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今年以来美国对香港议题的强烈关注,美国大选和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决定这两件事有理由认为是联系在一起的。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这几天美国总统选举又出新情况。几天前美国各大媒体纷纷发布的拜登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的信息,在严格的法律意义上是尚欠缺依据的。宣布美国新总统产生的唯一合法机构,只能是美国国会,在此之前,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都不能说已经合法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相信接下来重新计票、判断部分晚到选票的合法性等问题都会出现。这一切将使拜登和特朗普这两个总统候选人的任职资格产生不确定性。

正在美国和世界如此敏感的当下,10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该《决定》明确规定:因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一经依法认定,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香港特区随即宣布了四名议员即时丧失议员资格。

鉴于今年以来美国对香港议题的强烈关注,这两件事有理由认为是联系在一起的:在美国如此敏感的时刻,中国通过上述人大决定,可观察之处就甚多;而美国无论谁当总统,都一定会对中国人大的新决定有所反应。

特朗普未必不得人心

先看看美国的情形。

首先,美国媒体集体宣告拜登当选,反映了美国媒体圈自己对特朗普四年任期的印象。但媒体从来都是有立场的,更何况媒体立场也未必正确或者合时宜,因此美国媒体的态度,充其量反映的只是美国的部分民意,而且不能说这种民意完全正确或合时宜。问题是,在美国这样的国家,不正确或者不合时宜的民意也会造成后果,即当下特朗普能否连任美国总统。

目前美国总统大选中波折甚多,特朗普的连任并不乐观,中国人大在当下通过香港议员资格的新决定,也能说明一些问题。但是,对仍然担任美国总统职务的特朗普来说,中国对香港事务的最新动作可能有两种后果:一是特朗普当前无暇顾及,二是,他有可能会寻找机会走极端。这即便对下任美国总统来说,也必然是个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连任的不乐观,并不表明他在美国人心丧尽,恰恰相反,特朗普在美国是有相当群众基础的,尤其是中下层的白人选民,他在这次选举中的巨大支持率就是证明。

造成特朗普高支持率的根源是:正如过去奥巴马多次讲过的那样,华尔街的垄断导致美国广大中下层民众几乎彻底丧失了上升通道,以至收入下降,社会地位沉沦,而且长期无法解决。就特朗普而言,用中国式的语言来说,他的工作作风、领导作风和个性虽然比较普遍地不遭人待见,但他认为:如果不让制造业回流美国,就无法解决中下层美国人的经济窘境和沉沦,也无法真正发展美国经济。这个观点很难说没有道理,甚至可以说已经接近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了。即便是拜登正式当选,这也是他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按照特朗普的上述价值观和判断,决不能放弃制造业的人口大国中国自然会成为其天然的敌手,而且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国情更是无人能及。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此外还有他那套中国官员和从政者不熟悉的商人思维和行为方式,即外界声称的“不可预测性”,也容易给人以压力。

如果特朗普能连任,上述两点将构成他对华政策的认知和行为基础。但这不是最麻烦的,由于他实行单边主义,导致他必然会继续难以处理好和盟国的关系,这就会形成笔者一再在文章中强调的:即便美国和中国脱钩,只要中国仍然保留东盟、欧盟和日本市场,中国面临的并不是最可怕的局面,而且中国在上述方面是有基础的。需要关注的,倒是涉及政治、外交和军事层面的事宜。

政治上,特朗普将中国一律描述成“中国共产党”,其目的在于在全世界孤立中国和中国的国家领导人,尤其是利用香港、新疆和西藏等议题,这在国际政治上有一定影响,并可能波及中国国内稳定。在军事和外交上,特朗普对台湾和南海这两个对中国来说非常敏感的议题非常关注。台湾问题上他可以在政治和外交上上对中国施压,但难以对中国动武,因为这有着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不承认台湾主权地位的现实。但在南海的主权问题上,尤其是南海岛礁问题上,中国在主权资质问题上情况复杂,这给特朗普的行动空间就很大。这个空间同样可以为拜登所用,如果他最终连任的话。这才是中国的软肋。

香港的新动向会如何发展?

无独有偶的是,香港问题本周又有了新的进展。

10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后,香港泛民主派议员将于10月12日集体辞职。有理由认为,这一事件不会马上结束,香港社会还会有一定的反弹。不过香港资深人士认为:短期内不会有大的波折,但明年立法会选举,后年特首选举,将会是香港社会的大考验。

东南亚国家的外交权威人士曾就香港问题判断说:欧洲国家对香港发生的事情象征性举动大于实质性举动,尤其是英国,抗议会有,但不会有实质性举动,也很难有实际的行动,因为客观上做不到。考虑到当前欧洲的疫情,上述人士的判断应该是可信的。

对美国来说,因为目前美国国内的投票选举行动实际上已经结束,任何一方都很难再利用香港议题捞取更多的政治利益;加上政情波动,近日对香港问题采取大的实质性行动的可能性也不大。但是,一旦美国国内的选举结果出来,可以预见,特朗普和拜登都会有所表示。美国的行动一般有两大类:抗议和批评;制裁。特朗普的任期还要到明年1月结束,在剩下的时间里,他针对香港问题采取任何行动的可能性都难以排除。而拜登上台后会如何,将取决于他对华政策的确立,因此特朗普对香港问题的态度,对其未来的对华政策也是一个很大的参照系。对中国严厉声讨是必然的,行动上,则要取决于未来中国和他的沟通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1条评论,1人参与。

分享到:

美国大选争议和中国全国人大的《决定》

发布日期:2020-11-12 06:45
鉴于今年以来美国对香港议题的强烈关注,美国大选和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决定这两件事有理由认为是联系在一起的。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这几天美国总统选举又出新情况。几天前美国各大媒体纷纷发布的拜登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的信息,在严格的法律意义上是尚欠缺依据的。宣布美国新总统产生的唯一合法机构,只能是美国国会,在此之前,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都不能说已经合法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相信接下来重新计票、判断部分晚到选票的合法性等问题都会出现。这一切将使拜登和特朗普这两个总统候选人的任职资格产生不确定性。

正在美国和世界如此敏感的当下,10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该《决定》明确规定:因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一经依法认定,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香港特区随即宣布了四名议员即时丧失议员资格。

鉴于今年以来美国对香港议题的强烈关注,这两件事有理由认为是联系在一起的:在美国如此敏感的时刻,中国通过上述人大决定,可观察之处就甚多;而美国无论谁当总统,都一定会对中国人大的新决定有所反应。

特朗普未必不得人心

先看看美国的情形。

首先,美国媒体集体宣告拜登当选,反映了美国媒体圈自己对特朗普四年任期的印象。但媒体从来都是有立场的,更何况媒体立场也未必正确或者合时宜,因此美国媒体的态度,充其量反映的只是美国的部分民意,而且不能说这种民意完全正确或合时宜。问题是,在美国这样的国家,不正确或者不合时宜的民意也会造成后果,即当下特朗普能否连任美国总统。

目前美国总统大选中波折甚多,特朗普的连任并不乐观,中国人大在当下通过香港议员资格的新决定,也能说明一些问题。但是,对仍然担任美国总统职务的特朗普来说,中国对香港事务的最新动作可能有两种后果:一是特朗普当前无暇顾及,二是,他有可能会寻找机会走极端。这即便对下任美国总统来说,也必然是个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连任的不乐观,并不表明他在美国人心丧尽,恰恰相反,特朗普在美国是有相当群众基础的,尤其是中下层的白人选民,他在这次选举中的巨大支持率就是证明。

造成特朗普高支持率的根源是:正如过去奥巴马多次讲过的那样,华尔街的垄断导致美国广大中下层民众几乎彻底丧失了上升通道,以至收入下降,社会地位沉沦,而且长期无法解决。就特朗普而言,用中国式的语言来说,他的工作作风、领导作风和个性虽然比较普遍地不遭人待见,但他认为:如果不让制造业回流美国,就无法解决中下层美国人的经济窘境和沉沦,也无法真正发展美国经济。这个观点很难说没有道理,甚至可以说已经接近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了。即便是拜登正式当选,这也是他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按照特朗普的上述价值观和判断,决不能放弃制造业的人口大国中国自然会成为其天然的敌手,而且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国情更是无人能及。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此外还有他那套中国官员和从政者不熟悉的商人思维和行为方式,即外界声称的“不可预测性”,也容易给人以压力。

如果特朗普能连任,上述两点将构成他对华政策的认知和行为基础。但这不是最麻烦的,由于他实行单边主义,导致他必然会继续难以处理好和盟国的关系,这就会形成笔者一再在文章中强调的:即便美国和中国脱钩,只要中国仍然保留东盟、欧盟和日本市场,中国面临的并不是最可怕的局面,而且中国在上述方面是有基础的。需要关注的,倒是涉及政治、外交和军事层面的事宜。

政治上,特朗普将中国一律描述成“中国共产党”,其目的在于在全世界孤立中国和中国的国家领导人,尤其是利用香港、新疆和西藏等议题,这在国际政治上有一定影响,并可能波及中国国内稳定。在军事和外交上,特朗普对台湾和南海这两个对中国来说非常敏感的议题非常关注。台湾问题上他可以在政治和外交上上对中国施压,但难以对中国动武,因为这有着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不承认台湾主权地位的现实。但在南海的主权问题上,尤其是南海岛礁问题上,中国在主权资质问题上情况复杂,这给特朗普的行动空间就很大。这个空间同样可以为拜登所用,如果他最终连任的话。这才是中国的软肋。

香港的新动向会如何发展?

无独有偶的是,香港问题本周又有了新的进展。

10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后,香港泛民主派议员将于10月12日集体辞职。有理由认为,这一事件不会马上结束,香港社会还会有一定的反弹。不过香港资深人士认为:短期内不会有大的波折,但明年立法会选举,后年特首选举,将会是香港社会的大考验。

东南亚国家的外交权威人士曾就香港问题判断说:欧洲国家对香港发生的事情象征性举动大于实质性举动,尤其是英国,抗议会有,但不会有实质性举动,也很难有实际的行动,因为客观上做不到。考虑到当前欧洲的疫情,上述人士的判断应该是可信的。

对美国来说,因为目前美国国内的投票选举行动实际上已经结束,任何一方都很难再利用香港议题捞取更多的政治利益;加上政情波动,近日对香港问题采取大的实质性行动的可能性也不大。但是,一旦美国国内的选举结果出来,可以预见,特朗普和拜登都会有所表示。美国的行动一般有两大类:抗议和批评;制裁。特朗普的任期还要到明年1月结束,在剩下的时间里,他针对香港问题采取任何行动的可能性都难以排除。而拜登上台后会如何,将取决于他对华政策的确立,因此特朗普对香港问题的态度,对其未来的对华政策也是一个很大的参照系。对中国严厉声讨是必然的,行动上,则要取决于未来中国和他的沟通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鉴于今年以来美国对香港议题的强烈关注,美国大选和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决定这两件事有理由认为是联系在一起的。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这几天美国总统选举又出新情况。几天前美国各大媒体纷纷发布的拜登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的信息,在严格的法律意义上是尚欠缺依据的。宣布美国新总统产生的唯一合法机构,只能是美国国会,在此之前,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都不能说已经合法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相信接下来重新计票、判断部分晚到选票的合法性等问题都会出现。这一切将使拜登和特朗普这两个总统候选人的任职资格产生不确定性。

正在美国和世界如此敏感的当下,10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该《决定》明确规定:因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一经依法认定,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香港特区随即宣布了四名议员即时丧失议员资格。

鉴于今年以来美国对香港议题的强烈关注,这两件事有理由认为是联系在一起的:在美国如此敏感的时刻,中国通过上述人大决定,可观察之处就甚多;而美国无论谁当总统,都一定会对中国人大的新决定有所反应。

特朗普未必不得人心

先看看美国的情形。

首先,美国媒体集体宣告拜登当选,反映了美国媒体圈自己对特朗普四年任期的印象。但媒体从来都是有立场的,更何况媒体立场也未必正确或者合时宜,因此美国媒体的态度,充其量反映的只是美国的部分民意,而且不能说这种民意完全正确或合时宜。问题是,在美国这样的国家,不正确或者不合时宜的民意也会造成后果,即当下特朗普能否连任美国总统。

目前美国总统大选中波折甚多,特朗普的连任并不乐观,中国人大在当下通过香港议员资格的新决定,也能说明一些问题。但是,对仍然担任美国总统职务的特朗普来说,中国对香港事务的最新动作可能有两种后果:一是特朗普当前无暇顾及,二是,他有可能会寻找机会走极端。这即便对下任美国总统来说,也必然是个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连任的不乐观,并不表明他在美国人心丧尽,恰恰相反,特朗普在美国是有相当群众基础的,尤其是中下层的白人选民,他在这次选举中的巨大支持率就是证明。

造成特朗普高支持率的根源是:正如过去奥巴马多次讲过的那样,华尔街的垄断导致美国广大中下层民众几乎彻底丧失了上升通道,以至收入下降,社会地位沉沦,而且长期无法解决。就特朗普而言,用中国式的语言来说,他的工作作风、领导作风和个性虽然比较普遍地不遭人待见,但他认为:如果不让制造业回流美国,就无法解决中下层美国人的经济窘境和沉沦,也无法真正发展美国经济。这个观点很难说没有道理,甚至可以说已经接近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了。即便是拜登正式当选,这也是他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按照特朗普的上述价值观和判断,决不能放弃制造业的人口大国中国自然会成为其天然的敌手,而且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国情更是无人能及。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此外还有他那套中国官员和从政者不熟悉的商人思维和行为方式,即外界声称的“不可预测性”,也容易给人以压力。

如果特朗普能连任,上述两点将构成他对华政策的认知和行为基础。但这不是最麻烦的,由于他实行单边主义,导致他必然会继续难以处理好和盟国的关系,这就会形成笔者一再在文章中强调的:即便美国和中国脱钩,只要中国仍然保留东盟、欧盟和日本市场,中国面临的并不是最可怕的局面,而且中国在上述方面是有基础的。需要关注的,倒是涉及政治、外交和军事层面的事宜。

政治上,特朗普将中国一律描述成“中国共产党”,其目的在于在全世界孤立中国和中国的国家领导人,尤其是利用香港、新疆和西藏等议题,这在国际政治上有一定影响,并可能波及中国国内稳定。在军事和外交上,特朗普对台湾和南海这两个对中国来说非常敏感的议题非常关注。台湾问题上他可以在政治和外交上上对中国施压,但难以对中国动武,因为这有着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不承认台湾主权地位的现实。但在南海的主权问题上,尤其是南海岛礁问题上,中国在主权资质问题上情况复杂,这给特朗普的行动空间就很大。这个空间同样可以为拜登所用,如果他最终连任的话。这才是中国的软肋。

香港的新动向会如何发展?

无独有偶的是,香港问题本周又有了新的进展。

10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后,香港泛民主派议员将于10月12日集体辞职。有理由认为,这一事件不会马上结束,香港社会还会有一定的反弹。不过香港资深人士认为:短期内不会有大的波折,但明年立法会选举,后年特首选举,将会是香港社会的大考验。

东南亚国家的外交权威人士曾就香港问题判断说:欧洲国家对香港发生的事情象征性举动大于实质性举动,尤其是英国,抗议会有,但不会有实质性举动,也很难有实际的行动,因为客观上做不到。考虑到当前欧洲的疫情,上述人士的判断应该是可信的。

对美国来说,因为目前美国国内的投票选举行动实际上已经结束,任何一方都很难再利用香港议题捞取更多的政治利益;加上政情波动,近日对香港问题采取大的实质性行动的可能性也不大。但是,一旦美国国内的选举结果出来,可以预见,特朗普和拜登都会有所表示。美国的行动一般有两大类:抗议和批评;制裁。特朗普的任期还要到明年1月结束,在剩下的时间里,他针对香港问题采取任何行动的可能性都难以排除。而拜登上台后会如何,将取决于他对华政策的确立,因此特朗普对香港问题的态度,对其未来的对华政策也是一个很大的参照系。对中国严厉声讨是必然的,行动上,则要取决于未来中国和他的沟通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1条评论,1人参与。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大选争议和中国全国人大的《决定》

发布日期:2020-11-12 06:45
鉴于今年以来美国对香港议题的强烈关注,美国大选和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决定这两件事有理由认为是联系在一起的。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这几天美国总统选举又出新情况。几天前美国各大媒体纷纷发布的拜登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的信息,在严格的法律意义上是尚欠缺依据的。宣布美国新总统产生的唯一合法机构,只能是美国国会,在此之前,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都不能说已经合法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相信接下来重新计票、判断部分晚到选票的合法性等问题都会出现。这一切将使拜登和特朗普这两个总统候选人的任职资格产生不确定性。

正在美国和世界如此敏感的当下,10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该《决定》明确规定:因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一经依法认定,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香港特区随即宣布了四名议员即时丧失议员资格。

鉴于今年以来美国对香港议题的强烈关注,这两件事有理由认为是联系在一起的:在美国如此敏感的时刻,中国通过上述人大决定,可观察之处就甚多;而美国无论谁当总统,都一定会对中国人大的新决定有所反应。

特朗普未必不得人心

先看看美国的情形。

首先,美国媒体集体宣告拜登当选,反映了美国媒体圈自己对特朗普四年任期的印象。但媒体从来都是有立场的,更何况媒体立场也未必正确或者合时宜,因此美国媒体的态度,充其量反映的只是美国的部分民意,而且不能说这种民意完全正确或合时宜。问题是,在美国这样的国家,不正确或者不合时宜的民意也会造成后果,即当下特朗普能否连任美国总统。

目前美国总统大选中波折甚多,特朗普的连任并不乐观,中国人大在当下通过香港议员资格的新决定,也能说明一些问题。但是,对仍然担任美国总统职务的特朗普来说,中国对香港事务的最新动作可能有两种后果:一是特朗普当前无暇顾及,二是,他有可能会寻找机会走极端。这即便对下任美国总统来说,也必然是个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连任的不乐观,并不表明他在美国人心丧尽,恰恰相反,特朗普在美国是有相当群众基础的,尤其是中下层的白人选民,他在这次选举中的巨大支持率就是证明。

造成特朗普高支持率的根源是:正如过去奥巴马多次讲过的那样,华尔街的垄断导致美国广大中下层民众几乎彻底丧失了上升通道,以至收入下降,社会地位沉沦,而且长期无法解决。就特朗普而言,用中国式的语言来说,他的工作作风、领导作风和个性虽然比较普遍地不遭人待见,但他认为:如果不让制造业回流美国,就无法解决中下层美国人的经济窘境和沉沦,也无法真正发展美国经济。这个观点很难说没有道理,甚至可以说已经接近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了。即便是拜登正式当选,这也是他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按照特朗普的上述价值观和判断,决不能放弃制造业的人口大国中国自然会成为其天然的敌手,而且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国情更是无人能及。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此外还有他那套中国官员和从政者不熟悉的商人思维和行为方式,即外界声称的“不可预测性”,也容易给人以压力。

如果特朗普能连任,上述两点将构成他对华政策的认知和行为基础。但这不是最麻烦的,由于他实行单边主义,导致他必然会继续难以处理好和盟国的关系,这就会形成笔者一再在文章中强调的:即便美国和中国脱钩,只要中国仍然保留东盟、欧盟和日本市场,中国面临的并不是最可怕的局面,而且中国在上述方面是有基础的。需要关注的,倒是涉及政治、外交和军事层面的事宜。

政治上,特朗普将中国一律描述成“中国共产党”,其目的在于在全世界孤立中国和中国的国家领导人,尤其是利用香港、新疆和西藏等议题,这在国际政治上有一定影响,并可能波及中国国内稳定。在军事和外交上,特朗普对台湾和南海这两个对中国来说非常敏感的议题非常关注。台湾问题上他可以在政治和外交上上对中国施压,但难以对中国动武,因为这有着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不承认台湾主权地位的现实。但在南海的主权问题上,尤其是南海岛礁问题上,中国在主权资质问题上情况复杂,这给特朗普的行动空间就很大。这个空间同样可以为拜登所用,如果他最终连任的话。这才是中国的软肋。

香港的新动向会如何发展?

无独有偶的是,香港问题本周又有了新的进展。

10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后,香港泛民主派议员将于10月12日集体辞职。有理由认为,这一事件不会马上结束,香港社会还会有一定的反弹。不过香港资深人士认为:短期内不会有大的波折,但明年立法会选举,后年特首选举,将会是香港社会的大考验。

东南亚国家的外交权威人士曾就香港问题判断说:欧洲国家对香港发生的事情象征性举动大于实质性举动,尤其是英国,抗议会有,但不会有实质性举动,也很难有实际的行动,因为客观上做不到。考虑到当前欧洲的疫情,上述人士的判断应该是可信的。

对美国来说,因为目前美国国内的投票选举行动实际上已经结束,任何一方都很难再利用香港议题捞取更多的政治利益;加上政情波动,近日对香港问题采取大的实质性行动的可能性也不大。但是,一旦美国国内的选举结果出来,可以预见,特朗普和拜登都会有所表示。美国的行动一般有两大类:抗议和批评;制裁。特朗普的任期还要到明年1月结束,在剩下的时间里,他针对香港问题采取任何行动的可能性都难以排除。而拜登上台后会如何,将取决于他对华政策的确立,因此特朗普对香港问题的态度,对其未来的对华政策也是一个很大的参照系。对中国严厉声讨是必然的,行动上,则要取决于未来中国和他的沟通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鉴于今年以来美国对香港议题的强烈关注,美国大选和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决定这两件事有理由认为是联系在一起的。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这几天美国总统选举又出新情况。几天前美国各大媒体纷纷发布的拜登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的信息,在严格的法律意义上是尚欠缺依据的。宣布美国新总统产生的唯一合法机构,只能是美国国会,在此之前,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都不能说已经合法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相信接下来重新计票、判断部分晚到选票的合法性等问题都会出现。这一切将使拜登和特朗普这两个总统候选人的任职资格产生不确定性。

正在美国和世界如此敏感的当下,10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该《决定》明确规定:因宣扬或者支持“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或者具有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一经依法认定,即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香港特区随即宣布了四名议员即时丧失议员资格。

鉴于今年以来美国对香港议题的强烈关注,这两件事有理由认为是联系在一起的:在美国如此敏感的时刻,中国通过上述人大决定,可观察之处就甚多;而美国无论谁当总统,都一定会对中国人大的新决定有所反应。

特朗普未必不得人心

先看看美国的情形。

首先,美国媒体集体宣告拜登当选,反映了美国媒体圈自己对特朗普四年任期的印象。但媒体从来都是有立场的,更何况媒体立场也未必正确或者合时宜,因此美国媒体的态度,充其量反映的只是美国的部分民意,而且不能说这种民意完全正确或合时宜。问题是,在美国这样的国家,不正确或者不合时宜的民意也会造成后果,即当下特朗普能否连任美国总统。

目前美国总统大选中波折甚多,特朗普的连任并不乐观,中国人大在当下通过香港议员资格的新决定,也能说明一些问题。但是,对仍然担任美国总统职务的特朗普来说,中国对香港事务的最新动作可能有两种后果:一是特朗普当前无暇顾及,二是,他有可能会寻找机会走极端。这即便对下任美国总统来说,也必然是个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连任的不乐观,并不表明他在美国人心丧尽,恰恰相反,特朗普在美国是有相当群众基础的,尤其是中下层的白人选民,他在这次选举中的巨大支持率就是证明。

造成特朗普高支持率的根源是:正如过去奥巴马多次讲过的那样,华尔街的垄断导致美国广大中下层民众几乎彻底丧失了上升通道,以至收入下降,社会地位沉沦,而且长期无法解决。就特朗普而言,用中国式的语言来说,他的工作作风、领导作风和个性虽然比较普遍地不遭人待见,但他认为:如果不让制造业回流美国,就无法解决中下层美国人的经济窘境和沉沦,也无法真正发展美国经济。这个观点很难说没有道理,甚至可以说已经接近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了。即便是拜登正式当选,这也是他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按照特朗普的上述价值观和判断,决不能放弃制造业的人口大国中国自然会成为其天然的敌手,而且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国情更是无人能及。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此外还有他那套中国官员和从政者不熟悉的商人思维和行为方式,即外界声称的“不可预测性”,也容易给人以压力。

如果特朗普能连任,上述两点将构成他对华政策的认知和行为基础。但这不是最麻烦的,由于他实行单边主义,导致他必然会继续难以处理好和盟国的关系,这就会形成笔者一再在文章中强调的:即便美国和中国脱钩,只要中国仍然保留东盟、欧盟和日本市场,中国面临的并不是最可怕的局面,而且中国在上述方面是有基础的。需要关注的,倒是涉及政治、外交和军事层面的事宜。

政治上,特朗普将中国一律描述成“中国共产党”,其目的在于在全世界孤立中国和中国的国家领导人,尤其是利用香港、新疆和西藏等议题,这在国际政治上有一定影响,并可能波及中国国内稳定。在军事和外交上,特朗普对台湾和南海这两个对中国来说非常敏感的议题非常关注。台湾问题上他可以在政治和外交上上对中国施压,但难以对中国动武,因为这有着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不承认台湾主权地位的现实。但在南海的主权问题上,尤其是南海岛礁问题上,中国在主权资质问题上情况复杂,这给特朗普的行动空间就很大。这个空间同样可以为拜登所用,如果他最终连任的话。这才是中国的软肋。

香港的新动向会如何发展?

无独有偶的是,香港问题本周又有了新的进展。

10月11日,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后,香港泛民主派议员将于10月12日集体辞职。有理由认为,这一事件不会马上结束,香港社会还会有一定的反弹。不过香港资深人士认为:短期内不会有大的波折,但明年立法会选举,后年特首选举,将会是香港社会的大考验。

东南亚国家的外交权威人士曾就香港问题判断说:欧洲国家对香港发生的事情象征性举动大于实质性举动,尤其是英国,抗议会有,但不会有实质性举动,也很难有实际的行动,因为客观上做不到。考虑到当前欧洲的疫情,上述人士的判断应该是可信的。

对美国来说,因为目前美国国内的投票选举行动实际上已经结束,任何一方都很难再利用香港议题捞取更多的政治利益;加上政情波动,近日对香港问题采取大的实质性行动的可能性也不大。但是,一旦美国国内的选举结果出来,可以预见,特朗普和拜登都会有所表示。美国的行动一般有两大类:抗议和批评;制裁。特朗普的任期还要到明年1月结束,在剩下的时间里,他针对香港问题采取任何行动的可能性都难以排除。而拜登上台后会如何,将取决于他对华政策的确立,因此特朗普对香港问题的态度,对其未来的对华政策也是一个很大的参照系。对中国严厉声讨是必然的,行动上,则要取决于未来中国和他的沟通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1条评论,1人参与。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