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和服务的边界模糊、性质易混淆,为监管套利提供了可能;金融监管应当将反垄断审查作为市场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


OR--商业新媒体

在蚂蚁集团即将挂牌上市前夕,包括中国人民银行下属的《金融时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近期连续发表文章,对大型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带来的问题和风险,以及互联网金融乱象等主题发表观点。

《金融时报》署名为周矍铄的文章称:

* 大型互联网企业借由其市场主导地位可以迅速获得竞争优势,从而逐步强化为垄断和不公平竞争

* 若大量开展金融业务却宣称自己是科技公司,不仅是逃避监管,更容易无序扩张,造成风险隐患

* 产品和服务的边界模糊、性质易混淆,为监管套利提供了可能;同时其前沿信息技术往往给监管机构风险识别、监测与处置造成困难

* 金融和非金融信息的集中采集和暴露,增加了数据泄露与侵权风险

* 其网络覆盖面宽,经营模式、算法趋同,金融风险传染将更快速,可能在极短时间内迅速演变为系统性风险

* 监管机构须严格市场准入,全面推行功能监管,坚持金融持牌经营原则,采取穿透式监管,按照相关业务类别进行监管,避免监管空白

* “大而不能倒”的系统重要性大型互联网企业巨头进入金融科技领域,应纳入金融控股公司监管框架;并建立一套适用于监管这类企业的微观和宏观审慎监管指标体系,强化对其技术安全等的监管

《金融时报》署名为时雨的文章称:

* 支付宝偏离支付主业扩张成综合金融服务平台,蚂蚁集团成为全世界混业程度最高的机构

* 互联网公司的信贷评审模型大多处于黑箱状态,其有效性尚未经过完整经济周期和压力情景的检验,极端事件可能令模型失效并导致大额损失

* 将大数据用于信贷评审(贷前管理),并不意味着其风控一定比抵质押和担保这类普遍采用的风险缓释手段(贷后管理)更为“先进”

* 且大数据和模型的广泛运用可能会因算法趋同而导致市场参与者采用相似的交易策略和风控指标,更易放大金融市场的波动

* 其业务模式不利于合理控制融资成本:“支付宝-余额宝-银行存款-花呗借呗模式”使得借款人应付利息从银行贷款的5%-6%上升至了15%

* 金融监管应当将反垄断审查作为市场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确保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 对于蚂蚁集团,监管需思考是否从机制上隔离实业与金融板块;将集团内持牌金融机构和类金融机构与业务都纳入金融控股公司框架,防止利用金融与类金融机构的规则差异进行监管套利等

金融时报上周评论文章指出,

* 中国监管体制不健全,多层次的银行体系未有效建立,且前期对金融科技发展几乎没有监管,这既是P2P网贷一地鸡毛的原因,也是类似蚂蚁集团这样从事金融服务的大型科技公司(BigTech)迅速发展的关键

* 金融科技没有改变基本的金融中介模式,中国几家BigTech公司的金融业务中,最赚钱的是消费信贷业务,本质上也是吃利差模式

* 金融业本身就是信息科技行业,金融风险不会消除,只能发生转移

* 金融危机的一个主要教训就是对影子银行链条认识不清,监管不力

* 对BigTech公司的监管,金融监管部门要敢于说“不”,否则就容易被其科技属性误导,被舆论所绑架,不进行有效监管,最终扭曲市场,产生金融风险

* 部分BigTech公司金融价值观扭曲,诱导过度负债消费

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郭武平最新撰文称,

* 对于金融科技公司的消费者权益保护,目前缺乏明确规则和要求,出现了监管套利行为,与持牌金融机构形成不当竞争,最终难以有效保障金融消费者权益

* 金融科技公司的“花呗”“白条”“任性付”等产品,其内核与银行发行的信用卡没有本质差别;其“借呗”“金条”“微粒贷”等产品,与银行提供的小额贷款也无本质差别

* 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已经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这些乱象的本质是将数据变成部分公司谋取自身利益、向消费者收取高额服务费的资本

* 金融科技公司往往形成过度授信,与场景诱导共同刺激超前消费,使得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最终损害消费者权益,甚至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危害

* 比如“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与其普惠金融理念不符,实际上是“普而不惠”

* 监管部门对相关金融科技公司要开展延伸调查。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防止赢者通吃,“店大欺客”,侵害消费者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蚂蚁上市前 金融官员和官媒连发评论直指互联网金融乱象

发布日期:2020-11-03 15:58
产品和服务的边界模糊、性质易混淆,为监管套利提供了可能;金融监管应当将反垄断审查作为市场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


OR--商业新媒体

在蚂蚁集团即将挂牌上市前夕,包括中国人民银行下属的《金融时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近期连续发表文章,对大型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带来的问题和风险,以及互联网金融乱象等主题发表观点。

《金融时报》署名为周矍铄的文章称:

* 大型互联网企业借由其市场主导地位可以迅速获得竞争优势,从而逐步强化为垄断和不公平竞争

* 若大量开展金融业务却宣称自己是科技公司,不仅是逃避监管,更容易无序扩张,造成风险隐患

* 产品和服务的边界模糊、性质易混淆,为监管套利提供了可能;同时其前沿信息技术往往给监管机构风险识别、监测与处置造成困难

* 金融和非金融信息的集中采集和暴露,增加了数据泄露与侵权风险

* 其网络覆盖面宽,经营模式、算法趋同,金融风险传染将更快速,可能在极短时间内迅速演变为系统性风险

* 监管机构须严格市场准入,全面推行功能监管,坚持金融持牌经营原则,采取穿透式监管,按照相关业务类别进行监管,避免监管空白

* “大而不能倒”的系统重要性大型互联网企业巨头进入金融科技领域,应纳入金融控股公司监管框架;并建立一套适用于监管这类企业的微观和宏观审慎监管指标体系,强化对其技术安全等的监管

《金融时报》署名为时雨的文章称:

* 支付宝偏离支付主业扩张成综合金融服务平台,蚂蚁集团成为全世界混业程度最高的机构

* 互联网公司的信贷评审模型大多处于黑箱状态,其有效性尚未经过完整经济周期和压力情景的检验,极端事件可能令模型失效并导致大额损失

* 将大数据用于信贷评审(贷前管理),并不意味着其风控一定比抵质押和担保这类普遍采用的风险缓释手段(贷后管理)更为“先进”

* 且大数据和模型的广泛运用可能会因算法趋同而导致市场参与者采用相似的交易策略和风控指标,更易放大金融市场的波动

* 其业务模式不利于合理控制融资成本:“支付宝-余额宝-银行存款-花呗借呗模式”使得借款人应付利息从银行贷款的5%-6%上升至了15%

* 金融监管应当将反垄断审查作为市场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确保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 对于蚂蚁集团,监管需思考是否从机制上隔离实业与金融板块;将集团内持牌金融机构和类金融机构与业务都纳入金融控股公司框架,防止利用金融与类金融机构的规则差异进行监管套利等

金融时报上周评论文章指出,

* 中国监管体制不健全,多层次的银行体系未有效建立,且前期对金融科技发展几乎没有监管,这既是P2P网贷一地鸡毛的原因,也是类似蚂蚁集团这样从事金融服务的大型科技公司(BigTech)迅速发展的关键

* 金融科技没有改变基本的金融中介模式,中国几家BigTech公司的金融业务中,最赚钱的是消费信贷业务,本质上也是吃利差模式

* 金融业本身就是信息科技行业,金融风险不会消除,只能发生转移

* 金融危机的一个主要教训就是对影子银行链条认识不清,监管不力

* 对BigTech公司的监管,金融监管部门要敢于说“不”,否则就容易被其科技属性误导,被舆论所绑架,不进行有效监管,最终扭曲市场,产生金融风险

* 部分BigTech公司金融价值观扭曲,诱导过度负债消费

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郭武平最新撰文称,

* 对于金融科技公司的消费者权益保护,目前缺乏明确规则和要求,出现了监管套利行为,与持牌金融机构形成不当竞争,最终难以有效保障金融消费者权益

* 金融科技公司的“花呗”“白条”“任性付”等产品,其内核与银行发行的信用卡没有本质差别;其“借呗”“金条”“微粒贷”等产品,与银行提供的小额贷款也无本质差别

* 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已经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这些乱象的本质是将数据变成部分公司谋取自身利益、向消费者收取高额服务费的资本

* 金融科技公司往往形成过度授信,与场景诱导共同刺激超前消费,使得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最终损害消费者权益,甚至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危害

* 比如“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与其普惠金融理念不符,实际上是“普而不惠”

* 监管部门对相关金融科技公司要开展延伸调查。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防止赢者通吃,“店大欺客”,侵害消费者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产品和服务的边界模糊、性质易混淆,为监管套利提供了可能;金融监管应当将反垄断审查作为市场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


OR--商业新媒体

在蚂蚁集团即将挂牌上市前夕,包括中国人民银行下属的《金融时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近期连续发表文章,对大型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带来的问题和风险,以及互联网金融乱象等主题发表观点。

《金融时报》署名为周矍铄的文章称:

* 大型互联网企业借由其市场主导地位可以迅速获得竞争优势,从而逐步强化为垄断和不公平竞争

* 若大量开展金融业务却宣称自己是科技公司,不仅是逃避监管,更容易无序扩张,造成风险隐患

* 产品和服务的边界模糊、性质易混淆,为监管套利提供了可能;同时其前沿信息技术往往给监管机构风险识别、监测与处置造成困难

* 金融和非金融信息的集中采集和暴露,增加了数据泄露与侵权风险

* 其网络覆盖面宽,经营模式、算法趋同,金融风险传染将更快速,可能在极短时间内迅速演变为系统性风险

* 监管机构须严格市场准入,全面推行功能监管,坚持金融持牌经营原则,采取穿透式监管,按照相关业务类别进行监管,避免监管空白

* “大而不能倒”的系统重要性大型互联网企业巨头进入金融科技领域,应纳入金融控股公司监管框架;并建立一套适用于监管这类企业的微观和宏观审慎监管指标体系,强化对其技术安全等的监管

《金融时报》署名为时雨的文章称:

* 支付宝偏离支付主业扩张成综合金融服务平台,蚂蚁集团成为全世界混业程度最高的机构

* 互联网公司的信贷评审模型大多处于黑箱状态,其有效性尚未经过完整经济周期和压力情景的检验,极端事件可能令模型失效并导致大额损失

* 将大数据用于信贷评审(贷前管理),并不意味着其风控一定比抵质押和担保这类普遍采用的风险缓释手段(贷后管理)更为“先进”

* 且大数据和模型的广泛运用可能会因算法趋同而导致市场参与者采用相似的交易策略和风控指标,更易放大金融市场的波动

* 其业务模式不利于合理控制融资成本:“支付宝-余额宝-银行存款-花呗借呗模式”使得借款人应付利息从银行贷款的5%-6%上升至了15%

* 金融监管应当将反垄断审查作为市场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确保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 对于蚂蚁集团,监管需思考是否从机制上隔离实业与金融板块;将集团内持牌金融机构和类金融机构与业务都纳入金融控股公司框架,防止利用金融与类金融机构的规则差异进行监管套利等

金融时报上周评论文章指出,

* 中国监管体制不健全,多层次的银行体系未有效建立,且前期对金融科技发展几乎没有监管,这既是P2P网贷一地鸡毛的原因,也是类似蚂蚁集团这样从事金融服务的大型科技公司(BigTech)迅速发展的关键

* 金融科技没有改变基本的金融中介模式,中国几家BigTech公司的金融业务中,最赚钱的是消费信贷业务,本质上也是吃利差模式

* 金融业本身就是信息科技行业,金融风险不会消除,只能发生转移

* 金融危机的一个主要教训就是对影子银行链条认识不清,监管不力

* 对BigTech公司的监管,金融监管部门要敢于说“不”,否则就容易被其科技属性误导,被舆论所绑架,不进行有效监管,最终扭曲市场,产生金融风险

* 部分BigTech公司金融价值观扭曲,诱导过度负债消费

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郭武平最新撰文称,

* 对于金融科技公司的消费者权益保护,目前缺乏明确规则和要求,出现了监管套利行为,与持牌金融机构形成不当竞争,最终难以有效保障金融消费者权益

* 金融科技公司的“花呗”“白条”“任性付”等产品,其内核与银行发行的信用卡没有本质差别;其“借呗”“金条”“微粒贷”等产品,与银行提供的小额贷款也无本质差别

* 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已经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这些乱象的本质是将数据变成部分公司谋取自身利益、向消费者收取高额服务费的资本

* 金融科技公司往往形成过度授信,与场景诱导共同刺激超前消费,使得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最终损害消费者权益,甚至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危害

* 比如“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与其普惠金融理念不符,实际上是“普而不惠”

* 监管部门对相关金融科技公司要开展延伸调查。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防止赢者通吃,“店大欺客”,侵害消费者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蚂蚁上市前 金融官员和官媒连发评论直指互联网金融乱象

发布日期:2020-11-03 15:58
产品和服务的边界模糊、性质易混淆,为监管套利提供了可能;金融监管应当将反垄断审查作为市场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


OR--商业新媒体

在蚂蚁集团即将挂牌上市前夕,包括中国人民银行下属的《金融时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近期连续发表文章,对大型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带来的问题和风险,以及互联网金融乱象等主题发表观点。

《金融时报》署名为周矍铄的文章称:

* 大型互联网企业借由其市场主导地位可以迅速获得竞争优势,从而逐步强化为垄断和不公平竞争

* 若大量开展金融业务却宣称自己是科技公司,不仅是逃避监管,更容易无序扩张,造成风险隐患

* 产品和服务的边界模糊、性质易混淆,为监管套利提供了可能;同时其前沿信息技术往往给监管机构风险识别、监测与处置造成困难

* 金融和非金融信息的集中采集和暴露,增加了数据泄露与侵权风险

* 其网络覆盖面宽,经营模式、算法趋同,金融风险传染将更快速,可能在极短时间内迅速演变为系统性风险

* 监管机构须严格市场准入,全面推行功能监管,坚持金融持牌经营原则,采取穿透式监管,按照相关业务类别进行监管,避免监管空白

* “大而不能倒”的系统重要性大型互联网企业巨头进入金融科技领域,应纳入金融控股公司监管框架;并建立一套适用于监管这类企业的微观和宏观审慎监管指标体系,强化对其技术安全等的监管

《金融时报》署名为时雨的文章称:

* 支付宝偏离支付主业扩张成综合金融服务平台,蚂蚁集团成为全世界混业程度最高的机构

* 互联网公司的信贷评审模型大多处于黑箱状态,其有效性尚未经过完整经济周期和压力情景的检验,极端事件可能令模型失效并导致大额损失

* 将大数据用于信贷评审(贷前管理),并不意味着其风控一定比抵质押和担保这类普遍采用的风险缓释手段(贷后管理)更为“先进”

* 且大数据和模型的广泛运用可能会因算法趋同而导致市场参与者采用相似的交易策略和风控指标,更易放大金融市场的波动

* 其业务模式不利于合理控制融资成本:“支付宝-余额宝-银行存款-花呗借呗模式”使得借款人应付利息从银行贷款的5%-6%上升至了15%

* 金融监管应当将反垄断审查作为市场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确保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 对于蚂蚁集团,监管需思考是否从机制上隔离实业与金融板块;将集团内持牌金融机构和类金融机构与业务都纳入金融控股公司框架,防止利用金融与类金融机构的规则差异进行监管套利等

金融时报上周评论文章指出,

* 中国监管体制不健全,多层次的银行体系未有效建立,且前期对金融科技发展几乎没有监管,这既是P2P网贷一地鸡毛的原因,也是类似蚂蚁集团这样从事金融服务的大型科技公司(BigTech)迅速发展的关键

* 金融科技没有改变基本的金融中介模式,中国几家BigTech公司的金融业务中,最赚钱的是消费信贷业务,本质上也是吃利差模式

* 金融业本身就是信息科技行业,金融风险不会消除,只能发生转移

* 金融危机的一个主要教训就是对影子银行链条认识不清,监管不力

* 对BigTech公司的监管,金融监管部门要敢于说“不”,否则就容易被其科技属性误导,被舆论所绑架,不进行有效监管,最终扭曲市场,产生金融风险

* 部分BigTech公司金融价值观扭曲,诱导过度负债消费

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郭武平最新撰文称,

* 对于金融科技公司的消费者权益保护,目前缺乏明确规则和要求,出现了监管套利行为,与持牌金融机构形成不当竞争,最终难以有效保障金融消费者权益

* 金融科技公司的“花呗”“白条”“任性付”等产品,其内核与银行发行的信用卡没有本质差别;其“借呗”“金条”“微粒贷”等产品,与银行提供的小额贷款也无本质差别

* 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已经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这些乱象的本质是将数据变成部分公司谋取自身利益、向消费者收取高额服务费的资本

* 金融科技公司往往形成过度授信,与场景诱导共同刺激超前消费,使得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最终损害消费者权益,甚至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危害

* 比如“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与其普惠金融理念不符,实际上是“普而不惠”

* 监管部门对相关金融科技公司要开展延伸调查。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防止赢者通吃,“店大欺客”,侵害消费者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产品和服务的边界模糊、性质易混淆,为监管套利提供了可能;金融监管应当将反垄断审查作为市场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


OR--商业新媒体

在蚂蚁集团即将挂牌上市前夕,包括中国人民银行下属的《金融时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近期连续发表文章,对大型互联网企业进入金融领域带来的问题和风险,以及互联网金融乱象等主题发表观点。

《金融时报》署名为周矍铄的文章称:

* 大型互联网企业借由其市场主导地位可以迅速获得竞争优势,从而逐步强化为垄断和不公平竞争

* 若大量开展金融业务却宣称自己是科技公司,不仅是逃避监管,更容易无序扩张,造成风险隐患

* 产品和服务的边界模糊、性质易混淆,为监管套利提供了可能;同时其前沿信息技术往往给监管机构风险识别、监测与处置造成困难

* 金融和非金融信息的集中采集和暴露,增加了数据泄露与侵权风险

* 其网络覆盖面宽,经营模式、算法趋同,金融风险传染将更快速,可能在极短时间内迅速演变为系统性风险

* 监管机构须严格市场准入,全面推行功能监管,坚持金融持牌经营原则,采取穿透式监管,按照相关业务类别进行监管,避免监管空白

* “大而不能倒”的系统重要性大型互联网企业巨头进入金融科技领域,应纳入金融控股公司监管框架;并建立一套适用于监管这类企业的微观和宏观审慎监管指标体系,强化对其技术安全等的监管

《金融时报》署名为时雨的文章称:

* 支付宝偏离支付主业扩张成综合金融服务平台,蚂蚁集团成为全世界混业程度最高的机构

* 互联网公司的信贷评审模型大多处于黑箱状态,其有效性尚未经过完整经济周期和压力情景的检验,极端事件可能令模型失效并导致大额损失

* 将大数据用于信贷评审(贷前管理),并不意味着其风控一定比抵质押和担保这类普遍采用的风险缓释手段(贷后管理)更为“先进”

* 且大数据和模型的广泛运用可能会因算法趋同而导致市场参与者采用相似的交易策略和风控指标,更易放大金融市场的波动

* 其业务模式不利于合理控制融资成本:“支付宝-余额宝-银行存款-花呗借呗模式”使得借款人应付利息从银行贷款的5%-6%上升至了15%

* 金融监管应当将反垄断审查作为市场监管的重要组成部分,确保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 对于蚂蚁集团,监管需思考是否从机制上隔离实业与金融板块;将集团内持牌金融机构和类金融机构与业务都纳入金融控股公司框架,防止利用金融与类金融机构的规则差异进行监管套利等

金融时报上周评论文章指出,

* 中国监管体制不健全,多层次的银行体系未有效建立,且前期对金融科技发展几乎没有监管,这既是P2P网贷一地鸡毛的原因,也是类似蚂蚁集团这样从事金融服务的大型科技公司(BigTech)迅速发展的关键

* 金融科技没有改变基本的金融中介模式,中国几家BigTech公司的金融业务中,最赚钱的是消费信贷业务,本质上也是吃利差模式

* 金融业本身就是信息科技行业,金融风险不会消除,只能发生转移

* 金融危机的一个主要教训就是对影子银行链条认识不清,监管不力

* 对BigTech公司的监管,金融监管部门要敢于说“不”,否则就容易被其科技属性误导,被舆论所绑架,不进行有效监管,最终扭曲市场,产生金融风险

* 部分BigTech公司金融价值观扭曲,诱导过度负债消费

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郭武平最新撰文称,

* 对于金融科技公司的消费者权益保护,目前缺乏明确规则和要求,出现了监管套利行为,与持牌金融机构形成不当竞争,最终难以有效保障金融消费者权益

* 金融科技公司的“花呗”“白条”“任性付”等产品,其内核与银行发行的信用卡没有本质差别;其“借呗”“金条”“微粒贷”等产品,与银行提供的小额贷款也无本质差别

* 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已经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这些乱象的本质是将数据变成部分公司谋取自身利益、向消费者收取高额服务费的资本

* 金融科技公司往往形成过度授信,与场景诱导共同刺激超前消费,使得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最终损害消费者权益,甚至给家庭和社会带来危害

* 比如“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与其普惠金融理念不符,实际上是“普而不惠”

* 监管部门对相关金融科技公司要开展延伸调查。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防止赢者通吃,“店大欺客”,侵害消费者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