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云批评国有银行后,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这一戏剧性转折提醒中国企业及其投资者,无论他们是谁,都仍然要接受党的领导。



 |  米强 新加坡 , 桑晓霓 香港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当马云(Jack Ma)上周选择就中国金融体系的问题向权力说真话时,他的目标很高——也许太高了。

当时看来,原本已经是中国首富的电商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创始人马云的身家即将再次大幅提升,因为他的互联网金融衍生企业蚂蚁集团(Ant Group)当时定于本周四在香港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计划筹资370亿美元,原本将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IPO。

但马云在公开论坛上批评中国国家主导的银行业之后,这位中国最知名的企业家周一被监管机构约谈,讨论仓促发布的、可能打击蚂蚁未来利润的行业指引。周二晚,上海和香港的证交所都宣布将推迟蚂蚁集团的IPO。

根据上海证交所的公告,法规变化“可能导致你公司不符合发行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这件事的戏剧性转折提醒中国企业及其投资者,无论他们是谁,他们仍然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马云显然错判了形势。在低头做人几个月后,他树敌太多了,”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金融学教授陈志武表示。

陈教授补充说,尽管像蚂蚁这样的民营集团(其估值超过3000亿美元,提供移动支付和小额信贷等服务)不构成与中国大银行相同水平的潜在金融风险,但“它们需要受到更为系统化的监管框架的规范”。

周二,在上海证交所发布令人震惊的暂缓上市公告之前,蚂蚁集团曾发布声明称,马云与中国监管者“就金融业的健康和稳定交换了意见”。

“蚂蚁集团会深入落实约谈意见……继续提升普惠服务能力,助力经济和民生发展。”

10月24日,马云在上海一个金融峰会上批评中国大型国有银行的“当铺思想”。他表示,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真正需要的是蚂蚁这样敢作敢为的新参与者,能够向创新但没什么抵押品、通常被中国大型金融集团拒之门外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信贷。

然而,此次峰会的主题演讲者传递了不同的信息。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近一年来首次公开露面,他在峰会上致辞时强调金融稳定。“在鼓励金融创新、激发市场活力、扩大金融开放与金融监管能力之间寻求平衡,”他表示。“安全性永远排在第一位。”

2012年至2017年,王岐山曾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主将。

在中国,银行以及金融业的其他既得利益者长期抗议称,与新进入市场的数字金融服务提供商相比,它们在开展业务时受到大得多的约束。

尽管蚂蚁集团在宣布其IPO计划之前曾获得监管机构的保证,但在中国人民银行(PBoC)和中国银保监会(CBIRC)内部,一直有人对蚂蚁持怀疑态度。中国银保监会认为自己应为中国各大银行提供支持。

香港某大型国际银行的一位高管表示,马云被监管约谈是一个信号,说明北京方面“希望在蚂蚁变得无法控制之前将其拴住”。

“当他最近批评银行业者时,他被视为高傲而不明智,”这位高管补充说。“中国的银行不仅是传统金融体系的核心,而且是货币政策的延伸。”

蚂蚁IPO曾被视为中国金融市场未来潜力的有力象征,吸引了近3万亿美元的投资者需求。

据香港经纪公司耀才证券(Bright Smart Securities)行政总裁许绎彬(Edmond Hui)介绍,周二,蚂蚁集团股票在灰色市场上的交易价格较IPO价格高出约50%。

投资者此前就预计中国监管机构可能会对互联网金融集团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蚂蚁集团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它在中国面临监管风险,并且将必须根据9月发布的国务院规定,建立一家由央行批准的控股公司。

这可能对其未来利润产生直接影响。法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将放款上限设定为30万元人民币(合44843美元)或借款人年薪的三分之一,以两者中的较低者为准。新规还可能加大跨省发放贷款的难度。

“有关小额网络贷款的新法规草案将对蚂蚁集团的主要业务收入产生重大影响,并增加其运营成本,”北京精品投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的沈萌表示。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Kevin Kwek周二在一份简报中表示,新规定可能会迫使投资者“鉴于监管干预的明显迹象,重新审视他们对(蚂蚁)增长的假设”。

康河信(Hudson Lockett)、普丽姆罗丝•赖尔登(Primrose Riordan)、俱菲(Sherry Fei Ju)、Nian Liu和杨缘补充报道


又讯:中国据悉要求蚂蚁集团必须在上市前达到新的资本要求

中国监管部门告知蚂蚁集团,必须在达到本月初对金融控股公司实施的新资本要求及其它规定后,才能推进首次公开募股(IPO)。

因消息未公开而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称,蚂蚁集团必须做出调整,包括为小额贷款部门增加资本,同时必须为该部门的全国运营重新申请牌照。

目前尚不清楚蚂蚁集团需要做多大程度的调整才能满足所有新规要求。新规已于11月1日起生效,旨在遏制金融控股公司带来的系统性风险。蚂蚁集团与中国证券监管部门的代表均无法在工作时间外立即对此事置评。

上海证券交易所11月3日意外暂缓蚂蚁集团350亿美元的IPO,称因监管环境发生变化。蚂蚁集团原定两天后挂牌交易。11月2日,包括中国央行在内四家监管部门罕见联合约谈了公司创始人马云及其他高管。

蚂蚁集团业务范围涉及支付、贷款、资产管理和保险等。该公司11月2日表示,将会深入落实会议意见,遵循“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的十六字指导方针,助力经济和民生发展。

近几个月来,该公司接连受到新规打击,包括资本和牌照要求、贷款利率上限及限制使用资产支持证券为消费贷款提供资金等。11月2日,银行业监管机构发布新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和其他网络贷款平台提高在与银行联合贷款中的出资比例。撰文/彭博


又讯:蚂蚁集团IPO被叫停 说明它已大而不能倒

在美国大选日,第一个意外不是来自美国,而是中国暂缓蚂蚁集团35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蚂蚁集团沪港两地上市规模原本会创下世界之最,在挂牌前夕被叫停,无疑是公关的噩梦。联合创始人马云几天前刚刚批评监管不与时俱进,并把银行比作典当行。此事造成的冲击太大,港元也在11月3日下跌。

直接触发因素可能是决策者最近收紧了对网络贷款平台的监管。银行业监管部门11月2日发布新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等网贷平台提高在与银行联合贷款中的出资比例至不低于30%,目前蚂蚁集团的这个比例为2%。

事情发生的时间可能很不幸,但传达的信息很明确:中国在美中关系依然紧张之际实现了经济复苏,当前维护金融体系再次成为政策要务。

从本质上讲,这是把金融科技公司视为金融公司还是科技公司的定位之辩。监管机构认为,蚂蚁集团利用放贷和杠杆赚钱的商业模式与传统银行区别不大。因此应该遵守类似的杠杆和资本金监管要求。

换言之,蚂蚁集团已经大而不能倒,需要监管密切留意。数字可以说明一切。蚂蚁集团在截至6月一年向大约5亿人提供了1.7万亿元人民币(2550亿美元)贷款。它运行着世界上最大的数字支付系统,管理约1730亿美元的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在全球同类基金中规模位居前列。

接下来会怎样?蚂蚁集团达到监管和信息披露要求后可能很快会得到上市批准。Krane Funds的首席投资官Brendan Ahern说,叫停这样大规模,有全世界主权财富基金、中国社保基金认购的IPO,将是场灾难。但在蚂蚁集团扩张前景面临疑问之际,已经不可能再获得同样的估值。

马云因其拥有的巨大财富和影响力而被昵称为“马爸爸”。但谁是真正的爸爸,在11月3日显露无疑。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传递出的信号

发布日期:2020-11-04 10:13
在马云批评国有银行后,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这一戏剧性转折提醒中国企业及其投资者,无论他们是谁,都仍然要接受党的领导。



 |  米强 新加坡 , 桑晓霓 香港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当马云(Jack Ma)上周选择就中国金融体系的问题向权力说真话时,他的目标很高——也许太高了。

当时看来,原本已经是中国首富的电商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创始人马云的身家即将再次大幅提升,因为他的互联网金融衍生企业蚂蚁集团(Ant Group)当时定于本周四在香港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计划筹资370亿美元,原本将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IPO。

但马云在公开论坛上批评中国国家主导的银行业之后,这位中国最知名的企业家周一被监管机构约谈,讨论仓促发布的、可能打击蚂蚁未来利润的行业指引。周二晚,上海和香港的证交所都宣布将推迟蚂蚁集团的IPO。

根据上海证交所的公告,法规变化“可能导致你公司不符合发行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这件事的戏剧性转折提醒中国企业及其投资者,无论他们是谁,他们仍然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马云显然错判了形势。在低头做人几个月后,他树敌太多了,”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金融学教授陈志武表示。

陈教授补充说,尽管像蚂蚁这样的民营集团(其估值超过3000亿美元,提供移动支付和小额信贷等服务)不构成与中国大银行相同水平的潜在金融风险,但“它们需要受到更为系统化的监管框架的规范”。

周二,在上海证交所发布令人震惊的暂缓上市公告之前,蚂蚁集团曾发布声明称,马云与中国监管者“就金融业的健康和稳定交换了意见”。

“蚂蚁集团会深入落实约谈意见……继续提升普惠服务能力,助力经济和民生发展。”

10月24日,马云在上海一个金融峰会上批评中国大型国有银行的“当铺思想”。他表示,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真正需要的是蚂蚁这样敢作敢为的新参与者,能够向创新但没什么抵押品、通常被中国大型金融集团拒之门外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信贷。

然而,此次峰会的主题演讲者传递了不同的信息。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近一年来首次公开露面,他在峰会上致辞时强调金融稳定。“在鼓励金融创新、激发市场活力、扩大金融开放与金融监管能力之间寻求平衡,”他表示。“安全性永远排在第一位。”

2012年至2017年,王岐山曾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主将。

在中国,银行以及金融业的其他既得利益者长期抗议称,与新进入市场的数字金融服务提供商相比,它们在开展业务时受到大得多的约束。

尽管蚂蚁集团在宣布其IPO计划之前曾获得监管机构的保证,但在中国人民银行(PBoC)和中国银保监会(CBIRC)内部,一直有人对蚂蚁持怀疑态度。中国银保监会认为自己应为中国各大银行提供支持。

香港某大型国际银行的一位高管表示,马云被监管约谈是一个信号,说明北京方面“希望在蚂蚁变得无法控制之前将其拴住”。

“当他最近批评银行业者时,他被视为高傲而不明智,”这位高管补充说。“中国的银行不仅是传统金融体系的核心,而且是货币政策的延伸。”

蚂蚁IPO曾被视为中国金融市场未来潜力的有力象征,吸引了近3万亿美元的投资者需求。

据香港经纪公司耀才证券(Bright Smart Securities)行政总裁许绎彬(Edmond Hui)介绍,周二,蚂蚁集团股票在灰色市场上的交易价格较IPO价格高出约50%。

投资者此前就预计中国监管机构可能会对互联网金融集团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蚂蚁集团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它在中国面临监管风险,并且将必须根据9月发布的国务院规定,建立一家由央行批准的控股公司。

这可能对其未来利润产生直接影响。法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将放款上限设定为30万元人民币(合44843美元)或借款人年薪的三分之一,以两者中的较低者为准。新规还可能加大跨省发放贷款的难度。

“有关小额网络贷款的新法规草案将对蚂蚁集团的主要业务收入产生重大影响,并增加其运营成本,”北京精品投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的沈萌表示。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Kevin Kwek周二在一份简报中表示,新规定可能会迫使投资者“鉴于监管干预的明显迹象,重新审视他们对(蚂蚁)增长的假设”。

康河信(Hudson Lockett)、普丽姆罗丝•赖尔登(Primrose Riordan)、俱菲(Sherry Fei Ju)、Nian Liu和杨缘补充报道


又讯:中国据悉要求蚂蚁集团必须在上市前达到新的资本要求

中国监管部门告知蚂蚁集团,必须在达到本月初对金融控股公司实施的新资本要求及其它规定后,才能推进首次公开募股(IPO)。

因消息未公开而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称,蚂蚁集团必须做出调整,包括为小额贷款部门增加资本,同时必须为该部门的全国运营重新申请牌照。

目前尚不清楚蚂蚁集团需要做多大程度的调整才能满足所有新规要求。新规已于11月1日起生效,旨在遏制金融控股公司带来的系统性风险。蚂蚁集团与中国证券监管部门的代表均无法在工作时间外立即对此事置评。

上海证券交易所11月3日意外暂缓蚂蚁集团350亿美元的IPO,称因监管环境发生变化。蚂蚁集团原定两天后挂牌交易。11月2日,包括中国央行在内四家监管部门罕见联合约谈了公司创始人马云及其他高管。

蚂蚁集团业务范围涉及支付、贷款、资产管理和保险等。该公司11月2日表示,将会深入落实会议意见,遵循“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的十六字指导方针,助力经济和民生发展。

近几个月来,该公司接连受到新规打击,包括资本和牌照要求、贷款利率上限及限制使用资产支持证券为消费贷款提供资金等。11月2日,银行业监管机构发布新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和其他网络贷款平台提高在与银行联合贷款中的出资比例。撰文/彭博


又讯:蚂蚁集团IPO被叫停 说明它已大而不能倒

在美国大选日,第一个意外不是来自美国,而是中国暂缓蚂蚁集团35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蚂蚁集团沪港两地上市规模原本会创下世界之最,在挂牌前夕被叫停,无疑是公关的噩梦。联合创始人马云几天前刚刚批评监管不与时俱进,并把银行比作典当行。此事造成的冲击太大,港元也在11月3日下跌。

直接触发因素可能是决策者最近收紧了对网络贷款平台的监管。银行业监管部门11月2日发布新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等网贷平台提高在与银行联合贷款中的出资比例至不低于30%,目前蚂蚁集团的这个比例为2%。

事情发生的时间可能很不幸,但传达的信息很明确:中国在美中关系依然紧张之际实现了经济复苏,当前维护金融体系再次成为政策要务。

从本质上讲,这是把金融科技公司视为金融公司还是科技公司的定位之辩。监管机构认为,蚂蚁集团利用放贷和杠杆赚钱的商业模式与传统银行区别不大。因此应该遵守类似的杠杆和资本金监管要求。

换言之,蚂蚁集团已经大而不能倒,需要监管密切留意。数字可以说明一切。蚂蚁集团在截至6月一年向大约5亿人提供了1.7万亿元人民币(2550亿美元)贷款。它运行着世界上最大的数字支付系统,管理约1730亿美元的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在全球同类基金中规模位居前列。

接下来会怎样?蚂蚁集团达到监管和信息披露要求后可能很快会得到上市批准。Krane Funds的首席投资官Brendan Ahern说,叫停这样大规模,有全世界主权财富基金、中国社保基金认购的IPO,将是场灾难。但在蚂蚁集团扩张前景面临疑问之际,已经不可能再获得同样的估值。

马云因其拥有的巨大财富和影响力而被昵称为“马爸爸”。但谁是真正的爸爸,在11月3日显露无疑。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马云批评国有银行后,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这一戏剧性转折提醒中国企业及其投资者,无论他们是谁,都仍然要接受党的领导。



 |  米强 新加坡 , 桑晓霓 香港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当马云(Jack Ma)上周选择就中国金融体系的问题向权力说真话时,他的目标很高——也许太高了。

当时看来,原本已经是中国首富的电商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创始人马云的身家即将再次大幅提升,因为他的互联网金融衍生企业蚂蚁集团(Ant Group)当时定于本周四在香港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计划筹资370亿美元,原本将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IPO。

但马云在公开论坛上批评中国国家主导的银行业之后,这位中国最知名的企业家周一被监管机构约谈,讨论仓促发布的、可能打击蚂蚁未来利润的行业指引。周二晚,上海和香港的证交所都宣布将推迟蚂蚁集团的IPO。

根据上海证交所的公告,法规变化“可能导致你公司不符合发行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这件事的戏剧性转折提醒中国企业及其投资者,无论他们是谁,他们仍然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马云显然错判了形势。在低头做人几个月后,他树敌太多了,”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金融学教授陈志武表示。

陈教授补充说,尽管像蚂蚁这样的民营集团(其估值超过3000亿美元,提供移动支付和小额信贷等服务)不构成与中国大银行相同水平的潜在金融风险,但“它们需要受到更为系统化的监管框架的规范”。

周二,在上海证交所发布令人震惊的暂缓上市公告之前,蚂蚁集团曾发布声明称,马云与中国监管者“就金融业的健康和稳定交换了意见”。

“蚂蚁集团会深入落实约谈意见……继续提升普惠服务能力,助力经济和民生发展。”

10月24日,马云在上海一个金融峰会上批评中国大型国有银行的“当铺思想”。他表示,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真正需要的是蚂蚁这样敢作敢为的新参与者,能够向创新但没什么抵押品、通常被中国大型金融集团拒之门外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信贷。

然而,此次峰会的主题演讲者传递了不同的信息。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近一年来首次公开露面,他在峰会上致辞时强调金融稳定。“在鼓励金融创新、激发市场活力、扩大金融开放与金融监管能力之间寻求平衡,”他表示。“安全性永远排在第一位。”

2012年至2017年,王岐山曾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主将。

在中国,银行以及金融业的其他既得利益者长期抗议称,与新进入市场的数字金融服务提供商相比,它们在开展业务时受到大得多的约束。

尽管蚂蚁集团在宣布其IPO计划之前曾获得监管机构的保证,但在中国人民银行(PBoC)和中国银保监会(CBIRC)内部,一直有人对蚂蚁持怀疑态度。中国银保监会认为自己应为中国各大银行提供支持。

香港某大型国际银行的一位高管表示,马云被监管约谈是一个信号,说明北京方面“希望在蚂蚁变得无法控制之前将其拴住”。

“当他最近批评银行业者时,他被视为高傲而不明智,”这位高管补充说。“中国的银行不仅是传统金融体系的核心,而且是货币政策的延伸。”

蚂蚁IPO曾被视为中国金融市场未来潜力的有力象征,吸引了近3万亿美元的投资者需求。

据香港经纪公司耀才证券(Bright Smart Securities)行政总裁许绎彬(Edmond Hui)介绍,周二,蚂蚁集团股票在灰色市场上的交易价格较IPO价格高出约50%。

投资者此前就预计中国监管机构可能会对互联网金融集团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蚂蚁集团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它在中国面临监管风险,并且将必须根据9月发布的国务院规定,建立一家由央行批准的控股公司。

这可能对其未来利润产生直接影响。法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将放款上限设定为30万元人民币(合44843美元)或借款人年薪的三分之一,以两者中的较低者为准。新规还可能加大跨省发放贷款的难度。

“有关小额网络贷款的新法规草案将对蚂蚁集团的主要业务收入产生重大影响,并增加其运营成本,”北京精品投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的沈萌表示。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Kevin Kwek周二在一份简报中表示,新规定可能会迫使投资者“鉴于监管干预的明显迹象,重新审视他们对(蚂蚁)增长的假设”。

康河信(Hudson Lockett)、普丽姆罗丝•赖尔登(Primrose Riordan)、俱菲(Sherry Fei Ju)、Nian Liu和杨缘补充报道


又讯:中国据悉要求蚂蚁集团必须在上市前达到新的资本要求

中国监管部门告知蚂蚁集团,必须在达到本月初对金融控股公司实施的新资本要求及其它规定后,才能推进首次公开募股(IPO)。

因消息未公开而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称,蚂蚁集团必须做出调整,包括为小额贷款部门增加资本,同时必须为该部门的全国运营重新申请牌照。

目前尚不清楚蚂蚁集团需要做多大程度的调整才能满足所有新规要求。新规已于11月1日起生效,旨在遏制金融控股公司带来的系统性风险。蚂蚁集团与中国证券监管部门的代表均无法在工作时间外立即对此事置评。

上海证券交易所11月3日意外暂缓蚂蚁集团350亿美元的IPO,称因监管环境发生变化。蚂蚁集团原定两天后挂牌交易。11月2日,包括中国央行在内四家监管部门罕见联合约谈了公司创始人马云及其他高管。

蚂蚁集团业务范围涉及支付、贷款、资产管理和保险等。该公司11月2日表示,将会深入落实会议意见,遵循“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的十六字指导方针,助力经济和民生发展。

近几个月来,该公司接连受到新规打击,包括资本和牌照要求、贷款利率上限及限制使用资产支持证券为消费贷款提供资金等。11月2日,银行业监管机构发布新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和其他网络贷款平台提高在与银行联合贷款中的出资比例。撰文/彭博


又讯:蚂蚁集团IPO被叫停 说明它已大而不能倒

在美国大选日,第一个意外不是来自美国,而是中国暂缓蚂蚁集团35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蚂蚁集团沪港两地上市规模原本会创下世界之最,在挂牌前夕被叫停,无疑是公关的噩梦。联合创始人马云几天前刚刚批评监管不与时俱进,并把银行比作典当行。此事造成的冲击太大,港元也在11月3日下跌。

直接触发因素可能是决策者最近收紧了对网络贷款平台的监管。银行业监管部门11月2日发布新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等网贷平台提高在与银行联合贷款中的出资比例至不低于30%,目前蚂蚁集团的这个比例为2%。

事情发生的时间可能很不幸,但传达的信息很明确:中国在美中关系依然紧张之际实现了经济复苏,当前维护金融体系再次成为政策要务。

从本质上讲,这是把金融科技公司视为金融公司还是科技公司的定位之辩。监管机构认为,蚂蚁集团利用放贷和杠杆赚钱的商业模式与传统银行区别不大。因此应该遵守类似的杠杆和资本金监管要求。

换言之,蚂蚁集团已经大而不能倒,需要监管密切留意。数字可以说明一切。蚂蚁集团在截至6月一年向大约5亿人提供了1.7万亿元人民币(2550亿美元)贷款。它运行着世界上最大的数字支付系统,管理约1730亿美元的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在全球同类基金中规模位居前列。

接下来会怎样?蚂蚁集团达到监管和信息披露要求后可能很快会得到上市批准。Krane Funds的首席投资官Brendan Ahern说,叫停这样大规模,有全世界主权财富基金、中国社保基金认购的IPO,将是场灾难。但在蚂蚁集团扩张前景面临疑问之际,已经不可能再获得同样的估值。

马云因其拥有的巨大财富和影响力而被昵称为“马爸爸”。但谁是真正的爸爸,在11月3日显露无疑。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传递出的信号

发布日期:2020-11-04 10:13
在马云批评国有银行后,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这一戏剧性转折提醒中国企业及其投资者,无论他们是谁,都仍然要接受党的领导。



 |  米强 新加坡 , 桑晓霓 香港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当马云(Jack Ma)上周选择就中国金融体系的问题向权力说真话时,他的目标很高——也许太高了。

当时看来,原本已经是中国首富的电商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创始人马云的身家即将再次大幅提升,因为他的互联网金融衍生企业蚂蚁集团(Ant Group)当时定于本周四在香港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计划筹资370亿美元,原本将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IPO。

但马云在公开论坛上批评中国国家主导的银行业之后,这位中国最知名的企业家周一被监管机构约谈,讨论仓促发布的、可能打击蚂蚁未来利润的行业指引。周二晚,上海和香港的证交所都宣布将推迟蚂蚁集团的IPO。

根据上海证交所的公告,法规变化“可能导致你公司不符合发行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这件事的戏剧性转折提醒中国企业及其投资者,无论他们是谁,他们仍然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马云显然错判了形势。在低头做人几个月后,他树敌太多了,”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金融学教授陈志武表示。

陈教授补充说,尽管像蚂蚁这样的民营集团(其估值超过3000亿美元,提供移动支付和小额信贷等服务)不构成与中国大银行相同水平的潜在金融风险,但“它们需要受到更为系统化的监管框架的规范”。

周二,在上海证交所发布令人震惊的暂缓上市公告之前,蚂蚁集团曾发布声明称,马云与中国监管者“就金融业的健康和稳定交换了意见”。

“蚂蚁集团会深入落实约谈意见……继续提升普惠服务能力,助力经济和民生发展。”

10月24日,马云在上海一个金融峰会上批评中国大型国有银行的“当铺思想”。他表示,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真正需要的是蚂蚁这样敢作敢为的新参与者,能够向创新但没什么抵押品、通常被中国大型金融集团拒之门外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信贷。

然而,此次峰会的主题演讲者传递了不同的信息。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近一年来首次公开露面,他在峰会上致辞时强调金融稳定。“在鼓励金融创新、激发市场活力、扩大金融开放与金融监管能力之间寻求平衡,”他表示。“安全性永远排在第一位。”

2012年至2017年,王岐山曾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主将。

在中国,银行以及金融业的其他既得利益者长期抗议称,与新进入市场的数字金融服务提供商相比,它们在开展业务时受到大得多的约束。

尽管蚂蚁集团在宣布其IPO计划之前曾获得监管机构的保证,但在中国人民银行(PBoC)和中国银保监会(CBIRC)内部,一直有人对蚂蚁持怀疑态度。中国银保监会认为自己应为中国各大银行提供支持。

香港某大型国际银行的一位高管表示,马云被监管约谈是一个信号,说明北京方面“希望在蚂蚁变得无法控制之前将其拴住”。

“当他最近批评银行业者时,他被视为高傲而不明智,”这位高管补充说。“中国的银行不仅是传统金融体系的核心,而且是货币政策的延伸。”

蚂蚁IPO曾被视为中国金融市场未来潜力的有力象征,吸引了近3万亿美元的投资者需求。

据香港经纪公司耀才证券(Bright Smart Securities)行政总裁许绎彬(Edmond Hui)介绍,周二,蚂蚁集团股票在灰色市场上的交易价格较IPO价格高出约50%。

投资者此前就预计中国监管机构可能会对互联网金融集团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蚂蚁集团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它在中国面临监管风险,并且将必须根据9月发布的国务院规定,建立一家由央行批准的控股公司。

这可能对其未来利润产生直接影响。法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将放款上限设定为30万元人民币(合44843美元)或借款人年薪的三分之一,以两者中的较低者为准。新规还可能加大跨省发放贷款的难度。

“有关小额网络贷款的新法规草案将对蚂蚁集团的主要业务收入产生重大影响,并增加其运营成本,”北京精品投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的沈萌表示。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Kevin Kwek周二在一份简报中表示,新规定可能会迫使投资者“鉴于监管干预的明显迹象,重新审视他们对(蚂蚁)增长的假设”。

康河信(Hudson Lockett)、普丽姆罗丝•赖尔登(Primrose Riordan)、俱菲(Sherry Fei Ju)、Nian Liu和杨缘补充报道


又讯:中国据悉要求蚂蚁集团必须在上市前达到新的资本要求

中国监管部门告知蚂蚁集团,必须在达到本月初对金融控股公司实施的新资本要求及其它规定后,才能推进首次公开募股(IPO)。

因消息未公开而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称,蚂蚁集团必须做出调整,包括为小额贷款部门增加资本,同时必须为该部门的全国运营重新申请牌照。

目前尚不清楚蚂蚁集团需要做多大程度的调整才能满足所有新规要求。新规已于11月1日起生效,旨在遏制金融控股公司带来的系统性风险。蚂蚁集团与中国证券监管部门的代表均无法在工作时间外立即对此事置评。

上海证券交易所11月3日意外暂缓蚂蚁集团350亿美元的IPO,称因监管环境发生变化。蚂蚁集团原定两天后挂牌交易。11月2日,包括中国央行在内四家监管部门罕见联合约谈了公司创始人马云及其他高管。

蚂蚁集团业务范围涉及支付、贷款、资产管理和保险等。该公司11月2日表示,将会深入落实会议意见,遵循“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的十六字指导方针,助力经济和民生发展。

近几个月来,该公司接连受到新规打击,包括资本和牌照要求、贷款利率上限及限制使用资产支持证券为消费贷款提供资金等。11月2日,银行业监管机构发布新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和其他网络贷款平台提高在与银行联合贷款中的出资比例。撰文/彭博


又讯:蚂蚁集团IPO被叫停 说明它已大而不能倒

在美国大选日,第一个意外不是来自美国,而是中国暂缓蚂蚁集团35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蚂蚁集团沪港两地上市规模原本会创下世界之最,在挂牌前夕被叫停,无疑是公关的噩梦。联合创始人马云几天前刚刚批评监管不与时俱进,并把银行比作典当行。此事造成的冲击太大,港元也在11月3日下跌。

直接触发因素可能是决策者最近收紧了对网络贷款平台的监管。银行业监管部门11月2日发布新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等网贷平台提高在与银行联合贷款中的出资比例至不低于30%,目前蚂蚁集团的这个比例为2%。

事情发生的时间可能很不幸,但传达的信息很明确:中国在美中关系依然紧张之际实现了经济复苏,当前维护金融体系再次成为政策要务。

从本质上讲,这是把金融科技公司视为金融公司还是科技公司的定位之辩。监管机构认为,蚂蚁集团利用放贷和杠杆赚钱的商业模式与传统银行区别不大。因此应该遵守类似的杠杆和资本金监管要求。

换言之,蚂蚁集团已经大而不能倒,需要监管密切留意。数字可以说明一切。蚂蚁集团在截至6月一年向大约5亿人提供了1.7万亿元人民币(2550亿美元)贷款。它运行着世界上最大的数字支付系统,管理约1730亿美元的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在全球同类基金中规模位居前列。

接下来会怎样?蚂蚁集团达到监管和信息披露要求后可能很快会得到上市批准。Krane Funds的首席投资官Brendan Ahern说,叫停这样大规模,有全世界主权财富基金、中国社保基金认购的IPO,将是场灾难。但在蚂蚁集团扩张前景面临疑问之际,已经不可能再获得同样的估值。

马云因其拥有的巨大财富和影响力而被昵称为“马爸爸”。但谁是真正的爸爸,在11月3日显露无疑。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马云批评国有银行后,蚂蚁集团被暂缓上市。这一戏剧性转折提醒中国企业及其投资者,无论他们是谁,都仍然要接受党的领导。



 |  米强 新加坡 , 桑晓霓 香港 , 瑞恩•麦克莫罗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当马云(Jack Ma)上周选择就中国金融体系的问题向权力说真话时,他的目标很高——也许太高了。

当时看来,原本已经是中国首富的电商集团阿里巴巴(Alibaba)创始人马云的身家即将再次大幅提升,因为他的互联网金融衍生企业蚂蚁集团(Ant Group)当时定于本周四在香港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计划筹资370亿美元,原本将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IPO。

但马云在公开论坛上批评中国国家主导的银行业之后,这位中国最知名的企业家周一被监管机构约谈,讨论仓促发布的、可能打击蚂蚁未来利润的行业指引。周二晚,上海和香港的证交所都宣布将推迟蚂蚁集团的IPO。

根据上海证交所的公告,法规变化“可能导致你公司不符合发行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这件事的戏剧性转折提醒中国企业及其投资者,无论他们是谁,他们仍然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马云显然错判了形势。在低头做人几个月后,他树敌太多了,”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金融学教授陈志武表示。

陈教授补充说,尽管像蚂蚁这样的民营集团(其估值超过3000亿美元,提供移动支付和小额信贷等服务)不构成与中国大银行相同水平的潜在金融风险,但“它们需要受到更为系统化的监管框架的规范”。

周二,在上海证交所发布令人震惊的暂缓上市公告之前,蚂蚁集团曾发布声明称,马云与中国监管者“就金融业的健康和稳定交换了意见”。

“蚂蚁集团会深入落实约谈意见……继续提升普惠服务能力,助力经济和民生发展。”

10月24日,马云在上海一个金融峰会上批评中国大型国有银行的“当铺思想”。他表示,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真正需要的是蚂蚁这样敢作敢为的新参与者,能够向创新但没什么抵押品、通常被中国大型金融集团拒之门外的企业和个人提供信贷。

然而,此次峰会的主题演讲者传递了不同的信息。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近一年来首次公开露面,他在峰会上致辞时强调金融稳定。“在鼓励金融创新、激发市场活力、扩大金融开放与金融监管能力之间寻求平衡,”他表示。“安全性永远排在第一位。”

2012年至2017年,王岐山曾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主将。

在中国,银行以及金融业的其他既得利益者长期抗议称,与新进入市场的数字金融服务提供商相比,它们在开展业务时受到大得多的约束。

尽管蚂蚁集团在宣布其IPO计划之前曾获得监管机构的保证,但在中国人民银行(PBoC)和中国银保监会(CBIRC)内部,一直有人对蚂蚁持怀疑态度。中国银保监会认为自己应为中国各大银行提供支持。

香港某大型国际银行的一位高管表示,马云被监管约谈是一个信号,说明北京方面“希望在蚂蚁变得无法控制之前将其拴住”。

“当他最近批评银行业者时,他被视为高傲而不明智,”这位高管补充说。“中国的银行不仅是传统金融体系的核心,而且是货币政策的延伸。”

蚂蚁IPO曾被视为中国金融市场未来潜力的有力象征,吸引了近3万亿美元的投资者需求。

据香港经纪公司耀才证券(Bright Smart Securities)行政总裁许绎彬(Edmond Hui)介绍,周二,蚂蚁集团股票在灰色市场上的交易价格较IPO价格高出约50%。

投资者此前就预计中国监管机构可能会对互联网金融集团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蚂蚁集团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它在中国面临监管风险,并且将必须根据9月发布的国务院规定,建立一家由央行批准的控股公司。

这可能对其未来利润产生直接影响。法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将放款上限设定为30万元人民币(合44843美元)或借款人年薪的三分之一,以两者中的较低者为准。新规还可能加大跨省发放贷款的难度。

“有关小额网络贷款的新法规草案将对蚂蚁集团的主要业务收入产生重大影响,并增加其运营成本,”北京精品投行香颂资本(Chanson & Co)的沈萌表示。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Kevin Kwek周二在一份简报中表示,新规定可能会迫使投资者“鉴于监管干预的明显迹象,重新审视他们对(蚂蚁)增长的假设”。

康河信(Hudson Lockett)、普丽姆罗丝•赖尔登(Primrose Riordan)、俱菲(Sherry Fei Ju)、Nian Liu和杨缘补充报道


又讯:中国据悉要求蚂蚁集团必须在上市前达到新的资本要求

中国监管部门告知蚂蚁集团,必须在达到本月初对金融控股公司实施的新资本要求及其它规定后,才能推进首次公开募股(IPO)。

因消息未公开而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称,蚂蚁集团必须做出调整,包括为小额贷款部门增加资本,同时必须为该部门的全国运营重新申请牌照。

目前尚不清楚蚂蚁集团需要做多大程度的调整才能满足所有新规要求。新规已于11月1日起生效,旨在遏制金融控股公司带来的系统性风险。蚂蚁集团与中国证券监管部门的代表均无法在工作时间外立即对此事置评。

上海证券交易所11月3日意外暂缓蚂蚁集团350亿美元的IPO,称因监管环境发生变化。蚂蚁集团原定两天后挂牌交易。11月2日,包括中国央行在内四家监管部门罕见联合约谈了公司创始人马云及其他高管。

蚂蚁集团业务范围涉及支付、贷款、资产管理和保险等。该公司11月2日表示,将会深入落实会议意见,遵循“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的十六字指导方针,助力经济和民生发展。

近几个月来,该公司接连受到新规打击,包括资本和牌照要求、贷款利率上限及限制使用资产支持证券为消费贷款提供资金等。11月2日,银行业监管机构发布新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和其他网络贷款平台提高在与银行联合贷款中的出资比例。撰文/彭博


又讯:蚂蚁集团IPO被叫停 说明它已大而不能倒

在美国大选日,第一个意外不是来自美国,而是中国暂缓蚂蚁集团35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蚂蚁集团沪港两地上市规模原本会创下世界之最,在挂牌前夕被叫停,无疑是公关的噩梦。联合创始人马云几天前刚刚批评监管不与时俱进,并把银行比作典当行。此事造成的冲击太大,港元也在11月3日下跌。

直接触发因素可能是决策者最近收紧了对网络贷款平台的监管。银行业监管部门11月2日发布新规草案,要求蚂蚁集团等网贷平台提高在与银行联合贷款中的出资比例至不低于30%,目前蚂蚁集团的这个比例为2%。

事情发生的时间可能很不幸,但传达的信息很明确:中国在美中关系依然紧张之际实现了经济复苏,当前维护金融体系再次成为政策要务。

从本质上讲,这是把金融科技公司视为金融公司还是科技公司的定位之辩。监管机构认为,蚂蚁集团利用放贷和杠杆赚钱的商业模式与传统银行区别不大。因此应该遵守类似的杠杆和资本金监管要求。

换言之,蚂蚁集团已经大而不能倒,需要监管密切留意。数字可以说明一切。蚂蚁集团在截至6月一年向大约5亿人提供了1.7万亿元人民币(2550亿美元)贷款。它运行着世界上最大的数字支付系统,管理约1730亿美元的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在全球同类基金中规模位居前列。

接下来会怎样?蚂蚁集团达到监管和信息披露要求后可能很快会得到上市批准。Krane Funds的首席投资官Brendan Ahern说,叫停这样大规模,有全世界主权财富基金、中国社保基金认购的IPO,将是场灾难。但在蚂蚁集团扩张前景面临疑问之际,已经不可能再获得同样的估值。

马云因其拥有的巨大财富和影响力而被昵称为“马爸爸”。但谁是真正的爸爸,在11月3日显露无疑。撰文/谢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