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伟达若能利用这项收购巩固其在数据中心服务器市场的地位,并使自己成为AI领域的技术轴心,失去某个大客户也不要紧。



 |  理查德•沃特斯 洛杉矶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周一,安谋(Arm Holdings)IP事业部负责人雷内•哈斯(Rene Haas)花了很多时间安抚客户,试图让他们相信,这家目前还属于软银(SoftBank)所有的芯片设计公司不会将他们变成“二等公民”。

他做这番努力的前一天,消息传出,软银已同意将这家英国公司以最高40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英伟达(Nvidia)。这笔交易如果完成,将成为半导体行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收购交易。

这笔交易简直就相当于往芯片行业中间地带扔了一颗炸弹。哈斯承认,采用Arm设计的公司担心,一旦Arm落入他们的竞争对手英伟达的控制,他们将处于“不利地位”。大部分智能手机处理器和其他许多需要低功耗芯片的设备都采用Arm设计。

芯片初创公司Xmos首席执行官马克•利皮特(Mark Lippett)表示,Arm客户购买该公司最新设计时,可能会发现自己排在了队伍的最后。他说:“你会发现,英伟达将率先使用最新的ARM架构向市场推出产品。”

不过,如果英伟达能顶住这些担忧,收购Arm可能为它接下来的重大举措奠定基础。

第一个举措已在着手,就是将原先为视频游戏设计的图形处理器(GPU)转用于处理数据密集型的机器学习任务。这使得英伟达在两个月前超越英特尔(Intel),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制造商。等到拿下Arm后,英伟达希望其芯片技术在蓬勃发展的人工智能(AI)市场处于中心地位,这个市场涵盖从云数据中心到许多新涌现的“智能”设备。

这笔交易引发的恐慌源于英伟达试图将两种截然不同的商业模式混合在一起:销售芯片,IP授权让其他公司自己生产芯片。

哈斯承认,除了高通(Qualcomm),没有一家大型芯片集团曾成功同时做到这两点。高通是一家移动芯片公司,其激进的商业策略常常引起依赖其技术的其他公司的反感。

一个困难在于,研发、记录和测试基础芯片技术时,这两种模式的要求各不相同。英国芯片制造商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战略总监沃兹•艾哈迈德(Woz Ahmed)表示,这将使英伟达很难开放其现有IP的授权。

曾在英伟达工作的哈斯表示,这就解释了为何该公司之前试图将其GPU架构授权给移动芯片制造商的尝试失败了。他补充说,因此,英伟达将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开放其任何现有技术的授权,即便到那时,一开始的选择也将非常有限。

相互矛盾的动机引发了一个更大的问题。英伟达的业务主要是销售用于高价值设备的芯片,如游戏电脑或数据中心服务器。这给了它充分的理由率先利用Arm最新技术,在与依赖同样技术的对手的竞争中获得优势。

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表示,为了收购Arm花费的几百亿美元,英伟达在经济层面上有强大的理由公平竞争。但包括苹果(Apple)、高通和博通(Broadcom)在内的Arm大客户都保持沉默,没有一家公开支持这笔交易。

不过艾哈迈德表示,预计大部分客户将维持现状,等着看黄仁勋是否会兑现承诺。原因之一是他们别无选择。Arm架构的竞争对手,被称为Risc-V的开源芯片架构依然停留在低价值芯片的层级。

然而,一些行业专家认为,会有许多公司想要寻找可以替代英伟达的产品,Risc-V将从它们那里吸引到一波投资。利皮特预测,Arm的大客户们最终将转向自己设计芯片架构,以确保对技术的控制。

但是,如果英伟达能够利用这笔交易巩固其在一个关键市场(数据中心使用的服务器)的地位,同时使自己成为蓬勃发展的AI设备领域的技术轴心,那么即使失去一家像苹果或高通这样的客户可能也没有多大关系。

正如黄仁勋所指出的,英伟达去年为富士通(Fujitsu)一台超级计算机——目前世界上速度最快的——提供支持时已经做了艰苦的工作,重写了所有的软件代码,使其能够在基于Arm的处理器上运行。这将使得英伟达更容易推出自己的服务器处理器,直接挑战英特尔。

英伟达在这笔交易中的第二个目标是将其技术扩展到越来越广泛的设备领域。这将受到对AI“推理”日益增长的需求的驱动,所谓推理是将预先训练的AI模型应用于动态收集的数据,因为许多日常对象发展了基本的智能水平。

在某些情况下,这将涉及销售自己的新芯片,但通常,特别是在较便宜的设备上,英伟达计划采用Arm的商业模式:将Arm处理器设计与自己的核心技术结合,为其他芯片制造商创建集成蓝图。

高德纳(Gartner)计分析师希拉格•德卡特(Chirag Dekate)表示,通过拥有Arm,英伟达将能够整合两家公司所有的技术,如软件库和开发工具,使其他希望在此基础上发展的公司更容易。

如果黄仁勋说的没错,这些芯片设计可能成为下一波智能消费设备的平台。芯片分析师帕特里克•穆尔黑德(Patrick Moorhead)表示,这些产品可能包括低价高清电视和定制平板设备,这些设备带有先进游戏电脑的硅智能。

前英伟达员工、现任方舟投资(Ark Invest)分析师的James Wang表示,从长远来看,许多没有屏幕的日常设备将需要基本的智能来理解口头指令。

用黄仁勋本周充满激情的话来说,这意味着未来有一天将会形成一个需要他公司的技术的“数万亿台”计算机的市场。

但第一个挑战将是让芯片行业相信,英伟达是友非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英伟达收购安谋给芯片业带来冲击波

发布日期:2020-09-17 05:05
英伟达若能利用这项收购巩固其在数据中心服务器市场的地位,并使自己成为AI领域的技术轴心,失去某个大客户也不要紧。



 |  理查德•沃特斯 洛杉矶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周一,安谋(Arm Holdings)IP事业部负责人雷内•哈斯(Rene Haas)花了很多时间安抚客户,试图让他们相信,这家目前还属于软银(SoftBank)所有的芯片设计公司不会将他们变成“二等公民”。

他做这番努力的前一天,消息传出,软银已同意将这家英国公司以最高40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英伟达(Nvidia)。这笔交易如果完成,将成为半导体行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收购交易。

这笔交易简直就相当于往芯片行业中间地带扔了一颗炸弹。哈斯承认,采用Arm设计的公司担心,一旦Arm落入他们的竞争对手英伟达的控制,他们将处于“不利地位”。大部分智能手机处理器和其他许多需要低功耗芯片的设备都采用Arm设计。

芯片初创公司Xmos首席执行官马克•利皮特(Mark Lippett)表示,Arm客户购买该公司最新设计时,可能会发现自己排在了队伍的最后。他说:“你会发现,英伟达将率先使用最新的ARM架构向市场推出产品。”

不过,如果英伟达能顶住这些担忧,收购Arm可能为它接下来的重大举措奠定基础。

第一个举措已在着手,就是将原先为视频游戏设计的图形处理器(GPU)转用于处理数据密集型的机器学习任务。这使得英伟达在两个月前超越英特尔(Intel),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制造商。等到拿下Arm后,英伟达希望其芯片技术在蓬勃发展的人工智能(AI)市场处于中心地位,这个市场涵盖从云数据中心到许多新涌现的“智能”设备。

这笔交易引发的恐慌源于英伟达试图将两种截然不同的商业模式混合在一起:销售芯片,IP授权让其他公司自己生产芯片。

哈斯承认,除了高通(Qualcomm),没有一家大型芯片集团曾成功同时做到这两点。高通是一家移动芯片公司,其激进的商业策略常常引起依赖其技术的其他公司的反感。

一个困难在于,研发、记录和测试基础芯片技术时,这两种模式的要求各不相同。英国芯片制造商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战略总监沃兹•艾哈迈德(Woz Ahmed)表示,这将使英伟达很难开放其现有IP的授权。

曾在英伟达工作的哈斯表示,这就解释了为何该公司之前试图将其GPU架构授权给移动芯片制造商的尝试失败了。他补充说,因此,英伟达将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开放其任何现有技术的授权,即便到那时,一开始的选择也将非常有限。

相互矛盾的动机引发了一个更大的问题。英伟达的业务主要是销售用于高价值设备的芯片,如游戏电脑或数据中心服务器。这给了它充分的理由率先利用Arm最新技术,在与依赖同样技术的对手的竞争中获得优势。

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表示,为了收购Arm花费的几百亿美元,英伟达在经济层面上有强大的理由公平竞争。但包括苹果(Apple)、高通和博通(Broadcom)在内的Arm大客户都保持沉默,没有一家公开支持这笔交易。

不过艾哈迈德表示,预计大部分客户将维持现状,等着看黄仁勋是否会兑现承诺。原因之一是他们别无选择。Arm架构的竞争对手,被称为Risc-V的开源芯片架构依然停留在低价值芯片的层级。

然而,一些行业专家认为,会有许多公司想要寻找可以替代英伟达的产品,Risc-V将从它们那里吸引到一波投资。利皮特预测,Arm的大客户们最终将转向自己设计芯片架构,以确保对技术的控制。

但是,如果英伟达能够利用这笔交易巩固其在一个关键市场(数据中心使用的服务器)的地位,同时使自己成为蓬勃发展的AI设备领域的技术轴心,那么即使失去一家像苹果或高通这样的客户可能也没有多大关系。

正如黄仁勋所指出的,英伟达去年为富士通(Fujitsu)一台超级计算机——目前世界上速度最快的——提供支持时已经做了艰苦的工作,重写了所有的软件代码,使其能够在基于Arm的处理器上运行。这将使得英伟达更容易推出自己的服务器处理器,直接挑战英特尔。

英伟达在这笔交易中的第二个目标是将其技术扩展到越来越广泛的设备领域。这将受到对AI“推理”日益增长的需求的驱动,所谓推理是将预先训练的AI模型应用于动态收集的数据,因为许多日常对象发展了基本的智能水平。

在某些情况下,这将涉及销售自己的新芯片,但通常,特别是在较便宜的设备上,英伟达计划采用Arm的商业模式:将Arm处理器设计与自己的核心技术结合,为其他芯片制造商创建集成蓝图。

高德纳(Gartner)计分析师希拉格•德卡特(Chirag Dekate)表示,通过拥有Arm,英伟达将能够整合两家公司所有的技术,如软件库和开发工具,使其他希望在此基础上发展的公司更容易。

如果黄仁勋说的没错,这些芯片设计可能成为下一波智能消费设备的平台。芯片分析师帕特里克•穆尔黑德(Patrick Moorhead)表示,这些产品可能包括低价高清电视和定制平板设备,这些设备带有先进游戏电脑的硅智能。

前英伟达员工、现任方舟投资(Ark Invest)分析师的James Wang表示,从长远来看,许多没有屏幕的日常设备将需要基本的智能来理解口头指令。

用黄仁勋本周充满激情的话来说,这意味着未来有一天将会形成一个需要他公司的技术的“数万亿台”计算机的市场。

但第一个挑战将是让芯片行业相信,英伟达是友非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英伟达若能利用这项收购巩固其在数据中心服务器市场的地位,并使自己成为AI领域的技术轴心,失去某个大客户也不要紧。



 |  理查德•沃特斯 洛杉矶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周一,安谋(Arm Holdings)IP事业部负责人雷内•哈斯(Rene Haas)花了很多时间安抚客户,试图让他们相信,这家目前还属于软银(SoftBank)所有的芯片设计公司不会将他们变成“二等公民”。

他做这番努力的前一天,消息传出,软银已同意将这家英国公司以最高40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英伟达(Nvidia)。这笔交易如果完成,将成为半导体行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收购交易。

这笔交易简直就相当于往芯片行业中间地带扔了一颗炸弹。哈斯承认,采用Arm设计的公司担心,一旦Arm落入他们的竞争对手英伟达的控制,他们将处于“不利地位”。大部分智能手机处理器和其他许多需要低功耗芯片的设备都采用Arm设计。

芯片初创公司Xmos首席执行官马克•利皮特(Mark Lippett)表示,Arm客户购买该公司最新设计时,可能会发现自己排在了队伍的最后。他说:“你会发现,英伟达将率先使用最新的ARM架构向市场推出产品。”

不过,如果英伟达能顶住这些担忧,收购Arm可能为它接下来的重大举措奠定基础。

第一个举措已在着手,就是将原先为视频游戏设计的图形处理器(GPU)转用于处理数据密集型的机器学习任务。这使得英伟达在两个月前超越英特尔(Intel),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制造商。等到拿下Arm后,英伟达希望其芯片技术在蓬勃发展的人工智能(AI)市场处于中心地位,这个市场涵盖从云数据中心到许多新涌现的“智能”设备。

这笔交易引发的恐慌源于英伟达试图将两种截然不同的商业模式混合在一起:销售芯片,IP授权让其他公司自己生产芯片。

哈斯承认,除了高通(Qualcomm),没有一家大型芯片集团曾成功同时做到这两点。高通是一家移动芯片公司,其激进的商业策略常常引起依赖其技术的其他公司的反感。

一个困难在于,研发、记录和测试基础芯片技术时,这两种模式的要求各不相同。英国芯片制造商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战略总监沃兹•艾哈迈德(Woz Ahmed)表示,这将使英伟达很难开放其现有IP的授权。

曾在英伟达工作的哈斯表示,这就解释了为何该公司之前试图将其GPU架构授权给移动芯片制造商的尝试失败了。他补充说,因此,英伟达将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开放其任何现有技术的授权,即便到那时,一开始的选择也将非常有限。

相互矛盾的动机引发了一个更大的问题。英伟达的业务主要是销售用于高价值设备的芯片,如游戏电脑或数据中心服务器。这给了它充分的理由率先利用Arm最新技术,在与依赖同样技术的对手的竞争中获得优势。

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表示,为了收购Arm花费的几百亿美元,英伟达在经济层面上有强大的理由公平竞争。但包括苹果(Apple)、高通和博通(Broadcom)在内的Arm大客户都保持沉默,没有一家公开支持这笔交易。

不过艾哈迈德表示,预计大部分客户将维持现状,等着看黄仁勋是否会兑现承诺。原因之一是他们别无选择。Arm架构的竞争对手,被称为Risc-V的开源芯片架构依然停留在低价值芯片的层级。

然而,一些行业专家认为,会有许多公司想要寻找可以替代英伟达的产品,Risc-V将从它们那里吸引到一波投资。利皮特预测,Arm的大客户们最终将转向自己设计芯片架构,以确保对技术的控制。

但是,如果英伟达能够利用这笔交易巩固其在一个关键市场(数据中心使用的服务器)的地位,同时使自己成为蓬勃发展的AI设备领域的技术轴心,那么即使失去一家像苹果或高通这样的客户可能也没有多大关系。

正如黄仁勋所指出的,英伟达去年为富士通(Fujitsu)一台超级计算机——目前世界上速度最快的——提供支持时已经做了艰苦的工作,重写了所有的软件代码,使其能够在基于Arm的处理器上运行。这将使得英伟达更容易推出自己的服务器处理器,直接挑战英特尔。

英伟达在这笔交易中的第二个目标是将其技术扩展到越来越广泛的设备领域。这将受到对AI“推理”日益增长的需求的驱动,所谓推理是将预先训练的AI模型应用于动态收集的数据,因为许多日常对象发展了基本的智能水平。

在某些情况下,这将涉及销售自己的新芯片,但通常,特别是在较便宜的设备上,英伟达计划采用Arm的商业模式:将Arm处理器设计与自己的核心技术结合,为其他芯片制造商创建集成蓝图。

高德纳(Gartner)计分析师希拉格•德卡特(Chirag Dekate)表示,通过拥有Arm,英伟达将能够整合两家公司所有的技术,如软件库和开发工具,使其他希望在此基础上发展的公司更容易。

如果黄仁勋说的没错,这些芯片设计可能成为下一波智能消费设备的平台。芯片分析师帕特里克•穆尔黑德(Patrick Moorhead)表示,这些产品可能包括低价高清电视和定制平板设备,这些设备带有先进游戏电脑的硅智能。

前英伟达员工、现任方舟投资(Ark Invest)分析师的James Wang表示,从长远来看,许多没有屏幕的日常设备将需要基本的智能来理解口头指令。

用黄仁勋本周充满激情的话来说,这意味着未来有一天将会形成一个需要他公司的技术的“数万亿台”计算机的市场。

但第一个挑战将是让芯片行业相信,英伟达是友非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英伟达收购安谋给芯片业带来冲击波

发布日期:2020-09-17 05:05
英伟达若能利用这项收购巩固其在数据中心服务器市场的地位,并使自己成为AI领域的技术轴心,失去某个大客户也不要紧。



 |  理查德•沃特斯 洛杉矶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周一,安谋(Arm Holdings)IP事业部负责人雷内•哈斯(Rene Haas)花了很多时间安抚客户,试图让他们相信,这家目前还属于软银(SoftBank)所有的芯片设计公司不会将他们变成“二等公民”。

他做这番努力的前一天,消息传出,软银已同意将这家英国公司以最高40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英伟达(Nvidia)。这笔交易如果完成,将成为半导体行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收购交易。

这笔交易简直就相当于往芯片行业中间地带扔了一颗炸弹。哈斯承认,采用Arm设计的公司担心,一旦Arm落入他们的竞争对手英伟达的控制,他们将处于“不利地位”。大部分智能手机处理器和其他许多需要低功耗芯片的设备都采用Arm设计。

芯片初创公司Xmos首席执行官马克•利皮特(Mark Lippett)表示,Arm客户购买该公司最新设计时,可能会发现自己排在了队伍的最后。他说:“你会发现,英伟达将率先使用最新的ARM架构向市场推出产品。”

不过,如果英伟达能顶住这些担忧,收购Arm可能为它接下来的重大举措奠定基础。

第一个举措已在着手,就是将原先为视频游戏设计的图形处理器(GPU)转用于处理数据密集型的机器学习任务。这使得英伟达在两个月前超越英特尔(Intel),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制造商。等到拿下Arm后,英伟达希望其芯片技术在蓬勃发展的人工智能(AI)市场处于中心地位,这个市场涵盖从云数据中心到许多新涌现的“智能”设备。

这笔交易引发的恐慌源于英伟达试图将两种截然不同的商业模式混合在一起:销售芯片,IP授权让其他公司自己生产芯片。

哈斯承认,除了高通(Qualcomm),没有一家大型芯片集团曾成功同时做到这两点。高通是一家移动芯片公司,其激进的商业策略常常引起依赖其技术的其他公司的反感。

一个困难在于,研发、记录和测试基础芯片技术时,这两种模式的要求各不相同。英国芯片制造商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战略总监沃兹•艾哈迈德(Woz Ahmed)表示,这将使英伟达很难开放其现有IP的授权。

曾在英伟达工作的哈斯表示,这就解释了为何该公司之前试图将其GPU架构授权给移动芯片制造商的尝试失败了。他补充说,因此,英伟达将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开放其任何现有技术的授权,即便到那时,一开始的选择也将非常有限。

相互矛盾的动机引发了一个更大的问题。英伟达的业务主要是销售用于高价值设备的芯片,如游戏电脑或数据中心服务器。这给了它充分的理由率先利用Arm最新技术,在与依赖同样技术的对手的竞争中获得优势。

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表示,为了收购Arm花费的几百亿美元,英伟达在经济层面上有强大的理由公平竞争。但包括苹果(Apple)、高通和博通(Broadcom)在内的Arm大客户都保持沉默,没有一家公开支持这笔交易。

不过艾哈迈德表示,预计大部分客户将维持现状,等着看黄仁勋是否会兑现承诺。原因之一是他们别无选择。Arm架构的竞争对手,被称为Risc-V的开源芯片架构依然停留在低价值芯片的层级。

然而,一些行业专家认为,会有许多公司想要寻找可以替代英伟达的产品,Risc-V将从它们那里吸引到一波投资。利皮特预测,Arm的大客户们最终将转向自己设计芯片架构,以确保对技术的控制。

但是,如果英伟达能够利用这笔交易巩固其在一个关键市场(数据中心使用的服务器)的地位,同时使自己成为蓬勃发展的AI设备领域的技术轴心,那么即使失去一家像苹果或高通这样的客户可能也没有多大关系。

正如黄仁勋所指出的,英伟达去年为富士通(Fujitsu)一台超级计算机——目前世界上速度最快的——提供支持时已经做了艰苦的工作,重写了所有的软件代码,使其能够在基于Arm的处理器上运行。这将使得英伟达更容易推出自己的服务器处理器,直接挑战英特尔。

英伟达在这笔交易中的第二个目标是将其技术扩展到越来越广泛的设备领域。这将受到对AI“推理”日益增长的需求的驱动,所谓推理是将预先训练的AI模型应用于动态收集的数据,因为许多日常对象发展了基本的智能水平。

在某些情况下,这将涉及销售自己的新芯片,但通常,特别是在较便宜的设备上,英伟达计划采用Arm的商业模式:将Arm处理器设计与自己的核心技术结合,为其他芯片制造商创建集成蓝图。

高德纳(Gartner)计分析师希拉格•德卡特(Chirag Dekate)表示,通过拥有Arm,英伟达将能够整合两家公司所有的技术,如软件库和开发工具,使其他希望在此基础上发展的公司更容易。

如果黄仁勋说的没错,这些芯片设计可能成为下一波智能消费设备的平台。芯片分析师帕特里克•穆尔黑德(Patrick Moorhead)表示,这些产品可能包括低价高清电视和定制平板设备,这些设备带有先进游戏电脑的硅智能。

前英伟达员工、现任方舟投资(Ark Invest)分析师的James Wang表示,从长远来看,许多没有屏幕的日常设备将需要基本的智能来理解口头指令。

用黄仁勋本周充满激情的话来说,这意味着未来有一天将会形成一个需要他公司的技术的“数万亿台”计算机的市场。

但第一个挑战将是让芯片行业相信,英伟达是友非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英伟达若能利用这项收购巩固其在数据中心服务器市场的地位,并使自己成为AI领域的技术轴心,失去某个大客户也不要紧。



 |  理查德•沃特斯 洛杉矶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周一,安谋(Arm Holdings)IP事业部负责人雷内•哈斯(Rene Haas)花了很多时间安抚客户,试图让他们相信,这家目前还属于软银(SoftBank)所有的芯片设计公司不会将他们变成“二等公民”。

他做这番努力的前一天,消息传出,软银已同意将这家英国公司以最高40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英伟达(Nvidia)。这笔交易如果完成,将成为半导体行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收购交易。

这笔交易简直就相当于往芯片行业中间地带扔了一颗炸弹。哈斯承认,采用Arm设计的公司担心,一旦Arm落入他们的竞争对手英伟达的控制,他们将处于“不利地位”。大部分智能手机处理器和其他许多需要低功耗芯片的设备都采用Arm设计。

芯片初创公司Xmos首席执行官马克•利皮特(Mark Lippett)表示,Arm客户购买该公司最新设计时,可能会发现自己排在了队伍的最后。他说:“你会发现,英伟达将率先使用最新的ARM架构向市场推出产品。”

不过,如果英伟达能顶住这些担忧,收购Arm可能为它接下来的重大举措奠定基础。

第一个举措已在着手,就是将原先为视频游戏设计的图形处理器(GPU)转用于处理数据密集型的机器学习任务。这使得英伟达在两个月前超越英特尔(Intel),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制造商。等到拿下Arm后,英伟达希望其芯片技术在蓬勃发展的人工智能(AI)市场处于中心地位,这个市场涵盖从云数据中心到许多新涌现的“智能”设备。

这笔交易引发的恐慌源于英伟达试图将两种截然不同的商业模式混合在一起:销售芯片,IP授权让其他公司自己生产芯片。

哈斯承认,除了高通(Qualcomm),没有一家大型芯片集团曾成功同时做到这两点。高通是一家移动芯片公司,其激进的商业策略常常引起依赖其技术的其他公司的反感。

一个困难在于,研发、记录和测试基础芯片技术时,这两种模式的要求各不相同。英国芯片制造商Imagination Technologies战略总监沃兹•艾哈迈德(Woz Ahmed)表示,这将使英伟达很难开放其现有IP的授权。

曾在英伟达工作的哈斯表示,这就解释了为何该公司之前试图将其GPU架构授权给移动芯片制造商的尝试失败了。他补充说,因此,英伟达将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开放其任何现有技术的授权,即便到那时,一开始的选择也将非常有限。

相互矛盾的动机引发了一个更大的问题。英伟达的业务主要是销售用于高价值设备的芯片,如游戏电脑或数据中心服务器。这给了它充分的理由率先利用Arm最新技术,在与依赖同样技术的对手的竞争中获得优势。

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表示,为了收购Arm花费的几百亿美元,英伟达在经济层面上有强大的理由公平竞争。但包括苹果(Apple)、高通和博通(Broadcom)在内的Arm大客户都保持沉默,没有一家公开支持这笔交易。

不过艾哈迈德表示,预计大部分客户将维持现状,等着看黄仁勋是否会兑现承诺。原因之一是他们别无选择。Arm架构的竞争对手,被称为Risc-V的开源芯片架构依然停留在低价值芯片的层级。

然而,一些行业专家认为,会有许多公司想要寻找可以替代英伟达的产品,Risc-V将从它们那里吸引到一波投资。利皮特预测,Arm的大客户们最终将转向自己设计芯片架构,以确保对技术的控制。

但是,如果英伟达能够利用这笔交易巩固其在一个关键市场(数据中心使用的服务器)的地位,同时使自己成为蓬勃发展的AI设备领域的技术轴心,那么即使失去一家像苹果或高通这样的客户可能也没有多大关系。

正如黄仁勋所指出的,英伟达去年为富士通(Fujitsu)一台超级计算机——目前世界上速度最快的——提供支持时已经做了艰苦的工作,重写了所有的软件代码,使其能够在基于Arm的处理器上运行。这将使得英伟达更容易推出自己的服务器处理器,直接挑战英特尔。

英伟达在这笔交易中的第二个目标是将其技术扩展到越来越广泛的设备领域。这将受到对AI“推理”日益增长的需求的驱动,所谓推理是将预先训练的AI模型应用于动态收集的数据,因为许多日常对象发展了基本的智能水平。

在某些情况下,这将涉及销售自己的新芯片,但通常,特别是在较便宜的设备上,英伟达计划采用Arm的商业模式:将Arm处理器设计与自己的核心技术结合,为其他芯片制造商创建集成蓝图。

高德纳(Gartner)计分析师希拉格•德卡特(Chirag Dekate)表示,通过拥有Arm,英伟达将能够整合两家公司所有的技术,如软件库和开发工具,使其他希望在此基础上发展的公司更容易。

如果黄仁勋说的没错,这些芯片设计可能成为下一波智能消费设备的平台。芯片分析师帕特里克•穆尔黑德(Patrick Moorhead)表示,这些产品可能包括低价高清电视和定制平板设备,这些设备带有先进游戏电脑的硅智能。

前英伟达员工、现任方舟投资(Ark Invest)分析师的James Wang表示,从长远来看,许多没有屏幕的日常设备将需要基本的智能来理解口头指令。

用黄仁勋本周充满激情的话来说,这意味着未来有一天将会形成一个需要他公司的技术的“数万亿台”计算机的市场。

但第一个挑战将是让芯片行业相信,英伟达是友非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