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打乱了很多留学生原本的节奏;不少准大学生放弃了出国留学。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8月,18岁的吴训朴刚刚成为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大一新生,就在吴训朴入学的同月,他的学校就接连登上了世界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原因在于这所历史悠久的公立大学在开学短短一周内就发生了四起聚集性新冠肺炎感染事件。

在这个特殊的年份,疫情打乱了很多留学生原本的节奏,考虑到国外疫情仍在肆虐,不少准大学生放弃了出国留学,而选择按部就班接受高考。全球高等教育分析机构QS(Quacquarelli Symonds)针对疫情后留学生留学意向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接受调研的30000名留学生中,有47%的受访者打算推迟留学,7%的受访者不再想出国留学,只有13%的受访者依然打算按照原计划出国留学,而这其中就包含了吴训朴。

吴训朴至今已经进行了两个月的跨国网课学习,但是当初做出这个选择对他来说并不容易。出国留学是吴训朴的爸妈一直以来已经为儿子制定好的既有目标,初二开始,吴训朴就已经入读了国际学校,原本一切都看似在正常的轨道中正常运转,谁也没有料到会被疫情打乱了阵脚。也正因如此,吴爸爸一直对吴训朴在家上网课持反对意见,在他看来,自己的孩子正值最好的年龄,大学时光就只有短短几年,该多去体验校园生活,多与身边的同学老师面对面交流。如今,吴训朴坐在家里,面对着电脑,隔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听着网络课程,这完全超出了他对于儿子应有的留学生活的期待。

但是吴训朴没有其他办法。他所在的大学并不支持春季入学,如果想要延迟入学,只能推后整整一年。“延迟一年就相当于和比我小一届的的人一起毕业,我是怕毕业的时候工作竞争压力会更大。”

相比于吴训朴对于自己未来的细致规划,Amanda坚持入学的理由似乎更为紧迫。Amanda考上了一所排名全美前50的公立大学,但是因为所在大学的文科优势并不强,Amanda决心转学,转学需要有当地的成绩,因此,Amanda为了不再耽误一年 ,只能接受入学,开始网课学习。

Amanda最初想要留学的主要动力就是希望离开家,跳出舒适圈,更独立地生活,但是显然这个目标暂时没法实现了。家里人一开始也不看好网课形式,他们认为,校园生活是至关重要的,因此一直在积极给Amanda寻找校园的资源,但是Amanda想好了要克服形式上的不方便,目标明确, “可能交新朋友、体验更多跨文化交流不能实现,但是也更能专注在自己身上了。”

据界面新闻报道,网课成为学生们不得不面临的现实。相比线下授课,在线教育的教学质量较难保证。但大多数高校秋季学期仍将以线上教学的形式展开。QS报告显示,国外高校纯在线教学的比例为51%;大部分在线的占22%;约9%的线上线下各占一半;完全线下授课的仅占8%。

不仅如此,世界各地的商学院也对于疫情做出了快速的反应,采取各类措施以帮助学生顺利入学,其中就包括将入学截止日延后、增设新的入学轮次以及举办线上虚拟活动。全球管理专业研究生入学委员会(GMAC)正在监测并分析管理专业研究生候选人对于目前这一情况的看法及变化。

据GMAC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如果商学院的授课形式转为线上授课,那么申请人最终入学的可能性会降低。有1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愿意接受任何在线的授课,这其中89%的受访者表示是因为他们认为在线授课会缺少与同学的互动交流,7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担心在线授课的教学质量不能得到保证,另外有66%的人表示他们担心将来的雇主会对在线授课持有负面看法。特别是对于国际学生而言,他们更不大可能接受他们的课程是以网络授课来完成。

为了进一步了解在线授课模式对于候选人入学决定的影响,GMAC采访了一些管理专业硕士课程的申请人,如果他们所申请的课程是以在线授课开始,他们是否可以接受。总的来说,无论就公民身份或课程类型来说,如果课程是在网上授课而不是在校园课堂里授课,那么管理专业研究生的考生更可能推迟入学,比例达到了36%。而且,选择读MBA的人比选择读其他商科硕士课程的人更倾向于推迟入学。

奥纬咨询教育与培训业务董事合伙人王津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远程网课的确弱化了留学生活及课堂学习中的体验及社交属性,对学生的自律性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她表示,潜在的问题可能包括,不稳定的网络技术条件和非教室环境导致的弱互动及共情的学习体验,除此之外目前各院校的考试形式待定,部分学生也可能面临能否稳定使用学习/考试系统的挑战。同时,时差导致的身体疲惫和注意力不集中,即便选课时间可以尽量满足国内学生的需求,但一些跨国同学一起的小组作业也可能对作息时间提出新要求。此外,部分研究型专业的学生无法进行实验导致学习进度拖延等。

为了解决居家参与网课的留学生想要更多体验校园生活、更多与人沟通的需求,不少国外大学与国内高校合作推出了Go local(就近入学)项目,沈奥所在的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就达成了Go local的合作,沈奥在上自己学校网络课程的同时会再上一门上海交通大学的课程。“只能说是‘上课’的感觉,不是‘上学’的感觉吧。”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沈奥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

面对着疫情下学习生活的不确定性,庞大的留学生群体中,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适应方式。Amanda表示,自己有朋友也在go local的项目中,但是却不如沈奥一般轻松融入,“感觉她比较自闭,我一开始不太理解,认为在有校园的环境里更容易社交。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她感觉自己会比较难融入体制内的学生。而且孤独的感觉可能在大校园里体现得更为明显。”

在本次报告中,QS也增加了一个新的调查结果,留学生们是否有兴趣在即将到来的学年以网课的方式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只有46%的受访者表示乐意在新学年以网课的方式进行学习。然而,尽管有相当一部分人对网课感兴趣,但是也有许多人表示,他们认为学费应该得到一些减免。

对此,王津婧表示,针对留在国内远程学习的同学们,未来的6-12个月注定不易。她建议,留学生们需积极主动地与国内外师生进行互动,最大化确保网课生涯的学习效果。具体而言,一个标准学期的核心环节包括:选课/预约课、上课、小组/独立作业、应试等,留学美洲的同学应积极预约当地时间中午之前的课时或与学校沟通录播课/单独答疑时间段的可能性(该问题对欧亚留学生影响略小)、确保可以流畅稳定地使用ZOOM等实时通讯/学习管理系统/考试工具以确保学习质量、积极和同城有类似远程学习诉求的同学取得联系组成学习小组营造良好氛围,实现线上/下的共同监督/互动(例如在共享空间一起学习交流)等。撰文、编辑/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被“绑架”的中国留学生

发布日期:2020-10-31 17:03
疫情打乱了很多留学生原本的节奏;不少准大学生放弃了出国留学。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8月,18岁的吴训朴刚刚成为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大一新生,就在吴训朴入学的同月,他的学校就接连登上了世界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原因在于这所历史悠久的公立大学在开学短短一周内就发生了四起聚集性新冠肺炎感染事件。

在这个特殊的年份,疫情打乱了很多留学生原本的节奏,考虑到国外疫情仍在肆虐,不少准大学生放弃了出国留学,而选择按部就班接受高考。全球高等教育分析机构QS(Quacquarelli Symonds)针对疫情后留学生留学意向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接受调研的30000名留学生中,有47%的受访者打算推迟留学,7%的受访者不再想出国留学,只有13%的受访者依然打算按照原计划出国留学,而这其中就包含了吴训朴。

吴训朴至今已经进行了两个月的跨国网课学习,但是当初做出这个选择对他来说并不容易。出国留学是吴训朴的爸妈一直以来已经为儿子制定好的既有目标,初二开始,吴训朴就已经入读了国际学校,原本一切都看似在正常的轨道中正常运转,谁也没有料到会被疫情打乱了阵脚。也正因如此,吴爸爸一直对吴训朴在家上网课持反对意见,在他看来,自己的孩子正值最好的年龄,大学时光就只有短短几年,该多去体验校园生活,多与身边的同学老师面对面交流。如今,吴训朴坐在家里,面对着电脑,隔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听着网络课程,这完全超出了他对于儿子应有的留学生活的期待。

但是吴训朴没有其他办法。他所在的大学并不支持春季入学,如果想要延迟入学,只能推后整整一年。“延迟一年就相当于和比我小一届的的人一起毕业,我是怕毕业的时候工作竞争压力会更大。”

相比于吴训朴对于自己未来的细致规划,Amanda坚持入学的理由似乎更为紧迫。Amanda考上了一所排名全美前50的公立大学,但是因为所在大学的文科优势并不强,Amanda决心转学,转学需要有当地的成绩,因此,Amanda为了不再耽误一年 ,只能接受入学,开始网课学习。

Amanda最初想要留学的主要动力就是希望离开家,跳出舒适圈,更独立地生活,但是显然这个目标暂时没法实现了。家里人一开始也不看好网课形式,他们认为,校园生活是至关重要的,因此一直在积极给Amanda寻找校园的资源,但是Amanda想好了要克服形式上的不方便,目标明确, “可能交新朋友、体验更多跨文化交流不能实现,但是也更能专注在自己身上了。”

据界面新闻报道,网课成为学生们不得不面临的现实。相比线下授课,在线教育的教学质量较难保证。但大多数高校秋季学期仍将以线上教学的形式展开。QS报告显示,国外高校纯在线教学的比例为51%;大部分在线的占22%;约9%的线上线下各占一半;完全线下授课的仅占8%。

不仅如此,世界各地的商学院也对于疫情做出了快速的反应,采取各类措施以帮助学生顺利入学,其中就包括将入学截止日延后、增设新的入学轮次以及举办线上虚拟活动。全球管理专业研究生入学委员会(GMAC)正在监测并分析管理专业研究生候选人对于目前这一情况的看法及变化。

据GMAC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如果商学院的授课形式转为线上授课,那么申请人最终入学的可能性会降低。有1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愿意接受任何在线的授课,这其中89%的受访者表示是因为他们认为在线授课会缺少与同学的互动交流,7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担心在线授课的教学质量不能得到保证,另外有66%的人表示他们担心将来的雇主会对在线授课持有负面看法。特别是对于国际学生而言,他们更不大可能接受他们的课程是以网络授课来完成。

为了进一步了解在线授课模式对于候选人入学决定的影响,GMAC采访了一些管理专业硕士课程的申请人,如果他们所申请的课程是以在线授课开始,他们是否可以接受。总的来说,无论就公民身份或课程类型来说,如果课程是在网上授课而不是在校园课堂里授课,那么管理专业研究生的考生更可能推迟入学,比例达到了36%。而且,选择读MBA的人比选择读其他商科硕士课程的人更倾向于推迟入学。

奥纬咨询教育与培训业务董事合伙人王津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远程网课的确弱化了留学生活及课堂学习中的体验及社交属性,对学生的自律性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她表示,潜在的问题可能包括,不稳定的网络技术条件和非教室环境导致的弱互动及共情的学习体验,除此之外目前各院校的考试形式待定,部分学生也可能面临能否稳定使用学习/考试系统的挑战。同时,时差导致的身体疲惫和注意力不集中,即便选课时间可以尽量满足国内学生的需求,但一些跨国同学一起的小组作业也可能对作息时间提出新要求。此外,部分研究型专业的学生无法进行实验导致学习进度拖延等。

为了解决居家参与网课的留学生想要更多体验校园生活、更多与人沟通的需求,不少国外大学与国内高校合作推出了Go local(就近入学)项目,沈奥所在的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就达成了Go local的合作,沈奥在上自己学校网络课程的同时会再上一门上海交通大学的课程。“只能说是‘上课’的感觉,不是‘上学’的感觉吧。”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沈奥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

面对着疫情下学习生活的不确定性,庞大的留学生群体中,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适应方式。Amanda表示,自己有朋友也在go local的项目中,但是却不如沈奥一般轻松融入,“感觉她比较自闭,我一开始不太理解,认为在有校园的环境里更容易社交。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她感觉自己会比较难融入体制内的学生。而且孤独的感觉可能在大校园里体现得更为明显。”

在本次报告中,QS也增加了一个新的调查结果,留学生们是否有兴趣在即将到来的学年以网课的方式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只有46%的受访者表示乐意在新学年以网课的方式进行学习。然而,尽管有相当一部分人对网课感兴趣,但是也有许多人表示,他们认为学费应该得到一些减免。

对此,王津婧表示,针对留在国内远程学习的同学们,未来的6-12个月注定不易。她建议,留学生们需积极主动地与国内外师生进行互动,最大化确保网课生涯的学习效果。具体而言,一个标准学期的核心环节包括:选课/预约课、上课、小组/独立作业、应试等,留学美洲的同学应积极预约当地时间中午之前的课时或与学校沟通录播课/单独答疑时间段的可能性(该问题对欧亚留学生影响略小)、确保可以流畅稳定地使用ZOOM等实时通讯/学习管理系统/考试工具以确保学习质量、积极和同城有类似远程学习诉求的同学取得联系组成学习小组营造良好氛围,实现线上/下的共同监督/互动(例如在共享空间一起学习交流)等。撰文、编辑/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疫情打乱了很多留学生原本的节奏;不少准大学生放弃了出国留学。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8月,18岁的吴训朴刚刚成为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大一新生,就在吴训朴入学的同月,他的学校就接连登上了世界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原因在于这所历史悠久的公立大学在开学短短一周内就发生了四起聚集性新冠肺炎感染事件。

在这个特殊的年份,疫情打乱了很多留学生原本的节奏,考虑到国外疫情仍在肆虐,不少准大学生放弃了出国留学,而选择按部就班接受高考。全球高等教育分析机构QS(Quacquarelli Symonds)针对疫情后留学生留学意向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接受调研的30000名留学生中,有47%的受访者打算推迟留学,7%的受访者不再想出国留学,只有13%的受访者依然打算按照原计划出国留学,而这其中就包含了吴训朴。

吴训朴至今已经进行了两个月的跨国网课学习,但是当初做出这个选择对他来说并不容易。出国留学是吴训朴的爸妈一直以来已经为儿子制定好的既有目标,初二开始,吴训朴就已经入读了国际学校,原本一切都看似在正常的轨道中正常运转,谁也没有料到会被疫情打乱了阵脚。也正因如此,吴爸爸一直对吴训朴在家上网课持反对意见,在他看来,自己的孩子正值最好的年龄,大学时光就只有短短几年,该多去体验校园生活,多与身边的同学老师面对面交流。如今,吴训朴坐在家里,面对着电脑,隔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听着网络课程,这完全超出了他对于儿子应有的留学生活的期待。

但是吴训朴没有其他办法。他所在的大学并不支持春季入学,如果想要延迟入学,只能推后整整一年。“延迟一年就相当于和比我小一届的的人一起毕业,我是怕毕业的时候工作竞争压力会更大。”

相比于吴训朴对于自己未来的细致规划,Amanda坚持入学的理由似乎更为紧迫。Amanda考上了一所排名全美前50的公立大学,但是因为所在大学的文科优势并不强,Amanda决心转学,转学需要有当地的成绩,因此,Amanda为了不再耽误一年 ,只能接受入学,开始网课学习。

Amanda最初想要留学的主要动力就是希望离开家,跳出舒适圈,更独立地生活,但是显然这个目标暂时没法实现了。家里人一开始也不看好网课形式,他们认为,校园生活是至关重要的,因此一直在积极给Amanda寻找校园的资源,但是Amanda想好了要克服形式上的不方便,目标明确, “可能交新朋友、体验更多跨文化交流不能实现,但是也更能专注在自己身上了。”

据界面新闻报道,网课成为学生们不得不面临的现实。相比线下授课,在线教育的教学质量较难保证。但大多数高校秋季学期仍将以线上教学的形式展开。QS报告显示,国外高校纯在线教学的比例为51%;大部分在线的占22%;约9%的线上线下各占一半;完全线下授课的仅占8%。

不仅如此,世界各地的商学院也对于疫情做出了快速的反应,采取各类措施以帮助学生顺利入学,其中就包括将入学截止日延后、增设新的入学轮次以及举办线上虚拟活动。全球管理专业研究生入学委员会(GMAC)正在监测并分析管理专业研究生候选人对于目前这一情况的看法及变化。

据GMAC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如果商学院的授课形式转为线上授课,那么申请人最终入学的可能性会降低。有1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愿意接受任何在线的授课,这其中89%的受访者表示是因为他们认为在线授课会缺少与同学的互动交流,7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担心在线授课的教学质量不能得到保证,另外有66%的人表示他们担心将来的雇主会对在线授课持有负面看法。特别是对于国际学生而言,他们更不大可能接受他们的课程是以网络授课来完成。

为了进一步了解在线授课模式对于候选人入学决定的影响,GMAC采访了一些管理专业硕士课程的申请人,如果他们所申请的课程是以在线授课开始,他们是否可以接受。总的来说,无论就公民身份或课程类型来说,如果课程是在网上授课而不是在校园课堂里授课,那么管理专业研究生的考生更可能推迟入学,比例达到了36%。而且,选择读MBA的人比选择读其他商科硕士课程的人更倾向于推迟入学。

奥纬咨询教育与培训业务董事合伙人王津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远程网课的确弱化了留学生活及课堂学习中的体验及社交属性,对学生的自律性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她表示,潜在的问题可能包括,不稳定的网络技术条件和非教室环境导致的弱互动及共情的学习体验,除此之外目前各院校的考试形式待定,部分学生也可能面临能否稳定使用学习/考试系统的挑战。同时,时差导致的身体疲惫和注意力不集中,即便选课时间可以尽量满足国内学生的需求,但一些跨国同学一起的小组作业也可能对作息时间提出新要求。此外,部分研究型专业的学生无法进行实验导致学习进度拖延等。

为了解决居家参与网课的留学生想要更多体验校园生活、更多与人沟通的需求,不少国外大学与国内高校合作推出了Go local(就近入学)项目,沈奥所在的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就达成了Go local的合作,沈奥在上自己学校网络课程的同时会再上一门上海交通大学的课程。“只能说是‘上课’的感觉,不是‘上学’的感觉吧。”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沈奥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

面对着疫情下学习生活的不确定性,庞大的留学生群体中,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适应方式。Amanda表示,自己有朋友也在go local的项目中,但是却不如沈奥一般轻松融入,“感觉她比较自闭,我一开始不太理解,认为在有校园的环境里更容易社交。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她感觉自己会比较难融入体制内的学生。而且孤独的感觉可能在大校园里体现得更为明显。”

在本次报告中,QS也增加了一个新的调查结果,留学生们是否有兴趣在即将到来的学年以网课的方式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只有46%的受访者表示乐意在新学年以网课的方式进行学习。然而,尽管有相当一部分人对网课感兴趣,但是也有许多人表示,他们认为学费应该得到一些减免。

对此,王津婧表示,针对留在国内远程学习的同学们,未来的6-12个月注定不易。她建议,留学生们需积极主动地与国内外师生进行互动,最大化确保网课生涯的学习效果。具体而言,一个标准学期的核心环节包括:选课/预约课、上课、小组/独立作业、应试等,留学美洲的同学应积极预约当地时间中午之前的课时或与学校沟通录播课/单独答疑时间段的可能性(该问题对欧亚留学生影响略小)、确保可以流畅稳定地使用ZOOM等实时通讯/学习管理系统/考试工具以确保学习质量、积极和同城有类似远程学习诉求的同学取得联系组成学习小组营造良好氛围,实现线上/下的共同监督/互动(例如在共享空间一起学习交流)等。撰文、编辑/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被“绑架”的中国留学生

发布日期:2020-10-31 17:03
疫情打乱了很多留学生原本的节奏;不少准大学生放弃了出国留学。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8月,18岁的吴训朴刚刚成为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大一新生,就在吴训朴入学的同月,他的学校就接连登上了世界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原因在于这所历史悠久的公立大学在开学短短一周内就发生了四起聚集性新冠肺炎感染事件。

在这个特殊的年份,疫情打乱了很多留学生原本的节奏,考虑到国外疫情仍在肆虐,不少准大学生放弃了出国留学,而选择按部就班接受高考。全球高等教育分析机构QS(Quacquarelli Symonds)针对疫情后留学生留学意向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接受调研的30000名留学生中,有47%的受访者打算推迟留学,7%的受访者不再想出国留学,只有13%的受访者依然打算按照原计划出国留学,而这其中就包含了吴训朴。

吴训朴至今已经进行了两个月的跨国网课学习,但是当初做出这个选择对他来说并不容易。出国留学是吴训朴的爸妈一直以来已经为儿子制定好的既有目标,初二开始,吴训朴就已经入读了国际学校,原本一切都看似在正常的轨道中正常运转,谁也没有料到会被疫情打乱了阵脚。也正因如此,吴爸爸一直对吴训朴在家上网课持反对意见,在他看来,自己的孩子正值最好的年龄,大学时光就只有短短几年,该多去体验校园生活,多与身边的同学老师面对面交流。如今,吴训朴坐在家里,面对着电脑,隔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听着网络课程,这完全超出了他对于儿子应有的留学生活的期待。

但是吴训朴没有其他办法。他所在的大学并不支持春季入学,如果想要延迟入学,只能推后整整一年。“延迟一年就相当于和比我小一届的的人一起毕业,我是怕毕业的时候工作竞争压力会更大。”

相比于吴训朴对于自己未来的细致规划,Amanda坚持入学的理由似乎更为紧迫。Amanda考上了一所排名全美前50的公立大学,但是因为所在大学的文科优势并不强,Amanda决心转学,转学需要有当地的成绩,因此,Amanda为了不再耽误一年 ,只能接受入学,开始网课学习。

Amanda最初想要留学的主要动力就是希望离开家,跳出舒适圈,更独立地生活,但是显然这个目标暂时没法实现了。家里人一开始也不看好网课形式,他们认为,校园生活是至关重要的,因此一直在积极给Amanda寻找校园的资源,但是Amanda想好了要克服形式上的不方便,目标明确, “可能交新朋友、体验更多跨文化交流不能实现,但是也更能专注在自己身上了。”

据界面新闻报道,网课成为学生们不得不面临的现实。相比线下授课,在线教育的教学质量较难保证。但大多数高校秋季学期仍将以线上教学的形式展开。QS报告显示,国外高校纯在线教学的比例为51%;大部分在线的占22%;约9%的线上线下各占一半;完全线下授课的仅占8%。

不仅如此,世界各地的商学院也对于疫情做出了快速的反应,采取各类措施以帮助学生顺利入学,其中就包括将入学截止日延后、增设新的入学轮次以及举办线上虚拟活动。全球管理专业研究生入学委员会(GMAC)正在监测并分析管理专业研究生候选人对于目前这一情况的看法及变化。

据GMAC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如果商学院的授课形式转为线上授课,那么申请人最终入学的可能性会降低。有1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愿意接受任何在线的授课,这其中89%的受访者表示是因为他们认为在线授课会缺少与同学的互动交流,7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担心在线授课的教学质量不能得到保证,另外有66%的人表示他们担心将来的雇主会对在线授课持有负面看法。特别是对于国际学生而言,他们更不大可能接受他们的课程是以网络授课来完成。

为了进一步了解在线授课模式对于候选人入学决定的影响,GMAC采访了一些管理专业硕士课程的申请人,如果他们所申请的课程是以在线授课开始,他们是否可以接受。总的来说,无论就公民身份或课程类型来说,如果课程是在网上授课而不是在校园课堂里授课,那么管理专业研究生的考生更可能推迟入学,比例达到了36%。而且,选择读MBA的人比选择读其他商科硕士课程的人更倾向于推迟入学。

奥纬咨询教育与培训业务董事合伙人王津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远程网课的确弱化了留学生活及课堂学习中的体验及社交属性,对学生的自律性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她表示,潜在的问题可能包括,不稳定的网络技术条件和非教室环境导致的弱互动及共情的学习体验,除此之外目前各院校的考试形式待定,部分学生也可能面临能否稳定使用学习/考试系统的挑战。同时,时差导致的身体疲惫和注意力不集中,即便选课时间可以尽量满足国内学生的需求,但一些跨国同学一起的小组作业也可能对作息时间提出新要求。此外,部分研究型专业的学生无法进行实验导致学习进度拖延等。

为了解决居家参与网课的留学生想要更多体验校园生活、更多与人沟通的需求,不少国外大学与国内高校合作推出了Go local(就近入学)项目,沈奥所在的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就达成了Go local的合作,沈奥在上自己学校网络课程的同时会再上一门上海交通大学的课程。“只能说是‘上课’的感觉,不是‘上学’的感觉吧。”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沈奥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

面对着疫情下学习生活的不确定性,庞大的留学生群体中,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适应方式。Amanda表示,自己有朋友也在go local的项目中,但是却不如沈奥一般轻松融入,“感觉她比较自闭,我一开始不太理解,认为在有校园的环境里更容易社交。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她感觉自己会比较难融入体制内的学生。而且孤独的感觉可能在大校园里体现得更为明显。”

在本次报告中,QS也增加了一个新的调查结果,留学生们是否有兴趣在即将到来的学年以网课的方式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只有46%的受访者表示乐意在新学年以网课的方式进行学习。然而,尽管有相当一部分人对网课感兴趣,但是也有许多人表示,他们认为学费应该得到一些减免。

对此,王津婧表示,针对留在国内远程学习的同学们,未来的6-12个月注定不易。她建议,留学生们需积极主动地与国内外师生进行互动,最大化确保网课生涯的学习效果。具体而言,一个标准学期的核心环节包括:选课/预约课、上课、小组/独立作业、应试等,留学美洲的同学应积极预约当地时间中午之前的课时或与学校沟通录播课/单独答疑时间段的可能性(该问题对欧亚留学生影响略小)、确保可以流畅稳定地使用ZOOM等实时通讯/学习管理系统/考试工具以确保学习质量、积极和同城有类似远程学习诉求的同学取得联系组成学习小组营造良好氛围,实现线上/下的共同监督/互动(例如在共享空间一起学习交流)等。撰文、编辑/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疫情打乱了很多留学生原本的节奏;不少准大学生放弃了出国留学。

 

OR--商业新媒体 】2020年8月,18岁的吴训朴刚刚成为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大一新生,就在吴训朴入学的同月,他的学校就接连登上了世界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原因在于这所历史悠久的公立大学在开学短短一周内就发生了四起聚集性新冠肺炎感染事件。

在这个特殊的年份,疫情打乱了很多留学生原本的节奏,考虑到国外疫情仍在肆虐,不少准大学生放弃了出国留学,而选择按部就班接受高考。全球高等教育分析机构QS(Quacquarelli Symonds)针对疫情后留学生留学意向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接受调研的30000名留学生中,有47%的受访者打算推迟留学,7%的受访者不再想出国留学,只有13%的受访者依然打算按照原计划出国留学,而这其中就包含了吴训朴。

吴训朴至今已经进行了两个月的跨国网课学习,但是当初做出这个选择对他来说并不容易。出国留学是吴训朴的爸妈一直以来已经为儿子制定好的既有目标,初二开始,吴训朴就已经入读了国际学校,原本一切都看似在正常的轨道中正常运转,谁也没有料到会被疫情打乱了阵脚。也正因如此,吴爸爸一直对吴训朴在家上网课持反对意见,在他看来,自己的孩子正值最好的年龄,大学时光就只有短短几年,该多去体验校园生活,多与身边的同学老师面对面交流。如今,吴训朴坐在家里,面对着电脑,隔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听着网络课程,这完全超出了他对于儿子应有的留学生活的期待。

但是吴训朴没有其他办法。他所在的大学并不支持春季入学,如果想要延迟入学,只能推后整整一年。“延迟一年就相当于和比我小一届的的人一起毕业,我是怕毕业的时候工作竞争压力会更大。”

相比于吴训朴对于自己未来的细致规划,Amanda坚持入学的理由似乎更为紧迫。Amanda考上了一所排名全美前50的公立大学,但是因为所在大学的文科优势并不强,Amanda决心转学,转学需要有当地的成绩,因此,Amanda为了不再耽误一年 ,只能接受入学,开始网课学习。

Amanda最初想要留学的主要动力就是希望离开家,跳出舒适圈,更独立地生活,但是显然这个目标暂时没法实现了。家里人一开始也不看好网课形式,他们认为,校园生活是至关重要的,因此一直在积极给Amanda寻找校园的资源,但是Amanda想好了要克服形式上的不方便,目标明确, “可能交新朋友、体验更多跨文化交流不能实现,但是也更能专注在自己身上了。”

据界面新闻报道,网课成为学生们不得不面临的现实。相比线下授课,在线教育的教学质量较难保证。但大多数高校秋季学期仍将以线上教学的形式展开。QS报告显示,国外高校纯在线教学的比例为51%;大部分在线的占22%;约9%的线上线下各占一半;完全线下授课的仅占8%。

不仅如此,世界各地的商学院也对于疫情做出了快速的反应,采取各类措施以帮助学生顺利入学,其中就包括将入学截止日延后、增设新的入学轮次以及举办线上虚拟活动。全球管理专业研究生入学委员会(GMAC)正在监测并分析管理专业研究生候选人对于目前这一情况的看法及变化。

据GMAC最新的调查报告显示,如果商学院的授课形式转为线上授课,那么申请人最终入学的可能性会降低。有1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不愿意接受任何在线的授课,这其中89%的受访者表示是因为他们认为在线授课会缺少与同学的互动交流,7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担心在线授课的教学质量不能得到保证,另外有66%的人表示他们担心将来的雇主会对在线授课持有负面看法。特别是对于国际学生而言,他们更不大可能接受他们的课程是以网络授课来完成。

为了进一步了解在线授课模式对于候选人入学决定的影响,GMAC采访了一些管理专业硕士课程的申请人,如果他们所申请的课程是以在线授课开始,他们是否可以接受。总的来说,无论就公民身份或课程类型来说,如果课程是在网上授课而不是在校园课堂里授课,那么管理专业研究生的考生更可能推迟入学,比例达到了36%。而且,选择读MBA的人比选择读其他商科硕士课程的人更倾向于推迟入学。

奥纬咨询教育与培训业务董事合伙人王津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远程网课的确弱化了留学生活及课堂学习中的体验及社交属性,对学生的自律性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她表示,潜在的问题可能包括,不稳定的网络技术条件和非教室环境导致的弱互动及共情的学习体验,除此之外目前各院校的考试形式待定,部分学生也可能面临能否稳定使用学习/考试系统的挑战。同时,时差导致的身体疲惫和注意力不集中,即便选课时间可以尽量满足国内学生的需求,但一些跨国同学一起的小组作业也可能对作息时间提出新要求。此外,部分研究型专业的学生无法进行实验导致学习进度拖延等。

为了解决居家参与网课的留学生想要更多体验校园生活、更多与人沟通的需求,不少国外大学与国内高校合作推出了Go local(就近入学)项目,沈奥所在的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就达成了Go local的合作,沈奥在上自己学校网络课程的同时会再上一门上海交通大学的课程。“只能说是‘上课’的感觉,不是‘上学’的感觉吧。”在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采访时,沈奥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

面对着疫情下学习生活的不确定性,庞大的留学生群体中,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适应方式。Amanda表示,自己有朋友也在go local的项目中,但是却不如沈奥一般轻松融入,“感觉她比较自闭,我一开始不太理解,认为在有校园的环境里更容易社交。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她感觉自己会比较难融入体制内的学生。而且孤独的感觉可能在大校园里体现得更为明显。”

在本次报告中,QS也增加了一个新的调查结果,留学生们是否有兴趣在即将到来的学年以网课的方式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只有46%的受访者表示乐意在新学年以网课的方式进行学习。然而,尽管有相当一部分人对网课感兴趣,但是也有许多人表示,他们认为学费应该得到一些减免。

对此,王津婧表示,针对留在国内远程学习的同学们,未来的6-12个月注定不易。她建议,留学生们需积极主动地与国内外师生进行互动,最大化确保网课生涯的学习效果。具体而言,一个标准学期的核心环节包括:选课/预约课、上课、小组/独立作业、应试等,留学美洲的同学应积极预约当地时间中午之前的课时或与学校沟通录播课/单独答疑时间段的可能性(该问题对欧亚留学生影响略小)、确保可以流畅稳定地使用ZOOM等实时通讯/学习管理系统/考试工具以确保学习质量、积极和同城有类似远程学习诉求的同学取得联系组成学习小组营造良好氛围,实现线上/下的共同监督/互动(例如在共享空间一起学习交流)等。撰文、编辑/邹宇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