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快手IPO的投资者中,美国机构的身影十分醒目,这是特朗普“与中国彻底脱钩”的号召落空的众多迹象之一。



 | 金奇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人气很高的中国短视频平台快手(Kuaishou)似乎与地缘政治隔了一个世界。这个平台上的内容林林总总,有老奶奶抱着她的吉娃娃小狗唱《Hey Jude》,农民工在建筑工地上跳舞,还有农民在包猪肉饺子。

但该公司本周在香港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这将是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发以来全球最大的IPO——揭示了关于美中战略竞争的一个基本事实:在赚钱这种事上,吸引人的东西远多于把人推开的东西。

预计快手最多将从IPO中筹资63亿美元,在这宗IPO的一众投资者中,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BlackRock)等美国机构投资者的身影十分引人注目。他们的这种兴趣只是众多迹象中的一个,表明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彻底脱钩”的号召落空了。

投资咨询公司Seafarer Capital Partners的尼古拉斯•博斯特(Nicholas Borst)表示:“美国与中国在金融上没有脱钩,反而拥有目前全球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双边投资关系之一。”

博斯特补充说:“尽管特朗普政府挖空心思想要减少美国对华投资,但过去几年来,美国投资者持有的中国证券数量猛增。”

研究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美中投资关系比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的要深厚得多。据荣鼎估计,截至2020年底,美国投资者持有1.1万亿美元中国企业发行的股票,而美国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这一数字是2110亿美元,前者是后者的5倍左右。

荣鼎的估计与美国官方数据之间的差异很大程度上源于一个事实,即许多在美国交易所发行股票的中国公司都是在开曼群岛等离岸避税天堂注册的。这种做法非常普遍,以至于开曼群岛跃居美国投资者海外投资目的地榜首,超过了英国、日本、加拿大和其他国家。

荣鼎合伙人蒂洛•哈内曼(Thilo Hanemann)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给美中金融往来注入了更大的风险,但这显然没有抑制市场对进一步金融融合的兴趣。”

2020年,美国投资者对中国股票的兴趣尤其强烈。去年,中国企业在美国一级和二级市场发股融资190亿美元,仅次于2014年,当年是因为阿里巴巴(Alibaba)在纽约进行巨额IPO,融资250亿美元。

无可否认,特朗普政府的几项措施确实可能对美国资金流入中国股票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将数十家中国公司列入黑名单,禁止对其投资,或加大向其出口技术的难度。此外,美国国会在2020年底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这将迫使那些不愿满足更严格审计合规要求的中国公司退市。

去年11月,特朗普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投资被列入五角大楼黑名单的中国企业,该黑名单上的企业可能与中国军方有关联。这包括在美上市的电信公司中国联通(China Unicom)、中国电信(China Telecom)和中国移动(China Mobile)。

然而,随着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新政府开始审查特朗普采取的行动,上述禁令的执行时间被推迟到5月27日。尚不能确定拜登对华态度会有多强硬。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话中流露出紧张迹象。他在上月的一次演讲中警告说,如果各国“在国际上搞‘小圈子’……动不动就搞脱钩、断供、制裁……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高级研究员于洁表示,“北京方面确实对脱钩、或者说中美双方在各自政策中的脱钩提法感到忧虑。”

她补充说,中国最近与欧盟签署《全面投资协定》(CAI),并签订了成员主要是亚洲国家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表明北京方面希望确保外商直接投资(FDI)继续流入。

FDI对中国的重要性在数据中显露无遗。去年,中国吸引了1630亿美元的FDI,超过了受疫情重创的美国,后者为1340亿美元,中国由此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FDI接收国。

这些数字凸显了一个事实:即使北京方面在言辞上对西方、尤其是美国变得更加声色俱厉,但数字却指向了相反的方向。资本的逐利本性似乎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日益互怀戒心的局势相悖,至少目前是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美中紧张关系掩映下的投资流动

发布日期:2021-02-04 16:09
摘要:在快手IPO的投资者中,美国机构的身影十分醒目,这是特朗普“与中国彻底脱钩”的号召落空的众多迹象之一。



 | 金奇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人气很高的中国短视频平台快手(Kuaishou)似乎与地缘政治隔了一个世界。这个平台上的内容林林总总,有老奶奶抱着她的吉娃娃小狗唱《Hey Jude》,农民工在建筑工地上跳舞,还有农民在包猪肉饺子。

但该公司本周在香港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这将是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发以来全球最大的IPO——揭示了关于美中战略竞争的一个基本事实:在赚钱这种事上,吸引人的东西远多于把人推开的东西。

预计快手最多将从IPO中筹资63亿美元,在这宗IPO的一众投资者中,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BlackRock)等美国机构投资者的身影十分引人注目。他们的这种兴趣只是众多迹象中的一个,表明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彻底脱钩”的号召落空了。

投资咨询公司Seafarer Capital Partners的尼古拉斯•博斯特(Nicholas Borst)表示:“美国与中国在金融上没有脱钩,反而拥有目前全球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双边投资关系之一。”

博斯特补充说:“尽管特朗普政府挖空心思想要减少美国对华投资,但过去几年来,美国投资者持有的中国证券数量猛增。”

研究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美中投资关系比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的要深厚得多。据荣鼎估计,截至2020年底,美国投资者持有1.1万亿美元中国企业发行的股票,而美国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这一数字是2110亿美元,前者是后者的5倍左右。

荣鼎的估计与美国官方数据之间的差异很大程度上源于一个事实,即许多在美国交易所发行股票的中国公司都是在开曼群岛等离岸避税天堂注册的。这种做法非常普遍,以至于开曼群岛跃居美国投资者海外投资目的地榜首,超过了英国、日本、加拿大和其他国家。

荣鼎合伙人蒂洛•哈内曼(Thilo Hanemann)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给美中金融往来注入了更大的风险,但这显然没有抑制市场对进一步金融融合的兴趣。”

2020年,美国投资者对中国股票的兴趣尤其强烈。去年,中国企业在美国一级和二级市场发股融资190亿美元,仅次于2014年,当年是因为阿里巴巴(Alibaba)在纽约进行巨额IPO,融资250亿美元。

无可否认,特朗普政府的几项措施确实可能对美国资金流入中国股票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将数十家中国公司列入黑名单,禁止对其投资,或加大向其出口技术的难度。此外,美国国会在2020年底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这将迫使那些不愿满足更严格审计合规要求的中国公司退市。

去年11月,特朗普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投资被列入五角大楼黑名单的中国企业,该黑名单上的企业可能与中国军方有关联。这包括在美上市的电信公司中国联通(China Unicom)、中国电信(China Telecom)和中国移动(China Mobile)。

然而,随着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新政府开始审查特朗普采取的行动,上述禁令的执行时间被推迟到5月27日。尚不能确定拜登对华态度会有多强硬。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话中流露出紧张迹象。他在上月的一次演讲中警告说,如果各国“在国际上搞‘小圈子’……动不动就搞脱钩、断供、制裁……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高级研究员于洁表示,“北京方面确实对脱钩、或者说中美双方在各自政策中的脱钩提法感到忧虑。”

她补充说,中国最近与欧盟签署《全面投资协定》(CAI),并签订了成员主要是亚洲国家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表明北京方面希望确保外商直接投资(FDI)继续流入。

FDI对中国的重要性在数据中显露无遗。去年,中国吸引了1630亿美元的FDI,超过了受疫情重创的美国,后者为1340亿美元,中国由此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FDI接收国。

这些数字凸显了一个事实:即使北京方面在言辞上对西方、尤其是美国变得更加声色俱厉,但数字却指向了相反的方向。资本的逐利本性似乎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日益互怀戒心的局势相悖,至少目前是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快手IPO的投资者中,美国机构的身影十分醒目,这是特朗普“与中国彻底脱钩”的号召落空的众多迹象之一。



 | 金奇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人气很高的中国短视频平台快手(Kuaishou)似乎与地缘政治隔了一个世界。这个平台上的内容林林总总,有老奶奶抱着她的吉娃娃小狗唱《Hey Jude》,农民工在建筑工地上跳舞,还有农民在包猪肉饺子。

但该公司本周在香港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这将是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发以来全球最大的IPO——揭示了关于美中战略竞争的一个基本事实:在赚钱这种事上,吸引人的东西远多于把人推开的东西。

预计快手最多将从IPO中筹资63亿美元,在这宗IPO的一众投资者中,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BlackRock)等美国机构投资者的身影十分引人注目。他们的这种兴趣只是众多迹象中的一个,表明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彻底脱钩”的号召落空了。

投资咨询公司Seafarer Capital Partners的尼古拉斯•博斯特(Nicholas Borst)表示:“美国与中国在金融上没有脱钩,反而拥有目前全球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双边投资关系之一。”

博斯特补充说:“尽管特朗普政府挖空心思想要减少美国对华投资,但过去几年来,美国投资者持有的中国证券数量猛增。”

研究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美中投资关系比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的要深厚得多。据荣鼎估计,截至2020年底,美国投资者持有1.1万亿美元中国企业发行的股票,而美国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这一数字是2110亿美元,前者是后者的5倍左右。

荣鼎的估计与美国官方数据之间的差异很大程度上源于一个事实,即许多在美国交易所发行股票的中国公司都是在开曼群岛等离岸避税天堂注册的。这种做法非常普遍,以至于开曼群岛跃居美国投资者海外投资目的地榜首,超过了英国、日本、加拿大和其他国家。

荣鼎合伙人蒂洛•哈内曼(Thilo Hanemann)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给美中金融往来注入了更大的风险,但这显然没有抑制市场对进一步金融融合的兴趣。”

2020年,美国投资者对中国股票的兴趣尤其强烈。去年,中国企业在美国一级和二级市场发股融资190亿美元,仅次于2014年,当年是因为阿里巴巴(Alibaba)在纽约进行巨额IPO,融资250亿美元。

无可否认,特朗普政府的几项措施确实可能对美国资金流入中国股票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将数十家中国公司列入黑名单,禁止对其投资,或加大向其出口技术的难度。此外,美国国会在2020年底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这将迫使那些不愿满足更严格审计合规要求的中国公司退市。

去年11月,特朗普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投资被列入五角大楼黑名单的中国企业,该黑名单上的企业可能与中国军方有关联。这包括在美上市的电信公司中国联通(China Unicom)、中国电信(China Telecom)和中国移动(China Mobile)。

然而,随着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新政府开始审查特朗普采取的行动,上述禁令的执行时间被推迟到5月27日。尚不能确定拜登对华态度会有多强硬。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话中流露出紧张迹象。他在上月的一次演讲中警告说,如果各国“在国际上搞‘小圈子’……动不动就搞脱钩、断供、制裁……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高级研究员于洁表示,“北京方面确实对脱钩、或者说中美双方在各自政策中的脱钩提法感到忧虑。”

她补充说,中国最近与欧盟签署《全面投资协定》(CAI),并签订了成员主要是亚洲国家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表明北京方面希望确保外商直接投资(FDI)继续流入。

FDI对中国的重要性在数据中显露无遗。去年,中国吸引了1630亿美元的FDI,超过了受疫情重创的美国,后者为1340亿美元,中国由此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FDI接收国。

这些数字凸显了一个事实:即使北京方面在言辞上对西方、尤其是美国变得更加声色俱厉,但数字却指向了相反的方向。资本的逐利本性似乎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日益互怀戒心的局势相悖,至少目前是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美中紧张关系掩映下的投资流动

发布日期:2021-02-04 16:09
摘要:在快手IPO的投资者中,美国机构的身影十分醒目,这是特朗普“与中国彻底脱钩”的号召落空的众多迹象之一。



 | 金奇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人气很高的中国短视频平台快手(Kuaishou)似乎与地缘政治隔了一个世界。这个平台上的内容林林总总,有老奶奶抱着她的吉娃娃小狗唱《Hey Jude》,农民工在建筑工地上跳舞,还有农民在包猪肉饺子。

但该公司本周在香港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这将是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发以来全球最大的IPO——揭示了关于美中战略竞争的一个基本事实:在赚钱这种事上,吸引人的东西远多于把人推开的东西。

预计快手最多将从IPO中筹资63亿美元,在这宗IPO的一众投资者中,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BlackRock)等美国机构投资者的身影十分引人注目。他们的这种兴趣只是众多迹象中的一个,表明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彻底脱钩”的号召落空了。

投资咨询公司Seafarer Capital Partners的尼古拉斯•博斯特(Nicholas Borst)表示:“美国与中国在金融上没有脱钩,反而拥有目前全球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双边投资关系之一。”

博斯特补充说:“尽管特朗普政府挖空心思想要减少美国对华投资,但过去几年来,美国投资者持有的中国证券数量猛增。”

研究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美中投资关系比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的要深厚得多。据荣鼎估计,截至2020年底,美国投资者持有1.1万亿美元中国企业发行的股票,而美国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这一数字是2110亿美元,前者是后者的5倍左右。

荣鼎的估计与美国官方数据之间的差异很大程度上源于一个事实,即许多在美国交易所发行股票的中国公司都是在开曼群岛等离岸避税天堂注册的。这种做法非常普遍,以至于开曼群岛跃居美国投资者海外投资目的地榜首,超过了英国、日本、加拿大和其他国家。

荣鼎合伙人蒂洛•哈内曼(Thilo Hanemann)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给美中金融往来注入了更大的风险,但这显然没有抑制市场对进一步金融融合的兴趣。”

2020年,美国投资者对中国股票的兴趣尤其强烈。去年,中国企业在美国一级和二级市场发股融资190亿美元,仅次于2014年,当年是因为阿里巴巴(Alibaba)在纽约进行巨额IPO,融资250亿美元。

无可否认,特朗普政府的几项措施确实可能对美国资金流入中国股票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将数十家中国公司列入黑名单,禁止对其投资,或加大向其出口技术的难度。此外,美国国会在2020年底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这将迫使那些不愿满足更严格审计合规要求的中国公司退市。

去年11月,特朗普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投资被列入五角大楼黑名单的中国企业,该黑名单上的企业可能与中国军方有关联。这包括在美上市的电信公司中国联通(China Unicom)、中国电信(China Telecom)和中国移动(China Mobile)。

然而,随着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新政府开始审查特朗普采取的行动,上述禁令的执行时间被推迟到5月27日。尚不能确定拜登对华态度会有多强硬。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话中流露出紧张迹象。他在上月的一次演讲中警告说,如果各国“在国际上搞‘小圈子’……动不动就搞脱钩、断供、制裁……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高级研究员于洁表示,“北京方面确实对脱钩、或者说中美双方在各自政策中的脱钩提法感到忧虑。”

她补充说,中国最近与欧盟签署《全面投资协定》(CAI),并签订了成员主要是亚洲国家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表明北京方面希望确保外商直接投资(FDI)继续流入。

FDI对中国的重要性在数据中显露无遗。去年,中国吸引了1630亿美元的FDI,超过了受疫情重创的美国,后者为1340亿美元,中国由此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FDI接收国。

这些数字凸显了一个事实:即使北京方面在言辞上对西方、尤其是美国变得更加声色俱厉,但数字却指向了相反的方向。资本的逐利本性似乎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日益互怀戒心的局势相悖,至少目前是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在快手IPO的投资者中,美国机构的身影十分醒目,这是特朗普“与中国彻底脱钩”的号召落空的众多迹象之一。



 | 金奇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人气很高的中国短视频平台快手(Kuaishou)似乎与地缘政治隔了一个世界。这个平台上的内容林林总总,有老奶奶抱着她的吉娃娃小狗唱《Hey Jude》,农民工在建筑工地上跳舞,还有农民在包猪肉饺子。

但该公司本周在香港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这将是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发以来全球最大的IPO——揭示了关于美中战略竞争的一个基本事实:在赚钱这种事上,吸引人的东西远多于把人推开的东西。

预计快手最多将从IPO中筹资63亿美元,在这宗IPO的一众投资者中,富达(Fidelity)和贝莱德(BlackRock)等美国机构投资者的身影十分引人注目。他们的这种兴趣只是众多迹象中的一个,表明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彻底脱钩”的号召落空了。

投资咨询公司Seafarer Capital Partners的尼古拉斯•博斯特(Nicholas Borst)表示:“美国与中国在金融上没有脱钩,反而拥有目前全球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双边投资关系之一。”

博斯特补充说:“尽管特朗普政府挖空心思想要减少美国对华投资,但过去几年来,美国投资者持有的中国证券数量猛增。”

研究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美中投资关系比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的要深厚得多。据荣鼎估计,截至2020年底,美国投资者持有1.1万亿美元中国企业发行的股票,而美国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这一数字是2110亿美元,前者是后者的5倍左右。

荣鼎的估计与美国官方数据之间的差异很大程度上源于一个事实,即许多在美国交易所发行股票的中国公司都是在开曼群岛等离岸避税天堂注册的。这种做法非常普遍,以至于开曼群岛跃居美国投资者海外投资目的地榜首,超过了英国、日本、加拿大和其他国家。

荣鼎合伙人蒂洛•哈内曼(Thilo Hanemann)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给美中金融往来注入了更大的风险,但这显然没有抑制市场对进一步金融融合的兴趣。”

2020年,美国投资者对中国股票的兴趣尤其强烈。去年,中国企业在美国一级和二级市场发股融资190亿美元,仅次于2014年,当年是因为阿里巴巴(Alibaba)在纽约进行巨额IPO,融资250亿美元。

无可否认,特朗普政府的几项措施确实可能对美国资金流入中国股票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将数十家中国公司列入黑名单,禁止对其投资,或加大向其出口技术的难度。此外,美国国会在2020年底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这将迫使那些不愿满足更严格审计合规要求的中国公司退市。

去年11月,特朗普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投资被列入五角大楼黑名单的中国企业,该黑名单上的企业可能与中国军方有关联。这包括在美上市的电信公司中国联通(China Unicom)、中国电信(China Telecom)和中国移动(China Mobile)。

然而,随着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新政府开始审查特朗普采取的行动,上述禁令的执行时间被推迟到5月27日。尚不能确定拜登对华态度会有多强硬。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话中流露出紧张迹象。他在上月的一次演讲中警告说,如果各国“在国际上搞‘小圈子’……动不动就搞脱钩、断供、制裁……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高级研究员于洁表示,“北京方面确实对脱钩、或者说中美双方在各自政策中的脱钩提法感到忧虑。”

她补充说,中国最近与欧盟签署《全面投资协定》(CAI),并签订了成员主要是亚洲国家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表明北京方面希望确保外商直接投资(FDI)继续流入。

FDI对中国的重要性在数据中显露无遗。去年,中国吸引了1630亿美元的FDI,超过了受疫情重创的美国,后者为1340亿美元,中国由此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FDI接收国。

这些数字凸显了一个事实:即使北京方面在言辞上对西方、尤其是美国变得更加声色俱厉,但数字却指向了相反的方向。资本的逐利本性似乎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日益互怀戒心的局势相悖,至少目前是如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