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调中落后的特朗普,原本就指望国内的骚乱能够帮助他争取到那些尚未下定决心的温和派选民。



丹•塞诺尔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曾担任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 2012年总统竞选团队顾问,并曾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职

如果上周标志着2020年总统角逐的一个转折点,那么威斯康星州发生的事件可能起到了与远程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RNC)同样重要的作用。在民调中落后的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原本就指望有关国内骚乱威胁的讯息,能够帮助他说服争取尚未下定决心的温和派选民。

但一连串事件意想不到地提振了他的选情。一周前黑人小雅各布•布莱克(Jacob Blake Jr)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遭警察枪击事件,在这个人口不足10万的宁静的中西部城市引发了一波抗议潮。在连续数晚的骚乱中,建筑物被点燃,有人遭到致命枪击,抗议者与反抗议者之间发生混战。

这种混乱局面可以让特朗普关于恢复“法律与秩序”的讯息引起更多共鸣,并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及其竞选搭档贺锦丽(Kamala Harris)带来棘手挑战。自今年5月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杀害以来,至少20多个美国大型城市爆发了暴力抗议活动,其中许多城市凶杀案数量大幅上升。

然而,许多民主党市长、市议会议员以及进步的抗议运动都在呼吁削减警察部门的预算和人员。在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Blasio)解散了该市追查暴力犯罪和非法枪支的便衣警队。

在解散该警队后的几周内,枪击事件出现激增,特朗普称白思豪是一名“共产主义者”,“撵走了一些最能干的警员……看看这些枪击事件”。美国国家警察组织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olice Organizations)主席迈克尔•麦克黑尔(Michael McHale)在上周的共和党大会上称:“当失败的官员……做出有意识的不支持执法的决定时,混乱便出现了。”

在最新的一项皮尤(Pew)民调中,59%的选民表示,暴力犯罪对他们将如何投票“非常重要”,使其进入前五大问题之列。2016年时它还未进入前十大问题。最近在摇摆州威斯康星州做的一项调查发现,在人们对暴力事件的担忧不断上升的同时,对“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支持今夏有所下降。

与此同时,全国范围的枪支购买量正在激增。今年6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购枪行为进行了创纪录的390万次背景调查。而一年前的这一数字还只有230万。今年约40%的购枪者是首次购买。在摇摆州密歇根州,一家枪店的老板最近对当地一家报纸表示,新顾客“因骚乱、动荡、抗议以及断供警方资金的言论而忧心忡忡”。

共和党大会上的发言人试图利用这些担忧,主张拜登与贺锦丽本应更有力地公开反对骚乱并支持警方。他们还抨击民主党人对购枪实施加新限制的提议,包括拜登关于禁止一系列枪支的提议。

过去惨痛的经历教会了民主党人一件事,那就是对手可能利用持枪权以及法律与秩序问题来获取优势。1994年,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将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败归咎于持枪权利活动人士。这些人对一项禁止持有攻击性武器的新法律如此愤怒,以至于大量出来投票支持共和党。

1968年,共和党人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利用国内动荡的政治机遇——包括在芝加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NC)上警方与抗议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发起了一场以恢复“法律与秩序”为名的竞选运动。他在一则以城市暴力画面为背景的电视广告中宣称:“所以我向你们保证,我们将在美国确立秩序。”随后他在选举人票中赢得了决定性胜利,尽管在普选票中仅获得微弱多数。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上周说了类似的话:“我明确地说……我们将在美国街头确立法律和秩序。”

枪支和执法问题很可能削弱拜登原本应该拥有的一项关键优势:他赢回工薪阶层选民的能力——这些选民曾在2008年和2012年支持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但4年前转向支持特朗普。白人工薪阶层是缺席近些年选举的最大群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去投票支持特朗普,将提振他在摇摆州的选情。

民调还显示,郊区摇摆选民对暴力抗议活动感到担忧,这些选民曾帮助民主党在2018年夺回众议院控制权。特朗普4年前利用他们的担忧赢得了大选。最近发生的事件表明,他可能还能用这种方式赢一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国社会动荡对特朗普选情有利

发布日期:2020-08-31 10:59
在民调中落后的特朗普,原本就指望国内的骚乱能够帮助他争取到那些尚未下定决心的温和派选民。



丹•塞诺尔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曾担任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 2012年总统竞选团队顾问,并曾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职

如果上周标志着2020年总统角逐的一个转折点,那么威斯康星州发生的事件可能起到了与远程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RNC)同样重要的作用。在民调中落后的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原本就指望有关国内骚乱威胁的讯息,能够帮助他说服争取尚未下定决心的温和派选民。

但一连串事件意想不到地提振了他的选情。一周前黑人小雅各布•布莱克(Jacob Blake Jr)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遭警察枪击事件,在这个人口不足10万的宁静的中西部城市引发了一波抗议潮。在连续数晚的骚乱中,建筑物被点燃,有人遭到致命枪击,抗议者与反抗议者之间发生混战。

这种混乱局面可以让特朗普关于恢复“法律与秩序”的讯息引起更多共鸣,并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及其竞选搭档贺锦丽(Kamala Harris)带来棘手挑战。自今年5月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杀害以来,至少20多个美国大型城市爆发了暴力抗议活动,其中许多城市凶杀案数量大幅上升。

然而,许多民主党市长、市议会议员以及进步的抗议运动都在呼吁削减警察部门的预算和人员。在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Blasio)解散了该市追查暴力犯罪和非法枪支的便衣警队。

在解散该警队后的几周内,枪击事件出现激增,特朗普称白思豪是一名“共产主义者”,“撵走了一些最能干的警员……看看这些枪击事件”。美国国家警察组织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olice Organizations)主席迈克尔•麦克黑尔(Michael McHale)在上周的共和党大会上称:“当失败的官员……做出有意识的不支持执法的决定时,混乱便出现了。”

在最新的一项皮尤(Pew)民调中,59%的选民表示,暴力犯罪对他们将如何投票“非常重要”,使其进入前五大问题之列。2016年时它还未进入前十大问题。最近在摇摆州威斯康星州做的一项调查发现,在人们对暴力事件的担忧不断上升的同时,对“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支持今夏有所下降。

与此同时,全国范围的枪支购买量正在激增。今年6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购枪行为进行了创纪录的390万次背景调查。而一年前的这一数字还只有230万。今年约40%的购枪者是首次购买。在摇摆州密歇根州,一家枪店的老板最近对当地一家报纸表示,新顾客“因骚乱、动荡、抗议以及断供警方资金的言论而忧心忡忡”。

共和党大会上的发言人试图利用这些担忧,主张拜登与贺锦丽本应更有力地公开反对骚乱并支持警方。他们还抨击民主党人对购枪实施加新限制的提议,包括拜登关于禁止一系列枪支的提议。

过去惨痛的经历教会了民主党人一件事,那就是对手可能利用持枪权以及法律与秩序问题来获取优势。1994年,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将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败归咎于持枪权利活动人士。这些人对一项禁止持有攻击性武器的新法律如此愤怒,以至于大量出来投票支持共和党。

1968年,共和党人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利用国内动荡的政治机遇——包括在芝加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NC)上警方与抗议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发起了一场以恢复“法律与秩序”为名的竞选运动。他在一则以城市暴力画面为背景的电视广告中宣称:“所以我向你们保证,我们将在美国确立秩序。”随后他在选举人票中赢得了决定性胜利,尽管在普选票中仅获得微弱多数。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上周说了类似的话:“我明确地说……我们将在美国街头确立法律和秩序。”

枪支和执法问题很可能削弱拜登原本应该拥有的一项关键优势:他赢回工薪阶层选民的能力——这些选民曾在2008年和2012年支持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但4年前转向支持特朗普。白人工薪阶层是缺席近些年选举的最大群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去投票支持特朗普,将提振他在摇摆州的选情。

民调还显示,郊区摇摆选民对暴力抗议活动感到担忧,这些选民曾帮助民主党在2018年夺回众议院控制权。特朗普4年前利用他们的担忧赢得了大选。最近发生的事件表明,他可能还能用这种方式赢一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民调中落后的特朗普,原本就指望国内的骚乱能够帮助他争取到那些尚未下定决心的温和派选民。



丹•塞诺尔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曾担任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 2012年总统竞选团队顾问,并曾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职

如果上周标志着2020年总统角逐的一个转折点,那么威斯康星州发生的事件可能起到了与远程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RNC)同样重要的作用。在民调中落后的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原本就指望有关国内骚乱威胁的讯息,能够帮助他说服争取尚未下定决心的温和派选民。

但一连串事件意想不到地提振了他的选情。一周前黑人小雅各布•布莱克(Jacob Blake Jr)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遭警察枪击事件,在这个人口不足10万的宁静的中西部城市引发了一波抗议潮。在连续数晚的骚乱中,建筑物被点燃,有人遭到致命枪击,抗议者与反抗议者之间发生混战。

这种混乱局面可以让特朗普关于恢复“法律与秩序”的讯息引起更多共鸣,并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及其竞选搭档贺锦丽(Kamala Harris)带来棘手挑战。自今年5月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杀害以来,至少20多个美国大型城市爆发了暴力抗议活动,其中许多城市凶杀案数量大幅上升。

然而,许多民主党市长、市议会议员以及进步的抗议运动都在呼吁削减警察部门的预算和人员。在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Blasio)解散了该市追查暴力犯罪和非法枪支的便衣警队。

在解散该警队后的几周内,枪击事件出现激增,特朗普称白思豪是一名“共产主义者”,“撵走了一些最能干的警员……看看这些枪击事件”。美国国家警察组织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olice Organizations)主席迈克尔•麦克黑尔(Michael McHale)在上周的共和党大会上称:“当失败的官员……做出有意识的不支持执法的决定时,混乱便出现了。”

在最新的一项皮尤(Pew)民调中,59%的选民表示,暴力犯罪对他们将如何投票“非常重要”,使其进入前五大问题之列。2016年时它还未进入前十大问题。最近在摇摆州威斯康星州做的一项调查发现,在人们对暴力事件的担忧不断上升的同时,对“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支持今夏有所下降。

与此同时,全国范围的枪支购买量正在激增。今年6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购枪行为进行了创纪录的390万次背景调查。而一年前的这一数字还只有230万。今年约40%的购枪者是首次购买。在摇摆州密歇根州,一家枪店的老板最近对当地一家报纸表示,新顾客“因骚乱、动荡、抗议以及断供警方资金的言论而忧心忡忡”。

共和党大会上的发言人试图利用这些担忧,主张拜登与贺锦丽本应更有力地公开反对骚乱并支持警方。他们还抨击民主党人对购枪实施加新限制的提议,包括拜登关于禁止一系列枪支的提议。

过去惨痛的经历教会了民主党人一件事,那就是对手可能利用持枪权以及法律与秩序问题来获取优势。1994年,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将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败归咎于持枪权利活动人士。这些人对一项禁止持有攻击性武器的新法律如此愤怒,以至于大量出来投票支持共和党。

1968年,共和党人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利用国内动荡的政治机遇——包括在芝加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NC)上警方与抗议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发起了一场以恢复“法律与秩序”为名的竞选运动。他在一则以城市暴力画面为背景的电视广告中宣称:“所以我向你们保证,我们将在美国确立秩序。”随后他在选举人票中赢得了决定性胜利,尽管在普选票中仅获得微弱多数。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上周说了类似的话:“我明确地说……我们将在美国街头确立法律和秩序。”

枪支和执法问题很可能削弱拜登原本应该拥有的一项关键优势:他赢回工薪阶层选民的能力——这些选民曾在2008年和2012年支持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但4年前转向支持特朗普。白人工薪阶层是缺席近些年选举的最大群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去投票支持特朗普,将提振他在摇摆州的选情。

民调还显示,郊区摇摆选民对暴力抗议活动感到担忧,这些选民曾帮助民主党在2018年夺回众议院控制权。特朗普4年前利用他们的担忧赢得了大选。最近发生的事件表明,他可能还能用这种方式赢一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社会动荡对特朗普选情有利

发布日期:2020-08-31 10:59
在民调中落后的特朗普,原本就指望国内的骚乱能够帮助他争取到那些尚未下定决心的温和派选民。



丹•塞诺尔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曾担任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 2012年总统竞选团队顾问,并曾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职

如果上周标志着2020年总统角逐的一个转折点,那么威斯康星州发生的事件可能起到了与远程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RNC)同样重要的作用。在民调中落后的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原本就指望有关国内骚乱威胁的讯息,能够帮助他说服争取尚未下定决心的温和派选民。

但一连串事件意想不到地提振了他的选情。一周前黑人小雅各布•布莱克(Jacob Blake Jr)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遭警察枪击事件,在这个人口不足10万的宁静的中西部城市引发了一波抗议潮。在连续数晚的骚乱中,建筑物被点燃,有人遭到致命枪击,抗议者与反抗议者之间发生混战。

这种混乱局面可以让特朗普关于恢复“法律与秩序”的讯息引起更多共鸣,并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及其竞选搭档贺锦丽(Kamala Harris)带来棘手挑战。自今年5月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杀害以来,至少20多个美国大型城市爆发了暴力抗议活动,其中许多城市凶杀案数量大幅上升。

然而,许多民主党市长、市议会议员以及进步的抗议运动都在呼吁削减警察部门的预算和人员。在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Blasio)解散了该市追查暴力犯罪和非法枪支的便衣警队。

在解散该警队后的几周内,枪击事件出现激增,特朗普称白思豪是一名“共产主义者”,“撵走了一些最能干的警员……看看这些枪击事件”。美国国家警察组织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olice Organizations)主席迈克尔•麦克黑尔(Michael McHale)在上周的共和党大会上称:“当失败的官员……做出有意识的不支持执法的决定时,混乱便出现了。”

在最新的一项皮尤(Pew)民调中,59%的选民表示,暴力犯罪对他们将如何投票“非常重要”,使其进入前五大问题之列。2016年时它还未进入前十大问题。最近在摇摆州威斯康星州做的一项调查发现,在人们对暴力事件的担忧不断上升的同时,对“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支持今夏有所下降。

与此同时,全国范围的枪支购买量正在激增。今年6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购枪行为进行了创纪录的390万次背景调查。而一年前的这一数字还只有230万。今年约40%的购枪者是首次购买。在摇摆州密歇根州,一家枪店的老板最近对当地一家报纸表示,新顾客“因骚乱、动荡、抗议以及断供警方资金的言论而忧心忡忡”。

共和党大会上的发言人试图利用这些担忧,主张拜登与贺锦丽本应更有力地公开反对骚乱并支持警方。他们还抨击民主党人对购枪实施加新限制的提议,包括拜登关于禁止一系列枪支的提议。

过去惨痛的经历教会了民主党人一件事,那就是对手可能利用持枪权以及法律与秩序问题来获取优势。1994年,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将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败归咎于持枪权利活动人士。这些人对一项禁止持有攻击性武器的新法律如此愤怒,以至于大量出来投票支持共和党。

1968年,共和党人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利用国内动荡的政治机遇——包括在芝加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NC)上警方与抗议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发起了一场以恢复“法律与秩序”为名的竞选运动。他在一则以城市暴力画面为背景的电视广告中宣称:“所以我向你们保证,我们将在美国确立秩序。”随后他在选举人票中赢得了决定性胜利,尽管在普选票中仅获得微弱多数。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上周说了类似的话:“我明确地说……我们将在美国街头确立法律和秩序。”

枪支和执法问题很可能削弱拜登原本应该拥有的一项关键优势:他赢回工薪阶层选民的能力——这些选民曾在2008年和2012年支持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但4年前转向支持特朗普。白人工薪阶层是缺席近些年选举的最大群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去投票支持特朗普,将提振他在摇摆州的选情。

民调还显示,郊区摇摆选民对暴力抗议活动感到担忧,这些选民曾帮助民主党在2018年夺回众议院控制权。特朗普4年前利用他们的担忧赢得了大选。最近发生的事件表明,他可能还能用这种方式赢一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在民调中落后的特朗普,原本就指望国内的骚乱能够帮助他争取到那些尚未下定决心的温和派选民。



丹•塞诺尔 

OR--商业新媒体本文作者曾担任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 2012年总统竞选团队顾问,并曾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职

如果上周标志着2020年总统角逐的一个转折点,那么威斯康星州发生的事件可能起到了与远程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RNC)同样重要的作用。在民调中落后的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原本就指望有关国内骚乱威胁的讯息,能够帮助他说服争取尚未下定决心的温和派选民。

但一连串事件意想不到地提振了他的选情。一周前黑人小雅各布•布莱克(Jacob Blake Jr)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遭警察枪击事件,在这个人口不足10万的宁静的中西部城市引发了一波抗议潮。在连续数晚的骚乱中,建筑物被点燃,有人遭到致命枪击,抗议者与反抗议者之间发生混战。

这种混乱局面可以让特朗普关于恢复“法律与秩序”的讯息引起更多共鸣,并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及其竞选搭档贺锦丽(Kamala Harris)带来棘手挑战。自今年5月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杀害以来,至少20多个美国大型城市爆发了暴力抗议活动,其中许多城市凶杀案数量大幅上升。

然而,许多民主党市长、市议会议员以及进步的抗议运动都在呼吁削减警察部门的预算和人员。在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Blasio)解散了该市追查暴力犯罪和非法枪支的便衣警队。

在解散该警队后的几周内,枪击事件出现激增,特朗普称白思豪是一名“共产主义者”,“撵走了一些最能干的警员……看看这些枪击事件”。美国国家警察组织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olice Organizations)主席迈克尔•麦克黑尔(Michael McHale)在上周的共和党大会上称:“当失败的官员……做出有意识的不支持执法的决定时,混乱便出现了。”

在最新的一项皮尤(Pew)民调中,59%的选民表示,暴力犯罪对他们将如何投票“非常重要”,使其进入前五大问题之列。2016年时它还未进入前十大问题。最近在摇摆州威斯康星州做的一项调查发现,在人们对暴力事件的担忧不断上升的同时,对“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支持今夏有所下降。

与此同时,全国范围的枪支购买量正在激增。今年6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购枪行为进行了创纪录的390万次背景调查。而一年前的这一数字还只有230万。今年约40%的购枪者是首次购买。在摇摆州密歇根州,一家枪店的老板最近对当地一家报纸表示,新顾客“因骚乱、动荡、抗议以及断供警方资金的言论而忧心忡忡”。

共和党大会上的发言人试图利用这些担忧,主张拜登与贺锦丽本应更有力地公开反对骚乱并支持警方。他们还抨击民主党人对购枪实施加新限制的提议,包括拜登关于禁止一系列枪支的提议。

过去惨痛的经历教会了民主党人一件事,那就是对手可能利用持枪权以及法律与秩序问题来获取优势。1994年,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将民主党中期选举的惨败归咎于持枪权利活动人士。这些人对一项禁止持有攻击性武器的新法律如此愤怒,以至于大量出来投票支持共和党。

1968年,共和党人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利用国内动荡的政治机遇——包括在芝加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DNC)上警方与抗议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发起了一场以恢复“法律与秩序”为名的竞选运动。他在一则以城市暴力画面为背景的电视广告中宣称:“所以我向你们保证,我们将在美国确立秩序。”随后他在选举人票中赢得了决定性胜利,尽管在普选票中仅获得微弱多数。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上周说了类似的话:“我明确地说……我们将在美国街头确立法律和秩序。”

枪支和执法问题很可能削弱拜登原本应该拥有的一项关键优势:他赢回工薪阶层选民的能力——这些选民曾在2008年和2012年支持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但4年前转向支持特朗普。白人工薪阶层是缺席近些年选举的最大群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一项研究显示,如果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去投票支持特朗普,将提振他在摇摆州的选情。

民调还显示,郊区摇摆选民对暴力抗议活动感到担忧,这些选民曾帮助民主党在2018年夺回众议院控制权。特朗普4年前利用他们的担忧赢得了大选。最近发生的事件表明,他可能还能用这种方式赢一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