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拜登副总统竞选搭档发表演讲,聚焦特朗普提振经济和应对疫情的“失败”,由此可预见她将在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中的发力重点。



劳伦•费多尔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贺锦丽(Kamala Harris)利用作为乔•拜登(Joe Biden)的副总统竞选搭档首次亮相的机会,抨击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应对疫情不力,预示着这位前检察官将如何在11月的大选前与总统进行较量。

贺锦丽对比了美国的新一轮封锁与其他工业化国家的情况,这些国家在今年夏天基本上控制住了疫情。她表示,特朗普应对疫情不力应受谴责。

贺锦丽在拜登的家乡特拉华州威明顿市与拜登一同登台时表示:“美国受到的(疫情)冲击比其他任何发达国家都严重是有原因的。这是因为特朗普没有从一开始就认真应对。他拒绝组织并推广病毒检测,他在保持社交距离和佩戴口罩的问题上出尔反尔。他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比专家懂得多。”

拜登表示,他选择贺锦丽作为竞选搭档后的24小时,是此次竞选单日筹款额最高的一天。这表明,选择首位黑人女性作为副总统竞选搭档为民主党的基础注入了巨大活力。拜登的一名助手表示,自声明发布以来,他们已经筹集了2600万美元。

作为加州参议员的贺锦丽对拜登表示了感谢,并饱含感情地回忆了她与拜登已故的儿子博•拜登(Beau Biden)一同共事的时光,当时两人都担任州总检察长。但她演讲的大部分内容都集中在特朗普的经济和公共卫生记录上。

“由于特朗普的领导失败,我国是所有主要工业化国家中遭受冲击最大的国家之一。失业率到目前为止已经增长了两倍。”她补充称,“这就是我们选出一个不称职的家伙的后果。我们的国家最终会一蹶不振,我们在全世界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

根据新冠肺炎追踪项目(COVID Tracking Project)的数据,美国是全球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已有逾15.6万美国人死于这种病毒。自疫情爆发以来,已有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申请失业保险,国会两党在是否要延长紧急救济金领取时间的问题上陷入僵局。

拜登将在下周的远程会议上正式接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如2020年举行的大多数竞选活动一样,新冠疫情也改变了拜登介绍其副总统人选的计划。两位竞选搭档没有对着咆哮欢呼的人群发表演讲,也没有与支持者握手,而是戴着口罩进入了一所高中的礼堂,对着电视摄像镜头和一小群记者发表讲话,与此同时两人彼此保持着数英尺的距离。

活动结束时,他们与各自的配偶——吉尔•拜登(Jill Biden)和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一起,分站在演讲台的两侧,接受维持了社交距离的拍照。两人的配偶也都佩戴了口罩。

在介绍贺锦丽时,拜登表示,他“毫不怀疑”自己“选对了人”。这位前副总统称贺锦丽为“拜登家庭荣誉成员”,并讲述了他通过博第一次见到时任加州总检察长的贺锦丽的经历。

当贺锦丽回忆起她与博的友谊时,拜登明显情绪激动。博在2015年因脑癌过世,她表示,博是“那种能够激励他人变得更好的人”。


又讯:哈里斯曾与华尔街为敌,为何华尔街此时反而松了口气?
Emily Glazer / Liz Hoffman

当拜登(Joe Biden)宣布加州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为他的副总统人选时,他曾特别指出她过去对银行业的态度相当强硬。但华尔街仍然欢呼不已。

这种热情欢迎的态度反映出,拜登选择哈里斯让华尔街松了口气,至少暂时如此,因为拜登没有选择民主党中要求加强金融监管的更激进派别的人士。

哈里斯在自己的初选期间,曾成功打动了倾向于财政保守立场和社会自由主义的华尔街人士。在华尔街看来,拜登的这名竞选搭档不会引发争议——在华尔街最关注、对华尔街而言最重要的议题上两人立场一致,而且身后有大捐助者的支持。

约有六名商业和金融界领袖说,他们预计哈里斯会成为一个温和的声音,致力于重建备受新冠大流行冲击的经济。他们预计她会对华尔街采取一些行动;作为加州总检察长,她曾帮助追究大银行在止赎危机中扮演的角色,她还提议对金融交易征税,以支付大规模医保改革账单。但这些商界领袖表示,他们不会介意这些事。

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 WFC)公共事务负责人、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任内当过白宫幕僚长的Bill Daley表示:“我认为她是一个讲道理、有理性的人,一直在这个体制内工作。她是进步派吗?是的。她想把大厦推倒重来吗?不会。我认为她想要让大厦变得更坚固。”

哈里斯已在汉普顿和玛莎葡萄园岛(Martha's Vineyard)证明自己擅于和富有捐赠者打交道,同时能找准中产阶级关注的问题。她曾在聆听会上为自己的竞选事宜向身处不同行业的公司首席执行官征询意见,并从他们手中募集资金。她出席华尔街巨头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在艾奥瓦州举办的一场活动时曾宣扬自己以往支持小企业主的所作所为。

曾在哈里斯参加党内初选时为她捐款的精品投银Centerview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埃夫隆(Blair Effron)表示,哈里斯的作风直接但有建设性。埃夫隆称,哈里斯认为大企业“有责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她阐明了共同繁荣将如何让我们所有人获益”。

哈里斯担任检察官时的记录或许昭示着她会在消费者保护问题上采取较为强硬的立场,但新的金融监管举措可能会让位于修复美国经济这一更紧迫的任务。特朗普执政期间,金融监管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放松。

黑人经济联盟(Black Economic Alliance)联席主席、哈里斯的长期支持者菲利普斯(Charles Phillips)表示:“她认为,对商业有利的事情应该会、也能够对美国有利。” 菲利普斯说:“她想找出一种方法,让这个系统为每个人服务,把蛋糕做大。”

哈里斯是印度和牙买加移民的女儿,2016年当选为参议员,企业界对她并不陌生。在她担任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和加州总检察长期间,外界认为她有时对科技行业抱以同情,理解该行业对加州经济的意义,即使这个行业导致了日益严重的不平等和社会抵触。

在初选造势期间,她的重点先是与特朗普对抗,然后转换策略,试图扩大支持面,强调“凌晨3点议程”,包括中产阶级减税、性别薪酬平等和可退还税项抵免,以帮助应对住房成本不断上升的局面。

在一些华尔街高管看来,拜登选中哈里斯标志着民主党向较为温和的方向转变;近年来在激进派别的推动下,民主党的立场不断偏左。她击败了立场更偏向于自由派的副总统候选人,特别是呼吁实施更严格银行监管的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人们认为,如果现年77岁的拜登赢得总统职位,她将成为日后最有望接替拜登的人选。

宝维斯律师事务所(Paul Weiss)主席卡普(Brad Karp)说:“哈里斯是一个坚定有力、激情四溢、雄辩滔滔的旗手,代表了所有美国人的志向,无论他们是什么种族、性别或年龄,而她既不教条主义也不僵化。”卡普在初选期间共同领导了一个由全国各地支持哈里斯的律师组成的委员会。

哈里斯在各种演讲、私人筹款活动和公告声明中也曾明确表示,她不会容忍不当行为。她曾说,可能会支持使大企业或富人处于不利地位的提议。

所有这些提议里面最主要的一点是金融交易税,这项也得到沃伦支持的政策会侵蚀华尔街的利润。哈里斯曾表示,她将用这方面的税收来为一项政府运营的医疗保健计划提供资金支持,该计划仍将允许私营保险公司发挥有限的作用。

哈里斯没有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任过职,与华尔街的直接往来也有限,但她已颇为直言不讳地针对大型企业。

她表示,为企业提供6,700亿美元紧急贷款的薪资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是“为了帮助小企业维持运作,而不是填满大型、富有企业的口袋”,并呼吁提高资金去向的透明度。

2011年,哈里斯从一项与大型银行的全国性抵押贷款和解中退出,转而寻求为加利福尼亚州达成一项单独的、能获得更多补偿的和解协议,她因该决定而在政坛声名大噪。但一些参与当时谈判的官员曾表示,她那时让银行承担责任的努力更多流于形式,而无实质内容,且有阻碍达成解决方案之嫌。

KBW分析师Brian Gardner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哈里斯被选中对金融公司来说不是好事,但整个游戏规则不会因此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贺锦丽首秀抨击特朗普应对新冠疫情不力

发布日期:2020-08-13 15:32
摘要:拜登副总统竞选搭档发表演讲,聚焦特朗普提振经济和应对疫情的“失败”,由此可预见她将在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中的发力重点。



劳伦•费多尔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贺锦丽(Kamala Harris)利用作为乔•拜登(Joe Biden)的副总统竞选搭档首次亮相的机会,抨击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应对疫情不力,预示着这位前检察官将如何在11月的大选前与总统进行较量。

贺锦丽对比了美国的新一轮封锁与其他工业化国家的情况,这些国家在今年夏天基本上控制住了疫情。她表示,特朗普应对疫情不力应受谴责。

贺锦丽在拜登的家乡特拉华州威明顿市与拜登一同登台时表示:“美国受到的(疫情)冲击比其他任何发达国家都严重是有原因的。这是因为特朗普没有从一开始就认真应对。他拒绝组织并推广病毒检测,他在保持社交距离和佩戴口罩的问题上出尔反尔。他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比专家懂得多。”

拜登表示,他选择贺锦丽作为竞选搭档后的24小时,是此次竞选单日筹款额最高的一天。这表明,选择首位黑人女性作为副总统竞选搭档为民主党的基础注入了巨大活力。拜登的一名助手表示,自声明发布以来,他们已经筹集了2600万美元。

作为加州参议员的贺锦丽对拜登表示了感谢,并饱含感情地回忆了她与拜登已故的儿子博•拜登(Beau Biden)一同共事的时光,当时两人都担任州总检察长。但她演讲的大部分内容都集中在特朗普的经济和公共卫生记录上。

“由于特朗普的领导失败,我国是所有主要工业化国家中遭受冲击最大的国家之一。失业率到目前为止已经增长了两倍。”她补充称,“这就是我们选出一个不称职的家伙的后果。我们的国家最终会一蹶不振,我们在全世界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

根据新冠肺炎追踪项目(COVID Tracking Project)的数据,美国是全球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已有逾15.6万美国人死于这种病毒。自疫情爆发以来,已有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申请失业保险,国会两党在是否要延长紧急救济金领取时间的问题上陷入僵局。

拜登将在下周的远程会议上正式接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如2020年举行的大多数竞选活动一样,新冠疫情也改变了拜登介绍其副总统人选的计划。两位竞选搭档没有对着咆哮欢呼的人群发表演讲,也没有与支持者握手,而是戴着口罩进入了一所高中的礼堂,对着电视摄像镜头和一小群记者发表讲话,与此同时两人彼此保持着数英尺的距离。

活动结束时,他们与各自的配偶——吉尔•拜登(Jill Biden)和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一起,分站在演讲台的两侧,接受维持了社交距离的拍照。两人的配偶也都佩戴了口罩。

在介绍贺锦丽时,拜登表示,他“毫不怀疑”自己“选对了人”。这位前副总统称贺锦丽为“拜登家庭荣誉成员”,并讲述了他通过博第一次见到时任加州总检察长的贺锦丽的经历。

当贺锦丽回忆起她与博的友谊时,拜登明显情绪激动。博在2015年因脑癌过世,她表示,博是“那种能够激励他人变得更好的人”。


又讯:哈里斯曾与华尔街为敌,为何华尔街此时反而松了口气?
Emily Glazer / Liz Hoffman

当拜登(Joe Biden)宣布加州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为他的副总统人选时,他曾特别指出她过去对银行业的态度相当强硬。但华尔街仍然欢呼不已。

这种热情欢迎的态度反映出,拜登选择哈里斯让华尔街松了口气,至少暂时如此,因为拜登没有选择民主党中要求加强金融监管的更激进派别的人士。

哈里斯在自己的初选期间,曾成功打动了倾向于财政保守立场和社会自由主义的华尔街人士。在华尔街看来,拜登的这名竞选搭档不会引发争议——在华尔街最关注、对华尔街而言最重要的议题上两人立场一致,而且身后有大捐助者的支持。

约有六名商业和金融界领袖说,他们预计哈里斯会成为一个温和的声音,致力于重建备受新冠大流行冲击的经济。他们预计她会对华尔街采取一些行动;作为加州总检察长,她曾帮助追究大银行在止赎危机中扮演的角色,她还提议对金融交易征税,以支付大规模医保改革账单。但这些商界领袖表示,他们不会介意这些事。

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 WFC)公共事务负责人、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任内当过白宫幕僚长的Bill Daley表示:“我认为她是一个讲道理、有理性的人,一直在这个体制内工作。她是进步派吗?是的。她想把大厦推倒重来吗?不会。我认为她想要让大厦变得更坚固。”

哈里斯已在汉普顿和玛莎葡萄园岛(Martha's Vineyard)证明自己擅于和富有捐赠者打交道,同时能找准中产阶级关注的问题。她曾在聆听会上为自己的竞选事宜向身处不同行业的公司首席执行官征询意见,并从他们手中募集资金。她出席华尔街巨头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在艾奥瓦州举办的一场活动时曾宣扬自己以往支持小企业主的所作所为。

曾在哈里斯参加党内初选时为她捐款的精品投银Centerview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埃夫隆(Blair Effron)表示,哈里斯的作风直接但有建设性。埃夫隆称,哈里斯认为大企业“有责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她阐明了共同繁荣将如何让我们所有人获益”。

哈里斯担任检察官时的记录或许昭示着她会在消费者保护问题上采取较为强硬的立场,但新的金融监管举措可能会让位于修复美国经济这一更紧迫的任务。特朗普执政期间,金融监管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放松。

黑人经济联盟(Black Economic Alliance)联席主席、哈里斯的长期支持者菲利普斯(Charles Phillips)表示:“她认为,对商业有利的事情应该会、也能够对美国有利。” 菲利普斯说:“她想找出一种方法,让这个系统为每个人服务,把蛋糕做大。”

哈里斯是印度和牙买加移民的女儿,2016年当选为参议员,企业界对她并不陌生。在她担任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和加州总检察长期间,外界认为她有时对科技行业抱以同情,理解该行业对加州经济的意义,即使这个行业导致了日益严重的不平等和社会抵触。

在初选造势期间,她的重点先是与特朗普对抗,然后转换策略,试图扩大支持面,强调“凌晨3点议程”,包括中产阶级减税、性别薪酬平等和可退还税项抵免,以帮助应对住房成本不断上升的局面。

在一些华尔街高管看来,拜登选中哈里斯标志着民主党向较为温和的方向转变;近年来在激进派别的推动下,民主党的立场不断偏左。她击败了立场更偏向于自由派的副总统候选人,特别是呼吁实施更严格银行监管的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人们认为,如果现年77岁的拜登赢得总统职位,她将成为日后最有望接替拜登的人选。

宝维斯律师事务所(Paul Weiss)主席卡普(Brad Karp)说:“哈里斯是一个坚定有力、激情四溢、雄辩滔滔的旗手,代表了所有美国人的志向,无论他们是什么种族、性别或年龄,而她既不教条主义也不僵化。”卡普在初选期间共同领导了一个由全国各地支持哈里斯的律师组成的委员会。

哈里斯在各种演讲、私人筹款活动和公告声明中也曾明确表示,她不会容忍不当行为。她曾说,可能会支持使大企业或富人处于不利地位的提议。

所有这些提议里面最主要的一点是金融交易税,这项也得到沃伦支持的政策会侵蚀华尔街的利润。哈里斯曾表示,她将用这方面的税收来为一项政府运营的医疗保健计划提供资金支持,该计划仍将允许私营保险公司发挥有限的作用。

哈里斯没有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任过职,与华尔街的直接往来也有限,但她已颇为直言不讳地针对大型企业。

她表示,为企业提供6,700亿美元紧急贷款的薪资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是“为了帮助小企业维持运作,而不是填满大型、富有企业的口袋”,并呼吁提高资金去向的透明度。

2011年,哈里斯从一项与大型银行的全国性抵押贷款和解中退出,转而寻求为加利福尼亚州达成一项单独的、能获得更多补偿的和解协议,她因该决定而在政坛声名大噪。但一些参与当时谈判的官员曾表示,她那时让银行承担责任的努力更多流于形式,而无实质内容,且有阻碍达成解决方案之嫌。

KBW分析师Brian Gardner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哈里斯被选中对金融公司来说不是好事,但整个游戏规则不会因此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拜登副总统竞选搭档发表演讲,聚焦特朗普提振经济和应对疫情的“失败”,由此可预见她将在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中的发力重点。



劳伦•费多尔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贺锦丽(Kamala Harris)利用作为乔•拜登(Joe Biden)的副总统竞选搭档首次亮相的机会,抨击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应对疫情不力,预示着这位前检察官将如何在11月的大选前与总统进行较量。

贺锦丽对比了美国的新一轮封锁与其他工业化国家的情况,这些国家在今年夏天基本上控制住了疫情。她表示,特朗普应对疫情不力应受谴责。

贺锦丽在拜登的家乡特拉华州威明顿市与拜登一同登台时表示:“美国受到的(疫情)冲击比其他任何发达国家都严重是有原因的。这是因为特朗普没有从一开始就认真应对。他拒绝组织并推广病毒检测,他在保持社交距离和佩戴口罩的问题上出尔反尔。他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比专家懂得多。”

拜登表示,他选择贺锦丽作为竞选搭档后的24小时,是此次竞选单日筹款额最高的一天。这表明,选择首位黑人女性作为副总统竞选搭档为民主党的基础注入了巨大活力。拜登的一名助手表示,自声明发布以来,他们已经筹集了2600万美元。

作为加州参议员的贺锦丽对拜登表示了感谢,并饱含感情地回忆了她与拜登已故的儿子博•拜登(Beau Biden)一同共事的时光,当时两人都担任州总检察长。但她演讲的大部分内容都集中在特朗普的经济和公共卫生记录上。

“由于特朗普的领导失败,我国是所有主要工业化国家中遭受冲击最大的国家之一。失业率到目前为止已经增长了两倍。”她补充称,“这就是我们选出一个不称职的家伙的后果。我们的国家最终会一蹶不振,我们在全世界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

根据新冠肺炎追踪项目(COVID Tracking Project)的数据,美国是全球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已有逾15.6万美国人死于这种病毒。自疫情爆发以来,已有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申请失业保险,国会两党在是否要延长紧急救济金领取时间的问题上陷入僵局。

拜登将在下周的远程会议上正式接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如2020年举行的大多数竞选活动一样,新冠疫情也改变了拜登介绍其副总统人选的计划。两位竞选搭档没有对着咆哮欢呼的人群发表演讲,也没有与支持者握手,而是戴着口罩进入了一所高中的礼堂,对着电视摄像镜头和一小群记者发表讲话,与此同时两人彼此保持着数英尺的距离。

活动结束时,他们与各自的配偶——吉尔•拜登(Jill Biden)和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一起,分站在演讲台的两侧,接受维持了社交距离的拍照。两人的配偶也都佩戴了口罩。

在介绍贺锦丽时,拜登表示,他“毫不怀疑”自己“选对了人”。这位前副总统称贺锦丽为“拜登家庭荣誉成员”,并讲述了他通过博第一次见到时任加州总检察长的贺锦丽的经历。

当贺锦丽回忆起她与博的友谊时,拜登明显情绪激动。博在2015年因脑癌过世,她表示,博是“那种能够激励他人变得更好的人”。


又讯:哈里斯曾与华尔街为敌,为何华尔街此时反而松了口气?
Emily Glazer / Liz Hoffman

当拜登(Joe Biden)宣布加州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为他的副总统人选时,他曾特别指出她过去对银行业的态度相当强硬。但华尔街仍然欢呼不已。

这种热情欢迎的态度反映出,拜登选择哈里斯让华尔街松了口气,至少暂时如此,因为拜登没有选择民主党中要求加强金融监管的更激进派别的人士。

哈里斯在自己的初选期间,曾成功打动了倾向于财政保守立场和社会自由主义的华尔街人士。在华尔街看来,拜登的这名竞选搭档不会引发争议——在华尔街最关注、对华尔街而言最重要的议题上两人立场一致,而且身后有大捐助者的支持。

约有六名商业和金融界领袖说,他们预计哈里斯会成为一个温和的声音,致力于重建备受新冠大流行冲击的经济。他们预计她会对华尔街采取一些行动;作为加州总检察长,她曾帮助追究大银行在止赎危机中扮演的角色,她还提议对金融交易征税,以支付大规模医保改革账单。但这些商界领袖表示,他们不会介意这些事。

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 WFC)公共事务负责人、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任内当过白宫幕僚长的Bill Daley表示:“我认为她是一个讲道理、有理性的人,一直在这个体制内工作。她是进步派吗?是的。她想把大厦推倒重来吗?不会。我认为她想要让大厦变得更坚固。”

哈里斯已在汉普顿和玛莎葡萄园岛(Martha's Vineyard)证明自己擅于和富有捐赠者打交道,同时能找准中产阶级关注的问题。她曾在聆听会上为自己的竞选事宜向身处不同行业的公司首席执行官征询意见,并从他们手中募集资金。她出席华尔街巨头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在艾奥瓦州举办的一场活动时曾宣扬自己以往支持小企业主的所作所为。

曾在哈里斯参加党内初选时为她捐款的精品投银Centerview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埃夫隆(Blair Effron)表示,哈里斯的作风直接但有建设性。埃夫隆称,哈里斯认为大企业“有责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她阐明了共同繁荣将如何让我们所有人获益”。

哈里斯担任检察官时的记录或许昭示着她会在消费者保护问题上采取较为强硬的立场,但新的金融监管举措可能会让位于修复美国经济这一更紧迫的任务。特朗普执政期间,金融监管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放松。

黑人经济联盟(Black Economic Alliance)联席主席、哈里斯的长期支持者菲利普斯(Charles Phillips)表示:“她认为,对商业有利的事情应该会、也能够对美国有利。” 菲利普斯说:“她想找出一种方法,让这个系统为每个人服务,把蛋糕做大。”

哈里斯是印度和牙买加移民的女儿,2016年当选为参议员,企业界对她并不陌生。在她担任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和加州总检察长期间,外界认为她有时对科技行业抱以同情,理解该行业对加州经济的意义,即使这个行业导致了日益严重的不平等和社会抵触。

在初选造势期间,她的重点先是与特朗普对抗,然后转换策略,试图扩大支持面,强调“凌晨3点议程”,包括中产阶级减税、性别薪酬平等和可退还税项抵免,以帮助应对住房成本不断上升的局面。

在一些华尔街高管看来,拜登选中哈里斯标志着民主党向较为温和的方向转变;近年来在激进派别的推动下,民主党的立场不断偏左。她击败了立场更偏向于自由派的副总统候选人,特别是呼吁实施更严格银行监管的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人们认为,如果现年77岁的拜登赢得总统职位,她将成为日后最有望接替拜登的人选。

宝维斯律师事务所(Paul Weiss)主席卡普(Brad Karp)说:“哈里斯是一个坚定有力、激情四溢、雄辩滔滔的旗手,代表了所有美国人的志向,无论他们是什么种族、性别或年龄,而她既不教条主义也不僵化。”卡普在初选期间共同领导了一个由全国各地支持哈里斯的律师组成的委员会。

哈里斯在各种演讲、私人筹款活动和公告声明中也曾明确表示,她不会容忍不当行为。她曾说,可能会支持使大企业或富人处于不利地位的提议。

所有这些提议里面最主要的一点是金融交易税,这项也得到沃伦支持的政策会侵蚀华尔街的利润。哈里斯曾表示,她将用这方面的税收来为一项政府运营的医疗保健计划提供资金支持,该计划仍将允许私营保险公司发挥有限的作用。

哈里斯没有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任过职,与华尔街的直接往来也有限,但她已颇为直言不讳地针对大型企业。

她表示,为企业提供6,700亿美元紧急贷款的薪资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是“为了帮助小企业维持运作,而不是填满大型、富有企业的口袋”,并呼吁提高资金去向的透明度。

2011年,哈里斯从一项与大型银行的全国性抵押贷款和解中退出,转而寻求为加利福尼亚州达成一项单独的、能获得更多补偿的和解协议,她因该决定而在政坛声名大噪。但一些参与当时谈判的官员曾表示,她那时让银行承担责任的努力更多流于形式,而无实质内容,且有阻碍达成解决方案之嫌。

KBW分析师Brian Gardner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哈里斯被选中对金融公司来说不是好事,但整个游戏规则不会因此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贺锦丽首秀抨击特朗普应对新冠疫情不力

发布日期:2020-08-13 15:32
摘要:拜登副总统竞选搭档发表演讲,聚焦特朗普提振经济和应对疫情的“失败”,由此可预见她将在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中的发力重点。



劳伦•费多尔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贺锦丽(Kamala Harris)利用作为乔•拜登(Joe Biden)的副总统竞选搭档首次亮相的机会,抨击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应对疫情不力,预示着这位前检察官将如何在11月的大选前与总统进行较量。

贺锦丽对比了美国的新一轮封锁与其他工业化国家的情况,这些国家在今年夏天基本上控制住了疫情。她表示,特朗普应对疫情不力应受谴责。

贺锦丽在拜登的家乡特拉华州威明顿市与拜登一同登台时表示:“美国受到的(疫情)冲击比其他任何发达国家都严重是有原因的。这是因为特朗普没有从一开始就认真应对。他拒绝组织并推广病毒检测,他在保持社交距离和佩戴口罩的问题上出尔反尔。他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比专家懂得多。”

拜登表示,他选择贺锦丽作为竞选搭档后的24小时,是此次竞选单日筹款额最高的一天。这表明,选择首位黑人女性作为副总统竞选搭档为民主党的基础注入了巨大活力。拜登的一名助手表示,自声明发布以来,他们已经筹集了2600万美元。

作为加州参议员的贺锦丽对拜登表示了感谢,并饱含感情地回忆了她与拜登已故的儿子博•拜登(Beau Biden)一同共事的时光,当时两人都担任州总检察长。但她演讲的大部分内容都集中在特朗普的经济和公共卫生记录上。

“由于特朗普的领导失败,我国是所有主要工业化国家中遭受冲击最大的国家之一。失业率到目前为止已经增长了两倍。”她补充称,“这就是我们选出一个不称职的家伙的后果。我们的国家最终会一蹶不振,我们在全世界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

根据新冠肺炎追踪项目(COVID Tracking Project)的数据,美国是全球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已有逾15.6万美国人死于这种病毒。自疫情爆发以来,已有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申请失业保险,国会两党在是否要延长紧急救济金领取时间的问题上陷入僵局。

拜登将在下周的远程会议上正式接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如2020年举行的大多数竞选活动一样,新冠疫情也改变了拜登介绍其副总统人选的计划。两位竞选搭档没有对着咆哮欢呼的人群发表演讲,也没有与支持者握手,而是戴着口罩进入了一所高中的礼堂,对着电视摄像镜头和一小群记者发表讲话,与此同时两人彼此保持着数英尺的距离。

活动结束时,他们与各自的配偶——吉尔•拜登(Jill Biden)和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一起,分站在演讲台的两侧,接受维持了社交距离的拍照。两人的配偶也都佩戴了口罩。

在介绍贺锦丽时,拜登表示,他“毫不怀疑”自己“选对了人”。这位前副总统称贺锦丽为“拜登家庭荣誉成员”,并讲述了他通过博第一次见到时任加州总检察长的贺锦丽的经历。

当贺锦丽回忆起她与博的友谊时,拜登明显情绪激动。博在2015年因脑癌过世,她表示,博是“那种能够激励他人变得更好的人”。


又讯:哈里斯曾与华尔街为敌,为何华尔街此时反而松了口气?
Emily Glazer / Liz Hoffman

当拜登(Joe Biden)宣布加州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为他的副总统人选时,他曾特别指出她过去对银行业的态度相当强硬。但华尔街仍然欢呼不已。

这种热情欢迎的态度反映出,拜登选择哈里斯让华尔街松了口气,至少暂时如此,因为拜登没有选择民主党中要求加强金融监管的更激进派别的人士。

哈里斯在自己的初选期间,曾成功打动了倾向于财政保守立场和社会自由主义的华尔街人士。在华尔街看来,拜登的这名竞选搭档不会引发争议——在华尔街最关注、对华尔街而言最重要的议题上两人立场一致,而且身后有大捐助者的支持。

约有六名商业和金融界领袖说,他们预计哈里斯会成为一个温和的声音,致力于重建备受新冠大流行冲击的经济。他们预计她会对华尔街采取一些行动;作为加州总检察长,她曾帮助追究大银行在止赎危机中扮演的角色,她还提议对金融交易征税,以支付大规模医保改革账单。但这些商界领袖表示,他们不会介意这些事。

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 WFC)公共事务负责人、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任内当过白宫幕僚长的Bill Daley表示:“我认为她是一个讲道理、有理性的人,一直在这个体制内工作。她是进步派吗?是的。她想把大厦推倒重来吗?不会。我认为她想要让大厦变得更坚固。”

哈里斯已在汉普顿和玛莎葡萄园岛(Martha's Vineyard)证明自己擅于和富有捐赠者打交道,同时能找准中产阶级关注的问题。她曾在聆听会上为自己的竞选事宜向身处不同行业的公司首席执行官征询意见,并从他们手中募集资金。她出席华尔街巨头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在艾奥瓦州举办的一场活动时曾宣扬自己以往支持小企业主的所作所为。

曾在哈里斯参加党内初选时为她捐款的精品投银Centerview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埃夫隆(Blair Effron)表示,哈里斯的作风直接但有建设性。埃夫隆称,哈里斯认为大企业“有责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她阐明了共同繁荣将如何让我们所有人获益”。

哈里斯担任检察官时的记录或许昭示着她会在消费者保护问题上采取较为强硬的立场,但新的金融监管举措可能会让位于修复美国经济这一更紧迫的任务。特朗普执政期间,金融监管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放松。

黑人经济联盟(Black Economic Alliance)联席主席、哈里斯的长期支持者菲利普斯(Charles Phillips)表示:“她认为,对商业有利的事情应该会、也能够对美国有利。” 菲利普斯说:“她想找出一种方法,让这个系统为每个人服务,把蛋糕做大。”

哈里斯是印度和牙买加移民的女儿,2016年当选为参议员,企业界对她并不陌生。在她担任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和加州总检察长期间,外界认为她有时对科技行业抱以同情,理解该行业对加州经济的意义,即使这个行业导致了日益严重的不平等和社会抵触。

在初选造势期间,她的重点先是与特朗普对抗,然后转换策略,试图扩大支持面,强调“凌晨3点议程”,包括中产阶级减税、性别薪酬平等和可退还税项抵免,以帮助应对住房成本不断上升的局面。

在一些华尔街高管看来,拜登选中哈里斯标志着民主党向较为温和的方向转变;近年来在激进派别的推动下,民主党的立场不断偏左。她击败了立场更偏向于自由派的副总统候选人,特别是呼吁实施更严格银行监管的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人们认为,如果现年77岁的拜登赢得总统职位,她将成为日后最有望接替拜登的人选。

宝维斯律师事务所(Paul Weiss)主席卡普(Brad Karp)说:“哈里斯是一个坚定有力、激情四溢、雄辩滔滔的旗手,代表了所有美国人的志向,无论他们是什么种族、性别或年龄,而她既不教条主义也不僵化。”卡普在初选期间共同领导了一个由全国各地支持哈里斯的律师组成的委员会。

哈里斯在各种演讲、私人筹款活动和公告声明中也曾明确表示,她不会容忍不当行为。她曾说,可能会支持使大企业或富人处于不利地位的提议。

所有这些提议里面最主要的一点是金融交易税,这项也得到沃伦支持的政策会侵蚀华尔街的利润。哈里斯曾表示,她将用这方面的税收来为一项政府运营的医疗保健计划提供资金支持,该计划仍将允许私营保险公司发挥有限的作用。

哈里斯没有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任过职,与华尔街的直接往来也有限,但她已颇为直言不讳地针对大型企业。

她表示,为企业提供6,700亿美元紧急贷款的薪资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是“为了帮助小企业维持运作,而不是填满大型、富有企业的口袋”,并呼吁提高资金去向的透明度。

2011年,哈里斯从一项与大型银行的全国性抵押贷款和解中退出,转而寻求为加利福尼亚州达成一项单独的、能获得更多补偿的和解协议,她因该决定而在政坛声名大噪。但一些参与当时谈判的官员曾表示,她那时让银行承担责任的努力更多流于形式,而无实质内容,且有阻碍达成解决方案之嫌。

KBW分析师Brian Gardner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哈里斯被选中对金融公司来说不是好事,但整个游戏规则不会因此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拜登副总统竞选搭档发表演讲,聚焦特朗普提振经济和应对疫情的“失败”,由此可预见她将在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中的发力重点。



劳伦•费多尔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贺锦丽(Kamala Harris)利用作为乔•拜登(Joe Biden)的副总统竞选搭档首次亮相的机会,抨击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应对疫情不力,预示着这位前检察官将如何在11月的大选前与总统进行较量。

贺锦丽对比了美国的新一轮封锁与其他工业化国家的情况,这些国家在今年夏天基本上控制住了疫情。她表示,特朗普应对疫情不力应受谴责。

贺锦丽在拜登的家乡特拉华州威明顿市与拜登一同登台时表示:“美国受到的(疫情)冲击比其他任何发达国家都严重是有原因的。这是因为特朗普没有从一开始就认真应对。他拒绝组织并推广病毒检测,他在保持社交距离和佩戴口罩的问题上出尔反尔。他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比专家懂得多。”

拜登表示,他选择贺锦丽作为竞选搭档后的24小时,是此次竞选单日筹款额最高的一天。这表明,选择首位黑人女性作为副总统竞选搭档为民主党的基础注入了巨大活力。拜登的一名助手表示,自声明发布以来,他们已经筹集了2600万美元。

作为加州参议员的贺锦丽对拜登表示了感谢,并饱含感情地回忆了她与拜登已故的儿子博•拜登(Beau Biden)一同共事的时光,当时两人都担任州总检察长。但她演讲的大部分内容都集中在特朗普的经济和公共卫生记录上。

“由于特朗普的领导失败,我国是所有主要工业化国家中遭受冲击最大的国家之一。失业率到目前为止已经增长了两倍。”她补充称,“这就是我们选出一个不称职的家伙的后果。我们的国家最终会一蹶不振,我们在全世界的声誉也会受到影响。”

根据新冠肺炎追踪项目(COVID Tracking Project)的数据,美国是全球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已有逾15.6万美国人死于这种病毒。自疫情爆发以来,已有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申请失业保险,国会两党在是否要延长紧急救济金领取时间的问题上陷入僵局。

拜登将在下周的远程会议上正式接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如2020年举行的大多数竞选活动一样,新冠疫情也改变了拜登介绍其副总统人选的计划。两位竞选搭档没有对着咆哮欢呼的人群发表演讲,也没有与支持者握手,而是戴着口罩进入了一所高中的礼堂,对着电视摄像镜头和一小群记者发表讲话,与此同时两人彼此保持着数英尺的距离。

活动结束时,他们与各自的配偶——吉尔•拜登(Jill Biden)和道格拉斯•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一起,分站在演讲台的两侧,接受维持了社交距离的拍照。两人的配偶也都佩戴了口罩。

在介绍贺锦丽时,拜登表示,他“毫不怀疑”自己“选对了人”。这位前副总统称贺锦丽为“拜登家庭荣誉成员”,并讲述了他通过博第一次见到时任加州总检察长的贺锦丽的经历。

当贺锦丽回忆起她与博的友谊时,拜登明显情绪激动。博在2015年因脑癌过世,她表示,博是“那种能够激励他人变得更好的人”。


又讯:哈里斯曾与华尔街为敌,为何华尔街此时反而松了口气?
Emily Glazer / Liz Hoffman

当拜登(Joe Biden)宣布加州参议员哈里斯(Kamala Harris)为他的副总统人选时,他曾特别指出她过去对银行业的态度相当强硬。但华尔街仍然欢呼不已。

这种热情欢迎的态度反映出,拜登选择哈里斯让华尔街松了口气,至少暂时如此,因为拜登没有选择民主党中要求加强金融监管的更激进派别的人士。

哈里斯在自己的初选期间,曾成功打动了倾向于财政保守立场和社会自由主义的华尔街人士。在华尔街看来,拜登的这名竞选搭档不会引发争议——在华尔街最关注、对华尔街而言最重要的议题上两人立场一致,而且身后有大捐助者的支持。

约有六名商业和金融界领袖说,他们预计哈里斯会成为一个温和的声音,致力于重建备受新冠大流行冲击的经济。他们预计她会对华尔街采取一些行动;作为加州总检察长,她曾帮助追究大银行在止赎危机中扮演的角色,她还提议对金融交易征税,以支付大规模医保改革账单。但这些商界领袖表示,他们不会介意这些事。

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 WFC)公共事务负责人、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任内当过白宫幕僚长的Bill Daley表示:“我认为她是一个讲道理、有理性的人,一直在这个体制内工作。她是进步派吗?是的。她想把大厦推倒重来吗?不会。我认为她想要让大厦变得更坚固。”

哈里斯已在汉普顿和玛莎葡萄园岛(Martha's Vineyard)证明自己擅于和富有捐赠者打交道,同时能找准中产阶级关注的问题。她曾在聆听会上为自己的竞选事宜向身处不同行业的公司首席执行官征询意见,并从他们手中募集资金。她出席华尔街巨头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在艾奥瓦州举办的一场活动时曾宣扬自己以往支持小企业主的所作所为。

曾在哈里斯参加党内初选时为她捐款的精品投银Centerview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埃夫隆(Blair Effron)表示,哈里斯的作风直接但有建设性。埃夫隆称,哈里斯认为大企业“有责任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她阐明了共同繁荣将如何让我们所有人获益”。

哈里斯担任检察官时的记录或许昭示着她会在消费者保护问题上采取较为强硬的立场,但新的金融监管举措可能会让位于修复美国经济这一更紧迫的任务。特朗普执政期间,金融监管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放松。

黑人经济联盟(Black Economic Alliance)联席主席、哈里斯的长期支持者菲利普斯(Charles Phillips)表示:“她认为,对商业有利的事情应该会、也能够对美国有利。” 菲利普斯说:“她想找出一种方法,让这个系统为每个人服务,把蛋糕做大。”

哈里斯是印度和牙买加移民的女儿,2016年当选为参议员,企业界对她并不陌生。在她担任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和加州总检察长期间,外界认为她有时对科技行业抱以同情,理解该行业对加州经济的意义,即使这个行业导致了日益严重的不平等和社会抵触。

在初选造势期间,她的重点先是与特朗普对抗,然后转换策略,试图扩大支持面,强调“凌晨3点议程”,包括中产阶级减税、性别薪酬平等和可退还税项抵免,以帮助应对住房成本不断上升的局面。

在一些华尔街高管看来,拜登选中哈里斯标志着民主党向较为温和的方向转变;近年来在激进派别的推动下,民主党的立场不断偏左。她击败了立场更偏向于自由派的副总统候选人,特别是呼吁实施更严格银行监管的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人们认为,如果现年77岁的拜登赢得总统职位,她将成为日后最有望接替拜登的人选。

宝维斯律师事务所(Paul Weiss)主席卡普(Brad Karp)说:“哈里斯是一个坚定有力、激情四溢、雄辩滔滔的旗手,代表了所有美国人的志向,无论他们是什么种族、性别或年龄,而她既不教条主义也不僵化。”卡普在初选期间共同领导了一个由全国各地支持哈里斯的律师组成的委员会。

哈里斯在各种演讲、私人筹款活动和公告声明中也曾明确表示,她不会容忍不当行为。她曾说,可能会支持使大企业或富人处于不利地位的提议。

所有这些提议里面最主要的一点是金融交易税,这项也得到沃伦支持的政策会侵蚀华尔街的利润。哈里斯曾表示,她将用这方面的税收来为一项政府运营的医疗保健计划提供资金支持,该计划仍将允许私营保险公司发挥有限的作用。

哈里斯没有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任过职,与华尔街的直接往来也有限,但她已颇为直言不讳地针对大型企业。

她表示,为企业提供6,700亿美元紧急贷款的薪资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是“为了帮助小企业维持运作,而不是填满大型、富有企业的口袋”,并呼吁提高资金去向的透明度。

2011年,哈里斯从一项与大型银行的全国性抵押贷款和解中退出,转而寻求为加利福尼亚州达成一项单独的、能获得更多补偿的和解协议,她因该决定而在政坛声名大噪。但一些参与当时谈判的官员曾表示,她那时让银行承担责任的努力更多流于形式,而无实质内容,且有阻碍达成解决方案之嫌。

KBW分析师Brian Gardner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哈里斯被选中对金融公司来说不是好事,但整个游戏规则不会因此改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