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若在大选前有一款疫苗上市,特朗普将可以宣告他成功扭转了疫情。但绕过标准规定有很大风险,尤其是在反疫苗情绪高涨的环境下。



FT

OR--商业新媒体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本月表示,俄罗斯已成为全球首个对一款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做出监管批准的国家,但科学家和官员纷纷对此提出警告。现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正试图走快速通道授权一款可广泛给公众使用的疫苗,即使当不了第一,他至少也要紧跟俄罗斯之后。

特朗普政府把是否应该绕过正常标准的问题拿到了台面上,建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11月初总统大选前走完流程,批准英国正在研发的一款候选疫苗。如果其他正在进行大规模试验的候选疫苗,如Moderna和辉瑞(Pfizer)的产品,在10月得出结果,它们也可能获得所谓的“紧急使用授权”。FDA已授权使用康复者的血浆来治疗新冠患者,即给患者注射含有抗体的血浆,这种疗法虽然能用于治疗其他疾病,但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尚未按照通行规则进行试验。

有理由将华盛顿与莫斯科的做法区分开来。合作研发上述潜在疫苗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将公布每个试验阶段的结果,而且疫苗是否获批要看对1万名志愿者的研究结果。虽然这一样本规模远远小于美国政府科学家可能希望看到的3万人,但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可能意味着,比通常小的样本规模也能产生有效的结果。

在大选之前有一款疫苗上市,特朗普将可以宣告他成功扭转了形势,毕竟他对疫情的处理受到了广泛批评。但绕过标准规定有很大风险,尤其是在当前反疫苗情绪高涨的环境下。

现在只有略多于40%的美国人表示愿意接种疫苗——远低于一些专家估计的根除新冠病毒可能需要达到的60%至70%的比例。然而,虽然约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发誓永远不会同意免疫接种,但不确定接不接种的人更多,接近35%。这一群体主要担忧制药公司和政府承诺以“曲速”提供疫苗的做法。

他们有理由担忧。虽然大规模接种的好处远远大于坏处,但也出现过负面先例,比如针对小儿麻痹症、猪流感等一些疾病的疫苗曾被仓促研发出来,而后有害的副作用才显现出来。面对网络群体不断散布虚假信息,要让那些犹豫不决的人放心接种将需要时间和努力。如果FDA的一些高级官员为抗议政府仓促授权一款疫苗而辞职——FDA下属的生物制品评价与研究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s Evaluation and Research)主任彼得•马克斯(Peter Marks)就威胁要走人——那么,现在愿意接种疫苗的人也可能会改变主意。

包括美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各国政府在资助疫苗开发方面的努力值得称赞。特朗普在民调中落后于民主党对手乔•拜登(Joe Biden),如果一款疫苗在大选后才获批,让拜登得利,特朗普可能觉得自己吃了大亏。但如果美国总统把尽早批准疫苗的政治利益置于国民健康之上,那将是不负责任的。全世界都迫切希望找到应对新冠肺炎的良方,但特朗普和其他领导人不应该把重点都放在赶紧弄到可能的治疗方法上,而是应该更多着重于说服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公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警惕新冠疫苗仓促获批

发布日期:2020-08-27 13:45
美国若在大选前有一款疫苗上市,特朗普将可以宣告他成功扭转了疫情。但绕过标准规定有很大风险,尤其是在反疫苗情绪高涨的环境下。



FT

OR--商业新媒体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本月表示,俄罗斯已成为全球首个对一款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做出监管批准的国家,但科学家和官员纷纷对此提出警告。现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正试图走快速通道授权一款可广泛给公众使用的疫苗,即使当不了第一,他至少也要紧跟俄罗斯之后。

特朗普政府把是否应该绕过正常标准的问题拿到了台面上,建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11月初总统大选前走完流程,批准英国正在研发的一款候选疫苗。如果其他正在进行大规模试验的候选疫苗,如Moderna和辉瑞(Pfizer)的产品,在10月得出结果,它们也可能获得所谓的“紧急使用授权”。FDA已授权使用康复者的血浆来治疗新冠患者,即给患者注射含有抗体的血浆,这种疗法虽然能用于治疗其他疾病,但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尚未按照通行规则进行试验。

有理由将华盛顿与莫斯科的做法区分开来。合作研发上述潜在疫苗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将公布每个试验阶段的结果,而且疫苗是否获批要看对1万名志愿者的研究结果。虽然这一样本规模远远小于美国政府科学家可能希望看到的3万人,但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可能意味着,比通常小的样本规模也能产生有效的结果。

在大选之前有一款疫苗上市,特朗普将可以宣告他成功扭转了形势,毕竟他对疫情的处理受到了广泛批评。但绕过标准规定有很大风险,尤其是在当前反疫苗情绪高涨的环境下。

现在只有略多于40%的美国人表示愿意接种疫苗——远低于一些专家估计的根除新冠病毒可能需要达到的60%至70%的比例。然而,虽然约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发誓永远不会同意免疫接种,但不确定接不接种的人更多,接近35%。这一群体主要担忧制药公司和政府承诺以“曲速”提供疫苗的做法。

他们有理由担忧。虽然大规模接种的好处远远大于坏处,但也出现过负面先例,比如针对小儿麻痹症、猪流感等一些疾病的疫苗曾被仓促研发出来,而后有害的副作用才显现出来。面对网络群体不断散布虚假信息,要让那些犹豫不决的人放心接种将需要时间和努力。如果FDA的一些高级官员为抗议政府仓促授权一款疫苗而辞职——FDA下属的生物制品评价与研究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s Evaluation and Research)主任彼得•马克斯(Peter Marks)就威胁要走人——那么,现在愿意接种疫苗的人也可能会改变主意。

包括美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各国政府在资助疫苗开发方面的努力值得称赞。特朗普在民调中落后于民主党对手乔•拜登(Joe Biden),如果一款疫苗在大选后才获批,让拜登得利,特朗普可能觉得自己吃了大亏。但如果美国总统把尽早批准疫苗的政治利益置于国民健康之上,那将是不负责任的。全世界都迫切希望找到应对新冠肺炎的良方,但特朗普和其他领导人不应该把重点都放在赶紧弄到可能的治疗方法上,而是应该更多着重于说服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公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美国若在大选前有一款疫苗上市,特朗普将可以宣告他成功扭转了疫情。但绕过标准规定有很大风险,尤其是在反疫苗情绪高涨的环境下。



FT

OR--商业新媒体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本月表示,俄罗斯已成为全球首个对一款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做出监管批准的国家,但科学家和官员纷纷对此提出警告。现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正试图走快速通道授权一款可广泛给公众使用的疫苗,即使当不了第一,他至少也要紧跟俄罗斯之后。

特朗普政府把是否应该绕过正常标准的问题拿到了台面上,建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11月初总统大选前走完流程,批准英国正在研发的一款候选疫苗。如果其他正在进行大规模试验的候选疫苗,如Moderna和辉瑞(Pfizer)的产品,在10月得出结果,它们也可能获得所谓的“紧急使用授权”。FDA已授权使用康复者的血浆来治疗新冠患者,即给患者注射含有抗体的血浆,这种疗法虽然能用于治疗其他疾病,但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尚未按照通行规则进行试验。

有理由将华盛顿与莫斯科的做法区分开来。合作研发上述潜在疫苗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将公布每个试验阶段的结果,而且疫苗是否获批要看对1万名志愿者的研究结果。虽然这一样本规模远远小于美国政府科学家可能希望看到的3万人,但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可能意味着,比通常小的样本规模也能产生有效的结果。

在大选之前有一款疫苗上市,特朗普将可以宣告他成功扭转了形势,毕竟他对疫情的处理受到了广泛批评。但绕过标准规定有很大风险,尤其是在当前反疫苗情绪高涨的环境下。

现在只有略多于40%的美国人表示愿意接种疫苗——远低于一些专家估计的根除新冠病毒可能需要达到的60%至70%的比例。然而,虽然约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发誓永远不会同意免疫接种,但不确定接不接种的人更多,接近35%。这一群体主要担忧制药公司和政府承诺以“曲速”提供疫苗的做法。

他们有理由担忧。虽然大规模接种的好处远远大于坏处,但也出现过负面先例,比如针对小儿麻痹症、猪流感等一些疾病的疫苗曾被仓促研发出来,而后有害的副作用才显现出来。面对网络群体不断散布虚假信息,要让那些犹豫不决的人放心接种将需要时间和努力。如果FDA的一些高级官员为抗议政府仓促授权一款疫苗而辞职——FDA下属的生物制品评价与研究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s Evaluation and Research)主任彼得•马克斯(Peter Marks)就威胁要走人——那么,现在愿意接种疫苗的人也可能会改变主意。

包括美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各国政府在资助疫苗开发方面的努力值得称赞。特朗普在民调中落后于民主党对手乔•拜登(Joe Biden),如果一款疫苗在大选后才获批,让拜登得利,特朗普可能觉得自己吃了大亏。但如果美国总统把尽早批准疫苗的政治利益置于国民健康之上,那将是不负责任的。全世界都迫切希望找到应对新冠肺炎的良方,但特朗普和其他领导人不应该把重点都放在赶紧弄到可能的治疗方法上,而是应该更多着重于说服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公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警惕新冠疫苗仓促获批

发布日期:2020-08-27 13:45
美国若在大选前有一款疫苗上市,特朗普将可以宣告他成功扭转了疫情。但绕过标准规定有很大风险,尤其是在反疫苗情绪高涨的环境下。



FT

OR--商业新媒体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本月表示,俄罗斯已成为全球首个对一款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做出监管批准的国家,但科学家和官员纷纷对此提出警告。现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正试图走快速通道授权一款可广泛给公众使用的疫苗,即使当不了第一,他至少也要紧跟俄罗斯之后。

特朗普政府把是否应该绕过正常标准的问题拿到了台面上,建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11月初总统大选前走完流程,批准英国正在研发的一款候选疫苗。如果其他正在进行大规模试验的候选疫苗,如Moderna和辉瑞(Pfizer)的产品,在10月得出结果,它们也可能获得所谓的“紧急使用授权”。FDA已授权使用康复者的血浆来治疗新冠患者,即给患者注射含有抗体的血浆,这种疗法虽然能用于治疗其他疾病,但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尚未按照通行规则进行试验。

有理由将华盛顿与莫斯科的做法区分开来。合作研发上述潜在疫苗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将公布每个试验阶段的结果,而且疫苗是否获批要看对1万名志愿者的研究结果。虽然这一样本规模远远小于美国政府科学家可能希望看到的3万人,但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可能意味着,比通常小的样本规模也能产生有效的结果。

在大选之前有一款疫苗上市,特朗普将可以宣告他成功扭转了形势,毕竟他对疫情的处理受到了广泛批评。但绕过标准规定有很大风险,尤其是在当前反疫苗情绪高涨的环境下。

现在只有略多于40%的美国人表示愿意接种疫苗——远低于一些专家估计的根除新冠病毒可能需要达到的60%至70%的比例。然而,虽然约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发誓永远不会同意免疫接种,但不确定接不接种的人更多,接近35%。这一群体主要担忧制药公司和政府承诺以“曲速”提供疫苗的做法。

他们有理由担忧。虽然大规模接种的好处远远大于坏处,但也出现过负面先例,比如针对小儿麻痹症、猪流感等一些疾病的疫苗曾被仓促研发出来,而后有害的副作用才显现出来。面对网络群体不断散布虚假信息,要让那些犹豫不决的人放心接种将需要时间和努力。如果FDA的一些高级官员为抗议政府仓促授权一款疫苗而辞职——FDA下属的生物制品评价与研究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s Evaluation and Research)主任彼得•马克斯(Peter Marks)就威胁要走人——那么,现在愿意接种疫苗的人也可能会改变主意。

包括美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各国政府在资助疫苗开发方面的努力值得称赞。特朗普在民调中落后于民主党对手乔•拜登(Joe Biden),如果一款疫苗在大选后才获批,让拜登得利,特朗普可能觉得自己吃了大亏。但如果美国总统把尽早批准疫苗的政治利益置于国民健康之上,那将是不负责任的。全世界都迫切希望找到应对新冠肺炎的良方,但特朗普和其他领导人不应该把重点都放在赶紧弄到可能的治疗方法上,而是应该更多着重于说服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公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美国若在大选前有一款疫苗上市,特朗普将可以宣告他成功扭转了疫情。但绕过标准规定有很大风险,尤其是在反疫苗情绪高涨的环境下。



FT

OR--商业新媒体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本月表示,俄罗斯已成为全球首个对一款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做出监管批准的国家,但科学家和官员纷纷对此提出警告。现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正试图走快速通道授权一款可广泛给公众使用的疫苗,即使当不了第一,他至少也要紧跟俄罗斯之后。

特朗普政府把是否应该绕过正常标准的问题拿到了台面上,建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11月初总统大选前走完流程,批准英国正在研发的一款候选疫苗。如果其他正在进行大规模试验的候选疫苗,如Moderna和辉瑞(Pfizer)的产品,在10月得出结果,它们也可能获得所谓的“紧急使用授权”。FDA已授权使用康复者的血浆来治疗新冠患者,即给患者注射含有抗体的血浆,这种疗法虽然能用于治疗其他疾病,但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尚未按照通行规则进行试验。

有理由将华盛顿与莫斯科的做法区分开来。合作研发上述潜在疫苗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将公布每个试验阶段的结果,而且疫苗是否获批要看对1万名志愿者的研究结果。虽然这一样本规模远远小于美国政府科学家可能希望看到的3万人,但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可能意味着,比通常小的样本规模也能产生有效的结果。

在大选之前有一款疫苗上市,特朗普将可以宣告他成功扭转了形势,毕竟他对疫情的处理受到了广泛批评。但绕过标准规定有很大风险,尤其是在当前反疫苗情绪高涨的环境下。

现在只有略多于40%的美国人表示愿意接种疫苗——远低于一些专家估计的根除新冠病毒可能需要达到的60%至70%的比例。然而,虽然约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发誓永远不会同意免疫接种,但不确定接不接种的人更多,接近35%。这一群体主要担忧制药公司和政府承诺以“曲速”提供疫苗的做法。

他们有理由担忧。虽然大规模接种的好处远远大于坏处,但也出现过负面先例,比如针对小儿麻痹症、猪流感等一些疾病的疫苗曾被仓促研发出来,而后有害的副作用才显现出来。面对网络群体不断散布虚假信息,要让那些犹豫不决的人放心接种将需要时间和努力。如果FDA的一些高级官员为抗议政府仓促授权一款疫苗而辞职——FDA下属的生物制品评价与研究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s Evaluation and Research)主任彼得•马克斯(Peter Marks)就威胁要走人——那么,现在愿意接种疫苗的人也可能会改变主意。

包括美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各国政府在资助疫苗开发方面的努力值得称赞。特朗普在民调中落后于民主党对手乔•拜登(Joe Biden),如果一款疫苗在大选后才获批,让拜登得利,特朗普可能觉得自己吃了大亏。但如果美国总统把尽早批准疫苗的政治利益置于国民健康之上,那将是不负责任的。全世界都迫切希望找到应对新冠肺炎的良方,但特朗普和其他领导人不应该把重点都放在赶紧弄到可能的治疗方法上,而是应该更多着重于说服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公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