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该法案披露了很多此前较为“隐晦”甚至不是主流的“遏制”中国项目,这对奉行“严格保密”的美国政府来讲显得尤为“异常”。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1月1日,美国参议院通过“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重申支持台湾,协助台湾维持足够的“自我防卫能力”,并建立“太平洋威慑倡议”(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旨在强化美国在印太区域防御能力和联盟。这项年度“国防授权法”将在2021财年提供7405亿美元的国防预算,其中超过6300亿美元用于基本预算,690亿美元用于海外军事活动。法案在诸多方面涉及中国及周边地区问题,新的“太平洋威慑计划”尤其引人关注。

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NDAA)是一系列美国联邦法律的名称,旨在明确国防部的年度预算和支出。美国国会主要通过两个年度法案来监督国防预算:《国防授权法案》和《拨款法案》。2021年国防授权法又称“2021财年威廉•麦克•索恩伯里国防授权法”。通过分析法案内容,基本可以推断美国国防与外交的未来动向,并且可以较为准确地判断美国的“敌”、“友”区划和联盟指向。

“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中涉及中国或与中国有关的条款近40项,涵盖军事、技术、学术、经贸等各个领域,涉及了中美关系方方面面,反映了中国对美国构成的所谓“全面挑战”。国会以“高姿态”展现出对华强硬,法案延续了美国政府一贯对中国政府的政治不信任。具体来讲在涉华部分囊括了:教育交流、国防安全、军事采购、跨国战略,拒止与孔子学院合作,禁止相应拨款;对香港“禁售”、继续“协防”台湾,深化与台在医疗、人员训练等领域的合作;定性在区域冲突中中国是“侵略方”;要求关注中国的“统一战线”风险;建议以“全政府模式”(whole-of-government strategy)阻止中国“工业间谍”和“网络盗窃”,保护美国“知识产权”;评估中国“远洋捕捞船队”形成的“安全威胁”;在非洲“抗衡”中国的影响力;防范中国“学术间谍”;关注中国的海外军事基地;与盟友共同防范中国获取“知识产权”与“新技术”;要求防范中国在“北极”的活动;指责中国是“专制政权”,在利用美国金融体系推进“政治影响力的”活动;设立特定基金发展美国“5G”项目;评估中国在国际标准制定中的“角色”与行为;在半导体领域继续实施对华“禁售”等。此外还要求限制中国从世界银行获得援助;要求美国在国际金融机构的代表寻求中国借贷“透明化”;保护美国供应链,减少对中国制造的过度依赖。

据分析人士介绍,该法案还责成国务院和其他美国政府机构记录中国“统战部”的活动。报告要求国防部、国务院、商务部以及美国国家科学院和政府问责局就其他一系列与中国有关的问题编写补充报告。这些问题包括第6507条中国的“洗钱活动”;第9414条中国在国际标准机构的活动;第283条中国的研究和开发工作;第1260I条中国的“非法”、未报告的“无管制”的“捕捞计划”。据了解,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为完成这些规定的报告设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时间表,其中许多报告将在下届政府组建的早期提交。尽管如此,该法案最明显的特点是相对于其他国会授权法案的“灵活性”。在这一法案中,国会将为美国有关部门和机构提供研究“中国挑战”所需的“初始资金”和“工具”,但又没有用高度具体的计划建议来束缚这些努力。

法案要求“太平洋威慑计划”在印太地区,国际日期变更线以西,优先开展以下活动:推动军事“现代化”、加强美国军事力量存在;改善后勤维护能力以及装备、弹药、燃料等物资,做好应战部署;开展联合部队演习、训练、试验和创新项目;改善基础设施,提升美军的“响应能力”和“弹性”;建设盟友和伙伴的“防御安全能力”合作。“太平洋威慑计划”在2021财年得到了22亿美元的拨款支持。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英霍夫(Jim Inhofe)和民主党参议员里德(Jack Reed)曾撰文指出,“太平洋威慑计划”的目的是只给中国留下一个结论:“中国在军事上不可能赢,所以根本试都不要去试”。这两位参议员表示,“太平洋威慑计划”将把资源集中于关键的军事能力“缺口”上,包括对陆基远程打击能力、战区导弹防御、远征机场和港口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燃料和弹药储备的投资,以此实现作战平台的“现代化”,提升美国在印太地区对中国的“威慑能力”。

从法案可以看出,美国对中国的“威胁”一直保持着较为“隐秘的”调查,政府对华防范政策具有较强的“延续性”。在特朗普时期,美国对中国的“政治不信任”以及“安全防范”达到历史新高。从法案看出,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开始对一切涉及与中国政府、教育组织、民间团体、跨国公司,甚至在美的华侨华人等的活动都持怀疑态度。在政策上,美国明确表明了其“进攻性”的立场,中国已然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重点防范”对象。如果按照这一法案执行,那中美关系以及亚太关系将会出现较大变动,将推动中美关系积累对抗因素。“太平洋威慑倡议”本质是“印太战略”的升级版,美国将向中国周边海域投射更多的武力,实行以“强威慑”手段来“遏制”中国。这会给中国的周边安全带来严峻的挑战,中美军事对抗风险将加剧。在军工市场上,美国将进一步排挤中国优势,台湾作为美国对华中长期战略中的“楔子”作用将会更加突出。同样,作为对中国“统战工作”的警惕,法案将进一步关注中国的海外“统战行为”。因此,这一法案当然地受到中国政府的言辞驳斥。

《国防授权法案》涉华部分所披露的信息十分庞杂,千头万绪,涉及美国众多的政府机构及其职能的发挥。但在涉华领域中有一部分内容异常“新颖”,众多“小众内容”被披露。法案基本上点明了中国所有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活动和形式。需要注意的是,这一《国防授权法案》披露了很多此前较为“隐晦”甚至不是主流的“遏制”中国项目,这对奉行“严格保密”的美国政府来讲显得尤为“异常”。披露的内容显示涉华部分基本涵盖了美国安全机关所要对华进行“预防性打击”的所有重要方向,甚至诸多领域明示了“细节”以及“力量组织”的方向。从情报角度看,“秘密性”是情报工作的基本属性,为了确保情报活动的正常进行,美国情报界大部分计划和相关信息都被限制于情报系统内部。然而这个文件比较异常,这一点可以看出,美国众议院对共和党主导的行政官僚机构长期实施的“保密行动”进行“揭盖子”,其实也可以解读为国会对特朗普政府诸多“秘密行动”以及“预算超支”的不满,国会两院专门委员会和议员力图以这种方式来限制行政权力的不断扩大,限制政府在军事、行政以及安全上每年不断上涨的预算,让其“透明化”、“公开化”。当然作为代议机构,国会有义务在“信息保密”以及“捍卫公众知情权”中保持平衡,以此向新政府在涉华议题上打入“楔子”。可以说这一份报告的披露必然获得了国会情报委员会的支持,具有较为明显的“民主党”支持色彩。当然,规模空前的预算显然是有助于支持美国国内军工复合体集团的利益,这在另一个意义上又是一种国内“产业刺激计划”。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早前威胁要否决该法案,一度寄希望于众议院的共和党人投票反对该法案。美国国会参议院在新年第一天即以三分之二多数推翻了总统特朗普对2021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的否决。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肯塔基州的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在投票前表示,国会已经连续59年每年都通过《国防授权法案》,“无论如何,国会将在这一届国会结束之前完成第60届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并将其通过使之成为法律。”法新社称,此举在特朗普任期内,在由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还是首次对仅差数周即将卸任的特朗普提议进行否决。共和党主控的参议院以远超过三分之二的票数推翻了特朗普的否决,驳回了他对这项7400亿美元法案的否定。法案最终在共和党人控制的参议院获得多数通过,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对特朗普的立场进行了尖锐的评判。这反映了共和党内部的深度分裂以及特朗普在政治上的“孤立”。可以说,这代表了美国政治精英和民众的一个最终选择——“公开并揭露特朗普隐蔽外交行动,抛弃特朗普时代迎接新的拜登时代”。

在遏制中国议题上,特朗普即使处于执政“晚期”依然不忘限制和打击中国“军事工业体”;1月14日,美国防部将中国商飞、小米集团等企业列入“涉军企业名单”。这既试探民主党的态度,又为民主党可能改善美中关系的设计铺设“路障”。但另一方面,拜登真的是开启中美关系迎春向阳的总统吗?手段是目的最好的表达,从来势汹汹咄咄逼人的国防预算法案看,更多的是令人担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国《国防授权法案》涉华部分的政治解读

发布日期:2021-01-22 10:08
摘要:该法案披露了很多此前较为“隐晦”甚至不是主流的“遏制”中国项目,这对奉行“严格保密”的美国政府来讲显得尤为“异常”。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1月1日,美国参议院通过“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重申支持台湾,协助台湾维持足够的“自我防卫能力”,并建立“太平洋威慑倡议”(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旨在强化美国在印太区域防御能力和联盟。这项年度“国防授权法”将在2021财年提供7405亿美元的国防预算,其中超过6300亿美元用于基本预算,690亿美元用于海外军事活动。法案在诸多方面涉及中国及周边地区问题,新的“太平洋威慑计划”尤其引人关注。

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NDAA)是一系列美国联邦法律的名称,旨在明确国防部的年度预算和支出。美国国会主要通过两个年度法案来监督国防预算:《国防授权法案》和《拨款法案》。2021年国防授权法又称“2021财年威廉•麦克•索恩伯里国防授权法”。通过分析法案内容,基本可以推断美国国防与外交的未来动向,并且可以较为准确地判断美国的“敌”、“友”区划和联盟指向。

“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中涉及中国或与中国有关的条款近40项,涵盖军事、技术、学术、经贸等各个领域,涉及了中美关系方方面面,反映了中国对美国构成的所谓“全面挑战”。国会以“高姿态”展现出对华强硬,法案延续了美国政府一贯对中国政府的政治不信任。具体来讲在涉华部分囊括了:教育交流、国防安全、军事采购、跨国战略,拒止与孔子学院合作,禁止相应拨款;对香港“禁售”、继续“协防”台湾,深化与台在医疗、人员训练等领域的合作;定性在区域冲突中中国是“侵略方”;要求关注中国的“统一战线”风险;建议以“全政府模式”(whole-of-government strategy)阻止中国“工业间谍”和“网络盗窃”,保护美国“知识产权”;评估中国“远洋捕捞船队”形成的“安全威胁”;在非洲“抗衡”中国的影响力;防范中国“学术间谍”;关注中国的海外军事基地;与盟友共同防范中国获取“知识产权”与“新技术”;要求防范中国在“北极”的活动;指责中国是“专制政权”,在利用美国金融体系推进“政治影响力的”活动;设立特定基金发展美国“5G”项目;评估中国在国际标准制定中的“角色”与行为;在半导体领域继续实施对华“禁售”等。此外还要求限制中国从世界银行获得援助;要求美国在国际金融机构的代表寻求中国借贷“透明化”;保护美国供应链,减少对中国制造的过度依赖。

据分析人士介绍,该法案还责成国务院和其他美国政府机构记录中国“统战部”的活动。报告要求国防部、国务院、商务部以及美国国家科学院和政府问责局就其他一系列与中国有关的问题编写补充报告。这些问题包括第6507条中国的“洗钱活动”;第9414条中国在国际标准机构的活动;第283条中国的研究和开发工作;第1260I条中国的“非法”、未报告的“无管制”的“捕捞计划”。据了解,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为完成这些规定的报告设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时间表,其中许多报告将在下届政府组建的早期提交。尽管如此,该法案最明显的特点是相对于其他国会授权法案的“灵活性”。在这一法案中,国会将为美国有关部门和机构提供研究“中国挑战”所需的“初始资金”和“工具”,但又没有用高度具体的计划建议来束缚这些努力。

法案要求“太平洋威慑计划”在印太地区,国际日期变更线以西,优先开展以下活动:推动军事“现代化”、加强美国军事力量存在;改善后勤维护能力以及装备、弹药、燃料等物资,做好应战部署;开展联合部队演习、训练、试验和创新项目;改善基础设施,提升美军的“响应能力”和“弹性”;建设盟友和伙伴的“防御安全能力”合作。“太平洋威慑计划”在2021财年得到了22亿美元的拨款支持。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英霍夫(Jim Inhofe)和民主党参议员里德(Jack Reed)曾撰文指出,“太平洋威慑计划”的目的是只给中国留下一个结论:“中国在军事上不可能赢,所以根本试都不要去试”。这两位参议员表示,“太平洋威慑计划”将把资源集中于关键的军事能力“缺口”上,包括对陆基远程打击能力、战区导弹防御、远征机场和港口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燃料和弹药储备的投资,以此实现作战平台的“现代化”,提升美国在印太地区对中国的“威慑能力”。

从法案可以看出,美国对中国的“威胁”一直保持着较为“隐秘的”调查,政府对华防范政策具有较强的“延续性”。在特朗普时期,美国对中国的“政治不信任”以及“安全防范”达到历史新高。从法案看出,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开始对一切涉及与中国政府、教育组织、民间团体、跨国公司,甚至在美的华侨华人等的活动都持怀疑态度。在政策上,美国明确表明了其“进攻性”的立场,中国已然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重点防范”对象。如果按照这一法案执行,那中美关系以及亚太关系将会出现较大变动,将推动中美关系积累对抗因素。“太平洋威慑倡议”本质是“印太战略”的升级版,美国将向中国周边海域投射更多的武力,实行以“强威慑”手段来“遏制”中国。这会给中国的周边安全带来严峻的挑战,中美军事对抗风险将加剧。在军工市场上,美国将进一步排挤中国优势,台湾作为美国对华中长期战略中的“楔子”作用将会更加突出。同样,作为对中国“统战工作”的警惕,法案将进一步关注中国的海外“统战行为”。因此,这一法案当然地受到中国政府的言辞驳斥。

《国防授权法案》涉华部分所披露的信息十分庞杂,千头万绪,涉及美国众多的政府机构及其职能的发挥。但在涉华领域中有一部分内容异常“新颖”,众多“小众内容”被披露。法案基本上点明了中国所有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活动和形式。需要注意的是,这一《国防授权法案》披露了很多此前较为“隐晦”甚至不是主流的“遏制”中国项目,这对奉行“严格保密”的美国政府来讲显得尤为“异常”。披露的内容显示涉华部分基本涵盖了美国安全机关所要对华进行“预防性打击”的所有重要方向,甚至诸多领域明示了“细节”以及“力量组织”的方向。从情报角度看,“秘密性”是情报工作的基本属性,为了确保情报活动的正常进行,美国情报界大部分计划和相关信息都被限制于情报系统内部。然而这个文件比较异常,这一点可以看出,美国众议院对共和党主导的行政官僚机构长期实施的“保密行动”进行“揭盖子”,其实也可以解读为国会对特朗普政府诸多“秘密行动”以及“预算超支”的不满,国会两院专门委员会和议员力图以这种方式来限制行政权力的不断扩大,限制政府在军事、行政以及安全上每年不断上涨的预算,让其“透明化”、“公开化”。当然作为代议机构,国会有义务在“信息保密”以及“捍卫公众知情权”中保持平衡,以此向新政府在涉华议题上打入“楔子”。可以说这一份报告的披露必然获得了国会情报委员会的支持,具有较为明显的“民主党”支持色彩。当然,规模空前的预算显然是有助于支持美国国内军工复合体集团的利益,这在另一个意义上又是一种国内“产业刺激计划”。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早前威胁要否决该法案,一度寄希望于众议院的共和党人投票反对该法案。美国国会参议院在新年第一天即以三分之二多数推翻了总统特朗普对2021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的否决。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肯塔基州的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在投票前表示,国会已经连续59年每年都通过《国防授权法案》,“无论如何,国会将在这一届国会结束之前完成第60届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并将其通过使之成为法律。”法新社称,此举在特朗普任期内,在由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还是首次对仅差数周即将卸任的特朗普提议进行否决。共和党主控的参议院以远超过三分之二的票数推翻了特朗普的否决,驳回了他对这项7400亿美元法案的否定。法案最终在共和党人控制的参议院获得多数通过,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对特朗普的立场进行了尖锐的评判。这反映了共和党内部的深度分裂以及特朗普在政治上的“孤立”。可以说,这代表了美国政治精英和民众的一个最终选择——“公开并揭露特朗普隐蔽外交行动,抛弃特朗普时代迎接新的拜登时代”。

在遏制中国议题上,特朗普即使处于执政“晚期”依然不忘限制和打击中国“军事工业体”;1月14日,美国防部将中国商飞、小米集团等企业列入“涉军企业名单”。这既试探民主党的态度,又为民主党可能改善美中关系的设计铺设“路障”。但另一方面,拜登真的是开启中美关系迎春向阳的总统吗?手段是目的最好的表达,从来势汹汹咄咄逼人的国防预算法案看,更多的是令人担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该法案披露了很多此前较为“隐晦”甚至不是主流的“遏制”中国项目,这对奉行“严格保密”的美国政府来讲显得尤为“异常”。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1月1日,美国参议院通过“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重申支持台湾,协助台湾维持足够的“自我防卫能力”,并建立“太平洋威慑倡议”(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旨在强化美国在印太区域防御能力和联盟。这项年度“国防授权法”将在2021财年提供7405亿美元的国防预算,其中超过6300亿美元用于基本预算,690亿美元用于海外军事活动。法案在诸多方面涉及中国及周边地区问题,新的“太平洋威慑计划”尤其引人关注。

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NDAA)是一系列美国联邦法律的名称,旨在明确国防部的年度预算和支出。美国国会主要通过两个年度法案来监督国防预算:《国防授权法案》和《拨款法案》。2021年国防授权法又称“2021财年威廉•麦克•索恩伯里国防授权法”。通过分析法案内容,基本可以推断美国国防与外交的未来动向,并且可以较为准确地判断美国的“敌”、“友”区划和联盟指向。

“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中涉及中国或与中国有关的条款近40项,涵盖军事、技术、学术、经贸等各个领域,涉及了中美关系方方面面,反映了中国对美国构成的所谓“全面挑战”。国会以“高姿态”展现出对华强硬,法案延续了美国政府一贯对中国政府的政治不信任。具体来讲在涉华部分囊括了:教育交流、国防安全、军事采购、跨国战略,拒止与孔子学院合作,禁止相应拨款;对香港“禁售”、继续“协防”台湾,深化与台在医疗、人员训练等领域的合作;定性在区域冲突中中国是“侵略方”;要求关注中国的“统一战线”风险;建议以“全政府模式”(whole-of-government strategy)阻止中国“工业间谍”和“网络盗窃”,保护美国“知识产权”;评估中国“远洋捕捞船队”形成的“安全威胁”;在非洲“抗衡”中国的影响力;防范中国“学术间谍”;关注中国的海外军事基地;与盟友共同防范中国获取“知识产权”与“新技术”;要求防范中国在“北极”的活动;指责中国是“专制政权”,在利用美国金融体系推进“政治影响力的”活动;设立特定基金发展美国“5G”项目;评估中国在国际标准制定中的“角色”与行为;在半导体领域继续实施对华“禁售”等。此外还要求限制中国从世界银行获得援助;要求美国在国际金融机构的代表寻求中国借贷“透明化”;保护美国供应链,减少对中国制造的过度依赖。

据分析人士介绍,该法案还责成国务院和其他美国政府机构记录中国“统战部”的活动。报告要求国防部、国务院、商务部以及美国国家科学院和政府问责局就其他一系列与中国有关的问题编写补充报告。这些问题包括第6507条中国的“洗钱活动”;第9414条中国在国际标准机构的活动;第283条中国的研究和开发工作;第1260I条中国的“非法”、未报告的“无管制”的“捕捞计划”。据了解,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为完成这些规定的报告设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时间表,其中许多报告将在下届政府组建的早期提交。尽管如此,该法案最明显的特点是相对于其他国会授权法案的“灵活性”。在这一法案中,国会将为美国有关部门和机构提供研究“中国挑战”所需的“初始资金”和“工具”,但又没有用高度具体的计划建议来束缚这些努力。

法案要求“太平洋威慑计划”在印太地区,国际日期变更线以西,优先开展以下活动:推动军事“现代化”、加强美国军事力量存在;改善后勤维护能力以及装备、弹药、燃料等物资,做好应战部署;开展联合部队演习、训练、试验和创新项目;改善基础设施,提升美军的“响应能力”和“弹性”;建设盟友和伙伴的“防御安全能力”合作。“太平洋威慑计划”在2021财年得到了22亿美元的拨款支持。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英霍夫(Jim Inhofe)和民主党参议员里德(Jack Reed)曾撰文指出,“太平洋威慑计划”的目的是只给中国留下一个结论:“中国在军事上不可能赢,所以根本试都不要去试”。这两位参议员表示,“太平洋威慑计划”将把资源集中于关键的军事能力“缺口”上,包括对陆基远程打击能力、战区导弹防御、远征机场和港口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燃料和弹药储备的投资,以此实现作战平台的“现代化”,提升美国在印太地区对中国的“威慑能力”。

从法案可以看出,美国对中国的“威胁”一直保持着较为“隐秘的”调查,政府对华防范政策具有较强的“延续性”。在特朗普时期,美国对中国的“政治不信任”以及“安全防范”达到历史新高。从法案看出,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开始对一切涉及与中国政府、教育组织、民间团体、跨国公司,甚至在美的华侨华人等的活动都持怀疑态度。在政策上,美国明确表明了其“进攻性”的立场,中国已然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重点防范”对象。如果按照这一法案执行,那中美关系以及亚太关系将会出现较大变动,将推动中美关系积累对抗因素。“太平洋威慑倡议”本质是“印太战略”的升级版,美国将向中国周边海域投射更多的武力,实行以“强威慑”手段来“遏制”中国。这会给中国的周边安全带来严峻的挑战,中美军事对抗风险将加剧。在军工市场上,美国将进一步排挤中国优势,台湾作为美国对华中长期战略中的“楔子”作用将会更加突出。同样,作为对中国“统战工作”的警惕,法案将进一步关注中国的海外“统战行为”。因此,这一法案当然地受到中国政府的言辞驳斥。

《国防授权法案》涉华部分所披露的信息十分庞杂,千头万绪,涉及美国众多的政府机构及其职能的发挥。但在涉华领域中有一部分内容异常“新颖”,众多“小众内容”被披露。法案基本上点明了中国所有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活动和形式。需要注意的是,这一《国防授权法案》披露了很多此前较为“隐晦”甚至不是主流的“遏制”中国项目,这对奉行“严格保密”的美国政府来讲显得尤为“异常”。披露的内容显示涉华部分基本涵盖了美国安全机关所要对华进行“预防性打击”的所有重要方向,甚至诸多领域明示了“细节”以及“力量组织”的方向。从情报角度看,“秘密性”是情报工作的基本属性,为了确保情报活动的正常进行,美国情报界大部分计划和相关信息都被限制于情报系统内部。然而这个文件比较异常,这一点可以看出,美国众议院对共和党主导的行政官僚机构长期实施的“保密行动”进行“揭盖子”,其实也可以解读为国会对特朗普政府诸多“秘密行动”以及“预算超支”的不满,国会两院专门委员会和议员力图以这种方式来限制行政权力的不断扩大,限制政府在军事、行政以及安全上每年不断上涨的预算,让其“透明化”、“公开化”。当然作为代议机构,国会有义务在“信息保密”以及“捍卫公众知情权”中保持平衡,以此向新政府在涉华议题上打入“楔子”。可以说这一份报告的披露必然获得了国会情报委员会的支持,具有较为明显的“民主党”支持色彩。当然,规模空前的预算显然是有助于支持美国国内军工复合体集团的利益,这在另一个意义上又是一种国内“产业刺激计划”。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早前威胁要否决该法案,一度寄希望于众议院的共和党人投票反对该法案。美国国会参议院在新年第一天即以三分之二多数推翻了总统特朗普对2021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的否决。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肯塔基州的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在投票前表示,国会已经连续59年每年都通过《国防授权法案》,“无论如何,国会将在这一届国会结束之前完成第60届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并将其通过使之成为法律。”法新社称,此举在特朗普任期内,在由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还是首次对仅差数周即将卸任的特朗普提议进行否决。共和党主控的参议院以远超过三分之二的票数推翻了特朗普的否决,驳回了他对这项7400亿美元法案的否定。法案最终在共和党人控制的参议院获得多数通过,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对特朗普的立场进行了尖锐的评判。这反映了共和党内部的深度分裂以及特朗普在政治上的“孤立”。可以说,这代表了美国政治精英和民众的一个最终选择——“公开并揭露特朗普隐蔽外交行动,抛弃特朗普时代迎接新的拜登时代”。

在遏制中国议题上,特朗普即使处于执政“晚期”依然不忘限制和打击中国“军事工业体”;1月14日,美国防部将中国商飞、小米集团等企业列入“涉军企业名单”。这既试探民主党的态度,又为民主党可能改善美中关系的设计铺设“路障”。但另一方面,拜登真的是开启中美关系迎春向阳的总统吗?手段是目的最好的表达,从来势汹汹咄咄逼人的国防预算法案看,更多的是令人担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国《国防授权法案》涉华部分的政治解读

发布日期:2021-01-22 10:08
摘要:该法案披露了很多此前较为“隐晦”甚至不是主流的“遏制”中国项目,这对奉行“严格保密”的美国政府来讲显得尤为“异常”。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1月1日,美国参议院通过“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重申支持台湾,协助台湾维持足够的“自我防卫能力”,并建立“太平洋威慑倡议”(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旨在强化美国在印太区域防御能力和联盟。这项年度“国防授权法”将在2021财年提供7405亿美元的国防预算,其中超过6300亿美元用于基本预算,690亿美元用于海外军事活动。法案在诸多方面涉及中国及周边地区问题,新的“太平洋威慑计划”尤其引人关注。

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NDAA)是一系列美国联邦法律的名称,旨在明确国防部的年度预算和支出。美国国会主要通过两个年度法案来监督国防预算:《国防授权法案》和《拨款法案》。2021年国防授权法又称“2021财年威廉•麦克•索恩伯里国防授权法”。通过分析法案内容,基本可以推断美国国防与外交的未来动向,并且可以较为准确地判断美国的“敌”、“友”区划和联盟指向。

“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中涉及中国或与中国有关的条款近40项,涵盖军事、技术、学术、经贸等各个领域,涉及了中美关系方方面面,反映了中国对美国构成的所谓“全面挑战”。国会以“高姿态”展现出对华强硬,法案延续了美国政府一贯对中国政府的政治不信任。具体来讲在涉华部分囊括了:教育交流、国防安全、军事采购、跨国战略,拒止与孔子学院合作,禁止相应拨款;对香港“禁售”、继续“协防”台湾,深化与台在医疗、人员训练等领域的合作;定性在区域冲突中中国是“侵略方”;要求关注中国的“统一战线”风险;建议以“全政府模式”(whole-of-government strategy)阻止中国“工业间谍”和“网络盗窃”,保护美国“知识产权”;评估中国“远洋捕捞船队”形成的“安全威胁”;在非洲“抗衡”中国的影响力;防范中国“学术间谍”;关注中国的海外军事基地;与盟友共同防范中国获取“知识产权”与“新技术”;要求防范中国在“北极”的活动;指责中国是“专制政权”,在利用美国金融体系推进“政治影响力的”活动;设立特定基金发展美国“5G”项目;评估中国在国际标准制定中的“角色”与行为;在半导体领域继续实施对华“禁售”等。此外还要求限制中国从世界银行获得援助;要求美国在国际金融机构的代表寻求中国借贷“透明化”;保护美国供应链,减少对中国制造的过度依赖。

据分析人士介绍,该法案还责成国务院和其他美国政府机构记录中国“统战部”的活动。报告要求国防部、国务院、商务部以及美国国家科学院和政府问责局就其他一系列与中国有关的问题编写补充报告。这些问题包括第6507条中国的“洗钱活动”;第9414条中国在国际标准机构的活动;第283条中国的研究和开发工作;第1260I条中国的“非法”、未报告的“无管制”的“捕捞计划”。据了解,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为完成这些规定的报告设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时间表,其中许多报告将在下届政府组建的早期提交。尽管如此,该法案最明显的特点是相对于其他国会授权法案的“灵活性”。在这一法案中,国会将为美国有关部门和机构提供研究“中国挑战”所需的“初始资金”和“工具”,但又没有用高度具体的计划建议来束缚这些努力。

法案要求“太平洋威慑计划”在印太地区,国际日期变更线以西,优先开展以下活动:推动军事“现代化”、加强美国军事力量存在;改善后勤维护能力以及装备、弹药、燃料等物资,做好应战部署;开展联合部队演习、训练、试验和创新项目;改善基础设施,提升美军的“响应能力”和“弹性”;建设盟友和伙伴的“防御安全能力”合作。“太平洋威慑计划”在2021财年得到了22亿美元的拨款支持。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英霍夫(Jim Inhofe)和民主党参议员里德(Jack Reed)曾撰文指出,“太平洋威慑计划”的目的是只给中国留下一个结论:“中国在军事上不可能赢,所以根本试都不要去试”。这两位参议员表示,“太平洋威慑计划”将把资源集中于关键的军事能力“缺口”上,包括对陆基远程打击能力、战区导弹防御、远征机场和港口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燃料和弹药储备的投资,以此实现作战平台的“现代化”,提升美国在印太地区对中国的“威慑能力”。

从法案可以看出,美国对中国的“威胁”一直保持着较为“隐秘的”调查,政府对华防范政策具有较强的“延续性”。在特朗普时期,美国对中国的“政治不信任”以及“安全防范”达到历史新高。从法案看出,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开始对一切涉及与中国政府、教育组织、民间团体、跨国公司,甚至在美的华侨华人等的活动都持怀疑态度。在政策上,美国明确表明了其“进攻性”的立场,中国已然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重点防范”对象。如果按照这一法案执行,那中美关系以及亚太关系将会出现较大变动,将推动中美关系积累对抗因素。“太平洋威慑倡议”本质是“印太战略”的升级版,美国将向中国周边海域投射更多的武力,实行以“强威慑”手段来“遏制”中国。这会给中国的周边安全带来严峻的挑战,中美军事对抗风险将加剧。在军工市场上,美国将进一步排挤中国优势,台湾作为美国对华中长期战略中的“楔子”作用将会更加突出。同样,作为对中国“统战工作”的警惕,法案将进一步关注中国的海外“统战行为”。因此,这一法案当然地受到中国政府的言辞驳斥。

《国防授权法案》涉华部分所披露的信息十分庞杂,千头万绪,涉及美国众多的政府机构及其职能的发挥。但在涉华领域中有一部分内容异常“新颖”,众多“小众内容”被披露。法案基本上点明了中国所有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活动和形式。需要注意的是,这一《国防授权法案》披露了很多此前较为“隐晦”甚至不是主流的“遏制”中国项目,这对奉行“严格保密”的美国政府来讲显得尤为“异常”。披露的内容显示涉华部分基本涵盖了美国安全机关所要对华进行“预防性打击”的所有重要方向,甚至诸多领域明示了“细节”以及“力量组织”的方向。从情报角度看,“秘密性”是情报工作的基本属性,为了确保情报活动的正常进行,美国情报界大部分计划和相关信息都被限制于情报系统内部。然而这个文件比较异常,这一点可以看出,美国众议院对共和党主导的行政官僚机构长期实施的“保密行动”进行“揭盖子”,其实也可以解读为国会对特朗普政府诸多“秘密行动”以及“预算超支”的不满,国会两院专门委员会和议员力图以这种方式来限制行政权力的不断扩大,限制政府在军事、行政以及安全上每年不断上涨的预算,让其“透明化”、“公开化”。当然作为代议机构,国会有义务在“信息保密”以及“捍卫公众知情权”中保持平衡,以此向新政府在涉华议题上打入“楔子”。可以说这一份报告的披露必然获得了国会情报委员会的支持,具有较为明显的“民主党”支持色彩。当然,规模空前的预算显然是有助于支持美国国内军工复合体集团的利益,这在另一个意义上又是一种国内“产业刺激计划”。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早前威胁要否决该法案,一度寄希望于众议院的共和党人投票反对该法案。美国国会参议院在新年第一天即以三分之二多数推翻了总统特朗普对2021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的否决。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肯塔基州的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在投票前表示,国会已经连续59年每年都通过《国防授权法案》,“无论如何,国会将在这一届国会结束之前完成第60届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并将其通过使之成为法律。”法新社称,此举在特朗普任期内,在由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还是首次对仅差数周即将卸任的特朗普提议进行否决。共和党主控的参议院以远超过三分之二的票数推翻了特朗普的否决,驳回了他对这项7400亿美元法案的否定。法案最终在共和党人控制的参议院获得多数通过,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对特朗普的立场进行了尖锐的评判。这反映了共和党内部的深度分裂以及特朗普在政治上的“孤立”。可以说,这代表了美国政治精英和民众的一个最终选择——“公开并揭露特朗普隐蔽外交行动,抛弃特朗普时代迎接新的拜登时代”。

在遏制中国议题上,特朗普即使处于执政“晚期”依然不忘限制和打击中国“军事工业体”;1月14日,美国防部将中国商飞、小米集团等企业列入“涉军企业名单”。这既试探民主党的态度,又为民主党可能改善美中关系的设计铺设“路障”。但另一方面,拜登真的是开启中美关系迎春向阳的总统吗?手段是目的最好的表达,从来势汹汹咄咄逼人的国防预算法案看,更多的是令人担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该法案披露了很多此前较为“隐晦”甚至不是主流的“遏制”中国项目,这对奉行“严格保密”的美国政府来讲显得尤为“异常”。



 | 王英良

OR--商业新媒体

1月1日,美国参议院通过“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重申支持台湾,协助台湾维持足够的“自我防卫能力”,并建立“太平洋威慑倡议”(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旨在强化美国在印太区域防御能力和联盟。这项年度“国防授权法”将在2021财年提供7405亿美元的国防预算,其中超过6300亿美元用于基本预算,690亿美元用于海外军事活动。法案在诸多方面涉及中国及周边地区问题,新的“太平洋威慑计划”尤其引人关注。

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NDAA)是一系列美国联邦法律的名称,旨在明确国防部的年度预算和支出。美国国会主要通过两个年度法案来监督国防预算:《国防授权法案》和《拨款法案》。2021年国防授权法又称“2021财年威廉•麦克•索恩伯里国防授权法”。通过分析法案内容,基本可以推断美国国防与外交的未来动向,并且可以较为准确地判断美国的“敌”、“友”区划和联盟指向。

“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中涉及中国或与中国有关的条款近40项,涵盖军事、技术、学术、经贸等各个领域,涉及了中美关系方方面面,反映了中国对美国构成的所谓“全面挑战”。国会以“高姿态”展现出对华强硬,法案延续了美国政府一贯对中国政府的政治不信任。具体来讲在涉华部分囊括了:教育交流、国防安全、军事采购、跨国战略,拒止与孔子学院合作,禁止相应拨款;对香港“禁售”、继续“协防”台湾,深化与台在医疗、人员训练等领域的合作;定性在区域冲突中中国是“侵略方”;要求关注中国的“统一战线”风险;建议以“全政府模式”(whole-of-government strategy)阻止中国“工业间谍”和“网络盗窃”,保护美国“知识产权”;评估中国“远洋捕捞船队”形成的“安全威胁”;在非洲“抗衡”中国的影响力;防范中国“学术间谍”;关注中国的海外军事基地;与盟友共同防范中国获取“知识产权”与“新技术”;要求防范中国在“北极”的活动;指责中国是“专制政权”,在利用美国金融体系推进“政治影响力的”活动;设立特定基金发展美国“5G”项目;评估中国在国际标准制定中的“角色”与行为;在半导体领域继续实施对华“禁售”等。此外还要求限制中国从世界银行获得援助;要求美国在国际金融机构的代表寻求中国借贷“透明化”;保护美国供应链,减少对中国制造的过度依赖。

据分析人士介绍,该法案还责成国务院和其他美国政府机构记录中国“统战部”的活动。报告要求国防部、国务院、商务部以及美国国家科学院和政府问责局就其他一系列与中国有关的问题编写补充报告。这些问题包括第6507条中国的“洗钱活动”;第9414条中国在国际标准机构的活动;第283条中国的研究和开发工作;第1260I条中国的“非法”、未报告的“无管制”的“捕捞计划”。据了解,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为完成这些规定的报告设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时间表,其中许多报告将在下届政府组建的早期提交。尽管如此,该法案最明显的特点是相对于其他国会授权法案的“灵活性”。在这一法案中,国会将为美国有关部门和机构提供研究“中国挑战”所需的“初始资金”和“工具”,但又没有用高度具体的计划建议来束缚这些努力。

法案要求“太平洋威慑计划”在印太地区,国际日期变更线以西,优先开展以下活动:推动军事“现代化”、加强美国军事力量存在;改善后勤维护能力以及装备、弹药、燃料等物资,做好应战部署;开展联合部队演习、训练、试验和创新项目;改善基础设施,提升美军的“响应能力”和“弹性”;建设盟友和伙伴的“防御安全能力”合作。“太平洋威慑计划”在2021财年得到了22亿美元的拨款支持。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英霍夫(Jim Inhofe)和民主党参议员里德(Jack Reed)曾撰文指出,“太平洋威慑计划”的目的是只给中国留下一个结论:“中国在军事上不可能赢,所以根本试都不要去试”。这两位参议员表示,“太平洋威慑计划”将把资源集中于关键的军事能力“缺口”上,包括对陆基远程打击能力、战区导弹防御、远征机场和港口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燃料和弹药储备的投资,以此实现作战平台的“现代化”,提升美国在印太地区对中国的“威慑能力”。

从法案可以看出,美国对中国的“威胁”一直保持着较为“隐秘的”调查,政府对华防范政策具有较强的“延续性”。在特朗普时期,美国对中国的“政治不信任”以及“安全防范”达到历史新高。从法案看出,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开始对一切涉及与中国政府、教育组织、民间团体、跨国公司,甚至在美的华侨华人等的活动都持怀疑态度。在政策上,美国明确表明了其“进攻性”的立场,中国已然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重点防范”对象。如果按照这一法案执行,那中美关系以及亚太关系将会出现较大变动,将推动中美关系积累对抗因素。“太平洋威慑倡议”本质是“印太战略”的升级版,美国将向中国周边海域投射更多的武力,实行以“强威慑”手段来“遏制”中国。这会给中国的周边安全带来严峻的挑战,中美军事对抗风险将加剧。在军工市场上,美国将进一步排挤中国优势,台湾作为美国对华中长期战略中的“楔子”作用将会更加突出。同样,作为对中国“统战工作”的警惕,法案将进一步关注中国的海外“统战行为”。因此,这一法案当然地受到中国政府的言辞驳斥。

《国防授权法案》涉华部分所披露的信息十分庞杂,千头万绪,涉及美国众多的政府机构及其职能的发挥。但在涉华领域中有一部分内容异常“新颖”,众多“小众内容”被披露。法案基本上点明了中国所有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活动和形式。需要注意的是,这一《国防授权法案》披露了很多此前较为“隐晦”甚至不是主流的“遏制”中国项目,这对奉行“严格保密”的美国政府来讲显得尤为“异常”。披露的内容显示涉华部分基本涵盖了美国安全机关所要对华进行“预防性打击”的所有重要方向,甚至诸多领域明示了“细节”以及“力量组织”的方向。从情报角度看,“秘密性”是情报工作的基本属性,为了确保情报活动的正常进行,美国情报界大部分计划和相关信息都被限制于情报系统内部。然而这个文件比较异常,这一点可以看出,美国众议院对共和党主导的行政官僚机构长期实施的“保密行动”进行“揭盖子”,其实也可以解读为国会对特朗普政府诸多“秘密行动”以及“预算超支”的不满,国会两院专门委员会和议员力图以这种方式来限制行政权力的不断扩大,限制政府在军事、行政以及安全上每年不断上涨的预算,让其“透明化”、“公开化”。当然作为代议机构,国会有义务在“信息保密”以及“捍卫公众知情权”中保持平衡,以此向新政府在涉华议题上打入“楔子”。可以说这一份报告的披露必然获得了国会情报委员会的支持,具有较为明显的“民主党”支持色彩。当然,规模空前的预算显然是有助于支持美国国内军工复合体集团的利益,这在另一个意义上又是一种国内“产业刺激计划”。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早前威胁要否决该法案,一度寄希望于众议院的共和党人投票反对该法案。美国国会参议院在新年第一天即以三分之二多数推翻了总统特朗普对2021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的否决。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肯塔基州的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在投票前表示,国会已经连续59年每年都通过《国防授权法案》,“无论如何,国会将在这一届国会结束之前完成第60届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并将其通过使之成为法律。”法新社称,此举在特朗普任期内,在由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还是首次对仅差数周即将卸任的特朗普提议进行否决。共和党主控的参议院以远超过三分之二的票数推翻了特朗普的否决,驳回了他对这项7400亿美元法案的否定。法案最终在共和党人控制的参议院获得多数通过,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对特朗普的立场进行了尖锐的评判。这反映了共和党内部的深度分裂以及特朗普在政治上的“孤立”。可以说,这代表了美国政治精英和民众的一个最终选择——“公开并揭露特朗普隐蔽外交行动,抛弃特朗普时代迎接新的拜登时代”。

在遏制中国议题上,特朗普即使处于执政“晚期”依然不忘限制和打击中国“军事工业体”;1月14日,美国防部将中国商飞、小米集团等企业列入“涉军企业名单”。这既试探民主党的态度,又为民主党可能改善美中关系的设计铺设“路障”。但另一方面,拜登真的是开启中美关系迎春向阳的总统吗?手段是目的最好的表达,从来势汹汹咄咄逼人的国防预算法案看,更多的是令人担忧。■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