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征召的阿塞拜疆士兵持续殉难,这里的人们却依然支持战争。随着该国士兵在与亚美尼亚的冲突中取得进展,成千上万的难民计划返回故土,每一块被“解放”的领土都在庆祝。


周日在阿塞拜疆巴库,26岁的埃尔达尔·阿利耶夫的葬礼正在进行,他在对亚美尼亚的战争中牺牲。“如果国家召唤,他就得去,”他的父亲苏莱曼·埃尔达尔·阿利耶夫说。

 | CARLOTTA GALL, IVOR PRICKETT

OR--商业新媒体 】阿塞拜疆巴库——夜幕降临,哭泣的声音从柔和的晚风中传来。一座小房子的院子里挤满了女人,在覆盖着国旗的棺材前哀哭。男人们悄无声息地聚集在院子外的窄巷里。

三周前在南高加索地区,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再次爆发战争,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艾哈迈德利这个工薪阶层社区正在哀悼第一个因此殉难的孩子。26岁的埃尔达尔·阿利耶夫(Eldar Aliyev)是阿塞拜疆最大的金融公司之一的经理,也是一名志愿兵,他去了前线不到两周,就被装进棺材送回了家。

阿塞拜疆没有公布军队伤亡人数,但已经在举行的葬礼,把战争带到了国内人民眼前。除了阿利耶夫,还有一名陆军上校也于周日在巴库下葬。

“如果国家召唤,他就得去,”阿利耶夫的父亲苏莱曼·埃尔达尔·阿利耶夫(Suleyman Eldar Aliyev)拄着一根拐杖靠墙站着说。他满脸皱纹,话不是很多。“国家万岁,”他说。

如今正处于全面战争状态的阿塞拜疆,面临着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最激烈的战斗,当时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争议领土(阿塞拜疆境内的亚美尼亚人聚居区)发生了最初的冲突。阿塞拜疆当时遭遇惨败,失去了大约13%的领土,多达2.6万人死亡,约80万人流离失所。

长达26年的冻结休战,被外部势力迅速平息的间歇性暴力冲突,都由此而来。但多年来,阿塞拜疆这个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前苏联共和国一直在悄悄重新武装自己。冲突在三周前爆发时,该国发动了一场全面战争,以夺回失去的土地。

在首都巴库周围,不难发现战争狂热的迹象。所有公共建筑都挂上了鲜艳的三色国旗,市中心主要街道两旁的大屏幕上播放着无人机精准打击亚美尼亚部队的恐怖影像。每隔几天,自2003年继承其父职位以来就一直统治着这个国家的总统伊阿姆·阿利耶夫(Ilham Aliyev)就会向全国发表讲话,宣读刚刚获得“解放”的村镇名称。

36岁的阿纳尔·马米多夫(Anar Mamedov)是周日在巴库下葬的那名志愿兵的表亲,他说,“阿塞拜疆军队已经展示了它的力量。”
“战争将继续,直到我们解放最后一片我们的土地为止,最终,我想说的是,所有人都将理解阿塞拜疆,”马米多夫继续说道,他自己是退伍军人,失去了一只手臂。

“我们都在等待这一天,”他说。“我们都在等待伊阿姆·阿利耶夫一声令下。”

阿塞拜疆是一个受到严密控制的社会,异见很快就会被镇压。在战争存在的地方,对战争的批评会被消音。然而,普遍的情绪是压倒性的支持。在很多采访中,阿塞拜疆人对法国、俄罗斯和美国带头发起、但从未有结果的和平努力表示不满,哪怕联合国不断通过有利于阿塞拜疆的决议。

“这不是阿利耶夫的战争,”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南高加索分析师绍尔·希里耶夫(Zaur Shiriyev)在谈到总统时表示。“这是所有阿塞拜疆人民的战争。”

希里耶夫说,许多亚美尼亚人和在该地区工作的西方官员从未充分理解生命和领土的丧失对阿塞拜疆人有多么重要。

曾因其报道而在2015年被阿利耶夫政府监禁的获奖调查记者卡蒂嘉·伊斯马伊洛娃(Khadija Ismayilova)说,在战争爆发期间,她和其他活动人士都暂停发表异见。“压低声音,是因为有士兵在战场上死去,”她说。

但她说,最近几个月,随着亚美尼亚方面采取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姿态,她可以感受到民众的愤怒。“我通常对政治很冷静,”她说,“但我很生气。”

在巴库北部郊区一所未建成的破旧校舍里,1000多名难民仍然生活在拥挤、不卫生的条件下,他们从几十年前第一次躲避战争时就居住在这里。房间由脆弱的胶合板墙隔开,居民们在一条狭窄的地下走廊里做饭和晾洗衣物。

“所有人都对和平谈判失去了希望,”34岁的乌利亚·苏莱曼诺娃(Ulriya Suleymanova)说,她和八口人的大家庭住在一套充满下水道气味的潮湿房间里。“我们的总统多年来一直提出和平,但是没有任何改变。”

但现在她有理由庆祝了。她的家人和丈夫都是来自靠近伊朗边境贾布雷地区的难民。她拿出手机,播放了阿塞拜疆士兵前一天在她村庄附近一座桥上升起国旗的庆祝视频。

“从1993年开始,我们被称为难民,但现在我们的土地已经被解放,我们不再是难民了,”她说。“我们有证据。我们看到了贾布雷的大桥和旗帜。当然,当我们看到这些时,我们非常高兴。离开的时候我才7岁。”

苏莱曼诺娃觉得他们肯定会回家。在巴库,她的工作是打扫房屋,她的丈夫销售监控摄像头。但她说,由于新冠病毒,工作机会已经枯竭,他们正在苦苦挣扎。

“我祖父有土地,我们有果园和菜地,”她伤感地说。“和现在这样的穷日子不一样。”

许多阿塞拜疆难民来自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周边包括贾布雷在内七个地区的农业乡镇,这些地区的居民以亚美尼亚人为主,一直是两国争端的焦点。

除了军事防御,现在这些地区大部分都被遗弃了。长期以来,亚美尼亚占领军的撤出和阿塞拜疆难民的返回被视为任何谈判解决方案的第一步。

阿塞拜疆军队设法以武力击退亚美尼亚部队,重点是与伊朗接壤的最南部三个地区:菲祖利、贾布雷和赞吉兰。周二,阿利耶夫宣布,军队已经占领了第三区赞吉兰,不过亚美尼亚政府发言人表示,激烈的战斗仍在继续。

难民们的一些家园被阿塞拜疆军队宣布占领,这让难民们兴奋不已,但痛苦的情绪也再度涌上心头。

“我们又哭又笑,”居住在废弃校舍的78岁难民乌尔克·阿拉赫维尔迪耶夫(Ulker Allahverdiyev)说,她在战争中失去了丈夫和一个儿子。成了寡妇的她带着五个孩子,在一所学校当清洁工,但在难民岁月中又失去了两个女儿。“我没日没夜地工作,”她说。“我害怕我自己的影子。”

26岁的艾尔达尔·哈姆扎利(Eldar Hamzali)说,尽管是一个已经有自己的生意和房产的难民,他也已经开始计划返回家园,他的家庭来自菲祖利。

他出示了一个谷歌地图页面,展示他家的房子和土地。虽然政府表示已经控制了菲祖利的大部分地区,但哈姆扎利家人所在的村庄还没有被阿塞拜疆控制。尽管如此,他说他的叔叔们已经决定了各自重建家园的地点。他还说,有人甚至要求哈姆扎利计算将流亡中去世亲属的遗体运回村子重新安葬的成本。


“寄人篱下的感觉从未离开过我们,”他谈到自己在巴库长大的生活。“我想我能找到内心的平静。在这里我是客人,但那里却是我的村庄。我想在那里我会感到更安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分享到:

纳卡冲突:阿塞拜疆的痛苦、愤怒与战争狂热

发布日期:2020-10-22 18:48
被征召的阿塞拜疆士兵持续殉难,这里的人们却依然支持战争。随着该国士兵在与亚美尼亚的冲突中取得进展,成千上万的难民计划返回故土,每一块被“解放”的领土都在庆祝。


周日在阿塞拜疆巴库,26岁的埃尔达尔·阿利耶夫的葬礼正在进行,他在对亚美尼亚的战争中牺牲。“如果国家召唤,他就得去,”他的父亲苏莱曼·埃尔达尔·阿利耶夫说。

 | CARLOTTA GALL, IVOR PRICKETT

OR--商业新媒体 】阿塞拜疆巴库——夜幕降临,哭泣的声音从柔和的晚风中传来。一座小房子的院子里挤满了女人,在覆盖着国旗的棺材前哀哭。男人们悄无声息地聚集在院子外的窄巷里。

三周前在南高加索地区,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再次爆发战争,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艾哈迈德利这个工薪阶层社区正在哀悼第一个因此殉难的孩子。26岁的埃尔达尔·阿利耶夫(Eldar Aliyev)是阿塞拜疆最大的金融公司之一的经理,也是一名志愿兵,他去了前线不到两周,就被装进棺材送回了家。

阿塞拜疆没有公布军队伤亡人数,但已经在举行的葬礼,把战争带到了国内人民眼前。除了阿利耶夫,还有一名陆军上校也于周日在巴库下葬。

“如果国家召唤,他就得去,”阿利耶夫的父亲苏莱曼·埃尔达尔·阿利耶夫(Suleyman Eldar Aliyev)拄着一根拐杖靠墙站着说。他满脸皱纹,话不是很多。“国家万岁,”他说。

如今正处于全面战争状态的阿塞拜疆,面临着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最激烈的战斗,当时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争议领土(阿塞拜疆境内的亚美尼亚人聚居区)发生了最初的冲突。阿塞拜疆当时遭遇惨败,失去了大约13%的领土,多达2.6万人死亡,约80万人流离失所。

长达26年的冻结休战,被外部势力迅速平息的间歇性暴力冲突,都由此而来。但多年来,阿塞拜疆这个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前苏联共和国一直在悄悄重新武装自己。冲突在三周前爆发时,该国发动了一场全面战争,以夺回失去的土地。

在首都巴库周围,不难发现战争狂热的迹象。所有公共建筑都挂上了鲜艳的三色国旗,市中心主要街道两旁的大屏幕上播放着无人机精准打击亚美尼亚部队的恐怖影像。每隔几天,自2003年继承其父职位以来就一直统治着这个国家的总统伊阿姆·阿利耶夫(Ilham Aliyev)就会向全国发表讲话,宣读刚刚获得“解放”的村镇名称。

36岁的阿纳尔·马米多夫(Anar Mamedov)是周日在巴库下葬的那名志愿兵的表亲,他说,“阿塞拜疆军队已经展示了它的力量。”
“战争将继续,直到我们解放最后一片我们的土地为止,最终,我想说的是,所有人都将理解阿塞拜疆,”马米多夫继续说道,他自己是退伍军人,失去了一只手臂。

“我们都在等待这一天,”他说。“我们都在等待伊阿姆·阿利耶夫一声令下。”

阿塞拜疆是一个受到严密控制的社会,异见很快就会被镇压。在战争存在的地方,对战争的批评会被消音。然而,普遍的情绪是压倒性的支持。在很多采访中,阿塞拜疆人对法国、俄罗斯和美国带头发起、但从未有结果的和平努力表示不满,哪怕联合国不断通过有利于阿塞拜疆的决议。

“这不是阿利耶夫的战争,”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南高加索分析师绍尔·希里耶夫(Zaur Shiriyev)在谈到总统时表示。“这是所有阿塞拜疆人民的战争。”

希里耶夫说,许多亚美尼亚人和在该地区工作的西方官员从未充分理解生命和领土的丧失对阿塞拜疆人有多么重要。

曾因其报道而在2015年被阿利耶夫政府监禁的获奖调查记者卡蒂嘉·伊斯马伊洛娃(Khadija Ismayilova)说,在战争爆发期间,她和其他活动人士都暂停发表异见。“压低声音,是因为有士兵在战场上死去,”她说。

但她说,最近几个月,随着亚美尼亚方面采取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姿态,她可以感受到民众的愤怒。“我通常对政治很冷静,”她说,“但我很生气。”

在巴库北部郊区一所未建成的破旧校舍里,1000多名难民仍然生活在拥挤、不卫生的条件下,他们从几十年前第一次躲避战争时就居住在这里。房间由脆弱的胶合板墙隔开,居民们在一条狭窄的地下走廊里做饭和晾洗衣物。

“所有人都对和平谈判失去了希望,”34岁的乌利亚·苏莱曼诺娃(Ulriya Suleymanova)说,她和八口人的大家庭住在一套充满下水道气味的潮湿房间里。“我们的总统多年来一直提出和平,但是没有任何改变。”

但现在她有理由庆祝了。她的家人和丈夫都是来自靠近伊朗边境贾布雷地区的难民。她拿出手机,播放了阿塞拜疆士兵前一天在她村庄附近一座桥上升起国旗的庆祝视频。

“从1993年开始,我们被称为难民,但现在我们的土地已经被解放,我们不再是难民了,”她说。“我们有证据。我们看到了贾布雷的大桥和旗帜。当然,当我们看到这些时,我们非常高兴。离开的时候我才7岁。”

苏莱曼诺娃觉得他们肯定会回家。在巴库,她的工作是打扫房屋,她的丈夫销售监控摄像头。但她说,由于新冠病毒,工作机会已经枯竭,他们正在苦苦挣扎。

“我祖父有土地,我们有果园和菜地,”她伤感地说。“和现在这样的穷日子不一样。”

许多阿塞拜疆难民来自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周边包括贾布雷在内七个地区的农业乡镇,这些地区的居民以亚美尼亚人为主,一直是两国争端的焦点。

除了军事防御,现在这些地区大部分都被遗弃了。长期以来,亚美尼亚占领军的撤出和阿塞拜疆难民的返回被视为任何谈判解决方案的第一步。

阿塞拜疆军队设法以武力击退亚美尼亚部队,重点是与伊朗接壤的最南部三个地区:菲祖利、贾布雷和赞吉兰。周二,阿利耶夫宣布,军队已经占领了第三区赞吉兰,不过亚美尼亚政府发言人表示,激烈的战斗仍在继续。

难民们的一些家园被阿塞拜疆军队宣布占领,这让难民们兴奋不已,但痛苦的情绪也再度涌上心头。

“我们又哭又笑,”居住在废弃校舍的78岁难民乌尔克·阿拉赫维尔迪耶夫(Ulker Allahverdiyev)说,她在战争中失去了丈夫和一个儿子。成了寡妇的她带着五个孩子,在一所学校当清洁工,但在难民岁月中又失去了两个女儿。“我没日没夜地工作,”她说。“我害怕我自己的影子。”

26岁的艾尔达尔·哈姆扎利(Eldar Hamzali)说,尽管是一个已经有自己的生意和房产的难民,他也已经开始计划返回家园,他的家庭来自菲祖利。

他出示了一个谷歌地图页面,展示他家的房子和土地。虽然政府表示已经控制了菲祖利的大部分地区,但哈姆扎利家人所在的村庄还没有被阿塞拜疆控制。尽管如此,他说他的叔叔们已经决定了各自重建家园的地点。他还说,有人甚至要求哈姆扎利计算将流亡中去世亲属的遗体运回村子重新安葬的成本。


“寄人篱下的感觉从未离开过我们,”他谈到自己在巴库长大的生活。“我想我能找到内心的平静。在这里我是客人,但那里却是我的村庄。我想在那里我会感到更安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被征召的阿塞拜疆士兵持续殉难,这里的人们却依然支持战争。随着该国士兵在与亚美尼亚的冲突中取得进展,成千上万的难民计划返回故土,每一块被“解放”的领土都在庆祝。


周日在阿塞拜疆巴库,26岁的埃尔达尔·阿利耶夫的葬礼正在进行,他在对亚美尼亚的战争中牺牲。“如果国家召唤,他就得去,”他的父亲苏莱曼·埃尔达尔·阿利耶夫说。

 | CARLOTTA GALL, IVOR PRICKETT

OR--商业新媒体 】阿塞拜疆巴库——夜幕降临,哭泣的声音从柔和的晚风中传来。一座小房子的院子里挤满了女人,在覆盖着国旗的棺材前哀哭。男人们悄无声息地聚集在院子外的窄巷里。

三周前在南高加索地区,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再次爆发战争,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艾哈迈德利这个工薪阶层社区正在哀悼第一个因此殉难的孩子。26岁的埃尔达尔·阿利耶夫(Eldar Aliyev)是阿塞拜疆最大的金融公司之一的经理,也是一名志愿兵,他去了前线不到两周,就被装进棺材送回了家。

阿塞拜疆没有公布军队伤亡人数,但已经在举行的葬礼,把战争带到了国内人民眼前。除了阿利耶夫,还有一名陆军上校也于周日在巴库下葬。

“如果国家召唤,他就得去,”阿利耶夫的父亲苏莱曼·埃尔达尔·阿利耶夫(Suleyman Eldar Aliyev)拄着一根拐杖靠墙站着说。他满脸皱纹,话不是很多。“国家万岁,”他说。

如今正处于全面战争状态的阿塞拜疆,面临着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最激烈的战斗,当时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争议领土(阿塞拜疆境内的亚美尼亚人聚居区)发生了最初的冲突。阿塞拜疆当时遭遇惨败,失去了大约13%的领土,多达2.6万人死亡,约80万人流离失所。

长达26年的冻结休战,被外部势力迅速平息的间歇性暴力冲突,都由此而来。但多年来,阿塞拜疆这个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前苏联共和国一直在悄悄重新武装自己。冲突在三周前爆发时,该国发动了一场全面战争,以夺回失去的土地。

在首都巴库周围,不难发现战争狂热的迹象。所有公共建筑都挂上了鲜艳的三色国旗,市中心主要街道两旁的大屏幕上播放着无人机精准打击亚美尼亚部队的恐怖影像。每隔几天,自2003年继承其父职位以来就一直统治着这个国家的总统伊阿姆·阿利耶夫(Ilham Aliyev)就会向全国发表讲话,宣读刚刚获得“解放”的村镇名称。

36岁的阿纳尔·马米多夫(Anar Mamedov)是周日在巴库下葬的那名志愿兵的表亲,他说,“阿塞拜疆军队已经展示了它的力量。”
“战争将继续,直到我们解放最后一片我们的土地为止,最终,我想说的是,所有人都将理解阿塞拜疆,”马米多夫继续说道,他自己是退伍军人,失去了一只手臂。

“我们都在等待这一天,”他说。“我们都在等待伊阿姆·阿利耶夫一声令下。”

阿塞拜疆是一个受到严密控制的社会,异见很快就会被镇压。在战争存在的地方,对战争的批评会被消音。然而,普遍的情绪是压倒性的支持。在很多采访中,阿塞拜疆人对法国、俄罗斯和美国带头发起、但从未有结果的和平努力表示不满,哪怕联合国不断通过有利于阿塞拜疆的决议。

“这不是阿利耶夫的战争,”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南高加索分析师绍尔·希里耶夫(Zaur Shiriyev)在谈到总统时表示。“这是所有阿塞拜疆人民的战争。”

希里耶夫说,许多亚美尼亚人和在该地区工作的西方官员从未充分理解生命和领土的丧失对阿塞拜疆人有多么重要。

曾因其报道而在2015年被阿利耶夫政府监禁的获奖调查记者卡蒂嘉·伊斯马伊洛娃(Khadija Ismayilova)说,在战争爆发期间,她和其他活动人士都暂停发表异见。“压低声音,是因为有士兵在战场上死去,”她说。

但她说,最近几个月,随着亚美尼亚方面采取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姿态,她可以感受到民众的愤怒。“我通常对政治很冷静,”她说,“但我很生气。”

在巴库北部郊区一所未建成的破旧校舍里,1000多名难民仍然生活在拥挤、不卫生的条件下,他们从几十年前第一次躲避战争时就居住在这里。房间由脆弱的胶合板墙隔开,居民们在一条狭窄的地下走廊里做饭和晾洗衣物。

“所有人都对和平谈判失去了希望,”34岁的乌利亚·苏莱曼诺娃(Ulriya Suleymanova)说,她和八口人的大家庭住在一套充满下水道气味的潮湿房间里。“我们的总统多年来一直提出和平,但是没有任何改变。”

但现在她有理由庆祝了。她的家人和丈夫都是来自靠近伊朗边境贾布雷地区的难民。她拿出手机,播放了阿塞拜疆士兵前一天在她村庄附近一座桥上升起国旗的庆祝视频。

“从1993年开始,我们被称为难民,但现在我们的土地已经被解放,我们不再是难民了,”她说。“我们有证据。我们看到了贾布雷的大桥和旗帜。当然,当我们看到这些时,我们非常高兴。离开的时候我才7岁。”

苏莱曼诺娃觉得他们肯定会回家。在巴库,她的工作是打扫房屋,她的丈夫销售监控摄像头。但她说,由于新冠病毒,工作机会已经枯竭,他们正在苦苦挣扎。

“我祖父有土地,我们有果园和菜地,”她伤感地说。“和现在这样的穷日子不一样。”

许多阿塞拜疆难民来自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周边包括贾布雷在内七个地区的农业乡镇,这些地区的居民以亚美尼亚人为主,一直是两国争端的焦点。

除了军事防御,现在这些地区大部分都被遗弃了。长期以来,亚美尼亚占领军的撤出和阿塞拜疆难民的返回被视为任何谈判解决方案的第一步。

阿塞拜疆军队设法以武力击退亚美尼亚部队,重点是与伊朗接壤的最南部三个地区:菲祖利、贾布雷和赞吉兰。周二,阿利耶夫宣布,军队已经占领了第三区赞吉兰,不过亚美尼亚政府发言人表示,激烈的战斗仍在继续。

难民们的一些家园被阿塞拜疆军队宣布占领,这让难民们兴奋不已,但痛苦的情绪也再度涌上心头。

“我们又哭又笑,”居住在废弃校舍的78岁难民乌尔克·阿拉赫维尔迪耶夫(Ulker Allahverdiyev)说,她在战争中失去了丈夫和一个儿子。成了寡妇的她带着五个孩子,在一所学校当清洁工,但在难民岁月中又失去了两个女儿。“我没日没夜地工作,”她说。“我害怕我自己的影子。”

26岁的艾尔达尔·哈姆扎利(Eldar Hamzali)说,尽管是一个已经有自己的生意和房产的难民,他也已经开始计划返回家园,他的家庭来自菲祖利。

他出示了一个谷歌地图页面,展示他家的房子和土地。虽然政府表示已经控制了菲祖利的大部分地区,但哈姆扎利家人所在的村庄还没有被阿塞拜疆控制。尽管如此,他说他的叔叔们已经决定了各自重建家园的地点。他还说,有人甚至要求哈姆扎利计算将流亡中去世亲属的遗体运回村子重新安葬的成本。


“寄人篱下的感觉从未离开过我们,”他谈到自己在巴库长大的生活。“我想我能找到内心的平静。在这里我是客人,但那里却是我的村庄。我想在那里我会感到更安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最新资讯
OR


分享到:

纳卡冲突:阿塞拜疆的痛苦、愤怒与战争狂热

发布日期:2020-10-22 18:48
被征召的阿塞拜疆士兵持续殉难,这里的人们却依然支持战争。随着该国士兵在与亚美尼亚的冲突中取得进展,成千上万的难民计划返回故土,每一块被“解放”的领土都在庆祝。


周日在阿塞拜疆巴库,26岁的埃尔达尔·阿利耶夫的葬礼正在进行,他在对亚美尼亚的战争中牺牲。“如果国家召唤,他就得去,”他的父亲苏莱曼·埃尔达尔·阿利耶夫说。

 | CARLOTTA GALL, IVOR PRICKETT

OR--商业新媒体 】阿塞拜疆巴库——夜幕降临,哭泣的声音从柔和的晚风中传来。一座小房子的院子里挤满了女人,在覆盖着国旗的棺材前哀哭。男人们悄无声息地聚集在院子外的窄巷里。

三周前在南高加索地区,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再次爆发战争,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艾哈迈德利这个工薪阶层社区正在哀悼第一个因此殉难的孩子。26岁的埃尔达尔·阿利耶夫(Eldar Aliyev)是阿塞拜疆最大的金融公司之一的经理,也是一名志愿兵,他去了前线不到两周,就被装进棺材送回了家。

阿塞拜疆没有公布军队伤亡人数,但已经在举行的葬礼,把战争带到了国内人民眼前。除了阿利耶夫,还有一名陆军上校也于周日在巴库下葬。

“如果国家召唤,他就得去,”阿利耶夫的父亲苏莱曼·埃尔达尔·阿利耶夫(Suleyman Eldar Aliyev)拄着一根拐杖靠墙站着说。他满脸皱纹,话不是很多。“国家万岁,”他说。

如今正处于全面战争状态的阿塞拜疆,面临着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最激烈的战斗,当时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争议领土(阿塞拜疆境内的亚美尼亚人聚居区)发生了最初的冲突。阿塞拜疆当时遭遇惨败,失去了大约13%的领土,多达2.6万人死亡,约80万人流离失所。

长达26年的冻结休战,被外部势力迅速平息的间歇性暴力冲突,都由此而来。但多年来,阿塞拜疆这个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前苏联共和国一直在悄悄重新武装自己。冲突在三周前爆发时,该国发动了一场全面战争,以夺回失去的土地。

在首都巴库周围,不难发现战争狂热的迹象。所有公共建筑都挂上了鲜艳的三色国旗,市中心主要街道两旁的大屏幕上播放着无人机精准打击亚美尼亚部队的恐怖影像。每隔几天,自2003年继承其父职位以来就一直统治着这个国家的总统伊阿姆·阿利耶夫(Ilham Aliyev)就会向全国发表讲话,宣读刚刚获得“解放”的村镇名称。

36岁的阿纳尔·马米多夫(Anar Mamedov)是周日在巴库下葬的那名志愿兵的表亲,他说,“阿塞拜疆军队已经展示了它的力量。”
“战争将继续,直到我们解放最后一片我们的土地为止,最终,我想说的是,所有人都将理解阿塞拜疆,”马米多夫继续说道,他自己是退伍军人,失去了一只手臂。

“我们都在等待这一天,”他说。“我们都在等待伊阿姆·阿利耶夫一声令下。”

阿塞拜疆是一个受到严密控制的社会,异见很快就会被镇压。在战争存在的地方,对战争的批评会被消音。然而,普遍的情绪是压倒性的支持。在很多采访中,阿塞拜疆人对法国、俄罗斯和美国带头发起、但从未有结果的和平努力表示不满,哪怕联合国不断通过有利于阿塞拜疆的决议。

“这不是阿利耶夫的战争,”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南高加索分析师绍尔·希里耶夫(Zaur Shiriyev)在谈到总统时表示。“这是所有阿塞拜疆人民的战争。”

希里耶夫说,许多亚美尼亚人和在该地区工作的西方官员从未充分理解生命和领土的丧失对阿塞拜疆人有多么重要。

曾因其报道而在2015年被阿利耶夫政府监禁的获奖调查记者卡蒂嘉·伊斯马伊洛娃(Khadija Ismayilova)说,在战争爆发期间,她和其他活动人士都暂停发表异见。“压低声音,是因为有士兵在战场上死去,”她说。

但她说,最近几个月,随着亚美尼亚方面采取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姿态,她可以感受到民众的愤怒。“我通常对政治很冷静,”她说,“但我很生气。”

在巴库北部郊区一所未建成的破旧校舍里,1000多名难民仍然生活在拥挤、不卫生的条件下,他们从几十年前第一次躲避战争时就居住在这里。房间由脆弱的胶合板墙隔开,居民们在一条狭窄的地下走廊里做饭和晾洗衣物。

“所有人都对和平谈判失去了希望,”34岁的乌利亚·苏莱曼诺娃(Ulriya Suleymanova)说,她和八口人的大家庭住在一套充满下水道气味的潮湿房间里。“我们的总统多年来一直提出和平,但是没有任何改变。”

但现在她有理由庆祝了。她的家人和丈夫都是来自靠近伊朗边境贾布雷地区的难民。她拿出手机,播放了阿塞拜疆士兵前一天在她村庄附近一座桥上升起国旗的庆祝视频。

“从1993年开始,我们被称为难民,但现在我们的土地已经被解放,我们不再是难民了,”她说。“我们有证据。我们看到了贾布雷的大桥和旗帜。当然,当我们看到这些时,我们非常高兴。离开的时候我才7岁。”

苏莱曼诺娃觉得他们肯定会回家。在巴库,她的工作是打扫房屋,她的丈夫销售监控摄像头。但她说,由于新冠病毒,工作机会已经枯竭,他们正在苦苦挣扎。

“我祖父有土地,我们有果园和菜地,”她伤感地说。“和现在这样的穷日子不一样。”

许多阿塞拜疆难民来自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周边包括贾布雷在内七个地区的农业乡镇,这些地区的居民以亚美尼亚人为主,一直是两国争端的焦点。

除了军事防御,现在这些地区大部分都被遗弃了。长期以来,亚美尼亚占领军的撤出和阿塞拜疆难民的返回被视为任何谈判解决方案的第一步。

阿塞拜疆军队设法以武力击退亚美尼亚部队,重点是与伊朗接壤的最南部三个地区:菲祖利、贾布雷和赞吉兰。周二,阿利耶夫宣布,军队已经占领了第三区赞吉兰,不过亚美尼亚政府发言人表示,激烈的战斗仍在继续。

难民们的一些家园被阿塞拜疆军队宣布占领,这让难民们兴奋不已,但痛苦的情绪也再度涌上心头。

“我们又哭又笑,”居住在废弃校舍的78岁难民乌尔克·阿拉赫维尔迪耶夫(Ulker Allahverdiyev)说,她在战争中失去了丈夫和一个儿子。成了寡妇的她带着五个孩子,在一所学校当清洁工,但在难民岁月中又失去了两个女儿。“我没日没夜地工作,”她说。“我害怕我自己的影子。”

26岁的艾尔达尔·哈姆扎利(Eldar Hamzali)说,尽管是一个已经有自己的生意和房产的难民,他也已经开始计划返回家园,他的家庭来自菲祖利。

他出示了一个谷歌地图页面,展示他家的房子和土地。虽然政府表示已经控制了菲祖利的大部分地区,但哈姆扎利家人所在的村庄还没有被阿塞拜疆控制。尽管如此,他说他的叔叔们已经决定了各自重建家园的地点。他还说,有人甚至要求哈姆扎利计算将流亡中去世亲属的遗体运回村子重新安葬的成本。


“寄人篱下的感觉从未离开过我们,”他谈到自己在巴库长大的生活。“我想我能找到内心的平静。在这里我是客人,但那里却是我的村庄。我想在那里我会感到更安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被征召的阿塞拜疆士兵持续殉难,这里的人们却依然支持战争。随着该国士兵在与亚美尼亚的冲突中取得进展,成千上万的难民计划返回故土,每一块被“解放”的领土都在庆祝。


周日在阿塞拜疆巴库,26岁的埃尔达尔·阿利耶夫的葬礼正在进行,他在对亚美尼亚的战争中牺牲。“如果国家召唤,他就得去,”他的父亲苏莱曼·埃尔达尔·阿利耶夫说。

 | CARLOTTA GALL, IVOR PRICKETT

OR--商业新媒体 】阿塞拜疆巴库——夜幕降临,哭泣的声音从柔和的晚风中传来。一座小房子的院子里挤满了女人,在覆盖着国旗的棺材前哀哭。男人们悄无声息地聚集在院子外的窄巷里。

三周前在南高加索地区,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再次爆发战争,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艾哈迈德利这个工薪阶层社区正在哀悼第一个因此殉难的孩子。26岁的埃尔达尔·阿利耶夫(Eldar Aliyev)是阿塞拜疆最大的金融公司之一的经理,也是一名志愿兵,他去了前线不到两周,就被装进棺材送回了家。

阿塞拜疆没有公布军队伤亡人数,但已经在举行的葬礼,把战争带到了国内人民眼前。除了阿利耶夫,还有一名陆军上校也于周日在巴库下葬。

“如果国家召唤,他就得去,”阿利耶夫的父亲苏莱曼·埃尔达尔·阿利耶夫(Suleyman Eldar Aliyev)拄着一根拐杖靠墙站着说。他满脸皱纹,话不是很多。“国家万岁,”他说。

如今正处于全面战争状态的阿塞拜疆,面临着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最激烈的战斗,当时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争议领土(阿塞拜疆境内的亚美尼亚人聚居区)发生了最初的冲突。阿塞拜疆当时遭遇惨败,失去了大约13%的领土,多达2.6万人死亡,约80万人流离失所。

长达26年的冻结休战,被外部势力迅速平息的间歇性暴力冲突,都由此而来。但多年来,阿塞拜疆这个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前苏联共和国一直在悄悄重新武装自己。冲突在三周前爆发时,该国发动了一场全面战争,以夺回失去的土地。

在首都巴库周围,不难发现战争狂热的迹象。所有公共建筑都挂上了鲜艳的三色国旗,市中心主要街道两旁的大屏幕上播放着无人机精准打击亚美尼亚部队的恐怖影像。每隔几天,自2003年继承其父职位以来就一直统治着这个国家的总统伊阿姆·阿利耶夫(Ilham Aliyev)就会向全国发表讲话,宣读刚刚获得“解放”的村镇名称。

36岁的阿纳尔·马米多夫(Anar Mamedov)是周日在巴库下葬的那名志愿兵的表亲,他说,“阿塞拜疆军队已经展示了它的力量。”
“战争将继续,直到我们解放最后一片我们的土地为止,最终,我想说的是,所有人都将理解阿塞拜疆,”马米多夫继续说道,他自己是退伍军人,失去了一只手臂。

“我们都在等待这一天,”他说。“我们都在等待伊阿姆·阿利耶夫一声令下。”

阿塞拜疆是一个受到严密控制的社会,异见很快就会被镇压。在战争存在的地方,对战争的批评会被消音。然而,普遍的情绪是压倒性的支持。在很多采访中,阿塞拜疆人对法国、俄罗斯和美国带头发起、但从未有结果的和平努力表示不满,哪怕联合国不断通过有利于阿塞拜疆的决议。

“这不是阿利耶夫的战争,”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南高加索分析师绍尔·希里耶夫(Zaur Shiriyev)在谈到总统时表示。“这是所有阿塞拜疆人民的战争。”

希里耶夫说,许多亚美尼亚人和在该地区工作的西方官员从未充分理解生命和领土的丧失对阿塞拜疆人有多么重要。

曾因其报道而在2015年被阿利耶夫政府监禁的获奖调查记者卡蒂嘉·伊斯马伊洛娃(Khadija Ismayilova)说,在战争爆发期间,她和其他活动人士都暂停发表异见。“压低声音,是因为有士兵在战场上死去,”她说。

但她说,最近几个月,随着亚美尼亚方面采取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姿态,她可以感受到民众的愤怒。“我通常对政治很冷静,”她说,“但我很生气。”

在巴库北部郊区一所未建成的破旧校舍里,1000多名难民仍然生活在拥挤、不卫生的条件下,他们从几十年前第一次躲避战争时就居住在这里。房间由脆弱的胶合板墙隔开,居民们在一条狭窄的地下走廊里做饭和晾洗衣物。

“所有人都对和平谈判失去了希望,”34岁的乌利亚·苏莱曼诺娃(Ulriya Suleymanova)说,她和八口人的大家庭住在一套充满下水道气味的潮湿房间里。“我们的总统多年来一直提出和平,但是没有任何改变。”

但现在她有理由庆祝了。她的家人和丈夫都是来自靠近伊朗边境贾布雷地区的难民。她拿出手机,播放了阿塞拜疆士兵前一天在她村庄附近一座桥上升起国旗的庆祝视频。

“从1993年开始,我们被称为难民,但现在我们的土地已经被解放,我们不再是难民了,”她说。“我们有证据。我们看到了贾布雷的大桥和旗帜。当然,当我们看到这些时,我们非常高兴。离开的时候我才7岁。”

苏莱曼诺娃觉得他们肯定会回家。在巴库,她的工作是打扫房屋,她的丈夫销售监控摄像头。但她说,由于新冠病毒,工作机会已经枯竭,他们正在苦苦挣扎。

“我祖父有土地,我们有果园和菜地,”她伤感地说。“和现在这样的穷日子不一样。”

许多阿塞拜疆难民来自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周边包括贾布雷在内七个地区的农业乡镇,这些地区的居民以亚美尼亚人为主,一直是两国争端的焦点。

除了军事防御,现在这些地区大部分都被遗弃了。长期以来,亚美尼亚占领军的撤出和阿塞拜疆难民的返回被视为任何谈判解决方案的第一步。

阿塞拜疆军队设法以武力击退亚美尼亚部队,重点是与伊朗接壤的最南部三个地区:菲祖利、贾布雷和赞吉兰。周二,阿利耶夫宣布,军队已经占领了第三区赞吉兰,不过亚美尼亚政府发言人表示,激烈的战斗仍在继续。

难民们的一些家园被阿塞拜疆军队宣布占领,这让难民们兴奋不已,但痛苦的情绪也再度涌上心头。

“我们又哭又笑,”居住在废弃校舍的78岁难民乌尔克·阿拉赫维尔迪耶夫(Ulker Allahverdiyev)说,她在战争中失去了丈夫和一个儿子。成了寡妇的她带着五个孩子,在一所学校当清洁工,但在难民岁月中又失去了两个女儿。“我没日没夜地工作,”她说。“我害怕我自己的影子。”

26岁的艾尔达尔·哈姆扎利(Eldar Hamzali)说,尽管是一个已经有自己的生意和房产的难民,他也已经开始计划返回家园,他的家庭来自菲祖利。

他出示了一个谷歌地图页面,展示他家的房子和土地。虽然政府表示已经控制了菲祖利的大部分地区,但哈姆扎利家人所在的村庄还没有被阿塞拜疆控制。尽管如此,他说他的叔叔们已经决定了各自重建家园的地点。他还说,有人甚至要求哈姆扎利计算将流亡中去世亲属的遗体运回村子重新安葬的成本。


“寄人篱下的感觉从未离开过我们,”他谈到自己在巴库长大的生活。“我想我能找到内心的平静。在这里我是客人,但那里却是我的村庄。我想在那里我会感到更安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info@or123.net)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热门排行榜
OR

热门排行榜
OR

关注我们
OR

OR | 商业新媒体

地址:中国成都市高新区天华路299号
  邮编:610041
 手机:18982085896     邮箱:info@or123.net
网址:or123.net
© The OR  2017