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拜登只赢了一半。



 | 岳巍

OR--商业新媒体

选举结束将要满20天,两周前,拜登也被认为已经赢得未来四年总统职位,但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仍旧不愿承认自己是失败者,并且不断地动用各种手段,希望形势能够峰回路转,让他可以在白宫继续待上四年。

他是那么地迫切,但可惜的是,美国各地的法庭都不太理会特朗普对大选结果发起的法律挑战。尽管他和他的律师,在各种场合不断地重复讲述他们发起的诉讼,但是法官们还没有让他们在法庭上获得任何有意义的胜利,因为,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其实并没有提交有力证据,能够证明选举中存在他们一直声称的舞弊行为。

这让本次总统选举成为一件非常尴尬的事,被认为败选的一方始终不承认不接受选举结果,而胜选的一方也一直没能获得相关机构的官方认证。这比2000年那次发生在小布什与戈尔之间,同样产生结果争议的大选可要麻烦得多,因为上一次的当事双方至少都还是被认为有底线的政治精英,而这一次,主角是特朗普,一位曾经的商人及脱口秀主持人,并且他在过去四年中履行总统职务时的表现有目共睹。

我们对商人和脱口秀主持人充满尊敬,并且也坚信职业出身并不一定会影响一个人的政治成就,比如我们直到现在还在赞扬结束冷战的里根总统,而他在竞选公职之前,是好莱坞的电影明星。

既然提到了小布什,也提到了里根,我们还可以多说一句,就像四年前特朗普以一个从政经历为零的参选人身份战胜希拉里从而创造美国政治的一项历史一样,这个11月,他又创造了一项历史:成为自里根总统以来,第二位连任失败的总统。上一位是老布什。

老布什连任失败有很多因素,但是把这一失败,放进历史坐标系,与美国历史上那些同样连任失败的总统们做个比较,不难总结出一些共同的影响因素——无论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突发事件,以及这些突发事件引发的社会的连锁反应,最终很可能会断送一个原本深受尊重的总统的政治生命,何况是特朗普这样原本就在美国国内饱受争议,被热爱和受厌恶集合于一身的总统。

直到2019年底,不止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就是民主党以及特朗普的反对者们,也不敢过于奢望能够在大选中战胜他,这也能说明为什么在民主党内无论从政治资源到政治影响力都要更为深厚的希拉里、满脸写着“我想当总统”的希拉里连党内初选都没有参加,因为至少在当时,普遍的预测是,自己赢不了。而特朗普显然也对自己的顺利连任充满自信,所以在任期的最后一年,他表现出的气势,和推出的许多政策,完全像一个任期不是四年,而是八年的总统。

支撑他的信心的,是经济的增长、失业率的下降以及对竞选承诺的兑现。特朗普的商人本质,使得他的政治行为带有非常明确地商业特征,他反而比那些成熟的政治精英更具有契约精神,他像履行商业合同那样,对待自己的竞选承诺,特别是那些很明确地能够引起传播热度的对抗性承诺,这让他既像堂吉诃德,又像西西弗斯。事实上,这两个比喻不伦不类,唐纳德·特朗普更像是闯进瓷器店的牛,除了瓷器店店主,谁都会喜欢这出热闹的好戏。

2020年大选结果显示,尽管拜登赢得更多票数,但在过去四年,特朗普并未被更多人的讨厌,事实上,他获得的选票比四年前更多。这对拜登来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必须在未来四年小心应对的问题。

拜登说未来四年,他将“重塑美国的灵魂”。但是,他必须清楚,这种重塑,不可能是打碎现在的一切,推倒重来,这既不聪明,也不现实。所以他也说他是全体美国人的总统,而不仅仅是把票投给他的选民的总统。这句话不只是政治正确,也不只是漂亮的空话,这就是拜登面对的政治现实。

四年前,信奉现实主义的保守主义者特朗普成为总统,这并不全是因为他说服了他的支持者,而是那一部分选民需要特朗普这样的总统。过去四年中,特朗普已经不可逆转地将自己的,以及他的支持者的痕迹写进“美国的灵魂”,就像从里根开始,到克林顿、到小布什、到奥巴马,每个人都在做的一样。

继任的总统只能像处理灶台污渍一样,永远难以把之前的陈年油渍彻底清除,只能继续开始在上面添加新的油污。请原谅,这个比喻同样有点不伦不类,但这其实就是美国政治的现实。

特朗普的选票实现了增长,尽管拜登认为自己赢得大选,但是同样要看到,有几个州从蓝转红。而选票数量的接近,意味着将近一半的选民,对特朗普饱含深情。拜登无法忽视特朗普的支持者的力量,他也必须尽力满足他们的诉求,因为这是现代政治的基本要求。何况,参议院还在共和党手中。■ 


又讯:从2020年总统选举看美国民众政治参与特征
王英良

11月3日美国举行了总统大选投票,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的33个席位会进行改选,大选将产生第117届美国国会。总统选举是美国最大规模的政治动员和参与。此次选举民众的投票率之高是空前的,规模性的选民冲突和舆论对立反映了美国社会意识形态的多元、难以协调的利益以及政治极化背景下普通民众的焦虑和希望。

美国大选是两党势力周期性地对决,是美国政治系统中最重要的事件。四年为周期的大选是民众政治参与的高潮,选举反映了民众新的利益趋向、政党认同、政治态度和偏好。在影响选举走势的因素中,选民意识形态、个体的社会阶层、宗教态度、政策偏好,政党的营销手段、总统个人形象、竞选战略、过往的执政政绩等都是相当重要的变量。由于总统选举可以较为明显地改变两党的权势,“政党利益分配体制”将会实现高级政务官的更替并带来政策的明显转变。在全球化背景下,总统及高级国务官员在贸易、投资、税收等领域的政策以及国内治理水平会显著地影响到每一民众的切身福利。在政治极化的背景下,两党在政策上表现出了一定的对立,在大选时刻,各党派的拥趸、媒体、财团等纷纷进行站队。美国2020年的大选是一个在短时期内爆发出巨量政治参与并将深刻影响美国政治甚至国际关系走势的事件。

“美国之音”认为,尽管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还面临可能的法律诉讼,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特朗普与拜登之间的激烈角逐使得这次选举投票率创下120年来的新高。根据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选举专家麦克•麦当纳的统计,有超过1.59亿美国人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投下了选票,投票率为66.9%,创120年来的新高。2020年选举年的现实环境包括美国新冠疫情难以遏制、中美竞争走向恶化、美国与全球化逐步“脱钩”、美国经济衰退、高失业率以及社会动荡等。这些因素都涉及普通民众的福利、发展与安全,民众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作壁上观,形势给人们提供了极大的投票和政治参与动力。皮尤研究中心在11月3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瑞典、澳大利亚、比利时和韩国是全球投票率最高的国家, 投票率在80%上下,而美国历史上平均的投票率大约在55%,在35个民主国家中排名第30位,但这次投票率创历史新高。普通民众积极参与对各自支持的总统候选人的投票活动,甚至在选举存在争议之际主动上街或游行或抵制对方政党及其支持势力,为己所支持的候选人采取诸如做义工、宣传、演讲造势和社区拉票等活动。

目前,美国总统选举基本完成,民主党党魁拜登获得了绝大多数的选举人票,拥有法定的当选资格。特朗普依旧在为选票的“公正性”、当选的“合法性”进行司法努力。近期,特朗普阵营于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提起新的法律诉讼,但结果难以预料。可以预计,特朗普依然会持续折腾出一些浪花,但在没有足够站得住脚的指控证据和大州选举人票逆转的形势下,特朗普很难翻盘,拜登基本胜券在握。特朗普支持者们不肯接受拜登当选的事实,他们高举支持特朗普的旗帜,不承认目前已公布的计票结果,寄希望于最高法院能够做出符合他们意愿的裁决,但这一进程共和党依然将面临很大的被动。无论特朗普采取什么行动,民主党一方在选票多数的事实支持下,总体上掌握了优势,把控了选举结果走向。特朗普贪恋权位,拜登则积极筹划内阁人选,争取早日接管政权。

从这次规模空前的政治投票和参与看,有如下几个特征值得关注。

众多政党与独立候选人参与。事实上,除了特朗普、拜登外,还有被列入选票,取得270张选举人票或以下的候选人,这里包含了各路独立候选人以及诸如“争取社会主义和解放党”、“联盟党”、“宪法党”、“美国团结党”等人们较少听闻的党派参选人。当然也存在较有名望的如“美国自由意志党”、“绿党”、“社会党”等推选出的总统和副总统的参选。尽管这些小党难以改变民主、共和两党轮替的格局,但是部分党依旧获得了可观的选举人票,这些党的精英向民众展示了其竞选纲领和施政策略。

少数族群权利意识崛起。美国是一个移民社会,族群复杂多样,各族群以及各肤色人种对政治人物的偏好存在较大的区别,按照统计甚至可以细化为性别、肤色、年龄、受教育程度等具体人群的选举偏好差异。社会普遍预计特朗普将输掉这次大选,但他让这场竞选十分激烈,部分原因是特朗普获得了比2016年更多的少数族裔选票,尤其是在拉丁裔或称西语裔选票,这更加助长了其自信。少数族裔的权利是一个深刻的历史和现实问题,包含一些华裔在内的部分少数族群更希望特朗普执政,其中部分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希冀特朗普在签证和种族平权事务上做出新的努力。在新冠疫情和“BLM运动”的影响下,华人的投票热情变得高涨,其中不乏在美生活多年却首次参与投票的华人。部分热情担任大选志愿者的华人相信“提高亚裔在美国的社会和政治地位还是有希望的”。一些亚裔人士呼吁制定维护亚裔权利的法案,比如重判那些伤害亚裔的种族主义者,还有不让亚裔在名牌高中和大学里的名额变少。拉丁裔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因为对拜登的担心,许多富裕的古巴流亡者支持特朗普。可以说,少数群体政治参与高涨的背后的一大动力在于群体维权的内在动力。

政治参与总体上是和平的。被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定性为“宣扬仇恨团体”的“骄傲男孩”(Proud Boys)团伙成员参加了特朗普号召的示威集会,并高喊“逮捕拜登”等口号。部分右翼武装民兵参与了对特朗普的跨州支持,这引发了反对派成员的持枪应对。不过,各类的街头示威和游行往往在警察的严密监视下,总体上并未出现混乱,当然部分零星的暴力冲突引发了警察的介入。这种政治参与还是在和平以及法律的框架下进行,此前华盛顿特区核心商圈业主所担心的街头火拼、抢劫并未出现,这体现了美国民众的法律和规则意识。

媒体参与出现了新的景象。传统的选举中由于两党政策的趋同性明显,导致民众政治参与兴趣低,投票率长期处于低位。和过往一样,在选举之初,美国一些智库和主流媒体就预测拜登会完胜,而选举结果证实了拜登大幅度的优势。媒体在这一次选举中表现出了对特朗普的集体排斥和厌恶。当特朗普在白宫质疑投票并做自我辩护之际,部分主流媒体选择了中止直播或代替性描述等;在特朗普拒绝承认选举失利以及支持特朗普的人群聚集在白宫对进行声援之际,不同媒体对特朗普支持者数量的描述又大相径庭。此外,自媒体成为政治参与的新渠道,双方支持者往往通过YouTube、FaceBook、TikTok等平台单独或动员“权威声音”,宣示各种证据,来证明所支持政党人物当选的合法性,将现实的冲突转移到了线上。

选民对选举的公正性分歧严重。特朗普主要的支持者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部分东亚裔、古巴裔人士等;在政治精英层面主要由保守福音派领袖组成的“宫廷福音派”力量,作为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政治基础的白人福音派,以及美国跨宗教、跨党派的宗教人权建制势力和宗教领域的“深暗势力”。这些规模庞大的势力进一步刺激了特朗普对选情的乐观。拜登不仅获得了民主党东西海岸传统州的选举人团支持,也在多个摇摆州取得成功。而特朗普支持者不愿意接受这一事实,积极响应特朗普的号召进行跨州游行,宣扬“拜登舞弊”、“选票造假”,这自然刺激了拜登支持者的反击。自信甚至有些许自负的特朗普不愿意接受在选举人票数上落后的现实,转而以法律途径在多州进行诉讼。尽管通过选票的重新统计和诉讼,特朗普可能能改变一些票数,但总体看依然难以对冲拜登既有的选举人票优势。诉讼使得涉事的州检察院、州政府和法院部门不得不卷入漫长的取证调查,所有参与调查的人员不得不在特朗普现有的权力以及拜登既有的票数优势的事实之间保持审慎。无论选民对选举的公正性分歧有多严重,在注重证据以及司法公正和透明的美国,最后的裁决方只是美国法院,而非媒体以及党魁精英的自我标榜。

选举意味着淘汰,总有人会成为“牺牲品”。目前,特朗普解雇了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这导致了多名官员主动离职,五角大楼暗流涌动。随后特朗普的矛头指向了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局局长克里斯•克雷布斯,并对一些言语上冒犯自己的官员进行解雇。特朗普宣称存在严重的选举舞弊行为,但并未提供可信的证据。此外,特朗普领导的白宫还拒绝同拜登团队在1月20日拟进行的白宫易主的交接筹备工作上合作,国务院拒绝向拜登团队提供相应的资讯服务。美国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总统选举合法性之争,这体现了美式选举民主对可能出现偏颇型人格总统的情况,在机制设计上准备不足,也表现了权力依然是美国政治的核心要素。

庞大的政治参与和冲突反映的信号是美国不能再以目前的路子走下去,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激发了全球性的“反美主义”,内政治理的失策又刺激了民众用选票来告别“特朗普时代”。美国广大民众、集团、政治人物卷入到这一历史进程中,高度的政治参与反映了美国社会利益分歧的尖锐化以及民众权利意识的空前觉醒,也体现了民众对现实的忧虑甚至恐惧,无论结果如何,这次总统选举的政治参与都会被作为重要一页载入美国历史以及人类选举史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败选的特朗普,永远也不会“离开”白宫

发布日期:2020-11-23 05:20
摘要:拜登只赢了一半。



 | 岳巍

OR--商业新媒体

选举结束将要满20天,两周前,拜登也被认为已经赢得未来四年总统职位,但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仍旧不愿承认自己是失败者,并且不断地动用各种手段,希望形势能够峰回路转,让他可以在白宫继续待上四年。

他是那么地迫切,但可惜的是,美国各地的法庭都不太理会特朗普对大选结果发起的法律挑战。尽管他和他的律师,在各种场合不断地重复讲述他们发起的诉讼,但是法官们还没有让他们在法庭上获得任何有意义的胜利,因为,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其实并没有提交有力证据,能够证明选举中存在他们一直声称的舞弊行为。

这让本次总统选举成为一件非常尴尬的事,被认为败选的一方始终不承认不接受选举结果,而胜选的一方也一直没能获得相关机构的官方认证。这比2000年那次发生在小布什与戈尔之间,同样产生结果争议的大选可要麻烦得多,因为上一次的当事双方至少都还是被认为有底线的政治精英,而这一次,主角是特朗普,一位曾经的商人及脱口秀主持人,并且他在过去四年中履行总统职务时的表现有目共睹。

我们对商人和脱口秀主持人充满尊敬,并且也坚信职业出身并不一定会影响一个人的政治成就,比如我们直到现在还在赞扬结束冷战的里根总统,而他在竞选公职之前,是好莱坞的电影明星。

既然提到了小布什,也提到了里根,我们还可以多说一句,就像四年前特朗普以一个从政经历为零的参选人身份战胜希拉里从而创造美国政治的一项历史一样,这个11月,他又创造了一项历史:成为自里根总统以来,第二位连任失败的总统。上一位是老布什。

老布什连任失败有很多因素,但是把这一失败,放进历史坐标系,与美国历史上那些同样连任失败的总统们做个比较,不难总结出一些共同的影响因素——无论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突发事件,以及这些突发事件引发的社会的连锁反应,最终很可能会断送一个原本深受尊重的总统的政治生命,何况是特朗普这样原本就在美国国内饱受争议,被热爱和受厌恶集合于一身的总统。

直到2019年底,不止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就是民主党以及特朗普的反对者们,也不敢过于奢望能够在大选中战胜他,这也能说明为什么在民主党内无论从政治资源到政治影响力都要更为深厚的希拉里、满脸写着“我想当总统”的希拉里连党内初选都没有参加,因为至少在当时,普遍的预测是,自己赢不了。而特朗普显然也对自己的顺利连任充满自信,所以在任期的最后一年,他表现出的气势,和推出的许多政策,完全像一个任期不是四年,而是八年的总统。

支撑他的信心的,是经济的增长、失业率的下降以及对竞选承诺的兑现。特朗普的商人本质,使得他的政治行为带有非常明确地商业特征,他反而比那些成熟的政治精英更具有契约精神,他像履行商业合同那样,对待自己的竞选承诺,特别是那些很明确地能够引起传播热度的对抗性承诺,这让他既像堂吉诃德,又像西西弗斯。事实上,这两个比喻不伦不类,唐纳德·特朗普更像是闯进瓷器店的牛,除了瓷器店店主,谁都会喜欢这出热闹的好戏。

2020年大选结果显示,尽管拜登赢得更多票数,但在过去四年,特朗普并未被更多人的讨厌,事实上,他获得的选票比四年前更多。这对拜登来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必须在未来四年小心应对的问题。

拜登说未来四年,他将“重塑美国的灵魂”。但是,他必须清楚,这种重塑,不可能是打碎现在的一切,推倒重来,这既不聪明,也不现实。所以他也说他是全体美国人的总统,而不仅仅是把票投给他的选民的总统。这句话不只是政治正确,也不只是漂亮的空话,这就是拜登面对的政治现实。

四年前,信奉现实主义的保守主义者特朗普成为总统,这并不全是因为他说服了他的支持者,而是那一部分选民需要特朗普这样的总统。过去四年中,特朗普已经不可逆转地将自己的,以及他的支持者的痕迹写进“美国的灵魂”,就像从里根开始,到克林顿、到小布什、到奥巴马,每个人都在做的一样。

继任的总统只能像处理灶台污渍一样,永远难以把之前的陈年油渍彻底清除,只能继续开始在上面添加新的油污。请原谅,这个比喻同样有点不伦不类,但这其实就是美国政治的现实。

特朗普的选票实现了增长,尽管拜登认为自己赢得大选,但是同样要看到,有几个州从蓝转红。而选票数量的接近,意味着将近一半的选民,对特朗普饱含深情。拜登无法忽视特朗普的支持者的力量,他也必须尽力满足他们的诉求,因为这是现代政治的基本要求。何况,参议院还在共和党手中。■ 


又讯:从2020年总统选举看美国民众政治参与特征
王英良

11月3日美国举行了总统大选投票,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的33个席位会进行改选,大选将产生第117届美国国会。总统选举是美国最大规模的政治动员和参与。此次选举民众的投票率之高是空前的,规模性的选民冲突和舆论对立反映了美国社会意识形态的多元、难以协调的利益以及政治极化背景下普通民众的焦虑和希望。

美国大选是两党势力周期性地对决,是美国政治系统中最重要的事件。四年为周期的大选是民众政治参与的高潮,选举反映了民众新的利益趋向、政党认同、政治态度和偏好。在影响选举走势的因素中,选民意识形态、个体的社会阶层、宗教态度、政策偏好,政党的营销手段、总统个人形象、竞选战略、过往的执政政绩等都是相当重要的变量。由于总统选举可以较为明显地改变两党的权势,“政党利益分配体制”将会实现高级政务官的更替并带来政策的明显转变。在全球化背景下,总统及高级国务官员在贸易、投资、税收等领域的政策以及国内治理水平会显著地影响到每一民众的切身福利。在政治极化的背景下,两党在政策上表现出了一定的对立,在大选时刻,各党派的拥趸、媒体、财团等纷纷进行站队。美国2020年的大选是一个在短时期内爆发出巨量政治参与并将深刻影响美国政治甚至国际关系走势的事件。

“美国之音”认为,尽管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还面临可能的法律诉讼,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特朗普与拜登之间的激烈角逐使得这次选举投票率创下120年来的新高。根据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选举专家麦克•麦当纳的统计,有超过1.59亿美国人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投下了选票,投票率为66.9%,创120年来的新高。2020年选举年的现实环境包括美国新冠疫情难以遏制、中美竞争走向恶化、美国与全球化逐步“脱钩”、美国经济衰退、高失业率以及社会动荡等。这些因素都涉及普通民众的福利、发展与安全,民众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作壁上观,形势给人们提供了极大的投票和政治参与动力。皮尤研究中心在11月3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瑞典、澳大利亚、比利时和韩国是全球投票率最高的国家, 投票率在80%上下,而美国历史上平均的投票率大约在55%,在35个民主国家中排名第30位,但这次投票率创历史新高。普通民众积极参与对各自支持的总统候选人的投票活动,甚至在选举存在争议之际主动上街或游行或抵制对方政党及其支持势力,为己所支持的候选人采取诸如做义工、宣传、演讲造势和社区拉票等活动。

目前,美国总统选举基本完成,民主党党魁拜登获得了绝大多数的选举人票,拥有法定的当选资格。特朗普依旧在为选票的“公正性”、当选的“合法性”进行司法努力。近期,特朗普阵营于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提起新的法律诉讼,但结果难以预料。可以预计,特朗普依然会持续折腾出一些浪花,但在没有足够站得住脚的指控证据和大州选举人票逆转的形势下,特朗普很难翻盘,拜登基本胜券在握。特朗普支持者们不肯接受拜登当选的事实,他们高举支持特朗普的旗帜,不承认目前已公布的计票结果,寄希望于最高法院能够做出符合他们意愿的裁决,但这一进程共和党依然将面临很大的被动。无论特朗普采取什么行动,民主党一方在选票多数的事实支持下,总体上掌握了优势,把控了选举结果走向。特朗普贪恋权位,拜登则积极筹划内阁人选,争取早日接管政权。

从这次规模空前的政治投票和参与看,有如下几个特征值得关注。

众多政党与独立候选人参与。事实上,除了特朗普、拜登外,还有被列入选票,取得270张选举人票或以下的候选人,这里包含了各路独立候选人以及诸如“争取社会主义和解放党”、“联盟党”、“宪法党”、“美国团结党”等人们较少听闻的党派参选人。当然也存在较有名望的如“美国自由意志党”、“绿党”、“社会党”等推选出的总统和副总统的参选。尽管这些小党难以改变民主、共和两党轮替的格局,但是部分党依旧获得了可观的选举人票,这些党的精英向民众展示了其竞选纲领和施政策略。

少数族群权利意识崛起。美国是一个移民社会,族群复杂多样,各族群以及各肤色人种对政治人物的偏好存在较大的区别,按照统计甚至可以细化为性别、肤色、年龄、受教育程度等具体人群的选举偏好差异。社会普遍预计特朗普将输掉这次大选,但他让这场竞选十分激烈,部分原因是特朗普获得了比2016年更多的少数族裔选票,尤其是在拉丁裔或称西语裔选票,这更加助长了其自信。少数族裔的权利是一个深刻的历史和现实问题,包含一些华裔在内的部分少数族群更希望特朗普执政,其中部分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希冀特朗普在签证和种族平权事务上做出新的努力。在新冠疫情和“BLM运动”的影响下,华人的投票热情变得高涨,其中不乏在美生活多年却首次参与投票的华人。部分热情担任大选志愿者的华人相信“提高亚裔在美国的社会和政治地位还是有希望的”。一些亚裔人士呼吁制定维护亚裔权利的法案,比如重判那些伤害亚裔的种族主义者,还有不让亚裔在名牌高中和大学里的名额变少。拉丁裔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因为对拜登的担心,许多富裕的古巴流亡者支持特朗普。可以说,少数群体政治参与高涨的背后的一大动力在于群体维权的内在动力。

政治参与总体上是和平的。被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定性为“宣扬仇恨团体”的“骄傲男孩”(Proud Boys)团伙成员参加了特朗普号召的示威集会,并高喊“逮捕拜登”等口号。部分右翼武装民兵参与了对特朗普的跨州支持,这引发了反对派成员的持枪应对。不过,各类的街头示威和游行往往在警察的严密监视下,总体上并未出现混乱,当然部分零星的暴力冲突引发了警察的介入。这种政治参与还是在和平以及法律的框架下进行,此前华盛顿特区核心商圈业主所担心的街头火拼、抢劫并未出现,这体现了美国民众的法律和规则意识。

媒体参与出现了新的景象。传统的选举中由于两党政策的趋同性明显,导致民众政治参与兴趣低,投票率长期处于低位。和过往一样,在选举之初,美国一些智库和主流媒体就预测拜登会完胜,而选举结果证实了拜登大幅度的优势。媒体在这一次选举中表现出了对特朗普的集体排斥和厌恶。当特朗普在白宫质疑投票并做自我辩护之际,部分主流媒体选择了中止直播或代替性描述等;在特朗普拒绝承认选举失利以及支持特朗普的人群聚集在白宫对进行声援之际,不同媒体对特朗普支持者数量的描述又大相径庭。此外,自媒体成为政治参与的新渠道,双方支持者往往通过YouTube、FaceBook、TikTok等平台单独或动员“权威声音”,宣示各种证据,来证明所支持政党人物当选的合法性,将现实的冲突转移到了线上。

选民对选举的公正性分歧严重。特朗普主要的支持者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部分东亚裔、古巴裔人士等;在政治精英层面主要由保守福音派领袖组成的“宫廷福音派”力量,作为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政治基础的白人福音派,以及美国跨宗教、跨党派的宗教人权建制势力和宗教领域的“深暗势力”。这些规模庞大的势力进一步刺激了特朗普对选情的乐观。拜登不仅获得了民主党东西海岸传统州的选举人团支持,也在多个摇摆州取得成功。而特朗普支持者不愿意接受这一事实,积极响应特朗普的号召进行跨州游行,宣扬“拜登舞弊”、“选票造假”,这自然刺激了拜登支持者的反击。自信甚至有些许自负的特朗普不愿意接受在选举人票数上落后的现实,转而以法律途径在多州进行诉讼。尽管通过选票的重新统计和诉讼,特朗普可能能改变一些票数,但总体看依然难以对冲拜登既有的选举人票优势。诉讼使得涉事的州检察院、州政府和法院部门不得不卷入漫长的取证调查,所有参与调查的人员不得不在特朗普现有的权力以及拜登既有的票数优势的事实之间保持审慎。无论选民对选举的公正性分歧有多严重,在注重证据以及司法公正和透明的美国,最后的裁决方只是美国法院,而非媒体以及党魁精英的自我标榜。

选举意味着淘汰,总有人会成为“牺牲品”。目前,特朗普解雇了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这导致了多名官员主动离职,五角大楼暗流涌动。随后特朗普的矛头指向了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局局长克里斯•克雷布斯,并对一些言语上冒犯自己的官员进行解雇。特朗普宣称存在严重的选举舞弊行为,但并未提供可信的证据。此外,特朗普领导的白宫还拒绝同拜登团队在1月20日拟进行的白宫易主的交接筹备工作上合作,国务院拒绝向拜登团队提供相应的资讯服务。美国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总统选举合法性之争,这体现了美式选举民主对可能出现偏颇型人格总统的情况,在机制设计上准备不足,也表现了权力依然是美国政治的核心要素。

庞大的政治参与和冲突反映的信号是美国不能再以目前的路子走下去,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激发了全球性的“反美主义”,内政治理的失策又刺激了民众用选票来告别“特朗普时代”。美国广大民众、集团、政治人物卷入到这一历史进程中,高度的政治参与反映了美国社会利益分歧的尖锐化以及民众权利意识的空前觉醒,也体现了民众对现实的忧虑甚至恐惧,无论结果如何,这次总统选举的政治参与都会被作为重要一页载入美国历史以及人类选举史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拜登只赢了一半。



 | 岳巍

OR--商业新媒体

选举结束将要满20天,两周前,拜登也被认为已经赢得未来四年总统职位,但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仍旧不愿承认自己是失败者,并且不断地动用各种手段,希望形势能够峰回路转,让他可以在白宫继续待上四年。

他是那么地迫切,但可惜的是,美国各地的法庭都不太理会特朗普对大选结果发起的法律挑战。尽管他和他的律师,在各种场合不断地重复讲述他们发起的诉讼,但是法官们还没有让他们在法庭上获得任何有意义的胜利,因为,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其实并没有提交有力证据,能够证明选举中存在他们一直声称的舞弊行为。

这让本次总统选举成为一件非常尴尬的事,被认为败选的一方始终不承认不接受选举结果,而胜选的一方也一直没能获得相关机构的官方认证。这比2000年那次发生在小布什与戈尔之间,同样产生结果争议的大选可要麻烦得多,因为上一次的当事双方至少都还是被认为有底线的政治精英,而这一次,主角是特朗普,一位曾经的商人及脱口秀主持人,并且他在过去四年中履行总统职务时的表现有目共睹。

我们对商人和脱口秀主持人充满尊敬,并且也坚信职业出身并不一定会影响一个人的政治成就,比如我们直到现在还在赞扬结束冷战的里根总统,而他在竞选公职之前,是好莱坞的电影明星。

既然提到了小布什,也提到了里根,我们还可以多说一句,就像四年前特朗普以一个从政经历为零的参选人身份战胜希拉里从而创造美国政治的一项历史一样,这个11月,他又创造了一项历史:成为自里根总统以来,第二位连任失败的总统。上一位是老布什。

老布什连任失败有很多因素,但是把这一失败,放进历史坐标系,与美国历史上那些同样连任失败的总统们做个比较,不难总结出一些共同的影响因素——无论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突发事件,以及这些突发事件引发的社会的连锁反应,最终很可能会断送一个原本深受尊重的总统的政治生命,何况是特朗普这样原本就在美国国内饱受争议,被热爱和受厌恶集合于一身的总统。

直到2019年底,不止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就是民主党以及特朗普的反对者们,也不敢过于奢望能够在大选中战胜他,这也能说明为什么在民主党内无论从政治资源到政治影响力都要更为深厚的希拉里、满脸写着“我想当总统”的希拉里连党内初选都没有参加,因为至少在当时,普遍的预测是,自己赢不了。而特朗普显然也对自己的顺利连任充满自信,所以在任期的最后一年,他表现出的气势,和推出的许多政策,完全像一个任期不是四年,而是八年的总统。

支撑他的信心的,是经济的增长、失业率的下降以及对竞选承诺的兑现。特朗普的商人本质,使得他的政治行为带有非常明确地商业特征,他反而比那些成熟的政治精英更具有契约精神,他像履行商业合同那样,对待自己的竞选承诺,特别是那些很明确地能够引起传播热度的对抗性承诺,这让他既像堂吉诃德,又像西西弗斯。事实上,这两个比喻不伦不类,唐纳德·特朗普更像是闯进瓷器店的牛,除了瓷器店店主,谁都会喜欢这出热闹的好戏。

2020年大选结果显示,尽管拜登赢得更多票数,但在过去四年,特朗普并未被更多人的讨厌,事实上,他获得的选票比四年前更多。这对拜登来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必须在未来四年小心应对的问题。

拜登说未来四年,他将“重塑美国的灵魂”。但是,他必须清楚,这种重塑,不可能是打碎现在的一切,推倒重来,这既不聪明,也不现实。所以他也说他是全体美国人的总统,而不仅仅是把票投给他的选民的总统。这句话不只是政治正确,也不只是漂亮的空话,这就是拜登面对的政治现实。

四年前,信奉现实主义的保守主义者特朗普成为总统,这并不全是因为他说服了他的支持者,而是那一部分选民需要特朗普这样的总统。过去四年中,特朗普已经不可逆转地将自己的,以及他的支持者的痕迹写进“美国的灵魂”,就像从里根开始,到克林顿、到小布什、到奥巴马,每个人都在做的一样。

继任的总统只能像处理灶台污渍一样,永远难以把之前的陈年油渍彻底清除,只能继续开始在上面添加新的油污。请原谅,这个比喻同样有点不伦不类,但这其实就是美国政治的现实。

特朗普的选票实现了增长,尽管拜登认为自己赢得大选,但是同样要看到,有几个州从蓝转红。而选票数量的接近,意味着将近一半的选民,对特朗普饱含深情。拜登无法忽视特朗普的支持者的力量,他也必须尽力满足他们的诉求,因为这是现代政治的基本要求。何况,参议院还在共和党手中。■ 


又讯:从2020年总统选举看美国民众政治参与特征
王英良

11月3日美国举行了总统大选投票,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的33个席位会进行改选,大选将产生第117届美国国会。总统选举是美国最大规模的政治动员和参与。此次选举民众的投票率之高是空前的,规模性的选民冲突和舆论对立反映了美国社会意识形态的多元、难以协调的利益以及政治极化背景下普通民众的焦虑和希望。

美国大选是两党势力周期性地对决,是美国政治系统中最重要的事件。四年为周期的大选是民众政治参与的高潮,选举反映了民众新的利益趋向、政党认同、政治态度和偏好。在影响选举走势的因素中,选民意识形态、个体的社会阶层、宗教态度、政策偏好,政党的营销手段、总统个人形象、竞选战略、过往的执政政绩等都是相当重要的变量。由于总统选举可以较为明显地改变两党的权势,“政党利益分配体制”将会实现高级政务官的更替并带来政策的明显转变。在全球化背景下,总统及高级国务官员在贸易、投资、税收等领域的政策以及国内治理水平会显著地影响到每一民众的切身福利。在政治极化的背景下,两党在政策上表现出了一定的对立,在大选时刻,各党派的拥趸、媒体、财团等纷纷进行站队。美国2020年的大选是一个在短时期内爆发出巨量政治参与并将深刻影响美国政治甚至国际关系走势的事件。

“美国之音”认为,尽管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还面临可能的法律诉讼,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特朗普与拜登之间的激烈角逐使得这次选举投票率创下120年来的新高。根据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选举专家麦克•麦当纳的统计,有超过1.59亿美国人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投下了选票,投票率为66.9%,创120年来的新高。2020年选举年的现实环境包括美国新冠疫情难以遏制、中美竞争走向恶化、美国与全球化逐步“脱钩”、美国经济衰退、高失业率以及社会动荡等。这些因素都涉及普通民众的福利、发展与安全,民众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作壁上观,形势给人们提供了极大的投票和政治参与动力。皮尤研究中心在11月3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瑞典、澳大利亚、比利时和韩国是全球投票率最高的国家, 投票率在80%上下,而美国历史上平均的投票率大约在55%,在35个民主国家中排名第30位,但这次投票率创历史新高。普通民众积极参与对各自支持的总统候选人的投票活动,甚至在选举存在争议之际主动上街或游行或抵制对方政党及其支持势力,为己所支持的候选人采取诸如做义工、宣传、演讲造势和社区拉票等活动。

目前,美国总统选举基本完成,民主党党魁拜登获得了绝大多数的选举人票,拥有法定的当选资格。特朗普依旧在为选票的“公正性”、当选的“合法性”进行司法努力。近期,特朗普阵营于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提起新的法律诉讼,但结果难以预料。可以预计,特朗普依然会持续折腾出一些浪花,但在没有足够站得住脚的指控证据和大州选举人票逆转的形势下,特朗普很难翻盘,拜登基本胜券在握。特朗普支持者们不肯接受拜登当选的事实,他们高举支持特朗普的旗帜,不承认目前已公布的计票结果,寄希望于最高法院能够做出符合他们意愿的裁决,但这一进程共和党依然将面临很大的被动。无论特朗普采取什么行动,民主党一方在选票多数的事实支持下,总体上掌握了优势,把控了选举结果走向。特朗普贪恋权位,拜登则积极筹划内阁人选,争取早日接管政权。

从这次规模空前的政治投票和参与看,有如下几个特征值得关注。

众多政党与独立候选人参与。事实上,除了特朗普、拜登外,还有被列入选票,取得270张选举人票或以下的候选人,这里包含了各路独立候选人以及诸如“争取社会主义和解放党”、“联盟党”、“宪法党”、“美国团结党”等人们较少听闻的党派参选人。当然也存在较有名望的如“美国自由意志党”、“绿党”、“社会党”等推选出的总统和副总统的参选。尽管这些小党难以改变民主、共和两党轮替的格局,但是部分党依旧获得了可观的选举人票,这些党的精英向民众展示了其竞选纲领和施政策略。

少数族群权利意识崛起。美国是一个移民社会,族群复杂多样,各族群以及各肤色人种对政治人物的偏好存在较大的区别,按照统计甚至可以细化为性别、肤色、年龄、受教育程度等具体人群的选举偏好差异。社会普遍预计特朗普将输掉这次大选,但他让这场竞选十分激烈,部分原因是特朗普获得了比2016年更多的少数族裔选票,尤其是在拉丁裔或称西语裔选票,这更加助长了其自信。少数族裔的权利是一个深刻的历史和现实问题,包含一些华裔在内的部分少数族群更希望特朗普执政,其中部分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希冀特朗普在签证和种族平权事务上做出新的努力。在新冠疫情和“BLM运动”的影响下,华人的投票热情变得高涨,其中不乏在美生活多年却首次参与投票的华人。部分热情担任大选志愿者的华人相信“提高亚裔在美国的社会和政治地位还是有希望的”。一些亚裔人士呼吁制定维护亚裔权利的法案,比如重判那些伤害亚裔的种族主义者,还有不让亚裔在名牌高中和大学里的名额变少。拉丁裔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因为对拜登的担心,许多富裕的古巴流亡者支持特朗普。可以说,少数群体政治参与高涨的背后的一大动力在于群体维权的内在动力。

政治参与总体上是和平的。被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定性为“宣扬仇恨团体”的“骄傲男孩”(Proud Boys)团伙成员参加了特朗普号召的示威集会,并高喊“逮捕拜登”等口号。部分右翼武装民兵参与了对特朗普的跨州支持,这引发了反对派成员的持枪应对。不过,各类的街头示威和游行往往在警察的严密监视下,总体上并未出现混乱,当然部分零星的暴力冲突引发了警察的介入。这种政治参与还是在和平以及法律的框架下进行,此前华盛顿特区核心商圈业主所担心的街头火拼、抢劫并未出现,这体现了美国民众的法律和规则意识。

媒体参与出现了新的景象。传统的选举中由于两党政策的趋同性明显,导致民众政治参与兴趣低,投票率长期处于低位。和过往一样,在选举之初,美国一些智库和主流媒体就预测拜登会完胜,而选举结果证实了拜登大幅度的优势。媒体在这一次选举中表现出了对特朗普的集体排斥和厌恶。当特朗普在白宫质疑投票并做自我辩护之际,部分主流媒体选择了中止直播或代替性描述等;在特朗普拒绝承认选举失利以及支持特朗普的人群聚集在白宫对进行声援之际,不同媒体对特朗普支持者数量的描述又大相径庭。此外,自媒体成为政治参与的新渠道,双方支持者往往通过YouTube、FaceBook、TikTok等平台单独或动员“权威声音”,宣示各种证据,来证明所支持政党人物当选的合法性,将现实的冲突转移到了线上。

选民对选举的公正性分歧严重。特朗普主要的支持者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部分东亚裔、古巴裔人士等;在政治精英层面主要由保守福音派领袖组成的“宫廷福音派”力量,作为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政治基础的白人福音派,以及美国跨宗教、跨党派的宗教人权建制势力和宗教领域的“深暗势力”。这些规模庞大的势力进一步刺激了特朗普对选情的乐观。拜登不仅获得了民主党东西海岸传统州的选举人团支持,也在多个摇摆州取得成功。而特朗普支持者不愿意接受这一事实,积极响应特朗普的号召进行跨州游行,宣扬“拜登舞弊”、“选票造假”,这自然刺激了拜登支持者的反击。自信甚至有些许自负的特朗普不愿意接受在选举人票数上落后的现实,转而以法律途径在多州进行诉讼。尽管通过选票的重新统计和诉讼,特朗普可能能改变一些票数,但总体看依然难以对冲拜登既有的选举人票优势。诉讼使得涉事的州检察院、州政府和法院部门不得不卷入漫长的取证调查,所有参与调查的人员不得不在特朗普现有的权力以及拜登既有的票数优势的事实之间保持审慎。无论选民对选举的公正性分歧有多严重,在注重证据以及司法公正和透明的美国,最后的裁决方只是美国法院,而非媒体以及党魁精英的自我标榜。

选举意味着淘汰,总有人会成为“牺牲品”。目前,特朗普解雇了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这导致了多名官员主动离职,五角大楼暗流涌动。随后特朗普的矛头指向了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局局长克里斯•克雷布斯,并对一些言语上冒犯自己的官员进行解雇。特朗普宣称存在严重的选举舞弊行为,但并未提供可信的证据。此外,特朗普领导的白宫还拒绝同拜登团队在1月20日拟进行的白宫易主的交接筹备工作上合作,国务院拒绝向拜登团队提供相应的资讯服务。美国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总统选举合法性之争,这体现了美式选举民主对可能出现偏颇型人格总统的情况,在机制设计上准备不足,也表现了权力依然是美国政治的核心要素。

庞大的政治参与和冲突反映的信号是美国不能再以目前的路子走下去,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激发了全球性的“反美主义”,内政治理的失策又刺激了民众用选票来告别“特朗普时代”。美国广大民众、集团、政治人物卷入到这一历史进程中,高度的政治参与反映了美国社会利益分歧的尖锐化以及民众权利意识的空前觉醒,也体现了民众对现实的忧虑甚至恐惧,无论结果如何,这次总统选举的政治参与都会被作为重要一页载入美国历史以及人类选举史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败选的特朗普,永远也不会“离开”白宫

发布日期:2020-11-23 05:20
摘要:拜登只赢了一半。



 | 岳巍

OR--商业新媒体

选举结束将要满20天,两周前,拜登也被认为已经赢得未来四年总统职位,但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仍旧不愿承认自己是失败者,并且不断地动用各种手段,希望形势能够峰回路转,让他可以在白宫继续待上四年。

他是那么地迫切,但可惜的是,美国各地的法庭都不太理会特朗普对大选结果发起的法律挑战。尽管他和他的律师,在各种场合不断地重复讲述他们发起的诉讼,但是法官们还没有让他们在法庭上获得任何有意义的胜利,因为,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其实并没有提交有力证据,能够证明选举中存在他们一直声称的舞弊行为。

这让本次总统选举成为一件非常尴尬的事,被认为败选的一方始终不承认不接受选举结果,而胜选的一方也一直没能获得相关机构的官方认证。这比2000年那次发生在小布什与戈尔之间,同样产生结果争议的大选可要麻烦得多,因为上一次的当事双方至少都还是被认为有底线的政治精英,而这一次,主角是特朗普,一位曾经的商人及脱口秀主持人,并且他在过去四年中履行总统职务时的表现有目共睹。

我们对商人和脱口秀主持人充满尊敬,并且也坚信职业出身并不一定会影响一个人的政治成就,比如我们直到现在还在赞扬结束冷战的里根总统,而他在竞选公职之前,是好莱坞的电影明星。

既然提到了小布什,也提到了里根,我们还可以多说一句,就像四年前特朗普以一个从政经历为零的参选人身份战胜希拉里从而创造美国政治的一项历史一样,这个11月,他又创造了一项历史:成为自里根总统以来,第二位连任失败的总统。上一位是老布什。

老布什连任失败有很多因素,但是把这一失败,放进历史坐标系,与美国历史上那些同样连任失败的总统们做个比较,不难总结出一些共同的影响因素——无论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突发事件,以及这些突发事件引发的社会的连锁反应,最终很可能会断送一个原本深受尊重的总统的政治生命,何况是特朗普这样原本就在美国国内饱受争议,被热爱和受厌恶集合于一身的总统。

直到2019年底,不止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就是民主党以及特朗普的反对者们,也不敢过于奢望能够在大选中战胜他,这也能说明为什么在民主党内无论从政治资源到政治影响力都要更为深厚的希拉里、满脸写着“我想当总统”的希拉里连党内初选都没有参加,因为至少在当时,普遍的预测是,自己赢不了。而特朗普显然也对自己的顺利连任充满自信,所以在任期的最后一年,他表现出的气势,和推出的许多政策,完全像一个任期不是四年,而是八年的总统。

支撑他的信心的,是经济的增长、失业率的下降以及对竞选承诺的兑现。特朗普的商人本质,使得他的政治行为带有非常明确地商业特征,他反而比那些成熟的政治精英更具有契约精神,他像履行商业合同那样,对待自己的竞选承诺,特别是那些很明确地能够引起传播热度的对抗性承诺,这让他既像堂吉诃德,又像西西弗斯。事实上,这两个比喻不伦不类,唐纳德·特朗普更像是闯进瓷器店的牛,除了瓷器店店主,谁都会喜欢这出热闹的好戏。

2020年大选结果显示,尽管拜登赢得更多票数,但在过去四年,特朗普并未被更多人的讨厌,事实上,他获得的选票比四年前更多。这对拜登来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必须在未来四年小心应对的问题。

拜登说未来四年,他将“重塑美国的灵魂”。但是,他必须清楚,这种重塑,不可能是打碎现在的一切,推倒重来,这既不聪明,也不现实。所以他也说他是全体美国人的总统,而不仅仅是把票投给他的选民的总统。这句话不只是政治正确,也不只是漂亮的空话,这就是拜登面对的政治现实。

四年前,信奉现实主义的保守主义者特朗普成为总统,这并不全是因为他说服了他的支持者,而是那一部分选民需要特朗普这样的总统。过去四年中,特朗普已经不可逆转地将自己的,以及他的支持者的痕迹写进“美国的灵魂”,就像从里根开始,到克林顿、到小布什、到奥巴马,每个人都在做的一样。

继任的总统只能像处理灶台污渍一样,永远难以把之前的陈年油渍彻底清除,只能继续开始在上面添加新的油污。请原谅,这个比喻同样有点不伦不类,但这其实就是美国政治的现实。

特朗普的选票实现了增长,尽管拜登认为自己赢得大选,但是同样要看到,有几个州从蓝转红。而选票数量的接近,意味着将近一半的选民,对特朗普饱含深情。拜登无法忽视特朗普的支持者的力量,他也必须尽力满足他们的诉求,因为这是现代政治的基本要求。何况,参议院还在共和党手中。■ 


又讯:从2020年总统选举看美国民众政治参与特征
王英良

11月3日美国举行了总统大选投票,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的33个席位会进行改选,大选将产生第117届美国国会。总统选举是美国最大规模的政治动员和参与。此次选举民众的投票率之高是空前的,规模性的选民冲突和舆论对立反映了美国社会意识形态的多元、难以协调的利益以及政治极化背景下普通民众的焦虑和希望。

美国大选是两党势力周期性地对决,是美国政治系统中最重要的事件。四年为周期的大选是民众政治参与的高潮,选举反映了民众新的利益趋向、政党认同、政治态度和偏好。在影响选举走势的因素中,选民意识形态、个体的社会阶层、宗教态度、政策偏好,政党的营销手段、总统个人形象、竞选战略、过往的执政政绩等都是相当重要的变量。由于总统选举可以较为明显地改变两党的权势,“政党利益分配体制”将会实现高级政务官的更替并带来政策的明显转变。在全球化背景下,总统及高级国务官员在贸易、投资、税收等领域的政策以及国内治理水平会显著地影响到每一民众的切身福利。在政治极化的背景下,两党在政策上表现出了一定的对立,在大选时刻,各党派的拥趸、媒体、财团等纷纷进行站队。美国2020年的大选是一个在短时期内爆发出巨量政治参与并将深刻影响美国政治甚至国际关系走势的事件。

“美国之音”认为,尽管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还面临可能的法律诉讼,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特朗普与拜登之间的激烈角逐使得这次选举投票率创下120年来的新高。根据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选举专家麦克•麦当纳的统计,有超过1.59亿美国人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投下了选票,投票率为66.9%,创120年来的新高。2020年选举年的现实环境包括美国新冠疫情难以遏制、中美竞争走向恶化、美国与全球化逐步“脱钩”、美国经济衰退、高失业率以及社会动荡等。这些因素都涉及普通民众的福利、发展与安全,民众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作壁上观,形势给人们提供了极大的投票和政治参与动力。皮尤研究中心在11月3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瑞典、澳大利亚、比利时和韩国是全球投票率最高的国家, 投票率在80%上下,而美国历史上平均的投票率大约在55%,在35个民主国家中排名第30位,但这次投票率创历史新高。普通民众积极参与对各自支持的总统候选人的投票活动,甚至在选举存在争议之际主动上街或游行或抵制对方政党及其支持势力,为己所支持的候选人采取诸如做义工、宣传、演讲造势和社区拉票等活动。

目前,美国总统选举基本完成,民主党党魁拜登获得了绝大多数的选举人票,拥有法定的当选资格。特朗普依旧在为选票的“公正性”、当选的“合法性”进行司法努力。近期,特朗普阵营于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提起新的法律诉讼,但结果难以预料。可以预计,特朗普依然会持续折腾出一些浪花,但在没有足够站得住脚的指控证据和大州选举人票逆转的形势下,特朗普很难翻盘,拜登基本胜券在握。特朗普支持者们不肯接受拜登当选的事实,他们高举支持特朗普的旗帜,不承认目前已公布的计票结果,寄希望于最高法院能够做出符合他们意愿的裁决,但这一进程共和党依然将面临很大的被动。无论特朗普采取什么行动,民主党一方在选票多数的事实支持下,总体上掌握了优势,把控了选举结果走向。特朗普贪恋权位,拜登则积极筹划内阁人选,争取早日接管政权。

从这次规模空前的政治投票和参与看,有如下几个特征值得关注。

众多政党与独立候选人参与。事实上,除了特朗普、拜登外,还有被列入选票,取得270张选举人票或以下的候选人,这里包含了各路独立候选人以及诸如“争取社会主义和解放党”、“联盟党”、“宪法党”、“美国团结党”等人们较少听闻的党派参选人。当然也存在较有名望的如“美国自由意志党”、“绿党”、“社会党”等推选出的总统和副总统的参选。尽管这些小党难以改变民主、共和两党轮替的格局,但是部分党依旧获得了可观的选举人票,这些党的精英向民众展示了其竞选纲领和施政策略。

少数族群权利意识崛起。美国是一个移民社会,族群复杂多样,各族群以及各肤色人种对政治人物的偏好存在较大的区别,按照统计甚至可以细化为性别、肤色、年龄、受教育程度等具体人群的选举偏好差异。社会普遍预计特朗普将输掉这次大选,但他让这场竞选十分激烈,部分原因是特朗普获得了比2016年更多的少数族裔选票,尤其是在拉丁裔或称西语裔选票,这更加助长了其自信。少数族裔的权利是一个深刻的历史和现实问题,包含一些华裔在内的部分少数族群更希望特朗普执政,其中部分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希冀特朗普在签证和种族平权事务上做出新的努力。在新冠疫情和“BLM运动”的影响下,华人的投票热情变得高涨,其中不乏在美生活多年却首次参与投票的华人。部分热情担任大选志愿者的华人相信“提高亚裔在美国的社会和政治地位还是有希望的”。一些亚裔人士呼吁制定维护亚裔权利的法案,比如重判那些伤害亚裔的种族主义者,还有不让亚裔在名牌高中和大学里的名额变少。拉丁裔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因为对拜登的担心,许多富裕的古巴流亡者支持特朗普。可以说,少数群体政治参与高涨的背后的一大动力在于群体维权的内在动力。

政治参与总体上是和平的。被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定性为“宣扬仇恨团体”的“骄傲男孩”(Proud Boys)团伙成员参加了特朗普号召的示威集会,并高喊“逮捕拜登”等口号。部分右翼武装民兵参与了对特朗普的跨州支持,这引发了反对派成员的持枪应对。不过,各类的街头示威和游行往往在警察的严密监视下,总体上并未出现混乱,当然部分零星的暴力冲突引发了警察的介入。这种政治参与还是在和平以及法律的框架下进行,此前华盛顿特区核心商圈业主所担心的街头火拼、抢劫并未出现,这体现了美国民众的法律和规则意识。

媒体参与出现了新的景象。传统的选举中由于两党政策的趋同性明显,导致民众政治参与兴趣低,投票率长期处于低位。和过往一样,在选举之初,美国一些智库和主流媒体就预测拜登会完胜,而选举结果证实了拜登大幅度的优势。媒体在这一次选举中表现出了对特朗普的集体排斥和厌恶。当特朗普在白宫质疑投票并做自我辩护之际,部分主流媒体选择了中止直播或代替性描述等;在特朗普拒绝承认选举失利以及支持特朗普的人群聚集在白宫对进行声援之际,不同媒体对特朗普支持者数量的描述又大相径庭。此外,自媒体成为政治参与的新渠道,双方支持者往往通过YouTube、FaceBook、TikTok等平台单独或动员“权威声音”,宣示各种证据,来证明所支持政党人物当选的合法性,将现实的冲突转移到了线上。

选民对选举的公正性分歧严重。特朗普主要的支持者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部分东亚裔、古巴裔人士等;在政治精英层面主要由保守福音派领袖组成的“宫廷福音派”力量,作为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政治基础的白人福音派,以及美国跨宗教、跨党派的宗教人权建制势力和宗教领域的“深暗势力”。这些规模庞大的势力进一步刺激了特朗普对选情的乐观。拜登不仅获得了民主党东西海岸传统州的选举人团支持,也在多个摇摆州取得成功。而特朗普支持者不愿意接受这一事实,积极响应特朗普的号召进行跨州游行,宣扬“拜登舞弊”、“选票造假”,这自然刺激了拜登支持者的反击。自信甚至有些许自负的特朗普不愿意接受在选举人票数上落后的现实,转而以法律途径在多州进行诉讼。尽管通过选票的重新统计和诉讼,特朗普可能能改变一些票数,但总体看依然难以对冲拜登既有的选举人票优势。诉讼使得涉事的州检察院、州政府和法院部门不得不卷入漫长的取证调查,所有参与调查的人员不得不在特朗普现有的权力以及拜登既有的票数优势的事实之间保持审慎。无论选民对选举的公正性分歧有多严重,在注重证据以及司法公正和透明的美国,最后的裁决方只是美国法院,而非媒体以及党魁精英的自我标榜。

选举意味着淘汰,总有人会成为“牺牲品”。目前,特朗普解雇了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这导致了多名官员主动离职,五角大楼暗流涌动。随后特朗普的矛头指向了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局局长克里斯•克雷布斯,并对一些言语上冒犯自己的官员进行解雇。特朗普宣称存在严重的选举舞弊行为,但并未提供可信的证据。此外,特朗普领导的白宫还拒绝同拜登团队在1月20日拟进行的白宫易主的交接筹备工作上合作,国务院拒绝向拜登团队提供相应的资讯服务。美国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总统选举合法性之争,这体现了美式选举民主对可能出现偏颇型人格总统的情况,在机制设计上准备不足,也表现了权力依然是美国政治的核心要素。

庞大的政治参与和冲突反映的信号是美国不能再以目前的路子走下去,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激发了全球性的“反美主义”,内政治理的失策又刺激了民众用选票来告别“特朗普时代”。美国广大民众、集团、政治人物卷入到这一历史进程中,高度的政治参与反映了美国社会利益分歧的尖锐化以及民众权利意识的空前觉醒,也体现了民众对现实的忧虑甚至恐惧,无论结果如何,这次总统选举的政治参与都会被作为重要一页载入美国历史以及人类选举史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拜登只赢了一半。



 | 岳巍

OR--商业新媒体

选举结束将要满20天,两周前,拜登也被认为已经赢得未来四年总统职位,但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仍旧不愿承认自己是失败者,并且不断地动用各种手段,希望形势能够峰回路转,让他可以在白宫继续待上四年。

他是那么地迫切,但可惜的是,美国各地的法庭都不太理会特朗普对大选结果发起的法律挑战。尽管他和他的律师,在各种场合不断地重复讲述他们发起的诉讼,但是法官们还没有让他们在法庭上获得任何有意义的胜利,因为,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其实并没有提交有力证据,能够证明选举中存在他们一直声称的舞弊行为。

这让本次总统选举成为一件非常尴尬的事,被认为败选的一方始终不承认不接受选举结果,而胜选的一方也一直没能获得相关机构的官方认证。这比2000年那次发生在小布什与戈尔之间,同样产生结果争议的大选可要麻烦得多,因为上一次的当事双方至少都还是被认为有底线的政治精英,而这一次,主角是特朗普,一位曾经的商人及脱口秀主持人,并且他在过去四年中履行总统职务时的表现有目共睹。

我们对商人和脱口秀主持人充满尊敬,并且也坚信职业出身并不一定会影响一个人的政治成就,比如我们直到现在还在赞扬结束冷战的里根总统,而他在竞选公职之前,是好莱坞的电影明星。

既然提到了小布什,也提到了里根,我们还可以多说一句,就像四年前特朗普以一个从政经历为零的参选人身份战胜希拉里从而创造美国政治的一项历史一样,这个11月,他又创造了一项历史:成为自里根总统以来,第二位连任失败的总统。上一位是老布什。

老布什连任失败有很多因素,但是把这一失败,放进历史坐标系,与美国历史上那些同样连任失败的总统们做个比较,不难总结出一些共同的影响因素——无论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突发事件,以及这些突发事件引发的社会的连锁反应,最终很可能会断送一个原本深受尊重的总统的政治生命,何况是特朗普这样原本就在美国国内饱受争议,被热爱和受厌恶集合于一身的总统。

直到2019年底,不止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们,就是民主党以及特朗普的反对者们,也不敢过于奢望能够在大选中战胜他,这也能说明为什么在民主党内无论从政治资源到政治影响力都要更为深厚的希拉里、满脸写着“我想当总统”的希拉里连党内初选都没有参加,因为至少在当时,普遍的预测是,自己赢不了。而特朗普显然也对自己的顺利连任充满自信,所以在任期的最后一年,他表现出的气势,和推出的许多政策,完全像一个任期不是四年,而是八年的总统。

支撑他的信心的,是经济的增长、失业率的下降以及对竞选承诺的兑现。特朗普的商人本质,使得他的政治行为带有非常明确地商业特征,他反而比那些成熟的政治精英更具有契约精神,他像履行商业合同那样,对待自己的竞选承诺,特别是那些很明确地能够引起传播热度的对抗性承诺,这让他既像堂吉诃德,又像西西弗斯。事实上,这两个比喻不伦不类,唐纳德·特朗普更像是闯进瓷器店的牛,除了瓷器店店主,谁都会喜欢这出热闹的好戏。

2020年大选结果显示,尽管拜登赢得更多票数,但在过去四年,特朗普并未被更多人的讨厌,事实上,他获得的选票比四年前更多。这对拜登来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必须在未来四年小心应对的问题。

拜登说未来四年,他将“重塑美国的灵魂”。但是,他必须清楚,这种重塑,不可能是打碎现在的一切,推倒重来,这既不聪明,也不现实。所以他也说他是全体美国人的总统,而不仅仅是把票投给他的选民的总统。这句话不只是政治正确,也不只是漂亮的空话,这就是拜登面对的政治现实。

四年前,信奉现实主义的保守主义者特朗普成为总统,这并不全是因为他说服了他的支持者,而是那一部分选民需要特朗普这样的总统。过去四年中,特朗普已经不可逆转地将自己的,以及他的支持者的痕迹写进“美国的灵魂”,就像从里根开始,到克林顿、到小布什、到奥巴马,每个人都在做的一样。

继任的总统只能像处理灶台污渍一样,永远难以把之前的陈年油渍彻底清除,只能继续开始在上面添加新的油污。请原谅,这个比喻同样有点不伦不类,但这其实就是美国政治的现实。

特朗普的选票实现了增长,尽管拜登认为自己赢得大选,但是同样要看到,有几个州从蓝转红。而选票数量的接近,意味着将近一半的选民,对特朗普饱含深情。拜登无法忽视特朗普的支持者的力量,他也必须尽力满足他们的诉求,因为这是现代政治的基本要求。何况,参议院还在共和党手中。■ 


又讯:从2020年总统选举看美国民众政治参与特征
王英良

11月3日美国举行了总统大选投票,同时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及参议院的33个席位会进行改选,大选将产生第117届美国国会。总统选举是美国最大规模的政治动员和参与。此次选举民众的投票率之高是空前的,规模性的选民冲突和舆论对立反映了美国社会意识形态的多元、难以协调的利益以及政治极化背景下普通民众的焦虑和希望。

美国大选是两党势力周期性地对决,是美国政治系统中最重要的事件。四年为周期的大选是民众政治参与的高潮,选举反映了民众新的利益趋向、政党认同、政治态度和偏好。在影响选举走势的因素中,选民意识形态、个体的社会阶层、宗教态度、政策偏好,政党的营销手段、总统个人形象、竞选战略、过往的执政政绩等都是相当重要的变量。由于总统选举可以较为明显地改变两党的权势,“政党利益分配体制”将会实现高级政务官的更替并带来政策的明显转变。在全球化背景下,总统及高级国务官员在贸易、投资、税收等领域的政策以及国内治理水平会显著地影响到每一民众的切身福利。在政治极化的背景下,两党在政策上表现出了一定的对立,在大选时刻,各党派的拥趸、媒体、财团等纷纷进行站队。美国2020年的大选是一个在短时期内爆发出巨量政治参与并将深刻影响美国政治甚至国际关系走势的事件。

“美国之音”认为,尽管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还面临可能的法律诉讼,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特朗普与拜登之间的激烈角逐使得这次选举投票率创下120年来的新高。根据佛罗里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选举专家麦克•麦当纳的统计,有超过1.59亿美国人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投下了选票,投票率为66.9%,创120年来的新高。2020年选举年的现实环境包括美国新冠疫情难以遏制、中美竞争走向恶化、美国与全球化逐步“脱钩”、美国经济衰退、高失业率以及社会动荡等。这些因素都涉及普通民众的福利、发展与安全,民众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作壁上观,形势给人们提供了极大的投票和政治参与动力。皮尤研究中心在11月3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瑞典、澳大利亚、比利时和韩国是全球投票率最高的国家, 投票率在80%上下,而美国历史上平均的投票率大约在55%,在35个民主国家中排名第30位,但这次投票率创历史新高。普通民众积极参与对各自支持的总统候选人的投票活动,甚至在选举存在争议之际主动上街或游行或抵制对方政党及其支持势力,为己所支持的候选人采取诸如做义工、宣传、演讲造势和社区拉票等活动。

目前,美国总统选举基本完成,民主党党魁拜登获得了绝大多数的选举人票,拥有法定的当选资格。特朗普依旧在为选票的“公正性”、当选的“合法性”进行司法努力。近期,特朗普阵营于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提起新的法律诉讼,但结果难以预料。可以预计,特朗普依然会持续折腾出一些浪花,但在没有足够站得住脚的指控证据和大州选举人票逆转的形势下,特朗普很难翻盘,拜登基本胜券在握。特朗普支持者们不肯接受拜登当选的事实,他们高举支持特朗普的旗帜,不承认目前已公布的计票结果,寄希望于最高法院能够做出符合他们意愿的裁决,但这一进程共和党依然将面临很大的被动。无论特朗普采取什么行动,民主党一方在选票多数的事实支持下,总体上掌握了优势,把控了选举结果走向。特朗普贪恋权位,拜登则积极筹划内阁人选,争取早日接管政权。

从这次规模空前的政治投票和参与看,有如下几个特征值得关注。

众多政党与独立候选人参与。事实上,除了特朗普、拜登外,还有被列入选票,取得270张选举人票或以下的候选人,这里包含了各路独立候选人以及诸如“争取社会主义和解放党”、“联盟党”、“宪法党”、“美国团结党”等人们较少听闻的党派参选人。当然也存在较有名望的如“美国自由意志党”、“绿党”、“社会党”等推选出的总统和副总统的参选。尽管这些小党难以改变民主、共和两党轮替的格局,但是部分党依旧获得了可观的选举人票,这些党的精英向民众展示了其竞选纲领和施政策略。

少数族群权利意识崛起。美国是一个移民社会,族群复杂多样,各族群以及各肤色人种对政治人物的偏好存在较大的区别,按照统计甚至可以细化为性别、肤色、年龄、受教育程度等具体人群的选举偏好差异。社会普遍预计特朗普将输掉这次大选,但他让这场竞选十分激烈,部分原因是特朗普获得了比2016年更多的少数族裔选票,尤其是在拉丁裔或称西语裔选票,这更加助长了其自信。少数族裔的权利是一个深刻的历史和现实问题,包含一些华裔在内的部分少数族群更希望特朗普执政,其中部分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希冀特朗普在签证和种族平权事务上做出新的努力。在新冠疫情和“BLM运动”的影响下,华人的投票热情变得高涨,其中不乏在美生活多年却首次参与投票的华人。部分热情担任大选志愿者的华人相信“提高亚裔在美国的社会和政治地位还是有希望的”。一些亚裔人士呼吁制定维护亚裔权利的法案,比如重判那些伤害亚裔的种族主义者,还有不让亚裔在名牌高中和大学里的名额变少。拉丁裔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因为对拜登的担心,许多富裕的古巴流亡者支持特朗普。可以说,少数群体政治参与高涨的背后的一大动力在于群体维权的内在动力。

政治参与总体上是和平的。被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定性为“宣扬仇恨团体”的“骄傲男孩”(Proud Boys)团伙成员参加了特朗普号召的示威集会,并高喊“逮捕拜登”等口号。部分右翼武装民兵参与了对特朗普的跨州支持,这引发了反对派成员的持枪应对。不过,各类的街头示威和游行往往在警察的严密监视下,总体上并未出现混乱,当然部分零星的暴力冲突引发了警察的介入。这种政治参与还是在和平以及法律的框架下进行,此前华盛顿特区核心商圈业主所担心的街头火拼、抢劫并未出现,这体现了美国民众的法律和规则意识。

媒体参与出现了新的景象。传统的选举中由于两党政策的趋同性明显,导致民众政治参与兴趣低,投票率长期处于低位。和过往一样,在选举之初,美国一些智库和主流媒体就预测拜登会完胜,而选举结果证实了拜登大幅度的优势。媒体在这一次选举中表现出了对特朗普的集体排斥和厌恶。当特朗普在白宫质疑投票并做自我辩护之际,部分主流媒体选择了中止直播或代替性描述等;在特朗普拒绝承认选举失利以及支持特朗普的人群聚集在白宫对进行声援之际,不同媒体对特朗普支持者数量的描述又大相径庭。此外,自媒体成为政治参与的新渠道,双方支持者往往通过YouTube、FaceBook、TikTok等平台单独或动员“权威声音”,宣示各种证据,来证明所支持政党人物当选的合法性,将现实的冲突转移到了线上。

选民对选举的公正性分歧严重。特朗普主要的支持者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部分东亚裔、古巴裔人士等;在政治精英层面主要由保守福音派领袖组成的“宫廷福音派”力量,作为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政治基础的白人福音派,以及美国跨宗教、跨党派的宗教人权建制势力和宗教领域的“深暗势力”。这些规模庞大的势力进一步刺激了特朗普对选情的乐观。拜登不仅获得了民主党东西海岸传统州的选举人团支持,也在多个摇摆州取得成功。而特朗普支持者不愿意接受这一事实,积极响应特朗普的号召进行跨州游行,宣扬“拜登舞弊”、“选票造假”,这自然刺激了拜登支持者的反击。自信甚至有些许自负的特朗普不愿意接受在选举人票数上落后的现实,转而以法律途径在多州进行诉讼。尽管通过选票的重新统计和诉讼,特朗普可能能改变一些票数,但总体看依然难以对冲拜登既有的选举人票优势。诉讼使得涉事的州检察院、州政府和法院部门不得不卷入漫长的取证调查,所有参与调查的人员不得不在特朗普现有的权力以及拜登既有的票数优势的事实之间保持审慎。无论选民对选举的公正性分歧有多严重,在注重证据以及司法公正和透明的美国,最后的裁决方只是美国法院,而非媒体以及党魁精英的自我标榜。

选举意味着淘汰,总有人会成为“牺牲品”。目前,特朗普解雇了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这导致了多名官员主动离职,五角大楼暗流涌动。随后特朗普的矛头指向了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局局长克里斯•克雷布斯,并对一些言语上冒犯自己的官员进行解雇。特朗普宣称存在严重的选举舞弊行为,但并未提供可信的证据。此外,特朗普领导的白宫还拒绝同拜登团队在1月20日拟进行的白宫易主的交接筹备工作上合作,国务院拒绝向拜登团队提供相应的资讯服务。美国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总统选举合法性之争,这体现了美式选举民主对可能出现偏颇型人格总统的情况,在机制设计上准备不足,也表现了权力依然是美国政治的核心要素。

庞大的政治参与和冲突反映的信号是美国不能再以目前的路子走下去,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激发了全球性的“反美主义”,内政治理的失策又刺激了民众用选票来告别“特朗普时代”。美国广大民众、集团、政治人物卷入到这一历史进程中,高度的政治参与反映了美国社会利益分歧的尖锐化以及民众权利意识的空前觉醒,也体现了民众对现实的忧虑甚至恐惧,无论结果如何,这次总统选举的政治参与都会被作为重要一页载入美国历史以及人类选举史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