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亚马逊老板的下一站在哪里?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它拥有太空中最大的窗户。六张躺椅。还有蓝色的边框——乘客在距地表100多公里的高空失重漂浮时可以抓住它们。如果这些还不够高大上,想象一下同行乘客之一是杰夫·贝佐斯,他正俯瞰着他的数字帝国亚马逊盘踞的那颗星球,而他是那里的首富。当这一天来临——贝佐斯的私有企业蓝色起源(Blue Origin)把付费游客送上太空——几乎可以肯定它的老板也会是其中一员。“我觉得他会成为——而且是很渴望成为——第一批把自己送入太空的普通民众之一。”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在贝佐斯文集的前言中写道。想到贝佐斯的哈哈大笑声响彻天空,你都瑟瑟发抖了吧。

你很容易会想,对一个拥有(并销售)一切的56岁男人来说,太空旅游是一个终极面子工程。他从自己位于西得克萨斯的牧场发射火箭。他的肌肉线条分明。他的光头和自己的偶像酷似——《星际迷航》(Star Trek)中的舰长让-卢克·皮卡德(Jean-Luc Picard)。他正在实现儿时的梦想。1982年,他曾对同学说:“太空,终极边界,我们那里见!”

然而,如果认为贝佐斯对太空的追求不过是源于中年危机加上花不完的钱,那就低估了他那传教士般的热忱。《创造与漫步》(Invent &Wander)收录了他23年来的致股东信及其他思想点滴,展示了这种作为他内驱力的热忱。他在地球上的工作尚未完成。新冠肺炎直接把他送回了亚马逊的方向盘前。但这本主要回顾过去的书留下了一个诱人的线索——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需要放眼太空。但想知道这对亚马逊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却又有如雾里看花,令人沮丧。

乍一看,他同时痴迷两件事令人费解。很难想象还有比零售和火箭制造更风马牛不相及的企业。尽管这两家公司都是革命性的,但很少有公司比亚马逊更务实,也很少有什么概念比太空殖民听上去更梦幻。对消费者来说,市值1.6万亿美元的亚马逊是实用主义的典范。它不仅承诺会一直让亚马逊的商品价格更低、送货更快、品种更全,还承诺会不断提高亚马逊网络服务 (AWS)的云计算能力。而蓝色起源的愿景却是乌托邦式的,它的资金来自贝佐斯出售的亚马逊股票。它想让"数百万人未来能够在太空生活和工作,以造福地球"。它希望通过制造可返回且可完全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来实现这个目标。它的亚轨道飞船新谢泼德号(New Shepard)已经完成了十几次飞行。但它的载人太空旅游项目已经比原计划晚了好几年。蓝色起源目前的主要客户是美国政府。

两家公司运营的透明度和速度也不同。亚马逊在成立的第三年上市。它创立之初的座右铭是"快速扩张"(get big fast),它对创新的执着追求包括无惧失败。而蓝色起源在2000年成立后的好几年中都处于保密状态。它自称是乌龟而不是兔子。它的座右铭是Gradatim
Ferociter,这个拉丁语意为"步步为营,勇往直前"。正如贝佐斯所言,"如果你是在造一架飞行器,就走不得任何捷径。

再看它们对待竞争对手的方式。主导电子商务和云计算领域的亚马逊以开拓者自居,傲视对手。贝佐斯告诉员工要畏惧客户而非竞争对手。而蓝色起源落后于人。它正在努力追赶另-位富豪太空迷伊隆.马斯克的火箭公司 Spacex。英国大亨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上市公司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也是对手。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和诺斯罗普·格鲁曼(Northrop Grumman)等老牌航天公司既是它的合作伙伴,也是竞争对手。波音是另一家强大的成熟企业。

不过,在亚马逊,贝佐斯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管理两个截然不同的企业——一个以纸板箱闻名,另一个以云计算著称。正如他在2015年写道的,亚马逊和AWS看起来可能不同,但它们遵循相似的基本运作原理。蓝色起源和亚马逊可能也是这样。

天梯

首先,两家公司的愿景都以一套简单的叙事来传达。亚马逊的愿景是关注客户满意度,这一点得到了员工、供应商和股东的一致认同。蓝色起源的核心信念是可重复使用的火箭会降低本,这样很多人就有机会进入太空。这些说法被不厌其烦地重复。

其次,两家公司都有惊人的雄心壮志。亚马逊为顾客提供的新物品常常拓宽了他们对于自己需要什么的认知,比如Kindle、AWS、Echo智能音箱,以及由机器学习驱动、声音柔和的语音助手Alexa。在蓝色起源这一边,贝佐斯希望掀起创业潮,带动其他人追随他的"太空之路",在此过程中开创一个商业新时代。最重要的是,两家公司都灌注了贝佐斯致力于长期发展的理念。在亚马逊的致股东信中,他一再重申自己想要通过投资在多个行业赢得市场领导地位,而不是优先考虑短期利润。而蓝色起源即便不是放眼几百年,至少也是几十年。两者都受益于贝佐斯既能全力以赴地捡芝麻,又不会丢了西瓜的本事。

贝佐斯的太空情结对他在亚马逊的未来意味着什么?这仍是个挥之不去的问题。这本书未提及一些争议性事件,比如这个电商帝国如何对待第三方卖家、致使商业街空心化,以及阻挠员工组建工会等。它重复了"对亚马逊而言每天都是第一天"这样的陈词滥调,尽管天色似乎已经不早了一—亚马逊在电子商务和云计算领域的对手提高了竞争力,同时它自己也面临更大的政治压力。从这本书也看不出亚马逊最赚钱的部门AWS是否应该被拆分,或者贝佐斯何时会退位。但它明确了一件事,即正如贝佐斯去年所说的,蓝色起源是"我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总有一天,蓝色起源不仅会把贝佐斯送入轨道,也会把他带离亚马逊这艘母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贝佐斯的终极前沿

发布日期:2020-11-15 06:55
摘要:亚马逊老板的下一站在哪里?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它拥有太空中最大的窗户。六张躺椅。还有蓝色的边框——乘客在距地表100多公里的高空失重漂浮时可以抓住它们。如果这些还不够高大上,想象一下同行乘客之一是杰夫·贝佐斯,他正俯瞰着他的数字帝国亚马逊盘踞的那颗星球,而他是那里的首富。当这一天来临——贝佐斯的私有企业蓝色起源(Blue Origin)把付费游客送上太空——几乎可以肯定它的老板也会是其中一员。“我觉得他会成为——而且是很渴望成为——第一批把自己送入太空的普通民众之一。”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在贝佐斯文集的前言中写道。想到贝佐斯的哈哈大笑声响彻天空,你都瑟瑟发抖了吧。

你很容易会想,对一个拥有(并销售)一切的56岁男人来说,太空旅游是一个终极面子工程。他从自己位于西得克萨斯的牧场发射火箭。他的肌肉线条分明。他的光头和自己的偶像酷似——《星际迷航》(Star Trek)中的舰长让-卢克·皮卡德(Jean-Luc Picard)。他正在实现儿时的梦想。1982年,他曾对同学说:“太空,终极边界,我们那里见!”

然而,如果认为贝佐斯对太空的追求不过是源于中年危机加上花不完的钱,那就低估了他那传教士般的热忱。《创造与漫步》(Invent &Wander)收录了他23年来的致股东信及其他思想点滴,展示了这种作为他内驱力的热忱。他在地球上的工作尚未完成。新冠肺炎直接把他送回了亚马逊的方向盘前。但这本主要回顾过去的书留下了一个诱人的线索——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需要放眼太空。但想知道这对亚马逊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却又有如雾里看花,令人沮丧。

乍一看,他同时痴迷两件事令人费解。很难想象还有比零售和火箭制造更风马牛不相及的企业。尽管这两家公司都是革命性的,但很少有公司比亚马逊更务实,也很少有什么概念比太空殖民听上去更梦幻。对消费者来说,市值1.6万亿美元的亚马逊是实用主义的典范。它不仅承诺会一直让亚马逊的商品价格更低、送货更快、品种更全,还承诺会不断提高亚马逊网络服务 (AWS)的云计算能力。而蓝色起源的愿景却是乌托邦式的,它的资金来自贝佐斯出售的亚马逊股票。它想让"数百万人未来能够在太空生活和工作,以造福地球"。它希望通过制造可返回且可完全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来实现这个目标。它的亚轨道飞船新谢泼德号(New Shepard)已经完成了十几次飞行。但它的载人太空旅游项目已经比原计划晚了好几年。蓝色起源目前的主要客户是美国政府。

两家公司运营的透明度和速度也不同。亚马逊在成立的第三年上市。它创立之初的座右铭是"快速扩张"(get big fast),它对创新的执着追求包括无惧失败。而蓝色起源在2000年成立后的好几年中都处于保密状态。它自称是乌龟而不是兔子。它的座右铭是Gradatim
Ferociter,这个拉丁语意为"步步为营,勇往直前"。正如贝佐斯所言,"如果你是在造一架飞行器,就走不得任何捷径。

再看它们对待竞争对手的方式。主导电子商务和云计算领域的亚马逊以开拓者自居,傲视对手。贝佐斯告诉员工要畏惧客户而非竞争对手。而蓝色起源落后于人。它正在努力追赶另-位富豪太空迷伊隆.马斯克的火箭公司 Spacex。英国大亨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上市公司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也是对手。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和诺斯罗普·格鲁曼(Northrop Grumman)等老牌航天公司既是它的合作伙伴,也是竞争对手。波音是另一家强大的成熟企业。

不过,在亚马逊,贝佐斯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管理两个截然不同的企业——一个以纸板箱闻名,另一个以云计算著称。正如他在2015年写道的,亚马逊和AWS看起来可能不同,但它们遵循相似的基本运作原理。蓝色起源和亚马逊可能也是这样。

天梯

首先,两家公司的愿景都以一套简单的叙事来传达。亚马逊的愿景是关注客户满意度,这一点得到了员工、供应商和股东的一致认同。蓝色起源的核心信念是可重复使用的火箭会降低本,这样很多人就有机会进入太空。这些说法被不厌其烦地重复。

其次,两家公司都有惊人的雄心壮志。亚马逊为顾客提供的新物品常常拓宽了他们对于自己需要什么的认知,比如Kindle、AWS、Echo智能音箱,以及由机器学习驱动、声音柔和的语音助手Alexa。在蓝色起源这一边,贝佐斯希望掀起创业潮,带动其他人追随他的"太空之路",在此过程中开创一个商业新时代。最重要的是,两家公司都灌注了贝佐斯致力于长期发展的理念。在亚马逊的致股东信中,他一再重申自己想要通过投资在多个行业赢得市场领导地位,而不是优先考虑短期利润。而蓝色起源即便不是放眼几百年,至少也是几十年。两者都受益于贝佐斯既能全力以赴地捡芝麻,又不会丢了西瓜的本事。

贝佐斯的太空情结对他在亚马逊的未来意味着什么?这仍是个挥之不去的问题。这本书未提及一些争议性事件,比如这个电商帝国如何对待第三方卖家、致使商业街空心化,以及阻挠员工组建工会等。它重复了"对亚马逊而言每天都是第一天"这样的陈词滥调,尽管天色似乎已经不早了一—亚马逊在电子商务和云计算领域的对手提高了竞争力,同时它自己也面临更大的政治压力。从这本书也看不出亚马逊最赚钱的部门AWS是否应该被拆分,或者贝佐斯何时会退位。但它明确了一件事,即正如贝佐斯去年所说的,蓝色起源是"我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总有一天,蓝色起源不仅会把贝佐斯送入轨道,也会把他带离亚马逊这艘母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亚马逊老板的下一站在哪里?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它拥有太空中最大的窗户。六张躺椅。还有蓝色的边框——乘客在距地表100多公里的高空失重漂浮时可以抓住它们。如果这些还不够高大上,想象一下同行乘客之一是杰夫·贝佐斯,他正俯瞰着他的数字帝国亚马逊盘踞的那颗星球,而他是那里的首富。当这一天来临——贝佐斯的私有企业蓝色起源(Blue Origin)把付费游客送上太空——几乎可以肯定它的老板也会是其中一员。“我觉得他会成为——而且是很渴望成为——第一批把自己送入太空的普通民众之一。”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在贝佐斯文集的前言中写道。想到贝佐斯的哈哈大笑声响彻天空,你都瑟瑟发抖了吧。

你很容易会想,对一个拥有(并销售)一切的56岁男人来说,太空旅游是一个终极面子工程。他从自己位于西得克萨斯的牧场发射火箭。他的肌肉线条分明。他的光头和自己的偶像酷似——《星际迷航》(Star Trek)中的舰长让-卢克·皮卡德(Jean-Luc Picard)。他正在实现儿时的梦想。1982年,他曾对同学说:“太空,终极边界,我们那里见!”

然而,如果认为贝佐斯对太空的追求不过是源于中年危机加上花不完的钱,那就低估了他那传教士般的热忱。《创造与漫步》(Invent &Wander)收录了他23年来的致股东信及其他思想点滴,展示了这种作为他内驱力的热忱。他在地球上的工作尚未完成。新冠肺炎直接把他送回了亚马逊的方向盘前。但这本主要回顾过去的书留下了一个诱人的线索——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需要放眼太空。但想知道这对亚马逊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却又有如雾里看花,令人沮丧。

乍一看,他同时痴迷两件事令人费解。很难想象还有比零售和火箭制造更风马牛不相及的企业。尽管这两家公司都是革命性的,但很少有公司比亚马逊更务实,也很少有什么概念比太空殖民听上去更梦幻。对消费者来说,市值1.6万亿美元的亚马逊是实用主义的典范。它不仅承诺会一直让亚马逊的商品价格更低、送货更快、品种更全,还承诺会不断提高亚马逊网络服务 (AWS)的云计算能力。而蓝色起源的愿景却是乌托邦式的,它的资金来自贝佐斯出售的亚马逊股票。它想让"数百万人未来能够在太空生活和工作,以造福地球"。它希望通过制造可返回且可完全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来实现这个目标。它的亚轨道飞船新谢泼德号(New Shepard)已经完成了十几次飞行。但它的载人太空旅游项目已经比原计划晚了好几年。蓝色起源目前的主要客户是美国政府。

两家公司运营的透明度和速度也不同。亚马逊在成立的第三年上市。它创立之初的座右铭是"快速扩张"(get big fast),它对创新的执着追求包括无惧失败。而蓝色起源在2000年成立后的好几年中都处于保密状态。它自称是乌龟而不是兔子。它的座右铭是Gradatim
Ferociter,这个拉丁语意为"步步为营,勇往直前"。正如贝佐斯所言,"如果你是在造一架飞行器,就走不得任何捷径。

再看它们对待竞争对手的方式。主导电子商务和云计算领域的亚马逊以开拓者自居,傲视对手。贝佐斯告诉员工要畏惧客户而非竞争对手。而蓝色起源落后于人。它正在努力追赶另-位富豪太空迷伊隆.马斯克的火箭公司 Spacex。英国大亨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上市公司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也是对手。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和诺斯罗普·格鲁曼(Northrop Grumman)等老牌航天公司既是它的合作伙伴,也是竞争对手。波音是另一家强大的成熟企业。

不过,在亚马逊,贝佐斯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管理两个截然不同的企业——一个以纸板箱闻名,另一个以云计算著称。正如他在2015年写道的,亚马逊和AWS看起来可能不同,但它们遵循相似的基本运作原理。蓝色起源和亚马逊可能也是这样。

天梯

首先,两家公司的愿景都以一套简单的叙事来传达。亚马逊的愿景是关注客户满意度,这一点得到了员工、供应商和股东的一致认同。蓝色起源的核心信念是可重复使用的火箭会降低本,这样很多人就有机会进入太空。这些说法被不厌其烦地重复。

其次,两家公司都有惊人的雄心壮志。亚马逊为顾客提供的新物品常常拓宽了他们对于自己需要什么的认知,比如Kindle、AWS、Echo智能音箱,以及由机器学习驱动、声音柔和的语音助手Alexa。在蓝色起源这一边,贝佐斯希望掀起创业潮,带动其他人追随他的"太空之路",在此过程中开创一个商业新时代。最重要的是,两家公司都灌注了贝佐斯致力于长期发展的理念。在亚马逊的致股东信中,他一再重申自己想要通过投资在多个行业赢得市场领导地位,而不是优先考虑短期利润。而蓝色起源即便不是放眼几百年,至少也是几十年。两者都受益于贝佐斯既能全力以赴地捡芝麻,又不会丢了西瓜的本事。

贝佐斯的太空情结对他在亚马逊的未来意味着什么?这仍是个挥之不去的问题。这本书未提及一些争议性事件,比如这个电商帝国如何对待第三方卖家、致使商业街空心化,以及阻挠员工组建工会等。它重复了"对亚马逊而言每天都是第一天"这样的陈词滥调,尽管天色似乎已经不早了一—亚马逊在电子商务和云计算领域的对手提高了竞争力,同时它自己也面临更大的政治压力。从这本书也看不出亚马逊最赚钱的部门AWS是否应该被拆分,或者贝佐斯何时会退位。但它明确了一件事,即正如贝佐斯去年所说的,蓝色起源是"我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总有一天,蓝色起源不仅会把贝佐斯送入轨道,也会把他带离亚马逊这艘母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贝佐斯的终极前沿

发布日期:2020-11-15 06:55
摘要:亚马逊老板的下一站在哪里?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它拥有太空中最大的窗户。六张躺椅。还有蓝色的边框——乘客在距地表100多公里的高空失重漂浮时可以抓住它们。如果这些还不够高大上,想象一下同行乘客之一是杰夫·贝佐斯,他正俯瞰着他的数字帝国亚马逊盘踞的那颗星球,而他是那里的首富。当这一天来临——贝佐斯的私有企业蓝色起源(Blue Origin)把付费游客送上太空——几乎可以肯定它的老板也会是其中一员。“我觉得他会成为——而且是很渴望成为——第一批把自己送入太空的普通民众之一。”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在贝佐斯文集的前言中写道。想到贝佐斯的哈哈大笑声响彻天空,你都瑟瑟发抖了吧。

你很容易会想,对一个拥有(并销售)一切的56岁男人来说,太空旅游是一个终极面子工程。他从自己位于西得克萨斯的牧场发射火箭。他的肌肉线条分明。他的光头和自己的偶像酷似——《星际迷航》(Star Trek)中的舰长让-卢克·皮卡德(Jean-Luc Picard)。他正在实现儿时的梦想。1982年,他曾对同学说:“太空,终极边界,我们那里见!”

然而,如果认为贝佐斯对太空的追求不过是源于中年危机加上花不完的钱,那就低估了他那传教士般的热忱。《创造与漫步》(Invent &Wander)收录了他23年来的致股东信及其他思想点滴,展示了这种作为他内驱力的热忱。他在地球上的工作尚未完成。新冠肺炎直接把他送回了亚马逊的方向盘前。但这本主要回顾过去的书留下了一个诱人的线索——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需要放眼太空。但想知道这对亚马逊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却又有如雾里看花,令人沮丧。

乍一看,他同时痴迷两件事令人费解。很难想象还有比零售和火箭制造更风马牛不相及的企业。尽管这两家公司都是革命性的,但很少有公司比亚马逊更务实,也很少有什么概念比太空殖民听上去更梦幻。对消费者来说,市值1.6万亿美元的亚马逊是实用主义的典范。它不仅承诺会一直让亚马逊的商品价格更低、送货更快、品种更全,还承诺会不断提高亚马逊网络服务 (AWS)的云计算能力。而蓝色起源的愿景却是乌托邦式的,它的资金来自贝佐斯出售的亚马逊股票。它想让"数百万人未来能够在太空生活和工作,以造福地球"。它希望通过制造可返回且可完全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来实现这个目标。它的亚轨道飞船新谢泼德号(New Shepard)已经完成了十几次飞行。但它的载人太空旅游项目已经比原计划晚了好几年。蓝色起源目前的主要客户是美国政府。

两家公司运营的透明度和速度也不同。亚马逊在成立的第三年上市。它创立之初的座右铭是"快速扩张"(get big fast),它对创新的执着追求包括无惧失败。而蓝色起源在2000年成立后的好几年中都处于保密状态。它自称是乌龟而不是兔子。它的座右铭是Gradatim
Ferociter,这个拉丁语意为"步步为营,勇往直前"。正如贝佐斯所言,"如果你是在造一架飞行器,就走不得任何捷径。

再看它们对待竞争对手的方式。主导电子商务和云计算领域的亚马逊以开拓者自居,傲视对手。贝佐斯告诉员工要畏惧客户而非竞争对手。而蓝色起源落后于人。它正在努力追赶另-位富豪太空迷伊隆.马斯克的火箭公司 Spacex。英国大亨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上市公司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也是对手。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和诺斯罗普·格鲁曼(Northrop Grumman)等老牌航天公司既是它的合作伙伴,也是竞争对手。波音是另一家强大的成熟企业。

不过,在亚马逊,贝佐斯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管理两个截然不同的企业——一个以纸板箱闻名,另一个以云计算著称。正如他在2015年写道的,亚马逊和AWS看起来可能不同,但它们遵循相似的基本运作原理。蓝色起源和亚马逊可能也是这样。

天梯

首先,两家公司的愿景都以一套简单的叙事来传达。亚马逊的愿景是关注客户满意度,这一点得到了员工、供应商和股东的一致认同。蓝色起源的核心信念是可重复使用的火箭会降低本,这样很多人就有机会进入太空。这些说法被不厌其烦地重复。

其次,两家公司都有惊人的雄心壮志。亚马逊为顾客提供的新物品常常拓宽了他们对于自己需要什么的认知,比如Kindle、AWS、Echo智能音箱,以及由机器学习驱动、声音柔和的语音助手Alexa。在蓝色起源这一边,贝佐斯希望掀起创业潮,带动其他人追随他的"太空之路",在此过程中开创一个商业新时代。最重要的是,两家公司都灌注了贝佐斯致力于长期发展的理念。在亚马逊的致股东信中,他一再重申自己想要通过投资在多个行业赢得市场领导地位,而不是优先考虑短期利润。而蓝色起源即便不是放眼几百年,至少也是几十年。两者都受益于贝佐斯既能全力以赴地捡芝麻,又不会丢了西瓜的本事。

贝佐斯的太空情结对他在亚马逊的未来意味着什么?这仍是个挥之不去的问题。这本书未提及一些争议性事件,比如这个电商帝国如何对待第三方卖家、致使商业街空心化,以及阻挠员工组建工会等。它重复了"对亚马逊而言每天都是第一天"这样的陈词滥调,尽管天色似乎已经不早了一—亚马逊在电子商务和云计算领域的对手提高了竞争力,同时它自己也面临更大的政治压力。从这本书也看不出亚马逊最赚钱的部门AWS是否应该被拆分,或者贝佐斯何时会退位。但它明确了一件事,即正如贝佐斯去年所说的,蓝色起源是"我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总有一天,蓝色起源不仅会把贝佐斯送入轨道,也会把他带离亚马逊这艘母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亚马逊老板的下一站在哪里?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它拥有太空中最大的窗户。六张躺椅。还有蓝色的边框——乘客在距地表100多公里的高空失重漂浮时可以抓住它们。如果这些还不够高大上,想象一下同行乘客之一是杰夫·贝佐斯,他正俯瞰着他的数字帝国亚马逊盘踞的那颗星球,而他是那里的首富。当这一天来临——贝佐斯的私有企业蓝色起源(Blue Origin)把付费游客送上太空——几乎可以肯定它的老板也会是其中一员。“我觉得他会成为——而且是很渴望成为——第一批把自己送入太空的普通民众之一。”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在贝佐斯文集的前言中写道。想到贝佐斯的哈哈大笑声响彻天空,你都瑟瑟发抖了吧。

你很容易会想,对一个拥有(并销售)一切的56岁男人来说,太空旅游是一个终极面子工程。他从自己位于西得克萨斯的牧场发射火箭。他的肌肉线条分明。他的光头和自己的偶像酷似——《星际迷航》(Star Trek)中的舰长让-卢克·皮卡德(Jean-Luc Picard)。他正在实现儿时的梦想。1982年,他曾对同学说:“太空,终极边界,我们那里见!”

然而,如果认为贝佐斯对太空的追求不过是源于中年危机加上花不完的钱,那就低估了他那传教士般的热忱。《创造与漫步》(Invent &Wander)收录了他23年来的致股东信及其他思想点滴,展示了这种作为他内驱力的热忱。他在地球上的工作尚未完成。新冠肺炎直接把他送回了亚马逊的方向盘前。但这本主要回顾过去的书留下了一个诱人的线索——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需要放眼太空。但想知道这对亚马逊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却又有如雾里看花,令人沮丧。

乍一看,他同时痴迷两件事令人费解。很难想象还有比零售和火箭制造更风马牛不相及的企业。尽管这两家公司都是革命性的,但很少有公司比亚马逊更务实,也很少有什么概念比太空殖民听上去更梦幻。对消费者来说,市值1.6万亿美元的亚马逊是实用主义的典范。它不仅承诺会一直让亚马逊的商品价格更低、送货更快、品种更全,还承诺会不断提高亚马逊网络服务 (AWS)的云计算能力。而蓝色起源的愿景却是乌托邦式的,它的资金来自贝佐斯出售的亚马逊股票。它想让"数百万人未来能够在太空生活和工作,以造福地球"。它希望通过制造可返回且可完全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来实现这个目标。它的亚轨道飞船新谢泼德号(New Shepard)已经完成了十几次飞行。但它的载人太空旅游项目已经比原计划晚了好几年。蓝色起源目前的主要客户是美国政府。

两家公司运营的透明度和速度也不同。亚马逊在成立的第三年上市。它创立之初的座右铭是"快速扩张"(get big fast),它对创新的执着追求包括无惧失败。而蓝色起源在2000年成立后的好几年中都处于保密状态。它自称是乌龟而不是兔子。它的座右铭是Gradatim
Ferociter,这个拉丁语意为"步步为营,勇往直前"。正如贝佐斯所言,"如果你是在造一架飞行器,就走不得任何捷径。

再看它们对待竞争对手的方式。主导电子商务和云计算领域的亚马逊以开拓者自居,傲视对手。贝佐斯告诉员工要畏惧客户而非竞争对手。而蓝色起源落后于人。它正在努力追赶另-位富豪太空迷伊隆.马斯克的火箭公司 Spacex。英国大亨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的上市公司维珍银河(Virgin Galactic)也是对手。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和诺斯罗普·格鲁曼(Northrop Grumman)等老牌航天公司既是它的合作伙伴,也是竞争对手。波音是另一家强大的成熟企业。

不过,在亚马逊,贝佐斯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管理两个截然不同的企业——一个以纸板箱闻名,另一个以云计算著称。正如他在2015年写道的,亚马逊和AWS看起来可能不同,但它们遵循相似的基本运作原理。蓝色起源和亚马逊可能也是这样。

天梯

首先,两家公司的愿景都以一套简单的叙事来传达。亚马逊的愿景是关注客户满意度,这一点得到了员工、供应商和股东的一致认同。蓝色起源的核心信念是可重复使用的火箭会降低本,这样很多人就有机会进入太空。这些说法被不厌其烦地重复。

其次,两家公司都有惊人的雄心壮志。亚马逊为顾客提供的新物品常常拓宽了他们对于自己需要什么的认知,比如Kindle、AWS、Echo智能音箱,以及由机器学习驱动、声音柔和的语音助手Alexa。在蓝色起源这一边,贝佐斯希望掀起创业潮,带动其他人追随他的"太空之路",在此过程中开创一个商业新时代。最重要的是,两家公司都灌注了贝佐斯致力于长期发展的理念。在亚马逊的致股东信中,他一再重申自己想要通过投资在多个行业赢得市场领导地位,而不是优先考虑短期利润。而蓝色起源即便不是放眼几百年,至少也是几十年。两者都受益于贝佐斯既能全力以赴地捡芝麻,又不会丢了西瓜的本事。

贝佐斯的太空情结对他在亚马逊的未来意味着什么?这仍是个挥之不去的问题。这本书未提及一些争议性事件,比如这个电商帝国如何对待第三方卖家、致使商业街空心化,以及阻挠员工组建工会等。它重复了"对亚马逊而言每天都是第一天"这样的陈词滥调,尽管天色似乎已经不早了一—亚马逊在电子商务和云计算领域的对手提高了竞争力,同时它自己也面临更大的政治压力。从这本书也看不出亚马逊最赚钱的部门AWS是否应该被拆分,或者贝佐斯何时会退位。但它明确了一件事,即正如贝佐斯去年所说的,蓝色起源是"我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总有一天,蓝色起源不仅会把贝佐斯送入轨道,也会把他带离亚马逊这艘母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