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租赁平台此前用“长收短付”、“高进低出”等方式实现疯狂扩张和增长,但疫情让这种模式陷入危机。类似蛋壳遭房东租客“讨说法”的情况日益普遍。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抗议者包围了一家公寓租赁公司的北京总部。这次罕见的公众抗议从根本上冲击到了这个行业——中国增长最快、杠杆率最高的行业之一。

数十名房东、租客、承包商和保洁员聚集在蛋壳(Danke)办公室外,指控蛋壳违反租赁合同,拖欠付款。公寓租赁行业管理着北京高达一半的出租房屋,而类似指控在这个行业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抗议者在蛋壳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外举着的一条横幅上写道,“还我血汗钱”。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中国一度欣欣向荣的住宅租赁行业造成了沉重打击。该行业的模式是企业与个人房东签订多年租约,然后再将房屋转租给租户。

尽管中国经济正在复苏,但今年疫情之初的突然冲击摧毁了就业机会,将外来人口赶出大城市,并削弱了消费支出。这导致十多家杠杆率很高的租赁地产运营商出现严重亏损。

其中有些平台最近才刚在美国上市:蛋壳今年1月在纳斯达克(Nasdaq)进行了首次公开发行(IPO)。过去两天,随着有传言称房地产中介龙头“我爱我家”(5i5j)将收购该租赁平台,蛋壳股价上涨了两倍多。蛋壳股价较年初仍下跌66%,而其竞争对手青客(Qingke)股价则下跌了三分之二。

房地产咨询公司景晖智库(Jinghui Think Tank)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表示:“中国的租赁公寓运营商正面临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使得它们的商业模式难以为继。”

在此次危机之前的几年里,公寓租赁行业疯狂扩张,各大租赁平台抢购公寓以获得规模效应。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估计2013年至2019年,中国专业机构管理下的公寓数量增长到原来的10倍以上。

支撑租赁业务成长的是不断增长的租赁需求。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租房人数超过2亿人,比6年前增长逾50%。

为了利用这一需求,租赁平台采取了激进的商业模式。很多平台会以市场价签下公寓,然后再以较低价格租给租户,以扩大市场份额。另一种旨在改善现金流动的常见做法是每月向房东支付租金,但向租户提前收取6个月或更长时间的租金。

分析师表示这一战略基于两个假设:对住房的需求将维持在高位,租金将持续上涨。青客的一名管理者表示:“我们的想法是咬牙亏两年,从第三年开始赚钱。”

但新冠大流行摧毁了这种商业模式。由于经济放缓,就业机会变得稀缺,许多大城市的外来打工者数量正在减少。官方统计数据显示,9月份北京地铁日客运量同比下降30%。

北京住宅房地产业商会(Beijing Residential Real Estate Chamber of Commerce)会长黎乃超表示:“这表明,很多外地人没有回来……他们可能因缺乏机会而永远离开这座城市。”

房租上涨也有所降温。官方数据显示,在经历了10年的正增长后,北京住宅租金已连续8个月下降。大多数大城市的租金收益率不到2%,几乎让租赁平台难以生存。

随之而来的现金短缺让许多租赁平台难以给供应商结款。在蛋壳位于北京的总部,抗议者们表示,他们正在追讨逾期欠款,从2亿元人民币(合3100万美元)的装修费到5000元人民币的清洁费不等。

“如果蛋壳不按时付款,我会破产的,”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王姓承包商表示,他声称该平台欠他1亿多元人民币。

房东也成为这波放缓的受害者,因为租赁运营商推迟支付租金或要求取消租赁合约。这个问题如此普遍,以至于最近几周社交媒体上出现了由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不满房东创立的群组。

“他们想在不提供补偿的情况下取消合同,”Dave Wang说,他于2018年与另一家大型租赁运营商自如(Ziroom)签订了为期三年的租约。“没有谈判的余地。”

延迟付款促使许多房东驱逐房客,即使后者已经向平台全额支付了租金。

王克佳(音译)说:“尽管我已经付了12个月的房租,但我的房东只收到了4个月的房租,”她上个月被赶出了在东部城市杭州租住的一居室公寓。

法庭记录显示,自去年9月以来,青客已115次被列为违约者,而蛋壳和青客都在亏损。

蛋壳、自如和青客都没有回复置评请求。蛋壳在其官方微博账户发帖表示,它“没有破产”,管理层“不会跑路”。帖子补充道:“请不要信谣传谣。”

自如在其社交媒体账户上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一切安好”,房东得到了“及时”的支付。

中国政府已经注意到该行业的问题。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9月份警告称,继续以“高进低出”方式吸引租客或“长收短付”的租赁平台,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Wang Xueqiao、刘心宁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被疫情打乱的中国住宅租赁行业

发布日期:2020-11-19 19:33
摘要:租赁平台此前用“长收短付”、“高进低出”等方式实现疯狂扩张和增长,但疫情让这种模式陷入危机。类似蛋壳遭房东租客“讨说法”的情况日益普遍。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抗议者包围了一家公寓租赁公司的北京总部。这次罕见的公众抗议从根本上冲击到了这个行业——中国增长最快、杠杆率最高的行业之一。

数十名房东、租客、承包商和保洁员聚集在蛋壳(Danke)办公室外,指控蛋壳违反租赁合同,拖欠付款。公寓租赁行业管理着北京高达一半的出租房屋,而类似指控在这个行业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抗议者在蛋壳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外举着的一条横幅上写道,“还我血汗钱”。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中国一度欣欣向荣的住宅租赁行业造成了沉重打击。该行业的模式是企业与个人房东签订多年租约,然后再将房屋转租给租户。

尽管中国经济正在复苏,但今年疫情之初的突然冲击摧毁了就业机会,将外来人口赶出大城市,并削弱了消费支出。这导致十多家杠杆率很高的租赁地产运营商出现严重亏损。

其中有些平台最近才刚在美国上市:蛋壳今年1月在纳斯达克(Nasdaq)进行了首次公开发行(IPO)。过去两天,随着有传言称房地产中介龙头“我爱我家”(5i5j)将收购该租赁平台,蛋壳股价上涨了两倍多。蛋壳股价较年初仍下跌66%,而其竞争对手青客(Qingke)股价则下跌了三分之二。

房地产咨询公司景晖智库(Jinghui Think Tank)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表示:“中国的租赁公寓运营商正面临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使得它们的商业模式难以为继。”

在此次危机之前的几年里,公寓租赁行业疯狂扩张,各大租赁平台抢购公寓以获得规模效应。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估计2013年至2019年,中国专业机构管理下的公寓数量增长到原来的10倍以上。

支撑租赁业务成长的是不断增长的租赁需求。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租房人数超过2亿人,比6年前增长逾50%。

为了利用这一需求,租赁平台采取了激进的商业模式。很多平台会以市场价签下公寓,然后再以较低价格租给租户,以扩大市场份额。另一种旨在改善现金流动的常见做法是每月向房东支付租金,但向租户提前收取6个月或更长时间的租金。

分析师表示这一战略基于两个假设:对住房的需求将维持在高位,租金将持续上涨。青客的一名管理者表示:“我们的想法是咬牙亏两年,从第三年开始赚钱。”

但新冠大流行摧毁了这种商业模式。由于经济放缓,就业机会变得稀缺,许多大城市的外来打工者数量正在减少。官方统计数据显示,9月份北京地铁日客运量同比下降30%。

北京住宅房地产业商会(Beijing Residential Real Estate Chamber of Commerce)会长黎乃超表示:“这表明,很多外地人没有回来……他们可能因缺乏机会而永远离开这座城市。”

房租上涨也有所降温。官方数据显示,在经历了10年的正增长后,北京住宅租金已连续8个月下降。大多数大城市的租金收益率不到2%,几乎让租赁平台难以生存。

随之而来的现金短缺让许多租赁平台难以给供应商结款。在蛋壳位于北京的总部,抗议者们表示,他们正在追讨逾期欠款,从2亿元人民币(合3100万美元)的装修费到5000元人民币的清洁费不等。

“如果蛋壳不按时付款,我会破产的,”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王姓承包商表示,他声称该平台欠他1亿多元人民币。

房东也成为这波放缓的受害者,因为租赁运营商推迟支付租金或要求取消租赁合约。这个问题如此普遍,以至于最近几周社交媒体上出现了由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不满房东创立的群组。

“他们想在不提供补偿的情况下取消合同,”Dave Wang说,他于2018年与另一家大型租赁运营商自如(Ziroom)签订了为期三年的租约。“没有谈判的余地。”

延迟付款促使许多房东驱逐房客,即使后者已经向平台全额支付了租金。

王克佳(音译)说:“尽管我已经付了12个月的房租,但我的房东只收到了4个月的房租,”她上个月被赶出了在东部城市杭州租住的一居室公寓。

法庭记录显示,自去年9月以来,青客已115次被列为违约者,而蛋壳和青客都在亏损。

蛋壳、自如和青客都没有回复置评请求。蛋壳在其官方微博账户发帖表示,它“没有破产”,管理层“不会跑路”。帖子补充道:“请不要信谣传谣。”

自如在其社交媒体账户上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一切安好”,房东得到了“及时”的支付。

中国政府已经注意到该行业的问题。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9月份警告称,继续以“高进低出”方式吸引租客或“长收短付”的租赁平台,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Wang Xueqiao、刘心宁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租赁平台此前用“长收短付”、“高进低出”等方式实现疯狂扩张和增长,但疫情让这种模式陷入危机。类似蛋壳遭房东租客“讨说法”的情况日益普遍。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抗议者包围了一家公寓租赁公司的北京总部。这次罕见的公众抗议从根本上冲击到了这个行业——中国增长最快、杠杆率最高的行业之一。

数十名房东、租客、承包商和保洁员聚集在蛋壳(Danke)办公室外,指控蛋壳违反租赁合同,拖欠付款。公寓租赁行业管理着北京高达一半的出租房屋,而类似指控在这个行业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抗议者在蛋壳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外举着的一条横幅上写道,“还我血汗钱”。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中国一度欣欣向荣的住宅租赁行业造成了沉重打击。该行业的模式是企业与个人房东签订多年租约,然后再将房屋转租给租户。

尽管中国经济正在复苏,但今年疫情之初的突然冲击摧毁了就业机会,将外来人口赶出大城市,并削弱了消费支出。这导致十多家杠杆率很高的租赁地产运营商出现严重亏损。

其中有些平台最近才刚在美国上市:蛋壳今年1月在纳斯达克(Nasdaq)进行了首次公开发行(IPO)。过去两天,随着有传言称房地产中介龙头“我爱我家”(5i5j)将收购该租赁平台,蛋壳股价上涨了两倍多。蛋壳股价较年初仍下跌66%,而其竞争对手青客(Qingke)股价则下跌了三分之二。

房地产咨询公司景晖智库(Jinghui Think Tank)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表示:“中国的租赁公寓运营商正面临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使得它们的商业模式难以为继。”

在此次危机之前的几年里,公寓租赁行业疯狂扩张,各大租赁平台抢购公寓以获得规模效应。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估计2013年至2019年,中国专业机构管理下的公寓数量增长到原来的10倍以上。

支撑租赁业务成长的是不断增长的租赁需求。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租房人数超过2亿人,比6年前增长逾50%。

为了利用这一需求,租赁平台采取了激进的商业模式。很多平台会以市场价签下公寓,然后再以较低价格租给租户,以扩大市场份额。另一种旨在改善现金流动的常见做法是每月向房东支付租金,但向租户提前收取6个月或更长时间的租金。

分析师表示这一战略基于两个假设:对住房的需求将维持在高位,租金将持续上涨。青客的一名管理者表示:“我们的想法是咬牙亏两年,从第三年开始赚钱。”

但新冠大流行摧毁了这种商业模式。由于经济放缓,就业机会变得稀缺,许多大城市的外来打工者数量正在减少。官方统计数据显示,9月份北京地铁日客运量同比下降30%。

北京住宅房地产业商会(Beijing Residential Real Estate Chamber of Commerce)会长黎乃超表示:“这表明,很多外地人没有回来……他们可能因缺乏机会而永远离开这座城市。”

房租上涨也有所降温。官方数据显示,在经历了10年的正增长后,北京住宅租金已连续8个月下降。大多数大城市的租金收益率不到2%,几乎让租赁平台难以生存。

随之而来的现金短缺让许多租赁平台难以给供应商结款。在蛋壳位于北京的总部,抗议者们表示,他们正在追讨逾期欠款,从2亿元人民币(合3100万美元)的装修费到5000元人民币的清洁费不等。

“如果蛋壳不按时付款,我会破产的,”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王姓承包商表示,他声称该平台欠他1亿多元人民币。

房东也成为这波放缓的受害者,因为租赁运营商推迟支付租金或要求取消租赁合约。这个问题如此普遍,以至于最近几周社交媒体上出现了由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不满房东创立的群组。

“他们想在不提供补偿的情况下取消合同,”Dave Wang说,他于2018年与另一家大型租赁运营商自如(Ziroom)签订了为期三年的租约。“没有谈判的余地。”

延迟付款促使许多房东驱逐房客,即使后者已经向平台全额支付了租金。

王克佳(音译)说:“尽管我已经付了12个月的房租,但我的房东只收到了4个月的房租,”她上个月被赶出了在东部城市杭州租住的一居室公寓。

法庭记录显示,自去年9月以来,青客已115次被列为违约者,而蛋壳和青客都在亏损。

蛋壳、自如和青客都没有回复置评请求。蛋壳在其官方微博账户发帖表示,它“没有破产”,管理层“不会跑路”。帖子补充道:“请不要信谣传谣。”

自如在其社交媒体账户上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一切安好”,房东得到了“及时”的支付。

中国政府已经注意到该行业的问题。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9月份警告称,继续以“高进低出”方式吸引租客或“长收短付”的租赁平台,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Wang Xueqiao、刘心宁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被疫情打乱的中国住宅租赁行业

发布日期:2020-11-19 19:33
摘要:租赁平台此前用“长收短付”、“高进低出”等方式实现疯狂扩张和增长,但疫情让这种模式陷入危机。类似蛋壳遭房东租客“讨说法”的情况日益普遍。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抗议者包围了一家公寓租赁公司的北京总部。这次罕见的公众抗议从根本上冲击到了这个行业——中国增长最快、杠杆率最高的行业之一。

数十名房东、租客、承包商和保洁员聚集在蛋壳(Danke)办公室外,指控蛋壳违反租赁合同,拖欠付款。公寓租赁行业管理着北京高达一半的出租房屋,而类似指控在这个行业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抗议者在蛋壳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外举着的一条横幅上写道,“还我血汗钱”。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中国一度欣欣向荣的住宅租赁行业造成了沉重打击。该行业的模式是企业与个人房东签订多年租约,然后再将房屋转租给租户。

尽管中国经济正在复苏,但今年疫情之初的突然冲击摧毁了就业机会,将外来人口赶出大城市,并削弱了消费支出。这导致十多家杠杆率很高的租赁地产运营商出现严重亏损。

其中有些平台最近才刚在美国上市:蛋壳今年1月在纳斯达克(Nasdaq)进行了首次公开发行(IPO)。过去两天,随着有传言称房地产中介龙头“我爱我家”(5i5j)将收购该租赁平台,蛋壳股价上涨了两倍多。蛋壳股价较年初仍下跌66%,而其竞争对手青客(Qingke)股价则下跌了三分之二。

房地产咨询公司景晖智库(Jinghui Think Tank)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表示:“中国的租赁公寓运营商正面临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使得它们的商业模式难以为继。”

在此次危机之前的几年里,公寓租赁行业疯狂扩张,各大租赁平台抢购公寓以获得规模效应。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估计2013年至2019年,中国专业机构管理下的公寓数量增长到原来的10倍以上。

支撑租赁业务成长的是不断增长的租赁需求。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租房人数超过2亿人,比6年前增长逾50%。

为了利用这一需求,租赁平台采取了激进的商业模式。很多平台会以市场价签下公寓,然后再以较低价格租给租户,以扩大市场份额。另一种旨在改善现金流动的常见做法是每月向房东支付租金,但向租户提前收取6个月或更长时间的租金。

分析师表示这一战略基于两个假设:对住房的需求将维持在高位,租金将持续上涨。青客的一名管理者表示:“我们的想法是咬牙亏两年,从第三年开始赚钱。”

但新冠大流行摧毁了这种商业模式。由于经济放缓,就业机会变得稀缺,许多大城市的外来打工者数量正在减少。官方统计数据显示,9月份北京地铁日客运量同比下降30%。

北京住宅房地产业商会(Beijing Residential Real Estate Chamber of Commerce)会长黎乃超表示:“这表明,很多外地人没有回来……他们可能因缺乏机会而永远离开这座城市。”

房租上涨也有所降温。官方数据显示,在经历了10年的正增长后,北京住宅租金已连续8个月下降。大多数大城市的租金收益率不到2%,几乎让租赁平台难以生存。

随之而来的现金短缺让许多租赁平台难以给供应商结款。在蛋壳位于北京的总部,抗议者们表示,他们正在追讨逾期欠款,从2亿元人民币(合3100万美元)的装修费到5000元人民币的清洁费不等。

“如果蛋壳不按时付款,我会破产的,”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王姓承包商表示,他声称该平台欠他1亿多元人民币。

房东也成为这波放缓的受害者,因为租赁运营商推迟支付租金或要求取消租赁合约。这个问题如此普遍,以至于最近几周社交媒体上出现了由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不满房东创立的群组。

“他们想在不提供补偿的情况下取消合同,”Dave Wang说,他于2018年与另一家大型租赁运营商自如(Ziroom)签订了为期三年的租约。“没有谈判的余地。”

延迟付款促使许多房东驱逐房客,即使后者已经向平台全额支付了租金。

王克佳(音译)说:“尽管我已经付了12个月的房租,但我的房东只收到了4个月的房租,”她上个月被赶出了在东部城市杭州租住的一居室公寓。

法庭记录显示,自去年9月以来,青客已115次被列为违约者,而蛋壳和青客都在亏损。

蛋壳、自如和青客都没有回复置评请求。蛋壳在其官方微博账户发帖表示,它“没有破产”,管理层“不会跑路”。帖子补充道:“请不要信谣传谣。”

自如在其社交媒体账户上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一切安好”,房东得到了“及时”的支付。

中国政府已经注意到该行业的问题。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9月份警告称,继续以“高进低出”方式吸引租客或“长收短付”的租赁平台,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Wang Xueqiao、刘心宁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租赁平台此前用“长收短付”、“高进低出”等方式实现疯狂扩张和增长,但疫情让这种模式陷入危机。类似蛋壳遭房东租客“讨说法”的情况日益普遍。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抗议者包围了一家公寓租赁公司的北京总部。这次罕见的公众抗议从根本上冲击到了这个行业——中国增长最快、杠杆率最高的行业之一。

数十名房东、租客、承包商和保洁员聚集在蛋壳(Danke)办公室外,指控蛋壳违反租赁合同,拖欠付款。公寓租赁行业管理着北京高达一半的出租房屋,而类似指控在这个行业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抗议者在蛋壳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外举着的一条横幅上写道,“还我血汗钱”。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中国一度欣欣向荣的住宅租赁行业造成了沉重打击。该行业的模式是企业与个人房东签订多年租约,然后再将房屋转租给租户。

尽管中国经济正在复苏,但今年疫情之初的突然冲击摧毁了就业机会,将外来人口赶出大城市,并削弱了消费支出。这导致十多家杠杆率很高的租赁地产运营商出现严重亏损。

其中有些平台最近才刚在美国上市:蛋壳今年1月在纳斯达克(Nasdaq)进行了首次公开发行(IPO)。过去两天,随着有传言称房地产中介龙头“我爱我家”(5i5j)将收购该租赁平台,蛋壳股价上涨了两倍多。蛋壳股价较年初仍下跌66%,而其竞争对手青客(Qingke)股价则下跌了三分之二。

房地产咨询公司景晖智库(Jinghui Think Tank)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表示:“中国的租赁公寓运营商正面临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使得它们的商业模式难以为继。”

在此次危机之前的几年里,公寓租赁行业疯狂扩张,各大租赁平台抢购公寓以获得规模效应。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估计2013年至2019年,中国专业机构管理下的公寓数量增长到原来的10倍以上。

支撑租赁业务成长的是不断增长的租赁需求。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租房人数超过2亿人,比6年前增长逾50%。

为了利用这一需求,租赁平台采取了激进的商业模式。很多平台会以市场价签下公寓,然后再以较低价格租给租户,以扩大市场份额。另一种旨在改善现金流动的常见做法是每月向房东支付租金,但向租户提前收取6个月或更长时间的租金。

分析师表示这一战略基于两个假设:对住房的需求将维持在高位,租金将持续上涨。青客的一名管理者表示:“我们的想法是咬牙亏两年,从第三年开始赚钱。”

但新冠大流行摧毁了这种商业模式。由于经济放缓,就业机会变得稀缺,许多大城市的外来打工者数量正在减少。官方统计数据显示,9月份北京地铁日客运量同比下降30%。

北京住宅房地产业商会(Beijing Residential Real Estate Chamber of Commerce)会长黎乃超表示:“这表明,很多外地人没有回来……他们可能因缺乏机会而永远离开这座城市。”

房租上涨也有所降温。官方数据显示,在经历了10年的正增长后,北京住宅租金已连续8个月下降。大多数大城市的租金收益率不到2%,几乎让租赁平台难以生存。

随之而来的现金短缺让许多租赁平台难以给供应商结款。在蛋壳位于北京的总部,抗议者们表示,他们正在追讨逾期欠款,从2亿元人民币(合3100万美元)的装修费到5000元人民币的清洁费不等。

“如果蛋壳不按时付款,我会破产的,”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王姓承包商表示,他声称该平台欠他1亿多元人民币。

房东也成为这波放缓的受害者,因为租赁运营商推迟支付租金或要求取消租赁合约。这个问题如此普遍,以至于最近几周社交媒体上出现了由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不满房东创立的群组。

“他们想在不提供补偿的情况下取消合同,”Dave Wang说,他于2018年与另一家大型租赁运营商自如(Ziroom)签订了为期三年的租约。“没有谈判的余地。”

延迟付款促使许多房东驱逐房客,即使后者已经向平台全额支付了租金。

王克佳(音译)说:“尽管我已经付了12个月的房租,但我的房东只收到了4个月的房租,”她上个月被赶出了在东部城市杭州租住的一居室公寓。

法庭记录显示,自去年9月以来,青客已115次被列为违约者,而蛋壳和青客都在亏损。

蛋壳、自如和青客都没有回复置评请求。蛋壳在其官方微博账户发帖表示,它“没有破产”,管理层“不会跑路”。帖子补充道:“请不要信谣传谣。”

自如在其社交媒体账户上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一切安好”,房东得到了“及时”的支付。

中国政府已经注意到该行业的问题。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9月份警告称,继续以“高进低出”方式吸引租客或“长收短付”的租赁平台,将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Wang Xueqiao、刘心宁补充报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