大部分工厂,这使其能够在3月中旬基本停产。“我们将法国的17家工厂全部关闭了两个月。”他表示——“此举代价相当高昂”,他补充道,因为该公司保留了所有员工,也没有申请政府援助。一些工厂在4月部分复工,为巴黎的医院生产口罩;6月恢复了正常生产。

为了进一步减少库存,阿布洛和女装设计师尼古拉斯•盖斯奎尔(Nicolas Ghesquière)指示他们的团队在各自的下一个系列中利用剩余的服饰和面料——这就是为什么阿布洛1月系列中的云纹运动服和带有激光雕刻图案的连帽衫本月再次出现在上海的男装秀。

在记者追问之下,伯克并不否认,今年春季的一些未售出商品最终会被销毁——这种做法在奢侈品牌中很常见,这些品牌不愿以太大折扣出售商品,以免损害品牌价值。(路易威登更是从不打折。该品牌从不降价或在直销店卖货。)法国去年出台禁令,禁止销毁未售出的消费品,但该规定要到2023年才生效。“我们当然会遵守规定。”伯克说。

当谈及减少未售出商品的库存时,伯克表示他更关注公司在生产周期开始时做的事情。这意味着不生产超出其销售能力的产品,并保持工厂生产线的灵活性,随时准备转向更畅销的式样。“我们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尽量减少库存上。”他说,并指出即使在疫情期间,其100种畅销产品也有50%的几率脱销。

他对不这么做的品牌持批评态度。“这是时尚业存在的问题——他们总试图过快增长。当你增长过快,你难免会有太高的产量。”他表示。“如果我们不致力于保持较慢的增长,就无法解决时尚业的(可持续性)问题。”

伯克的竞争对手们不太可能认同他的观点——对他们来说,放缓增长或许意味着要将更多的市场份额拱手让给行业巨头路威酩轩。2019年,该集团的销售额增长了15%,远高于该行业4%的整体涨幅。

作为其可持续发展努力的一部分,路易威登正在提高其对供应链的所有权。这是该公司买下这块位于得克萨斯州的牧场并保留了原有牛群中16头小母牛的原因之一。虽然尚无用它们的皮革制作手袋的计划,但伯克表示,这笔买卖将使公司了解其产品原料。“你无法从外部改变一个行业。”他说。“我们必须拥有一座牧场。这才是学习之道。”

去年,该牧场买了头公牛,并给它起名叫迈克尔。

当被问到这头牛是否是以他的名字命名时,伯克笑了。“他们(牧场人员)还用我一个儿子的名字给它的一个后代起了名。我跟这事没有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路易威登的CEO表示,五年内,路易威登的大部分业务都将在中国市场,而新冠疫情加速了这一进程。



劳伦•英德维克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10月,在得克萨斯州东北部一个260英亩牧场改造成的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工厂里,路易威登所有者、全球富豪榜排名第五的伯纳德•阿尔诺(Bernard Arnault)站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他的女儿伊万卡(Ivanka)面前的讲台上,称赞美国消费者的力量。他表示:“美国市场是路易威登全球第一大市场,大约占到我们业务的25%,每年略高于100亿美元。”

它可能很快就不是第一大市场了。

路易威登首席执行官迈克尔•伯克(Michael Burke)表示:“最终,我们的大部分业务都将在中国。问题只是有多快。”路易威登是路威酩轩(LVMH)旗下最大的品牌。严格来说,我们谈话的时候伯克正在度假,他穿着一件蓝色的休闲衬衫,坐在一个红色的沙发上。“5年之内就会发生。因为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它发生得更快了。”

贝恩(Bain)表示,COVID-19疫情重创了2810亿欧元的奢侈品行业。预计该行业今年将萎缩25%至30%,可能要到2022年或2023年才会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疫情打击了消费者的信心,并把美国几家知名百货商店拖入破产境地。

路易威登也未能幸免。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利润暴跌68%,跌幅超出分析师的预期,尽管该公司指出,“自6月以来,活动出现明显好转的迹象”,这主要是由疫情已经减弱的中国和日本等市场带动的。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伯克在被问及COVID-19疫情的冲击波时显得有些困惑。42年前就开始与阿尔诺家族合作的这位高管表示:“这已经是我经历的第七次衰退——至少我认为我们将在今年底之前经历第七次衰退。”在2012年执掌路易威登之前,他重振了之前死气沉沉的芬迪(Fendi)和宝格丽(Bulgari)品牌。“每一次都是最大的、最糟糕的,世界末日,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我不相信这些。”

路易威登最新男装秀的表现增强了伯克的信心,此次男装秀没有参加数字版的巴黎男装时装周,而是在上海码头区的一个实体T台亮相。维吉尔•阿布洛(Virgil Abloh)的原色西装系列、方形单排扣外套和格子针织衫,其中一些上面别着卡通人物,有1500人现场观看这场男装秀,另有1.04亿人在网上观看——约占全球网民的2%,是路易威登此前男装秀的5倍。

伯克说:“如果做得好的话,数字秀也可以做到现场秀所做的事情——它承担风险,做新的事情。”他认为数字秀应该“增强”时装秀,而不是取代它们。

此次男装秀的人气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演员兼歌手吴亦凡(Kris Wu)出人意料的走秀,他在压轴秀中扛着一个巨大的充气娃娃,将“吴亦凡背两米高玩偶走秀”变成了中国第二大社交应用微博(Weibo)上的热门话题。

虽然伯克拒绝透露具体数字,但他表示,该公司的中国业务正在显著增长。他表示:“如果你(在中国)的业务没有翻倍,你就在失去市场份额。我认为没有人认为我们正在失去市场份额。”

传统上,路易威登对中国购物者的销售只有三分之一发生在中国内地;这里的增值税和进口税推高了相对于欧洲和东南亚地区的价格。但随着中国人减少出境旅游,伯克表示,他们“在国内购买更多商品”,尽管路易威登在3月将中国国内价格提高了3%,5月又提高了5%。(该品牌最畅销的Neverfull MM手袋在英国售价1040英镑,在中国要贵20%左右)。

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卢卡•索尔卡(Luca Solca)在谈到路易威登在中国取得的成功时说:“他们在中国起步早,而且经营有方——在尽可能好的地点开店,有充足的门面和足迹。”他补充道,该品牌很快就识别出了地区品味,推出更小尺寸的手袋、金属表带手表,并且大量使用红色。“现在,他们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随处可见。”

“这让许多人大吃一惊,中国市场竟然这么快就变得内行。”伯克说。“五年前,中国(被认为)不如(欧美)时尚。今时不同往日了。”

尽管路易威登在中国具有相对优势,但也绝非能够免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和其他在春季大部分时间关门歇业的品牌一样,路易威登也面临着潜在的库存过剩。该品牌将如何处理其未售出的鞋子和手袋?

伯克很快纠正了我对路易威登商品库存过剩的假设。“我们当下的库存水平与去年相同。”他说。

与大多数较小的品牌不同,路易威登拥有其大部分工厂,这使其能够在3月中旬基本停产。“我们将法国的17家工厂全部关闭了两个月。”他表示——“此举代价相当高昂”,他补充道,因为该公司保留了所有员工,也没有申请政府援助。一些工厂在4月部分复工,为巴黎的医院生产口罩;6月恢复了正常生产。

为了进一步减少库存,阿布洛和女装设计师尼古拉斯•盖斯奎尔(Nicolas Ghesquière)指示他们的团队在各自的下一个系列中利用剩余的服饰和面料——这就是为什么阿布洛1月系列中的云纹运动服和带有激光雕刻图案的连帽衫本月再次出现在上海的男装秀。

在记者追问之下,伯克并不否认,今年春季的一些未售出商品最终会被销毁——这种做法在奢侈品牌中很常见,这些品牌不愿以太大折扣出售商品,以免损害品牌价值。(路易威登更是从不打折。该品牌从不降价或在直销店卖货。)法国去年出台禁令,禁止销毁未售出的消费品,但该规定要到2023年才生效。“我们当然会遵守规定。”伯克说。

当谈及减少未售出商品的库存时,伯克表示他更关注公司在生产周期开始时做的事情。这意味着不生产超出其销售能力的产品,并保持工厂生产线的灵活性,随时准备转向更畅销的式样。“我们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尽量减少库存上。”他说,并指出即使在疫情期间,其100种畅销产品也有50%的几率脱销。

他对不这么做的品牌持批评态度。“这是时尚业存在的问题——他们总试图过快增长。当你增长过快,你难免会有太高的产量。”他表示。“如果我们不致力于保持较慢的增长,就无法解决时尚业的(可持续性)问题。”

伯克的竞争对手们不太可能认同他的观点——对他们来说,放缓增长或许意味着要将更多的市场份额拱手让给行业巨头路威酩轩。2019年,该集团的销售额增长了15%,远高于该行业4%的整体涨幅。

作为其可持续发展努力的一部分,路易威登正在提高其对供应链的所有权。这是该公司买下这块位于得克萨斯州的牧场并保留了原有牛群中16头小母牛的原因之一。虽然尚无用它们的皮革制作手袋的计划,但伯克表示,这笔买卖将使公司了解其产品原料。“你无法从外部改变一个行业。”他说。“我们必须拥有一座牧场。这才是学习之道。”

去年,该牧场买了头公牛,并给它起名叫迈克尔。

当被问到这头牛是否是以他的名字命名时,伯克笑了。“他们(牧场人员)还用我一个儿子的名字给它的一个后代起了名。我跟这事没有关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