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前,该剧在豆瓣上的评分为9.4分(6.9万人打出),比开播之前的9.1上升0.3。



 | 牛角尖

OR--商业新媒体

2021年的剧集开年,热闹中伴随着冷清。近期,在《流金岁月》《有翡》《大江大河2》等多部头部剧的强势收官下,市场小幅度降温。《紧急公关》《江山如此多娇》《当天真遇到爱情》等多部新剧,撑不起市场热度。相比之下,一部主旋律题材、被市场称之为“扶贫”项目的《山海情》,凭借口碑虏获观众芳心。

目前,该剧在豆瓣上的评分为9.4分(6.9万人打出),比开播之前的9.1上升0.3。不出意外,这已经是从去年至今,豆瓣评分最高的口碑剧,超去年豆瓣口碑剧《沉默的真相》0.3分。需要注意的是,《山海情》是一部由广电总局亲自下达命题、正午阳光团队制作,因此它的播出模式是5家卫视+3家平台联播,这也就导致其受众分流,实时收视率(酷云数据)终难破1的局面。

不过,比起“主旋律剧”收视、热度不受关注。这部剧的内涵及精神价值,显然大于前者。《山海情》是正午阳光今年继《大江大河2》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广电总局重点扶持项目,“侯鸿亮+孔笙+高满堂”的金牌制作团队,无疑是这部剧质量的头号保障,张嘉译、闫妮、黄觉、姚晨、陶红等一众知名演员,搭配黄轩、热依扎、黄尧等年轻演员的阵容,让整部剧在演员阵容上多了更多看点。

除此之外,该剧最大的看点,还在于“扶贫”。众所周知,上世纪90年代的宁夏西部,是我国重点贫困区域,福建“对口援助”宁夏成为当时的扶贫政策,也是本剧故事发生的大背景。如何将宁夏从贫困县中“拯救”出来,演员们如何演绎真实的“乡村人”,以及扶贫剧如何才能拍的好看?正午阳光给市场上交了一份答卷。

主创:“任务剧,我们一开始很排斥”

“整个过程感觉就像是在跑步,和时间不停的赛跑。”《山海情》看片会现场,导演孔笙分享道。事实上,作为一部任务剧,《山海情》是广电总局于2019年10月“派给”正午阳光的任务剧。

“时间紧、任务重”,是制片人侯鸿亮对接到该项目的第一反应,“我们一开始很排斥,(广电总局)提出的要求特别高”——平民视角、国家叙事、国际表达,这是广电总局明确给正午阳光下达的命令。目前来看,《山海情》完成的相当出色。以福建宁夏东西协作扶贫为背景,讲述宁夏西海固地区的移民们在村干部的帮助和国家政策的帮扶下,建设新家园、走向康庄大道。

《山海情》看似平淡的背后,实则看点满满。比如,一开场导演就通过两个领导的“唇枪舌剑”,凸显出“吊装移民”政策的困难。随后在水花伙同村里几个小伙伴,一同逃跑或逃婚的故事中,观众得知当时的宁夏西部,除了黄土高坡、山大沟深、土地贫瘠、交通阻塞等自然条件刻苦外,女子出嫁嫁妆“一口地窖、一头驴”就能飞升当地首富。

温暖、有趣、感动……是目前不少观众看过《山海情》之后的直观感受。除此之外,全员“泛西北话”也成该剧一大亮点。“开始大量了解资料的过程中,我们捕捉到一个当年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福建人来以后听不懂当地话,当地人听不懂福建话,所以他们一开始的时候,要过一个语言关,当我们去到西海固地区以后,觉得方言的感觉更强烈,那一方人就是那个样子,他们的性格、喜怒哀乐就是这样的。”

用西北方言展现当地乡土面貌,是正午阳光团队对该项目作出的一次全新尝试,同时也伴随着诸多难题。“演员开始都去学习了宁夏方言,但很快就发现问题——现场的工作人员听不懂,工作很难互相配合进行。”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团队最后作出的决策就是采用宁夏、西安等西北各地方言,也就是目前观众在剧中听到的“泛西北方言”。“我和热依扎对剧本的时候,调跑的天南地北,根本找不到,后面一点一点把这个调找回来,一句一句攻克了语言关”,剧中麦苗扮演者黄尧分享。“我觉得我拿不下来,准备时间太难了”,剧中饰演菌草的黄觉专家一开始接到该剧本后,产生抗拒。

领衔主演的黄轩也坦言,自己虽然是西北人,但在演绎该剧时也十分困难。“我真的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走入基层干部,他们非常不容易。”发布会现场,主创演员们悉数表达了自己对这部作品的珍惜以及创作困难等重重问题。

制片人侯鸿亮则坦言,直到该剧上线各大平台的前一晚,导演和团队的其他成员,还在剪辑房加班加点。“只要看到问题就提出修改,我觉得这特别难得。这是我们对待作品的一个态度,就是有点遗憾时间有点太短,还有很多来不及完善的地方。真的太难了。”

目前,《山海情》已在浙江、北京、宁夏等5大平台展开播出,为了方便普通老百姓观看,正午阳光还特意加紧赶至了一版“普通话”,但孔笙导演现场依旧强调表达,希望更多人观看“方言版”,它是连接90年代宁夏与福建千万普通老百姓的精神沟通桥梁。

黄轩:“他们是希望、是光,能带领很多人脱贫致富”

相比起其他都市、年代剧的拍摄,领衔主演的黄轩表示,这是一次十分艰苦的拍摄条件。“那种地方连一棵树都没有,我们拍摄的地方就是这样,你想找个纳凉的地方都没有,没有水没有电,寸草不生,要重新建立一个家园,还要建设成现在的塞上江南,简直不可思议。”

戏外拍摄的艰难险阻,恰恰也反映出剧里当时那个年底西部环境的艰难困苦。大漠孤烟、黄土高原、土地贫瘠、交通堵塞,以及降水量少、沙尘暴多是阻碍当地经济发展的第一步;无水无电、没有一定的生存技能,是促成当地农村生活艰难困苦的第二步。

于是,在黄轩饰演的马得福的带领下,积极响应当地政府号召,做“吊桥移民”,请来专家传授村民菌草种植技能,让村上的年轻女劳动力外出务工,以及后期邀请来更加先进的技术和改革观念,无一不在彰显着这桩小镇乡民,想要发财致富的决心。

然后梦想是梦好的,实际行动却是困难的。好比马得福推动政策的第一步,带领村民实施“吊桥移民”,行走过半,路途中间突遭沙尘暴,原本答应好的多户人家临阵脱逃,留下悉数几户的人家和马得福继续朝不知是否为康庄大道的前景奔赴……待好不容易凑够59户,全村通电希望却因只差一户,几番落空。后在昔日情日“水花”的搬迁下,全村水电才得以通行。

这样的困难,在《山海情》中不计其数。但正是这一桩桩“不易”事件背后,才凸显出“扶贫”的重要性。“他们(扶贫干部)是希望、是光,能带领这么多人脱贫致富,我饰演完这个角色以后由衷的向他们致敬”。

“杀青那天,黄轩大哭了一场。我和他的感受一样。《山海情》的整个拍摄环境非常艰苦,刚才片子里呈现出来的环境都是真实的,我们这个村子从没有树到有树,从地窖子到土坯房、砖房,一步一步这么过来,非常令人感慨。”剧中饰演杨县长的演员尤勇智分享道。

当然,除了艰难苦工之外,也充斥着诸多人性恍惚。比如,水花一女子拖家带口在西北沙漠中走了七天七夜、照顾残废的丈夫和幼小体弱的女儿;麦苗与得宝之间的青梅竹马之情,以及海吉女工在外务工的守望与互助,都让荧幕前的观众为之感动。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同时也是国家奔赴小康社会的第一年。在党和国家的号召下,农村建设得以不断发展。从影视创作行情来看,2021年将会是“扶贫剧”继续发展的一年。目前除了在播的《山海情》《江山如此多娇》外,《落地生根》《金色索玛花》《雪线》等多部“扶贫”题材也在来的路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豆瓣9.4,“泛西北”方言的“扶贫剧”凭什么火了?

发布日期:2021-01-24 11:30
摘要:目前,该剧在豆瓣上的评分为9.4分(6.9万人打出),比开播之前的9.1上升0.3。



 | 牛角尖

OR--商业新媒体

2021年的剧集开年,热闹中伴随着冷清。近期,在《流金岁月》《有翡》《大江大河2》等多部头部剧的强势收官下,市场小幅度降温。《紧急公关》《江山如此多娇》《当天真遇到爱情》等多部新剧,撑不起市场热度。相比之下,一部主旋律题材、被市场称之为“扶贫”项目的《山海情》,凭借口碑虏获观众芳心。

目前,该剧在豆瓣上的评分为9.4分(6.9万人打出),比开播之前的9.1上升0.3。不出意外,这已经是从去年至今,豆瓣评分最高的口碑剧,超去年豆瓣口碑剧《沉默的真相》0.3分。需要注意的是,《山海情》是一部由广电总局亲自下达命题、正午阳光团队制作,因此它的播出模式是5家卫视+3家平台联播,这也就导致其受众分流,实时收视率(酷云数据)终难破1的局面。

不过,比起“主旋律剧”收视、热度不受关注。这部剧的内涵及精神价值,显然大于前者。《山海情》是正午阳光今年继《大江大河2》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广电总局重点扶持项目,“侯鸿亮+孔笙+高满堂”的金牌制作团队,无疑是这部剧质量的头号保障,张嘉译、闫妮、黄觉、姚晨、陶红等一众知名演员,搭配黄轩、热依扎、黄尧等年轻演员的阵容,让整部剧在演员阵容上多了更多看点。

除此之外,该剧最大的看点,还在于“扶贫”。众所周知,上世纪90年代的宁夏西部,是我国重点贫困区域,福建“对口援助”宁夏成为当时的扶贫政策,也是本剧故事发生的大背景。如何将宁夏从贫困县中“拯救”出来,演员们如何演绎真实的“乡村人”,以及扶贫剧如何才能拍的好看?正午阳光给市场上交了一份答卷。

主创:“任务剧,我们一开始很排斥”

“整个过程感觉就像是在跑步,和时间不停的赛跑。”《山海情》看片会现场,导演孔笙分享道。事实上,作为一部任务剧,《山海情》是广电总局于2019年10月“派给”正午阳光的任务剧。

“时间紧、任务重”,是制片人侯鸿亮对接到该项目的第一反应,“我们一开始很排斥,(广电总局)提出的要求特别高”——平民视角、国家叙事、国际表达,这是广电总局明确给正午阳光下达的命令。目前来看,《山海情》完成的相当出色。以福建宁夏东西协作扶贫为背景,讲述宁夏西海固地区的移民们在村干部的帮助和国家政策的帮扶下,建设新家园、走向康庄大道。

《山海情》看似平淡的背后,实则看点满满。比如,一开场导演就通过两个领导的“唇枪舌剑”,凸显出“吊装移民”政策的困难。随后在水花伙同村里几个小伙伴,一同逃跑或逃婚的故事中,观众得知当时的宁夏西部,除了黄土高坡、山大沟深、土地贫瘠、交通阻塞等自然条件刻苦外,女子出嫁嫁妆“一口地窖、一头驴”就能飞升当地首富。

温暖、有趣、感动……是目前不少观众看过《山海情》之后的直观感受。除此之外,全员“泛西北话”也成该剧一大亮点。“开始大量了解资料的过程中,我们捕捉到一个当年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福建人来以后听不懂当地话,当地人听不懂福建话,所以他们一开始的时候,要过一个语言关,当我们去到西海固地区以后,觉得方言的感觉更强烈,那一方人就是那个样子,他们的性格、喜怒哀乐就是这样的。”

用西北方言展现当地乡土面貌,是正午阳光团队对该项目作出的一次全新尝试,同时也伴随着诸多难题。“演员开始都去学习了宁夏方言,但很快就发现问题——现场的工作人员听不懂,工作很难互相配合进行。”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团队最后作出的决策就是采用宁夏、西安等西北各地方言,也就是目前观众在剧中听到的“泛西北方言”。“我和热依扎对剧本的时候,调跑的天南地北,根本找不到,后面一点一点把这个调找回来,一句一句攻克了语言关”,剧中麦苗扮演者黄尧分享。“我觉得我拿不下来,准备时间太难了”,剧中饰演菌草的黄觉专家一开始接到该剧本后,产生抗拒。

领衔主演的黄轩也坦言,自己虽然是西北人,但在演绎该剧时也十分困难。“我真的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走入基层干部,他们非常不容易。”发布会现场,主创演员们悉数表达了自己对这部作品的珍惜以及创作困难等重重问题。

制片人侯鸿亮则坦言,直到该剧上线各大平台的前一晚,导演和团队的其他成员,还在剪辑房加班加点。“只要看到问题就提出修改,我觉得这特别难得。这是我们对待作品的一个态度,就是有点遗憾时间有点太短,还有很多来不及完善的地方。真的太难了。”

目前,《山海情》已在浙江、北京、宁夏等5大平台展开播出,为了方便普通老百姓观看,正午阳光还特意加紧赶至了一版“普通话”,但孔笙导演现场依旧强调表达,希望更多人观看“方言版”,它是连接90年代宁夏与福建千万普通老百姓的精神沟通桥梁。

黄轩:“他们是希望、是光,能带领很多人脱贫致富”

相比起其他都市、年代剧的拍摄,领衔主演的黄轩表示,这是一次十分艰苦的拍摄条件。“那种地方连一棵树都没有,我们拍摄的地方就是这样,你想找个纳凉的地方都没有,没有水没有电,寸草不生,要重新建立一个家园,还要建设成现在的塞上江南,简直不可思议。”

戏外拍摄的艰难险阻,恰恰也反映出剧里当时那个年底西部环境的艰难困苦。大漠孤烟、黄土高原、土地贫瘠、交通堵塞,以及降水量少、沙尘暴多是阻碍当地经济发展的第一步;无水无电、没有一定的生存技能,是促成当地农村生活艰难困苦的第二步。

于是,在黄轩饰演的马得福的带领下,积极响应当地政府号召,做“吊桥移民”,请来专家传授村民菌草种植技能,让村上的年轻女劳动力外出务工,以及后期邀请来更加先进的技术和改革观念,无一不在彰显着这桩小镇乡民,想要发财致富的决心。

然后梦想是梦好的,实际行动却是困难的。好比马得福推动政策的第一步,带领村民实施“吊桥移民”,行走过半,路途中间突遭沙尘暴,原本答应好的多户人家临阵脱逃,留下悉数几户的人家和马得福继续朝不知是否为康庄大道的前景奔赴……待好不容易凑够59户,全村通电希望却因只差一户,几番落空。后在昔日情日“水花”的搬迁下,全村水电才得以通行。

这样的困难,在《山海情》中不计其数。但正是这一桩桩“不易”事件背后,才凸显出“扶贫”的重要性。“他们(扶贫干部)是希望、是光,能带领这么多人脱贫致富,我饰演完这个角色以后由衷的向他们致敬”。

“杀青那天,黄轩大哭了一场。我和他的感受一样。《山海情》的整个拍摄环境非常艰苦,刚才片子里呈现出来的环境都是真实的,我们这个村子从没有树到有树,从地窖子到土坯房、砖房,一步一步这么过来,非常令人感慨。”剧中饰演杨县长的演员尤勇智分享道。

当然,除了艰难苦工之外,也充斥着诸多人性恍惚。比如,水花一女子拖家带口在西北沙漠中走了七天七夜、照顾残废的丈夫和幼小体弱的女儿;麦苗与得宝之间的青梅竹马之情,以及海吉女工在外务工的守望与互助,都让荧幕前的观众为之感动。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同时也是国家奔赴小康社会的第一年。在党和国家的号召下,农村建设得以不断发展。从影视创作行情来看,2021年将会是“扶贫剧”继续发展的一年。目前除了在播的《山海情》《江山如此多娇》外,《落地生根》《金色索玛花》《雪线》等多部“扶贫”题材也在来的路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目前,该剧在豆瓣上的评分为9.4分(6.9万人打出),比开播之前的9.1上升0.3。



 | 牛角尖

OR--商业新媒体

2021年的剧集开年,热闹中伴随着冷清。近期,在《流金岁月》《有翡》《大江大河2》等多部头部剧的强势收官下,市场小幅度降温。《紧急公关》《江山如此多娇》《当天真遇到爱情》等多部新剧,撑不起市场热度。相比之下,一部主旋律题材、被市场称之为“扶贫”项目的《山海情》,凭借口碑虏获观众芳心。

目前,该剧在豆瓣上的评分为9.4分(6.9万人打出),比开播之前的9.1上升0.3。不出意外,这已经是从去年至今,豆瓣评分最高的口碑剧,超去年豆瓣口碑剧《沉默的真相》0.3分。需要注意的是,《山海情》是一部由广电总局亲自下达命题、正午阳光团队制作,因此它的播出模式是5家卫视+3家平台联播,这也就导致其受众分流,实时收视率(酷云数据)终难破1的局面。

不过,比起“主旋律剧”收视、热度不受关注。这部剧的内涵及精神价值,显然大于前者。《山海情》是正午阳光今年继《大江大河2》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广电总局重点扶持项目,“侯鸿亮+孔笙+高满堂”的金牌制作团队,无疑是这部剧质量的头号保障,张嘉译、闫妮、黄觉、姚晨、陶红等一众知名演员,搭配黄轩、热依扎、黄尧等年轻演员的阵容,让整部剧在演员阵容上多了更多看点。

除此之外,该剧最大的看点,还在于“扶贫”。众所周知,上世纪90年代的宁夏西部,是我国重点贫困区域,福建“对口援助”宁夏成为当时的扶贫政策,也是本剧故事发生的大背景。如何将宁夏从贫困县中“拯救”出来,演员们如何演绎真实的“乡村人”,以及扶贫剧如何才能拍的好看?正午阳光给市场上交了一份答卷。

主创:“任务剧,我们一开始很排斥”

“整个过程感觉就像是在跑步,和时间不停的赛跑。”《山海情》看片会现场,导演孔笙分享道。事实上,作为一部任务剧,《山海情》是广电总局于2019年10月“派给”正午阳光的任务剧。

“时间紧、任务重”,是制片人侯鸿亮对接到该项目的第一反应,“我们一开始很排斥,(广电总局)提出的要求特别高”——平民视角、国家叙事、国际表达,这是广电总局明确给正午阳光下达的命令。目前来看,《山海情》完成的相当出色。以福建宁夏东西协作扶贫为背景,讲述宁夏西海固地区的移民们在村干部的帮助和国家政策的帮扶下,建设新家园、走向康庄大道。

《山海情》看似平淡的背后,实则看点满满。比如,一开场导演就通过两个领导的“唇枪舌剑”,凸显出“吊装移民”政策的困难。随后在水花伙同村里几个小伙伴,一同逃跑或逃婚的故事中,观众得知当时的宁夏西部,除了黄土高坡、山大沟深、土地贫瘠、交通阻塞等自然条件刻苦外,女子出嫁嫁妆“一口地窖、一头驴”就能飞升当地首富。

温暖、有趣、感动……是目前不少观众看过《山海情》之后的直观感受。除此之外,全员“泛西北话”也成该剧一大亮点。“开始大量了解资料的过程中,我们捕捉到一个当年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福建人来以后听不懂当地话,当地人听不懂福建话,所以他们一开始的时候,要过一个语言关,当我们去到西海固地区以后,觉得方言的感觉更强烈,那一方人就是那个样子,他们的性格、喜怒哀乐就是这样的。”

用西北方言展现当地乡土面貌,是正午阳光团队对该项目作出的一次全新尝试,同时也伴随着诸多难题。“演员开始都去学习了宁夏方言,但很快就发现问题——现场的工作人员听不懂,工作很难互相配合进行。”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团队最后作出的决策就是采用宁夏、西安等西北各地方言,也就是目前观众在剧中听到的“泛西北方言”。“我和热依扎对剧本的时候,调跑的天南地北,根本找不到,后面一点一点把这个调找回来,一句一句攻克了语言关”,剧中麦苗扮演者黄尧分享。“我觉得我拿不下来,准备时间太难了”,剧中饰演菌草的黄觉专家一开始接到该剧本后,产生抗拒。

领衔主演的黄轩也坦言,自己虽然是西北人,但在演绎该剧时也十分困难。“我真的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走入基层干部,他们非常不容易。”发布会现场,主创演员们悉数表达了自己对这部作品的珍惜以及创作困难等重重问题。

制片人侯鸿亮则坦言,直到该剧上线各大平台的前一晚,导演和团队的其他成员,还在剪辑房加班加点。“只要看到问题就提出修改,我觉得这特别难得。这是我们对待作品的一个态度,就是有点遗憾时间有点太短,还有很多来不及完善的地方。真的太难了。”

目前,《山海情》已在浙江、北京、宁夏等5大平台展开播出,为了方便普通老百姓观看,正午阳光还特意加紧赶至了一版“普通话”,但孔笙导演现场依旧强调表达,希望更多人观看“方言版”,它是连接90年代宁夏与福建千万普通老百姓的精神沟通桥梁。

黄轩:“他们是希望、是光,能带领很多人脱贫致富”

相比起其他都市、年代剧的拍摄,领衔主演的黄轩表示,这是一次十分艰苦的拍摄条件。“那种地方连一棵树都没有,我们拍摄的地方就是这样,你想找个纳凉的地方都没有,没有水没有电,寸草不生,要重新建立一个家园,还要建设成现在的塞上江南,简直不可思议。”

戏外拍摄的艰难险阻,恰恰也反映出剧里当时那个年底西部环境的艰难困苦。大漠孤烟、黄土高原、土地贫瘠、交通堵塞,以及降水量少、沙尘暴多是阻碍当地经济发展的第一步;无水无电、没有一定的生存技能,是促成当地农村生活艰难困苦的第二步。

于是,在黄轩饰演的马得福的带领下,积极响应当地政府号召,做“吊桥移民”,请来专家传授村民菌草种植技能,让村上的年轻女劳动力外出务工,以及后期邀请来更加先进的技术和改革观念,无一不在彰显着这桩小镇乡民,想要发财致富的决心。

然后梦想是梦好的,实际行动却是困难的。好比马得福推动政策的第一步,带领村民实施“吊桥移民”,行走过半,路途中间突遭沙尘暴,原本答应好的多户人家临阵脱逃,留下悉数几户的人家和马得福继续朝不知是否为康庄大道的前景奔赴……待好不容易凑够59户,全村通电希望却因只差一户,几番落空。后在昔日情日“水花”的搬迁下,全村水电才得以通行。

这样的困难,在《山海情》中不计其数。但正是这一桩桩“不易”事件背后,才凸显出“扶贫”的重要性。“他们(扶贫干部)是希望、是光,能带领这么多人脱贫致富,我饰演完这个角色以后由衷的向他们致敬”。

“杀青那天,黄轩大哭了一场。我和他的感受一样。《山海情》的整个拍摄环境非常艰苦,刚才片子里呈现出来的环境都是真实的,我们这个村子从没有树到有树,从地窖子到土坯房、砖房,一步一步这么过来,非常令人感慨。”剧中饰演杨县长的演员尤勇智分享道。

当然,除了艰难苦工之外,也充斥着诸多人性恍惚。比如,水花一女子拖家带口在西北沙漠中走了七天七夜、照顾残废的丈夫和幼小体弱的女儿;麦苗与得宝之间的青梅竹马之情,以及海吉女工在外务工的守望与互助,都让荧幕前的观众为之感动。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同时也是国家奔赴小康社会的第一年。在党和国家的号召下,农村建设得以不断发展。从影视创作行情来看,2021年将会是“扶贫剧”继续发展的一年。目前除了在播的《山海情》《江山如此多娇》外,《落地生根》《金色索玛花》《雪线》等多部“扶贫”题材也在来的路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豆瓣9.4,“泛西北”方言的“扶贫剧”凭什么火了?

发布日期:2021-01-24 11:30
摘要:目前,该剧在豆瓣上的评分为9.4分(6.9万人打出),比开播之前的9.1上升0.3。



 | 牛角尖

OR--商业新媒体

2021年的剧集开年,热闹中伴随着冷清。近期,在《流金岁月》《有翡》《大江大河2》等多部头部剧的强势收官下,市场小幅度降温。《紧急公关》《江山如此多娇》《当天真遇到爱情》等多部新剧,撑不起市场热度。相比之下,一部主旋律题材、被市场称之为“扶贫”项目的《山海情》,凭借口碑虏获观众芳心。

目前,该剧在豆瓣上的评分为9.4分(6.9万人打出),比开播之前的9.1上升0.3。不出意外,这已经是从去年至今,豆瓣评分最高的口碑剧,超去年豆瓣口碑剧《沉默的真相》0.3分。需要注意的是,《山海情》是一部由广电总局亲自下达命题、正午阳光团队制作,因此它的播出模式是5家卫视+3家平台联播,这也就导致其受众分流,实时收视率(酷云数据)终难破1的局面。

不过,比起“主旋律剧”收视、热度不受关注。这部剧的内涵及精神价值,显然大于前者。《山海情》是正午阳光今年继《大江大河2》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广电总局重点扶持项目,“侯鸿亮+孔笙+高满堂”的金牌制作团队,无疑是这部剧质量的头号保障,张嘉译、闫妮、黄觉、姚晨、陶红等一众知名演员,搭配黄轩、热依扎、黄尧等年轻演员的阵容,让整部剧在演员阵容上多了更多看点。

除此之外,该剧最大的看点,还在于“扶贫”。众所周知,上世纪90年代的宁夏西部,是我国重点贫困区域,福建“对口援助”宁夏成为当时的扶贫政策,也是本剧故事发生的大背景。如何将宁夏从贫困县中“拯救”出来,演员们如何演绎真实的“乡村人”,以及扶贫剧如何才能拍的好看?正午阳光给市场上交了一份答卷。

主创:“任务剧,我们一开始很排斥”

“整个过程感觉就像是在跑步,和时间不停的赛跑。”《山海情》看片会现场,导演孔笙分享道。事实上,作为一部任务剧,《山海情》是广电总局于2019年10月“派给”正午阳光的任务剧。

“时间紧、任务重”,是制片人侯鸿亮对接到该项目的第一反应,“我们一开始很排斥,(广电总局)提出的要求特别高”——平民视角、国家叙事、国际表达,这是广电总局明确给正午阳光下达的命令。目前来看,《山海情》完成的相当出色。以福建宁夏东西协作扶贫为背景,讲述宁夏西海固地区的移民们在村干部的帮助和国家政策的帮扶下,建设新家园、走向康庄大道。

《山海情》看似平淡的背后,实则看点满满。比如,一开场导演就通过两个领导的“唇枪舌剑”,凸显出“吊装移民”政策的困难。随后在水花伙同村里几个小伙伴,一同逃跑或逃婚的故事中,观众得知当时的宁夏西部,除了黄土高坡、山大沟深、土地贫瘠、交通阻塞等自然条件刻苦外,女子出嫁嫁妆“一口地窖、一头驴”就能飞升当地首富。

温暖、有趣、感动……是目前不少观众看过《山海情》之后的直观感受。除此之外,全员“泛西北话”也成该剧一大亮点。“开始大量了解资料的过程中,我们捕捉到一个当年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福建人来以后听不懂当地话,当地人听不懂福建话,所以他们一开始的时候,要过一个语言关,当我们去到西海固地区以后,觉得方言的感觉更强烈,那一方人就是那个样子,他们的性格、喜怒哀乐就是这样的。”

用西北方言展现当地乡土面貌,是正午阳光团队对该项目作出的一次全新尝试,同时也伴随着诸多难题。“演员开始都去学习了宁夏方言,但很快就发现问题——现场的工作人员听不懂,工作很难互相配合进行。”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团队最后作出的决策就是采用宁夏、西安等西北各地方言,也就是目前观众在剧中听到的“泛西北方言”。“我和热依扎对剧本的时候,调跑的天南地北,根本找不到,后面一点一点把这个调找回来,一句一句攻克了语言关”,剧中麦苗扮演者黄尧分享。“我觉得我拿不下来,准备时间太难了”,剧中饰演菌草的黄觉专家一开始接到该剧本后,产生抗拒。

领衔主演的黄轩也坦言,自己虽然是西北人,但在演绎该剧时也十分困难。“我真的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走入基层干部,他们非常不容易。”发布会现场,主创演员们悉数表达了自己对这部作品的珍惜以及创作困难等重重问题。

制片人侯鸿亮则坦言,直到该剧上线各大平台的前一晚,导演和团队的其他成员,还在剪辑房加班加点。“只要看到问题就提出修改,我觉得这特别难得。这是我们对待作品的一个态度,就是有点遗憾时间有点太短,还有很多来不及完善的地方。真的太难了。”

目前,《山海情》已在浙江、北京、宁夏等5大平台展开播出,为了方便普通老百姓观看,正午阳光还特意加紧赶至了一版“普通话”,但孔笙导演现场依旧强调表达,希望更多人观看“方言版”,它是连接90年代宁夏与福建千万普通老百姓的精神沟通桥梁。

黄轩:“他们是希望、是光,能带领很多人脱贫致富”

相比起其他都市、年代剧的拍摄,领衔主演的黄轩表示,这是一次十分艰苦的拍摄条件。“那种地方连一棵树都没有,我们拍摄的地方就是这样,你想找个纳凉的地方都没有,没有水没有电,寸草不生,要重新建立一个家园,还要建设成现在的塞上江南,简直不可思议。”

戏外拍摄的艰难险阻,恰恰也反映出剧里当时那个年底西部环境的艰难困苦。大漠孤烟、黄土高原、土地贫瘠、交通堵塞,以及降水量少、沙尘暴多是阻碍当地经济发展的第一步;无水无电、没有一定的生存技能,是促成当地农村生活艰难困苦的第二步。

于是,在黄轩饰演的马得福的带领下,积极响应当地政府号召,做“吊桥移民”,请来专家传授村民菌草种植技能,让村上的年轻女劳动力外出务工,以及后期邀请来更加先进的技术和改革观念,无一不在彰显着这桩小镇乡民,想要发财致富的决心。

然后梦想是梦好的,实际行动却是困难的。好比马得福推动政策的第一步,带领村民实施“吊桥移民”,行走过半,路途中间突遭沙尘暴,原本答应好的多户人家临阵脱逃,留下悉数几户的人家和马得福继续朝不知是否为康庄大道的前景奔赴……待好不容易凑够59户,全村通电希望却因只差一户,几番落空。后在昔日情日“水花”的搬迁下,全村水电才得以通行。

这样的困难,在《山海情》中不计其数。但正是这一桩桩“不易”事件背后,才凸显出“扶贫”的重要性。“他们(扶贫干部)是希望、是光,能带领这么多人脱贫致富,我饰演完这个角色以后由衷的向他们致敬”。

“杀青那天,黄轩大哭了一场。我和他的感受一样。《山海情》的整个拍摄环境非常艰苦,刚才片子里呈现出来的环境都是真实的,我们这个村子从没有树到有树,从地窖子到土坯房、砖房,一步一步这么过来,非常令人感慨。”剧中饰演杨县长的演员尤勇智分享道。

当然,除了艰难苦工之外,也充斥着诸多人性恍惚。比如,水花一女子拖家带口在西北沙漠中走了七天七夜、照顾残废的丈夫和幼小体弱的女儿;麦苗与得宝之间的青梅竹马之情,以及海吉女工在外务工的守望与互助,都让荧幕前的观众为之感动。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同时也是国家奔赴小康社会的第一年。在党和国家的号召下,农村建设得以不断发展。从影视创作行情来看,2021年将会是“扶贫剧”继续发展的一年。目前除了在播的《山海情》《江山如此多娇》外,《落地生根》《金色索玛花》《雪线》等多部“扶贫”题材也在来的路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目前,该剧在豆瓣上的评分为9.4分(6.9万人打出),比开播之前的9.1上升0.3。



 | 牛角尖

OR--商业新媒体

2021年的剧集开年,热闹中伴随着冷清。近期,在《流金岁月》《有翡》《大江大河2》等多部头部剧的强势收官下,市场小幅度降温。《紧急公关》《江山如此多娇》《当天真遇到爱情》等多部新剧,撑不起市场热度。相比之下,一部主旋律题材、被市场称之为“扶贫”项目的《山海情》,凭借口碑虏获观众芳心。

目前,该剧在豆瓣上的评分为9.4分(6.9万人打出),比开播之前的9.1上升0.3。不出意外,这已经是从去年至今,豆瓣评分最高的口碑剧,超去年豆瓣口碑剧《沉默的真相》0.3分。需要注意的是,《山海情》是一部由广电总局亲自下达命题、正午阳光团队制作,因此它的播出模式是5家卫视+3家平台联播,这也就导致其受众分流,实时收视率(酷云数据)终难破1的局面。

不过,比起“主旋律剧”收视、热度不受关注。这部剧的内涵及精神价值,显然大于前者。《山海情》是正午阳光今年继《大江大河2》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广电总局重点扶持项目,“侯鸿亮+孔笙+高满堂”的金牌制作团队,无疑是这部剧质量的头号保障,张嘉译、闫妮、黄觉、姚晨、陶红等一众知名演员,搭配黄轩、热依扎、黄尧等年轻演员的阵容,让整部剧在演员阵容上多了更多看点。

除此之外,该剧最大的看点,还在于“扶贫”。众所周知,上世纪90年代的宁夏西部,是我国重点贫困区域,福建“对口援助”宁夏成为当时的扶贫政策,也是本剧故事发生的大背景。如何将宁夏从贫困县中“拯救”出来,演员们如何演绎真实的“乡村人”,以及扶贫剧如何才能拍的好看?正午阳光给市场上交了一份答卷。

主创:“任务剧,我们一开始很排斥”

“整个过程感觉就像是在跑步,和时间不停的赛跑。”《山海情》看片会现场,导演孔笙分享道。事实上,作为一部任务剧,《山海情》是广电总局于2019年10月“派给”正午阳光的任务剧。

“时间紧、任务重”,是制片人侯鸿亮对接到该项目的第一反应,“我们一开始很排斥,(广电总局)提出的要求特别高”——平民视角、国家叙事、国际表达,这是广电总局明确给正午阳光下达的命令。目前来看,《山海情》完成的相当出色。以福建宁夏东西协作扶贫为背景,讲述宁夏西海固地区的移民们在村干部的帮助和国家政策的帮扶下,建设新家园、走向康庄大道。

《山海情》看似平淡的背后,实则看点满满。比如,一开场导演就通过两个领导的“唇枪舌剑”,凸显出“吊装移民”政策的困难。随后在水花伙同村里几个小伙伴,一同逃跑或逃婚的故事中,观众得知当时的宁夏西部,除了黄土高坡、山大沟深、土地贫瘠、交通阻塞等自然条件刻苦外,女子出嫁嫁妆“一口地窖、一头驴”就能飞升当地首富。

温暖、有趣、感动……是目前不少观众看过《山海情》之后的直观感受。除此之外,全员“泛西北话”也成该剧一大亮点。“开始大量了解资料的过程中,我们捕捉到一个当年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福建人来以后听不懂当地话,当地人听不懂福建话,所以他们一开始的时候,要过一个语言关,当我们去到西海固地区以后,觉得方言的感觉更强烈,那一方人就是那个样子,他们的性格、喜怒哀乐就是这样的。”

用西北方言展现当地乡土面貌,是正午阳光团队对该项目作出的一次全新尝试,同时也伴随着诸多难题。“演员开始都去学习了宁夏方言,但很快就发现问题——现场的工作人员听不懂,工作很难互相配合进行。”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团队最后作出的决策就是采用宁夏、西安等西北各地方言,也就是目前观众在剧中听到的“泛西北方言”。“我和热依扎对剧本的时候,调跑的天南地北,根本找不到,后面一点一点把这个调找回来,一句一句攻克了语言关”,剧中麦苗扮演者黄尧分享。“我觉得我拿不下来,准备时间太难了”,剧中饰演菌草的黄觉专家一开始接到该剧本后,产生抗拒。

领衔主演的黄轩也坦言,自己虽然是西北人,但在演绎该剧时也十分困难。“我真的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走入基层干部,他们非常不容易。”发布会现场,主创演员们悉数表达了自己对这部作品的珍惜以及创作困难等重重问题。

制片人侯鸿亮则坦言,直到该剧上线各大平台的前一晚,导演和团队的其他成员,还在剪辑房加班加点。“只要看到问题就提出修改,我觉得这特别难得。这是我们对待作品的一个态度,就是有点遗憾时间有点太短,还有很多来不及完善的地方。真的太难了。”

目前,《山海情》已在浙江、北京、宁夏等5大平台展开播出,为了方便普通老百姓观看,正午阳光还特意加紧赶至了一版“普通话”,但孔笙导演现场依旧强调表达,希望更多人观看“方言版”,它是连接90年代宁夏与福建千万普通老百姓的精神沟通桥梁。

黄轩:“他们是希望、是光,能带领很多人脱贫致富”

相比起其他都市、年代剧的拍摄,领衔主演的黄轩表示,这是一次十分艰苦的拍摄条件。“那种地方连一棵树都没有,我们拍摄的地方就是这样,你想找个纳凉的地方都没有,没有水没有电,寸草不生,要重新建立一个家园,还要建设成现在的塞上江南,简直不可思议。”

戏外拍摄的艰难险阻,恰恰也反映出剧里当时那个年底西部环境的艰难困苦。大漠孤烟、黄土高原、土地贫瘠、交通堵塞,以及降水量少、沙尘暴多是阻碍当地经济发展的第一步;无水无电、没有一定的生存技能,是促成当地农村生活艰难困苦的第二步。

于是,在黄轩饰演的马得福的带领下,积极响应当地政府号召,做“吊桥移民”,请来专家传授村民菌草种植技能,让村上的年轻女劳动力外出务工,以及后期邀请来更加先进的技术和改革观念,无一不在彰显着这桩小镇乡民,想要发财致富的决心。

然后梦想是梦好的,实际行动却是困难的。好比马得福推动政策的第一步,带领村民实施“吊桥移民”,行走过半,路途中间突遭沙尘暴,原本答应好的多户人家临阵脱逃,留下悉数几户的人家和马得福继续朝不知是否为康庄大道的前景奔赴……待好不容易凑够59户,全村通电希望却因只差一户,几番落空。后在昔日情日“水花”的搬迁下,全村水电才得以通行。

这样的困难,在《山海情》中不计其数。但正是这一桩桩“不易”事件背后,才凸显出“扶贫”的重要性。“他们(扶贫干部)是希望、是光,能带领这么多人脱贫致富,我饰演完这个角色以后由衷的向他们致敬”。

“杀青那天,黄轩大哭了一场。我和他的感受一样。《山海情》的整个拍摄环境非常艰苦,刚才片子里呈现出来的环境都是真实的,我们这个村子从没有树到有树,从地窖子到土坯房、砖房,一步一步这么过来,非常令人感慨。”剧中饰演杨县长的演员尤勇智分享道。

当然,除了艰难苦工之外,也充斥着诸多人性恍惚。比如,水花一女子拖家带口在西北沙漠中走了七天七夜、照顾残废的丈夫和幼小体弱的女儿;麦苗与得宝之间的青梅竹马之情,以及海吉女工在外务工的守望与互助,都让荧幕前的观众为之感动。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同时也是国家奔赴小康社会的第一年。在党和国家的号召下,农村建设得以不断发展。从影视创作行情来看,2021年将会是“扶贫剧”继续发展的一年。目前除了在播的《山海情》《江山如此多娇》外,《落地生根》《金色索玛花》《雪线》等多部“扶贫”题材也在来的路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