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蔚来发布首款轿车ET7,定位于纯电动中大型轿车;李斌表示,在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相当长的时间之内,蔚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

 

OR--商业新媒体

1月9日,蔚来汽车公司在成都举办2020蔚来日(NIO Day 2020)活动。蔚来发布首款轿车ET7。该款车定位于纯电动中大型轿车,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此前在蔚来官方APP中表示,这款新车将对标宝马7系。

搭载70瓦电池ET7补贴前售价44.8万元,搭载100瓦电池ET7补贴前售价50.6万元。ET7首发版搭载100瓦电池,补贴前售价52.6万。Baas方案补贴前售价均为37.8万元,70瓦电池月费980元,100瓦电池月费1480元。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李斌说,蔚来的ET7轿车使用了该公司的全新自动驾驶系统,该系统的摄像头分辨率为8兆像素(特斯拉为1.2百万像素),而采用的英伟达芯片的处理能力要比七台特斯拉全自动驾驶处理器的处理能力强。蔚来自动驾驶系统每月费用为680元。


蔚来 ET7

特斯拉此前在1月1日正式发售国产中型纯电SUV Model Y,长续航版与Performance高性能版售价分别为33.99万元和36.99万元,较之前进口版的价格分别降低14.81万元和16.51万元。而特斯拉最便宜的轿车Model 3的起售价则为24.99万元。

对于外界普遍关注的特斯拉降价之后,是否会对蔚来造成冲击等问题。李斌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表示,特斯拉一直是按成本定价的逻辑,成本下降价格就下降。但是也要注意到特斯拉销售一万台车时就20%的毛利率,一直到现在毛利率还是超20%。这也意味着特斯拉降价不是真的降价,是本来就只值这么多。李斌表示,在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相当长的时间之内,蔚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蔚来做的是要让买同样价位汽油车的用户转换到买蔚来的电动汽车。

对于此前网络传言,特斯拉国产Model Y开售导致蔚来惨遭大规模退单,蔚来官网甚至一度因此瘫痪。秦力洪对《商业周刊/中文版》回应称,蔚来的订单很稳定。他说:“特斯拉Model Y发布以后我们躺枪很严重。退订潮什么的,没有,而且我们有证据有人在背后操作。每个采用预订制的公司都会有一些正常的退单,我们公司的订单很稳定。我们当前最大的压力是交车时间比较慢,要8-12周,有人指望春节前拿到车,这做不到,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去年4月份上的ES8非常稳定,这是超出我们预期的,也非常成功。”

蔚来在2020年经历了辉煌的转变。2020年初,这家汽车制造商似乎已经用光了现金,因为它在ES8和ES6电动SUV的营销和展示厅上花了很多钱。但在4月,它从合肥市政府领导的实体那里获得了10亿美元的投资,7月,从中资银行获得了1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10月,该公司达到了每月生产和交付5,000多辆汽车的里程碑。到2020年底,蔚来共交付了43,728辆汽车,其在纽约上市的股票在一年中涨了1,112%。

李斌将蔚来的主要竞争对手列为宝马、奥迪等豪华汽车制造商。他说,尽管特斯拉“保持在电动汽车制造领域成为大众或福特的雄心,但我们将坚持生产高档汽车。”

以下为部分采访实录:

ET7的发布时间和交付时间相隔一年,之前这个时间为半年。为什么这次隔这么长时间?

李斌:我们都是预售制,其实很多其他车也发布很早。大家感觉有点不太一致,和我们原来比稍微时间长一点,但是如果看到我们用这么多新的技术,比如芯片、激光雷达的量产时间已经都大大提前了,考虑到这些技术,我们其实已经是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了,因为我们不想发布一个一代半的车,想发布一个彻底新技术都到位的车。和我们自己比,差不多是正常的一个节奏。

从2019年被称作最惨的人,到现在蔚来被很多媒体称为全世界最有价值的4家汽车公司之一。面对这种转变你个人有何感想?

李斌:过去这一年确实我们在资本市场有很多变化,投资人也给了我们非常高的期待,但是我们自己还是非常清楚。从我们公司来讲,要走的路还是非常长。我们去年卖了4万多台车,也就相当于宝马(在中国市场)3个星期的量,相对于它们全球的销量就更低了。我们的销量占中国整个高端汽车市场比例很低,在全球就更少了,所以我们要走的路还是非常长的。

资本市场对我们的认可,一方面是对行业的认可,另一方面也是认可我们在创新方面的能力吧,更多是一种对我们这种未来的期许。确实从我们给股东创造价值的角度来讲,要走的路还是很长的。

蔚来在国际市场拓展有何新进展?

秦力洪:国际市场肯定要去的,就是时间和打开方式的问题。2020年因为疫情,我觉得这个对我们的时间表还是有影响的。但是可能2021年,我希望到了合适的时间有了具体的信息再公开。但是大的方向今天可以简单谈两点。

第一,从发达国家的市场做起,因为我们的产品力,包括我们做品牌的方式是可以和国际品牌在他们的本土展开正面竞争的。这在中国汽车出口差不多20年的历史上,我想我们是第一个。

第二,我们在中国形成的商业模式,尤其是用户服务做到很好,这种商业模式是不会变的。到了不同的国家,因为当地的环境和情况,可能在战术上会有不同的变化,但是大的方向肯定还是这样的。直接面对用户,做用户全链条的伙伴,考虑用户全生命周期的价值。有一些可能会有一些变化,比如说NIO House还是会有,但是在形态上会有一些变化等等。晚些时候,我们落实了具体的计划,会积极主动跟媒体做沟通和汇报。

如果说上一个阶段,蔚来最大的挑战是活下来,现在这个阶段蔚来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李斌:我们一直觉得最大的挑战是把用户服务好,这一直都是最大的挑战。因为这件事情其实是非常难做的,如果我们说技术领先,或者产品怎么去领先,这些我们都很清楚,你要投入研发,去设定高的标准,找到合适的人,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这个题解起来相对容易一点。但是我觉得服务用户是非常难的,怎么样能够达到用户对我们的期望,能够真正作为一个满意度最高的品牌,我认为这个有非常多的事要做,特别考虑到我们是电动车,确实电动汽车的基础设施有它挑战的地方。所以,我们用户基数越来越多,用户群体越来越大,用户用车的场景也会越来越多。

还有我们的文化,让用户愿意积极融入这个社区,让我们分享共同成长的理念,能够真正做起来,让我们的同事都能够践行这样一个愿景,这中间有非常多的挑战。有很多是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们怎么真正把它做好。就像今年的NIO Day和去年的NIO Day都是很难做的,没有去评估的东西。一直都觉得服务好用户是最大的挑战,真正做到一家用户企业,永远都是最大的挑战。

特斯拉Model Y上市了,这个价格可能会对蔚来目前的SUV有一个直接的冲击,对此你们是怎么看?

李斌:我觉得首先特斯拉降价是预期中的事情,因为国产,去年Model 3降了7次。在美国就值这么多钱,所以在中国卖这么多钱。其实并不是降价,本来就应该是这么多钱。

特斯拉一直是一个按成本定价的逻辑,按成本定价的逻辑也挺好的,成本降下来了,价格就降下来。但是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特斯拉第一天就20%的毛利率,一直到现在还是20%多的毛利率。那我们现在才10%多的毛利率,我们不能老是负毛利率,这个逻辑不对。特斯拉1万台车已经是20%、30%的毛利率了,财报是公开的。现在毛利率还是那么多,成本一直在往下走,毛利率还在往上涨,我觉得这个是不同的逻辑。我们完全看我们要进入到什么样的市场,这个市场的用户期望的产品和服务是什么样的,我们要做出让他们觉得值的产品和服务。我们可以接受一开始毛利率低一些,甚至于是负的,过去我们都是负毛利率,去年一季度还是-7%的毛利率。量上来了,规模效应上来了,合理的毛利率就上来了,不同的策略。

第二,蔚来和特斯拉的产品没有那么大的竞争,我们ES6是真真正正的SUV,无论从底盘的设计,还是从空间、造型、使用的场景,从各方面来讲,我们是真的按照SUV去设计的。ES8、ES6,如果大家是汽车专家都知道,车整个架构怎么设计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从市场角度来讲,大家更多把Model Y归到SUV,我觉得它是Model 3 GT,先有Model 3再有Model Y。像宝马的X3、X4是SUV系列,虽然它的X4是这样的造型,但是我们知道它和X3之间的关系,那就是SUV,SUV是有机械方面很多的特点。但你把宝马3系GT叫做SUV,这个逻辑是不对的。所以你看特斯拉是把Model3和ModelY在公布销量的时候是放到一起的,不是把Model Y和Model X放在一起的,这是不同的逻辑。

我们的ES6和Model Y有一点点像,但是从空间、大小、底盘各方面来讲差别还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的车当然值这个钱。我们认为最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同样价位的汽油车,我们去和宝马X3比和奥迪Q5比,那我们含电池的价格跟它们差不多,或者高一些。但是我们要和油车同样价格区间去比,那我们领先优势太大了。你可以40万买一辆X3,也可以40万买一辆ES6,肯定是ES6划算。使用成本也低,购置成本也低,怎么不划算呢,这也是很大的购置市场。

特斯拉是一个非常好的公司,有很多地方值得学习,而且对推动电动车有很大的作用。但是任何东西有它自己的规律在,一味只是说这个公司所有的优势只是降成本,而不是集中在创造价值上,我觉得从一个传播的角度来讲,大家觉得还挺嗨的。但是冷静去想,用户更关心我就是要买这样的东西,我要买到它的价值。用户价值更重要,包括产品、服务。那服务的话,我们每个用户还有免费的专属桩,特斯拉是收钱的。我们装了充电桩有6次免服务费,只需要交电费就行了。特斯拉是2块4一度电,我们基本上是一个月就跑2000多公里,家里没有充电桩,我们基本上不需要钱,有换电站的地方,这是很大的一笔钱。相比一下特斯拉就挺贵的。

还比如说终身免费质保,还有免费异地加电等等这些东西,我觉得大家还是要比全貌,不是简单地比所谓的表面上的东西。还是这句话,特斯拉那条路也挺好,他就按照这个路走,我们有我们的路,我们的路我觉得也挺好,我们认为在相当长的时间之内,在电动汽车的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前提下,我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我们要让买同样价位的汽油车的用户转换到买我们电动汽车,我觉得这是电动汽车市场最重要的一个转变,并不是每一个公司都要出每个人都买得起的车,其实特斯拉也做不到,真正从便宜的角度讲宏光的MINIEV挺好的,我觉得他们也是在他们的细分市场做努力,确实挺便宜,3万多块钱,多好的车,但其实你不会买的,因为你有你的消费区间,你不会因为MINIEV只需要3万多就买了。当然也不是不能买,买了也挺酷的,但其实没必要。

我们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我们聚焦的就是宝马、奥迪这些用户,他们这个主流高端市场,宝马、奥迪一年都卖70万台,特斯拉在中国去年也就十几万车,我们主要看到底服务哪类用户。

你不能让五星级酒店都按照连锁经济酒店去思考问题,这是不对的,大家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就看我们买车的用户他们满不满意。这是不同的品牌,不同的公司的定位是不一样的。

秦力洪:今天借这个场合辟个谣,特斯拉Model Y发布以后我们躺枪很严重,退订潮什么的,没有,而且我们有证据有人在背后操作。每个采用预订制的公司都会有一些正常的退单,我们公司的订单很稳定。我们当前最大的压力是交车时间比较慢,要8-12周,有人指望春节前拿到车,这做不到,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去年4月份上的ES8非常稳定,这是超出我们预期的,也非常成功。也借这个场合跟媒体辟个谣,我们还挺好的。 采访、撰文/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蔚来李斌:特斯拉不是降价 本来就只值这么多

发布日期:2021-01-12 17:03
摘要:蔚来发布首款轿车ET7,定位于纯电动中大型轿车;李斌表示,在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相当长的时间之内,蔚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

 

OR--商业新媒体

1月9日,蔚来汽车公司在成都举办2020蔚来日(NIO Day 2020)活动。蔚来发布首款轿车ET7。该款车定位于纯电动中大型轿车,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此前在蔚来官方APP中表示,这款新车将对标宝马7系。

搭载70瓦电池ET7补贴前售价44.8万元,搭载100瓦电池ET7补贴前售价50.6万元。ET7首发版搭载100瓦电池,补贴前售价52.6万。Baas方案补贴前售价均为37.8万元,70瓦电池月费980元,100瓦电池月费1480元。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李斌说,蔚来的ET7轿车使用了该公司的全新自动驾驶系统,该系统的摄像头分辨率为8兆像素(特斯拉为1.2百万像素),而采用的英伟达芯片的处理能力要比七台特斯拉全自动驾驶处理器的处理能力强。蔚来自动驾驶系统每月费用为680元。


蔚来 ET7

特斯拉此前在1月1日正式发售国产中型纯电SUV Model Y,长续航版与Performance高性能版售价分别为33.99万元和36.99万元,较之前进口版的价格分别降低14.81万元和16.51万元。而特斯拉最便宜的轿车Model 3的起售价则为24.99万元。

对于外界普遍关注的特斯拉降价之后,是否会对蔚来造成冲击等问题。李斌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表示,特斯拉一直是按成本定价的逻辑,成本下降价格就下降。但是也要注意到特斯拉销售一万台车时就20%的毛利率,一直到现在毛利率还是超20%。这也意味着特斯拉降价不是真的降价,是本来就只值这么多。李斌表示,在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相当长的时间之内,蔚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蔚来做的是要让买同样价位汽油车的用户转换到买蔚来的电动汽车。

对于此前网络传言,特斯拉国产Model Y开售导致蔚来惨遭大规模退单,蔚来官网甚至一度因此瘫痪。秦力洪对《商业周刊/中文版》回应称,蔚来的订单很稳定。他说:“特斯拉Model Y发布以后我们躺枪很严重。退订潮什么的,没有,而且我们有证据有人在背后操作。每个采用预订制的公司都会有一些正常的退单,我们公司的订单很稳定。我们当前最大的压力是交车时间比较慢,要8-12周,有人指望春节前拿到车,这做不到,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去年4月份上的ES8非常稳定,这是超出我们预期的,也非常成功。”

蔚来在2020年经历了辉煌的转变。2020年初,这家汽车制造商似乎已经用光了现金,因为它在ES8和ES6电动SUV的营销和展示厅上花了很多钱。但在4月,它从合肥市政府领导的实体那里获得了10亿美元的投资,7月,从中资银行获得了1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10月,该公司达到了每月生产和交付5,000多辆汽车的里程碑。到2020年底,蔚来共交付了43,728辆汽车,其在纽约上市的股票在一年中涨了1,112%。

李斌将蔚来的主要竞争对手列为宝马、奥迪等豪华汽车制造商。他说,尽管特斯拉“保持在电动汽车制造领域成为大众或福特的雄心,但我们将坚持生产高档汽车。”

以下为部分采访实录:

ET7的发布时间和交付时间相隔一年,之前这个时间为半年。为什么这次隔这么长时间?

李斌:我们都是预售制,其实很多其他车也发布很早。大家感觉有点不太一致,和我们原来比稍微时间长一点,但是如果看到我们用这么多新的技术,比如芯片、激光雷达的量产时间已经都大大提前了,考虑到这些技术,我们其实已经是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了,因为我们不想发布一个一代半的车,想发布一个彻底新技术都到位的车。和我们自己比,差不多是正常的一个节奏。

从2019年被称作最惨的人,到现在蔚来被很多媒体称为全世界最有价值的4家汽车公司之一。面对这种转变你个人有何感想?

李斌:过去这一年确实我们在资本市场有很多变化,投资人也给了我们非常高的期待,但是我们自己还是非常清楚。从我们公司来讲,要走的路还是非常长。我们去年卖了4万多台车,也就相当于宝马(在中国市场)3个星期的量,相对于它们全球的销量就更低了。我们的销量占中国整个高端汽车市场比例很低,在全球就更少了,所以我们要走的路还是非常长的。

资本市场对我们的认可,一方面是对行业的认可,另一方面也是认可我们在创新方面的能力吧,更多是一种对我们这种未来的期许。确实从我们给股东创造价值的角度来讲,要走的路还是很长的。

蔚来在国际市场拓展有何新进展?

秦力洪:国际市场肯定要去的,就是时间和打开方式的问题。2020年因为疫情,我觉得这个对我们的时间表还是有影响的。但是可能2021年,我希望到了合适的时间有了具体的信息再公开。但是大的方向今天可以简单谈两点。

第一,从发达国家的市场做起,因为我们的产品力,包括我们做品牌的方式是可以和国际品牌在他们的本土展开正面竞争的。这在中国汽车出口差不多20年的历史上,我想我们是第一个。

第二,我们在中国形成的商业模式,尤其是用户服务做到很好,这种商业模式是不会变的。到了不同的国家,因为当地的环境和情况,可能在战术上会有不同的变化,但是大的方向肯定还是这样的。直接面对用户,做用户全链条的伙伴,考虑用户全生命周期的价值。有一些可能会有一些变化,比如说NIO House还是会有,但是在形态上会有一些变化等等。晚些时候,我们落实了具体的计划,会积极主动跟媒体做沟通和汇报。

如果说上一个阶段,蔚来最大的挑战是活下来,现在这个阶段蔚来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李斌:我们一直觉得最大的挑战是把用户服务好,这一直都是最大的挑战。因为这件事情其实是非常难做的,如果我们说技术领先,或者产品怎么去领先,这些我们都很清楚,你要投入研发,去设定高的标准,找到合适的人,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这个题解起来相对容易一点。但是我觉得服务用户是非常难的,怎么样能够达到用户对我们的期望,能够真正作为一个满意度最高的品牌,我认为这个有非常多的事要做,特别考虑到我们是电动车,确实电动汽车的基础设施有它挑战的地方。所以,我们用户基数越来越多,用户群体越来越大,用户用车的场景也会越来越多。

还有我们的文化,让用户愿意积极融入这个社区,让我们分享共同成长的理念,能够真正做起来,让我们的同事都能够践行这样一个愿景,这中间有非常多的挑战。有很多是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们怎么真正把它做好。就像今年的NIO Day和去年的NIO Day都是很难做的,没有去评估的东西。一直都觉得服务好用户是最大的挑战,真正做到一家用户企业,永远都是最大的挑战。

特斯拉Model Y上市了,这个价格可能会对蔚来目前的SUV有一个直接的冲击,对此你们是怎么看?

李斌:我觉得首先特斯拉降价是预期中的事情,因为国产,去年Model 3降了7次。在美国就值这么多钱,所以在中国卖这么多钱。其实并不是降价,本来就应该是这么多钱。

特斯拉一直是一个按成本定价的逻辑,按成本定价的逻辑也挺好的,成本降下来了,价格就降下来。但是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特斯拉第一天就20%的毛利率,一直到现在还是20%多的毛利率。那我们现在才10%多的毛利率,我们不能老是负毛利率,这个逻辑不对。特斯拉1万台车已经是20%、30%的毛利率了,财报是公开的。现在毛利率还是那么多,成本一直在往下走,毛利率还在往上涨,我觉得这个是不同的逻辑。我们完全看我们要进入到什么样的市场,这个市场的用户期望的产品和服务是什么样的,我们要做出让他们觉得值的产品和服务。我们可以接受一开始毛利率低一些,甚至于是负的,过去我们都是负毛利率,去年一季度还是-7%的毛利率。量上来了,规模效应上来了,合理的毛利率就上来了,不同的策略。

第二,蔚来和特斯拉的产品没有那么大的竞争,我们ES6是真真正正的SUV,无论从底盘的设计,还是从空间、造型、使用的场景,从各方面来讲,我们是真的按照SUV去设计的。ES8、ES6,如果大家是汽车专家都知道,车整个架构怎么设计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从市场角度来讲,大家更多把Model Y归到SUV,我觉得它是Model 3 GT,先有Model 3再有Model Y。像宝马的X3、X4是SUV系列,虽然它的X4是这样的造型,但是我们知道它和X3之间的关系,那就是SUV,SUV是有机械方面很多的特点。但你把宝马3系GT叫做SUV,这个逻辑是不对的。所以你看特斯拉是把Model3和ModelY在公布销量的时候是放到一起的,不是把Model Y和Model X放在一起的,这是不同的逻辑。

我们的ES6和Model Y有一点点像,但是从空间、大小、底盘各方面来讲差别还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的车当然值这个钱。我们认为最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同样价位的汽油车,我们去和宝马X3比和奥迪Q5比,那我们含电池的价格跟它们差不多,或者高一些。但是我们要和油车同样价格区间去比,那我们领先优势太大了。你可以40万买一辆X3,也可以40万买一辆ES6,肯定是ES6划算。使用成本也低,购置成本也低,怎么不划算呢,这也是很大的购置市场。

特斯拉是一个非常好的公司,有很多地方值得学习,而且对推动电动车有很大的作用。但是任何东西有它自己的规律在,一味只是说这个公司所有的优势只是降成本,而不是集中在创造价值上,我觉得从一个传播的角度来讲,大家觉得还挺嗨的。但是冷静去想,用户更关心我就是要买这样的东西,我要买到它的价值。用户价值更重要,包括产品、服务。那服务的话,我们每个用户还有免费的专属桩,特斯拉是收钱的。我们装了充电桩有6次免服务费,只需要交电费就行了。特斯拉是2块4一度电,我们基本上是一个月就跑2000多公里,家里没有充电桩,我们基本上不需要钱,有换电站的地方,这是很大的一笔钱。相比一下特斯拉就挺贵的。

还比如说终身免费质保,还有免费异地加电等等这些东西,我觉得大家还是要比全貌,不是简单地比所谓的表面上的东西。还是这句话,特斯拉那条路也挺好,他就按照这个路走,我们有我们的路,我们的路我觉得也挺好,我们认为在相当长的时间之内,在电动汽车的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前提下,我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我们要让买同样价位的汽油车的用户转换到买我们电动汽车,我觉得这是电动汽车市场最重要的一个转变,并不是每一个公司都要出每个人都买得起的车,其实特斯拉也做不到,真正从便宜的角度讲宏光的MINIEV挺好的,我觉得他们也是在他们的细分市场做努力,确实挺便宜,3万多块钱,多好的车,但其实你不会买的,因为你有你的消费区间,你不会因为MINIEV只需要3万多就买了。当然也不是不能买,买了也挺酷的,但其实没必要。

我们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我们聚焦的就是宝马、奥迪这些用户,他们这个主流高端市场,宝马、奥迪一年都卖70万台,特斯拉在中国去年也就十几万车,我们主要看到底服务哪类用户。

你不能让五星级酒店都按照连锁经济酒店去思考问题,这是不对的,大家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就看我们买车的用户他们满不满意。这是不同的品牌,不同的公司的定位是不一样的。

秦力洪:今天借这个场合辟个谣,特斯拉Model Y发布以后我们躺枪很严重,退订潮什么的,没有,而且我们有证据有人在背后操作。每个采用预订制的公司都会有一些正常的退单,我们公司的订单很稳定。我们当前最大的压力是交车时间比较慢,要8-12周,有人指望春节前拿到车,这做不到,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去年4月份上的ES8非常稳定,这是超出我们预期的,也非常成功。也借这个场合跟媒体辟个谣,我们还挺好的。 采访、撰文/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蔚来发布首款轿车ET7,定位于纯电动中大型轿车;李斌表示,在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相当长的时间之内,蔚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

 

OR--商业新媒体

1月9日,蔚来汽车公司在成都举办2020蔚来日(NIO Day 2020)活动。蔚来发布首款轿车ET7。该款车定位于纯电动中大型轿车,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此前在蔚来官方APP中表示,这款新车将对标宝马7系。

搭载70瓦电池ET7补贴前售价44.8万元,搭载100瓦电池ET7补贴前售价50.6万元。ET7首发版搭载100瓦电池,补贴前售价52.6万。Baas方案补贴前售价均为37.8万元,70瓦电池月费980元,100瓦电池月费1480元。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李斌说,蔚来的ET7轿车使用了该公司的全新自动驾驶系统,该系统的摄像头分辨率为8兆像素(特斯拉为1.2百万像素),而采用的英伟达芯片的处理能力要比七台特斯拉全自动驾驶处理器的处理能力强。蔚来自动驾驶系统每月费用为680元。


蔚来 ET7

特斯拉此前在1月1日正式发售国产中型纯电SUV Model Y,长续航版与Performance高性能版售价分别为33.99万元和36.99万元,较之前进口版的价格分别降低14.81万元和16.51万元。而特斯拉最便宜的轿车Model 3的起售价则为24.99万元。

对于外界普遍关注的特斯拉降价之后,是否会对蔚来造成冲击等问题。李斌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表示,特斯拉一直是按成本定价的逻辑,成本下降价格就下降。但是也要注意到特斯拉销售一万台车时就20%的毛利率,一直到现在毛利率还是超20%。这也意味着特斯拉降价不是真的降价,是本来就只值这么多。李斌表示,在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相当长的时间之内,蔚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蔚来做的是要让买同样价位汽油车的用户转换到买蔚来的电动汽车。

对于此前网络传言,特斯拉国产Model Y开售导致蔚来惨遭大规模退单,蔚来官网甚至一度因此瘫痪。秦力洪对《商业周刊/中文版》回应称,蔚来的订单很稳定。他说:“特斯拉Model Y发布以后我们躺枪很严重。退订潮什么的,没有,而且我们有证据有人在背后操作。每个采用预订制的公司都会有一些正常的退单,我们公司的订单很稳定。我们当前最大的压力是交车时间比较慢,要8-12周,有人指望春节前拿到车,这做不到,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去年4月份上的ES8非常稳定,这是超出我们预期的,也非常成功。”

蔚来在2020年经历了辉煌的转变。2020年初,这家汽车制造商似乎已经用光了现金,因为它在ES8和ES6电动SUV的营销和展示厅上花了很多钱。但在4月,它从合肥市政府领导的实体那里获得了10亿美元的投资,7月,从中资银行获得了1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10月,该公司达到了每月生产和交付5,000多辆汽车的里程碑。到2020年底,蔚来共交付了43,728辆汽车,其在纽约上市的股票在一年中涨了1,112%。

李斌将蔚来的主要竞争对手列为宝马、奥迪等豪华汽车制造商。他说,尽管特斯拉“保持在电动汽车制造领域成为大众或福特的雄心,但我们将坚持生产高档汽车。”

以下为部分采访实录:

ET7的发布时间和交付时间相隔一年,之前这个时间为半年。为什么这次隔这么长时间?

李斌:我们都是预售制,其实很多其他车也发布很早。大家感觉有点不太一致,和我们原来比稍微时间长一点,但是如果看到我们用这么多新的技术,比如芯片、激光雷达的量产时间已经都大大提前了,考虑到这些技术,我们其实已经是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了,因为我们不想发布一个一代半的车,想发布一个彻底新技术都到位的车。和我们自己比,差不多是正常的一个节奏。

从2019年被称作最惨的人,到现在蔚来被很多媒体称为全世界最有价值的4家汽车公司之一。面对这种转变你个人有何感想?

李斌:过去这一年确实我们在资本市场有很多变化,投资人也给了我们非常高的期待,但是我们自己还是非常清楚。从我们公司来讲,要走的路还是非常长。我们去年卖了4万多台车,也就相当于宝马(在中国市场)3个星期的量,相对于它们全球的销量就更低了。我们的销量占中国整个高端汽车市场比例很低,在全球就更少了,所以我们要走的路还是非常长的。

资本市场对我们的认可,一方面是对行业的认可,另一方面也是认可我们在创新方面的能力吧,更多是一种对我们这种未来的期许。确实从我们给股东创造价值的角度来讲,要走的路还是很长的。

蔚来在国际市场拓展有何新进展?

秦力洪:国际市场肯定要去的,就是时间和打开方式的问题。2020年因为疫情,我觉得这个对我们的时间表还是有影响的。但是可能2021年,我希望到了合适的时间有了具体的信息再公开。但是大的方向今天可以简单谈两点。

第一,从发达国家的市场做起,因为我们的产品力,包括我们做品牌的方式是可以和国际品牌在他们的本土展开正面竞争的。这在中国汽车出口差不多20年的历史上,我想我们是第一个。

第二,我们在中国形成的商业模式,尤其是用户服务做到很好,这种商业模式是不会变的。到了不同的国家,因为当地的环境和情况,可能在战术上会有不同的变化,但是大的方向肯定还是这样的。直接面对用户,做用户全链条的伙伴,考虑用户全生命周期的价值。有一些可能会有一些变化,比如说NIO House还是会有,但是在形态上会有一些变化等等。晚些时候,我们落实了具体的计划,会积极主动跟媒体做沟通和汇报。

如果说上一个阶段,蔚来最大的挑战是活下来,现在这个阶段蔚来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李斌:我们一直觉得最大的挑战是把用户服务好,这一直都是最大的挑战。因为这件事情其实是非常难做的,如果我们说技术领先,或者产品怎么去领先,这些我们都很清楚,你要投入研发,去设定高的标准,找到合适的人,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这个题解起来相对容易一点。但是我觉得服务用户是非常难的,怎么样能够达到用户对我们的期望,能够真正作为一个满意度最高的品牌,我认为这个有非常多的事要做,特别考虑到我们是电动车,确实电动汽车的基础设施有它挑战的地方。所以,我们用户基数越来越多,用户群体越来越大,用户用车的场景也会越来越多。

还有我们的文化,让用户愿意积极融入这个社区,让我们分享共同成长的理念,能够真正做起来,让我们的同事都能够践行这样一个愿景,这中间有非常多的挑战。有很多是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们怎么真正把它做好。就像今年的NIO Day和去年的NIO Day都是很难做的,没有去评估的东西。一直都觉得服务好用户是最大的挑战,真正做到一家用户企业,永远都是最大的挑战。

特斯拉Model Y上市了,这个价格可能会对蔚来目前的SUV有一个直接的冲击,对此你们是怎么看?

李斌:我觉得首先特斯拉降价是预期中的事情,因为国产,去年Model 3降了7次。在美国就值这么多钱,所以在中国卖这么多钱。其实并不是降价,本来就应该是这么多钱。

特斯拉一直是一个按成本定价的逻辑,按成本定价的逻辑也挺好的,成本降下来了,价格就降下来。但是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特斯拉第一天就20%的毛利率,一直到现在还是20%多的毛利率。那我们现在才10%多的毛利率,我们不能老是负毛利率,这个逻辑不对。特斯拉1万台车已经是20%、30%的毛利率了,财报是公开的。现在毛利率还是那么多,成本一直在往下走,毛利率还在往上涨,我觉得这个是不同的逻辑。我们完全看我们要进入到什么样的市场,这个市场的用户期望的产品和服务是什么样的,我们要做出让他们觉得值的产品和服务。我们可以接受一开始毛利率低一些,甚至于是负的,过去我们都是负毛利率,去年一季度还是-7%的毛利率。量上来了,规模效应上来了,合理的毛利率就上来了,不同的策略。

第二,蔚来和特斯拉的产品没有那么大的竞争,我们ES6是真真正正的SUV,无论从底盘的设计,还是从空间、造型、使用的场景,从各方面来讲,我们是真的按照SUV去设计的。ES8、ES6,如果大家是汽车专家都知道,车整个架构怎么设计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从市场角度来讲,大家更多把Model Y归到SUV,我觉得它是Model 3 GT,先有Model 3再有Model Y。像宝马的X3、X4是SUV系列,虽然它的X4是这样的造型,但是我们知道它和X3之间的关系,那就是SUV,SUV是有机械方面很多的特点。但你把宝马3系GT叫做SUV,这个逻辑是不对的。所以你看特斯拉是把Model3和ModelY在公布销量的时候是放到一起的,不是把Model Y和Model X放在一起的,这是不同的逻辑。

我们的ES6和Model Y有一点点像,但是从空间、大小、底盘各方面来讲差别还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的车当然值这个钱。我们认为最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同样价位的汽油车,我们去和宝马X3比和奥迪Q5比,那我们含电池的价格跟它们差不多,或者高一些。但是我们要和油车同样价格区间去比,那我们领先优势太大了。你可以40万买一辆X3,也可以40万买一辆ES6,肯定是ES6划算。使用成本也低,购置成本也低,怎么不划算呢,这也是很大的购置市场。

特斯拉是一个非常好的公司,有很多地方值得学习,而且对推动电动车有很大的作用。但是任何东西有它自己的规律在,一味只是说这个公司所有的优势只是降成本,而不是集中在创造价值上,我觉得从一个传播的角度来讲,大家觉得还挺嗨的。但是冷静去想,用户更关心我就是要买这样的东西,我要买到它的价值。用户价值更重要,包括产品、服务。那服务的话,我们每个用户还有免费的专属桩,特斯拉是收钱的。我们装了充电桩有6次免服务费,只需要交电费就行了。特斯拉是2块4一度电,我们基本上是一个月就跑2000多公里,家里没有充电桩,我们基本上不需要钱,有换电站的地方,这是很大的一笔钱。相比一下特斯拉就挺贵的。

还比如说终身免费质保,还有免费异地加电等等这些东西,我觉得大家还是要比全貌,不是简单地比所谓的表面上的东西。还是这句话,特斯拉那条路也挺好,他就按照这个路走,我们有我们的路,我们的路我觉得也挺好,我们认为在相当长的时间之内,在电动汽车的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前提下,我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我们要让买同样价位的汽油车的用户转换到买我们电动汽车,我觉得这是电动汽车市场最重要的一个转变,并不是每一个公司都要出每个人都买得起的车,其实特斯拉也做不到,真正从便宜的角度讲宏光的MINIEV挺好的,我觉得他们也是在他们的细分市场做努力,确实挺便宜,3万多块钱,多好的车,但其实你不会买的,因为你有你的消费区间,你不会因为MINIEV只需要3万多就买了。当然也不是不能买,买了也挺酷的,但其实没必要。

我们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我们聚焦的就是宝马、奥迪这些用户,他们这个主流高端市场,宝马、奥迪一年都卖70万台,特斯拉在中国去年也就十几万车,我们主要看到底服务哪类用户。

你不能让五星级酒店都按照连锁经济酒店去思考问题,这是不对的,大家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就看我们买车的用户他们满不满意。这是不同的品牌,不同的公司的定位是不一样的。

秦力洪:今天借这个场合辟个谣,特斯拉Model Y发布以后我们躺枪很严重,退订潮什么的,没有,而且我们有证据有人在背后操作。每个采用预订制的公司都会有一些正常的退单,我们公司的订单很稳定。我们当前最大的压力是交车时间比较慢,要8-12周,有人指望春节前拿到车,这做不到,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去年4月份上的ES8非常稳定,这是超出我们预期的,也非常成功。也借这个场合跟媒体辟个谣,我们还挺好的。 采访、撰文/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蔚来李斌:特斯拉不是降价 本来就只值这么多

发布日期:2021-01-12 17:03
摘要:蔚来发布首款轿车ET7,定位于纯电动中大型轿车;李斌表示,在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相当长的时间之内,蔚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

 

OR--商业新媒体

1月9日,蔚来汽车公司在成都举办2020蔚来日(NIO Day 2020)活动。蔚来发布首款轿车ET7。该款车定位于纯电动中大型轿车,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此前在蔚来官方APP中表示,这款新车将对标宝马7系。

搭载70瓦电池ET7补贴前售价44.8万元,搭载100瓦电池ET7补贴前售价50.6万元。ET7首发版搭载100瓦电池,补贴前售价52.6万。Baas方案补贴前售价均为37.8万元,70瓦电池月费980元,100瓦电池月费1480元。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李斌说,蔚来的ET7轿车使用了该公司的全新自动驾驶系统,该系统的摄像头分辨率为8兆像素(特斯拉为1.2百万像素),而采用的英伟达芯片的处理能力要比七台特斯拉全自动驾驶处理器的处理能力强。蔚来自动驾驶系统每月费用为680元。


蔚来 ET7

特斯拉此前在1月1日正式发售国产中型纯电SUV Model Y,长续航版与Performance高性能版售价分别为33.99万元和36.99万元,较之前进口版的价格分别降低14.81万元和16.51万元。而特斯拉最便宜的轿车Model 3的起售价则为24.99万元。

对于外界普遍关注的特斯拉降价之后,是否会对蔚来造成冲击等问题。李斌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表示,特斯拉一直是按成本定价的逻辑,成本下降价格就下降。但是也要注意到特斯拉销售一万台车时就20%的毛利率,一直到现在毛利率还是超20%。这也意味着特斯拉降价不是真的降价,是本来就只值这么多。李斌表示,在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相当长的时间之内,蔚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蔚来做的是要让买同样价位汽油车的用户转换到买蔚来的电动汽车。

对于此前网络传言,特斯拉国产Model Y开售导致蔚来惨遭大规模退单,蔚来官网甚至一度因此瘫痪。秦力洪对《商业周刊/中文版》回应称,蔚来的订单很稳定。他说:“特斯拉Model Y发布以后我们躺枪很严重。退订潮什么的,没有,而且我们有证据有人在背后操作。每个采用预订制的公司都会有一些正常的退单,我们公司的订单很稳定。我们当前最大的压力是交车时间比较慢,要8-12周,有人指望春节前拿到车,这做不到,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去年4月份上的ES8非常稳定,这是超出我们预期的,也非常成功。”

蔚来在2020年经历了辉煌的转变。2020年初,这家汽车制造商似乎已经用光了现金,因为它在ES8和ES6电动SUV的营销和展示厅上花了很多钱。但在4月,它从合肥市政府领导的实体那里获得了10亿美元的投资,7月,从中资银行获得了1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10月,该公司达到了每月生产和交付5,000多辆汽车的里程碑。到2020年底,蔚来共交付了43,728辆汽车,其在纽约上市的股票在一年中涨了1,112%。

李斌将蔚来的主要竞争对手列为宝马、奥迪等豪华汽车制造商。他说,尽管特斯拉“保持在电动汽车制造领域成为大众或福特的雄心,但我们将坚持生产高档汽车。”

以下为部分采访实录:

ET7的发布时间和交付时间相隔一年,之前这个时间为半年。为什么这次隔这么长时间?

李斌:我们都是预售制,其实很多其他车也发布很早。大家感觉有点不太一致,和我们原来比稍微时间长一点,但是如果看到我们用这么多新的技术,比如芯片、激光雷达的量产时间已经都大大提前了,考虑到这些技术,我们其实已经是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了,因为我们不想发布一个一代半的车,想发布一个彻底新技术都到位的车。和我们自己比,差不多是正常的一个节奏。

从2019年被称作最惨的人,到现在蔚来被很多媒体称为全世界最有价值的4家汽车公司之一。面对这种转变你个人有何感想?

李斌:过去这一年确实我们在资本市场有很多变化,投资人也给了我们非常高的期待,但是我们自己还是非常清楚。从我们公司来讲,要走的路还是非常长。我们去年卖了4万多台车,也就相当于宝马(在中国市场)3个星期的量,相对于它们全球的销量就更低了。我们的销量占中国整个高端汽车市场比例很低,在全球就更少了,所以我们要走的路还是非常长的。

资本市场对我们的认可,一方面是对行业的认可,另一方面也是认可我们在创新方面的能力吧,更多是一种对我们这种未来的期许。确实从我们给股东创造价值的角度来讲,要走的路还是很长的。

蔚来在国际市场拓展有何新进展?

秦力洪:国际市场肯定要去的,就是时间和打开方式的问题。2020年因为疫情,我觉得这个对我们的时间表还是有影响的。但是可能2021年,我希望到了合适的时间有了具体的信息再公开。但是大的方向今天可以简单谈两点。

第一,从发达国家的市场做起,因为我们的产品力,包括我们做品牌的方式是可以和国际品牌在他们的本土展开正面竞争的。这在中国汽车出口差不多20年的历史上,我想我们是第一个。

第二,我们在中国形成的商业模式,尤其是用户服务做到很好,这种商业模式是不会变的。到了不同的国家,因为当地的环境和情况,可能在战术上会有不同的变化,但是大的方向肯定还是这样的。直接面对用户,做用户全链条的伙伴,考虑用户全生命周期的价值。有一些可能会有一些变化,比如说NIO House还是会有,但是在形态上会有一些变化等等。晚些时候,我们落实了具体的计划,会积极主动跟媒体做沟通和汇报。

如果说上一个阶段,蔚来最大的挑战是活下来,现在这个阶段蔚来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李斌:我们一直觉得最大的挑战是把用户服务好,这一直都是最大的挑战。因为这件事情其实是非常难做的,如果我们说技术领先,或者产品怎么去领先,这些我们都很清楚,你要投入研发,去设定高的标准,找到合适的人,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这个题解起来相对容易一点。但是我觉得服务用户是非常难的,怎么样能够达到用户对我们的期望,能够真正作为一个满意度最高的品牌,我认为这个有非常多的事要做,特别考虑到我们是电动车,确实电动汽车的基础设施有它挑战的地方。所以,我们用户基数越来越多,用户群体越来越大,用户用车的场景也会越来越多。

还有我们的文化,让用户愿意积极融入这个社区,让我们分享共同成长的理念,能够真正做起来,让我们的同事都能够践行这样一个愿景,这中间有非常多的挑战。有很多是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们怎么真正把它做好。就像今年的NIO Day和去年的NIO Day都是很难做的,没有去评估的东西。一直都觉得服务好用户是最大的挑战,真正做到一家用户企业,永远都是最大的挑战。

特斯拉Model Y上市了,这个价格可能会对蔚来目前的SUV有一个直接的冲击,对此你们是怎么看?

李斌:我觉得首先特斯拉降价是预期中的事情,因为国产,去年Model 3降了7次。在美国就值这么多钱,所以在中国卖这么多钱。其实并不是降价,本来就应该是这么多钱。

特斯拉一直是一个按成本定价的逻辑,按成本定价的逻辑也挺好的,成本降下来了,价格就降下来。但是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特斯拉第一天就20%的毛利率,一直到现在还是20%多的毛利率。那我们现在才10%多的毛利率,我们不能老是负毛利率,这个逻辑不对。特斯拉1万台车已经是20%、30%的毛利率了,财报是公开的。现在毛利率还是那么多,成本一直在往下走,毛利率还在往上涨,我觉得这个是不同的逻辑。我们完全看我们要进入到什么样的市场,这个市场的用户期望的产品和服务是什么样的,我们要做出让他们觉得值的产品和服务。我们可以接受一开始毛利率低一些,甚至于是负的,过去我们都是负毛利率,去年一季度还是-7%的毛利率。量上来了,规模效应上来了,合理的毛利率就上来了,不同的策略。

第二,蔚来和特斯拉的产品没有那么大的竞争,我们ES6是真真正正的SUV,无论从底盘的设计,还是从空间、造型、使用的场景,从各方面来讲,我们是真的按照SUV去设计的。ES8、ES6,如果大家是汽车专家都知道,车整个架构怎么设计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从市场角度来讲,大家更多把Model Y归到SUV,我觉得它是Model 3 GT,先有Model 3再有Model Y。像宝马的X3、X4是SUV系列,虽然它的X4是这样的造型,但是我们知道它和X3之间的关系,那就是SUV,SUV是有机械方面很多的特点。但你把宝马3系GT叫做SUV,这个逻辑是不对的。所以你看特斯拉是把Model3和ModelY在公布销量的时候是放到一起的,不是把Model Y和Model X放在一起的,这是不同的逻辑。

我们的ES6和Model Y有一点点像,但是从空间、大小、底盘各方面来讲差别还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的车当然值这个钱。我们认为最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同样价位的汽油车,我们去和宝马X3比和奥迪Q5比,那我们含电池的价格跟它们差不多,或者高一些。但是我们要和油车同样价格区间去比,那我们领先优势太大了。你可以40万买一辆X3,也可以40万买一辆ES6,肯定是ES6划算。使用成本也低,购置成本也低,怎么不划算呢,这也是很大的购置市场。

特斯拉是一个非常好的公司,有很多地方值得学习,而且对推动电动车有很大的作用。但是任何东西有它自己的规律在,一味只是说这个公司所有的优势只是降成本,而不是集中在创造价值上,我觉得从一个传播的角度来讲,大家觉得还挺嗨的。但是冷静去想,用户更关心我就是要买这样的东西,我要买到它的价值。用户价值更重要,包括产品、服务。那服务的话,我们每个用户还有免费的专属桩,特斯拉是收钱的。我们装了充电桩有6次免服务费,只需要交电费就行了。特斯拉是2块4一度电,我们基本上是一个月就跑2000多公里,家里没有充电桩,我们基本上不需要钱,有换电站的地方,这是很大的一笔钱。相比一下特斯拉就挺贵的。

还比如说终身免费质保,还有免费异地加电等等这些东西,我觉得大家还是要比全貌,不是简单地比所谓的表面上的东西。还是这句话,特斯拉那条路也挺好,他就按照这个路走,我们有我们的路,我们的路我觉得也挺好,我们认为在相当长的时间之内,在电动汽车的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前提下,我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我们要让买同样价位的汽油车的用户转换到买我们电动汽车,我觉得这是电动汽车市场最重要的一个转变,并不是每一个公司都要出每个人都买得起的车,其实特斯拉也做不到,真正从便宜的角度讲宏光的MINIEV挺好的,我觉得他们也是在他们的细分市场做努力,确实挺便宜,3万多块钱,多好的车,但其实你不会买的,因为你有你的消费区间,你不会因为MINIEV只需要3万多就买了。当然也不是不能买,买了也挺酷的,但其实没必要。

我们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我们聚焦的就是宝马、奥迪这些用户,他们这个主流高端市场,宝马、奥迪一年都卖70万台,特斯拉在中国去年也就十几万车,我们主要看到底服务哪类用户。

你不能让五星级酒店都按照连锁经济酒店去思考问题,这是不对的,大家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就看我们买车的用户他们满不满意。这是不同的品牌,不同的公司的定位是不一样的。

秦力洪:今天借这个场合辟个谣,特斯拉Model Y发布以后我们躺枪很严重,退订潮什么的,没有,而且我们有证据有人在背后操作。每个采用预订制的公司都会有一些正常的退单,我们公司的订单很稳定。我们当前最大的压力是交车时间比较慢,要8-12周,有人指望春节前拿到车,这做不到,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去年4月份上的ES8非常稳定,这是超出我们预期的,也非常成功。也借这个场合跟媒体辟个谣,我们还挺好的。 采访、撰文/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蔚来发布首款轿车ET7,定位于纯电动中大型轿车;李斌表示,在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相当长的时间之内,蔚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

 

OR--商业新媒体

1月9日,蔚来汽车公司在成都举办2020蔚来日(NIO Day 2020)活动。蔚来发布首款轿车ET7。该款车定位于纯电动中大型轿车,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此前在蔚来官方APP中表示,这款新车将对标宝马7系。

搭载70瓦电池ET7补贴前售价44.8万元,搭载100瓦电池ET7补贴前售价50.6万元。ET7首发版搭载100瓦电池,补贴前售价52.6万。Baas方案补贴前售价均为37.8万元,70瓦电池月费980元,100瓦电池月费1480元。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李斌说,蔚来的ET7轿车使用了该公司的全新自动驾驶系统,该系统的摄像头分辨率为8兆像素(特斯拉为1.2百万像素),而采用的英伟达芯片的处理能力要比七台特斯拉全自动驾驶处理器的处理能力强。蔚来自动驾驶系统每月费用为680元。


蔚来 ET7

特斯拉此前在1月1日正式发售国产中型纯电SUV Model Y,长续航版与Performance高性能版售价分别为33.99万元和36.99万元,较之前进口版的价格分别降低14.81万元和16.51万元。而特斯拉最便宜的轿车Model 3的起售价则为24.99万元。

对于外界普遍关注的特斯拉降价之后,是否会对蔚来造成冲击等问题。李斌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表示,特斯拉一直是按成本定价的逻辑,成本下降价格就下降。但是也要注意到特斯拉销售一万台车时就20%的毛利率,一直到现在毛利率还是超20%。这也意味着特斯拉降价不是真的降价,是本来就只值这么多。李斌表示,在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相当长的时间之内,蔚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蔚来做的是要让买同样价位汽油车的用户转换到买蔚来的电动汽车。

对于此前网络传言,特斯拉国产Model Y开售导致蔚来惨遭大规模退单,蔚来官网甚至一度因此瘫痪。秦力洪对《商业周刊/中文版》回应称,蔚来的订单很稳定。他说:“特斯拉Model Y发布以后我们躺枪很严重。退订潮什么的,没有,而且我们有证据有人在背后操作。每个采用预订制的公司都会有一些正常的退单,我们公司的订单很稳定。我们当前最大的压力是交车时间比较慢,要8-12周,有人指望春节前拿到车,这做不到,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去年4月份上的ES8非常稳定,这是超出我们预期的,也非常成功。”

蔚来在2020年经历了辉煌的转变。2020年初,这家汽车制造商似乎已经用光了现金,因为它在ES8和ES6电动SUV的营销和展示厅上花了很多钱。但在4月,它从合肥市政府领导的实体那里获得了10亿美元的投资,7月,从中资银行获得了1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10月,该公司达到了每月生产和交付5,000多辆汽车的里程碑。到2020年底,蔚来共交付了43,728辆汽车,其在纽约上市的股票在一年中涨了1,112%。

李斌将蔚来的主要竞争对手列为宝马、奥迪等豪华汽车制造商。他说,尽管特斯拉“保持在电动汽车制造领域成为大众或福特的雄心,但我们将坚持生产高档汽车。”

以下为部分采访实录:

ET7的发布时间和交付时间相隔一年,之前这个时间为半年。为什么这次隔这么长时间?

李斌:我们都是预售制,其实很多其他车也发布很早。大家感觉有点不太一致,和我们原来比稍微时间长一点,但是如果看到我们用这么多新的技术,比如芯片、激光雷达的量产时间已经都大大提前了,考虑到这些技术,我们其实已经是做了非常大的努力了,因为我们不想发布一个一代半的车,想发布一个彻底新技术都到位的车。和我们自己比,差不多是正常的一个节奏。

从2019年被称作最惨的人,到现在蔚来被很多媒体称为全世界最有价值的4家汽车公司之一。面对这种转变你个人有何感想?

李斌:过去这一年确实我们在资本市场有很多变化,投资人也给了我们非常高的期待,但是我们自己还是非常清楚。从我们公司来讲,要走的路还是非常长。我们去年卖了4万多台车,也就相当于宝马(在中国市场)3个星期的量,相对于它们全球的销量就更低了。我们的销量占中国整个高端汽车市场比例很低,在全球就更少了,所以我们要走的路还是非常长的。

资本市场对我们的认可,一方面是对行业的认可,另一方面也是认可我们在创新方面的能力吧,更多是一种对我们这种未来的期许。确实从我们给股东创造价值的角度来讲,要走的路还是很长的。

蔚来在国际市场拓展有何新进展?

秦力洪:国际市场肯定要去的,就是时间和打开方式的问题。2020年因为疫情,我觉得这个对我们的时间表还是有影响的。但是可能2021年,我希望到了合适的时间有了具体的信息再公开。但是大的方向今天可以简单谈两点。

第一,从发达国家的市场做起,因为我们的产品力,包括我们做品牌的方式是可以和国际品牌在他们的本土展开正面竞争的。这在中国汽车出口差不多20年的历史上,我想我们是第一个。

第二,我们在中国形成的商业模式,尤其是用户服务做到很好,这种商业模式是不会变的。到了不同的国家,因为当地的环境和情况,可能在战术上会有不同的变化,但是大的方向肯定还是这样的。直接面对用户,做用户全链条的伙伴,考虑用户全生命周期的价值。有一些可能会有一些变化,比如说NIO House还是会有,但是在形态上会有一些变化等等。晚些时候,我们落实了具体的计划,会积极主动跟媒体做沟通和汇报。

如果说上一个阶段,蔚来最大的挑战是活下来,现在这个阶段蔚来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李斌:我们一直觉得最大的挑战是把用户服务好,这一直都是最大的挑战。因为这件事情其实是非常难做的,如果我们说技术领先,或者产品怎么去领先,这些我们都很清楚,你要投入研发,去设定高的标准,找到合适的人,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这个题解起来相对容易一点。但是我觉得服务用户是非常难的,怎么样能够达到用户对我们的期望,能够真正作为一个满意度最高的品牌,我认为这个有非常多的事要做,特别考虑到我们是电动车,确实电动汽车的基础设施有它挑战的地方。所以,我们用户基数越来越多,用户群体越来越大,用户用车的场景也会越来越多。

还有我们的文化,让用户愿意积极融入这个社区,让我们分享共同成长的理念,能够真正做起来,让我们的同事都能够践行这样一个愿景,这中间有非常多的挑战。有很多是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们怎么真正把它做好。就像今年的NIO Day和去年的NIO Day都是很难做的,没有去评估的东西。一直都觉得服务好用户是最大的挑战,真正做到一家用户企业,永远都是最大的挑战。

特斯拉Model Y上市了,这个价格可能会对蔚来目前的SUV有一个直接的冲击,对此你们是怎么看?

李斌:我觉得首先特斯拉降价是预期中的事情,因为国产,去年Model 3降了7次。在美国就值这么多钱,所以在中国卖这么多钱。其实并不是降价,本来就应该是这么多钱。

特斯拉一直是一个按成本定价的逻辑,按成本定价的逻辑也挺好的,成本降下来了,价格就降下来。但是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特斯拉第一天就20%的毛利率,一直到现在还是20%多的毛利率。那我们现在才10%多的毛利率,我们不能老是负毛利率,这个逻辑不对。特斯拉1万台车已经是20%、30%的毛利率了,财报是公开的。现在毛利率还是那么多,成本一直在往下走,毛利率还在往上涨,我觉得这个是不同的逻辑。我们完全看我们要进入到什么样的市场,这个市场的用户期望的产品和服务是什么样的,我们要做出让他们觉得值的产品和服务。我们可以接受一开始毛利率低一些,甚至于是负的,过去我们都是负毛利率,去年一季度还是-7%的毛利率。量上来了,规模效应上来了,合理的毛利率就上来了,不同的策略。

第二,蔚来和特斯拉的产品没有那么大的竞争,我们ES6是真真正正的SUV,无论从底盘的设计,还是从空间、造型、使用的场景,从各方面来讲,我们是真的按照SUV去设计的。ES8、ES6,如果大家是汽车专家都知道,车整个架构怎么设计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从市场角度来讲,大家更多把Model Y归到SUV,我觉得它是Model 3 GT,先有Model 3再有Model Y。像宝马的X3、X4是SUV系列,虽然它的X4是这样的造型,但是我们知道它和X3之间的关系,那就是SUV,SUV是有机械方面很多的特点。但你把宝马3系GT叫做SUV,这个逻辑是不对的。所以你看特斯拉是把Model3和ModelY在公布销量的时候是放到一起的,不是把Model Y和Model X放在一起的,这是不同的逻辑。

我们的ES6和Model Y有一点点像,但是从空间、大小、底盘各方面来讲差别还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的车当然值这个钱。我们认为最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同样价位的汽油车,我们去和宝马X3比和奥迪Q5比,那我们含电池的价格跟它们差不多,或者高一些。但是我们要和油车同样价格区间去比,那我们领先优势太大了。你可以40万买一辆X3,也可以40万买一辆ES6,肯定是ES6划算。使用成本也低,购置成本也低,怎么不划算呢,这也是很大的购置市场。

特斯拉是一个非常好的公司,有很多地方值得学习,而且对推动电动车有很大的作用。但是任何东西有它自己的规律在,一味只是说这个公司所有的优势只是降成本,而不是集中在创造价值上,我觉得从一个传播的角度来讲,大家觉得还挺嗨的。但是冷静去想,用户更关心我就是要买这样的东西,我要买到它的价值。用户价值更重要,包括产品、服务。那服务的话,我们每个用户还有免费的专属桩,特斯拉是收钱的。我们装了充电桩有6次免服务费,只需要交电费就行了。特斯拉是2块4一度电,我们基本上是一个月就跑2000多公里,家里没有充电桩,我们基本上不需要钱,有换电站的地方,这是很大的一笔钱。相比一下特斯拉就挺贵的。

还比如说终身免费质保,还有免费异地加电等等这些东西,我觉得大家还是要比全貌,不是简单地比所谓的表面上的东西。还是这句话,特斯拉那条路也挺好,他就按照这个路走,我们有我们的路,我们的路我觉得也挺好,我们认为在相当长的时间之内,在电动汽车的市场份额没有超过50%的前提下,我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都是汽油车。我们要让买同样价位的汽油车的用户转换到买我们电动汽车,我觉得这是电动汽车市场最重要的一个转变,并不是每一个公司都要出每个人都买得起的车,其实特斯拉也做不到,真正从便宜的角度讲宏光的MINIEV挺好的,我觉得他们也是在他们的细分市场做努力,确实挺便宜,3万多块钱,多好的车,但其实你不会买的,因为你有你的消费区间,你不会因为MINIEV只需要3万多就买了。当然也不是不能买,买了也挺酷的,但其实没必要。

我们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我们聚焦的就是宝马、奥迪这些用户,他们这个主流高端市场,宝马、奥迪一年都卖70万台,特斯拉在中国去年也就十几万车,我们主要看到底服务哪类用户。

你不能让五星级酒店都按照连锁经济酒店去思考问题,这是不对的,大家不在一个频道上,我们就看我们买车的用户他们满不满意。这是不同的品牌,不同的公司的定位是不一样的。

秦力洪:今天借这个场合辟个谣,特斯拉Model Y发布以后我们躺枪很严重,退订潮什么的,没有,而且我们有证据有人在背后操作。每个采用预订制的公司都会有一些正常的退单,我们公司的订单很稳定。我们当前最大的压力是交车时间比较慢,要8-12周,有人指望春节前拿到车,这做不到,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去年4月份上的ES8非常稳定,这是超出我们预期的,也非常成功。也借这个场合跟媒体辟个谣,我们还挺好的。 采访、撰文/王国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