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通常不会对市场造成太大干扰,但四年前这一惯例已被打破。这场选举关系重大,最糟糕的情况是出现有争议的结果。



 |  科尔比•史密斯 , 理查德•亨德森 纽约 ,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奥斯陆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四年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纽约希尔顿酒店(Hilton)举行的喧闹的庆功宴中途,卡尔•伊坎(Carl Icahn)悄悄溜了出来。当时是凌晨2点,市场正因这一令人震惊的结果而暴跌,而这位亿万富翁投资者想趁机获利。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输给这位浮夸的房地产开发商,导致美国股市期货当晚暴跌5%,触发了旨在阻止崩盘的交易限制。

这是美国大选史上最戏剧化的意外结果之一,全世界的投资者都急于搞清楚这将对他们自己的市场意味着什么。但伊坎笃定特朗普当选将有利于美国经济,于是他打电话给自己的经纪人,大胆押上10亿美元,赌美国股市将从当时的恐慌中复苏。

第二天早上,这位“企业掠夺者”大赚一笔,因为许多投资者听到当选总统特朗普头天晚上的承诺宽了心。他承诺要“弥合裂痕”,并在此前承诺减税和放松监管的基础上,又公布了一项大规模基础设施支出计划。

事实上,美国历次总统选举基本不构成市场的重大事件。市场对待政治不确定性——尤其是在美国这样稳定、发达的民主国家——往往是既冷漠又务实的。然而四年前美国股市的剧烈震荡凸显了一件事:当唐纳德•特朗普的名字出现在选票上,有多少财富可能被创造出来,又有多少财富可能消失。

2020年主导市场的自然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它压过了其他一切事物。然而投资银行分析师、共同基金经理人和对冲基金交易员现在已开始预判11月3日总统大选的结果;会产生哪些赢家和输家——取决于特朗普和他的民主党对手乔•拜登(Joe Biden)谁会胜出;以及一个特殊的、但更人担忧的情况:如果此次大选产生混乱的、有争议的结果,届时会发生什么?

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发现自己在思考一个通常是新兴市场投资者才会考虑的问题:如果民主制度遭到破坏,市场会发生什么?

这场竞选关系异常重大,这是考虑到如下因素:特朗普政府一反传统;政治言论日益具有煽动性;社会、经济和种族不平等导致的矛盾已经一触即发,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已超过18.6万人。

尽管今年夏天美国股市继续走高,但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人们暗地对即将到来的大选、尤其是出现有争议结果的风险感到紧张。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美国股票策略主管迈克尔•威尔逊(Michael Wilson)表示:“我认为这种担忧绝非多余。双方都会以充分理由要求对选举结果进行复核和清点票数。这可能会引起争议……我非常担心(不能)平稳过渡。”

市场的大好时机

从特朗普当选中受益的投资者远不止伊坎一人。尽管许多人承认特朗普政府给他们个人造成了问题,但该政府对金融市场无疑是有利的。

自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标普500指数(S&P 500)上涨了约60%,尽管最近几天受到了打击。特朗普时不时发起的贸易战、他引发争议和破坏规则的风格以及应对新冠疫情的不力,都没能抑制住企业减税、放松监管、疫情之前经济稳定以及疫情后美联储(Fed)的货币政策强心针对股票市场的推动。

联博(AllianceBernstein)固定收益联席主管格申•迪斯腾费尔德(Gershon Distenfeld)表示:“大多数人当时都没给特朗普机会,而且很多人认为如果特朗普赢了,市场会崩溃。这是大错特错的。特朗普想要支出,他想要减少监管和减税。这些措施对市场来说历来都是极有利的。”

最近,左右着市场的是美联储。这家美国央行已经进入了宽松模式,部分原因是2018年爆发的美中贸易战对经济的影响,不过这场大流行病促使美联储将利率降至零,并启动了数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其结果是市场出现反弹,将美国股市不断推至新高,直到本周才略有回落。

特朗普经常将股市行情当作他的突出成就来吹嘘,最近还试图煽动恐慌情绪,称这些涨幅在拜登的执政下将会“瓦解和消失”。但一些投资者和分析师反驳了这种说法。

瑞银全球财富管理(UBS Global Wealth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布赖恩•罗斯(Brian Rose)表示,“市场已经想通”,民主党赢得白宫和国会两院的控制权“并不是世界末日”。他说:“尽管届时公司税会提高,也会有额外的支出。这将有助于促进长期增长。”

然而,如果民主党未能同时控制参众两院,财政支持可能遭到削减。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策略师Wen-Wen Lindroth认为,分裂的国会可能会推动通过一项温和的财政计划。在这种情况下,失业率的下降将比在更积极的公共支出下更为缓慢,金融市场将保持活跃,因为利率将保持在低位。她表示:“更坦率地说,这个结果对华尔街好,但对‘主街’(Main Street,指普通民众——译者注)就不那么好了。”

还有一些行业将因谁胜选而受到影响。拜登根据扩大的《平价医疗法》(Affordable Care Act)推出的覆盖面更广的医保,可能提振医疗类股,但解决药品定价问题的计划可能对该行业造成冲击。由于拜登在民调中领先,绿色能源类股也小幅走高。

相比之下,分析人士表示,特朗普获胜将利好传统能源股。特朗普政府已经采取行动放松对石油公司的监管,并于上月批准在一处北极野生动物保护区进行钻探。如果在拜登担任总统期间收紧监管,金融类股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投资者面临的一个紧迫问题是,民主党胜选是否将意味着对科技公司加强监管。拜登面临来自党内左翼要求其约束硅谷的压力。针对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Facebook、谷歌(Google)等科技巨头的新规,或者更严格执行反垄断法,可能会抑制今年一直领涨的科技股的飙升势头。尽管上周出现抛售,但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100指数(Nasdaq 100)今年仍上涨了约30%,相比之下标普500指数(S&P 500)仅上涨约5%。

不过,纽银梅隆投资管理(BNY Mellon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市场策略师艾丽西亚•莱文(Alicia Levine)表示,特朗普也表现出了挑战这一行业的意愿。“无论明年1月谁入主白宫,科技业都可能面临困难,因为双方都有自己的理由来监管科技企业。”她补充道。

虽然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总体上对金融市场是有利的,但投资者也对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其政府将如何行事表达了担忧。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戴维•凯利(David Kelly)表示,一个“不受约束”的特朗普总统令人担忧。“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考虑到他在第一个任期那么反复无常,在第二个任期没有了任何约束的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他问道。

许多投资者心头的最大恐惧是出现一个不明确的选举结果。在美国,败选的候选人坦然接受失败一直被视为一种常态。然而,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厌恶程度,以及特朗普藐视惯例的意愿,增加了败选一方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或者完全拒绝承认——的可能性。

如果拜登输了,有可能爆发更多的示威活动,尤其是如果特朗普获得的普选票再次大幅落后,或者因为特朗普政府使邮寄投票复杂化、或者通过投票站恐吓选民,看上去使得民主党的得票数更低了。如果特朗普输了,他的支持者可能也会走上街头。然而,许多投资者最担心的是现任总统可能干脆拒绝承认自己败选——或许会归咎于“非法”选民,就像他几个月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暗示的那样。

“这最终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甚至一场宪法危机,”迪斯腾费尔德说,“我不知该如何阻止这一幕发生。”

鉴于美国仍是全球最大经济体,而且美元支撑着全球金融体系,这种局面的后果将影响深远。罗斯警告称,如果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在大选结束后的周三醒来,发现获胜者似乎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确定,“你将看到大量波动”。

他表示:“如果全球投资者开始怀疑美国的政策——要么是因为我们无法宣布一位(大选的)获胜者,要么是因为特朗普任命非主流人士进入美联储——美元就危险了。”考虑到美元最近的疲软,这种压力就更大了。

波动担忧

有迹象表明,这些危险已开始被计入金融市场的利基角落。

例如,追踪素有华尔街“恐惧指标”之称的Vix波动指数、在11月3日前后到期的期货合约价格出现了不寻常的飙升。尽管市场的恐慌情绪还远未完全反映到价格中,但这种情况表明,投资者正在押注大选前后都可能会成为一个市场动荡的时期。摩根大通分析师表示,外汇、政府债券和公司债的衍生品也开始表现出同样的状况。

然而,股市仍处于创纪录高位——许多分析师和投资者认为这并不正常。保险公司安联(Allianz)的高级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利安(Mohamed El-Erian)认为,没有比2020年大选更关系重大的事情了——他担心市场尚未完全准备好面对这一点。

“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体系依赖于制度的健全和法治。它们是关键的基础,”埃尔-埃利安表示,“如果(这一基础)持续受到侵蚀,正如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经历的那样,一个转向更差的转折点极有可能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美国大选如何影响市场?

发布日期:2020-09-09 12:26
美国大选通常不会对市场造成太大干扰,但四年前这一惯例已被打破。这场选举关系重大,最糟糕的情况是出现有争议的结果。



 |  科尔比•史密斯 , 理查德•亨德森 纽约 ,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奥斯陆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四年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纽约希尔顿酒店(Hilton)举行的喧闹的庆功宴中途,卡尔•伊坎(Carl Icahn)悄悄溜了出来。当时是凌晨2点,市场正因这一令人震惊的结果而暴跌,而这位亿万富翁投资者想趁机获利。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输给这位浮夸的房地产开发商,导致美国股市期货当晚暴跌5%,触发了旨在阻止崩盘的交易限制。

这是美国大选史上最戏剧化的意外结果之一,全世界的投资者都急于搞清楚这将对他们自己的市场意味着什么。但伊坎笃定特朗普当选将有利于美国经济,于是他打电话给自己的经纪人,大胆押上10亿美元,赌美国股市将从当时的恐慌中复苏。

第二天早上,这位“企业掠夺者”大赚一笔,因为许多投资者听到当选总统特朗普头天晚上的承诺宽了心。他承诺要“弥合裂痕”,并在此前承诺减税和放松监管的基础上,又公布了一项大规模基础设施支出计划。

事实上,美国历次总统选举基本不构成市场的重大事件。市场对待政治不确定性——尤其是在美国这样稳定、发达的民主国家——往往是既冷漠又务实的。然而四年前美国股市的剧烈震荡凸显了一件事:当唐纳德•特朗普的名字出现在选票上,有多少财富可能被创造出来,又有多少财富可能消失。

2020年主导市场的自然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它压过了其他一切事物。然而投资银行分析师、共同基金经理人和对冲基金交易员现在已开始预判11月3日总统大选的结果;会产生哪些赢家和输家——取决于特朗普和他的民主党对手乔•拜登(Joe Biden)谁会胜出;以及一个特殊的、但更人担忧的情况:如果此次大选产生混乱的、有争议的结果,届时会发生什么?

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发现自己在思考一个通常是新兴市场投资者才会考虑的问题:如果民主制度遭到破坏,市场会发生什么?

这场竞选关系异常重大,这是考虑到如下因素:特朗普政府一反传统;政治言论日益具有煽动性;社会、经济和种族不平等导致的矛盾已经一触即发,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已超过18.6万人。

尽管今年夏天美国股市继续走高,但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人们暗地对即将到来的大选、尤其是出现有争议结果的风险感到紧张。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美国股票策略主管迈克尔•威尔逊(Michael Wilson)表示:“我认为这种担忧绝非多余。双方都会以充分理由要求对选举结果进行复核和清点票数。这可能会引起争议……我非常担心(不能)平稳过渡。”

市场的大好时机

从特朗普当选中受益的投资者远不止伊坎一人。尽管许多人承认特朗普政府给他们个人造成了问题,但该政府对金融市场无疑是有利的。

自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标普500指数(S&P 500)上涨了约60%,尽管最近几天受到了打击。特朗普时不时发起的贸易战、他引发争议和破坏规则的风格以及应对新冠疫情的不力,都没能抑制住企业减税、放松监管、疫情之前经济稳定以及疫情后美联储(Fed)的货币政策强心针对股票市场的推动。

联博(AllianceBernstein)固定收益联席主管格申•迪斯腾费尔德(Gershon Distenfeld)表示:“大多数人当时都没给特朗普机会,而且很多人认为如果特朗普赢了,市场会崩溃。这是大错特错的。特朗普想要支出,他想要减少监管和减税。这些措施对市场来说历来都是极有利的。”

最近,左右着市场的是美联储。这家美国央行已经进入了宽松模式,部分原因是2018年爆发的美中贸易战对经济的影响,不过这场大流行病促使美联储将利率降至零,并启动了数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其结果是市场出现反弹,将美国股市不断推至新高,直到本周才略有回落。

特朗普经常将股市行情当作他的突出成就来吹嘘,最近还试图煽动恐慌情绪,称这些涨幅在拜登的执政下将会“瓦解和消失”。但一些投资者和分析师反驳了这种说法。

瑞银全球财富管理(UBS Global Wealth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布赖恩•罗斯(Brian Rose)表示,“市场已经想通”,民主党赢得白宫和国会两院的控制权“并不是世界末日”。他说:“尽管届时公司税会提高,也会有额外的支出。这将有助于促进长期增长。”

然而,如果民主党未能同时控制参众两院,财政支持可能遭到削减。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策略师Wen-Wen Lindroth认为,分裂的国会可能会推动通过一项温和的财政计划。在这种情况下,失业率的下降将比在更积极的公共支出下更为缓慢,金融市场将保持活跃,因为利率将保持在低位。她表示:“更坦率地说,这个结果对华尔街好,但对‘主街’(Main Street,指普通民众——译者注)就不那么好了。”

还有一些行业将因谁胜选而受到影响。拜登根据扩大的《平价医疗法》(Affordable Care Act)推出的覆盖面更广的医保,可能提振医疗类股,但解决药品定价问题的计划可能对该行业造成冲击。由于拜登在民调中领先,绿色能源类股也小幅走高。

相比之下,分析人士表示,特朗普获胜将利好传统能源股。特朗普政府已经采取行动放松对石油公司的监管,并于上月批准在一处北极野生动物保护区进行钻探。如果在拜登担任总统期间收紧监管,金融类股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投资者面临的一个紧迫问题是,民主党胜选是否将意味着对科技公司加强监管。拜登面临来自党内左翼要求其约束硅谷的压力。针对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Facebook、谷歌(Google)等科技巨头的新规,或者更严格执行反垄断法,可能会抑制今年一直领涨的科技股的飙升势头。尽管上周出现抛售,但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100指数(Nasdaq 100)今年仍上涨了约30%,相比之下标普500指数(S&P 500)仅上涨约5%。

不过,纽银梅隆投资管理(BNY Mellon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市场策略师艾丽西亚•莱文(Alicia Levine)表示,特朗普也表现出了挑战这一行业的意愿。“无论明年1月谁入主白宫,科技业都可能面临困难,因为双方都有自己的理由来监管科技企业。”她补充道。

虽然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总体上对金融市场是有利的,但投资者也对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其政府将如何行事表达了担忧。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戴维•凯利(David Kelly)表示,一个“不受约束”的特朗普总统令人担忧。“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考虑到他在第一个任期那么反复无常,在第二个任期没有了任何约束的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他问道。

许多投资者心头的最大恐惧是出现一个不明确的选举结果。在美国,败选的候选人坦然接受失败一直被视为一种常态。然而,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厌恶程度,以及特朗普藐视惯例的意愿,增加了败选一方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或者完全拒绝承认——的可能性。

如果拜登输了,有可能爆发更多的示威活动,尤其是如果特朗普获得的普选票再次大幅落后,或者因为特朗普政府使邮寄投票复杂化、或者通过投票站恐吓选民,看上去使得民主党的得票数更低了。如果特朗普输了,他的支持者可能也会走上街头。然而,许多投资者最担心的是现任总统可能干脆拒绝承认自己败选——或许会归咎于“非法”选民,就像他几个月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暗示的那样。

“这最终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甚至一场宪法危机,”迪斯腾费尔德说,“我不知该如何阻止这一幕发生。”

鉴于美国仍是全球最大经济体,而且美元支撑着全球金融体系,这种局面的后果将影响深远。罗斯警告称,如果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在大选结束后的周三醒来,发现获胜者似乎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确定,“你将看到大量波动”。

他表示:“如果全球投资者开始怀疑美国的政策——要么是因为我们无法宣布一位(大选的)获胜者,要么是因为特朗普任命非主流人士进入美联储——美元就危险了。”考虑到美元最近的疲软,这种压力就更大了。

波动担忧

有迹象表明,这些危险已开始被计入金融市场的利基角落。

例如,追踪素有华尔街“恐惧指标”之称的Vix波动指数、在11月3日前后到期的期货合约价格出现了不寻常的飙升。尽管市场的恐慌情绪还远未完全反映到价格中,但这种情况表明,投资者正在押注大选前后都可能会成为一个市场动荡的时期。摩根大通分析师表示,外汇、政府债券和公司债的衍生品也开始表现出同样的状况。

然而,股市仍处于创纪录高位——许多分析师和投资者认为这并不正常。保险公司安联(Allianz)的高级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利安(Mohamed El-Erian)认为,没有比2020年大选更关系重大的事情了——他担心市场尚未完全准备好面对这一点。

“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体系依赖于制度的健全和法治。它们是关键的基础,”埃尔-埃利安表示,“如果(这一基础)持续受到侵蚀,正如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经历的那样,一个转向更差的转折点极有可能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美国大选通常不会对市场造成太大干扰,但四年前这一惯例已被打破。这场选举关系重大,最糟糕的情况是出现有争议的结果。



 |  科尔比•史密斯 , 理查德•亨德森 纽约 ,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奥斯陆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四年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纽约希尔顿酒店(Hilton)举行的喧闹的庆功宴中途,卡尔•伊坎(Carl Icahn)悄悄溜了出来。当时是凌晨2点,市场正因这一令人震惊的结果而暴跌,而这位亿万富翁投资者想趁机获利。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输给这位浮夸的房地产开发商,导致美国股市期货当晚暴跌5%,触发了旨在阻止崩盘的交易限制。

这是美国大选史上最戏剧化的意外结果之一,全世界的投资者都急于搞清楚这将对他们自己的市场意味着什么。但伊坎笃定特朗普当选将有利于美国经济,于是他打电话给自己的经纪人,大胆押上10亿美元,赌美国股市将从当时的恐慌中复苏。

第二天早上,这位“企业掠夺者”大赚一笔,因为许多投资者听到当选总统特朗普头天晚上的承诺宽了心。他承诺要“弥合裂痕”,并在此前承诺减税和放松监管的基础上,又公布了一项大规模基础设施支出计划。

事实上,美国历次总统选举基本不构成市场的重大事件。市场对待政治不确定性——尤其是在美国这样稳定、发达的民主国家——往往是既冷漠又务实的。然而四年前美国股市的剧烈震荡凸显了一件事:当唐纳德•特朗普的名字出现在选票上,有多少财富可能被创造出来,又有多少财富可能消失。

2020年主导市场的自然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它压过了其他一切事物。然而投资银行分析师、共同基金经理人和对冲基金交易员现在已开始预判11月3日总统大选的结果;会产生哪些赢家和输家——取决于特朗普和他的民主党对手乔•拜登(Joe Biden)谁会胜出;以及一个特殊的、但更人担忧的情况:如果此次大选产生混乱的、有争议的结果,届时会发生什么?

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发现自己在思考一个通常是新兴市场投资者才会考虑的问题:如果民主制度遭到破坏,市场会发生什么?

这场竞选关系异常重大,这是考虑到如下因素:特朗普政府一反传统;政治言论日益具有煽动性;社会、经济和种族不平等导致的矛盾已经一触即发,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已超过18.6万人。

尽管今年夏天美国股市继续走高,但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人们暗地对即将到来的大选、尤其是出现有争议结果的风险感到紧张。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美国股票策略主管迈克尔•威尔逊(Michael Wilson)表示:“我认为这种担忧绝非多余。双方都会以充分理由要求对选举结果进行复核和清点票数。这可能会引起争议……我非常担心(不能)平稳过渡。”

市场的大好时机

从特朗普当选中受益的投资者远不止伊坎一人。尽管许多人承认特朗普政府给他们个人造成了问题,但该政府对金融市场无疑是有利的。

自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标普500指数(S&P 500)上涨了约60%,尽管最近几天受到了打击。特朗普时不时发起的贸易战、他引发争议和破坏规则的风格以及应对新冠疫情的不力,都没能抑制住企业减税、放松监管、疫情之前经济稳定以及疫情后美联储(Fed)的货币政策强心针对股票市场的推动。

联博(AllianceBernstein)固定收益联席主管格申•迪斯腾费尔德(Gershon Distenfeld)表示:“大多数人当时都没给特朗普机会,而且很多人认为如果特朗普赢了,市场会崩溃。这是大错特错的。特朗普想要支出,他想要减少监管和减税。这些措施对市场来说历来都是极有利的。”

最近,左右着市场的是美联储。这家美国央行已经进入了宽松模式,部分原因是2018年爆发的美中贸易战对经济的影响,不过这场大流行病促使美联储将利率降至零,并启动了数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其结果是市场出现反弹,将美国股市不断推至新高,直到本周才略有回落。

特朗普经常将股市行情当作他的突出成就来吹嘘,最近还试图煽动恐慌情绪,称这些涨幅在拜登的执政下将会“瓦解和消失”。但一些投资者和分析师反驳了这种说法。

瑞银全球财富管理(UBS Global Wealth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布赖恩•罗斯(Brian Rose)表示,“市场已经想通”,民主党赢得白宫和国会两院的控制权“并不是世界末日”。他说:“尽管届时公司税会提高,也会有额外的支出。这将有助于促进长期增长。”

然而,如果民主党未能同时控制参众两院,财政支持可能遭到削减。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策略师Wen-Wen Lindroth认为,分裂的国会可能会推动通过一项温和的财政计划。在这种情况下,失业率的下降将比在更积极的公共支出下更为缓慢,金融市场将保持活跃,因为利率将保持在低位。她表示:“更坦率地说,这个结果对华尔街好,但对‘主街’(Main Street,指普通民众——译者注)就不那么好了。”

还有一些行业将因谁胜选而受到影响。拜登根据扩大的《平价医疗法》(Affordable Care Act)推出的覆盖面更广的医保,可能提振医疗类股,但解决药品定价问题的计划可能对该行业造成冲击。由于拜登在民调中领先,绿色能源类股也小幅走高。

相比之下,分析人士表示,特朗普获胜将利好传统能源股。特朗普政府已经采取行动放松对石油公司的监管,并于上月批准在一处北极野生动物保护区进行钻探。如果在拜登担任总统期间收紧监管,金融类股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投资者面临的一个紧迫问题是,民主党胜选是否将意味着对科技公司加强监管。拜登面临来自党内左翼要求其约束硅谷的压力。针对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Facebook、谷歌(Google)等科技巨头的新规,或者更严格执行反垄断法,可能会抑制今年一直领涨的科技股的飙升势头。尽管上周出现抛售,但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100指数(Nasdaq 100)今年仍上涨了约30%,相比之下标普500指数(S&P 500)仅上涨约5%。

不过,纽银梅隆投资管理(BNY Mellon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市场策略师艾丽西亚•莱文(Alicia Levine)表示,特朗普也表现出了挑战这一行业的意愿。“无论明年1月谁入主白宫,科技业都可能面临困难,因为双方都有自己的理由来监管科技企业。”她补充道。

虽然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总体上对金融市场是有利的,但投资者也对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其政府将如何行事表达了担忧。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戴维•凯利(David Kelly)表示,一个“不受约束”的特朗普总统令人担忧。“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考虑到他在第一个任期那么反复无常,在第二个任期没有了任何约束的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他问道。

许多投资者心头的最大恐惧是出现一个不明确的选举结果。在美国,败选的候选人坦然接受失败一直被视为一种常态。然而,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厌恶程度,以及特朗普藐视惯例的意愿,增加了败选一方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或者完全拒绝承认——的可能性。

如果拜登输了,有可能爆发更多的示威活动,尤其是如果特朗普获得的普选票再次大幅落后,或者因为特朗普政府使邮寄投票复杂化、或者通过投票站恐吓选民,看上去使得民主党的得票数更低了。如果特朗普输了,他的支持者可能也会走上街头。然而,许多投资者最担心的是现任总统可能干脆拒绝承认自己败选——或许会归咎于“非法”选民,就像他几个月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暗示的那样。

“这最终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甚至一场宪法危机,”迪斯腾费尔德说,“我不知该如何阻止这一幕发生。”

鉴于美国仍是全球最大经济体,而且美元支撑着全球金融体系,这种局面的后果将影响深远。罗斯警告称,如果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在大选结束后的周三醒来,发现获胜者似乎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确定,“你将看到大量波动”。

他表示:“如果全球投资者开始怀疑美国的政策——要么是因为我们无法宣布一位(大选的)获胜者,要么是因为特朗普任命非主流人士进入美联储——美元就危险了。”考虑到美元最近的疲软,这种压力就更大了。

波动担忧

有迹象表明,这些危险已开始被计入金融市场的利基角落。

例如,追踪素有华尔街“恐惧指标”之称的Vix波动指数、在11月3日前后到期的期货合约价格出现了不寻常的飙升。尽管市场的恐慌情绪还远未完全反映到价格中,但这种情况表明,投资者正在押注大选前后都可能会成为一个市场动荡的时期。摩根大通分析师表示,外汇、政府债券和公司债的衍生品也开始表现出同样的状况。

然而,股市仍处于创纪录高位——许多分析师和投资者认为这并不正常。保险公司安联(Allianz)的高级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利安(Mohamed El-Erian)认为,没有比2020年大选更关系重大的事情了——他担心市场尚未完全准备好面对这一点。

“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体系依赖于制度的健全和法治。它们是关键的基础,”埃尔-埃利安表示,“如果(这一基础)持续受到侵蚀,正如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经历的那样,一个转向更差的转折点极有可能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大选如何影响市场?

发布日期:2020-09-09 12:26
美国大选通常不会对市场造成太大干扰,但四年前这一惯例已被打破。这场选举关系重大,最糟糕的情况是出现有争议的结果。



 |  科尔比•史密斯 , 理查德•亨德森 纽约 ,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奥斯陆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四年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纽约希尔顿酒店(Hilton)举行的喧闹的庆功宴中途,卡尔•伊坎(Carl Icahn)悄悄溜了出来。当时是凌晨2点,市场正因这一令人震惊的结果而暴跌,而这位亿万富翁投资者想趁机获利。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输给这位浮夸的房地产开发商,导致美国股市期货当晚暴跌5%,触发了旨在阻止崩盘的交易限制。

这是美国大选史上最戏剧化的意外结果之一,全世界的投资者都急于搞清楚这将对他们自己的市场意味着什么。但伊坎笃定特朗普当选将有利于美国经济,于是他打电话给自己的经纪人,大胆押上10亿美元,赌美国股市将从当时的恐慌中复苏。

第二天早上,这位“企业掠夺者”大赚一笔,因为许多投资者听到当选总统特朗普头天晚上的承诺宽了心。他承诺要“弥合裂痕”,并在此前承诺减税和放松监管的基础上,又公布了一项大规模基础设施支出计划。

事实上,美国历次总统选举基本不构成市场的重大事件。市场对待政治不确定性——尤其是在美国这样稳定、发达的民主国家——往往是既冷漠又务实的。然而四年前美国股市的剧烈震荡凸显了一件事:当唐纳德•特朗普的名字出现在选票上,有多少财富可能被创造出来,又有多少财富可能消失。

2020年主导市场的自然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它压过了其他一切事物。然而投资银行分析师、共同基金经理人和对冲基金交易员现在已开始预判11月3日总统大选的结果;会产生哪些赢家和输家——取决于特朗普和他的民主党对手乔•拜登(Joe Biden)谁会胜出;以及一个特殊的、但更人担忧的情况:如果此次大选产生混乱的、有争议的结果,届时会发生什么?

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发现自己在思考一个通常是新兴市场投资者才会考虑的问题:如果民主制度遭到破坏,市场会发生什么?

这场竞选关系异常重大,这是考虑到如下因素:特朗普政府一反传统;政治言论日益具有煽动性;社会、经济和种族不平等导致的矛盾已经一触即发,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已超过18.6万人。

尽管今年夏天美国股市继续走高,但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人们暗地对即将到来的大选、尤其是出现有争议结果的风险感到紧张。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美国股票策略主管迈克尔•威尔逊(Michael Wilson)表示:“我认为这种担忧绝非多余。双方都会以充分理由要求对选举结果进行复核和清点票数。这可能会引起争议……我非常担心(不能)平稳过渡。”

市场的大好时机

从特朗普当选中受益的投资者远不止伊坎一人。尽管许多人承认特朗普政府给他们个人造成了问题,但该政府对金融市场无疑是有利的。

自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标普500指数(S&P 500)上涨了约60%,尽管最近几天受到了打击。特朗普时不时发起的贸易战、他引发争议和破坏规则的风格以及应对新冠疫情的不力,都没能抑制住企业减税、放松监管、疫情之前经济稳定以及疫情后美联储(Fed)的货币政策强心针对股票市场的推动。

联博(AllianceBernstein)固定收益联席主管格申•迪斯腾费尔德(Gershon Distenfeld)表示:“大多数人当时都没给特朗普机会,而且很多人认为如果特朗普赢了,市场会崩溃。这是大错特错的。特朗普想要支出,他想要减少监管和减税。这些措施对市场来说历来都是极有利的。”

最近,左右着市场的是美联储。这家美国央行已经进入了宽松模式,部分原因是2018年爆发的美中贸易战对经济的影响,不过这场大流行病促使美联储将利率降至零,并启动了数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其结果是市场出现反弹,将美国股市不断推至新高,直到本周才略有回落。

特朗普经常将股市行情当作他的突出成就来吹嘘,最近还试图煽动恐慌情绪,称这些涨幅在拜登的执政下将会“瓦解和消失”。但一些投资者和分析师反驳了这种说法。

瑞银全球财富管理(UBS Global Wealth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布赖恩•罗斯(Brian Rose)表示,“市场已经想通”,民主党赢得白宫和国会两院的控制权“并不是世界末日”。他说:“尽管届时公司税会提高,也会有额外的支出。这将有助于促进长期增长。”

然而,如果民主党未能同时控制参众两院,财政支持可能遭到削减。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策略师Wen-Wen Lindroth认为,分裂的国会可能会推动通过一项温和的财政计划。在这种情况下,失业率的下降将比在更积极的公共支出下更为缓慢,金融市场将保持活跃,因为利率将保持在低位。她表示:“更坦率地说,这个结果对华尔街好,但对‘主街’(Main Street,指普通民众——译者注)就不那么好了。”

还有一些行业将因谁胜选而受到影响。拜登根据扩大的《平价医疗法》(Affordable Care Act)推出的覆盖面更广的医保,可能提振医疗类股,但解决药品定价问题的计划可能对该行业造成冲击。由于拜登在民调中领先,绿色能源类股也小幅走高。

相比之下,分析人士表示,特朗普获胜将利好传统能源股。特朗普政府已经采取行动放松对石油公司的监管,并于上月批准在一处北极野生动物保护区进行钻探。如果在拜登担任总统期间收紧监管,金融类股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投资者面临的一个紧迫问题是,民主党胜选是否将意味着对科技公司加强监管。拜登面临来自党内左翼要求其约束硅谷的压力。针对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Facebook、谷歌(Google)等科技巨头的新规,或者更严格执行反垄断法,可能会抑制今年一直领涨的科技股的飙升势头。尽管上周出现抛售,但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100指数(Nasdaq 100)今年仍上涨了约30%,相比之下标普500指数(S&P 500)仅上涨约5%。

不过,纽银梅隆投资管理(BNY Mellon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市场策略师艾丽西亚•莱文(Alicia Levine)表示,特朗普也表现出了挑战这一行业的意愿。“无论明年1月谁入主白宫,科技业都可能面临困难,因为双方都有自己的理由来监管科技企业。”她补充道。

虽然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总体上对金融市场是有利的,但投资者也对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其政府将如何行事表达了担忧。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戴维•凯利(David Kelly)表示,一个“不受约束”的特朗普总统令人担忧。“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考虑到他在第一个任期那么反复无常,在第二个任期没有了任何约束的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他问道。

许多投资者心头的最大恐惧是出现一个不明确的选举结果。在美国,败选的候选人坦然接受失败一直被视为一种常态。然而,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厌恶程度,以及特朗普藐视惯例的意愿,增加了败选一方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或者完全拒绝承认——的可能性。

如果拜登输了,有可能爆发更多的示威活动,尤其是如果特朗普获得的普选票再次大幅落后,或者因为特朗普政府使邮寄投票复杂化、或者通过投票站恐吓选民,看上去使得民主党的得票数更低了。如果特朗普输了,他的支持者可能也会走上街头。然而,许多投资者最担心的是现任总统可能干脆拒绝承认自己败选——或许会归咎于“非法”选民,就像他几个月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暗示的那样。

“这最终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甚至一场宪法危机,”迪斯腾费尔德说,“我不知该如何阻止这一幕发生。”

鉴于美国仍是全球最大经济体,而且美元支撑着全球金融体系,这种局面的后果将影响深远。罗斯警告称,如果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在大选结束后的周三醒来,发现获胜者似乎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确定,“你将看到大量波动”。

他表示:“如果全球投资者开始怀疑美国的政策——要么是因为我们无法宣布一位(大选的)获胜者,要么是因为特朗普任命非主流人士进入美联储——美元就危险了。”考虑到美元最近的疲软,这种压力就更大了。

波动担忧

有迹象表明,这些危险已开始被计入金融市场的利基角落。

例如,追踪素有华尔街“恐惧指标”之称的Vix波动指数、在11月3日前后到期的期货合约价格出现了不寻常的飙升。尽管市场的恐慌情绪还远未完全反映到价格中,但这种情况表明,投资者正在押注大选前后都可能会成为一个市场动荡的时期。摩根大通分析师表示,外汇、政府债券和公司债的衍生品也开始表现出同样的状况。

然而,股市仍处于创纪录高位——许多分析师和投资者认为这并不正常。保险公司安联(Allianz)的高级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利安(Mohamed El-Erian)认为,没有比2020年大选更关系重大的事情了——他担心市场尚未完全准备好面对这一点。

“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体系依赖于制度的健全和法治。它们是关键的基础,”埃尔-埃利安表示,“如果(这一基础)持续受到侵蚀,正如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经历的那样,一个转向更差的转折点极有可能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美国大选通常不会对市场造成太大干扰,但四年前这一惯例已被打破。这场选举关系重大,最糟糕的情况是出现有争议的结果。



 |  科尔比•史密斯 , 理查德•亨德森 纽约 , 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奥斯陆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四年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纽约希尔顿酒店(Hilton)举行的喧闹的庆功宴中途,卡尔•伊坎(Carl Icahn)悄悄溜了出来。当时是凌晨2点,市场正因这一令人震惊的结果而暴跌,而这位亿万富翁投资者想趁机获利。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输给这位浮夸的房地产开发商,导致美国股市期货当晚暴跌5%,触发了旨在阻止崩盘的交易限制。

这是美国大选史上最戏剧化的意外结果之一,全世界的投资者都急于搞清楚这将对他们自己的市场意味着什么。但伊坎笃定特朗普当选将有利于美国经济,于是他打电话给自己的经纪人,大胆押上10亿美元,赌美国股市将从当时的恐慌中复苏。

第二天早上,这位“企业掠夺者”大赚一笔,因为许多投资者听到当选总统特朗普头天晚上的承诺宽了心。他承诺要“弥合裂痕”,并在此前承诺减税和放松监管的基础上,又公布了一项大规模基础设施支出计划。

事实上,美国历次总统选举基本不构成市场的重大事件。市场对待政治不确定性——尤其是在美国这样稳定、发达的民主国家——往往是既冷漠又务实的。然而四年前美国股市的剧烈震荡凸显了一件事:当唐纳德•特朗普的名字出现在选票上,有多少财富可能被创造出来,又有多少财富可能消失。

2020年主导市场的自然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它压过了其他一切事物。然而投资银行分析师、共同基金经理人和对冲基金交易员现在已开始预判11月3日总统大选的结果;会产生哪些赢家和输家——取决于特朗普和他的民主党对手乔•拜登(Joe Biden)谁会胜出;以及一个特殊的、但更人担忧的情况:如果此次大选产生混乱的、有争议的结果,届时会发生什么?

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发现自己在思考一个通常是新兴市场投资者才会考虑的问题:如果民主制度遭到破坏,市场会发生什么?

这场竞选关系异常重大,这是考虑到如下因素:特朗普政府一反传统;政治言论日益具有煽动性;社会、经济和种族不平等导致的矛盾已经一触即发,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已超过18.6万人。

尽管今年夏天美国股市继续走高,但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人们暗地对即将到来的大选、尤其是出现有争议结果的风险感到紧张。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美国股票策略主管迈克尔•威尔逊(Michael Wilson)表示:“我认为这种担忧绝非多余。双方都会以充分理由要求对选举结果进行复核和清点票数。这可能会引起争议……我非常担心(不能)平稳过渡。”

市场的大好时机

从特朗普当选中受益的投资者远不止伊坎一人。尽管许多人承认特朗普政府给他们个人造成了问题,但该政府对金融市场无疑是有利的。

自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标普500指数(S&P 500)上涨了约60%,尽管最近几天受到了打击。特朗普时不时发起的贸易战、他引发争议和破坏规则的风格以及应对新冠疫情的不力,都没能抑制住企业减税、放松监管、疫情之前经济稳定以及疫情后美联储(Fed)的货币政策强心针对股票市场的推动。

联博(AllianceBernstein)固定收益联席主管格申•迪斯腾费尔德(Gershon Distenfeld)表示:“大多数人当时都没给特朗普机会,而且很多人认为如果特朗普赢了,市场会崩溃。这是大错特错的。特朗普想要支出,他想要减少监管和减税。这些措施对市场来说历来都是极有利的。”

最近,左右着市场的是美联储。这家美国央行已经进入了宽松模式,部分原因是2018年爆发的美中贸易战对经济的影响,不过这场大流行病促使美联储将利率降至零,并启动了数万亿美元的债券购买计划。其结果是市场出现反弹,将美国股市不断推至新高,直到本周才略有回落。

特朗普经常将股市行情当作他的突出成就来吹嘘,最近还试图煽动恐慌情绪,称这些涨幅在拜登的执政下将会“瓦解和消失”。但一些投资者和分析师反驳了这种说法。

瑞银全球财富管理(UBS Global Wealth Management)首席经济学家布赖恩•罗斯(Brian Rose)表示,“市场已经想通”,民主党赢得白宫和国会两院的控制权“并不是世界末日”。他说:“尽管届时公司税会提高,也会有额外的支出。这将有助于促进长期增长。”

然而,如果民主党未能同时控制参众两院,财政支持可能遭到削减。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策略师Wen-Wen Lindroth认为,分裂的国会可能会推动通过一项温和的财政计划。在这种情况下,失业率的下降将比在更积极的公共支出下更为缓慢,金融市场将保持活跃,因为利率将保持在低位。她表示:“更坦率地说,这个结果对华尔街好,但对‘主街’(Main Street,指普通民众——译者注)就不那么好了。”

还有一些行业将因谁胜选而受到影响。拜登根据扩大的《平价医疗法》(Affordable Care Act)推出的覆盖面更广的医保,可能提振医疗类股,但解决药品定价问题的计划可能对该行业造成冲击。由于拜登在民调中领先,绿色能源类股也小幅走高。

相比之下,分析人士表示,特朗普获胜将利好传统能源股。特朗普政府已经采取行动放松对石油公司的监管,并于上月批准在一处北极野生动物保护区进行钻探。如果在拜登担任总统期间收紧监管,金融类股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投资者面临的一个紧迫问题是,民主党胜选是否将意味着对科技公司加强监管。拜登面临来自党内左翼要求其约束硅谷的压力。针对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Facebook、谷歌(Google)等科技巨头的新规,或者更严格执行反垄断法,可能会抑制今年一直领涨的科技股的飙升势头。尽管上周出现抛售,但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100指数(Nasdaq 100)今年仍上涨了约30%,相比之下标普500指数(S&P 500)仅上涨约5%。

不过,纽银梅隆投资管理(BNY Mellon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市场策略师艾丽西亚•莱文(Alicia Levine)表示,特朗普也表现出了挑战这一行业的意愿。“无论明年1月谁入主白宫,科技业都可能面临困难,因为双方都有自己的理由来监管科技企业。”她补充道。

虽然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总体上对金融市场是有利的,但投资者也对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其政府将如何行事表达了担忧。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戴维•凯利(David Kelly)表示,一个“不受约束”的特朗普总统令人担忧。“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考虑到他在第一个任期那么反复无常,在第二个任期没有了任何约束的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他问道。

许多投资者心头的最大恐惧是出现一个不明确的选举结果。在美国,败选的候选人坦然接受失败一直被视为一种常态。然而,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厌恶程度,以及特朗普藐视惯例的意愿,增加了败选一方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或者完全拒绝承认——的可能性。

如果拜登输了,有可能爆发更多的示威活动,尤其是如果特朗普获得的普选票再次大幅落后,或者因为特朗普政府使邮寄投票复杂化、或者通过投票站恐吓选民,看上去使得民主党的得票数更低了。如果特朗普输了,他的支持者可能也会走上街头。然而,许多投资者最担心的是现任总统可能干脆拒绝承认自己败选——或许会归咎于“非法”选民,就像他几个月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暗示的那样。

“这最终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甚至一场宪法危机,”迪斯腾费尔德说,“我不知该如何阻止这一幕发生。”

鉴于美国仍是全球最大经济体,而且美元支撑着全球金融体系,这种局面的后果将影响深远。罗斯警告称,如果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在大选结束后的周三醒来,发现获胜者似乎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确定,“你将看到大量波动”。

他表示:“如果全球投资者开始怀疑美国的政策——要么是因为我们无法宣布一位(大选的)获胜者,要么是因为特朗普任命非主流人士进入美联储——美元就危险了。”考虑到美元最近的疲软,这种压力就更大了。

波动担忧

有迹象表明,这些危险已开始被计入金融市场的利基角落。

例如,追踪素有华尔街“恐惧指标”之称的Vix波动指数、在11月3日前后到期的期货合约价格出现了不寻常的飙升。尽管市场的恐慌情绪还远未完全反映到价格中,但这种情况表明,投资者正在押注大选前后都可能会成为一个市场动荡的时期。摩根大通分析师表示,外汇、政府债券和公司债的衍生品也开始表现出同样的状况。

然而,股市仍处于创纪录高位——许多分析师和投资者认为这并不正常。保险公司安联(Allianz)的高级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利安(Mohamed El-Erian)认为,没有比2020年大选更关系重大的事情了——他担心市场尚未完全准备好面对这一点。

“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体系依赖于制度的健全和法治。它们是关键的基础,”埃尔-埃利安表示,“如果(这一基础)持续受到侵蚀,正如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经历的那样,一个转向更差的转折点极有可能出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