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和其它奥地利音乐表演获得了政府的慷慨支持,但疫情之下,即便对维也纳爱乐乐团这样知名机构来说,未来也充满不确定。



 | 瓦莱丽•霍普金斯 维也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维也纳爱乐乐团(The Vienna Philharmonic)在2021年的第一天结束其新年音乐会时,观众席里将不会有人鼓掌。

通常情况下,大约会有5万人申请这场一年一度的传统活动的门票。但今年,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装饰有壁画的金色大厅(Musikverein)里的座位将自1939年该活动诞生以来首次空置。

然而,管弦乐队将从远方找到支持他们的观众。来自多达90个国家的7000名观众已注册向他们发送自己在家为他们鼓掌喝彩的音频。

“我们需要希望。”将第六次指挥新年音乐会的意大利指挥家卡尔多•穆蒂(Riccardo Muti)说,“1月1日第一次没有音乐的金色大厅就像一座坟墓,这将是最糟糕的信号,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糟糕的信号。”

这场音乐会包括维也纳作曲家小约翰•施特劳斯(Johann Strauss Jr)的华尔兹舞曲和波尔卡舞曲,通常能吸引约5000万观众,已成为奥地利及其首都文化重要性的象征。

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手丹尼尔•弗罗绍尔(Daniel Froschauer)说:“我们演奏的音乐帮助我们度过了许多危机。”

新年音乐会等表演得以继续的部分原因在于对艺术的慷慨紧急支持。奥地利联邦政府在其4.66亿欧元的经常性文化预算之外,还额外拿出2.2亿欧元用于支持艺术家和文化组织。奥地利政府还降低了文化部门的增值税,并提供“短工津贴计划”(Kurzarbeit)、电影制作补贴、取消活动的代金券以及封锁期间失去的销售补偿。

许多最伟大的古典音乐家,从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到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都曾在维也纳工作生活,所以古典音乐对奥地利来说非常重要。同时担任维也纳爱乐乐团董事会主席弗罗绍尔表示,在疫情爆发的最初几个月,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曾亲自承诺支持演出的必要条件。古典音乐对旅游业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旅游业占奥地利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5%。创意产业雇佣了约5%的劳动力。

新年音乐会举办前夕,音乐家和工作人员在进入维也纳金色大厅前都需要接受日常新冠病毒检测。尽管至少在1月6日之前都不会允许观众进入现场,但弗罗绍尔表示:“我们为自己能够演奏感到荣幸,我们将怀着一种很多人无法想象心态进行演奏。”

奥地利在2020年成功举办了多场大型文化活动,包括第100届萨尔茨堡音乐节(Salzburger Festspiele)——为期一个月的年度戏剧、音乐和歌剧节。音乐节举办期间,观众入座要保持社交距离,并定期对演出人员进行新冠病毒检测。该音乐节售出了7.6万张票,主办方表示,音乐节期间没有造成任何新冠感染。

奥地利其他演出场馆也试图保持大门开放——至少针对演奏人员。位于维也纳市中心第一区的爵士俱乐部Porgy & Bess,将其大部分冬季节目都转换成了实时在线音乐会,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付费收看。这些演出吸引的观众数量常常远超过该俱乐部的座位容量。

“我们想要告诉大家,我们不会因新冠病毒而放弃。”该俱乐部的艺术总监克里斯托弗•胡贝尔(Christoph Huber)说。他指出,很少有俱乐部能像他所在的俱乐部这样有能力举办音乐会,并继续给音乐家支付酬劳——通过政府和观众的支持。

曾在纽约茱莉亚学院(Juilliard School)学习音乐的弗罗绍尔表示,与美国的“恐怖景象”相比,欧洲的文化工作者是幸运的。

美国12月的新冠死亡人数创下了纪录,而且没有为艺术家建立健全的社会保障网络。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的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演员和舞者,以及近三分之一的音乐家都处于失业状态。

但是,虽然奥地利的管弦乐团和其他著名艺术团体都收到了实际的政府支持,但许多文化工作者——特别是年轻的自由工作者——都处境艰难。

今年5月,奥地利文化部长乌尔丽克•卢尼亚切克(Ulrike Lunacek)辞职时表示,她未能提供足够资源来支持文化工作者。她说:“这不是世界上最富裕国家之一应该做的事情。”

26岁的男中音歌唱家马尔科特罗亚诺夫斯基(Marko Trojanovski)已在维也纳居住了8年,他在2020年的演出有太多被取消,以至于他不得不在一家新服装店找了一份卖牛仔裤的工作。

他的搭档、同样26岁的作曲家奥斯卡•伊耶尔(Oskar Gigele)担心,疫情对年轻人的表演艺术机会将造成长期影响。

“这场危机正在压垮这代人——人们在自暴自弃……如果你现在待业,你没有机会找到新工作,或获得资金支持,”他表示,“现在已经不剩任何资金了。”

即便对于维也纳爱乐乐团这样的赫赫有名的演出团体而言,未来也是不确定的,尽管它挺过了奥匈帝国的崩塌、纳粹德国对奥地利的吞并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蹂躏。

维也纳爱乐乐团2020年11月前往日本,进行为期10天的巡演,但2021年的美国大型巡演计划已被无限期搁置。巡演是重要收入来源,弗洛绍尔表示,维也纳爱乐乐团正在考虑改变计划,去中国或其他亚洲地区,这些地方的新冠病例少得多。

他说:“我们通常提前3年就定下演出计划,但现在只提前大约两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将闭门直播

发布日期:2020-12-31 20:12
摘要: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和其它奥地利音乐表演获得了政府的慷慨支持,但疫情之下,即便对维也纳爱乐乐团这样知名机构来说,未来也充满不确定。



 | 瓦莱丽•霍普金斯 维也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维也纳爱乐乐团(The Vienna Philharmonic)在2021年的第一天结束其新年音乐会时,观众席里将不会有人鼓掌。

通常情况下,大约会有5万人申请这场一年一度的传统活动的门票。但今年,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装饰有壁画的金色大厅(Musikverein)里的座位将自1939年该活动诞生以来首次空置。

然而,管弦乐队将从远方找到支持他们的观众。来自多达90个国家的7000名观众已注册向他们发送自己在家为他们鼓掌喝彩的音频。

“我们需要希望。”将第六次指挥新年音乐会的意大利指挥家卡尔多•穆蒂(Riccardo Muti)说,“1月1日第一次没有音乐的金色大厅就像一座坟墓,这将是最糟糕的信号,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糟糕的信号。”

这场音乐会包括维也纳作曲家小约翰•施特劳斯(Johann Strauss Jr)的华尔兹舞曲和波尔卡舞曲,通常能吸引约5000万观众,已成为奥地利及其首都文化重要性的象征。

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手丹尼尔•弗罗绍尔(Daniel Froschauer)说:“我们演奏的音乐帮助我们度过了许多危机。”

新年音乐会等表演得以继续的部分原因在于对艺术的慷慨紧急支持。奥地利联邦政府在其4.66亿欧元的经常性文化预算之外,还额外拿出2.2亿欧元用于支持艺术家和文化组织。奥地利政府还降低了文化部门的增值税,并提供“短工津贴计划”(Kurzarbeit)、电影制作补贴、取消活动的代金券以及封锁期间失去的销售补偿。

许多最伟大的古典音乐家,从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到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都曾在维也纳工作生活,所以古典音乐对奥地利来说非常重要。同时担任维也纳爱乐乐团董事会主席弗罗绍尔表示,在疫情爆发的最初几个月,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曾亲自承诺支持演出的必要条件。古典音乐对旅游业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旅游业占奥地利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5%。创意产业雇佣了约5%的劳动力。

新年音乐会举办前夕,音乐家和工作人员在进入维也纳金色大厅前都需要接受日常新冠病毒检测。尽管至少在1月6日之前都不会允许观众进入现场,但弗罗绍尔表示:“我们为自己能够演奏感到荣幸,我们将怀着一种很多人无法想象心态进行演奏。”

奥地利在2020年成功举办了多场大型文化活动,包括第100届萨尔茨堡音乐节(Salzburger Festspiele)——为期一个月的年度戏剧、音乐和歌剧节。音乐节举办期间,观众入座要保持社交距离,并定期对演出人员进行新冠病毒检测。该音乐节售出了7.6万张票,主办方表示,音乐节期间没有造成任何新冠感染。

奥地利其他演出场馆也试图保持大门开放——至少针对演奏人员。位于维也纳市中心第一区的爵士俱乐部Porgy & Bess,将其大部分冬季节目都转换成了实时在线音乐会,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付费收看。这些演出吸引的观众数量常常远超过该俱乐部的座位容量。

“我们想要告诉大家,我们不会因新冠病毒而放弃。”该俱乐部的艺术总监克里斯托弗•胡贝尔(Christoph Huber)说。他指出,很少有俱乐部能像他所在的俱乐部这样有能力举办音乐会,并继续给音乐家支付酬劳——通过政府和观众的支持。

曾在纽约茱莉亚学院(Juilliard School)学习音乐的弗罗绍尔表示,与美国的“恐怖景象”相比,欧洲的文化工作者是幸运的。

美国12月的新冠死亡人数创下了纪录,而且没有为艺术家建立健全的社会保障网络。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的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演员和舞者,以及近三分之一的音乐家都处于失业状态。

但是,虽然奥地利的管弦乐团和其他著名艺术团体都收到了实际的政府支持,但许多文化工作者——特别是年轻的自由工作者——都处境艰难。

今年5月,奥地利文化部长乌尔丽克•卢尼亚切克(Ulrike Lunacek)辞职时表示,她未能提供足够资源来支持文化工作者。她说:“这不是世界上最富裕国家之一应该做的事情。”

26岁的男中音歌唱家马尔科特罗亚诺夫斯基(Marko Trojanovski)已在维也纳居住了8年,他在2020年的演出有太多被取消,以至于他不得不在一家新服装店找了一份卖牛仔裤的工作。

他的搭档、同样26岁的作曲家奥斯卡•伊耶尔(Oskar Gigele)担心,疫情对年轻人的表演艺术机会将造成长期影响。

“这场危机正在压垮这代人——人们在自暴自弃……如果你现在待业,你没有机会找到新工作,或获得资金支持,”他表示,“现在已经不剩任何资金了。”

即便对于维也纳爱乐乐团这样的赫赫有名的演出团体而言,未来也是不确定的,尽管它挺过了奥匈帝国的崩塌、纳粹德国对奥地利的吞并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蹂躏。

维也纳爱乐乐团2020年11月前往日本,进行为期10天的巡演,但2021年的美国大型巡演计划已被无限期搁置。巡演是重要收入来源,弗洛绍尔表示,维也纳爱乐乐团正在考虑改变计划,去中国或其他亚洲地区,这些地方的新冠病例少得多。

他说:“我们通常提前3年就定下演出计划,但现在只提前大约两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和其它奥地利音乐表演获得了政府的慷慨支持,但疫情之下,即便对维也纳爱乐乐团这样知名机构来说,未来也充满不确定。



 | 瓦莱丽•霍普金斯 维也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维也纳爱乐乐团(The Vienna Philharmonic)在2021年的第一天结束其新年音乐会时,观众席里将不会有人鼓掌。

通常情况下,大约会有5万人申请这场一年一度的传统活动的门票。但今年,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装饰有壁画的金色大厅(Musikverein)里的座位将自1939年该活动诞生以来首次空置。

然而,管弦乐队将从远方找到支持他们的观众。来自多达90个国家的7000名观众已注册向他们发送自己在家为他们鼓掌喝彩的音频。

“我们需要希望。”将第六次指挥新年音乐会的意大利指挥家卡尔多•穆蒂(Riccardo Muti)说,“1月1日第一次没有音乐的金色大厅就像一座坟墓,这将是最糟糕的信号,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糟糕的信号。”

这场音乐会包括维也纳作曲家小约翰•施特劳斯(Johann Strauss Jr)的华尔兹舞曲和波尔卡舞曲,通常能吸引约5000万观众,已成为奥地利及其首都文化重要性的象征。

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手丹尼尔•弗罗绍尔(Daniel Froschauer)说:“我们演奏的音乐帮助我们度过了许多危机。”

新年音乐会等表演得以继续的部分原因在于对艺术的慷慨紧急支持。奥地利联邦政府在其4.66亿欧元的经常性文化预算之外,还额外拿出2.2亿欧元用于支持艺术家和文化组织。奥地利政府还降低了文化部门的增值税,并提供“短工津贴计划”(Kurzarbeit)、电影制作补贴、取消活动的代金券以及封锁期间失去的销售补偿。

许多最伟大的古典音乐家,从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到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都曾在维也纳工作生活,所以古典音乐对奥地利来说非常重要。同时担任维也纳爱乐乐团董事会主席弗罗绍尔表示,在疫情爆发的最初几个月,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曾亲自承诺支持演出的必要条件。古典音乐对旅游业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旅游业占奥地利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5%。创意产业雇佣了约5%的劳动力。

新年音乐会举办前夕,音乐家和工作人员在进入维也纳金色大厅前都需要接受日常新冠病毒检测。尽管至少在1月6日之前都不会允许观众进入现场,但弗罗绍尔表示:“我们为自己能够演奏感到荣幸,我们将怀着一种很多人无法想象心态进行演奏。”

奥地利在2020年成功举办了多场大型文化活动,包括第100届萨尔茨堡音乐节(Salzburger Festspiele)——为期一个月的年度戏剧、音乐和歌剧节。音乐节举办期间,观众入座要保持社交距离,并定期对演出人员进行新冠病毒检测。该音乐节售出了7.6万张票,主办方表示,音乐节期间没有造成任何新冠感染。

奥地利其他演出场馆也试图保持大门开放——至少针对演奏人员。位于维也纳市中心第一区的爵士俱乐部Porgy & Bess,将其大部分冬季节目都转换成了实时在线音乐会,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付费收看。这些演出吸引的观众数量常常远超过该俱乐部的座位容量。

“我们想要告诉大家,我们不会因新冠病毒而放弃。”该俱乐部的艺术总监克里斯托弗•胡贝尔(Christoph Huber)说。他指出,很少有俱乐部能像他所在的俱乐部这样有能力举办音乐会,并继续给音乐家支付酬劳——通过政府和观众的支持。

曾在纽约茱莉亚学院(Juilliard School)学习音乐的弗罗绍尔表示,与美国的“恐怖景象”相比,欧洲的文化工作者是幸运的。

美国12月的新冠死亡人数创下了纪录,而且没有为艺术家建立健全的社会保障网络。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的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演员和舞者,以及近三分之一的音乐家都处于失业状态。

但是,虽然奥地利的管弦乐团和其他著名艺术团体都收到了实际的政府支持,但许多文化工作者——特别是年轻的自由工作者——都处境艰难。

今年5月,奥地利文化部长乌尔丽克•卢尼亚切克(Ulrike Lunacek)辞职时表示,她未能提供足够资源来支持文化工作者。她说:“这不是世界上最富裕国家之一应该做的事情。”

26岁的男中音歌唱家马尔科特罗亚诺夫斯基(Marko Trojanovski)已在维也纳居住了8年,他在2020年的演出有太多被取消,以至于他不得不在一家新服装店找了一份卖牛仔裤的工作。

他的搭档、同样26岁的作曲家奥斯卡•伊耶尔(Oskar Gigele)担心,疫情对年轻人的表演艺术机会将造成长期影响。

“这场危机正在压垮这代人——人们在自暴自弃……如果你现在待业,你没有机会找到新工作,或获得资金支持,”他表示,“现在已经不剩任何资金了。”

即便对于维也纳爱乐乐团这样的赫赫有名的演出团体而言,未来也是不确定的,尽管它挺过了奥匈帝国的崩塌、纳粹德国对奥地利的吞并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蹂躏。

维也纳爱乐乐团2020年11月前往日本,进行为期10天的巡演,但2021年的美国大型巡演计划已被无限期搁置。巡演是重要收入来源,弗洛绍尔表示,维也纳爱乐乐团正在考虑改变计划,去中国或其他亚洲地区,这些地方的新冠病例少得多。

他说:“我们通常提前3年就定下演出计划,但现在只提前大约两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将闭门直播

发布日期:2020-12-31 20:12
摘要: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和其它奥地利音乐表演获得了政府的慷慨支持,但疫情之下,即便对维也纳爱乐乐团这样知名机构来说,未来也充满不确定。



 | 瓦莱丽•霍普金斯 维也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维也纳爱乐乐团(The Vienna Philharmonic)在2021年的第一天结束其新年音乐会时,观众席里将不会有人鼓掌。

通常情况下,大约会有5万人申请这场一年一度的传统活动的门票。但今年,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装饰有壁画的金色大厅(Musikverein)里的座位将自1939年该活动诞生以来首次空置。

然而,管弦乐队将从远方找到支持他们的观众。来自多达90个国家的7000名观众已注册向他们发送自己在家为他们鼓掌喝彩的音频。

“我们需要希望。”将第六次指挥新年音乐会的意大利指挥家卡尔多•穆蒂(Riccardo Muti)说,“1月1日第一次没有音乐的金色大厅就像一座坟墓,这将是最糟糕的信号,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糟糕的信号。”

这场音乐会包括维也纳作曲家小约翰•施特劳斯(Johann Strauss Jr)的华尔兹舞曲和波尔卡舞曲,通常能吸引约5000万观众,已成为奥地利及其首都文化重要性的象征。

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手丹尼尔•弗罗绍尔(Daniel Froschauer)说:“我们演奏的音乐帮助我们度过了许多危机。”

新年音乐会等表演得以继续的部分原因在于对艺术的慷慨紧急支持。奥地利联邦政府在其4.66亿欧元的经常性文化预算之外,还额外拿出2.2亿欧元用于支持艺术家和文化组织。奥地利政府还降低了文化部门的增值税,并提供“短工津贴计划”(Kurzarbeit)、电影制作补贴、取消活动的代金券以及封锁期间失去的销售补偿。

许多最伟大的古典音乐家,从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到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都曾在维也纳工作生活,所以古典音乐对奥地利来说非常重要。同时担任维也纳爱乐乐团董事会主席弗罗绍尔表示,在疫情爆发的最初几个月,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曾亲自承诺支持演出的必要条件。古典音乐对旅游业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旅游业占奥地利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5%。创意产业雇佣了约5%的劳动力。

新年音乐会举办前夕,音乐家和工作人员在进入维也纳金色大厅前都需要接受日常新冠病毒检测。尽管至少在1月6日之前都不会允许观众进入现场,但弗罗绍尔表示:“我们为自己能够演奏感到荣幸,我们将怀着一种很多人无法想象心态进行演奏。”

奥地利在2020年成功举办了多场大型文化活动,包括第100届萨尔茨堡音乐节(Salzburger Festspiele)——为期一个月的年度戏剧、音乐和歌剧节。音乐节举办期间,观众入座要保持社交距离,并定期对演出人员进行新冠病毒检测。该音乐节售出了7.6万张票,主办方表示,音乐节期间没有造成任何新冠感染。

奥地利其他演出场馆也试图保持大门开放——至少针对演奏人员。位于维也纳市中心第一区的爵士俱乐部Porgy & Bess,将其大部分冬季节目都转换成了实时在线音乐会,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付费收看。这些演出吸引的观众数量常常远超过该俱乐部的座位容量。

“我们想要告诉大家,我们不会因新冠病毒而放弃。”该俱乐部的艺术总监克里斯托弗•胡贝尔(Christoph Huber)说。他指出,很少有俱乐部能像他所在的俱乐部这样有能力举办音乐会,并继续给音乐家支付酬劳——通过政府和观众的支持。

曾在纽约茱莉亚学院(Juilliard School)学习音乐的弗罗绍尔表示,与美国的“恐怖景象”相比,欧洲的文化工作者是幸运的。

美国12月的新冠死亡人数创下了纪录,而且没有为艺术家建立健全的社会保障网络。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的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演员和舞者,以及近三分之一的音乐家都处于失业状态。

但是,虽然奥地利的管弦乐团和其他著名艺术团体都收到了实际的政府支持,但许多文化工作者——特别是年轻的自由工作者——都处境艰难。

今年5月,奥地利文化部长乌尔丽克•卢尼亚切克(Ulrike Lunacek)辞职时表示,她未能提供足够资源来支持文化工作者。她说:“这不是世界上最富裕国家之一应该做的事情。”

26岁的男中音歌唱家马尔科特罗亚诺夫斯基(Marko Trojanovski)已在维也纳居住了8年,他在2020年的演出有太多被取消,以至于他不得不在一家新服装店找了一份卖牛仔裤的工作。

他的搭档、同样26岁的作曲家奥斯卡•伊耶尔(Oskar Gigele)担心,疫情对年轻人的表演艺术机会将造成长期影响。

“这场危机正在压垮这代人——人们在自暴自弃……如果你现在待业,你没有机会找到新工作,或获得资金支持,”他表示,“现在已经不剩任何资金了。”

即便对于维也纳爱乐乐团这样的赫赫有名的演出团体而言,未来也是不确定的,尽管它挺过了奥匈帝国的崩塌、纳粹德国对奥地利的吞并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蹂躏。

维也纳爱乐乐团2020年11月前往日本,进行为期10天的巡演,但2021年的美国大型巡演计划已被无限期搁置。巡演是重要收入来源,弗洛绍尔表示,维也纳爱乐乐团正在考虑改变计划,去中国或其他亚洲地区,这些地方的新冠病例少得多。

他说:“我们通常提前3年就定下演出计划,但现在只提前大约两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摘要: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和其它奥地利音乐表演获得了政府的慷慨支持,但疫情之下,即便对维也纳爱乐乐团这样知名机构来说,未来也充满不确定。



 | 瓦莱丽•霍普金斯 维也纳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维也纳爱乐乐团(The Vienna Philharmonic)在2021年的第一天结束其新年音乐会时,观众席里将不会有人鼓掌。

通常情况下,大约会有5万人申请这场一年一度的传统活动的门票。但今年,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装饰有壁画的金色大厅(Musikverein)里的座位将自1939年该活动诞生以来首次空置。

然而,管弦乐队将从远方找到支持他们的观众。来自多达90个国家的7000名观众已注册向他们发送自己在家为他们鼓掌喝彩的音频。

“我们需要希望。”将第六次指挥新年音乐会的意大利指挥家卡尔多•穆蒂(Riccardo Muti)说,“1月1日第一次没有音乐的金色大厅就像一座坟墓,这将是最糟糕的信号,对整个世界来说都是糟糕的信号。”

这场音乐会包括维也纳作曲家小约翰•施特劳斯(Johann Strauss Jr)的华尔兹舞曲和波尔卡舞曲,通常能吸引约5000万观众,已成为奥地利及其首都文化重要性的象征。

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手丹尼尔•弗罗绍尔(Daniel Froschauer)说:“我们演奏的音乐帮助我们度过了许多危机。”

新年音乐会等表演得以继续的部分原因在于对艺术的慷慨紧急支持。奥地利联邦政府在其4.66亿欧元的经常性文化预算之外,还额外拿出2.2亿欧元用于支持艺术家和文化组织。奥地利政府还降低了文化部门的增值税,并提供“短工津贴计划”(Kurzarbeit)、电影制作补贴、取消活动的代金券以及封锁期间失去的销售补偿。

许多最伟大的古典音乐家,从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到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都曾在维也纳工作生活,所以古典音乐对奥地利来说非常重要。同时担任维也纳爱乐乐团董事会主席弗罗绍尔表示,在疫情爆发的最初几个月,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曾亲自承诺支持演出的必要条件。古典音乐对旅游业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旅游业占奥地利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5%。创意产业雇佣了约5%的劳动力。

新年音乐会举办前夕,音乐家和工作人员在进入维也纳金色大厅前都需要接受日常新冠病毒检测。尽管至少在1月6日之前都不会允许观众进入现场,但弗罗绍尔表示:“我们为自己能够演奏感到荣幸,我们将怀着一种很多人无法想象心态进行演奏。”

奥地利在2020年成功举办了多场大型文化活动,包括第100届萨尔茨堡音乐节(Salzburger Festspiele)——为期一个月的年度戏剧、音乐和歌剧节。音乐节举办期间,观众入座要保持社交距离,并定期对演出人员进行新冠病毒检测。该音乐节售出了7.6万张票,主办方表示,音乐节期间没有造成任何新冠感染。

奥地利其他演出场馆也试图保持大门开放——至少针对演奏人员。位于维也纳市中心第一区的爵士俱乐部Porgy & Bess,将其大部分冬季节目都转换成了实时在线音乐会,观众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付费收看。这些演出吸引的观众数量常常远超过该俱乐部的座位容量。

“我们想要告诉大家,我们不会因新冠病毒而放弃。”该俱乐部的艺术总监克里斯托弗•胡贝尔(Christoph Huber)说。他指出,很少有俱乐部能像他所在的俱乐部这样有能力举办音乐会,并继续给音乐家支付酬劳——通过政府和观众的支持。

曾在纽约茱莉亚学院(Juilliard School)学习音乐的弗罗绍尔表示,与美国的“恐怖景象”相比,欧洲的文化工作者是幸运的。

美国12月的新冠死亡人数创下了纪录,而且没有为艺术家建立健全的社会保障网络。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的数据显示,超过一半的演员和舞者,以及近三分之一的音乐家都处于失业状态。

但是,虽然奥地利的管弦乐团和其他著名艺术团体都收到了实际的政府支持,但许多文化工作者——特别是年轻的自由工作者——都处境艰难。

今年5月,奥地利文化部长乌尔丽克•卢尼亚切克(Ulrike Lunacek)辞职时表示,她未能提供足够资源来支持文化工作者。她说:“这不是世界上最富裕国家之一应该做的事情。”

26岁的男中音歌唱家马尔科特罗亚诺夫斯基(Marko Trojanovski)已在维也纳居住了8年,他在2020年的演出有太多被取消,以至于他不得不在一家新服装店找了一份卖牛仔裤的工作。

他的搭档、同样26岁的作曲家奥斯卡•伊耶尔(Oskar Gigele)担心,疫情对年轻人的表演艺术机会将造成长期影响。

“这场危机正在压垮这代人——人们在自暴自弃……如果你现在待业,你没有机会找到新工作,或获得资金支持,”他表示,“现在已经不剩任何资金了。”

即便对于维也纳爱乐乐团这样的赫赫有名的演出团体而言,未来也是不确定的,尽管它挺过了奥匈帝国的崩塌、纳粹德国对奥地利的吞并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蹂躏。

维也纳爱乐乐团2020年11月前往日本,进行为期10天的巡演,但2021年的美国大型巡演计划已被无限期搁置。巡演是重要收入来源,弗洛绍尔表示,维也纳爱乐乐团正在考虑改变计划,去中国或其他亚洲地区,这些地方的新冠病例少得多。

他说:“我们通常提前3年就定下演出计划,但现在只提前大约两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