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两大强国正在打一场技术冷战,全世界都在为此买单。仔细研究一下电信和半导体行业,便不难看出美中科技冷战已经造成了哪些损失,未来还可能造成哪些损失。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两大强国正在打一场技术冷战,全世界都在为此买单。

美中之间的这场冲突已经颠覆了两国的科技产业,打乱了大型硬件制造商、电脑芯片设计商、是甚至社交媒体服务商的节奏。现在,随着两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波及到美国农业地区、欧洲和世界其他角落,更广泛的后果正变得越来越明显。

首当其冲的是电信和半导体行业。在这两个领域,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已采取措施阻止领先的中资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同时也限制美国企业向中国出口。企业预计,业务损失或替换中国电信设备的潜在成本将以十亿计美元计。

但这种影响已远远超出了科技公司利润的范畴。美国芯片制造商担心,对华销售损失将意味着用于研发的资金减少,从而难以继续生产尖端芯片,而正是这些尖端芯片使美国成为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领军者。

还有一种风险是,这场冲突将减缓整个欧洲和美国农业区的高速电信普及。2012年,美国政府事实上禁止了在美国主要网络中使用中国制造的无线和互联网设备等硬件,而这些地区在那之后购买了这类中国设备。这场冲突可能导致欧洲制造业、医疗健康、交通和其他需要5G技术的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在美国农村,成千上万的家庭和企业可能要推迟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才能获得快速可靠的互联网接入。

一些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表示,这些代价从长远来看都是值得的。他们表示,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采取的强硬措施可以保护民主国家免受潜在的中国政府支持的间谍活动的影响。他们指出,美国的出口管制使中国一些领先的芯片企业很难制造出先进的芯片,这有助于创造一个更公平的全球半导体市场,抵消他们所说的中国政府给予中国芯片制造商的不公平的支持。他们认为,美国半导体企业将不必通过降价与中国企业竞争,这意味着从长远来讲,美国企业将有更多资金用于研发。

其他一些企业也可能从中美之间的敌意中受益。一些超脱于美中冲突之外的科技供应商可能借机抢占市场份额,比如韩国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瑞典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和芬兰诺基亚(Nokia Corp., NOK)。如果中国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最终像白宫推动的一项初步交易中所设想的那样,把TikTok部分股权出售给甲骨文公司(Oracle Corp., ORCL)和沃尔玛公司(Walmart Inc., WMT),那么字节跳动可能获得一笔现金注入,而这两家美国公司将获得这个全球最热门的社交媒体平台的股份。

但如果中国的反制措施升级,比如对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高通(Qualcomm Inc., QCOM)等依然将中国视为重要市场的美国科技公司提高壁垒,那么损害范围也可能扩大。

仔细研究一下电信和半导体行业,便不难看出美中科技冷战已经造成了哪些损失,未来还可能造成哪些损失。

电信

迄今为止,损失最大的是中国最成功的国际性企业——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美国的出口限制切断了华为的大部分供应链,华盛顿还游说欧盟和其他地区的盟友禁止华为进入5G网络,称中国政府可能迫使华为从事间谍活动或实施网络攻击。华为和中国政府表示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美国的这些行动取得了有限的成功。

华为是全球领先的通讯设备制造商,也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之一,去年营收为1,230亿美元。但该公司副董事长郭平最近表示,求生存是华为的主线。美国的限制措施让华为难以获得靠美国技术生产出来的计算机芯片,而华为需要这些芯片来制造硬件。该公司一位发言人说,要到明年才能对美国出口管制造成的经济损失做出估计。

郭平说,华为消费者部门面临的挑战最大。该部门去年收入为670亿美元,占到华为2019年收入的大部分。该部门生产的智能手机因摄像头功能而受到好评,生产这些手机需要的高端芯片都受到美国出口管制的影响。

电信设备业务也处于危险之中,这项业务去年的销售额约为420亿美元。

不过,华为问题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华为本身。那些设计或生产计算机芯片并出售给华为的美国、欧洲和亚洲公司也同样难逃池鱼之殃。

例如,华为表示,该公司每年购买美国零部件的支出超过110亿美元。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说,商务部可能会根据具体情况授予美国公司许可,允许向中国出口不影响国家安全的技术,比如旧型号的互联网路由器或手机零部件,但这位官员承认,美国供应商会承担一些成本。这位官员说,政府目前没有帮助这些公司抵消这部分成本的计划。

在客户方面,美国鼓动盟友禁用华为设备,就像美国禁用华为设备一样,这些游说活动取得了一些成功,包括英国和波兰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基本上已经同意限制中国电信设备的使用。其他国家,尤其是德国,仍在讨论是否要这么做,这些国家可能会遵循欧盟最近对成员国的建议,限制使用高风险供应商的设备;华为属于这类供应商。

英国政府表示,美国瓦解华为供应链的行动反而让英国网络安全官员更难确保华为设备不会构成间谍或网络安全威胁了。英国官员说,他们担心华为可能会从新供应商手中购买零部件,而这些供应商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英国政府要求英国移动运营商在明年1月前停止购买华为5G设备,并在2027年以前更换所有5G华为设备。英国电信公司(BT Group PLC, BT.A.LN)表示,更换华为设备将花费约6.5亿美元。该公司最近一个财年的收入为300亿美元。

在欧洲各地,预计各国会根据欧盟的建议对华为采取行动,大型移动运营商正将资金和注意力从扩大覆盖面和建设5G网络转移到替换华为设备上。欧洲移动运营商的高管多年来一直警告说,欧洲大陆在5G网络的铺设方面落后于美国和亚洲国家。他们表示,对使用华为设备的限制可能拉大这种差距。

这些高管表示,如果没有5G网络,欧洲的科技和制造公司在研发无人驾驶汽车和全自动工厂等5G技术应用方面将会落后。

英国负责数字事务的大臣道登(Oliver Dowden)说,英国对华为的禁令可能导致英国5G技术的发展延迟两到三年,更换华为设备的成本最高可达26亿美元。英国移动运营商说,英国经济可能因为这种延误而损失数十亿美元,因为英国将错失生产率提高的机会和新的商业机会。

在美国,国会从2012年开始就实际上禁止了美国主要移动运营商使用华为及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的设备。但这两家中国设备制造商仍在为许多小型农村移动运营商供货。6月份,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简称FCC)禁止这些小型移动供应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或维护华为和中兴通讯的设备。

由于这些小型运营商依赖联邦补贴,FCC的决定实际上迫使他们在几年内必须换掉中国设备。这些公司表示,他们希望尽快更换设备,不想为这些注定要被替换的设备购买零部件。

大约50家美国农村移动供应商告诉FCC,更换华为和中兴通讯的设备总共将花费18亿美元。美国众议院已通过一项法案,使用公共资金补偿这些运营商至少10亿美元的成本,但参议院尚未采取行动;这笔钱可能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交付。

与此同时,像Pine Belt Communications这样的运营商已陷入困境。Pine Belt总裁John Nettles表示,这家位于亚拉巴马州的公司曾计划将其网络覆盖面扩大一倍,达到10万名新客户,其中包括2.5万名目前未享有充分宽带服务的客户。他说,这些人群包括因疫情而需要靠互联网接受远程教育的儿童。

但Nettles称,眼下看来,可能需要等一年多才能扩展公司的网络覆盖区域。美国参议院或许要到明年才会敲定报销事项。然后该公司需要几个月时间向新的电信设备供应商招标,再耗费几个月安装这些新设备。

Nettles还得期盼好天气,否则该公司的蜂窝塔会遭殃。中兴通讯是Nettles的长期设备供应商,但他不知道如何联系中兴通讯的客服人员,因为许多人在美国政府最近采取行动后离开了美国。Nettles说,一旦公司的讯号塔恰好被一道强力的闪电直接击中,就会造成瘫痪。Nettles称,他很难为这些讯号塔找到替换的零部件。

美国农村无线运营商协会(Rural Wireless Association,RWA)说,一些农村运营商已无法修复华为或中兴制造的一些网络设备,因为这些运营商把备件用光了,蒙大拿州部分地区就是因为这种原因而无法提供无线服务的,甚至都没法拨打911电话。该协会和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官员都在敦促参议院敲定上述报销款项,以便协会成员启动这个将要持续多年的更换中国设备的过程。

半导体

希望向中国出售某些产品的美国半导体公司必须向美国商务部申请出口许可,而美国商务部表示,只要不影响国家安全,就会发放出口许可。半导体行业要求美国政府提高许可证审批流程的一致性和透明度,称美国企业正在流失销售份额。

受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U.S.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委托,波士顿谘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在3月份发布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半导体行业营收为2,260亿美元,在全球市场占48%。由于中国竞争力日益增强,预计未来几年这两个数字都将下降,但美国的出口管制可能使这些数字下降得更快更猛。

这份报告估计,在现有条件下,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数字将在三年内降至1,900亿美元,市场份额将降至40%。如果美中紧张局势升级,华盛顿完全禁止向中国出口芯片,抑或中国政府将美国公司赶出中国市场,那么三年内,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数字将骤降至1,430亿美元,市场份额将下降至30%,而中国和韩国将成为全球芯片行业的领军者。这也意味着,届时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将较2018年收入锐减37%。

美国半导体行业的领袖们表示,(美国这样做的)结果是,本该流入美国芯片制造商口袋中的销售额,将转而流向外国芯片制造商,这将导致这个行业在研发方面的资金减少;而美国领导人希望该行业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因为要保持军事和商业技术的优势,尖端芯片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美国商务部已向一些美国芯片制造商发放许可证,允许它们继续向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销售芯片,但许多芯片企业的高管说,目前的限制政策考虑得并不周全。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委托发布的这份报告指出,美国芯片企业生产的产品中,有73%实际上是中国公司可以从美国以外的地方轻松获得的商品。该协会认为,剩下的27%中,有一些不会构成国家安全风险,比如安装在可穿戴健康追踪设备中的芯片。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首席执行官John Neuffer表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办法是,美国对技术限制采取外科手术的方式,只针对明确定义为国家安全隐患的目标,避免对美国半导体的领先地位造成意料之外的伤害。”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称,出口管控的目的是弄清美国公司到底在向中国出售什么,美国商务部能做到这一点,因为该部门正在对许多种类的产品销售进行审查。这位官员表示,在进行逐案评估后,美国商务部可能最终向大多数希望向中国出售产品的美国公司发放许可证,但也承认芯片公司对许可证申请没有更快获得审批感到沮丧。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一份声明中说:“商务部会努力确保法规不对合法的国际商业活动施加不合理的限制,并努力避免那些不能带来明显的国家安全利益,又会损害美国行业国际竞争力的行动。

但到目前为止,美国的行动可能正在间接地导致一些业务流失。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高级副总裁Jake Parker表示,他听说一家日本公司呼吁中国公司不要继续采用美国供应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是代表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的一个组织。Parker表示,这传递出一个信号:不能依赖美国技术,因为未来可能被断供。

与此同时,出口管控也影响到一些外国的半导体公司,因为他们出售给华为和其他公司的零部件是使用美国技术制造的。日本半导体制造商Kioxia Holdings Corp.上个月取消了首次公开募股(IPO),称美国对华为的出口限制损害了该公司的业务。其上市交易原本可能是今年最大的IPO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国vs中国:一场代价高昂的技术冷战

发布日期:2020-10-23 17:59
全球两大强国正在打一场技术冷战,全世界都在为此买单。仔细研究一下电信和半导体行业,便不难看出美中科技冷战已经造成了哪些损失,未来还可能造成哪些损失。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两大强国正在打一场技术冷战,全世界都在为此买单。

美中之间的这场冲突已经颠覆了两国的科技产业,打乱了大型硬件制造商、电脑芯片设计商、是甚至社交媒体服务商的节奏。现在,随着两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波及到美国农业地区、欧洲和世界其他角落,更广泛的后果正变得越来越明显。

首当其冲的是电信和半导体行业。在这两个领域,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已采取措施阻止领先的中资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同时也限制美国企业向中国出口。企业预计,业务损失或替换中国电信设备的潜在成本将以十亿计美元计。

但这种影响已远远超出了科技公司利润的范畴。美国芯片制造商担心,对华销售损失将意味着用于研发的资金减少,从而难以继续生产尖端芯片,而正是这些尖端芯片使美国成为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领军者。

还有一种风险是,这场冲突将减缓整个欧洲和美国农业区的高速电信普及。2012年,美国政府事实上禁止了在美国主要网络中使用中国制造的无线和互联网设备等硬件,而这些地区在那之后购买了这类中国设备。这场冲突可能导致欧洲制造业、医疗健康、交通和其他需要5G技术的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在美国农村,成千上万的家庭和企业可能要推迟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才能获得快速可靠的互联网接入。

一些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表示,这些代价从长远来看都是值得的。他们表示,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采取的强硬措施可以保护民主国家免受潜在的中国政府支持的间谍活动的影响。他们指出,美国的出口管制使中国一些领先的芯片企业很难制造出先进的芯片,这有助于创造一个更公平的全球半导体市场,抵消他们所说的中国政府给予中国芯片制造商的不公平的支持。他们认为,美国半导体企业将不必通过降价与中国企业竞争,这意味着从长远来讲,美国企业将有更多资金用于研发。

其他一些企业也可能从中美之间的敌意中受益。一些超脱于美中冲突之外的科技供应商可能借机抢占市场份额,比如韩国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瑞典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和芬兰诺基亚(Nokia Corp., NOK)。如果中国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最终像白宫推动的一项初步交易中所设想的那样,把TikTok部分股权出售给甲骨文公司(Oracle Corp., ORCL)和沃尔玛公司(Walmart Inc., WMT),那么字节跳动可能获得一笔现金注入,而这两家美国公司将获得这个全球最热门的社交媒体平台的股份。

但如果中国的反制措施升级,比如对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高通(Qualcomm Inc., QCOM)等依然将中国视为重要市场的美国科技公司提高壁垒,那么损害范围也可能扩大。

仔细研究一下电信和半导体行业,便不难看出美中科技冷战已经造成了哪些损失,未来还可能造成哪些损失。

电信

迄今为止,损失最大的是中国最成功的国际性企业——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美国的出口限制切断了华为的大部分供应链,华盛顿还游说欧盟和其他地区的盟友禁止华为进入5G网络,称中国政府可能迫使华为从事间谍活动或实施网络攻击。华为和中国政府表示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美国的这些行动取得了有限的成功。

华为是全球领先的通讯设备制造商,也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之一,去年营收为1,230亿美元。但该公司副董事长郭平最近表示,求生存是华为的主线。美国的限制措施让华为难以获得靠美国技术生产出来的计算机芯片,而华为需要这些芯片来制造硬件。该公司一位发言人说,要到明年才能对美国出口管制造成的经济损失做出估计。

郭平说,华为消费者部门面临的挑战最大。该部门去年收入为670亿美元,占到华为2019年收入的大部分。该部门生产的智能手机因摄像头功能而受到好评,生产这些手机需要的高端芯片都受到美国出口管制的影响。

电信设备业务也处于危险之中,这项业务去年的销售额约为420亿美元。

不过,华为问题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华为本身。那些设计或生产计算机芯片并出售给华为的美国、欧洲和亚洲公司也同样难逃池鱼之殃。

例如,华为表示,该公司每年购买美国零部件的支出超过110亿美元。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说,商务部可能会根据具体情况授予美国公司许可,允许向中国出口不影响国家安全的技术,比如旧型号的互联网路由器或手机零部件,但这位官员承认,美国供应商会承担一些成本。这位官员说,政府目前没有帮助这些公司抵消这部分成本的计划。

在客户方面,美国鼓动盟友禁用华为设备,就像美国禁用华为设备一样,这些游说活动取得了一些成功,包括英国和波兰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基本上已经同意限制中国电信设备的使用。其他国家,尤其是德国,仍在讨论是否要这么做,这些国家可能会遵循欧盟最近对成员国的建议,限制使用高风险供应商的设备;华为属于这类供应商。

英国政府表示,美国瓦解华为供应链的行动反而让英国网络安全官员更难确保华为设备不会构成间谍或网络安全威胁了。英国官员说,他们担心华为可能会从新供应商手中购买零部件,而这些供应商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英国政府要求英国移动运营商在明年1月前停止购买华为5G设备,并在2027年以前更换所有5G华为设备。英国电信公司(BT Group PLC, BT.A.LN)表示,更换华为设备将花费约6.5亿美元。该公司最近一个财年的收入为300亿美元。

在欧洲各地,预计各国会根据欧盟的建议对华为采取行动,大型移动运营商正将资金和注意力从扩大覆盖面和建设5G网络转移到替换华为设备上。欧洲移动运营商的高管多年来一直警告说,欧洲大陆在5G网络的铺设方面落后于美国和亚洲国家。他们表示,对使用华为设备的限制可能拉大这种差距。

这些高管表示,如果没有5G网络,欧洲的科技和制造公司在研发无人驾驶汽车和全自动工厂等5G技术应用方面将会落后。

英国负责数字事务的大臣道登(Oliver Dowden)说,英国对华为的禁令可能导致英国5G技术的发展延迟两到三年,更换华为设备的成本最高可达26亿美元。英国移动运营商说,英国经济可能因为这种延误而损失数十亿美元,因为英国将错失生产率提高的机会和新的商业机会。

在美国,国会从2012年开始就实际上禁止了美国主要移动运营商使用华为及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的设备。但这两家中国设备制造商仍在为许多小型农村移动运营商供货。6月份,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简称FCC)禁止这些小型移动供应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或维护华为和中兴通讯的设备。

由于这些小型运营商依赖联邦补贴,FCC的决定实际上迫使他们在几年内必须换掉中国设备。这些公司表示,他们希望尽快更换设备,不想为这些注定要被替换的设备购买零部件。

大约50家美国农村移动供应商告诉FCC,更换华为和中兴通讯的设备总共将花费18亿美元。美国众议院已通过一项法案,使用公共资金补偿这些运营商至少10亿美元的成本,但参议院尚未采取行动;这笔钱可能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交付。

与此同时,像Pine Belt Communications这样的运营商已陷入困境。Pine Belt总裁John Nettles表示,这家位于亚拉巴马州的公司曾计划将其网络覆盖面扩大一倍,达到10万名新客户,其中包括2.5万名目前未享有充分宽带服务的客户。他说,这些人群包括因疫情而需要靠互联网接受远程教育的儿童。

但Nettles称,眼下看来,可能需要等一年多才能扩展公司的网络覆盖区域。美国参议院或许要到明年才会敲定报销事项。然后该公司需要几个月时间向新的电信设备供应商招标,再耗费几个月安装这些新设备。

Nettles还得期盼好天气,否则该公司的蜂窝塔会遭殃。中兴通讯是Nettles的长期设备供应商,但他不知道如何联系中兴通讯的客服人员,因为许多人在美国政府最近采取行动后离开了美国。Nettles说,一旦公司的讯号塔恰好被一道强力的闪电直接击中,就会造成瘫痪。Nettles称,他很难为这些讯号塔找到替换的零部件。

美国农村无线运营商协会(Rural Wireless Association,RWA)说,一些农村运营商已无法修复华为或中兴制造的一些网络设备,因为这些运营商把备件用光了,蒙大拿州部分地区就是因为这种原因而无法提供无线服务的,甚至都没法拨打911电话。该协会和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官员都在敦促参议院敲定上述报销款项,以便协会成员启动这个将要持续多年的更换中国设备的过程。

半导体

希望向中国出售某些产品的美国半导体公司必须向美国商务部申请出口许可,而美国商务部表示,只要不影响国家安全,就会发放出口许可。半导体行业要求美国政府提高许可证审批流程的一致性和透明度,称美国企业正在流失销售份额。

受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U.S.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委托,波士顿谘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在3月份发布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半导体行业营收为2,260亿美元,在全球市场占48%。由于中国竞争力日益增强,预计未来几年这两个数字都将下降,但美国的出口管制可能使这些数字下降得更快更猛。

这份报告估计,在现有条件下,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数字将在三年内降至1,900亿美元,市场份额将降至40%。如果美中紧张局势升级,华盛顿完全禁止向中国出口芯片,抑或中国政府将美国公司赶出中国市场,那么三年内,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数字将骤降至1,430亿美元,市场份额将下降至30%,而中国和韩国将成为全球芯片行业的领军者。这也意味着,届时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将较2018年收入锐减37%。

美国半导体行业的领袖们表示,(美国这样做的)结果是,本该流入美国芯片制造商口袋中的销售额,将转而流向外国芯片制造商,这将导致这个行业在研发方面的资金减少;而美国领导人希望该行业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因为要保持军事和商业技术的优势,尖端芯片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美国商务部已向一些美国芯片制造商发放许可证,允许它们继续向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销售芯片,但许多芯片企业的高管说,目前的限制政策考虑得并不周全。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委托发布的这份报告指出,美国芯片企业生产的产品中,有73%实际上是中国公司可以从美国以外的地方轻松获得的商品。该协会认为,剩下的27%中,有一些不会构成国家安全风险,比如安装在可穿戴健康追踪设备中的芯片。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首席执行官John Neuffer表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办法是,美国对技术限制采取外科手术的方式,只针对明确定义为国家安全隐患的目标,避免对美国半导体的领先地位造成意料之外的伤害。”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称,出口管控的目的是弄清美国公司到底在向中国出售什么,美国商务部能做到这一点,因为该部门正在对许多种类的产品销售进行审查。这位官员表示,在进行逐案评估后,美国商务部可能最终向大多数希望向中国出售产品的美国公司发放许可证,但也承认芯片公司对许可证申请没有更快获得审批感到沮丧。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一份声明中说:“商务部会努力确保法规不对合法的国际商业活动施加不合理的限制,并努力避免那些不能带来明显的国家安全利益,又会损害美国行业国际竞争力的行动。

但到目前为止,美国的行动可能正在间接地导致一些业务流失。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高级副总裁Jake Parker表示,他听说一家日本公司呼吁中国公司不要继续采用美国供应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是代表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的一个组织。Parker表示,这传递出一个信号:不能依赖美国技术,因为未来可能被断供。

与此同时,出口管控也影响到一些外国的半导体公司,因为他们出售给华为和其他公司的零部件是使用美国技术制造的。日本半导体制造商Kioxia Holdings Corp.上个月取消了首次公开募股(IPO),称美国对华为的出口限制损害了该公司的业务。其上市交易原本可能是今年最大的IPO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全球两大强国正在打一场技术冷战,全世界都在为此买单。仔细研究一下电信和半导体行业,便不难看出美中科技冷战已经造成了哪些损失,未来还可能造成哪些损失。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两大强国正在打一场技术冷战,全世界都在为此买单。

美中之间的这场冲突已经颠覆了两国的科技产业,打乱了大型硬件制造商、电脑芯片设计商、是甚至社交媒体服务商的节奏。现在,随着两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波及到美国农业地区、欧洲和世界其他角落,更广泛的后果正变得越来越明显。

首当其冲的是电信和半导体行业。在这两个领域,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已采取措施阻止领先的中资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同时也限制美国企业向中国出口。企业预计,业务损失或替换中国电信设备的潜在成本将以十亿计美元计。

但这种影响已远远超出了科技公司利润的范畴。美国芯片制造商担心,对华销售损失将意味着用于研发的资金减少,从而难以继续生产尖端芯片,而正是这些尖端芯片使美国成为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领军者。

还有一种风险是,这场冲突将减缓整个欧洲和美国农业区的高速电信普及。2012年,美国政府事实上禁止了在美国主要网络中使用中国制造的无线和互联网设备等硬件,而这些地区在那之后购买了这类中国设备。这场冲突可能导致欧洲制造业、医疗健康、交通和其他需要5G技术的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在美国农村,成千上万的家庭和企业可能要推迟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才能获得快速可靠的互联网接入。

一些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表示,这些代价从长远来看都是值得的。他们表示,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采取的强硬措施可以保护民主国家免受潜在的中国政府支持的间谍活动的影响。他们指出,美国的出口管制使中国一些领先的芯片企业很难制造出先进的芯片,这有助于创造一个更公平的全球半导体市场,抵消他们所说的中国政府给予中国芯片制造商的不公平的支持。他们认为,美国半导体企业将不必通过降价与中国企业竞争,这意味着从长远来讲,美国企业将有更多资金用于研发。

其他一些企业也可能从中美之间的敌意中受益。一些超脱于美中冲突之外的科技供应商可能借机抢占市场份额,比如韩国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瑞典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和芬兰诺基亚(Nokia Corp., NOK)。如果中国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最终像白宫推动的一项初步交易中所设想的那样,把TikTok部分股权出售给甲骨文公司(Oracle Corp., ORCL)和沃尔玛公司(Walmart Inc., WMT),那么字节跳动可能获得一笔现金注入,而这两家美国公司将获得这个全球最热门的社交媒体平台的股份。

但如果中国的反制措施升级,比如对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高通(Qualcomm Inc., QCOM)等依然将中国视为重要市场的美国科技公司提高壁垒,那么损害范围也可能扩大。

仔细研究一下电信和半导体行业,便不难看出美中科技冷战已经造成了哪些损失,未来还可能造成哪些损失。

电信

迄今为止,损失最大的是中国最成功的国际性企业——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美国的出口限制切断了华为的大部分供应链,华盛顿还游说欧盟和其他地区的盟友禁止华为进入5G网络,称中国政府可能迫使华为从事间谍活动或实施网络攻击。华为和中国政府表示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美国的这些行动取得了有限的成功。

华为是全球领先的通讯设备制造商,也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之一,去年营收为1,230亿美元。但该公司副董事长郭平最近表示,求生存是华为的主线。美国的限制措施让华为难以获得靠美国技术生产出来的计算机芯片,而华为需要这些芯片来制造硬件。该公司一位发言人说,要到明年才能对美国出口管制造成的经济损失做出估计。

郭平说,华为消费者部门面临的挑战最大。该部门去年收入为670亿美元,占到华为2019年收入的大部分。该部门生产的智能手机因摄像头功能而受到好评,生产这些手机需要的高端芯片都受到美国出口管制的影响。

电信设备业务也处于危险之中,这项业务去年的销售额约为420亿美元。

不过,华为问题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华为本身。那些设计或生产计算机芯片并出售给华为的美国、欧洲和亚洲公司也同样难逃池鱼之殃。

例如,华为表示,该公司每年购买美国零部件的支出超过110亿美元。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说,商务部可能会根据具体情况授予美国公司许可,允许向中国出口不影响国家安全的技术,比如旧型号的互联网路由器或手机零部件,但这位官员承认,美国供应商会承担一些成本。这位官员说,政府目前没有帮助这些公司抵消这部分成本的计划。

在客户方面,美国鼓动盟友禁用华为设备,就像美国禁用华为设备一样,这些游说活动取得了一些成功,包括英国和波兰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基本上已经同意限制中国电信设备的使用。其他国家,尤其是德国,仍在讨论是否要这么做,这些国家可能会遵循欧盟最近对成员国的建议,限制使用高风险供应商的设备;华为属于这类供应商。

英国政府表示,美国瓦解华为供应链的行动反而让英国网络安全官员更难确保华为设备不会构成间谍或网络安全威胁了。英国官员说,他们担心华为可能会从新供应商手中购买零部件,而这些供应商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英国政府要求英国移动运营商在明年1月前停止购买华为5G设备,并在2027年以前更换所有5G华为设备。英国电信公司(BT Group PLC, BT.A.LN)表示,更换华为设备将花费约6.5亿美元。该公司最近一个财年的收入为300亿美元。

在欧洲各地,预计各国会根据欧盟的建议对华为采取行动,大型移动运营商正将资金和注意力从扩大覆盖面和建设5G网络转移到替换华为设备上。欧洲移动运营商的高管多年来一直警告说,欧洲大陆在5G网络的铺设方面落后于美国和亚洲国家。他们表示,对使用华为设备的限制可能拉大这种差距。

这些高管表示,如果没有5G网络,欧洲的科技和制造公司在研发无人驾驶汽车和全自动工厂等5G技术应用方面将会落后。

英国负责数字事务的大臣道登(Oliver Dowden)说,英国对华为的禁令可能导致英国5G技术的发展延迟两到三年,更换华为设备的成本最高可达26亿美元。英国移动运营商说,英国经济可能因为这种延误而损失数十亿美元,因为英国将错失生产率提高的机会和新的商业机会。

在美国,国会从2012年开始就实际上禁止了美国主要移动运营商使用华为及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的设备。但这两家中国设备制造商仍在为许多小型农村移动运营商供货。6月份,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简称FCC)禁止这些小型移动供应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或维护华为和中兴通讯的设备。

由于这些小型运营商依赖联邦补贴,FCC的决定实际上迫使他们在几年内必须换掉中国设备。这些公司表示,他们希望尽快更换设备,不想为这些注定要被替换的设备购买零部件。

大约50家美国农村移动供应商告诉FCC,更换华为和中兴通讯的设备总共将花费18亿美元。美国众议院已通过一项法案,使用公共资金补偿这些运营商至少10亿美元的成本,但参议院尚未采取行动;这笔钱可能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交付。

与此同时,像Pine Belt Communications这样的运营商已陷入困境。Pine Belt总裁John Nettles表示,这家位于亚拉巴马州的公司曾计划将其网络覆盖面扩大一倍,达到10万名新客户,其中包括2.5万名目前未享有充分宽带服务的客户。他说,这些人群包括因疫情而需要靠互联网接受远程教育的儿童。

但Nettles称,眼下看来,可能需要等一年多才能扩展公司的网络覆盖区域。美国参议院或许要到明年才会敲定报销事项。然后该公司需要几个月时间向新的电信设备供应商招标,再耗费几个月安装这些新设备。

Nettles还得期盼好天气,否则该公司的蜂窝塔会遭殃。中兴通讯是Nettles的长期设备供应商,但他不知道如何联系中兴通讯的客服人员,因为许多人在美国政府最近采取行动后离开了美国。Nettles说,一旦公司的讯号塔恰好被一道强力的闪电直接击中,就会造成瘫痪。Nettles称,他很难为这些讯号塔找到替换的零部件。

美国农村无线运营商协会(Rural Wireless Association,RWA)说,一些农村运营商已无法修复华为或中兴制造的一些网络设备,因为这些运营商把备件用光了,蒙大拿州部分地区就是因为这种原因而无法提供无线服务的,甚至都没法拨打911电话。该协会和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官员都在敦促参议院敲定上述报销款项,以便协会成员启动这个将要持续多年的更换中国设备的过程。

半导体

希望向中国出售某些产品的美国半导体公司必须向美国商务部申请出口许可,而美国商务部表示,只要不影响国家安全,就会发放出口许可。半导体行业要求美国政府提高许可证审批流程的一致性和透明度,称美国企业正在流失销售份额。

受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U.S.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委托,波士顿谘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在3月份发布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半导体行业营收为2,260亿美元,在全球市场占48%。由于中国竞争力日益增强,预计未来几年这两个数字都将下降,但美国的出口管制可能使这些数字下降得更快更猛。

这份报告估计,在现有条件下,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数字将在三年内降至1,900亿美元,市场份额将降至40%。如果美中紧张局势升级,华盛顿完全禁止向中国出口芯片,抑或中国政府将美国公司赶出中国市场,那么三年内,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数字将骤降至1,430亿美元,市场份额将下降至30%,而中国和韩国将成为全球芯片行业的领军者。这也意味着,届时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将较2018年收入锐减37%。

美国半导体行业的领袖们表示,(美国这样做的)结果是,本该流入美国芯片制造商口袋中的销售额,将转而流向外国芯片制造商,这将导致这个行业在研发方面的资金减少;而美国领导人希望该行业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因为要保持军事和商业技术的优势,尖端芯片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美国商务部已向一些美国芯片制造商发放许可证,允许它们继续向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销售芯片,但许多芯片企业的高管说,目前的限制政策考虑得并不周全。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委托发布的这份报告指出,美国芯片企业生产的产品中,有73%实际上是中国公司可以从美国以外的地方轻松获得的商品。该协会认为,剩下的27%中,有一些不会构成国家安全风险,比如安装在可穿戴健康追踪设备中的芯片。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首席执行官John Neuffer表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办法是,美国对技术限制采取外科手术的方式,只针对明确定义为国家安全隐患的目标,避免对美国半导体的领先地位造成意料之外的伤害。”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称,出口管控的目的是弄清美国公司到底在向中国出售什么,美国商务部能做到这一点,因为该部门正在对许多种类的产品销售进行审查。这位官员表示,在进行逐案评估后,美国商务部可能最终向大多数希望向中国出售产品的美国公司发放许可证,但也承认芯片公司对许可证申请没有更快获得审批感到沮丧。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一份声明中说:“商务部会努力确保法规不对合法的国际商业活动施加不合理的限制,并努力避免那些不能带来明显的国家安全利益,又会损害美国行业国际竞争力的行动。

但到目前为止,美国的行动可能正在间接地导致一些业务流失。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高级副总裁Jake Parker表示,他听说一家日本公司呼吁中国公司不要继续采用美国供应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是代表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的一个组织。Parker表示,这传递出一个信号:不能依赖美国技术,因为未来可能被断供。

与此同时,出口管控也影响到一些外国的半导体公司,因为他们出售给华为和其他公司的零部件是使用美国技术制造的。日本半导体制造商Kioxia Holdings Corp.上个月取消了首次公开募股(IPO),称美国对华为的出口限制损害了该公司的业务。其上市交易原本可能是今年最大的IPO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vs中国:一场代价高昂的技术冷战

发布日期:2020-10-23 17:59
全球两大强国正在打一场技术冷战,全世界都在为此买单。仔细研究一下电信和半导体行业,便不难看出美中科技冷战已经造成了哪些损失,未来还可能造成哪些损失。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两大强国正在打一场技术冷战,全世界都在为此买单。

美中之间的这场冲突已经颠覆了两国的科技产业,打乱了大型硬件制造商、电脑芯片设计商、是甚至社交媒体服务商的节奏。现在,随着两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波及到美国农业地区、欧洲和世界其他角落,更广泛的后果正变得越来越明显。

首当其冲的是电信和半导体行业。在这两个领域,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已采取措施阻止领先的中资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同时也限制美国企业向中国出口。企业预计,业务损失或替换中国电信设备的潜在成本将以十亿计美元计。

但这种影响已远远超出了科技公司利润的范畴。美国芯片制造商担心,对华销售损失将意味着用于研发的资金减少,从而难以继续生产尖端芯片,而正是这些尖端芯片使美国成为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领军者。

还有一种风险是,这场冲突将减缓整个欧洲和美国农业区的高速电信普及。2012年,美国政府事实上禁止了在美国主要网络中使用中国制造的无线和互联网设备等硬件,而这些地区在那之后购买了这类中国设备。这场冲突可能导致欧洲制造业、医疗健康、交通和其他需要5G技术的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在美国农村,成千上万的家庭和企业可能要推迟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才能获得快速可靠的互联网接入。

一些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表示,这些代价从长远来看都是值得的。他们表示,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采取的强硬措施可以保护民主国家免受潜在的中国政府支持的间谍活动的影响。他们指出,美国的出口管制使中国一些领先的芯片企业很难制造出先进的芯片,这有助于创造一个更公平的全球半导体市场,抵消他们所说的中国政府给予中国芯片制造商的不公平的支持。他们认为,美国半导体企业将不必通过降价与中国企业竞争,这意味着从长远来讲,美国企业将有更多资金用于研发。

其他一些企业也可能从中美之间的敌意中受益。一些超脱于美中冲突之外的科技供应商可能借机抢占市场份额,比如韩国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瑞典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和芬兰诺基亚(Nokia Corp., NOK)。如果中国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最终像白宫推动的一项初步交易中所设想的那样,把TikTok部分股权出售给甲骨文公司(Oracle Corp., ORCL)和沃尔玛公司(Walmart Inc., WMT),那么字节跳动可能获得一笔现金注入,而这两家美国公司将获得这个全球最热门的社交媒体平台的股份。

但如果中国的反制措施升级,比如对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高通(Qualcomm Inc., QCOM)等依然将中国视为重要市场的美国科技公司提高壁垒,那么损害范围也可能扩大。

仔细研究一下电信和半导体行业,便不难看出美中科技冷战已经造成了哪些损失,未来还可能造成哪些损失。

电信

迄今为止,损失最大的是中国最成功的国际性企业——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美国的出口限制切断了华为的大部分供应链,华盛顿还游说欧盟和其他地区的盟友禁止华为进入5G网络,称中国政府可能迫使华为从事间谍活动或实施网络攻击。华为和中国政府表示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美国的这些行动取得了有限的成功。

华为是全球领先的通讯设备制造商,也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之一,去年营收为1,230亿美元。但该公司副董事长郭平最近表示,求生存是华为的主线。美国的限制措施让华为难以获得靠美国技术生产出来的计算机芯片,而华为需要这些芯片来制造硬件。该公司一位发言人说,要到明年才能对美国出口管制造成的经济损失做出估计。

郭平说,华为消费者部门面临的挑战最大。该部门去年收入为670亿美元,占到华为2019年收入的大部分。该部门生产的智能手机因摄像头功能而受到好评,生产这些手机需要的高端芯片都受到美国出口管制的影响。

电信设备业务也处于危险之中,这项业务去年的销售额约为420亿美元。

不过,华为问题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华为本身。那些设计或生产计算机芯片并出售给华为的美国、欧洲和亚洲公司也同样难逃池鱼之殃。

例如,华为表示,该公司每年购买美国零部件的支出超过110亿美元。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说,商务部可能会根据具体情况授予美国公司许可,允许向中国出口不影响国家安全的技术,比如旧型号的互联网路由器或手机零部件,但这位官员承认,美国供应商会承担一些成本。这位官员说,政府目前没有帮助这些公司抵消这部分成本的计划。

在客户方面,美国鼓动盟友禁用华为设备,就像美国禁用华为设备一样,这些游说活动取得了一些成功,包括英国和波兰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基本上已经同意限制中国电信设备的使用。其他国家,尤其是德国,仍在讨论是否要这么做,这些国家可能会遵循欧盟最近对成员国的建议,限制使用高风险供应商的设备;华为属于这类供应商。

英国政府表示,美国瓦解华为供应链的行动反而让英国网络安全官员更难确保华为设备不会构成间谍或网络安全威胁了。英国官员说,他们担心华为可能会从新供应商手中购买零部件,而这些供应商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英国政府要求英国移动运营商在明年1月前停止购买华为5G设备,并在2027年以前更换所有5G华为设备。英国电信公司(BT Group PLC, BT.A.LN)表示,更换华为设备将花费约6.5亿美元。该公司最近一个财年的收入为300亿美元。

在欧洲各地,预计各国会根据欧盟的建议对华为采取行动,大型移动运营商正将资金和注意力从扩大覆盖面和建设5G网络转移到替换华为设备上。欧洲移动运营商的高管多年来一直警告说,欧洲大陆在5G网络的铺设方面落后于美国和亚洲国家。他们表示,对使用华为设备的限制可能拉大这种差距。

这些高管表示,如果没有5G网络,欧洲的科技和制造公司在研发无人驾驶汽车和全自动工厂等5G技术应用方面将会落后。

英国负责数字事务的大臣道登(Oliver Dowden)说,英国对华为的禁令可能导致英国5G技术的发展延迟两到三年,更换华为设备的成本最高可达26亿美元。英国移动运营商说,英国经济可能因为这种延误而损失数十亿美元,因为英国将错失生产率提高的机会和新的商业机会。

在美国,国会从2012年开始就实际上禁止了美国主要移动运营商使用华为及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的设备。但这两家中国设备制造商仍在为许多小型农村移动运营商供货。6月份,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简称FCC)禁止这些小型移动供应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或维护华为和中兴通讯的设备。

由于这些小型运营商依赖联邦补贴,FCC的决定实际上迫使他们在几年内必须换掉中国设备。这些公司表示,他们希望尽快更换设备,不想为这些注定要被替换的设备购买零部件。

大约50家美国农村移动供应商告诉FCC,更换华为和中兴通讯的设备总共将花费18亿美元。美国众议院已通过一项法案,使用公共资金补偿这些运营商至少10亿美元的成本,但参议院尚未采取行动;这笔钱可能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交付。

与此同时,像Pine Belt Communications这样的运营商已陷入困境。Pine Belt总裁John Nettles表示,这家位于亚拉巴马州的公司曾计划将其网络覆盖面扩大一倍,达到10万名新客户,其中包括2.5万名目前未享有充分宽带服务的客户。他说,这些人群包括因疫情而需要靠互联网接受远程教育的儿童。

但Nettles称,眼下看来,可能需要等一年多才能扩展公司的网络覆盖区域。美国参议院或许要到明年才会敲定报销事项。然后该公司需要几个月时间向新的电信设备供应商招标,再耗费几个月安装这些新设备。

Nettles还得期盼好天气,否则该公司的蜂窝塔会遭殃。中兴通讯是Nettles的长期设备供应商,但他不知道如何联系中兴通讯的客服人员,因为许多人在美国政府最近采取行动后离开了美国。Nettles说,一旦公司的讯号塔恰好被一道强力的闪电直接击中,就会造成瘫痪。Nettles称,他很难为这些讯号塔找到替换的零部件。

美国农村无线运营商协会(Rural Wireless Association,RWA)说,一些农村运营商已无法修复华为或中兴制造的一些网络设备,因为这些运营商把备件用光了,蒙大拿州部分地区就是因为这种原因而无法提供无线服务的,甚至都没法拨打911电话。该协会和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官员都在敦促参议院敲定上述报销款项,以便协会成员启动这个将要持续多年的更换中国设备的过程。

半导体

希望向中国出售某些产品的美国半导体公司必须向美国商务部申请出口许可,而美国商务部表示,只要不影响国家安全,就会发放出口许可。半导体行业要求美国政府提高许可证审批流程的一致性和透明度,称美国企业正在流失销售份额。

受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U.S.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委托,波士顿谘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在3月份发布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半导体行业营收为2,260亿美元,在全球市场占48%。由于中国竞争力日益增强,预计未来几年这两个数字都将下降,但美国的出口管制可能使这些数字下降得更快更猛。

这份报告估计,在现有条件下,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数字将在三年内降至1,900亿美元,市场份额将降至40%。如果美中紧张局势升级,华盛顿完全禁止向中国出口芯片,抑或中国政府将美国公司赶出中国市场,那么三年内,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数字将骤降至1,430亿美元,市场份额将下降至30%,而中国和韩国将成为全球芯片行业的领军者。这也意味着,届时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将较2018年收入锐减37%。

美国半导体行业的领袖们表示,(美国这样做的)结果是,本该流入美国芯片制造商口袋中的销售额,将转而流向外国芯片制造商,这将导致这个行业在研发方面的资金减少;而美国领导人希望该行业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因为要保持军事和商业技术的优势,尖端芯片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美国商务部已向一些美国芯片制造商发放许可证,允许它们继续向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销售芯片,但许多芯片企业的高管说,目前的限制政策考虑得并不周全。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委托发布的这份报告指出,美国芯片企业生产的产品中,有73%实际上是中国公司可以从美国以外的地方轻松获得的商品。该协会认为,剩下的27%中,有一些不会构成国家安全风险,比如安装在可穿戴健康追踪设备中的芯片。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首席执行官John Neuffer表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办法是,美国对技术限制采取外科手术的方式,只针对明确定义为国家安全隐患的目标,避免对美国半导体的领先地位造成意料之外的伤害。”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称,出口管控的目的是弄清美国公司到底在向中国出售什么,美国商务部能做到这一点,因为该部门正在对许多种类的产品销售进行审查。这位官员表示,在进行逐案评估后,美国商务部可能最终向大多数希望向中国出售产品的美国公司发放许可证,但也承认芯片公司对许可证申请没有更快获得审批感到沮丧。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一份声明中说:“商务部会努力确保法规不对合法的国际商业活动施加不合理的限制,并努力避免那些不能带来明显的国家安全利益,又会损害美国行业国际竞争力的行动。

但到目前为止,美国的行动可能正在间接地导致一些业务流失。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高级副总裁Jake Parker表示,他听说一家日本公司呼吁中国公司不要继续采用美国供应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是代表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的一个组织。Parker表示,这传递出一个信号:不能依赖美国技术,因为未来可能被断供。

与此同时,出口管控也影响到一些外国的半导体公司,因为他们出售给华为和其他公司的零部件是使用美国技术制造的。日本半导体制造商Kioxia Holdings Corp.上个月取消了首次公开募股(IPO),称美国对华为的出口限制损害了该公司的业务。其上市交易原本可能是今年最大的IPO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全球两大强国正在打一场技术冷战,全世界都在为此买单。仔细研究一下电信和半导体行业,便不难看出美中科技冷战已经造成了哪些损失,未来还可能造成哪些损失。



 | Stu Woo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两大强国正在打一场技术冷战,全世界都在为此买单。

美中之间的这场冲突已经颠覆了两国的科技产业,打乱了大型硬件制造商、电脑芯片设计商、是甚至社交媒体服务商的节奏。现在,随着两国政府采取的行动波及到美国农业地区、欧洲和世界其他角落,更广泛的后果正变得越来越明显。

首当其冲的是电信和半导体行业。在这两个领域,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已采取措施阻止领先的中资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同时也限制美国企业向中国出口。企业预计,业务损失或替换中国电信设备的潜在成本将以十亿计美元计。

但这种影响已远远超出了科技公司利润的范畴。美国芯片制造商担心,对华销售损失将意味着用于研发的资金减少,从而难以继续生产尖端芯片,而正是这些尖端芯片使美国成为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领军者。

还有一种风险是,这场冲突将减缓整个欧洲和美国农业区的高速电信普及。2012年,美国政府事实上禁止了在美国主要网络中使用中国制造的无线和互联网设备等硬件,而这些地区在那之后购买了这类中国设备。这场冲突可能导致欧洲制造业、医疗健康、交通和其他需要5G技术的企业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在美国农村,成千上万的家庭和企业可能要推迟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才能获得快速可靠的互联网接入。

一些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表示,这些代价从长远来看都是值得的。他们表示,对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采取的强硬措施可以保护民主国家免受潜在的中国政府支持的间谍活动的影响。他们指出,美国的出口管制使中国一些领先的芯片企业很难制造出先进的芯片,这有助于创造一个更公平的全球半导体市场,抵消他们所说的中国政府给予中国芯片制造商的不公平的支持。他们认为,美国半导体企业将不必通过降价与中国企业竞争,这意味着从长远来讲,美国企业将有更多资金用于研发。

其他一些企业也可能从中美之间的敌意中受益。一些超脱于美中冲突之外的科技供应商可能借机抢占市场份额,比如韩国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瑞典爱立信(Ericsson AB, ERIC)和芬兰诺基亚(Nokia Corp., NOK)。如果中国的字节跳动(ByteDance Ltd.)最终像白宫推动的一项初步交易中所设想的那样,把TikTok部分股权出售给甲骨文公司(Oracle Corp., ORCL)和沃尔玛公司(Walmart Inc., WMT),那么字节跳动可能获得一笔现金注入,而这两家美国公司将获得这个全球最热门的社交媒体平台的股份。

但如果中国的反制措施升级,比如对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高通(Qualcomm Inc., QCOM)等依然将中国视为重要市场的美国科技公司提高壁垒,那么损害范围也可能扩大。

仔细研究一下电信和半导体行业,便不难看出美中科技冷战已经造成了哪些损失,未来还可能造成哪些损失。

电信

迄今为止,损失最大的是中国最成功的国际性企业——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美国的出口限制切断了华为的大部分供应链,华盛顿还游说欧盟和其他地区的盟友禁止华为进入5G网络,称中国政府可能迫使华为从事间谍活动或实施网络攻击。华为和中国政府表示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美国的这些行动取得了有限的成功。

华为是全球领先的通讯设备制造商,也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之一,去年营收为1,230亿美元。但该公司副董事长郭平最近表示,求生存是华为的主线。美国的限制措施让华为难以获得靠美国技术生产出来的计算机芯片,而华为需要这些芯片来制造硬件。该公司一位发言人说,要到明年才能对美国出口管制造成的经济损失做出估计。

郭平说,华为消费者部门面临的挑战最大。该部门去年收入为670亿美元,占到华为2019年收入的大部分。该部门生产的智能手机因摄像头功能而受到好评,生产这些手机需要的高端芯片都受到美国出口管制的影响。

电信设备业务也处于危险之中,这项业务去年的销售额约为420亿美元。

不过,华为问题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华为本身。那些设计或生产计算机芯片并出售给华为的美国、欧洲和亚洲公司也同样难逃池鱼之殃。

例如,华为表示,该公司每年购买美国零部件的支出超过110亿美元。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说,商务部可能会根据具体情况授予美国公司许可,允许向中国出口不影响国家安全的技术,比如旧型号的互联网路由器或手机零部件,但这位官员承认,美国供应商会承担一些成本。这位官员说,政府目前没有帮助这些公司抵消这部分成本的计划。

在客户方面,美国鼓动盟友禁用华为设备,就像美国禁用华为设备一样,这些游说活动取得了一些成功,包括英国和波兰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基本上已经同意限制中国电信设备的使用。其他国家,尤其是德国,仍在讨论是否要这么做,这些国家可能会遵循欧盟最近对成员国的建议,限制使用高风险供应商的设备;华为属于这类供应商。

英国政府表示,美国瓦解华为供应链的行动反而让英国网络安全官员更难确保华为设备不会构成间谍或网络安全威胁了。英国官员说,他们担心华为可能会从新供应商手中购买零部件,而这些供应商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英国政府要求英国移动运营商在明年1月前停止购买华为5G设备,并在2027年以前更换所有5G华为设备。英国电信公司(BT Group PLC, BT.A.LN)表示,更换华为设备将花费约6.5亿美元。该公司最近一个财年的收入为300亿美元。

在欧洲各地,预计各国会根据欧盟的建议对华为采取行动,大型移动运营商正将资金和注意力从扩大覆盖面和建设5G网络转移到替换华为设备上。欧洲移动运营商的高管多年来一直警告说,欧洲大陆在5G网络的铺设方面落后于美国和亚洲国家。他们表示,对使用华为设备的限制可能拉大这种差距。

这些高管表示,如果没有5G网络,欧洲的科技和制造公司在研发无人驾驶汽车和全自动工厂等5G技术应用方面将会落后。

英国负责数字事务的大臣道登(Oliver Dowden)说,英国对华为的禁令可能导致英国5G技术的发展延迟两到三年,更换华为设备的成本最高可达26亿美元。英国移动运营商说,英国经济可能因为这种延误而损失数十亿美元,因为英国将错失生产率提高的机会和新的商业机会。

在美国,国会从2012年开始就实际上禁止了美国主要移动运营商使用华为及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简称﹕中兴通讯)的设备。但这两家中国设备制造商仍在为许多小型农村移动运营商供货。6月份,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简称FCC)禁止这些小型移动供应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或维护华为和中兴通讯的设备。

由于这些小型运营商依赖联邦补贴,FCC的决定实际上迫使他们在几年内必须换掉中国设备。这些公司表示,他们希望尽快更换设备,不想为这些注定要被替换的设备购买零部件。

大约50家美国农村移动供应商告诉FCC,更换华为和中兴通讯的设备总共将花费18亿美元。美国众议院已通过一项法案,使用公共资金补偿这些运营商至少10亿美元的成本,但参议院尚未采取行动;这笔钱可能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交付。

与此同时,像Pine Belt Communications这样的运营商已陷入困境。Pine Belt总裁John Nettles表示,这家位于亚拉巴马州的公司曾计划将其网络覆盖面扩大一倍,达到10万名新客户,其中包括2.5万名目前未享有充分宽带服务的客户。他说,这些人群包括因疫情而需要靠互联网接受远程教育的儿童。

但Nettles称,眼下看来,可能需要等一年多才能扩展公司的网络覆盖区域。美国参议院或许要到明年才会敲定报销事项。然后该公司需要几个月时间向新的电信设备供应商招标,再耗费几个月安装这些新设备。

Nettles还得期盼好天气,否则该公司的蜂窝塔会遭殃。中兴通讯是Nettles的长期设备供应商,但他不知道如何联系中兴通讯的客服人员,因为许多人在美国政府最近采取行动后离开了美国。Nettles说,一旦公司的讯号塔恰好被一道强力的闪电直接击中,就会造成瘫痪。Nettles称,他很难为这些讯号塔找到替换的零部件。

美国农村无线运营商协会(Rural Wireless Association,RWA)说,一些农村运营商已无法修复华为或中兴制造的一些网络设备,因为这些运营商把备件用光了,蒙大拿州部分地区就是因为这种原因而无法提供无线服务的,甚至都没法拨打911电话。该协会和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官员都在敦促参议院敲定上述报销款项,以便协会成员启动这个将要持续多年的更换中国设备的过程。

半导体

希望向中国出售某些产品的美国半导体公司必须向美国商务部申请出口许可,而美国商务部表示,只要不影响国家安全,就会发放出口许可。半导体行业要求美国政府提高许可证审批流程的一致性和透明度,称美国企业正在流失销售份额。

受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U.S. 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委托,波士顿谘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在3月份发布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半导体行业营收为2,260亿美元,在全球市场占48%。由于中国竞争力日益增强,预计未来几年这两个数字都将下降,但美国的出口管制可能使这些数字下降得更快更猛。

这份报告估计,在现有条件下,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数字将在三年内降至1,900亿美元,市场份额将降至40%。如果美中紧张局势升级,华盛顿完全禁止向中国出口芯片,抑或中国政府将美国公司赶出中国市场,那么三年内,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数字将骤降至1,430亿美元,市场份额将下降至30%,而中国和韩国将成为全球芯片行业的领军者。这也意味着,届时美国半导体行业的营收将较2018年收入锐减37%。

美国半导体行业的领袖们表示,(美国这样做的)结果是,本该流入美国芯片制造商口袋中的销售额,将转而流向外国芯片制造商,这将导致这个行业在研发方面的资金减少;而美国领导人希望该行业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因为要保持军事和商业技术的优势,尖端芯片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美国商务部已向一些美国芯片制造商发放许可证,允许它们继续向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销售芯片,但许多芯片企业的高管说,目前的限制政策考虑得并不周全。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委托发布的这份报告指出,美国芯片企业生产的产品中,有73%实际上是中国公司可以从美国以外的地方轻松获得的商品。该协会认为,剩下的27%中,有一些不会构成国家安全风险,比如安装在可穿戴健康追踪设备中的芯片。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首席执行官John Neuffer表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办法是,美国对技术限制采取外科手术的方式,只针对明确定义为国家安全隐患的目标,避免对美国半导体的领先地位造成意料之外的伤害。”

一位美国高级官员称,出口管控的目的是弄清美国公司到底在向中国出售什么,美国商务部能做到这一点,因为该部门正在对许多种类的产品销售进行审查。这位官员表示,在进行逐案评估后,美国商务部可能最终向大多数希望向中国出售产品的美国公司发放许可证,但也承认芯片公司对许可证申请没有更快获得审批感到沮丧。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一份声明中说:“商务部会努力确保法规不对合法的国际商业活动施加不合理的限制,并努力避免那些不能带来明显的国家安全利益,又会损害美国行业国际竞争力的行动。

但到目前为止,美国的行动可能正在间接地导致一些业务流失。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高级副总裁Jake Parker表示,他听说一家日本公司呼吁中国公司不要继续采用美国供应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是代表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的一个组织。Parker表示,这传递出一个信号:不能依赖美国技术,因为未来可能被断供。

与此同时,出口管控也影响到一些外国的半导体公司,因为他们出售给华为和其他公司的零部件是使用美国技术制造的。日本半导体制造商Kioxia Holdings Corp.上个月取消了首次公开募股(IPO),称美国对华为的出口限制损害了该公司的业务。其上市交易原本可能是今年最大的IPO之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