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预计到2021年底美元将贬值35%;拜登政府别无选择,只有推出另一轮大规模财政救助措施。



 | Stephen Roach

OR--商业新媒体

自2020年3月新冠疫情开始在美国蔓延以来,美元继最初的上扬后,始终稳步下跌。按多个广义美元指数衡量,美元兑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一篮子货币汇率已下跌约10%-12%,达到2018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并没有结束。

笔者曾在2020年6月做了一个非常不得人心的预测,也就是预计到2021年底美元将贬值35%。按照这个预测,美元现在就好比只处于一场九局棒球赛中的第三局。若预测成真,将为美国第46任总统乔·拜登执政的第一年带来一个令人惊叹的重大事件。

笔者之所以断言美元将贬值,主要有以下三个理由:首先,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急剧扩大;其次,欧元升值;最后,对于美元的任何疲软表现,美联储都不会有多少应对行动。无论基于上述哪一个理由,笔者现在对美元疲软的断言都比六个月前更有信心。现分析如下:

经常项目。不出所料,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最广义的贸易指标,因为包含投资)进一步扩大,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在2020年第二季度上升了1.2个百分点至3.3%,在第三季度又扩大0.1个百分点至3.4%。2020年第二季度的赤字占比升幅创下纪录最高水平,而当前的赤字状况也是2008年底以来最严重的。

究其原因,是新冠疫情相关的联邦预算赤字急剧扩大导致国内储蓄减少。一个缺乏储蓄的国家如果想投资和增长,就必须吸收海外的剩余储蓄来勉为其难,因而就会为了吸引海外资本而维持经常项目赤字。

毫不奇怪,这种身份已经固定下来。美国国内净储蓄率(经货币贬值因素调整后的企业、个人和政府部门储蓄总和)在2020年第二和第三季度降至零以下,为10年来首次。2020年第一季度的净储蓄率为2.9%,在第二季度下降3.8个百分点达到-0.9%,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季度降幅。

美国国内储蓄在2020年第二季度锐减,很大程度上是颁布2.2万亿美元《冠状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Cares Act)的结果,出台该法是为了在抗疫“封城”期间提供财政救助。由于疫情及其所带来的冲击仍十分明显,另一轮2.8万亿美元的财政救助即将到来,其中9000亿美元的法案已在2020年12月获得通过,另外1.9万亿美元的法案是拜登刚刚提出的。

上述抗疫救助计划的规模总计达5万亿美元,占美国2020年GDP的24%。尽管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刺激措施,这轮财政救助也轻松打破现代历史上的所有纪录。这样一来,已是负值的国内储蓄率就会进一步下降,使本就巨大的经常项目赤字承受更剧烈的下行压力。虽然就像我在2020年6月预计的,经常项目赤字占GDP的比重也许不会打破2005年末创下的前纪录-6.3%,但可能也会接近该水平。

欧元。对于我的美元看跌预期,所有反驳都围绕四个字——“无可替代”。在一篇后续评论中,我对此予以了回击,尝试阐述了看好人民币和欧元的理由,同时也肯定了贵金属乃至加密货币的前景。

人民币自2020年6月迄今已升值约4%,但应该还会继续走强,因为中国正引领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复苏。欧元同期波动不大(只在2020年2月至5月上涨约7%)。作为一个天生的欧元怀疑论者,我以前总是很难对欧元有任何非常积极的评价。这是因为该货币联盟有一个致命缺陷:虽有统一的货币和央行,却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

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在2020年7月。当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就一项纾困计划达成一致,通过设立7500亿欧元的“下一代欧盟”(Next Generation EU)基金提供泛区域财政支持,同时还赋予该基金发行主权债券的权力。此举为欧盟增添了其缺失的财政统一性,很可能为这个最被低估的主要货币带来所谓的“汉密尔顿时刻”。

另外,黄金价格在2020年6月和7月大幅走高,但当年余下时间悉数回吐了涨幅。加密货币的情况与之不同。我当时丝毫想不到比特币接下来的走势。自2020年6月以来,比特币的价格暴涨四倍,是2017年末峰值的2.5倍,而当时的峰值就已被形容为史上最大的投机泡沫之一。

美联储。在经常项目赤字承压的情况下,通常可以指望美联储施以援手,收紧货币政策。最可以确定的是,如今的美联储不是这种情况。通过2020年8月采用新的“平均通胀率”瞄准机制,美联储释放了一个强烈信号,那就是对于抑制通胀率的任何大幅上升,将抱着宁晚勿早的态度。

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也无法拯救美元。的确,在一个低通胀、低利率的环境下,债务和赤字可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这很难说是一个伟大的理论突破——但储蓄,或者说缺乏储蓄,仍至关重要。美国越来越依赖海外资本来弥补日益严重的国内储蓄短缺,而美联储无限期的量化宽松措施制造了大量积压的过剩流动性。在这种情况下,预测美元将进一步严重贬值的理由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说服力。

一场仍在肆虐的疫情,再加上一个处于双底衰退边缘的经济,让拜登政府别无选择,只有推出另一轮大规模财政救助措施。放在任何一个经济体,这个结果都会带来影响。对于缺乏储蓄的美国来说,其影响就是美元贬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元的衰败才刚刚开始

发布日期:2021-02-08 10:56
摘要:预计到2021年底美元将贬值35%;拜登政府别无选择,只有推出另一轮大规模财政救助措施。



 | Stephen Roach

OR--商业新媒体

自2020年3月新冠疫情开始在美国蔓延以来,美元继最初的上扬后,始终稳步下跌。按多个广义美元指数衡量,美元兑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一篮子货币汇率已下跌约10%-12%,达到2018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并没有结束。

笔者曾在2020年6月做了一个非常不得人心的预测,也就是预计到2021年底美元将贬值35%。按照这个预测,美元现在就好比只处于一场九局棒球赛中的第三局。若预测成真,将为美国第46任总统乔·拜登执政的第一年带来一个令人惊叹的重大事件。

笔者之所以断言美元将贬值,主要有以下三个理由:首先,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急剧扩大;其次,欧元升值;最后,对于美元的任何疲软表现,美联储都不会有多少应对行动。无论基于上述哪一个理由,笔者现在对美元疲软的断言都比六个月前更有信心。现分析如下:

经常项目。不出所料,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最广义的贸易指标,因为包含投资)进一步扩大,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在2020年第二季度上升了1.2个百分点至3.3%,在第三季度又扩大0.1个百分点至3.4%。2020年第二季度的赤字占比升幅创下纪录最高水平,而当前的赤字状况也是2008年底以来最严重的。

究其原因,是新冠疫情相关的联邦预算赤字急剧扩大导致国内储蓄减少。一个缺乏储蓄的国家如果想投资和增长,就必须吸收海外的剩余储蓄来勉为其难,因而就会为了吸引海外资本而维持经常项目赤字。

毫不奇怪,这种身份已经固定下来。美国国内净储蓄率(经货币贬值因素调整后的企业、个人和政府部门储蓄总和)在2020年第二和第三季度降至零以下,为10年来首次。2020年第一季度的净储蓄率为2.9%,在第二季度下降3.8个百分点达到-0.9%,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季度降幅。

美国国内储蓄在2020年第二季度锐减,很大程度上是颁布2.2万亿美元《冠状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Cares Act)的结果,出台该法是为了在抗疫“封城”期间提供财政救助。由于疫情及其所带来的冲击仍十分明显,另一轮2.8万亿美元的财政救助即将到来,其中9000亿美元的法案已在2020年12月获得通过,另外1.9万亿美元的法案是拜登刚刚提出的。

上述抗疫救助计划的规模总计达5万亿美元,占美国2020年GDP的24%。尽管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刺激措施,这轮财政救助也轻松打破现代历史上的所有纪录。这样一来,已是负值的国内储蓄率就会进一步下降,使本就巨大的经常项目赤字承受更剧烈的下行压力。虽然就像我在2020年6月预计的,经常项目赤字占GDP的比重也许不会打破2005年末创下的前纪录-6.3%,但可能也会接近该水平。

欧元。对于我的美元看跌预期,所有反驳都围绕四个字——“无可替代”。在一篇后续评论中,我对此予以了回击,尝试阐述了看好人民币和欧元的理由,同时也肯定了贵金属乃至加密货币的前景。

人民币自2020年6月迄今已升值约4%,但应该还会继续走强,因为中国正引领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复苏。欧元同期波动不大(只在2020年2月至5月上涨约7%)。作为一个天生的欧元怀疑论者,我以前总是很难对欧元有任何非常积极的评价。这是因为该货币联盟有一个致命缺陷:虽有统一的货币和央行,却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

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在2020年7月。当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就一项纾困计划达成一致,通过设立7500亿欧元的“下一代欧盟”(Next Generation EU)基金提供泛区域财政支持,同时还赋予该基金发行主权债券的权力。此举为欧盟增添了其缺失的财政统一性,很可能为这个最被低估的主要货币带来所谓的“汉密尔顿时刻”。

另外,黄金价格在2020年6月和7月大幅走高,但当年余下时间悉数回吐了涨幅。加密货币的情况与之不同。我当时丝毫想不到比特币接下来的走势。自2020年6月以来,比特币的价格暴涨四倍,是2017年末峰值的2.5倍,而当时的峰值就已被形容为史上最大的投机泡沫之一。

美联储。在经常项目赤字承压的情况下,通常可以指望美联储施以援手,收紧货币政策。最可以确定的是,如今的美联储不是这种情况。通过2020年8月采用新的“平均通胀率”瞄准机制,美联储释放了一个强烈信号,那就是对于抑制通胀率的任何大幅上升,将抱着宁晚勿早的态度。

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也无法拯救美元。的确,在一个低通胀、低利率的环境下,债务和赤字可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这很难说是一个伟大的理论突破——但储蓄,或者说缺乏储蓄,仍至关重要。美国越来越依赖海外资本来弥补日益严重的国内储蓄短缺,而美联储无限期的量化宽松措施制造了大量积压的过剩流动性。在这种情况下,预测美元将进一步严重贬值的理由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说服力。

一场仍在肆虐的疫情,再加上一个处于双底衰退边缘的经济,让拜登政府别无选择,只有推出另一轮大规模财政救助措施。放在任何一个经济体,这个结果都会带来影响。对于缺乏储蓄的美国来说,其影响就是美元贬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预计到2021年底美元将贬值35%;拜登政府别无选择,只有推出另一轮大规模财政救助措施。



 | Stephen Roach

OR--商业新媒体

自2020年3月新冠疫情开始在美国蔓延以来,美元继最初的上扬后,始终稳步下跌。按多个广义美元指数衡量,美元兑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一篮子货币汇率已下跌约10%-12%,达到2018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并没有结束。

笔者曾在2020年6月做了一个非常不得人心的预测,也就是预计到2021年底美元将贬值35%。按照这个预测,美元现在就好比只处于一场九局棒球赛中的第三局。若预测成真,将为美国第46任总统乔·拜登执政的第一年带来一个令人惊叹的重大事件。

笔者之所以断言美元将贬值,主要有以下三个理由:首先,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急剧扩大;其次,欧元升值;最后,对于美元的任何疲软表现,美联储都不会有多少应对行动。无论基于上述哪一个理由,笔者现在对美元疲软的断言都比六个月前更有信心。现分析如下:

经常项目。不出所料,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最广义的贸易指标,因为包含投资)进一步扩大,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在2020年第二季度上升了1.2个百分点至3.3%,在第三季度又扩大0.1个百分点至3.4%。2020年第二季度的赤字占比升幅创下纪录最高水平,而当前的赤字状况也是2008年底以来最严重的。

究其原因,是新冠疫情相关的联邦预算赤字急剧扩大导致国内储蓄减少。一个缺乏储蓄的国家如果想投资和增长,就必须吸收海外的剩余储蓄来勉为其难,因而就会为了吸引海外资本而维持经常项目赤字。

毫不奇怪,这种身份已经固定下来。美国国内净储蓄率(经货币贬值因素调整后的企业、个人和政府部门储蓄总和)在2020年第二和第三季度降至零以下,为10年来首次。2020年第一季度的净储蓄率为2.9%,在第二季度下降3.8个百分点达到-0.9%,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季度降幅。

美国国内储蓄在2020年第二季度锐减,很大程度上是颁布2.2万亿美元《冠状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Cares Act)的结果,出台该法是为了在抗疫“封城”期间提供财政救助。由于疫情及其所带来的冲击仍十分明显,另一轮2.8万亿美元的财政救助即将到来,其中9000亿美元的法案已在2020年12月获得通过,另外1.9万亿美元的法案是拜登刚刚提出的。

上述抗疫救助计划的规模总计达5万亿美元,占美国2020年GDP的24%。尽管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刺激措施,这轮财政救助也轻松打破现代历史上的所有纪录。这样一来,已是负值的国内储蓄率就会进一步下降,使本就巨大的经常项目赤字承受更剧烈的下行压力。虽然就像我在2020年6月预计的,经常项目赤字占GDP的比重也许不会打破2005年末创下的前纪录-6.3%,但可能也会接近该水平。

欧元。对于我的美元看跌预期,所有反驳都围绕四个字——“无可替代”。在一篇后续评论中,我对此予以了回击,尝试阐述了看好人民币和欧元的理由,同时也肯定了贵金属乃至加密货币的前景。

人民币自2020年6月迄今已升值约4%,但应该还会继续走强,因为中国正引领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复苏。欧元同期波动不大(只在2020年2月至5月上涨约7%)。作为一个天生的欧元怀疑论者,我以前总是很难对欧元有任何非常积极的评价。这是因为该货币联盟有一个致命缺陷:虽有统一的货币和央行,却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

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在2020年7月。当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就一项纾困计划达成一致,通过设立7500亿欧元的“下一代欧盟”(Next Generation EU)基金提供泛区域财政支持,同时还赋予该基金发行主权债券的权力。此举为欧盟增添了其缺失的财政统一性,很可能为这个最被低估的主要货币带来所谓的“汉密尔顿时刻”。

另外,黄金价格在2020年6月和7月大幅走高,但当年余下时间悉数回吐了涨幅。加密货币的情况与之不同。我当时丝毫想不到比特币接下来的走势。自2020年6月以来,比特币的价格暴涨四倍,是2017年末峰值的2.5倍,而当时的峰值就已被形容为史上最大的投机泡沫之一。

美联储。在经常项目赤字承压的情况下,通常可以指望美联储施以援手,收紧货币政策。最可以确定的是,如今的美联储不是这种情况。通过2020年8月采用新的“平均通胀率”瞄准机制,美联储释放了一个强烈信号,那就是对于抑制通胀率的任何大幅上升,将抱着宁晚勿早的态度。

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也无法拯救美元。的确,在一个低通胀、低利率的环境下,债务和赤字可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这很难说是一个伟大的理论突破——但储蓄,或者说缺乏储蓄,仍至关重要。美国越来越依赖海外资本来弥补日益严重的国内储蓄短缺,而美联储无限期的量化宽松措施制造了大量积压的过剩流动性。在这种情况下,预测美元将进一步严重贬值的理由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说服力。

一场仍在肆虐的疫情,再加上一个处于双底衰退边缘的经济,让拜登政府别无选择,只有推出另一轮大规模财政救助措施。放在任何一个经济体,这个结果都会带来影响。对于缺乏储蓄的美国来说,其影响就是美元贬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元的衰败才刚刚开始

发布日期:2021-02-08 10:56
摘要:预计到2021年底美元将贬值35%;拜登政府别无选择,只有推出另一轮大规模财政救助措施。



 | Stephen Roach

OR--商业新媒体

自2020年3月新冠疫情开始在美国蔓延以来,美元继最初的上扬后,始终稳步下跌。按多个广义美元指数衡量,美元兑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一篮子货币汇率已下跌约10%-12%,达到2018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并没有结束。

笔者曾在2020年6月做了一个非常不得人心的预测,也就是预计到2021年底美元将贬值35%。按照这个预测,美元现在就好比只处于一场九局棒球赛中的第三局。若预测成真,将为美国第46任总统乔·拜登执政的第一年带来一个令人惊叹的重大事件。

笔者之所以断言美元将贬值,主要有以下三个理由:首先,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急剧扩大;其次,欧元升值;最后,对于美元的任何疲软表现,美联储都不会有多少应对行动。无论基于上述哪一个理由,笔者现在对美元疲软的断言都比六个月前更有信心。现分析如下:

经常项目。不出所料,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最广义的贸易指标,因为包含投资)进一步扩大,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在2020年第二季度上升了1.2个百分点至3.3%,在第三季度又扩大0.1个百分点至3.4%。2020年第二季度的赤字占比升幅创下纪录最高水平,而当前的赤字状况也是2008年底以来最严重的。

究其原因,是新冠疫情相关的联邦预算赤字急剧扩大导致国内储蓄减少。一个缺乏储蓄的国家如果想投资和增长,就必须吸收海外的剩余储蓄来勉为其难,因而就会为了吸引海外资本而维持经常项目赤字。

毫不奇怪,这种身份已经固定下来。美国国内净储蓄率(经货币贬值因素调整后的企业、个人和政府部门储蓄总和)在2020年第二和第三季度降至零以下,为10年来首次。2020年第一季度的净储蓄率为2.9%,在第二季度下降3.8个百分点达到-0.9%,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季度降幅。

美国国内储蓄在2020年第二季度锐减,很大程度上是颁布2.2万亿美元《冠状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Cares Act)的结果,出台该法是为了在抗疫“封城”期间提供财政救助。由于疫情及其所带来的冲击仍十分明显,另一轮2.8万亿美元的财政救助即将到来,其中9000亿美元的法案已在2020年12月获得通过,另外1.9万亿美元的法案是拜登刚刚提出的。

上述抗疫救助计划的规模总计达5万亿美元,占美国2020年GDP的24%。尽管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刺激措施,这轮财政救助也轻松打破现代历史上的所有纪录。这样一来,已是负值的国内储蓄率就会进一步下降,使本就巨大的经常项目赤字承受更剧烈的下行压力。虽然就像我在2020年6月预计的,经常项目赤字占GDP的比重也许不会打破2005年末创下的前纪录-6.3%,但可能也会接近该水平。

欧元。对于我的美元看跌预期,所有反驳都围绕四个字——“无可替代”。在一篇后续评论中,我对此予以了回击,尝试阐述了看好人民币和欧元的理由,同时也肯定了贵金属乃至加密货币的前景。

人民币自2020年6月迄今已升值约4%,但应该还会继续走强,因为中国正引领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复苏。欧元同期波动不大(只在2020年2月至5月上涨约7%)。作为一个天生的欧元怀疑论者,我以前总是很难对欧元有任何非常积极的评价。这是因为该货币联盟有一个致命缺陷:虽有统一的货币和央行,却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

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在2020年7月。当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就一项纾困计划达成一致,通过设立7500亿欧元的“下一代欧盟”(Next Generation EU)基金提供泛区域财政支持,同时还赋予该基金发行主权债券的权力。此举为欧盟增添了其缺失的财政统一性,很可能为这个最被低估的主要货币带来所谓的“汉密尔顿时刻”。

另外,黄金价格在2020年6月和7月大幅走高,但当年余下时间悉数回吐了涨幅。加密货币的情况与之不同。我当时丝毫想不到比特币接下来的走势。自2020年6月以来,比特币的价格暴涨四倍,是2017年末峰值的2.5倍,而当时的峰值就已被形容为史上最大的投机泡沫之一。

美联储。在经常项目赤字承压的情况下,通常可以指望美联储施以援手,收紧货币政策。最可以确定的是,如今的美联储不是这种情况。通过2020年8月采用新的“平均通胀率”瞄准机制,美联储释放了一个强烈信号,那就是对于抑制通胀率的任何大幅上升,将抱着宁晚勿早的态度。

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也无法拯救美元。的确,在一个低通胀、低利率的环境下,债务和赤字可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这很难说是一个伟大的理论突破——但储蓄,或者说缺乏储蓄,仍至关重要。美国越来越依赖海外资本来弥补日益严重的国内储蓄短缺,而美联储无限期的量化宽松措施制造了大量积压的过剩流动性。在这种情况下,预测美元将进一步严重贬值的理由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说服力。

一场仍在肆虐的疫情,再加上一个处于双底衰退边缘的经济,让拜登政府别无选择,只有推出另一轮大规模财政救助措施。放在任何一个经济体,这个结果都会带来影响。对于缺乏储蓄的美国来说,其影响就是美元贬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预计到2021年底美元将贬值35%;拜登政府别无选择,只有推出另一轮大规模财政救助措施。



 | Stephen Roach

OR--商业新媒体

自2020年3月新冠疫情开始在美国蔓延以来,美元继最初的上扬后,始终稳步下跌。按多个广义美元指数衡量,美元兑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一篮子货币汇率已下跌约10%-12%,达到2018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这并没有结束。

笔者曾在2020年6月做了一个非常不得人心的预测,也就是预计到2021年底美元将贬值35%。按照这个预测,美元现在就好比只处于一场九局棒球赛中的第三局。若预测成真,将为美国第46任总统乔·拜登执政的第一年带来一个令人惊叹的重大事件。

笔者之所以断言美元将贬值,主要有以下三个理由:首先,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急剧扩大;其次,欧元升值;最后,对于美元的任何疲软表现,美联储都不会有多少应对行动。无论基于上述哪一个理由,笔者现在对美元疲软的断言都比六个月前更有信心。现分析如下:

经常项目。不出所料,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最广义的贸易指标,因为包含投资)进一步扩大,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在2020年第二季度上升了1.2个百分点至3.3%,在第三季度又扩大0.1个百分点至3.4%。2020年第二季度的赤字占比升幅创下纪录最高水平,而当前的赤字状况也是2008年底以来最严重的。

究其原因,是新冠疫情相关的联邦预算赤字急剧扩大导致国内储蓄减少。一个缺乏储蓄的国家如果想投资和增长,就必须吸收海外的剩余储蓄来勉为其难,因而就会为了吸引海外资本而维持经常项目赤字。

毫不奇怪,这种身份已经固定下来。美国国内净储蓄率(经货币贬值因素调整后的企业、个人和政府部门储蓄总和)在2020年第二和第三季度降至零以下,为10年来首次。2020年第一季度的净储蓄率为2.9%,在第二季度下降3.8个百分点达到-0.9%,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季度降幅。

美国国内储蓄在2020年第二季度锐减,很大程度上是颁布2.2万亿美元《冠状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Cares Act)的结果,出台该法是为了在抗疫“封城”期间提供财政救助。由于疫情及其所带来的冲击仍十分明显,另一轮2.8万亿美元的财政救助即将到来,其中9000亿美元的法案已在2020年12月获得通过,另外1.9万亿美元的法案是拜登刚刚提出的。

上述抗疫救助计划的规模总计达5万亿美元,占美国2020年GDP的24%。尽管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刺激措施,这轮财政救助也轻松打破现代历史上的所有纪录。这样一来,已是负值的国内储蓄率就会进一步下降,使本就巨大的经常项目赤字承受更剧烈的下行压力。虽然就像我在2020年6月预计的,经常项目赤字占GDP的比重也许不会打破2005年末创下的前纪录-6.3%,但可能也会接近该水平。

欧元。对于我的美元看跌预期,所有反驳都围绕四个字——“无可替代”。在一篇后续评论中,我对此予以了回击,尝试阐述了看好人民币和欧元的理由,同时也肯定了贵金属乃至加密货币的前景。

人民币自2020年6月迄今已升值约4%,但应该还会继续走强,因为中国正引领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复苏。欧元同期波动不大(只在2020年2月至5月上涨约7%)。作为一个天生的欧元怀疑论者,我以前总是很难对欧元有任何非常积极的评价。这是因为该货币联盟有一个致命缺陷:虽有统一的货币和央行,却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

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在2020年7月。当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就一项纾困计划达成一致,通过设立7500亿欧元的“下一代欧盟”(Next Generation EU)基金提供泛区域财政支持,同时还赋予该基金发行主权债券的权力。此举为欧盟增添了其缺失的财政统一性,很可能为这个最被低估的主要货币带来所谓的“汉密尔顿时刻”。

另外,黄金价格在2020年6月和7月大幅走高,但当年余下时间悉数回吐了涨幅。加密货币的情况与之不同。我当时丝毫想不到比特币接下来的走势。自2020年6月以来,比特币的价格暴涨四倍,是2017年末峰值的2.5倍,而当时的峰值就已被形容为史上最大的投机泡沫之一。

美联储。在经常项目赤字承压的情况下,通常可以指望美联储施以援手,收紧货币政策。最可以确定的是,如今的美联储不是这种情况。通过2020年8月采用新的“平均通胀率”瞄准机制,美联储释放了一个强烈信号,那就是对于抑制通胀率的任何大幅上升,将抱着宁晚勿早的态度。

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也无法拯救美元。的确,在一个低通胀、低利率的环境下,债务和赤字可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这很难说是一个伟大的理论突破——但储蓄,或者说缺乏储蓄,仍至关重要。美国越来越依赖海外资本来弥补日益严重的国内储蓄短缺,而美联储无限期的量化宽松措施制造了大量积压的过剩流动性。在这种情况下,预测美元将进一步严重贬值的理由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说服力。

一场仍在肆虐的疫情,再加上一个处于双底衰退边缘的经济,让拜登政府别无选择,只有推出另一轮大规模财政救助措施。放在任何一个经济体,这个结果都会带来影响。对于缺乏储蓄的美国来说,其影响就是美元贬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