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官方宣布,极端贫困在中国已成为历史。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上月初,中国宣布消除了国内的极端贫困。这是令人惊叹的巨大成就。据世界银行估计,过去40年里中国约有八亿人摆脱了赤贫。正如官方媒体所说,这也是历史性的胜利。在中国历史上,消除贫困从来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事。

西南省份贵州的紫云县是最后一批宣布脱贫的地点之一。“老实说,这是假的。”村民梁勇(音译)冷冷地说。官方对紫云县经济状况的核查只是走过场,他说。省里的领导突然来村里,宣布紫云县已经脱贫,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这都是表演。我们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咕哝道。

但冷静的观察者还是会站在政府这一边。对梁勇来说,生活无疑很艰难。现在猪肉很贵,他一周只吃两三回。付完两个孩子的学费后,手头的钱已所剩无几。他生煤炉御寒。与中国很多人尤其是城里人相比,他肯定是贫穷的。他父亲最近被查出肺癌,但他没钱给他好好治病。这个时候看到庆祝战胜了贫困,他高兴不起来。但是,能吃上肉、上得起学、取得上暖,表明梁勇实际上已经摆脱了极端贫困,即最基本的需求得到了满足。

中国是否为赢得"脱贫攻坚战"篡改了数据? 有人会这么问可以理解。肯定还存在零散的赤贫案例。但是,中国给自己设定的脱贫门槛已经章高了。它一直在不断提高官方贫困线,现在安2011年物价水平(并经生活成本调整)为每人每天约2.3美元。相比之下,世界银行把极端贫困人口定义为每天生活费不足1.9美元的人,他们约占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富裕国家的贫困线要高得多∶ 美国四口之家的贫困线是按2020年物价水平为每天72美元。以中国目前的标准,1978年也就是毛泽东去世后不久,近 98%的农村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到2016年,这一比例下降到不足5%(见图表)。


中国政府最大的贡献是废除了中央计划经济,让人们赚钱。它取消了农业集体化,让农民有更多动力生产更多粮食;允许人们到全国各地找工作;给企业家更多自由;通过修建公路、投资教育和吸引外国投资者提供辅助。政府的目标是促进经济发展,减轻贫困则是一个受欢迎的附带成果。

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2015年誓言要在2020年底前彻底消除极端贫困,此后政府的做法发生了变化。官员们迅速行动起来。他们对那些找到脱贫路子的穷人予以奖励(见图),试图以此提高个人的积极性。他们大范围支出公共资金。2015年,中央政府划拨的扶贫专项资金达到极端贫困户人均500元。2020年的拨款额人均超过2.6万元(见图表),
在紫云,脱贫战的印记随处可见。政府机关的墙上贴满了大幅宣传画。其中一幅上是一株写着"穷根子"的植物,正被人从土里拔出来。主干道上到处都是标语,有些非常直白("让农民多挣钱"),还有一些颇高大上("扶贫先扶智")。

贫困人口居住区的地形地貌是最大的挑战之一。习近平启动脱贫战时,认定的832个贫困县—一约占全国县城总数的30%——全部以农村为主要构成。它们大多位于山区或居住条件恶劣的地带。官员们对这些县基本的扶贫方法有两种。这两种在紫云都能看到。

第一种是以现代农业为主的产业引进。在紫云县的洛麦村,政府创建了一个25公顷的香菇种植加工区。大约有70名当地人在那里工作。过去,他们只能要么外出打工,要么靠种玉米勉强度日。但香菇是一种经济作物,能让他们每天挣80块钱左右,这已经是不错的收入了。

这种方法有点讽刺。上世纪8o年代,中国废除了公社农场,让人们自谋出路。现在政府却希望他们再次把自己的资源汇集起来。官员们经常说这是把农民变成"股东"。村民可以在新型乡镇企业中获得股份,如果一切顺利,这些企业会给他们分红。这些项目通常会安排给外来的大公司负责。比如洛麦香菇农场由国有企业中国南方电网经营。但是随着脱贫战收官,-些项目将面临草草收场的风险。

第二种帮助贫困村庄的方法更激进∶把村民搬迁到与外界联系更多的地区。2016年至2020年间,官员们重新安置了约1000万人。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大规模迁移人口以给发展腾地,比如拆迁村落建大坝。而在这种情况下,重新安置本身就是个发展项目。政府认为,向最偏远村庄提供从道路到医疗的各种必需服务的成本太高,还是把居民搬到城镇的附近成效更好。

在紫云县城的中心坐落着一幢幢整齐的黄色公寓楼。这是个定居点,居民都来自离这里有点路程的一个贫困村。把村民搬进这样的住所后,为他们找工作便成了个常见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号召地方官员为每户家庭至少解决一个人的就业。在通往紫云新定居点的大门口,妇女们趴在小作坊里的缝纫机上。一名中年妇女说自己干不了这活,官员们就给她安排了一份环卫工作。她对新环境很满意。街对面就有一所好学校,这对她的孩子来说比以前好太多了。

一个更大的挑战是相对贫困,这个问题对于任可一个曾在繁华的沿海城市和乏味的内陆城镇间往来过的人来说,都是非常明显的。人们的收入可能远高于官方贫困线,但仍会感到自己很穷。中国经济学家最近的一项研究认为,农村地区的"主观贫困线"约为每天23元,几乎是官方认定的贫困标准的两倍。这符合许多经济学家使用的标准,也就是把相对贫困线设定在收入中值水平的一半。它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中国农村人口仍然认为自己是穷人。

如果以这种方式计算,消除贫困会变得几乎无法实现,因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贫困线也会稳步上升。但使用相对定义的一个好处是,它更符合人们的感受。中国没有统计任何城市贫困人口,因为福利保障措施据信应能帮到那些没钱的人。但是,农民工缺乏能便捷地享受到城市福利所需的户籍证明。而且对任何城市居民而言,能得到的帮助也是微薄的。陈绍华和马丁.拉瓦雷(Martin Ravallion)最近为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撰写的一篇论文显示,用相对定义来衡量,中国约有五分之一的城市居民可被列为贫困人口。

为了减少相对贫困,中国需要采取一些有别于在脱贫攻坚战中使用的策略。它将必须重新分配收入,比如向富人多征税,并让农民工更容易获得城市的公共服务一—但政府对这些政策似乎一直不太热心。

在蓬勃发展的贵州省会贵阳的街头,困苦之况依然随处可见。背着背篓的男人走在街头,寻找搬运货物的工作。50来岁的搬运工周伟福(音译)对"贫困已经消除"的说法嗤之以鼻。"我这干的都是什么活?我基本上什么钱都挣不到。"他说。中国完全有理由为战胜极端贫困而自豪。但是官员们不那么大张旗鼓地庆祝会是明智之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分享到:

经济发展 增长的果实

发布日期:2021-01-24 16:47
摘要:官方宣布,极端贫困在中国已成为历史。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上月初,中国宣布消除了国内的极端贫困。这是令人惊叹的巨大成就。据世界银行估计,过去40年里中国约有八亿人摆脱了赤贫。正如官方媒体所说,这也是历史性的胜利。在中国历史上,消除贫困从来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事。

西南省份贵州的紫云县是最后一批宣布脱贫的地点之一。“老实说,这是假的。”村民梁勇(音译)冷冷地说。官方对紫云县经济状况的核查只是走过场,他说。省里的领导突然来村里,宣布紫云县已经脱贫,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这都是表演。我们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咕哝道。

但冷静的观察者还是会站在政府这一边。对梁勇来说,生活无疑很艰难。现在猪肉很贵,他一周只吃两三回。付完两个孩子的学费后,手头的钱已所剩无几。他生煤炉御寒。与中国很多人尤其是城里人相比,他肯定是贫穷的。他父亲最近被查出肺癌,但他没钱给他好好治病。这个时候看到庆祝战胜了贫困,他高兴不起来。但是,能吃上肉、上得起学、取得上暖,表明梁勇实际上已经摆脱了极端贫困,即最基本的需求得到了满足。

中国是否为赢得"脱贫攻坚战"篡改了数据? 有人会这么问可以理解。肯定还存在零散的赤贫案例。但是,中国给自己设定的脱贫门槛已经章高了。它一直在不断提高官方贫困线,现在安2011年物价水平(并经生活成本调整)为每人每天约2.3美元。相比之下,世界银行把极端贫困人口定义为每天生活费不足1.9美元的人,他们约占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富裕国家的贫困线要高得多∶ 美国四口之家的贫困线是按2020年物价水平为每天72美元。以中国目前的标准,1978年也就是毛泽东去世后不久,近 98%的农村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到2016年,这一比例下降到不足5%(见图表)。


中国政府最大的贡献是废除了中央计划经济,让人们赚钱。它取消了农业集体化,让农民有更多动力生产更多粮食;允许人们到全国各地找工作;给企业家更多自由;通过修建公路、投资教育和吸引外国投资者提供辅助。政府的目标是促进经济发展,减轻贫困则是一个受欢迎的附带成果。

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2015年誓言要在2020年底前彻底消除极端贫困,此后政府的做法发生了变化。官员们迅速行动起来。他们对那些找到脱贫路子的穷人予以奖励(见图),试图以此提高个人的积极性。他们大范围支出公共资金。2015年,中央政府划拨的扶贫专项资金达到极端贫困户人均500元。2020年的拨款额人均超过2.6万元(见图表),
在紫云,脱贫战的印记随处可见。政府机关的墙上贴满了大幅宣传画。其中一幅上是一株写着"穷根子"的植物,正被人从土里拔出来。主干道上到处都是标语,有些非常直白("让农民多挣钱"),还有一些颇高大上("扶贫先扶智")。

贫困人口居住区的地形地貌是最大的挑战之一。习近平启动脱贫战时,认定的832个贫困县—一约占全国县城总数的30%——全部以农村为主要构成。它们大多位于山区或居住条件恶劣的地带。官员们对这些县基本的扶贫方法有两种。这两种在紫云都能看到。

第一种是以现代农业为主的产业引进。在紫云县的洛麦村,政府创建了一个25公顷的香菇种植加工区。大约有70名当地人在那里工作。过去,他们只能要么外出打工,要么靠种玉米勉强度日。但香菇是一种经济作物,能让他们每天挣80块钱左右,这已经是不错的收入了。

这种方法有点讽刺。上世纪8o年代,中国废除了公社农场,让人们自谋出路。现在政府却希望他们再次把自己的资源汇集起来。官员们经常说这是把农民变成"股东"。村民可以在新型乡镇企业中获得股份,如果一切顺利,这些企业会给他们分红。这些项目通常会安排给外来的大公司负责。比如洛麦香菇农场由国有企业中国南方电网经营。但是随着脱贫战收官,-些项目将面临草草收场的风险。

第二种帮助贫困村庄的方法更激进∶把村民搬迁到与外界联系更多的地区。2016年至2020年间,官员们重新安置了约1000万人。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大规模迁移人口以给发展腾地,比如拆迁村落建大坝。而在这种情况下,重新安置本身就是个发展项目。政府认为,向最偏远村庄提供从道路到医疗的各种必需服务的成本太高,还是把居民搬到城镇的附近成效更好。

在紫云县城的中心坐落着一幢幢整齐的黄色公寓楼。这是个定居点,居民都来自离这里有点路程的一个贫困村。把村民搬进这样的住所后,为他们找工作便成了个常见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号召地方官员为每户家庭至少解决一个人的就业。在通往紫云新定居点的大门口,妇女们趴在小作坊里的缝纫机上。一名中年妇女说自己干不了这活,官员们就给她安排了一份环卫工作。她对新环境很满意。街对面就有一所好学校,这对她的孩子来说比以前好太多了。

一个更大的挑战是相对贫困,这个问题对于任可一个曾在繁华的沿海城市和乏味的内陆城镇间往来过的人来说,都是非常明显的。人们的收入可能远高于官方贫困线,但仍会感到自己很穷。中国经济学家最近的一项研究认为,农村地区的"主观贫困线"约为每天23元,几乎是官方认定的贫困标准的两倍。这符合许多经济学家使用的标准,也就是把相对贫困线设定在收入中值水平的一半。它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中国农村人口仍然认为自己是穷人。

如果以这种方式计算,消除贫困会变得几乎无法实现,因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贫困线也会稳步上升。但使用相对定义的一个好处是,它更符合人们的感受。中国没有统计任何城市贫困人口,因为福利保障措施据信应能帮到那些没钱的人。但是,农民工缺乏能便捷地享受到城市福利所需的户籍证明。而且对任何城市居民而言,能得到的帮助也是微薄的。陈绍华和马丁.拉瓦雷(Martin Ravallion)最近为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撰写的一篇论文显示,用相对定义来衡量,中国约有五分之一的城市居民可被列为贫困人口。

为了减少相对贫困,中国需要采取一些有别于在脱贫攻坚战中使用的策略。它将必须重新分配收入,比如向富人多征税,并让农民工更容易获得城市的公共服务一—但政府对这些政策似乎一直不太热心。

在蓬勃发展的贵州省会贵阳的街头,困苦之况依然随处可见。背着背篓的男人走在街头,寻找搬运货物的工作。50来岁的搬运工周伟福(音译)对"贫困已经消除"的说法嗤之以鼻。"我这干的都是什么活?我基本上什么钱都挣不到。"他说。中国完全有理由为战胜极端贫困而自豪。但是官员们不那么大张旗鼓地庆祝会是明智之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官方宣布,极端贫困在中国已成为历史。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上月初,中国宣布消除了国内的极端贫困。这是令人惊叹的巨大成就。据世界银行估计,过去40年里中国约有八亿人摆脱了赤贫。正如官方媒体所说,这也是历史性的胜利。在中国历史上,消除贫困从来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事。

西南省份贵州的紫云县是最后一批宣布脱贫的地点之一。“老实说,这是假的。”村民梁勇(音译)冷冷地说。官方对紫云县经济状况的核查只是走过场,他说。省里的领导突然来村里,宣布紫云县已经脱贫,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这都是表演。我们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咕哝道。

但冷静的观察者还是会站在政府这一边。对梁勇来说,生活无疑很艰难。现在猪肉很贵,他一周只吃两三回。付完两个孩子的学费后,手头的钱已所剩无几。他生煤炉御寒。与中国很多人尤其是城里人相比,他肯定是贫穷的。他父亲最近被查出肺癌,但他没钱给他好好治病。这个时候看到庆祝战胜了贫困,他高兴不起来。但是,能吃上肉、上得起学、取得上暖,表明梁勇实际上已经摆脱了极端贫困,即最基本的需求得到了满足。

中国是否为赢得"脱贫攻坚战"篡改了数据? 有人会这么问可以理解。肯定还存在零散的赤贫案例。但是,中国给自己设定的脱贫门槛已经章高了。它一直在不断提高官方贫困线,现在安2011年物价水平(并经生活成本调整)为每人每天约2.3美元。相比之下,世界银行把极端贫困人口定义为每天生活费不足1.9美元的人,他们约占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富裕国家的贫困线要高得多∶ 美国四口之家的贫困线是按2020年物价水平为每天72美元。以中国目前的标准,1978年也就是毛泽东去世后不久,近 98%的农村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到2016年,这一比例下降到不足5%(见图表)。


中国政府最大的贡献是废除了中央计划经济,让人们赚钱。它取消了农业集体化,让农民有更多动力生产更多粮食;允许人们到全国各地找工作;给企业家更多自由;通过修建公路、投资教育和吸引外国投资者提供辅助。政府的目标是促进经济发展,减轻贫困则是一个受欢迎的附带成果。

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2015年誓言要在2020年底前彻底消除极端贫困,此后政府的做法发生了变化。官员们迅速行动起来。他们对那些找到脱贫路子的穷人予以奖励(见图),试图以此提高个人的积极性。他们大范围支出公共资金。2015年,中央政府划拨的扶贫专项资金达到极端贫困户人均500元。2020年的拨款额人均超过2.6万元(见图表),
在紫云,脱贫战的印记随处可见。政府机关的墙上贴满了大幅宣传画。其中一幅上是一株写着"穷根子"的植物,正被人从土里拔出来。主干道上到处都是标语,有些非常直白("让农民多挣钱"),还有一些颇高大上("扶贫先扶智")。

贫困人口居住区的地形地貌是最大的挑战之一。习近平启动脱贫战时,认定的832个贫困县—一约占全国县城总数的30%——全部以农村为主要构成。它们大多位于山区或居住条件恶劣的地带。官员们对这些县基本的扶贫方法有两种。这两种在紫云都能看到。

第一种是以现代农业为主的产业引进。在紫云县的洛麦村,政府创建了一个25公顷的香菇种植加工区。大约有70名当地人在那里工作。过去,他们只能要么外出打工,要么靠种玉米勉强度日。但香菇是一种经济作物,能让他们每天挣80块钱左右,这已经是不错的收入了。

这种方法有点讽刺。上世纪8o年代,中国废除了公社农场,让人们自谋出路。现在政府却希望他们再次把自己的资源汇集起来。官员们经常说这是把农民变成"股东"。村民可以在新型乡镇企业中获得股份,如果一切顺利,这些企业会给他们分红。这些项目通常会安排给外来的大公司负责。比如洛麦香菇农场由国有企业中国南方电网经营。但是随着脱贫战收官,-些项目将面临草草收场的风险。

第二种帮助贫困村庄的方法更激进∶把村民搬迁到与外界联系更多的地区。2016年至2020年间,官员们重新安置了约1000万人。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大规模迁移人口以给发展腾地,比如拆迁村落建大坝。而在这种情况下,重新安置本身就是个发展项目。政府认为,向最偏远村庄提供从道路到医疗的各种必需服务的成本太高,还是把居民搬到城镇的附近成效更好。

在紫云县城的中心坐落着一幢幢整齐的黄色公寓楼。这是个定居点,居民都来自离这里有点路程的一个贫困村。把村民搬进这样的住所后,为他们找工作便成了个常见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号召地方官员为每户家庭至少解决一个人的就业。在通往紫云新定居点的大门口,妇女们趴在小作坊里的缝纫机上。一名中年妇女说自己干不了这活,官员们就给她安排了一份环卫工作。她对新环境很满意。街对面就有一所好学校,这对她的孩子来说比以前好太多了。

一个更大的挑战是相对贫困,这个问题对于任可一个曾在繁华的沿海城市和乏味的内陆城镇间往来过的人来说,都是非常明显的。人们的收入可能远高于官方贫困线,但仍会感到自己很穷。中国经济学家最近的一项研究认为,农村地区的"主观贫困线"约为每天23元,几乎是官方认定的贫困标准的两倍。这符合许多经济学家使用的标准,也就是把相对贫困线设定在收入中值水平的一半。它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中国农村人口仍然认为自己是穷人。

如果以这种方式计算,消除贫困会变得几乎无法实现,因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贫困线也会稳步上升。但使用相对定义的一个好处是,它更符合人们的感受。中国没有统计任何城市贫困人口,因为福利保障措施据信应能帮到那些没钱的人。但是,农民工缺乏能便捷地享受到城市福利所需的户籍证明。而且对任何城市居民而言,能得到的帮助也是微薄的。陈绍华和马丁.拉瓦雷(Martin Ravallion)最近为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撰写的一篇论文显示,用相对定义来衡量,中国约有五分之一的城市居民可被列为贫困人口。

为了减少相对贫困,中国需要采取一些有别于在脱贫攻坚战中使用的策略。它将必须重新分配收入,比如向富人多征税,并让农民工更容易获得城市的公共服务一—但政府对这些政策似乎一直不太热心。

在蓬勃发展的贵州省会贵阳的街头,困苦之况依然随处可见。背着背篓的男人走在街头,寻找搬运货物的工作。50来岁的搬运工周伟福(音译)对"贫困已经消除"的说法嗤之以鼻。"我这干的都是什么活?我基本上什么钱都挣不到。"他说。中国完全有理由为战胜极端贫困而自豪。但是官员们不那么大张旗鼓地庆祝会是明智之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经济发展 增长的果实

发布日期:2021-01-24 16:47
摘要:官方宣布,极端贫困在中国已成为历史。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上月初,中国宣布消除了国内的极端贫困。这是令人惊叹的巨大成就。据世界银行估计,过去40年里中国约有八亿人摆脱了赤贫。正如官方媒体所说,这也是历史性的胜利。在中国历史上,消除贫困从来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事。

西南省份贵州的紫云县是最后一批宣布脱贫的地点之一。“老实说,这是假的。”村民梁勇(音译)冷冷地说。官方对紫云县经济状况的核查只是走过场,他说。省里的领导突然来村里,宣布紫云县已经脱贫,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这都是表演。我们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咕哝道。

但冷静的观察者还是会站在政府这一边。对梁勇来说,生活无疑很艰难。现在猪肉很贵,他一周只吃两三回。付完两个孩子的学费后,手头的钱已所剩无几。他生煤炉御寒。与中国很多人尤其是城里人相比,他肯定是贫穷的。他父亲最近被查出肺癌,但他没钱给他好好治病。这个时候看到庆祝战胜了贫困,他高兴不起来。但是,能吃上肉、上得起学、取得上暖,表明梁勇实际上已经摆脱了极端贫困,即最基本的需求得到了满足。

中国是否为赢得"脱贫攻坚战"篡改了数据? 有人会这么问可以理解。肯定还存在零散的赤贫案例。但是,中国给自己设定的脱贫门槛已经章高了。它一直在不断提高官方贫困线,现在安2011年物价水平(并经生活成本调整)为每人每天约2.3美元。相比之下,世界银行把极端贫困人口定义为每天生活费不足1.9美元的人,他们约占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富裕国家的贫困线要高得多∶ 美国四口之家的贫困线是按2020年物价水平为每天72美元。以中国目前的标准,1978年也就是毛泽东去世后不久,近 98%的农村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到2016年,这一比例下降到不足5%(见图表)。


中国政府最大的贡献是废除了中央计划经济,让人们赚钱。它取消了农业集体化,让农民有更多动力生产更多粮食;允许人们到全国各地找工作;给企业家更多自由;通过修建公路、投资教育和吸引外国投资者提供辅助。政府的目标是促进经济发展,减轻贫困则是一个受欢迎的附带成果。

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2015年誓言要在2020年底前彻底消除极端贫困,此后政府的做法发生了变化。官员们迅速行动起来。他们对那些找到脱贫路子的穷人予以奖励(见图),试图以此提高个人的积极性。他们大范围支出公共资金。2015年,中央政府划拨的扶贫专项资金达到极端贫困户人均500元。2020年的拨款额人均超过2.6万元(见图表),
在紫云,脱贫战的印记随处可见。政府机关的墙上贴满了大幅宣传画。其中一幅上是一株写着"穷根子"的植物,正被人从土里拔出来。主干道上到处都是标语,有些非常直白("让农民多挣钱"),还有一些颇高大上("扶贫先扶智")。

贫困人口居住区的地形地貌是最大的挑战之一。习近平启动脱贫战时,认定的832个贫困县—一约占全国县城总数的30%——全部以农村为主要构成。它们大多位于山区或居住条件恶劣的地带。官员们对这些县基本的扶贫方法有两种。这两种在紫云都能看到。

第一种是以现代农业为主的产业引进。在紫云县的洛麦村,政府创建了一个25公顷的香菇种植加工区。大约有70名当地人在那里工作。过去,他们只能要么外出打工,要么靠种玉米勉强度日。但香菇是一种经济作物,能让他们每天挣80块钱左右,这已经是不错的收入了。

这种方法有点讽刺。上世纪8o年代,中国废除了公社农场,让人们自谋出路。现在政府却希望他们再次把自己的资源汇集起来。官员们经常说这是把农民变成"股东"。村民可以在新型乡镇企业中获得股份,如果一切顺利,这些企业会给他们分红。这些项目通常会安排给外来的大公司负责。比如洛麦香菇农场由国有企业中国南方电网经营。但是随着脱贫战收官,-些项目将面临草草收场的风险。

第二种帮助贫困村庄的方法更激进∶把村民搬迁到与外界联系更多的地区。2016年至2020年间,官员们重新安置了约1000万人。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大规模迁移人口以给发展腾地,比如拆迁村落建大坝。而在这种情况下,重新安置本身就是个发展项目。政府认为,向最偏远村庄提供从道路到医疗的各种必需服务的成本太高,还是把居民搬到城镇的附近成效更好。

在紫云县城的中心坐落着一幢幢整齐的黄色公寓楼。这是个定居点,居民都来自离这里有点路程的一个贫困村。把村民搬进这样的住所后,为他们找工作便成了个常见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号召地方官员为每户家庭至少解决一个人的就业。在通往紫云新定居点的大门口,妇女们趴在小作坊里的缝纫机上。一名中年妇女说自己干不了这活,官员们就给她安排了一份环卫工作。她对新环境很满意。街对面就有一所好学校,这对她的孩子来说比以前好太多了。

一个更大的挑战是相对贫困,这个问题对于任可一个曾在繁华的沿海城市和乏味的内陆城镇间往来过的人来说,都是非常明显的。人们的收入可能远高于官方贫困线,但仍会感到自己很穷。中国经济学家最近的一项研究认为,农村地区的"主观贫困线"约为每天23元,几乎是官方认定的贫困标准的两倍。这符合许多经济学家使用的标准,也就是把相对贫困线设定在收入中值水平的一半。它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中国农村人口仍然认为自己是穷人。

如果以这种方式计算,消除贫困会变得几乎无法实现,因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贫困线也会稳步上升。但使用相对定义的一个好处是,它更符合人们的感受。中国没有统计任何城市贫困人口,因为福利保障措施据信应能帮到那些没钱的人。但是,农民工缺乏能便捷地享受到城市福利所需的户籍证明。而且对任何城市居民而言,能得到的帮助也是微薄的。陈绍华和马丁.拉瓦雷(Martin Ravallion)最近为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撰写的一篇论文显示,用相对定义来衡量,中国约有五分之一的城市居民可被列为贫困人口。

为了减少相对贫困,中国需要采取一些有别于在脱贫攻坚战中使用的策略。它将必须重新分配收入,比如向富人多征税,并让农民工更容易获得城市的公共服务一—但政府对这些政策似乎一直不太热心。

在蓬勃发展的贵州省会贵阳的街头,困苦之况依然随处可见。背着背篓的男人走在街头,寻找搬运货物的工作。50来岁的搬运工周伟福(音译)对"贫困已经消除"的说法嗤之以鼻。"我这干的都是什么活?我基本上什么钱都挣不到。"他说。中国完全有理由为战胜极端贫困而自豪。但是官员们不那么大张旗鼓地庆祝会是明智之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摘要:官方宣布,极端贫困在中国已成为历史。



 | 经济学人

OR--商业新媒体

上月初,中国宣布消除了国内的极端贫困。这是令人惊叹的巨大成就。据世界银行估计,过去40年里中国约有八亿人摆脱了赤贫。正如官方媒体所说,这也是历史性的胜利。在中国历史上,消除贫困从来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事。

西南省份贵州的紫云县是最后一批宣布脱贫的地点之一。“老实说,这是假的。”村民梁勇(音译)冷冷地说。官方对紫云县经济状况的核查只是走过场,他说。省里的领导突然来村里,宣布紫云县已经脱贫,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这都是表演。我们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咕哝道。

但冷静的观察者还是会站在政府这一边。对梁勇来说,生活无疑很艰难。现在猪肉很贵,他一周只吃两三回。付完两个孩子的学费后,手头的钱已所剩无几。他生煤炉御寒。与中国很多人尤其是城里人相比,他肯定是贫穷的。他父亲最近被查出肺癌,但他没钱给他好好治病。这个时候看到庆祝战胜了贫困,他高兴不起来。但是,能吃上肉、上得起学、取得上暖,表明梁勇实际上已经摆脱了极端贫困,即最基本的需求得到了满足。

中国是否为赢得"脱贫攻坚战"篡改了数据? 有人会这么问可以理解。肯定还存在零散的赤贫案例。但是,中国给自己设定的脱贫门槛已经章高了。它一直在不断提高官方贫困线,现在安2011年物价水平(并经生活成本调整)为每人每天约2.3美元。相比之下,世界银行把极端贫困人口定义为每天生活费不足1.9美元的人,他们约占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富裕国家的贫困线要高得多∶ 美国四口之家的贫困线是按2020年物价水平为每天72美元。以中国目前的标准,1978年也就是毛泽东去世后不久,近 98%的农村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到2016年,这一比例下降到不足5%(见图表)。


中国政府最大的贡献是废除了中央计划经济,让人们赚钱。它取消了农业集体化,让农民有更多动力生产更多粮食;允许人们到全国各地找工作;给企业家更多自由;通过修建公路、投资教育和吸引外国投资者提供辅助。政府的目标是促进经济发展,减轻贫困则是一个受欢迎的附带成果。

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2015年誓言要在2020年底前彻底消除极端贫困,此后政府的做法发生了变化。官员们迅速行动起来。他们对那些找到脱贫路子的穷人予以奖励(见图),试图以此提高个人的积极性。他们大范围支出公共资金。2015年,中央政府划拨的扶贫专项资金达到极端贫困户人均500元。2020年的拨款额人均超过2.6万元(见图表),
在紫云,脱贫战的印记随处可见。政府机关的墙上贴满了大幅宣传画。其中一幅上是一株写着"穷根子"的植物,正被人从土里拔出来。主干道上到处都是标语,有些非常直白("让农民多挣钱"),还有一些颇高大上("扶贫先扶智")。

贫困人口居住区的地形地貌是最大的挑战之一。习近平启动脱贫战时,认定的832个贫困县—一约占全国县城总数的30%——全部以农村为主要构成。它们大多位于山区或居住条件恶劣的地带。官员们对这些县基本的扶贫方法有两种。这两种在紫云都能看到。

第一种是以现代农业为主的产业引进。在紫云县的洛麦村,政府创建了一个25公顷的香菇种植加工区。大约有70名当地人在那里工作。过去,他们只能要么外出打工,要么靠种玉米勉强度日。但香菇是一种经济作物,能让他们每天挣80块钱左右,这已经是不错的收入了。

这种方法有点讽刺。上世纪8o年代,中国废除了公社农场,让人们自谋出路。现在政府却希望他们再次把自己的资源汇集起来。官员们经常说这是把农民变成"股东"。村民可以在新型乡镇企业中获得股份,如果一切顺利,这些企业会给他们分红。这些项目通常会安排给外来的大公司负责。比如洛麦香菇农场由国有企业中国南方电网经营。但是随着脱贫战收官,-些项目将面临草草收场的风险。

第二种帮助贫困村庄的方法更激进∶把村民搬迁到与外界联系更多的地区。2016年至2020年间,官员们重新安置了约1000万人。长期以来,中国一直大规模迁移人口以给发展腾地,比如拆迁村落建大坝。而在这种情况下,重新安置本身就是个发展项目。政府认为,向最偏远村庄提供从道路到医疗的各种必需服务的成本太高,还是把居民搬到城镇的附近成效更好。

在紫云县城的中心坐落着一幢幢整齐的黄色公寓楼。这是个定居点,居民都来自离这里有点路程的一个贫困村。把村民搬进这样的住所后,为他们找工作便成了个常见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号召地方官员为每户家庭至少解决一个人的就业。在通往紫云新定居点的大门口,妇女们趴在小作坊里的缝纫机上。一名中年妇女说自己干不了这活,官员们就给她安排了一份环卫工作。她对新环境很满意。街对面就有一所好学校,这对她的孩子来说比以前好太多了。

一个更大的挑战是相对贫困,这个问题对于任可一个曾在繁华的沿海城市和乏味的内陆城镇间往来过的人来说,都是非常明显的。人们的收入可能远高于官方贫困线,但仍会感到自己很穷。中国经济学家最近的一项研究认为,农村地区的"主观贫困线"约为每天23元,几乎是官方认定的贫困标准的两倍。这符合许多经济学家使用的标准,也就是把相对贫困线设定在收入中值水平的一半。它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中国农村人口仍然认为自己是穷人。

如果以这种方式计算,消除贫困会变得几乎无法实现,因为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贫困线也会稳步上升。但使用相对定义的一个好处是,它更符合人们的感受。中国没有统计任何城市贫困人口,因为福利保障措施据信应能帮到那些没钱的人。但是,农民工缺乏能便捷地享受到城市福利所需的户籍证明。而且对任何城市居民而言,能得到的帮助也是微薄的。陈绍华和马丁.拉瓦雷(Martin Ravallion)最近为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撰写的一篇论文显示,用相对定义来衡量,中国约有五分之一的城市居民可被列为贫困人口。

为了减少相对贫困,中国需要采取一些有别于在脱贫攻坚战中使用的策略。它将必须重新分配收入,比如向富人多征税,并让农民工更容易获得城市的公共服务一—但政府对这些政策似乎一直不太热心。

在蓬勃发展的贵州省会贵阳的街头,困苦之况依然随处可见。背着背篓的男人走在街头,寻找搬运货物的工作。50来岁的搬运工周伟福(音译)对"贫困已经消除"的说法嗤之以鼻。"我这干的都是什么活?我基本上什么钱都挣不到。"他说。中国完全有理由为战胜极端贫困而自豪。但是官员们不那么大张旗鼓地庆祝会是明智之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